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2019年8月25日
【法师(宁玛派)】你信的是你自己的经典,别人信用的你是不承认的,祖师大德信用的你是不听的。“佛法无人说,虽智不能了”,没有人给你说,说了你也不信,这个经典教证你已经彻底舍弃了。《大悲经》说了,即使老师破戒,你也需要恭敬。你也不遵守,还说什么佛弟子?不皈依法故。
任何根基,任何宗派,没有不依师学的。而你舍弃佛法根本,披着佛教外衣,欺骗不明弟子,不是魔混入是什么?你背叛师门,欺师灭祖,不具备基本人格,即使世间也尊师重教,而佛法根本是断恶修善,没有基本人格,不修基本人格,还冒充佛教徒,不是魔是什么?
在你的眼里,除了邪师,还有谁是善师?你师心自用,不是魔是什么?佛法根本,“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证得阿罗汉,方可信汝意”,你师心自用,不是魔加持是什么?
【贤佳】破见与破戒师是不一样的。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有无惭憎,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诱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筏舍、戍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善男子!如人死尸,膨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玩,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卷五)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若无如是三道(胜道、示道、命道)沙门,当于污道沙门中求。虽复戒坏而有正见,具足意乐及加行者,应往亲近、承事供养、咨禀听闻三乘要法。不应亲近、承事供养加行意乐及见坏者。”(卷六)
《佛藏经》说:“如是比丘,诸佛如来及弟子众常所远离,余好道者、求灭度者亦皆不近。舍利弗,譬如栴檀置不净器,同于不净,不复任用。如是,舍利弗,若在家、出家亲近是人,习效所行,亦破戒品,不久同恶,颜色毁悴,破失威仪,命终之后生地狱中。舍利弗,如是恶人,诸佛如来及弟子众并余求道好灭度者皆所远离。”(卷上)
这些经文您怎么理解、看待?
【法师】我当然可以解释,但是你根本没有信心,拒绝接受。我的解释不是自己的分别,而是来自于上师,究竟来于佛的传承。因为你根本不承认,戒律根本是断烦恼,这个根本不承认了,你就根本不会接受任何传承佛法的意义了。
你的见解,如善星比丘,现不信佛了,还引用佛言来破佛。你已经师心自用了,只信自己了,即使佛经也是按自己理解解释了,所以说魔。
你本身就是如你引用的,只是我看在过去缘分上骂你,否则如何会理你?
邪师说佛是什么,如善星,跟佛二十四年,不见佛一丝功德,你称师父是邪师,同理故,你不肯忏悔,除了地狱狱卒能与你共住,看看天下,哪里能容你?和你共住?邪看正,肯定是邪故。
为什么说你邪?无师故。天然外道,师心自用故。
正因为你承认佛经典,而且无师,所以说你魔,化我佛教,来破坏故。
【贤佳】“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的善知识很多,不用担忧我无师。
您不认为法轮功李洪志、奥姆真理教麻原彰晃是邪师吗?
【法师】是,你的善知识,就是教你诽谤你师父的啊!
【贤佳】我再问:您不认为法轮功李洪志、奥姆真理教麻原彰晃是邪师吗?
【法师】他们本来就是外道,你也一样啊,不用称什么佛教徒。
【贤佳】他们自称是佛教。如果他们的信徒揭批他们为邪师,您会认为其信徒是诽谤师长吗?
【法师】他们弟子没揭发,说明他们弟子还有良知,而你不同,如同佛侍者善星一样的,比善星更过。善星只是邪见而已,你却站出来欺师灭祖。
他们自称佛教这个我不知道,也不了解,所以我不评论。也不知道他们弟子是否站出来批,这个我不了解就没资格评论。如果他们声称佛教,内涵不是,那么和你一样啊,你也是声称佛教,却不尊经典,师心自用,同理啊!
文殊菩萨和五百小乘比丘讲甚深空性,比丘不能接受,致使头裂而死,或许在你看来,文殊菩萨破戒了,因为他杀人了。
帝诺巴尊者让弟子那洛巴尊者去抢新娘、偷吃的、跳崖,在你看来,师父肯定是邪师了。
在你看来,龙树菩萨的戒不成立,因为他传戒师父破戒故,那么,我北传八宗共祖,祖师不成立戒故,八宗就根本不成立了?!
六祖大师言“心平何须持戒”,那在你看来,六祖不持戒,是邪师了?!
你的观点,不是主动的被强奸,不破戒,那么,比丘尼的戒里被动的被触摸等等都不犯戒、破戒了,你可以另立戒条了。
【贤佳】您说对法轮功、奥姆真理教不了解,那么您多少了解台湾正觉会萧平实吧?您不认为他是邪师吗?他的弟子惟护法师近期公开揭批他,可看《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释惟护)(http://www.mzhy.org/20190812-07/),您认为惟护法师这样揭批萧平实是诽谤师长、欺师灭祖、没良知吗?
您说文殊菩萨、龙树菩萨师父男女双修、帝诺巴的事,请给出出处和原文吧。
六祖说“心平何劳持戒”(心平合戒,犯戒不起,自然不劳,不是“心平何须持戒”,不是“心平不持戒”),并没有去行淫,甚至跟猎人在一起也只吃肉边菜而不吃肉,可见藏密喇嘛吃肉喝酒、作男女双修并非如六祖那样“心平”。
您认为被强奸就一定破戒吗?您先前不是举例说莲花色比丘尼被强奸不破戒吗?依比丘、比丘尼戒来说,被强奸不受乐则不破戒,受乐则破戒,而主动行淫则不论受乐不受乐都破戒。
【法师】关键是,根据我的传承,以及你自己的观点,可以了知你现在的情况,判断你已经中魔。
虽然修行是自己的事,我对你提的名字知道,但是对他们观点不知道。
你不用想什么门道了,你没系统学习因明、中观、密法等传承,也不懂什么断烦恼解脱,也不懂什么佛法内涵根本,就不用费劲和争辩了,而且你也没有学习这样的根基条件。真正做的,就不要自大、自以为是了。你没有想忏悔的心,也没有对真理的信心、希求。如果真忏悔,可以再联系。
【贤佳】宜应多闻深思,辨识正邪。今天有居士给我提供一份有关法轮功的新闻资料,也供您了解:
《美国主流媒体NBC炮轰邪教(法轮功)》(2019-08-25)
https://mp.weixin.qq.com/s/Gce02bSxGcyk87v8-lyHfg
还有相关资料也供参考:
《千奇百怪的法轮功新变种》
http://www.bskk.vip/thread-302232-1-1.html
{(摘录)从邪教法轮功中分裂出来的变种实在太多了,比如香港“真身师父”彭珊珊、“大乘华严佛法”、“法轮圣王”、“长春新立佛”、“男女双修”、“传销”、“金法”以及“全法”等邪教变种。李洪志在《转法轮》及其讲法中,多次论述了“男女双修”,说“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因为人身自有阴阳存在,在阴阳的相互作用下,自身就能达到阴阳平衡,也就能够产生出许许多多的生命体。”《大圆满法》中,李洪志说:“结印时,男的左手在上,女的右手在上。为什么这样呢?因为男的是纯阳之体,女的是纯阴之体。男的要抑制你的阳,发挥你的阴;女的要抑制你的阴,发挥你的阳,达到阴阳平衡”。《转法轮》中李洪志还说过,佛是没有观念的,佛都是一丝不挂的。基于李洪志这些“男女双修”可以“滋阴补阳,阴阳平衡”等歪理邪说影响,许多法轮功练习者逐步走上了“男女双修”邪路。“男女双修”就是发生性行为,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性行为产生生命体,新的生命体就是元婴,代表师父李洪志的法身显现了,是李洪志在指定转世灵童。这些男女双修派法轮功人员不分男女,三个一伙,十个一群,共同修炼,群奸群宿。}
《法轮功把人“双修”成了魔鬼》
http://www.bskk.vip/thread-302241-1-1.html
《〈楞严经〉的惊人预言——由法轮功联想到喇嘛教!》
http://www.bskk.vip/thread-123191-1-1.html
《达赖集团勾结法轮功》
http://www.bskk.vip/thread-2654466-1-1.html
《我的亲戚听到佛教就说是法轮功,恭请各位师兄帮个忙!》
http://www.bskk.vip/thread-117202-1-1.html
【法师】你都舍弃师父了,还如何能闻思?看看你离佛法四万八千了,方向还反着走,如何能知法意?不要自误误他了,回头是岸!见地狱时,后悔也来不及!
自己都堕外道了,还看别人!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如何能不堕地狱吧!你天天除了这样看是非、听是非、说是非,还能不能修下自己?这样造业,你不害怕地狱啊?
【贤佳】邪见师父不应该舍弃吗?例如萧平实是深广批驳藏密的,您认为萧平实的信徒应该坚持跟着萧平实,不应该舍弃萧平实吗?
【法师】应该说生了邪见,后舍弃师父。最可悲是,自己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叫“学我”,不叫学佛。
【贤佳】您认为学诚法师导淫比丘尼,是符顺藏密双运教义,没罪过吗?
【法师】关键是,你非圣,如何知?以你现在的见解,你连基本戒律基础都不懂,你就敢判断?即使师父破戒,根据佛法,你也不可以不敬。你自己不尊佛教,不是外道是什么?如果师父有过,过与你相比如滴水和大海。
【贤佳】凡夫对事情的观察判断一定就是错的吗?您能肯定我对学诚法师行为状况的了解和判断是错的吗?
按照藏密双运教义,如果学诚法师内心无烦恼,那么逼淫比丘尼是不破戒的,是吗?但那些顺从他行淫的比丘尼没烦恼吗?不破戒吗?学诚法师不是破比丘尼清净梵行吗?这无罪过吗?
【法师】第一,你是凡夫,第二,你没有系统闻思,第三,你对佛法不敬,你的判断不会是对。
学法,依义不依语,你根本不懂义。依智,不依你分别念,你的是分别,而不是传承上师教你的。你也不懂什么了义不了义。从这些说,你的判断就是外道。
你不分善恶,也没有这个基本概念,就是没有佛法基础,连断恶向善心都没有,所以你不叫佛弟子。你不依基本佛法,所以你根本没有皈依心,不是混入佛教的魔是什么?
你葬失或者舍弃基本人格,没有感恩心,不具有修行基本条件,不是魔是什么?
你没有系统依师闻思,所以对于佛经教证冲突时,你不能圆融取舍,只能教条、绝对,不知道修行根本,而且你自以为是,就失去了进步机会。修,就是改正自己,你已经不能改正自己了,所以说着魔。修,是修自己,不是看别人过失。
我本来不想理你,但是看你可怜,如果你有良知,应忏悔,从新做人,从新依师。
彻底否定自己,才是修学的开始。彻底否定自己,深入系统依师学习、思维,经五年、十年,可以次第升起二谛圆融实相定解。这时,不可动摇定解,内心通达无碍,没有内心疑惑。再努力沿定解修行,必定证悟实相,解脱而利益无量有情。
【贤佳】我上次举述的《大般若经》《楞严经》内容,您相信吗?敬重吗?您不是“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吗?您不是在看我的过失吗?您如何彻底否定自己呢?
【法师】我的观点是有根的,有传承的,有根据的,有甚深理证基础,而非单单教证,非我个人观点。而且有层次的,站的角度都有依据的,根本来源于善知识上师。而你的不同,你不能圆融,也不懂般若、楞严。你面对不同教证只能按符合自己的解释,而矛盾的你却舍弃。你自己问自己,你懂般若吗?不用和我说答案。
我学习的过程,一是彻底否定自己的过程,二是接受上师传承的过程。
你自己没有师父给你讲般若内涵,你自己内心深处,自己看的只言片语,没有疑惑吗?
学习,依师就是断自己内心疑惑的过程,就是圆融一切佛法的过程。你没有圆融,就需要放下自己,入门要求就是信心、接受。没有这个,如何谈放下自己?
我看你过失,是有甚深教理基础的,不是我的观点,而是来与上师传承、加持。我的观点不是我个人的,如果拿出来探讨,我们这里堪布等等,不会有意义的出入,意义上肯定一致。
不是不给你深入解释教证,而是从基本上,你不是根器,基本上不懂,就不需要解释更深的。另外,你根本从内心深处不接受,没有公平的心,也不懂立论根本方法。你仅仅从世间做学问的方法来假立结论,引用的都不能成立的世间世人的是非之词。
你自己不懂,引用的经典教证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还有什么可辩论的?你根本不懂意义,你还说相信什么?正因为我经历了放下自己的过程,所以说,我的观点不是来自于我自己的分别念。我也肯定,我和你说的看你过失观点,是和我的堪布一致的。我的上师,也是这样得到传承的,最初的传承是佛,从未改变,从未中断。看你过失,是看你可怜,接触到了,给你说,这个是我的价值,也可以说是弘法。
【贤佳】您怎么肯定您的堪布、上师、祖师不是自卖自夸?您怎么肯定您的祖师莲花生不是善诈的邪师呢?您说经过了“彻底否定自我”的过程,您有彻底否定您自我内心对上师、祖师的信心吗?
【法师】当然,这个需要甚深严密的推理,而且来源于教证,理也是来源于经论,非个人分别。信心,刚开始是没有的,只是抱着看看说的有没有道理的想法听,后来因为讲的,信心才慢慢升起。所以说,这个过程也是反复否定的过程,任何一个说不过去的都需要有一个为什么而去除内心怀疑。建立的信心,是在根本定解基础上,才不被他转,不被他夺。
首先,合理的怀疑是有益的,而不去分析,上来就不接受,这样是不讲理的迷信。去掉内心怀疑的过程,就是建立定解的过程。任何结论,必须要严密的依据,以及理证分析,而且要有教证依据,所以真正明白佛意,需要这个过程。
教证理证,还有观察上师。上师的一切的行为需要观察。需要观察目的,是否是真实,是否有自利,是否真正利他。观察的方法也有经典依据。上师是否真正通达教理,这个也是观察。这个信心也是逐渐建立的。
如何肯定上师、祖师,就是在学经论过程中,真正认识佛法究竟意义,而上师、祖师论述完全符合,从这可以肯定上师、祖师无误与佛无二。
你连学习的心都没有,先入为主了。很根本不去了知,上师说的意义是什么,是否有道理,直接否定。而且你的否定,一来源于不能成立的世间人云亦云,你也没有经过理证分析,也不会理证分析,也没有做过真正理证和虚假理证比较,也没有机会深入,再加上你个人的倾向,如何能入佛法真意?还有你过去业习,如同善星,不肯回头反醒自己,如何能入??
【贤佳】您对佛教经论的理解不是必须依上师的教授、加持吗?如果上师教给您的是对佛教经论的曲解、误解,您怎么办?如果上师让您学的经律是伪经律,您怎么明辨?您说观察上师行为,您能观察、确认上师过失吗?看到上师过失,不应忏悔自己心不清净吗?
【法师】依上师讲授的经典教证,以及理证分析,而且从经论,上师的教理是经得住推敲的。你不推敲你不明白,你能真正明白就是遣除了怀疑、不明。
上师解释的,和经论完全无违,从任何方面都可以圆融。另外,上师还要旁征博引各个宗派的观点,建立依据,都需要通达。所以,遣除这些理证、教证增益过程就是建立定解过程,这个就是闻思过程。如果没有这样收获,那就没有进步,白学。
与你的交流,你连根本教证都不能圆融,也不能以理证通达,而且你还根本先入为主,叫做迷信,因为你是个人分别念加上人云亦云,所以说你外道,基本教理都不符合。
佛曾经说:“我的经典经得住观察,欢迎辩论,但是对于有些发心不正,也以不回答为应对。”
如果上师通达了,而且确定有菩提心以及证悟,那么,上师即使是看似的过失,也是调伏弟子的方便。我开始有很多对上师怀疑的分别,现在偶尔也有,但是当有时,看看这个分别是否成立,每次观察时,发现这个分别都是站不住脚的,慢慢这些分别越来越少,信心越来越增长。
【贤佳】您推敲上师的教理,看与经论是否圆融,能超出上师给您的概念理解和思维逻辑吗?如果上师是附佛外道,教给您的概念理解、思维逻辑是相似法,且是自洽、“圆融”的,您怎么可能看出、判定问题?
【法师】你以为经论逻辑是你分别念能想象的?你的意思还是否定佛经依师的根本。看来,你真的认可善星比丘。
【贤佳】佛经的根本、究竟是依法,不是依师。依师只是方便手段,不是目的,不是根本。尤其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宜应广阅经律,严谨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师友为辅,谨辨邪正。
如《大宝积经》说:“自为洲渚,自为归处,法为洲渚,法为归处,无别洲渚,无别归处。”(卷五十七)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第三十六)说:“于我现在及我灭后,汝等自为洲渚,自为归依,法为洲渚,法为归依,无别洲渚,无别归依。何以故?若我现在及我灭度,若依法者、乐持戒者,于我声闻弟子最为第一。”(卷三十六)
《长阿含经》说:“佛告诸比丘:‘当与汝等说四大教法,谛听!谛听!善思念之。’诸比丘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何谓为四?若有比丘作如是言:“诸贤!我于彼村、彼城、彼国,躬从佛闻,躬受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汝当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此为第一大教法也。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和合众僧、多闻耆旧,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众多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一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所言非经、非律、非法者,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于一比丘所谬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法、依律,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当勤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是为第四大教法也。’”(卷三)
《小品般若波罗蜜经》说:“应离恶知识,亲近善知识。善知识者,能说空、无相、无作、无生、无灭法。善男子!汝能如是,不久得闻般若波罗蜜,若从经卷闻,若从法师闻。”(卷十)《大智度论》说:“善知识义,如先说。今略说二相是善知识:一者,教一心向萨婆若;二者,教空、无相、无作、无生、无灭等般若波罗蜜法。若能如是行,不久得般若波罗蜜。如药师为病者说服药法:‘汝能如法服,病则得瘥。’若从经卷闻、从菩萨说闻者,遣萨陀波仑至昙无竭菩萨所,彼中二处有般若:一、宝台上金牒书;二、昙无竭所说。”(卷九十六)
《道行般若经》说:“须菩提问佛:‘菩萨摩诃萨善知识,当何以知之?’佛语须菩提:‘佛天中天,是菩萨摩诃萨善知识;若有说般若波罗蜜者,教人入是经中,是菩萨摩诃萨善知识;六波罗蜜是菩萨摩诃萨善知识。”(卷七)
《佛遗教经》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
《大宝积经》说:“虽有众生见我色身,不护其戒,何所得耶?如提婆达多,虽遇于我,犹堕地狱。若复有人,于来世中勤修我教,则为希有,如见我身无有异也。”(卷一百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