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828)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28)
(一)
《关于沈卫荣赞扬藏密的文章讨论》
(附件摘录)沈先生一些文章,铺天盖地,学界应该是知道的,但没有看到质疑,一片赞叹。既然客观呈现,维护藏密的、反对藏密的,都可以表达观点,这个本身没什么。我们汉传佛教界的困境是,藏密的宣传铺天盖地,许多佛教网络平台不知道是不是被藏密控制,利用其影响性,只发布教界、学界赞叹、维护藏密的声音,对不同意见置若罔闻、屏蔽。明明是汉传教法被“密比显高”打压,明明藏密有不合佛制的邪法四皈依、双修,但破斥这个的僧俗和意见被疯狂围攻,甚至扯上民族问题、教派之争问题,破斥的意见也被屏蔽掉,只能看到维护、赞叹的意见,这种风气非常可怕!
沈教授很坦诚地说明了研究的立场:“我是作为一名佛教的研究者希望对密教做一些‘诠释学’的说明,只希望能用密乘佛教上师自己的密意来对密教的修法及其意义做一些诠释。”
至于“藏传佛教除了在中观、唯识、如来藏和因明等佛教义理的发挥上独树一帜”的认知,教授不是“法赖僧传”的法师,确实对法义认识不清楚,目前看它的“独树一帜”,恰恰是误解佛教义理的多。藏传宗奉的应成派中观见误解龙树菩萨中观宗义,曲解、否定佛经所说唯识宗义(认为是佛慈悲妄语),是伪中观见,实是邪见。“独树一帜”这种词,易令读者认为藏传对佛教义理上的认识是高妙的、非同凡响的,但恰恰相反,它是特别错谬的。
教授之言:“我们不难看出汉、藏佛教之异同,知道即使在佛学义理方面藏传佛教较之汉传佛教亦有诸多殊胜之处。”这是以藏传典籍多作为依据的结论,我们佛弟子要明白,这个结论依据和结论本身是不对的。包括对月称论师法义主张的破斥,教授可能不知道,也可能忽略了。
教授的研究立场“希望能用密乘佛教上师自己的密意来对密教的修法及其意义做一些诠释”,已经把自己代入了密教上师自己的密意的角色,其实是把格局缩小到一个现实的人的群体,且与“依法不依人”相悖。我们要看到他这个研究的缘起必然导致其果相会偏离对实相的认知。
感恩沈教授坦诚地表述研究立场!毕竟读者不可能完全去看教授的全部著作,有这样一个对教授研究立场的认知,读者就不会轻易被他人利用教授的文章洗脑了,能够吸收好的养分。

(二)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附件摘录)六祖说“心平何劳持戒”(心平合戒,犯戒不起,自然不劳,不是“心平何须持戒”,不是“心平不持戒”),并没有去行淫,甚至跟猎人在一起也只吃肉边菜而不吃肉,可见藏密喇嘛吃肉喝酒、作男女双修并非如六祖那样“心平”。
佛经的根本、究竟是依法,不是依师。依师只是方便手段,不是目的,不是根本。尤其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宜应广阅经律,严谨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师友为辅,谨辨邪正。

(三)
【居士】四生道人:“学生告老师,徒弟告师父,子孙反祖宗早有先例,其遗毒无穷,今亦蔚然成风。其中纵有为正义者,然做事不周,谋智不深,终成祸国殃民之大祸患。吾对二贤‘故意’流出95页纸之事,亦最痛恶极,若所告属真,实乃佛门之痛,不可外扬;若所告属虚,则陷佛教于大不义,即为千古不赦之大罪也。”(https://m.weibo.cn/detail/4408787441799172)
四生道人:“即使按他们说的是真的,也没有到公开的地步,因为这样去做,对佛教的伤害太大太大。我这样说不是不体贴受害者,也不是说他们两个的发心是错的,但是考虑不周,这是有极大过失的。可能你们在家人体会不到目前出家人的困境。”
这位法师此时此刻借题发挥目的何在?您有何证据认为95页是二贤法师故意流出的?“若所告属虚”,您至今还在怀疑学诚犯戒、犯罪的事实,那法师意思是政府冤枉学诚了?您这岂不是陷政府于不义吗?按照法师所说,师父破见、破戒不举报,难不成任由其继续害己害人?请问法师:慈悲心、菩提心何在?这才是陷佛教于大不义,终为千古不赦之大罪也!“然做事不周,谋智不深”,二贤法师按律如法举报,看来不如这位法师的精于谋算,但不知其心机是否符合佛法戒律?综观法师之前文章,此番说法应还是顺延藏密“四皈依”理念。难怪诸多法师拼命维护“四皈依”,原来依师法可以让犯了罪的“师父”依然高坐法台欺骗弟子和信众。
我们在家人有一点还是清楚的,修道人“忧道不忧贫”,真正严守戒律、正知正见,何忧困境?身为汉传法师,在汉地寺院,只需弘扬汉传佛教,宣讲佛陀正法,何忧困境?

(四)
【居士】什么是相似的“视师如佛”的依师法?
弟子思维:面对汉传显教的初学者,传授者过度强调“视师如佛”的胜利,及违反“视师如佛”誓约的过患,假借“视师如佛”的片段文句,令弟子只对传授者本人皈依,个人崇拜,盲目迷信,乃至于在“视师如佛”的概念上正邪不分、是非莫辨。
弟子思维:面对汉传显教的初学者,传授者忽视或者违越佛教皈依学处的引导次第,将传授者自己安立为“三宝的总聚体”,即传授者本人是具有“佛宝相、法宝相和僧宝相”的总代表,假借“视师如佛”的片段文句,令弟子只对传授者本人皈依,个人崇拜,盲目迷信,乃至于在“视师如佛”的概念上正邪不分、是非莫辨。
弟子思维:面对汉传显教的初学者,传授者忽视或者违越出离心、菩提心和空正见的引导次第,推动世间或出世间相似的广大事业,假借“视师如佛”的片段文句,令弟子只对传授者本人皈依,个人崇拜,盲目迷信,乃至于在“视师如佛”的概念上正邪不分、是非莫辨。
总之,面对汉传显教的初学者,传授者假借“视师如佛”的片段文句,利用密宗上师三昧耶戒等名义,来愚弄虔诚而无知的弟子,却于弟子处获得所要的名闻利养或是男女淫欲,这种行为极为可怕!
弟子思维:这种传授者假借“视师如佛”的片段文句,导致弟子在“视师如佛”的概念上正邪不分、是非莫辨,“盲目信仰日长,佛教法炬渐晦”的行为,就是相似的“视师如佛”的依师法,其罪恶极大!
因为弟子不了解西藏等地的实际情况,故是基于“汉传显教初学弟子”的角度提出如上的思考和反省,同时,也因为弟子对于佛教经论学习甚少,未能够依据佛经原典进行深入辨析,故将这些初步思考提出,汇报并求教于法师。
【贤佳】您的思辨很好!这种源于藏密四皈依的“视师如佛”依师法,是扭曲欺诳的相似法,导向迷信盲从、精神控制,是诸多邪见恶行的根源,祸害极其深广。以下资料有引经典作过相关辨析,可参考:《一些交流讨论(20190703)·(十二)》(http://www.mzhy.org/20190703-02/)、《对“视师如佛”的一些思考》(http://www.mzhy.org/20190711-03/)。

(五)
【居士】关于学诚法师事件,弟子总觉得应该拉起“遮羞布”,我们应该发慈悲心维护一下大和尚和僧团法师的面子吧?至少,是僧团极少数法师的问题吧?
【贤佳】我也不喜乐说人丑事,何况是佛教界的丑事。只愿他们能停止自害害人,认错、忏悔,改过自新,以前内部劝谏不接受,不得已而公开揭批。现在他们仍没有明确认错、忏悔,佛教信众和社会人士也有深重疑虑、讥嫌,宜应继续揭批并辨明佛教出路、推动佛教整治,既是救助他们,也是给佛教信众和社会人士以光明和信心。
《五分律》说:“世间有五种师,今皆现在:一者,戒不清净,自言戒净,其诸弟子如实知之,覆藏其过,以望利养;二者,邪命谄曲,自言正直,而诸弟子亦覆藏之;三者,所说不善,自言善说,而诸弟子叹以为善;四者,见不清净,自言清净,而诸弟子称言见净;五者,说非法律,言是法律,而诸弟子亦云是法。而不能使智者信受。目连!如来戒净,无有谄曲,言无不善,知见清净,所说是法,智者信受,不须弟子共相称覆。”(卷三)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有无惭憎,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诱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筏舍、戍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善男子!如人死尸,膨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玩,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卷五)
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说:“《增一》云:‘有惭愧二法住世则相恭敬,是故比丘当勤共学。’比时移情淡,礼义云亡,鄙末之小僧妄参众首,眉寿之大德奄就下行,以武力为智能,指文华为英彦,如斯冒罔,孰可言哉!故辄略提引,永成明诫。”(卷下)
《增一阿含经》说:“设有作重罪,悔过更不犯,此人应禁戒,拔其罪根原。”(卷五)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说:“前心作恶,如云覆月;后心起善,如炬消暗。汝今幸有欲灭罪意,自有方便。”(卷下)
《论语》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居士】佛教信众和社会人士,对于学诚法师事件,存有深重疑虑和讥嫌,这是真实情况。我身边的同学们多认为此事丑化了佛教的形象,很不愿意接受政府调查的结论。
因此,推动佛教整治工作需要渐进而来。学诚法师并没有学习藏传佛教,更没有推动藏传佛教,何必打击整个藏系传承,乃至于针对藏汉传承的历代出家大和尚进行破斥?那样打击面似乎又太大了,树敌也太多了。
弟子思维,具体到广大的信众而言,他们绝大部分是不了解佛教理论的,他们只是希望通过烧香拜佛收获心灵的慰藉。如果我们揭批过度,对于信众就会产生伤害和误解,或者不相信政府,造成信仰的缺失,乃至于佛也不信了。那么,对信众个人而言,失去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对于佛教的生存和发展其实也伤害太大了!
盼望斟酌和考量,尽可能团结更多的人,把佛教维持下去。
【贤佳】依您所说道理,现今国家从严治党,惩治腐败,打大老虎,有损政府形象吗?是否不明智?佛教界掩饰乃至包庇罪恶真能维持好形象?
如果当初不举治XC,XC继续坐大说相似法、逼淫尼众(乃至俗女),您认为可能侥幸不败露吗?如果来自教界外揭露,会对佛教界产生怎样的冲击?如果XC侥幸没被揭露而寿终正寝,居高位几十年说相似法、示范犯戒,那时的佛教会是怎样的佛教?有多大可能不成附佛外道乃至邪教?
现今已经举报,社会大众普遍得知,如果就此掩盖,真能让社会大众觉得佛教界清净高尚吗?就没有深重疑虑和讥嫌了吗?
佛教维持下去的根本是什么?是遮羞布掩盖下的虚浮信心吗?还是教界律制和正见?
您说“推动佛教整治工作需要渐进而来”,佛教有哪些方面需要整治呢?怎么渐进推动整治工作呢?
【居士】理解法师一番苦心了!弟子现在是从事公益慈善基金会工作的,依据政府对学诚法师的调查结论,从社会组织管理的专业角度观察,北京龙泉寺将变更方丈大和尚,以及龙泉寺僧团的治理势在必行。其实,反省弟子的内心,多多少少,有许多不忍。目前看来,显然是无法避免了。对于学诚大和尚,弟子曾经是非常赞叹的,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会犯如此严重的破戒行为,可怜啊!弟子内心实在不忍啊!内心实在难以接受啊!
所以,弟子非常认同“佛教治理势在必行”,更祈愿本师释迦牟尼佛并龙天护法,以大威神之力果断处理,以彰显圣教之光明,真实饶益无量有情众生!
【贤佳】是可悲可痛!共业因缘,警人深思,宜应痛切回归佛教根本,以戒为师,正皈依法。
《大宝积经》说:“有二种法难可了知,何等为二?谓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由信能解。胜鬘!若我弟子增上信者,随顺法智,于此法中而得究竟。顺法智者,观根识境,观察业报,观罗汉眠,观心自在爱乐禅乐,观声闻、独觉圣神变通,由成就此五善巧观,现在、未来声闻弟子因增上信随顺法智,善能解了性清净心烦恼所染而得究竟。胜鬘!是究竟者为大乘因。”(卷一百一十九)
《佛所行赞》说:“佛以善诱辞,显示第一义,告诸力士众:‘诚如汝所言,求道须精勤,非但见我得,如我所说行,得离众苦网。行道存于心,不必由见我,犹如疾病人,依方服良药,众病自然除,不待见医师。不如我说行,空见我无益。虽与我相远,行法为近我;同止不随法,当知去我远。摄心莫放逸,精勤修正业,人生于世间,长夜众苦迫,扰动不自安,犹若风中灯。’时诸力士众,闻佛慈悲教,内感而收泪,强自抑止归。”(卷第五)
《佛说弥勒大成佛经》说:“弥勒佛以大慈心语诸大众言:‘汝等今者不以生天乐故,亦复不为今世乐故,来至我所,但为涅槃常乐因缘,是诸人等皆于佛法中种诸善根。释迦牟尼佛出五浊世,种种呵责为汝说法,无奈汝何,教殖来缘,今得见我,我今摄受是诸人等。或以读诵分别决定修多罗、毗尼、阿毗昙,为他演说,赞叹义味,不生嫉妒,教于他人令得受持,修诸功德来生我所;或以衣食施人,持戒、智慧,修此功德来生我所;或以妓乐幡盖、花香灯明供养于佛,修此功德来生我所;或以施僧常食,起立僧房,四事供养,持八戒斋,修习慈心,行此功德来生我所;或为苦恼众生深生慈悲,以身代受,令其得乐,修此功德来生我所;或以持戒忍辱,修净慈心,以此功德来生我所;或造僧祇四方无碍、斋讲设会、供养饭食,修此功德来生我所;或以持戒多闻、修行禅定无漏智慧,以此功德来生我所;或有起塔供养舍利,念佛法身,以此功德来生我所;或有厄困,贫穷孤独,系属于他,王法所加,临当刑戮,作八难业,受大苦恼,拔济彼等令得解脱,修此功德来生我所;或有恩爱别离,朋党诤讼,极大苦恼,以方便力令得和合,修此功德来生我所。’说是语已,称赞释迦牟尼佛:‘善哉,善哉!能于五浊恶世,教化如是等百千万亿诸恶众生,令修善本,来生我所。’”

(六)
【居士】关注到近期的交流讨论里,您和H法师的交流内容,以及居士对H法师观点的质疑。末学检索了一下网上H法师发表的与藏传有关的公开言论,附后请阅。H法师与您交流中说:“实际上说实话,我从没走进藏传佛法教义。”通过阅读H法师的公开言论,末学想,H法师此言是真实的。
网上对H法师经历介绍:H法师2000年于观音菩萨道场南海普陀山慧济禅寺出家;2001年至2003年在普陀山佛学院预科学习;2003年至2007年在中国佛学院本科学习;2007年至2010年在中国佛学院读研究生,学习中观学派专业;毕业后留校于中国佛学院–研究部,具体做《中国佛学》出版工作,北京佛教居士林讲师等职。近年来,法师应邀在北京、河北、山东、东北等地开展弘法活动,深受教内好评。
H法师自言“从没走进藏传佛法教义”,但却认可藏传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认为修行汉藏的区别在于根器,认可藏传的“典故”,认为“藏传佛教这几年显现上的确比较兴盛,本人虽没深入,也有真实的信心”。结合H法师的经历(主要受教于佛学院体系),H法师有前面这样一些观点也实属正常。因为佛学院体系的教材就有《菩提道次第广论》,喇嘛教被冠名为“藏传佛教”并在汉地大行其道后,藏汉两地僧俗互相参学走访形成私人交情后,修学过藏密的僧俗有了些神通感应后,几乎很少有人能够从法义上去辨识藏密所尊崇的四皈依、男女双修法是否符合佛制,更不可能想到藏密密咒的危害性。从法义上去怀疑、审视藏传体系中是否夹杂外道法的念头恐怕都没有动过。法师您2016年开始与一些人邮件交流讨论应成派伪中观的法义问题,是阅读一位佛学院学僧论文的因缘,而法师您开始公开辨析藏密邪法,是因为师父学诚推行《菩提道次第广论》并用“依师法”洗脑逼迫比丘尼性供养,才能真正认识到藏密邪法的问题及危害的,所以,H法师以及如他一般对藏传持这些观点的法师,其实是很正常而客观的存在。
有居士说,从太虚大师想改良藏密而未成功开始,或者甚至更早,藏密邪法在汉地传播的因缘就种下了。而汉地祖师大德,虚云老和尚、印光大师、弘一大师、巨赞法师、宣化上人等对藏密的看法和对信众的警示并没能引起汉传佛教界的足够重视。汉传佛教界不仅没有去认真审视藏密法上的问题,反而大开怀抱拥抱了藏密在汉地的弘法,《菩提道次第广论》进入了佛学院和汉传寺院的学修体系,这样教育出来的僧俗给藏密体系供应了大量的学人,所以,修密、赞叹维护藏密,认可密比显高的汉传僧俗如此之巨,如H法师这样知见的都是少数派了。所以末学理解H法师在过去的言论和态度。
同时,末学也想,时节因缘不同了,现在的时节因缘,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藏密夹杂外道法及带来现实的危害(涌现了许多修密的受害者),并且展开了依法依律辨析藏密法义中存在的问题的活动。这种情况下,既然H法师等汉传法师负有弘法利生的责任,那么,“从没走进藏传佛法教义”不能继续成为认可藏传的理由。法师们恰恰应该去了解法义辨析的具体内容,认识到藏密法义存在的问题,以便正确地指出和引导信众趣入正法。如果不了解藏传佛法教义中的问题,而在弘扬汉传佛法的时候,表达全盘认可、赞叹藏传的态度,汉传信众极有可能不能识别而被其他因缘引导去修藏密而损害法身慧命,龙泉寺给藏密上师输送了许多弟子就是如此。所以,不了解藏传教义,至少不要全盘认可、赞叹、维护,所谓的不发表倾向性意见,至少是客观的态度。至少可以告诉信众:“现在对藏密法义有不同的声音,有法义辨析的事情发生,我拿不准,你们自己可以去看一看了解一下。”当然,如果这一类的汉传法师们能够认真去了解不同的声音,而能够通过自己所学的佛陀正法真正认识到四皈依、男女双修非佛法,而能如月悟法师和法师您一般,掷地有声地告诉信众,这是外道法,不能随顺,且能积极地参与破邪显正,挽救信众慧命,护持汉传佛教免于灭法,那则是众生之幸!
另外,末学也随喜赞叹H法师弘扬净土和对禅宗的赞叹。H法师与您的交流中,最后能设身处地理解法师的处境,也认识到法师您“护道心切、为法情深”、“以法为本的情怀”,H法师发愿成长为汉传佛教的不丢脸僧,发愿扬正自然破邪,甚至自呈自己性格公子哥习气浓,如此种种,亦能看出H法师是直心之人,也能省思自己。末学记得之前针对净界法师关于藏密的言论辨析,您转由一位他的同门法师转交时,那位法师也从开始模糊的态度转变为干脆地认为男女双修非佛法。这样的法师,末学是很赞叹的,因为在真正成就前,不断地认错、纠错,恐怕是修行人的常态,比起那些不断狡辩、不肯直面问题、不肯回归佛陀正法的“汉僧”而言,敢于、勇于认错纠错的法师,我们信众是愿意护持的。
H法师认为“扬正自然破邪”,恐怕是没有认识到破邪显正是现在这个末法时代必须同时进行的事情。因为邪法肆虐,许多人已经身在邪法坑中,或正走在掉坑的路上,这个受害群体非常庞大,受害的后果非常严重,法师恐怕没有认识到。而邪师们都说自己是正法,信众又何来择法眼识别呢?一开始就接触到邪法的人,这个脑子转不过来的。或者在没有树立牢固正知见之前,被因缘带到邪法路上是很正常的。这不就得靠传法的僧人来告诉哪些是正、哪些是邪吗?以避免被邪法给带跑了。所以,希望更多的汉传法师破邪显正,摄受众生,免众生受邪法涂炭。
以上是末学的浅见和思考,请法师转呈H法师并公开分享。末学希望H法师等汉传法师能听到我们汉传信众的心声,能够弘扬正法利益众生。而且,末学有修学藏密的经历,从自身实际出发体会到藏密邪法的危害,当时不解原因,后来看法师们的法义辨析,才知道是它的法上出了问题,所以更深知邪法害人不浅。感恩法师及僧俗的法义辨析!真的挽救了很多人。

(七)
【贤佳】一位居士来信如下,也转给您参考:
{近两封分享的邮件提到H法师,我有话说。我以前看到H法师弘扬净土,感觉不错,因此也分享过他的讲法文章,想护他的法(顺便说一句,有个东林寺的大护法就爱分享H法师的内容)。但是,后来看到他的微博或微信公众号上,发了他去藏地朝拜喇嘛教一些著名道场的名为“朝圣”之旅(大概如此,印象中有个“圣”字)的系列视频,法师还津津乐道地进行了讲解。由此可见,他至少是整体上赞叹喇嘛教及其祖师的。虽然以前看过他的一点文章,没发现他宣扬喇嘛教内容,但因为他搞的这个“朝圣”之旅及精心制作的讲解视频让我不得不警惕,因此不再分享他的文章,转而持观望态度。一直很想了解他对男女双修的态度,近两封邮件算是给我部分解惑了,原来他对此问题是回避不答的,而且委婉批评贤佳法师揭批男女双修。我个人对此的判断是——他至少是不否定男女双修。这也坚定了我继续不分享他文章的决心,并庆幸自己当初的谨慎。我一直抱持的观点是,在此大是大非问题上回避不答或答不知道的人,都不是善知识,哪怕他佛法讲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去学习。
无论如何,希望H法师讲法时没宣扬过喇嘛教内容,并今后继续保持,不要像某些人后来“变形”讲佛法时掺杂喇嘛教的东西。——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哪怕法师心里或私下认可男女双修,我也不会批判。}
【H法师】以前在拉萨呆半月,拍过各大寺院的风貌!
我一直没从藏地的公开言论中读到双修。见到这类像,请问过,说是表悲智双运,我想想也没再深思,也不知埋的何药,事不关己心态!但是后来总听说台湾、大陆大城市一些喇嘛骗财骗色,后来听说甘孜的藏民假冒的居多,想想汉地也有假和尚差不多!不过我要问一下法师你发给我的那些内容及描述,确实是藏传法中的公认知所谓正统法本,还是结合藏地原始的各种宗教生态结合体?我对于这种描述还是不能认为他们的正统法!好像大□□王公开反对双修,我的认知中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他们也会有附佛外道吗?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当然,我至少现在不会提出反对或者批判,一个不甚确定,比如法师提供片段我还是觉的不至于到此地步,我会进一步自己去了解。更重要的是,我越来越觉得净土之救挽末世众生大方便,应该尽力专弘!不想让法缘中卷入其他因素或是非缘起!另外我自己的问题现在是专讲经和应付寺院事务的矛盾,我想一个人精力只能完成一件始终事已经极难,现在屡生隐心,又一次一次硬着头皮登座,然而说至十分行不得一分,这是很痛苦的事情,不知道法师有何建议?或者离开僧团当行者,利害相关,是否可以提供自己心得?阿弥陀佛!慈悲见谅!
【贤佳】邪法滥正,登堂入室,应急明辨,不宜闭目任害。容存邪见,潜助传播,近于谤法,恐难往生净土。以下资料供参考:
《〈密宗道次第广论〉择要及略释》
http://www.bskk.vip/thread-2975133-1-1.html
《〈密宗道次第广论〉男女双修部份》
http://www.bskk.vip/thread-2688150-1-1.html
《喇嘛教主“莲花生”著〈亥母甚深引导〉经文一瞥》
http://www.bskk.vip/thread-3072892-1-1.html
《西藏密宗研究:达赖喇嘛揭密西藏密宗无上部的淫秽修行法》
http://www.bskk.vip/thread-237749-1-1.html
《达赖喇嘛〈藏传佛教世界〉中之双身法》
http://www.bskk.vip/thread-2984172-1-1.html
《达赖已明说无上瑜伽的双修是男女交合!》
http://www.bskk.vip/thread-272618-1-1.html
《“藏传佛教”主要四大派的双修传承》
http://www.bskk.vip/thread-3081657-1-1.html
《喇嘛教惯于狡辩的谎言!》
http://www.bskk.vip/thread-136948-1-1.html
【H法师】我抽时间仔细看看吧!这些您确定都是正统的藏传佛教所宣扬的吗?不论后人注述,都是出自其根本所依经论?
【贤佳】《密宗道次第广论》是藏密格鲁派最高祖师宗喀巴撰写的正统经典,《亥母甚深引导》是藏密宁玛派最高祖师莲花生撰写的正统经典,您可核看。达赖是藏密现在的宗主。
【H法师】他已然成为政治人物,就不去对待了!我看看吧!
【贤佳】我们说达赖是政治人物,但政治本是藏密教法的一部分,藏密各派视达赖为宗教领袖(宁玛派索达吉、噶举派“大宝法王”都尊奉他),其对藏密教法的解释是藏密的权威解释。

(八)
【法师】《何为喇嘛教》(圣严法师著)
https://mp.weixin.qq.com/s/U7zeLutWNFoEkBrO-xcz0Q
(摘录)大乐的修道思想,以淫乐为修道的思想,为何不传播于其他地区,却在西藏及尼泊尔盛行,这与西藏的原始信仰有关。这种思想和信仰,实与印度教性力派相为伯仲。性力派的修持法中,有五摩字真言,西藏也就全部接受,认为五摩为人生的基础,其中之一,就是性交;性力派有“圣轮”会的修法,西藏古时则有圈圈节,做的便是同样的男女集体成双的性行为。
西藏密乘的性行为,称为灌顶大法。此到宗喀巴改革之后的黄教喇嘛,已禁止实际的性行为,但在修到无上瑜伽的大乐行法,仍以“智印”(作观)代表实际,正因如此,反被红教批评为不究竟。

(九)
【法师】《人的异化与蛮暗之美——喇嘛教美术散论》(徐建融、袁宝林)
https://nxgp.cnki.net/kcms/detail?v=3uoqIhG8C44YLTlOAiTRKqd0WnNPv0wTDjtDUwHroNw0wG39JWU0jjXLp-0uDmYyqe-khtFOY36kIyhllSzo1c4QhUSMzetL
(摘录)《青史》中更是记载了大量男女合修密法的事实,如楚细仁波伽十七岁时其父为他娶来明妃名觉绷,他说不需要妻室,其父就开导说:“对修大乘密宗者来说,是需要具相(合格的)明妃的,此女是具相。”
其他如玛季姐弟、阿阇黎桑杰耶协、玛尔巴等,无不是在男女交合承事欢喜之时豁然证悟密法手印,获得了药叉成就。
元代时喇嘛教流入内地,据陕西监察御史李昌的奏章,多有喇嘛僧侣“奸污妇女”的事情发生(《元史》卷二百二),说穿了,主要还是出于修炼密法的需要。
因此,早期喇嘛教派如宁玛派(红教)、萨迦派(花教)、噶举派(白教)等都不严禁结婚生育。格鲁派(黄教)虽然禁止一般的僧侣结婚,但如果是“活佛”,到了一定时期还是不妨娶妻生子。
——《新美术》1987年第3期57-60页

(十)
【居士】惊!佛教界的“通识”毒教材《菩提道次第广论》被中国佛学院当做基础课教材使用了几十年
《中国佛学院佛学教材的选用和建设(刘峰1996年)》
http://www.chinabuddhism.com.cn/a/fayuan/1996/1996f13.htm
(摘录)一般基础课:遗教三经、四十二章经、八大人觉经、佛学概论、八宗概要、临时讲座、菩提道次第广论。
《学习中国佛学院的办学经验做好西园寺的佛教教育(韩廷杰2014年)》
http://m.sogou.com/web/id=74d04a64-d5db-4b9b-a2bd-837b7b07d0dc/keyword=%E5%AD%A6%E4%B9%A0%E4%B8%AD%E5%9B%BD%E4%BD%9B%E5%AD%A6%E9%99%A2%E7%9A%84%E5%8A%9E%E5%AD%A6%E7%BB%8F%E9%AA%8C%E5%81%9A%E5%A5%BD%E8%A5%BF%E5%9B%AD%E5%AF%BA%E7%9A%84%E4%BD%9B%E6%95%99%E6%95%99%E8%82%B2/sec=WA4kIA1kqYcDjGgJX8VDAw../tc?clk=1&url=http%3A%2F%2Fwww.liaotuo.com%2Ffjrw%2Fjsrw%2Fhtj%2F62605.html&pid=sogou-mobb-d2dc6368837861b4-0007&dp=1&rcer=h9PEmkTxCgGVEtmX&is_per=0&pno=1&wml=0&clickTime=1566786265746&mcv=64&pcl=55,158&sed=0&ml=17&sct=207
(摘录)一般基础课讲过:《遗教三经》、《俱舍论》、《四十二章经》、《八大人觉经》、《佛学概论》、《八宗概要》、《菩提道次第广论》及各类讲座。
有人说没有出家人因为学习《广论》而去信藏密,看看龙泉寺已经为藏密喇嘛教五明佛学院输送了多少人?!再看看学诚。
在《菩提道次第广论》文末,宗喀巴就要求上进学《密宗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要求与12~16岁女童双修。注意:现在国法,性侵幼女可以判死刑的。
《菩提道次第广论》纳入佛学院教育就好比香港的“通识”毒教材,问题极大。“通识”培养的是毫无道德底线、到处“打砸抢烧”的港废,《菩提道次第广论》则培养目无法纪、唯上师之命是从的违法犯罪的邪教徒。对教育来说,用什么教材非常重要。比香港晚一年回归的澳门,同样是一国两制,经济、民生等各种情况与香港很类似,但始终很安静,没有人搞动乱,原因就在于,澳门回归后,学校的语文、历史等课程使用了与内地完全相同的教材。
使用《菩提道次第广论》做基础教材的中国佛学院,培养出了两位有名的学生——学诚和济群法师,一南一北大力弘扬藏传教法,使得藏传教法突破国家属地化限制的规定,在内地广泛深入传播,汉传佛教面临灭顶之灾。使用《菩提道次第广论》毒教材的又岂止中国佛学院一家?
汉传佛学院不是藏传学院,为什么一定要用藏密教材?汉传佛学院应该使用什么样的教材,值得深思。

(十一)
【居士】我看到这期两位法师跟您的辩论,真的很无语、很气愤。现在这些法师怎么了?身在曹营心在汉,个个理直气壮地为藏密站台,网上有师兄喊他们是汉奸,当时我还觉得有点不妥,现在想想还真的差不多。想起来抗日时期有句话“国家有难,匹夫有责”,适用于现在是:汉传有难,法师有责。可是不但不出来护法,却受着汉地居士供养,明里暗里责难、谩骂汉地护法(喇嘛们都不出面骂)。居士群也是。G居士退出了密宗群,昨天晚上有两位女密徒特地到她微信对她大骂一通,胡搅蛮缠,说G居士“诽谤”了她们藏密肯定不能往生极乐,然后还是老调重弹,也是她们藏密惯用的杀手锏,就是拿她们自创的所谓金刚地狱来吓唬人,然后就是他们的上师是佛菩萨等等,只字不谈法义,根本没有讨论的空间。之前有一位还是好朋友,累次发索达吉是高僧大德、甚至说索达吉是文殊菩萨的链接过来,已经把您给的有关索达吉的链接发过去了,她们可能不看的,还是继续发索达吉是高僧、佛菩萨的链接过来。真的可怜可悲啊!只要一提到D赖,他们马上就用不谈政治而掩盖。其实他们也是藏密的受害者啊!哎!无奈!只能说末法就如此了。
【贤佳】不必生气,他们是以前长久被蒙蔽,我早年也维护过藏密,需要因缘触动渐渐醒转。
【居士】好的,不生气。听G居士(一度被拉进藏密体系,现已脱离)说,本地藏密信徒们国庆节要带一大批人去成都上师那边皈依,其中有的是她拉进来的,所以她就个别打电话劝导,告知藏密的一些邪法情况。经电话了解得知,其实8月份已经组织整百人去过一次了,主要是皈依和打卦。为什么他们能吸引那么多人跟随?据说上师会打卦,可问吉凶,然后有问题可解决。G居士问:“你们8月份去有帮你们打卦吗?”说打了,问家人病情的,说没啥大事。G居士对这位师兄说:“既然他们声称上师是佛菩萨再来,为何要靠打卦才能知道?”其实很多上师活佛自己都百病缠身且短命,怎么可能帮别人解决问题?但他们会狡辩说那是上师帮众生背业的。按照这种说法,藏地历代达赖平均寿命才40岁左右,即使帮众生背业,如此频繁转世那在世间弘法时间也太短了吧?有的很小就去世了,能帮众生背什么业?通过沟通,这位刚去过的师兄说,虽然只跟着去了一次,一路上看到一些情况也是有诸多疑惑的。比如,一路上就看到有的男众和女众关系过分亲密,不是很正常,即使不学佛的都应该注意分寸,何况是标榜学佛的,举止不雅容易被人诟病。而且他们这些人里,很多是吃肉的,说怕营养不够。那我们汉传高僧大德一生吃素,很多是90多岁甚至百岁才离世,而喇嘛们吃肉补充了营养为何还多病短命呢?
据说他们8月份去成都是在上师家里皈依的,其实就是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发事先印好的皈依证(不能去的就把皈依证带回去,没有仪轨),让他们回家先念百字明咒消业障,然后修五加行、叩十万大头。据说很神秘,上下电梯不能很多人一起走,分散走的。
G居士曾被拉去参加了两次上供,发现供的酒(知道很多人吃素没敢供肉),完了撒在每个人头上,她那天受八关斋,就拒绝了。他们全部念的咒语,就跟民间祭拜鬼神敲打差不多。那天她带小孩子去参加的,小孩不知道怎么一到那边就睡了,后在回来的路上小孩居然说了一句:“他们念的都是鬼咒。”她很惊讶!
G居士也经常把您交流平台上的文章转发给几位出家师父,但人家基本上不回复她,或者劝她守口业之类。G居士说,他们哪有时间关心这些,每天忙经忏法会。
【贤佳】随缘尽力劝导,但莫急躁,也莫气馁,需不取不舍,耐心坚持做。

(十二)
【居士】建议国家重点管理处治那些自称或默认别人称自己为某佛菩萨再来或有某些证量的人
现在佛教界,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如此大而多,这跟那些号称佛菩萨再来或有某证量的人到处都是有很大关系。
很多人或自称,或默认他人对自己之称,或互相赞叹彼此称呼对方,是什么佛或菩萨再来(例如藏密喇嘛大量说这个、那个是什么佛菩萨再来等等),或证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或证得初禅、二禅、三禅、四禅,或证得这种、那种什么三昧(例如般舟三昧等),或证得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等等位次的境界、果位等等。
判断上述这些证量的证得,佛经中应该都有释迦牟尼佛开示的相关经文为根据,而且这些证量的境界是可演示出来的。例如佛经中说到弥勒菩萨证得一生补处而证得首楞严三昧,弥勒菩萨当着大众的面公开演示他所证得此三昧的证境。《佛说首楞严三昧经》中是这样写的:“尔时,名意菩萨白佛言:‘世尊!此弥勒菩萨一生补处,次于世尊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弥勒得是首楞严三昧耶?’佛言:‘名意!其诸菩萨得住十地、一生补处、受佛正位,悉皆得是首楞严三昧。’弥勒菩萨即时示现如是神力,名意菩萨及诸众会见此三千大千世界诸阎浮提其中皆是弥勒菩萨,或见在天上,或见在人间,或见出家,或见在家,或见侍佛皆如阿难,或见智慧第一如舍利弗,或见神通第一如目揵连,或见头陀第一如大迦葉,或见说法第一如富楼那,或见乐戒第一如罗睺罗,或见持律第一如优波离,或见天眼第一如阿那律,或见坐禅第一如离婆多,如是一切诸第一中皆见弥勒,或见入诸城邑聚落乞食,或见说法,或见坐禅。名意菩萨及诸大众,一切皆见弥勒菩萨现首楞严三昧神通势力,见已大喜,白佛言:‘世尊,譬如真金,虽复锻磨,不失其性,是诸大士亦复如是,随所试处,皆能示现不可思议法性。’”(卷下)
从上经文可知,佛菩萨乃至众生的各种证量的境界是可演示出来的。
所以,末学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可以依据释迦牟尼佛说的真正的佛经来公开考核验证这些人的证量。例如可在CCTV里、在许多记者公开采访拍摄的情况下来进行相关验证考核。若实际上这些人达不到佛经上所说的境界或证量,那表明这些所谓的“大师”就是打大妄语的大邪师。国家发现这些大邪师后,要制定或用相关的法律法规来严格管理和处治。这样一来,整个佛教界(包含附佛外道)就不会有现在那么多邪师大肆损害大众的身财和慧命了!

(十三)
【居士】贤佳法师开展的对藏密的集中讨论与揭批持续近一年时间,除了个别汉传法师参与讨论,基本无人理睬,好像法师讨论的问题与他无关,故完全无视,冷漠以对。真是这样吗?
贤佳法师揭露藏密真相,指出藏密对汉传的深广渗透及其严重后果——汉传佛教日益邪教化。如不大声呐喊,唤醒汉传,任其发展下去,汉传成为邪教,众多汉僧成为违法犯罪的邪教徒,为时不远了。到时佛教将被社会大众所憎厌、唾弃,佛教的又一次法难即将来临,这不是危言耸听。这与每一位汉传法师关系重大,关系到每个人的今生命运和未来的法身慧命。
汉传佛教已经到了危险的时刻,每一位汉传僧人都应该站出来,关心讨论汉传未来的发展方向,是继续滑向藏密深渊,还是奋力与藏密切割,回归汉传清净正法?
真诚希望,汉传法师们,尤其是各佛学院的法师们能参与讨论,哪怕您不同意贤佳法师的观点,您可以质疑,与法师讨论。不怕质疑,就怕冷漠。

(十四)
【贤佳】您讲述的学藏密发疯沙弥情况,有居士来信感想如下,其中问:“这个年轻沙弥死了,寺院通知他们家里了吗?” 您看怎样回答呢?
居士来信:
{您交流文中的第六部分,说有一个年轻沙弥修学藏密邪法,竟发疯脱光衣服跑走而死。有人总是说出家功德多大多大,此文内容重重地打了那些这样说的人的脸!
这部分文章内容建议那个不顾父母死活而执意要出家学修喇嘛教邪法的***来看看,喇嘛教到底是怎样的邪法?为何很多人学修此法会发疯或死亡等等?且极乐寺的尼众中就有发疯和自杀的人!
这文中说的年轻沙弥脱光衣服发疯跑走,而不知是学诚性侵还是性骚扰的一位尼众,大意说学诚教她观想男女行淫,故她已不习惯穿衣服睡觉,而这文中说的年轻沙弥脱光衣服发疯跑走,是不是他也是有人教他观想男女双修而脱光衣服,至不习惯再穿衣服,导致欲望转甚,如再食甘露丸催欲,致使其未达邪淫双修目的而发疯呢?
***,如果看了此文,你还要步他们的后尘而乱拜师、乱出家、乱受戒、乱学修邪法吗?难道还不知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吗?
那些乱鼓动信众不顾父母和家中配偶及孩子们的死活而乱拜师、乱出家、乱受戒、乱学邪法的人,也应该看看此文,然后扪心自问,至心忏悔,后不复造才是!
另外,这个年轻沙弥死了,寺院通知他们家里了吗?国家对每个出家人的来去或死或活等等情况有相关的管理登记吗?}
【法师】沙弥死了之后,寺院有通知家人来,沙弥的父亲、姐夫都来了,寺院叫一辆货车把沙弥拖到另一家寺院火化的(我出家的寺院没有化身窑)。家人很不满,但沙弥自己发疯而死,寺院也是推脱责任(不说没有送去精神病医院的事情,逃跑也不派人去找)。家人向寺院其他出家人了解情况,谁敢实话实说呢?只能说发疯逃跑出去冻死了。最后不了了之,寺院也没有向他家人补偿一分钱!寺院负责人很歹毒。很多寺院负责人也是如此,只管自己奢侈享受,不管清众死活啊!我看到太多了,悲哀!!
整个教界(无论南传、汉传、藏传)很多数寺院上层生活腐败,残害底层,完全不以戒为师,把佛教导的慈悲、智慧早就抛弃了!
【贤佳】是应切实倡导以戒为师。
【法师】很多寺院住持的车上百万,清众坐公交车的钱也困难!很多小寺院僧人病了只能等死,无人照顾,寺院更不会送去医院治疗!法师出家即在龙泉寺,未去全国各地寺院参学,很多情况您不了解。我至少去了上百家寺院,慈悲的寺院负责人极少,恶劣者极多!
【贤佳】可悲!心不在道,但谋生活,不敬戒律,无慈欺诳,所以如此。戒律深含慈悯,若能推动敬戒持戒,或许可渐渐改善。
【法师】对!持戒者一定会守法,持戒者一定不会奢侈享受,持戒者一定有慈悲心!弘一、印光、虚云大师等持戒,信徒供养他们的钱财不会比学诚少,但他们都是用来帮助穷困,自己从不奢侈享受!
【贤佳】是的!所以佛嘱咐以戒为师,作用切实而深广。

(十五)
【居士】*法师问我:《当和尚遇到钻石》《业力管理》,这两本的知见如何?我没看过,知道是一位在印度学习藏传的格西所写,把《金刚经》的智慧运用到商业上。读者好评如潮,因为他成功了。但我看网友说这位作者没还俗,有伴侣。我想许多人会因为崇拜他而去学藏密。
https://m.weibo.cn/1685243190/4333823543958186
https://m.weibo.cn/6606647439/4305282122757898
法师您可了解?
【贤佳】僧人不应贩卖,更不应经营钻石等宝物买卖,《当和尚遇到钻石》《业力管理》是违背基本佛教戒律的,是附佛外道知见法。
以出家身份作男女双修的藏密教徒,知见是根本偏邪的,所写附会佛法的心灵鸡汤书不宜推荐,否则熏习相似法,且导向信敬藏密教法乃至亲近藏密邪师而受害堕落。
【居士】我也发给了一位居士,他说:“心灵鸡汤吧,胡说八道的东西太多。譬如,‘忘掉自己,为他人而做,一切就都能顺利解决’,很炫,不是吗?糊弄商业界‘多金’的佛学爱好者而已,真正的目的,不过是卖书和敛财,还有就是招徕‘多金’的信徒。对真正有志于学佛的人,如果通过喇嘛教来学佛法,将越学越偏,越学越邪。毫无疑问,这样的喇嘛教书籍对于认识娑婆世界一点帮助没有。娑婆世界本来就不是圆满的,人来到娑婆世界很无奈。这是真相,认识这个很关键。对于随业牵引来到这个世界的凡夫,如果他仅仅只是以此生作为起点才开始广行善业,无论如何发心、如何努力,想此生就赚得盆满钵满,几乎没有多少可能。就算有的人说这样的方法管用,也不是真相,只不过是他过去世所种的善业成熟了。如果真的如喇嘛教这样的书上所说,因果在事相上的显现能够来得这么快、这么明显,那么,世人轻轻松松就可以深信因果,根本就用不着佛陀反复宣讲了。累生累世造的善恶业,到今生哪个先成熟、哪个后成熟,我们凡夫没法预估,谁能准确说清楚?鼓励此生积极行善值得赞赏,可以转变业力,争取善果,但并非如喇嘛们吹嘘的那样。我们再想想啊,喇嘛教的那些格西、仁波切、上师们,他们靠的是让别人大把大把的供养,如果真的如书中所说,他们自己掌握了今生‘一切就都能顺利解决’的诀窍,那他们就可以给农奴们发钱了,还需要压榨农奴吗?所以,喇嘛教肆虐的现在这个时代,初学佛的人必须搞清楚,自己学的究竟是喇嘛教还是佛教,这一点要分清楚。学佛人,坚持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多花时间阅读佛经,去了解佛经是怎么讲解真相的,或许一开始不太读得懂都不要紧。反之,如果起步阶段误认喇嘛教是佛教,灌了许多喇嘛教的这类心灵鸡汤,接着又被导入了藏密邪法,大脑变得稀里糊涂了,恐怕就有远离佛教、与佛经绝缘的危险。”

(十六)
【居士】有师兄跟我说,有寺院法师询问她,《当和尚遇见钻石》《业力管理》这两本书知见如何,可能想进寺院。这两本书我没看过,但即使知见没问题,也不能进寺院,因为可能会引起信众对藏密的兴趣和好感,从而入坑上当。
我想起,以前有不信佛的亲戚,还有不信佛的同事,都跟我提起《西藏生死书》,都夸说写得好。那个同事后来又买了某仁波切的书,也是看得津津有味,还给我推荐。劝他不要再看了,也不听,中毒了!同事喜欢看书,爱跑书店,什么类型的书都喜欢拿来翻翻。藏密的书现在书店随便销售,让他看见,就影响到他了。我认为即使藏密鸡汤书,也应该禁止。
其实,西藏政府2006年就出台的《宗教事务条例》禁止藏密到内地传教,初衷是好的,但效果并不好。我认为是配套措施没有跟上来。比如,很多活佛不敢直接到内地建寺院,但会通过内地汉僧代理人、藏密信众为其开设家庭佛堂,说是佛堂其实就是家庭喇嘛庙来传教,有关部门很难发现和处理。此外,喇嘛活佛即使不来内地,但可以在网络上弘法,可以出版其讲经“法宝”(书籍、音像、播经机等),上面留下供养的银行账号和地址,有心人自然会供养,甚至去藏地拜师。这不和喇嘛直接来内地传教效果一样吗?还更省事。
如果想有效禁止藏密邪法在内地传播,宜禁止和处理藏密代理人、家庭喇嘛庙的非法宗教活动,禁止出版界、网络发布藏密内容,这几方面要同时行动才可以。

(十七)
【居士】以后辩破藏密法师的时候可以着重研究一下“古象雄佛法”的源流。古象雄的法是立在雍仲苯教上的,立辛饶米沃为佛祖,这个据说在佛经上没有找到依据。究竟佛经中有没有提到过辛饶米沃和普贤王如来的存在?怎么判断凡是讲辛饶米沃和普贤王如来的是真经还是伪经?藏密主要依据的是《丹珠尔》和《甘珠尔》,和北传讲究的三藏(经、律、论)有出入。另外一说辛饶米沃为释迦牟尼佛诞生前16000年,一说为4000年前,比释迦牟尼佛早1000年,这或许就是争论最大的地方。因为在释迦牟尼佛之前肯定还有更早的教派和修行法门。其实把源头给他破开就行了(举个例子,一说中华民族文化5000年,但是实际《易经》从伏羲氏开始创立已达7000年,有一说是如同地球上个文明留下的一些残余,比如按照玛雅文明地球分为五个太阳纪,还有埃及太阳神和伊朗太阳神文明,这里不谈了),释迦牟尼佛的老师说是燃灯古佛。后期藏密莲花生大士和寂护接法从印度至藏地,13世纪阿底侠又传了一次,但是莲花生究竟是不是比丘身份或曾为比丘身,出没出过家,历史上没有明说,说得最多的就是他是莲花化生的居士身(有一点跟我们神话里的道童子哪吒比较像),怎么能判定他和释迦牟尼佛有法脉上的传承?这就是很大的漏洞。不能因为其有神通就判定为佛法。现在显示的是和辛饶米沃有关系。我这些年研究来研究去也没找到辛饶米沃、莲花生大士和释迦牟尼佛在佛经上的法脉关系和印证啊!
以前没有太仔细地想过这几个佛的关系,从历史上来说都不是发源于中华民族的宗教学说。又印度吠陀教有一说释迦牟尼佛是其化身之一(印度教多数教派认为佛陀是毗湿奴十个化身中的第九个化身,他出现的目的是为了迷惑世人,让人远离吠陀经典。但也有个别教派认为不是这样。历史上,基督教中有圣徒贝尔拉姆与约瑟伐特,被认为取材自乔达摩·悉达多的故事。也有一说包括《水徒行迹》讲过耶稣改了名字曾经在消失的10多年中去印藏边界HemisGompa寺院求法回来后被同修钉死在十字架上,参见俄国贵族Nicolas Notovitch于1894年著书《La Vie inconnue de Jésus-Christ(耶稣消失之谜)》,其十字架是准提法五印的说法,虽然有争论而且被教廷封了。另外伊斯兰世界的苏菲教和印度教还有关联。可以看出来各大宗教都是互相串的)。
关于古象雄和雍仲苯教的材料国内也介绍得差不多了,随便讨论一下,发一些补充材料和思路,既然搞研究辩破就应该严谨一点。既然有95页在先,从学术和学修的角度上都可以论证究竟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应该旁征博引。另外总拿轮子功和奥姆真理教说事儿太局限了,因为毕竟藏传佛教延续千年传承,辩破的时候不是说可以拿近代几十年的邪教组织相比的。加上藏密诸多“terma”伏藏修法,不从源头上了解分辨,给他破开、分辨开符合佛法的部分和杂糅的部分,涉及那么多祖师爷,很难服众啊!这个问题不能不想清楚再说啊!
藏密确实是不注重讲《楞严经》和《大般涅槃经》的,他们最重视的是《般若心经》或者说《大(小)般若经》的讲法。不看密部,显部修法着重悲智双运:慈悲接弥勒传到无着菩萨的法,空性接文殊传到龙树菩萨的法。以上这样修法就是其要求的与上师相应,所谓“依师法”,因为上师是其慈悲与空性的总集。然后再给你导归到密宗四部——事部、行部、瑜伽部、无上瑜珈部,然后再由不怎么守戒律的法师讲,有没有证量、讲不讲得对均不知道。而且说这是三转法轮中的第二环,这个第二环是专门针对“金刚乘”根基的众生讲的(这是我以前藏密上师格鲁甘丹寺首座格西的原话)。到底什么是所谓的“金刚乘”,佛经里有这种依据吗?究竟在佛经的哪里可以找到这种传承的依据呢?如果都找不到,那就非佛说法。其实这些问题想清楚、研究清楚以后自证清白,哪里还需要再辩破?你让他们再怎么看《楞严经》也没什么用,他们只会觉得是伪经,因为对待学修的根本方式和内容都有严重分歧。
国内修藏密的只是很小一部分,大部分全世界范围内不讲中文,或者是修藏密的、南传的,连净土法门听都没听说过,所以才会认为藏传佛教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整个佛教现状,因为都是从印度、尼泊尔接法过来的,谁常驻那里谁是源头,但分辨不出其杂糅的其他宗教的部分,尤其是看现代人写的鸡汤文,更分辨不出来了。您接触的法师,只是很小一部分会讲中文的或者是台湾的法师,会给您发信的,那还有很多世界范围内的尼泊尔、泰、缅、柬埔寨、不丹、日韩甚至英美国家的不讲中文的法师或者是高僧,都没有机会触及到。

(十八)
【居士】莲生活佛(台湾真佛宗)20190824法会,原名卢胜彦,自说藏密白教金刚总持是元佛,一切诸佛总集,三世诸佛的一切源头。自创神咒:嗡 咕噜 莲生 悉地 吽。这个国内破斥过,现在还在台湾及世界范围开展得如火如荼。这是最近法会照片(https://pan.baidu.com/s/1MRIc_FnnW7ut4LRv4YhBRQ 提取码:1647)。这个特别厉害,把密宗咒语都给改了:莲师心咒改了,绿度母心咒也给改了。

(十九)
【居士】《你不了解的台湾宗教》
https://m.weibo.cn/2151372857/4409936701931794
这篇文章,作为一个窗口了解下台湾宗教,提醒大陆僧俗二众在面对台湾宗教、宗教团体、僧侣时,避免盲从和迷信,是有借鉴意义的。里面所提到的“法师公开请信徒去政府机关抗议”,看图片就是法藏法师,他在讲《楞严经》那个主题的时候,确实有提到他在推动《宗教基本法》提案的修订,让信众发挥“妙明真心”的作用支持他的活动。
【贤佳】现今时代物欲横流、人心多伪,宗教团体以慈善、护教等名义聚财独大,拒绝监管,会更趋腐败乃至邪化,对社会和正教产生巨大祸害,是非常危险的。

(二十)
【居士】《关于宗教中国化的几点思考》
https://mp.weixin.qq.com/s/u2NosE4WjQ6V2OjxWw25Dg
《湖南省委统战部推动解决宗教领域系列突出问题》
https://mp.weixin.qq.com/s/8wzJZchh9MNTPV8Z5Vy16A
《新修订〈贵州省宗教事务条例〉》
https://mp.weixin.qq.com/s/fKa3mn84EnvPykAafEjG5A
《谈谈我对新修订〈贵州省宗教事务条例〉的理解》
(附件摘录)新修订《贵州省宗教事务条例》出台了,细读之后,非常欣喜。由于出台时间晚,贵州条例比浙江条例政策制定更详尽、更合理,实操性更强,对解决佛教商业化问题也有不少很好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