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6)

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6

(一)

【居士】关于贤二家的事,刘师兄已经向您汇报澄清,而且她的说法也得到了S法师的认可,您也可以向S法师印证,末学以为刘师兄说的应该是可信的。另外再加上一条,贤二家股东都是居士,没有出家人参与。可见即使是这样一件感人的事业,稍微改改立场,在重要事实上略有偏差,再贴上标签扣上帽子,就会被成功泼脏水,蒙受不白之冤。

自强自立诚信合法经营,就变成了逃避责任,借佛敛财,商业化,混乱无序,奢侈花销,非法经营,一念之差就判若云泥。

简单的一件小事就有这么大分歧,局外人和知道内情的人结论就差距如此大,既合理也让人惋惜。观功念恩法门,也许被说成洗脑,但是也的确让我们看到了别人的功德,别人的不容易,心存感恩。观过,也许有积极作用,产生鲶鱼效应,让我们认识到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是如果陷入观过的泥坑,也真的就看谁都不顺眼,看哪里都不对劲。

小事上的一点启示,希望对您在考虑大事因缘的时候有帮助。

【贤佳】是的,宜全面了解,全面认识。

您说的给我“汇报澄清”的刘师兄,自称贤二家股东。您也是贤二家(故二家)股东吗?是早期还是晚期入股的?入股多少?占多少比例?

【居士】我是早期的股东,具体数额不便说。

【贤佳】了解了。光明善事,何缘不方便说?

【居士】一则商业规则一般都有保密条款,作为合作者应该遵循;二则被误解太多,怕又被拿来做不同解读。毕竟涉及金钱都会很敏感,即使坦荡合理的事情,也不能保证人人正确解读,达到人人满意。只能求无愧于心而已。

这个全面的视野还应该更广一些。放眼世间多少餐厅,杀鸡宰鸭,油煎火烤有情众生,或为暴利掺杂使假,地沟油过期肉,都没有被抨击,反而一个良心诚信的素食餐厅,被这样求全责备。世间外道邪教,各种邪见如过江之鲫,也被宽容谅解,反而龙泉寺这样一个爱国爱教,求善求解脱,培养僧才,弘扬佛法,整理经典,组织慈善的道场,被吹毛求疵,百般责难。这不是很奇怪么?

【贤佳】这种观点会导致自宽自纵,并非趣向清净善法,更非解脱,乃至潜藏大恶法,是自误误人的。真正破坏正法的不是恶法,而是相似法;真正害人的不是恶人,而是伪善者。宜真正广察深思。

(二)

【贤佳】一位自称贤二家股东给我发来短信如下:

“我是贤二家股东,通过别人转发的邮件,看到一些关于贤二家的谣言,特向您澄清一下,感恩!

“贤二家员工早期住在股东提供的别墅局部暂住(该股东的公司恰好在贤二家后面),承担部分费用,去年为节约费用退租,改租居民楼。账目混乱的说法非常不负责任,所有账目都清晰可查,报给股东报表不及时是因为去年工作能力不够,经验不足,今年已经做到日报。无任何出家人参与,所有股东均为居士。随喜赞不是贤二家开的,随喜赞是原骨干义工YFL为心栈奉粥提供场地开设的,YFL出家后,居士们权衡利弊后,帮YFL故二重新装修后开业,继续提供奉粥场地,安置僧亲就业,并为生活有困难的义工提供就业机会,刚开始资金困难,贤二家在自己还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出人出资提供帮助。

“两个素食餐厅的店长从未向所谓‘台湾法师’提供什么讲法场地。

贤二家股东”

您看其中虚实情况怎样?是否有相关证据?

【居士】自称贤二家股东居士的师兄也承认了2件事:1、贤二家员工早期居住别墅是事实,虽然后期搬离了。2、贤二家承认因为人手不够而某一段时间没有整理公布账目也是事实。请问,人手不够是不公布账目的理由吗?时时公布项目是最基本的事。

3、贤二家原店长yyy 邀请台湾释慧固法师加入龙泉寺学佛小组微信群,邀请释慧固法师来贤二家举办讲课活动的照片在贤二家官方微信公众号有报道!店长yyy还亲自发言并拍照刊登。

4、贤二家店长yyy 组织学佛小组讲师和魏公村心栈骨干参加台湾法师释慧固的讲法课程持续连贯很长时间,参加学习师兄们都可以亲自去国家民宗局和国家安全局作证!师兄们还有5大本释慧固授课时的学佛笔记!

5、贤二家每年补贴给随喜赞20万元的事,一个小股东当然不知道,Q法师知道可以作证!

最后,我希望各位师兄善观缘起,你不知道不代表没发生过。一切都有证据。不会打妄语的。

【贤佳】了解了。您说“邀请释慧固法师来贤二家举办讲课活动的照片在贤二家官方微信公众号有报道!店长yyy还亲自发言并拍照刊”,能否将报道截屏发给我?可能不久他们会全部清除掉。

【居士】已经清除掉了,但是我保留了截屏。去年就开始收集材料。我整理一段文字,你明天群发。我再把截图给你。这次我们决定去国家安全局作证,抵制境外宗教对我们的渗透。

【贤佳】其实小事,但他们妄语很不好!宜揭破妄语。经说:“若过一法,谓妄语人,不见后世,无恶不造。”

【居士】这不是小事儿!您有所不知!一小部分人打着照顾僧亲的名义募集了巨额资金办贤二家,小股东一个个都被蒙在鼓里啥也不知道。

【贤佳】先前您的四点回复我转给那位贤二家股东,她回复说:

“回复收到,特向询问者做如下答复,感谢他的关心。

1.别人提供方便便宜的别墅,我们觉得是可以住的,也没有浪费钱,何况后来又搬家了。

2 .一个小餐厅,没有谁规定要时时公布账目,账在那里,谁都可以查,何况后来都做到日日公布。

3.4.请询问者确定在贤二家有过他说的这样的活动?

5.随喜赞今年刚重新开业,今年还没过,何谈每年?店与店之间的借款是正常的呀!

感谢他的关心和提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会继续努力做好工作。”

您怎么看?

【居士】回答贤二股东的5个问题:

1、我说贤二家员工住别墅,既然你也承认是事实,那就没啥好说的了。

2、一个餐厅是否有规定公布账目,不是由餐厅规模的大小决定的,是由股权结构决定的,面对众多股东众筹的餐厅,时时公布账目是分内的事,是应该做的事儿,有什么好纠结的呢?把事做好就行了。

3、贤二家的确举办过多次台湾释慧固法师来开示的活动。活动也发布在贤二家官方微信号上。(截图照片已发邮件)(见附件)

4、谁规定店与店之间的借款是正常行为?一个股份制经营体出借资金需要董事会按流程评估风险后表决才生效。你一句话正常就正常了吗?

恭请法师把贤二股东对我的提问,和我的回答,发邮件广而告之,让大家做一个遵守诚信懂法律的生意人。

【贤佳】好的。看截图内容,“贤二家”还开了书院(九思书院),是吗?

【居士】顶礼法师,各位师兄们好:

某些热心的贤二家股东问我,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贤二家在众筹经营过程中存在纰漏,有所隐瞒伤害到股东的权益?

在此做个简略回答。

首先,人无完人,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们以建设性的心态去完善贤二家餐厅经营,而不是以观过的心态看热闹这是一个前提。

九思书院是北京邮电学院赵玉平老师办的一个综合性文化培训机构。贤二家原店长yyy是九思书院的骨灰级粉丝,yyy邀请九思书院和台湾的释HG法师(马来西亚国籍)来做开示,这个行为是她个人行为,还是贤二家董事会按规章流程决定的?

九思书院虽然是教育机构平台整合了讲师和学员,但没有办学培训资质《办学许可证》,依照《民办教育促进法》九思书院是违法培训教育。

释HG来贤二家开示是否如理如法呢?贤二家店长yyy组织龙泉系统讲师和魏公村心栈骨干跟释HG学佛法,学员可以拿着上课的笔记去国家安全局亲自作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实施细则》,已于2000年8月11日经国家宗教事务局局务会议通过,现予以发布,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第十七条

外国人不得在中国境内进行下列传教活动:

(一)在中国公民中委任宗教教职人员;

(二)在中国公民中发展宗教教徒;

(三)擅自在宗教活动场所讲经、讲道;

(四)未经批准在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以外的处所讲经、讲道,进行宗教聚会活动;

(五)在宗教活动临时地点举行有中国公民参加的宗教活动,被邀请主持宗教活动的中国宗教教职人员除外;

(六)制作或销售宗教书刊、宗教音像制品、宗教电子出版物等宗教用品;

(七)散发宗教宣传品;

(八)其他形式的传教活动。

释HG法师在贤二家和九思书院开示的行为违反了第十七条的(三)(四)(八)。应该怎样处理呢?参照以下内容:

第十九条:境内外国人违反本细则进行宗教活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依法予以制止。境内外国人违反本细则进行宗教活动,构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等法律法规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理;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贤二家的工作人员大多以僧亲为主,做餐饮辛苦众所周知,有志气,有骨气,是好事。单凭意气风发去做事业远远不够。作为一个餐饮从业者,专业专注才是本质。佛法无国界不能成为漠视国家宗教政策的理由和借口。更不能成为招揽人气的方便法门。

怎样做好一个素食餐厅的店长,需要市场业绩的检验,而不是师兄情意的合和。至今为止,贤二家所有的股东没有分到过一分钱的盈利,连股本都拿不回来,这不得不说是经营的失败。大家以不观过的心态去包容贤二家的经营问题是违背市场规律的。僧亲是一个群体,但不是一个需要人同情和“做文章”的群体,僧亲需要的是:公平,公开,公正!任何以僧亲为旗号做的违反法律法规的事都应该禁止。

各位贤二家的僧亲们!希望大家反思自己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勇于改革创新,把弊病去除,焕发新的生机。贤二家是你们的家,更要把家建设好。

最后,我用六祖慧能大师的话与大家共勉:“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正见名出世,邪见是世间;邪正尽打却,菩提性宛然。此颂是顿教,亦名大法船;迷闻经累劫,悟则刹那间。 ”

感恩大家–法界有情(宝宝)

所有问题,都已经写在那封贤二家僧亲信里。希望法师邮件发布,解开众生谜团,打消妄念,以正视听。

(三)

【居士】弟子看到有一篇辨析是说“这个事件是师父给的境界、让法师成长”,看到这句话我是真心地无语,愚痴两个字脑海里闪过!这么单纯的想法该是什么样的逻辑思维呢?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把自己的女儿送入“魔窟”以此境界来策励自己修习慈悲心?简直是不可理喻!

【贤佳】阿弥陀佛!极端偏狭的“观功念恩”蒙蔽理智。

(四)

【居士】其实,我是想说,师父偷偷买煤藏起来,违反政策偷偷烧,秘密买通各个运输关卡运煤进京都是违法的。还在寺里秘密挖地洞藏煤,这对整个寺院僧俗二众是个危险,随时会被环保局查,随时会面临断暖。当时义工们绞尽脑汁想把煤藏在哪里不被政府发现。我觉得这个行为会引导义工认为:违法违规的事,只要善巧就可以做。

我们有的法师去海淀区说师父是副部级领导、政协常委,这个事儿,我上周也听过类似,是北京民宗委工作人员说的,原话是:“你们寺里法师可牛了,说学诚是国家级领导。我们北京市政府管不了,我们哪敢管?现在让国家管去了。”我当时听了还问:“和尚没有职称啊?哪来的级别?”对方说:“法师可不这样认为,不把我们放眼里。”

(五)

【居士】弟子天天在等待上面对于学大的处理进展,以及僧团的动态,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也没有什么新的做法听到,真是让人着急。

上周听一个原来在山上常住的男众师兄说常住都遣散了,我就联系了一下原来我们学佛小组里在山上常住的女众师兄,她说还在山上,没有遣散,没有劳动,很清静。可见山上没啥动静,

弟子也观察广化寺和极乐寺的情况,看公众号都正常发,感觉还是一切照常,没受啥影响,

看到这些,综合分析一些,感觉学大的事情非常复杂,很多情况不像之前看到的那么简单。最近弟子也在研究《广论》到底能不能继续学的问题,看到了当时日常法师和福智僧团的一些事,不由地内心非常的低落。

最近一段时间,弟子周围的师兄们的状态都不是太好,作为毕竟是跟着山上法师们学习了一段时间的人,大部分的法师们也是跟事情本身无关,我真希望山上的事情早点有个结果,该处理的处理,该调换的调换,该查处的查处,希望山上能改头换面,尽快以新的姿态面对社会的信众。

不知道分析得对不对?

【贤佳】8月23日国宗局公布了调查结果和预定处治方案,必定要会给社会一个交代,按预定方案处理是迟早的事,应该是观待综合情况把握处理的时机和程度。

可适当多读传统正规佛经,并多念佛。

(六)

【居士】南传谈及北传的时候,直接态度是不承认大乘佛经,也不承认藏传啦,他们自称唯一的正法。末学到现在还没看到一篇完全满意的大乘是佛说的文章。但我相信大乘是佛说!这是过去世的等流以及三宝加持吧。

还有一个问题,南传对北传的戒律也有质疑,说传戒中断,比丘戒、比丘尼戒都如此啊,法师可有破斥之文分享?

整个事件自始到现在法师应是颇费心血,汉传佛教需要您承担使命的地方还很多,务必珍重!

【贤佳】大乘是佛说,历史上辩论过,印象中无着菩萨的《显扬圣教论》有系统论证。简要来看,佛世时舍利弗尊者智慧第一,目犍连尊者神通第一,富楼那尊者说法第一,等等,说明大阿罗汉功德不等,且都不如佛,在小乘成阿罗汉法外必有更深广的成佛之法,大慈悲的佛陀不会吝法不说。另外南传佛教不说有他方世界,而古往今来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感应非常多,是不可否认的。

关于汉传比丘戒,我与南传法师辩论过,见附件(《与南传法师关于汉传得戒问题的辩论》http://www.mzhy.org/20180916-3/)。

【贤佳】关于末学为何能够相信大乘佛法,末学与法师分享一下亲历之事,也许能够作为感应佐证。

末学因学习《广论》的原因,也很自然的亲近藏传佛教,因有修密师兄接引,亦想去接大圆满法;后有缘体验了南传禅修,南传的引导,亦让末学产生了大小乘之困惑。因为无法识别,怕谤法,亦不敢质疑任何宗派。这期间XC的事令末学很颠覆,觉得没有可信的修行之路,无法继续跟随LQ体系,又不知道哪条路是正确安全的,除大乘增上生,寺里也未有其他引导。在此背景下,就去朝圣。

1.朝圣峨眉山时,到达当日住宿比丘尼道场伏虎寺,夜梦,具体情形都不记得,就记住一个反复重复的信息“普贤菩萨广弘普贤行愿品,是为接引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梦醒后,因不知道普贤菩萨与西方极乐世界有何关系,对此信息亦存疑。后来在金顶念诵《普贤行愿品》,才有所明白;再到万年寺,看到介绍说普贤菩萨是娑婆世界的净宗初祖,完全明白了。故而知道此梦应是三宝加持。

2.朝圣五台山,去普寿寺参访,早课后去拜通愿老法师的舍利子,那时候对老法师不了解,就知道是如瑞法师的师父。看到舍利子的那一刹那,有股力量直击心轮部位并弥漫开来,当时我就懵了,因为没有这样的体验。后来再了解通愿老法师的生平,知道她持戒精严、功德无量,圆寂后留下舍利6000(也有说上万的)。我的想法是,舍利都有如此大的力量,老法师她的修证得有多么不同寻常!再了解普寿寺引导的解脱路径,持戒念佛—华严境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更觉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真实可信的。

3.因为因缘,末学获得几颗佛脑舍利,是原来的还是增生的不得而知。那时候正是末学知道XC之事,整个人都无法平静之时,引发业力爆发,随时觉得自己会爆炸,最严重时拜忏也跪不下去,心像要分崩离析一样,个中苦楚难描绘。因为想将佛舍利结缘给同行,拿出来时手碰到了,舍利的蓝色瞬间褪掉,晶莹剔透变成暗灰。末学当时也傻掉了,也只能理解业障太重。后来随着修行,舍利虽然颜色没变回来,倒是晶莹剔透了。末学在此事件中,是支持二位法师的,但因被骂欺师灭祖,压力大的时候,想知道自己是否做得对,又咬牙祈求后去摸了另一颗黄色的舍利,没有变色。

以上是末学亲历之事,对末学坚定对三宝的信心以及解脱道路的确定至关重要,后来学习了印祖文钞、莲池大师的《竹窗随笔》,对于往生净土就没有疑惑了。关于舍利,末学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大乘佛法是佛说的证据。因为佛陀涅槃后示现了茶毗,留下的舍利被各处建塔纪念。佛陀在因地发500大愿时,对舍利的描述,舍利是有特殊意义的。汉地祖师大德,按照大乘佛法的修行,圆寂茶毗后都能烧出舍利,这是符合佛陀示现的情形的。舍利是任何人都否定不了的(除非有人弄假舍利),但藏传、南传大德是否也有茶毗并留下舍利以证明修证功德的例子,末学没有了解过。结合末学亲历,末学认为舍利当是很重要的证据。

以上所述真实无误,但他人未必能信,分享与法师,供法师参考!

(七)

【居士】看了那么多,感觉挺痛心的,原来世俗化的不只是居士团队。虽然付出了很多,但我不后悔,也不怪师父,不怪龙泉寺,只希望他们借此因缘努力改善,把违反国家规定,特别是违背戒律的方面改正,上对得起佛菩萨,下对得起大众,能以平等心对待大众,把已经接引了的大众带好,让众生欢喜佛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