文章资料清单(2018~2020年)

文章资料清单(2018~2020年)——“以经为则 以戒为师”网站

一些交流讨论(20201227)
交流讨论类编15:学诚系列“开示”辨析(2018年)
论持戒的意义
律典解义讨论之四
一些交流讨论(20201220)
戒律答疑讨论之五十
律典解义讨论之三
律典解义讨论之二
交流讨论类编14:相似法辨析(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13:戒律辨析(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12:佛教学修(2018年)
一些交流讨论(20201213)
交流讨论类编09:〈广论〉偏谬辨析(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10:藏密邪法辨破(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11:藏密邪师邪行(2018年)》
辨明达赖喇嘛邪说
辨破洛桑陀美上师妄说
辨破净界法师妄说
教界滥象思治
对普陀山寺院人财管理制度的思考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九
律典解义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201206)
辨析蔡志忠出家事
交流讨论类编08:学诚体系人员路向(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07:龙泉寺体系状况(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06:极乐寺体系状况(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05:学诚体系相似法(2018年)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二十二)
辨破“谭崔”邪法(男女双修法)
一些交流讨论(20201129)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八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四十二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二十一)
交流讨论类编04:举报人状况(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03:举治意义思辨(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02:学诚真实一面(2018年)》
交流讨论类编01:学诚事件真伪(2018年)》
学诚体系寺院情况(2018年8月下旬~9月)》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五(2018年8月下半月)》
一些交流讨论(20201122)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四(2018年8月上半月)》
学诚短信事件相关事记(2018年1月~2月上旬)》
论学诚的藏密传承
关于台湾邪师邪法问题的交流讨论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二十)》
揭批索达吉堪布之六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八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七
一些交流讨论(20201115)
《对〈江西省佛教协会关于开展反邪教宣传教育活动的通知〉的思考》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六
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之二
论揭批邪师邪法的权利和责任之二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四十一
揭批索达吉堪布之五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九)
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三(2018年7月下半月)》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二(2018年群发教界)》
一些交流讨论(20201108)
论揭批邪师邪法的权利和责任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十二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2018年7月上半月)》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五
揭批索达吉堪布之四
揭批附佛邪师王全来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四十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八)》
《一梦漫言(附白话)》
一些交流讨论(20201101)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七)》
揭批索达吉堪布之三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九
《藏密邪法致人发疯的事况和因缘》
龙泉寺体系人员的境遇和路向
关于破立的讨论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四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十一
一些交流讨论(20201025)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三
揭批藏密“大士”莲花生
揭露邪师信徒非法募捐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七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八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六)》
一些交流讨论(20201018)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二
辨破附佛外道修炼肉身妄说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七
揭批索达吉堪布之二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五)》
关于背逆父母出家问题的交流讨论
尼众重受戒问题讨论记录(释贤一与大陆、台湾法师)》
不受行两年式叉摩那尼法受比丘尼戒是否得戒及补救办法辨析
关于极乐寺尼受戒问题的交流讨论
索达吉体系祸害家庭求救之二
索达吉体系祸害家庭求救之一
《一些交流讨论(20201011)》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一
揭露汉喇嘛:北京龙泉寺首座悟光法师
揭露藏密男女双修滥行汉地状况之四
辨破藏密基本教义
一些交流讨论(20201004)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十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
揭批索达吉堪布
揭露南大跳楼女博士生前参加“身心灵”课程的藏密邪法背景
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三
揭露藏密男女双修滥行汉地状况之三
关于鬼神灵媒的交流讨论之二
辨析宗喀巴的伪善及界诠法师的崇扬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四)》
一些交流讨论(20200927)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三)》
藏密征辩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六
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二
揭露汉喇嘛:山西省佛协会长、五台山竹林寺住持妙江法师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九
一些交流讨论(20200920)
揭露藏僧双修状况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二)》
揭露藏密依师法的反智精神控制及危害
《关于揭批藏密问题正当性的交流讨论》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八》
《一些交流讨论(20200913)》
《甄别内地汉喇嘛及寺院的方法》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七》
《揭露邪师刘尚林的藏密根源》
《揭露汉喇嘛:四川省佛协副会长、中江白塔寺方丈海空法师》
《揭露藏密男女双修滥行汉地状况之二》
《关于能海上师体系的讨论》
《关于汉传佛学院招生、寺院剃度的一些交流讨论与思考》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六》
《辨析居士是否可阅僧戒》
《辨破学诚体系的相似法之二》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一)》
《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弘一律师遗著)(20200913现代标点版)》
《一些交流讨论(20200906)》
《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九》
《揭露汉喇嘛:陕西法门寺掌门、佛学院院长宽严法师》
《揭露藏密男女双修滥行汉地状况》
《关于鬼神灵媒的交流讨论》
《关于对待杂染境缘的交流讨论》
《多宝讲寺智敏上师崇扬藏密的资料》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五》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
《揭露汉喇嘛:五台山西来寺住持妙清法师》
《辨破藏密吃肉、双修狡说》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八》
《一些交流讨论(20200830)》
《揭批虽批藏密滥象而崇信藏密邪法的南怀瑾》
《将〈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设为禁书的建议》
《对陕西法门寺佛学院崇学藏密的忧思》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四》
《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
《辨破学诚体系的相似法》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九)》
《辨破藏密“即身成就”》
《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
《一些交流讨论(20200823)》
《如何对待错误》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七》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六》
《揭批重庆罗汉寺、塔坪寺住持汉喇嘛智丰法师》
《揭批黄石广法禅寺智达法师特崇藏密依师法》
《关于藏密侵蚀南传佛教国家的交流讨论》
《佛弟子写文打赏、稿酬及经忏收费的交流讨论》
《对闽南佛学院崇学藏密的忧思》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八)》
《辨破〈不要诽谤密宗(五台山比丘果戒)〉》
《泽溥群萌——印光大师与四众弟子的法缘》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五》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六》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三》
《揭批崇扬藏密的重庆佛学院院长道坚法师》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七)》
《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三)》
《一些交流讨论(20200816)》
《一些交流讨论(20200809)》
《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二)》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四》
《揭批崇扬藏密的陕西观音禅院释果宣》
《附佛外道“五个佛法”的惑害及治理》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二》
《辨破强夺苏州报国寺者的妄说》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六)》
《藏密网传平台略览》
《一些交流讨论(20200802)》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五》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三》
《对峨眉山佛学院聘用汉喇嘛导师的忧思》
《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一》
《辨析“不说四众过”》
《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五)》
《一些交流讨论(20200726)》
《宁玛派信徒揭批索达吉堪布及讨论之二》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二》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五》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四)》
《汉喇嘛掠影》
《一些交流讨论(20200719)》
《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
《关于藏密滥传的交流讨论》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一》
《辨破慈诚罗珠堪布的邪淫知见》
《辨破“不见僧过”》
《一场特殊时期往生助念的思考》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三)》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
《关于“新兴宗派”的交流讨论之二》
《汉传佛教寺院负责人知见审查建议》
《关于苏州西园寺崇扬藏密邪法的交流讨论》
《辨破藏密信徒的狡辩妄说》
《一些交流讨论(20200714)》
《一些交流讨论(20200707)》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四》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九》
《揭说五台山金刚院乱象的资料》
《揭批崇扬藏密的戒色吧主“飞翔”》
《关于汉传教法的交流讨论之二》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九》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二)》
《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八》
《关于汉传教法的交流讨论》
《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
《关于“新兴宗派”的交流讨论》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四》
《揭批央金拉姆背后的邪妄》
《对崇扬宗萨仁波切媒体人梁冬的劝谏》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
《一些交流讨论(20200630)》
《一些交流讨论(20200623)》
《缁门崇行录(白话)》
《一“活佛”名号废除的交流讨论》
《释门法戒录(白话)》
《破依“三法印”误破〈楞严经〉》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七》
《关于佛教是否歧视女性的讨论之二》
《初机净业指南(附劝戒杀放生白话文)》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八》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
《辨破藏密“清净观”》
《阿弥陀经白话解释》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六》
《关于佛教是否歧视女性的讨论》
《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
《关于依师依法的交流讨论》
《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
《宁玛派信徒揭批索达吉堪布及讨论》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三》
《一些交流讨论(20200616)》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五》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七》
《辨破藏密教徒对〈楞严经〉的诽谤》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二》
《一些交流讨论(20200609)》
《印光法师答念佛600问》
《印光大师防魔止偏法要》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四》
《揭破宗萨仁波切的邪妄》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
《关于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离开者的交流讨论》
《龙泉寺体系维护学诚的“消毒”工作及相关交流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200602)》
《一些交流讨论(20200526)》
《尼众佛学院的见闻思考及对原极乐寺沙弥尼的建议》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三》
《揭破龙泉寺体系的依师法之二》
《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
《汉喇嘛传喜自述神奇经历鉴赏》
《关于仙游极乐寺被取消宗教活动场所资质的交流讨论》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六》
《龙舒净土文(白话)》([宋]王日休著,演莲法师译)》
《〈径中径又径征义〉译注》
《一些交流讨论(20200519)》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二》
《揭破龙泉寺体系的依师法》
《辨破泰国佛使比丘的邪见》
《对于“依师”的一些思考》
《饬终须知》
《饬终津梁》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一》
《附佛外道诳言鉴赏》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五》
《揭批大弘藏密的汉喇嘛宁波慧日寺传喜》
《辨析藏密“天珠”》
《辨破藏密人皮骨器》
《安士全书(原文及白话)》
《一些交流讨论(20200512)》
《一些交流讨论(20200505)》
《界诠法师崇扬藏密邪师邪法的证据及讨论之二》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
《揭批藏密成就者净莲及藏密滥象的讨论》
《关于学修藏密者发疯、自杀的交流讨论》
《关于信仰自由与暴乱的讨论》
《对普寿寺如瑞法师的劝谏及讨论》
《藏密念珠的“信息”》
《对普寿寺如瑞法师弘扬藏密的忧思》
《界诠法师崇扬藏密邪师邪法的证据及讨论》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四》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九》
《对台湾证严的劝谏》
《韩艳秋博士自杀而曾称受到藏密邪术干扰的讨论》
《再辨张恩友的诬蔑》
《与禅师辨说藏密知见》
《一些交流讨论(20200428)》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八》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三》
《关于学诚体系的团体主义与戒律的讨论之二》
《关于举治学诚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200421)》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七》
《关于学诚体系的团体主义与戒律的交流讨论》
《宁玛派信徒举报索达吉堪布的讨论》
《从鲍律师事件看学诚及藏密男女双修法》
《一些交流讨论(20200414)》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六》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二》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三》
《辨破学诚体系鼓励出家的相似法》
《一些交流讨论(20200407)》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五》
《关于佛母寺圣空自说过人境界的讨论》
《关于出家、在家及婚姻的讨论》
《从韩国“N号房”罪犯和学诚看善恶问题》
《关于学诚的交流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200331)》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四》
《由“赏花人”评破杭州佛学院教师,谈当今汉传佛学院存在的问题和解决之道》
《揭批弘扬藏密〈广论〉的广东佛母寺圣空法师》
《揭批附佛外道“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帖子集)》
《揭批武汉隆音居士林李莲珍(增德拉剑班玛丝仁波切)》
《再破谛深“大师”关于疫病的狂妄邪说》
《一些交流讨论(20200324)》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三》
《我所经历的邪教事件》
《一些交流讨论(20200317)》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二》
《揭批“沈阳因果教育教学讲堂”刘玉珍关于疫情的狂妄邪说》
《一些交流讨论(20200310)》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一》
《香港福慧精舍疫病传染事件的交流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200303)》
《戒律答疑讨论之十》
《揭批附佛邪师烟台妙湛寺谛深“大师”》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三》
《一些交流讨论(20200225)》
《戒律答疑讨论之九》
《一些交流讨论(20200218)》
《辨析〈张恩友:“佛祖”乔达摩·悉达多是假佛〉》
《一些交流讨论(20200211)》
《辨析〈张恩友:“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
《戒律答疑讨论之八》
《一些交流讨论(20200204)》
《关于学生轻生的交流讨论》
《戒律答疑讨论之七》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一》
《辨破索达吉堪布防治疫病的迷信妄说》
《一些交流讨论(20200123)》
《境外藏密噶举(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体系)在境内违法公开募捐》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
《净空邪说揭批》
《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
《一些交流讨论(20200119)》
《赏花人居士净土文章(2017~2019年)》
《戒律答疑讨论之六》
《龙泉寺体系相似法、精神控制的相关交流讨论》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九》
《从中华文化涵养看能海法师体系及藏密问题的相关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200115)》
《戒律答疑讨论之五》
《对济群法师担任峨眉山佛学院研究生导师的忧虑》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八》
《一些交流讨论(20200111)》
《关于佛学院教材的一点思虑》
《藏密邪师邪法网络宣传的火热乱象》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二》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七》
《一些交流讨论(20200107)》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
《汉传寺院中的藏密标志现象及治理建议》
《谈谈我对新修订〈安徽省宗教事务条例〉的看法》
《关于教义阐释的交流讨论》
《再辨索达吉堪布的迷信妄说》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六》
《学诚法师事件网络流布三日新浪微博相关评论精选》
《一些交流讨论(20200103)》
《辨破索达吉堪布的迷信妄说及藏密教义的邪谬根源》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五》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30)》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
《关于“五个佛法”的讨论》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四》
《取消网络平台个性化算法推荐技术推送信息的建议和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26)》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
《〈汉传佛学院的问题思考和建议〉读后感思》
《对汉传寺院道风、学风有效监管的一些建议》
《解读〈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显示藏密邪法在被禁止之列》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三》
《辨破藏密施身法》
《关于学诚法师“心文化”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22)》
《汉传佛学院的问题思考和建议》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二》
《辨破多识仁波切(格鲁派)的邪见》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18)》
《汉传佛教寺院弘法的思考和建议》
《从〈阿弥陀经〉“一心不乱”的异议看如何正解经义》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一》
《辨破藏密甘露丸》
《关于“传播佛教负面言论”的讨论》
《对意欲出家女众的一些建议》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14)》
《谈谈我对新修订〈江苏省宗教事务条例〉的看法》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
《辨破藏密依师法、双修法的辩论(贤佳与格鲁派居士)》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10)》
《从基督教传播的经验,看汉传佛教存在的不足问题》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九》
《“藏密辨析”新浪博客精华文章》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06)》
《生态寺院之我见》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八》
《辨破藏密的业果观念》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02)》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
《建议同一地区重要寺院的主持人选,同属于一个师父的比例不宜过高》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七》
《一些交流讨论(20191128)》
《关于戒体属性的讨论》
《戒律答疑讨论》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六》
《辨破藏密虹身法》
《贤佳与释贤甲于2017年关于持戒的讨论》
《我离开精舍的始末》
《一些交流讨论(20191124)》
《关于僧人社保、养老的讨论》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五》
《关于对“阿底峡尊者”信心的讨论》
《谢安朔邪见及敛财揭批》
《极乐寺尼相关情况及还俗问题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1120)》
《关于唐卡热销的思考》
《网络低俗内容治理建议的相关讨论》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四》
《辨破藏密宁玛派的“方便说”》
《龙泉寺高知依师听话现象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1116)》
《治理手机浏览器及几大综合性网站中低俗内容的相关建议》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三》
《从“上师戒”看藏密根本非佛教》
《对男女双修法的辨破及对藏密信徒的劝谏》
《关于龙泉寺体系学修问题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1112)》
《辨识“狮子身中虫”》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二》
《论达赖喇嘛非佛教徒及格鲁派教义邪谬的根源》
《海涛活佛雷语一瞥》
《一些交流讨论(20191108)》
《揭批邪师邪教不能仅靠民间力量,有关部门应建立起宗教反邪长效机制》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
《赏花人居士反思藏密法义文集之四》
《台湾海涛活佛相关的交流讨论》
《试数极乐寺的罪过》
《一些交流讨论(20191104)》
《喇嘛教流行地区的共同奇葩点》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二》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31)》
《建议成立附佛外道、邪师邪教受害者救治中心》
《藏密在内地学校、机关渗透的忧思和建议》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
《论藏密的“黑帮帮规”及可笑与可怕》
《加强因果教育,提倡传统文化,遏制藏密滋生》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一》
《关于极乐寺贤C精神失常情况的交流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27)》
《建议出台〈汉传佛教出家、受戒及教职人员规范管理的规定〉,刹住汉传僧人学藏密的歪风》
《对汉传佛教寺院僧人教育的一点看法和建议》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
《宗喀巴可能实体男女双修的资料讨论》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23)》
《藏密喇嘛办学令人心忧》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九》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19)》
《论佛学院老师知见对培养僧材的重要性》
《谈汉传佛教早晚课中“皈依金刚上师”的危害》
《藏密网络皈依是否如法?目的何在?》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八》
《辨破宗萨仁波切的邪说》
《太虚大师及其弟子对藏密的看法辨析》
《呈龙泉寺僧团——极乐寺贤*的万言书》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15)》
《藏密与苯教的关系讨论》
《关于离欲断淫的讨论》
《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辨破之七》
《达赖的双修邪说、台湾的藏密传承及破斥》
《极乐寺教育的偏差及出家、在家问题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11)》
《一位女居士被汉喇嘛干扰的痛苦求助》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六》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07)》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五》
《一些交流讨论(20191003)》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四》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29)》
《道歉声明》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三(修订版)》
《加强汉传佛教弘法活动的建议》
《月悟法师挂单被拒有感》
《禁止藏密在网络传播的建议》
《从〈密教通关〉看藏密问题及治理藏密邪法的方法》
《关于如何看待藏密文化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25)》
《学诚、藏密、萧平实相似的洗脑术》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二》
《有感于莆田广化寺信众对学诚的思念》
《广东佛学院尼众学院竟然还在学〈菩提道次第略论〉》
《搭建汉传教理学习网络平台建议》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21)》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辩破》
《关于界诠法师随顺法藏法师信许藏密的忧思》
《广东六祖寺大愿法师汉藏双修、见行混滥问题》
《诸多汉喇嘛倒向达赖的原因分析》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17)》
《印光法师文钞》
《僧人社保、养老现状令人揪心》
《对汉传教界弘法现状的思考》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13)》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09)》
《谈谈普陀山佛学院办学经验》
《对随顺藏密讲绿度母的问题辨析》
《索达吉“大起底”》
《赏花人居士反思藏密法义文集之三》
《关于藏密高帽子的辩论》
《对学诚法师说相似法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05)》
《关于沈卫荣赞扬藏密的文章讨论之二》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01)》
《谈谈我对新修订〈贵州省宗教事务条例〉的理解》
《关于沈卫荣赞扬藏密的文章讨论》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28)》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二(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24)》
《对香港事件期间达赖言行的思考》
《达赖支持港独的言论和诈习辨析》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20)》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16)》
《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释惟护)》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辨破藏密双身像》
《关于背逆父母出家问题的相关辩论》
《关于藏密淫欲文化和佛教治理的讨论(贤佳与海外留学居士)》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12)》
《对新修订的〈浙江省宗教事务条例〉的思考》
《藏密资料汇集(二)·西藏真相、农奴制、达赖喇嘛、藏密问题、骚乱》
《藏密资料汇集(一)·诛杀法、法器(人皮、人骨、人头)等》
《印光大师有关出家开示汇集》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08)》
《喇嘛们不敢面对的五个问题之一》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04)》
《印光大师有关外道开示汇集(配白话文)》
《辨破藏密“即身成佛”》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31)》
《对用“一切法皆是佛法”辩护男女双修法的辨破》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27)》
《对藏密双修法的辨破及法藏法师态度的辨析》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23)》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的讨论记录之二(贤佳、法藏法师与本因法师)》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19)》
《赏花人居士反思藏密法义文集之二(2018年12月~2019年06月)》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的讨论记录(贤佳、法藏法师与本因法师)》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15)》
《对“视师如佛”的一些思考》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1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0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03)》
《有礼、有理、有利、有节——关于学诚法师事件处理的思考》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29)》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2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2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1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13)》
《揭破印顺法师邪见帖子汇编》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09)》
《释学诚言行点滴》
《喇嘛教上师或许属于邪淫鬼怪附体的产物》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05)》
《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诬说、狡辩)》
《不得不说:随文点评龙泉寺法师近期引导信众学〈广论〉的“开示”》
《揭破藏密的系统资料(精华帖链接之二)》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01)》
《邪恶喇嘛教引来灾难》
《从学诚事件之交流讨论,回顾龙泉体系之引导(集锦三)》
《一些交流讨论(20190528)》
《从学诚事件之交流讨论,回顾龙泉体系之引导(集锦二)》
《一些交流讨论(20190524)》
《喇嘛教是鬼神教》《喇嘛教招揽信徒的一个素描》《关于如何帮助陷入喇嘛教的亲朋好友的相关建议》
《从学诚事件之交流讨论,回顾龙泉体系之引导(集锦一)》
《揭破藏密的系统资料(精华帖链接)》
《出走龙泉寺远离藏密回归汉传净土——学佛经历分享(五)》
《一些交流讨论(20190520)》
《赏花人居士反思台湾印顺法师观点系列六篇》
《​​关于印顺法师、昭慧法师观点的讨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90516)》
《辩破应成派(格鲁派)“中观见”的辩论记录之三》
《一些交流讨论(20190512)》
《辩破应成派(格鲁派)“中观见”的辩论记录之二》
《关于印顺法师观点的讨论记录(贤佳与昭慧法师)》
《遭遇喇嘛教之后……(十五~十六)》
《一些交流讨论(20190508)》
《遭遇喇嘛教之后……(十三~十四)》
《一些交流讨论(20190504)》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30)》
《遭遇喇嘛教之后……(十二)》
《辩破应成派(格鲁派)“中观见”的辩论记录》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26)》
《出走龙泉寺远离藏密回归汉传净土——学佛经历分享(四)》
《遭遇喇嘛教之后……(十一)》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22)》
《遭遇喇嘛教之后……(八~十)》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18)》
《遭遇喇嘛教之后……(三~七)》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14)》
《遭遇喇嘛教之后……(二)》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10)》
《遭遇喇嘛教之后……》
《出走龙泉寺远离藏密回归汉传净土——学佛经历分享(三)》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06)》
《一些交流讨论(20190402)》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9)》
《出走龙泉寺远离藏密回归汉传净土》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1)》
《赏花人居士反思藏密法义文集(2017~2018年)》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1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13)》
《五戒、八戒参考资料(20190308版)》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09)》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0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0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22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22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21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213)》
《举报材料:学诚和龙泉寺的广论传承因缘》
《举报材料:贤佳法师致诸山长老书(2018071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204)》
《一些交流讨论(20190202)》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31)》
《一位缅甸帕奥禅林学修的居士对〈燃烧的僧袍〉的相关见闻报告》
《为了逞胜,他已不择手段!──回贤佳法师谈某比库之第四回合挑战》
《证悟无为涅槃时,心识不会灭尽──回贤佳法师谈某比库之第二回合挑战》
《“汝所不到,我往到彼”──回应南传比库》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9)》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3)》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9)》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3)》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9)》
《我所了解的通过附体显示的“神通”》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3)》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1)》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30)》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8)》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6)》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4)》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2)》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0)》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8)》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6)》
《一位极乐寺尼妹的质疑和心声》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4)》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2)》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0)》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8)》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6)》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4)》
《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30)》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8)》
《居士作药净法》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6)》
《白衣、沙弥阅学比丘戒律不犯贼住的依据》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4)》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2)》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0)》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8)》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6)》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4)》
《极乐寺僧团学修历史情况》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2)》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0)》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8)》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6)》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4)》
《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
《一些交流讨论(20181031)》
《一些交流讨论(20181010)》
《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9)》
《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8)》
《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6)》
《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5)》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30)》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26)》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9)》
《一个准讲师的升班之路》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7)》
《与南传法师关于汉传得戒问题的辩论》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6)》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5)》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4)》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3)》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2)》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0)》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06)》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05)》
《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一些交流讨论(20180802)》
《一些交流讨论(20180801)》
《一些交流讨论(20180731)》
《关于淫秽短信真伪问题的讨论》
《关于忏悔不依师及举报背后操控等问题的交流讨论》
《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
《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
《“诤论”的意趣》
《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五——L寺团体法师的呵责和讨论》
《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四——与L寺团体法师的讨论》
《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三——诸师评议与讨论》
《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二——与福智团体法师的讨论》
《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一——与南传法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