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824)

一些交流讨论(20190824)
(一)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二(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附件摘录)您这种不允许观师过的依师法如果遇到善欺诈的邪师怎么办?索达吉堪布改《法华经》《金刚经》等,广受批评而罢手,您认为索达吉堪布做得很慈悲、智慧吗?以前达赖鼓动自焚,现在达赖鼓动港du、台du等,您也认为做得很慈悲、智慧吗?您绝不敢以分别心思考他们有何不对,是吗?
您说上师一代代传承,如果宁玛派的源头祖师莲花生就是善诈的邪师呢?一代一代依着藏密依师法传承,不是以邪传邪吗?
关于男女双修法,藏密自许高条件以显高明合理,实是自卖自夸的欺诳法。戒律导向解脱、断烦恼,断了烦恼则必定不会故意违戒,所以藏密说没有烦恼而可行淫双修的说法定是欺诳法,实有邪见烦恼乃至贪烦恼而诈称没有烦恼。另外,戒律的作用远远不只是调伏烦恼、个人解脱。佛制戒有十义,不只是考虑调伏比丘个人烦恼,还考虑避世讥嫌、梵行住世等,特别还考虑避免无赖钻空子而要使“难调者令调顺”。

(二)
【居士】喇嘛教的“传承说”目的在于贬低和攻击佛经
喇嘛教贬低汉传佛教的一个阴险手段,是或明或暗地说汉地的佛教断了传承。喇嘛教上师普遍宣扬这种言论,他们暗含的言下之意是:汉地的佛教没有或缺乏加持力。
作为一个学佛人,千万小心了,别被喇嘛教的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绕进去,脑筋转不出来,总拿所谓的传承来说事。
喇嘛教的传承是啥?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人接一个人,传了同一个派系的法,中间没有断过。我们需要审视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即便从喇嘛教始祖莲花生算起,佛陀在哪部经书里提到了他?在哪里为他授记了?喇嘛教铁粉连他们教派的始祖来历都不明不白,又算得上哪门子的清净传承?是不是纯正的佛教还得打个大问号。更何况以不明不白的所谓密续来印证以后更多的所谓“成就者”转世再来。
学佛人需要认清楚的一个基本事实是:喇嘛教的修法不是依据佛经,而是依据他们祖师的论说来修的。喇嘛教的“传承说”和“加持力说”,目的就在于否定佛经,抬高喇嘛教的教义。喇嘛教上师们招徕信徒的有力招数也是这个,让信徒相信只有持有他们传承的法,才有或者更有加持力。
《金刚经》云:“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历朝历代,《金刚经》利益了许许多多的人,有明文记载。这跟喇嘛教所谓的“传承”扯得上半毛关系吗?作为一个佛弟子,以经为则,以戒为师,这是起码必须遵循的。
从现代传播学的角度观察,喇嘛教提出和强调所谓的“传承说”,只是他们的一种传播宣传策略和吸引策略,通过设置热门议题当“意见领袖”,让人绕进去,直到晕头转向。

(三)
【居士】“密意”是喇嘛教万金油式的骗人招数
一个人只要沉溺于淫欲(实淫或意淫),时间长了,他的大脑就会陷入被抽空的非正常状态,类似于人们常说的“脑残”。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喇嘛教将邪淫双修列为高级神圣修法并与疾速成佛捆绑在一起的愚民手段,是最厉害、最恐怖的。如果喇嘛教说自己是第二,大概没人敢说是第一。
与此相配套的欺骗手段,是喇嘛教广泛推行用“密意”来为他们的种种邪恶行为辩解。譬如,达赖喇嘛明明引人自焚、分裂国家,稍有常识的明眼人也看得清楚,达赖怎么可能是观音菩萨的化身?但是,已经被“脑残”的喇嘛教粉却被他们的上师告知达赖的行为里有“密意”,从而不敢有丝毫的质疑。诸如此类的做法,在喇嘛教里是习以为常的。
佛教强调“以戒为师”,稍有修持体会的人也能体会到,只要自己能一步步深入地持戒,内心就能越发平静,头脑越发清明,提升智慧和认识。喇嘛教则不然,他们要的是控制和奴役,这与他们“政教合一”的过往历史完全吻合。
如果不抽空信徒的大脑,达成让他们深度“脑残”的效果,喇嘛教上师就不可能用所谓的“密意”持续不断地欺骗信徒,大肆搜刮信徒的钱财,就不可能再续“政教合一”的滋味,就不可能继续稳固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作威作福。

(四)
【居士】*居士昨天被藏密信徒们围攻了半夜,那些人居然迷惑颠倒地说:“上师是离我们最近的佛,上师是集三宝于一身的人,是三宝总集,佛法是要靠僧宝上师传的,纵使上师和释迦摩尼佛同时来到面前也是先拜自己的上师。师恩大于佛恩!”真的是无可救药了!所以她退出了密宗群。另外,她小孙女曾经被她带去皈依过上师,还有皈依本,她女儿看了里面还有双修图就恶心,想请教法师怎么处理?
【贤佳】伤风败德的邪教皈依本可以焚化。
【居士】刚问清楚了,*居士小孙女并没有正式皈依,就随便发个皈依证。我问那上面的法号是不是特地帮孩子取的?她说不是的,是统一印好的。由此印证了藏密乱授皈依的说法。

(五)
【居士】昨天我们*师兄退出了密宗群,密徒儿们就在群里大放厥词,今天早上有人传给她了,她让我辩,我眼睛都看花了,说来说去就是他们上师怎么怎么好,还把能海上师以及上师的师父搬出来,说见过弘一大师、虚云大师,还有谁活到90岁,说你没有吃过糖果(指没有修过密宗)怎么知道糖果的味道等等。哎!一堆密徒被卖了还帮数钱。活到90岁也算成就者吗?那佛才活到81岁,恐怕还不如这位90岁的呢?世间还有人活到100多岁的呢。可惜他们的上师们很少长寿的,不知道如何解释?弟子都懒得去辩了,但又不忍看他们蒙蔽无辜者。
【贤佳】他们说“没有吃过糖果(指没有修过密宗)怎么知道糖果的味道”,来说明没修过藏密则不能批评藏密,这是偷换概念、牵强附会。因为没吃过糖果,不等于不能从知识理论和事例了解上知道糖是甜的、可吃的。同理,对藏密没有修过,不等于不能从知识理论和事例了解上知道其是邪法、害人的。正如没吸过毒,不等于不定知毒品是有害的。又如没有修过法轮功、奥姆真理教,不等于不定知其是邪教。
关于他们说修密者长寿,您的辨破很好,以下一位居士提供的资料和辨析也可发给他们参考:
从历代DL喇嘛的寿命勘破喇嘛教编造的神话谎言
第一世DL喇嘛,格敦朱巴(1391-1474)84岁,正常死亡。
第二世DL喇嘛,格敦嘉措(1476-1542年)67岁,病故。
第三世DL喇嘛,索南嘉措(1543-1588年)46岁,暴毙。
第四世DL喇嘛,云丹嘉措(1589-1616年)28岁,暴毙,一说被刺。
第五世DL喇嘛,阿旺罗桑嘉措(1617-1682年)66岁,病故。
第六世DL喇嘛,仓央嘉措(1683-1706年)24岁,抑郁而死。
第七世DL喇嘛,格桑嘉措(1708-1757年)50岁,病故。
第八世DL喇嘛,强白嘉措(1758-1804年) 49岁,病故。
第九世DL喇嘛,隆朵嘉措(1805–1815年)11岁,暴毙。
第十一世DL喇嘛,凯珠嘉措(1838–1855年) 19岁,暴毙。
第十二世DL喇嘛,成烈嘉措(1856-1875年) 20岁,暴毙。
第十三世DL喇嘛,土登嘉措(1875-1933年)58岁,病故。
第十四世DL喇嘛,丹增嘉措(1935-今),浑身病。
1、勘破喇嘛教编造的“甘露丸”的谎言:历代DL喇嘛很多不是暴毙就是病死,完全没有看到号称能使人起死回生、长生不死的“甘露丸”发挥作用。
2、勘破喇嘛教编造的“喇嘛教有大神通”的谎言:有的DL是被暗杀的,有的是病死的,这些人业障现前,无能为力,没看到喇嘛神吹的神通、长寿法有作用。
3、勘破喇嘛教编造的“替众生背业”的谎言:暴毙、病死、被暗杀,本身就是业重福薄的表现,DL喇嘛自身的深重恶业尚且消除不了,还会为众生背业?
4、勘破喇嘛教编造的“喇嘛教很慈悲”的谎言:DL喇嘛是西藏的实际统治者,又是教主,集君权、神权于一身,拥有最高地位的“第一法王”尚且被内部争权者暗杀、毒杀、下蛊诅咒,毫无慈悲地对待,况且是在喇嘛统治者眼里贱如牲口的广大藏民和农奴呢?对他们更不会有慈悲可言了!
5、勘破喇嘛教编造的“不妄语”的谎言:在喇嘛编造的神话里,大成就者能活200岁、500岁,甚至喝了喇嘛的尿都能活上百岁,想死死不了,可是,正史记载的喇嘛最高成就的“第一法王”的平均寿命才40余岁!喇嘛教妄语成性!
6、勘破喇嘛教编造的“虹光身”的谎言:喇嘛教的虹光身据说百毒不侵、刀兵杀不死,但是,就是拥有喇嘛最高修法无上瑜伽的“第一法王”都没有成就,都还象凡夫一样死去,那么喇嘛教所编造的所谓虹光身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居士】这拨人是跟亚青寺益西降措仁波切学的,还说上师比佛高呢,还先拜上师再拜佛呢,我说:“那学诚跟佛在一起你也先拜学诚啊?”迷惑颠倒到哪里去了,还自以为是地教训人。
【贤佳】藏密教徒所说见上师跟佛在一起时要先拜上师,是违背佛教的。
如《佛说目连问戒律中五百轻重事经》说:“问:‘佛塔前得礼比丘不?’答:‘不得。’”(卷下)
明朝永海法师《佛说目连五百问戒律中轻重事经释》说:“言比丘于佛塔像前得礼比丘足否,佛云不得礼,以比丘见师等当行礼敬,若互相值于佛塔前,当敬于佛,故不得礼。……或云:‘法身非相,无处不周,岂有前与不前?故皆得礼。’今云不得者,是应身有相,即有能礼所礼、前与不前,故云不得。比丘若在塔像前,佛不尊而礼比丘者,喻如朝中主不尊而礼臣下者,慢君之咎也。”(卷上)
明朝性祇法师《佛说目连问戒律中五百轻重事经略解》说:“天子殿前,郡邑分庭,臣佐吏民尚不以揖让,大圣像前乌可得乎?故犯此罪。今之比丘犯此者不胜其多,宜自谨之,慎毋轻信而自招罪戾也。或彼此对佛作礼犹可,直受人礼者,断不可也。”(卷上)
清朝书玉律师《沙弥律仪要略述义》说:“古德云:佛前受人礼拜,大不吉祥。”(卷下)
【居士】我根据*师兄传来的藏密徒们发的内容(太多了,她就选了部分)大概辩了下:
〖藏密教徒〗*师兄您好,注意自己的心,修好自己的法,管住自己的口,我们修净土法门以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我们心中应是极乐世界种种圣境,这一身往生西方是大事,其它宗派的事与你何干?你所发言论是不是有问题?那些宗教协会那些大德都是管大事的,如真有事情也轮不到你来管,赶快停住,认真反省!阿弥陀佛!
〖回辨〗请教师兄:您既修净土法门,“为何不注意自己的心,修好自己的法”,而去修其他法门?您劝我管住自己的口,那你洋洋洒洒发这么多文字管好自己口了吗?“其他宗派的事与你何干?”那又与您何干?您为何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学着净土又去学其他法门?我当初被蒙蔽带进了那么多净土师兄,现在知道错了,不忍被带进去的人受邪法侵蚀,而来劝导,佛在世时还欢迎外道来辨析,为何你们不允许,而且在群里搞双标,“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是受过菩萨戒的佛弟子,菩萨戒里说:“菩萨闻外道恶人以恶言谤破佛戒之声,如三百矛刺心,千刀万杖打拍其身,等无有异。宁自入地狱经于百劫,而不一闻恶人以恶言谤破佛戒之声。”如今知道了藏密(大藏经的密宗非是藏密,而是唐密)典籍中的四皈依、男女双修法、诛杀法等是严重有违佛言和佛戒的,作为受过菩萨戒的佛弟子,有责任和义务维护佛法、维护佛戒。我所发全部是依佛经为则,你们视而不见,胡搅蛮缠,依人不依法,只会用藏密自创的所谓“金刚地狱”吓唬人。佛经上(《地藏经》)没有金刚地狱,我“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何惧你们的威吓!我发祖师教言你们又说是后人编的,难道《印祖文钞》是后人编的?你们就不怕犯诽谤我们净土宗祖师之罪?今天再次引用印祖教言:“今之各外道,无不以秘传引动无知者入彼教中。将愿入时,必须发誓:以后若反其教,则得如何如何之恶报。实则多多都是骗人之法。而以发誓之故,纵有知其非者,亦不敢或有违背及与表章。甚矣,外道秘传发誓之法之惑人深而羁人固也!吾佛无秘传之法,一人如是说,万人亦如是说。关门塞窗,外设巡逻,只许一人入内,而且小语不令外闻,此道焉有光明正大之事。愿诸位悉知其弊,故略述之。”(《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册·复福州佛学社书)
请诸位看清楚,这可是明明白白印祖教言,不是后人创造,请不要随便诽谤。你以为你们藏密上师喜欢自创,我们也敢自创?您慈悲让我“赶快停住,认真反省”,我依佛言破斥邪法,阿弥陀佛肯定欢喜。我见邪法听之任之,届时哪有脸去见阿弥陀佛?您赞叹藏密,连同他们违背佛制的四皈依和男女双修法一并认可,倒是要反省下届时怎么见阿弥陀佛。佛明明制定的是三皈依,您为何自违皈依体而去赞叹外道的四皈依?我都替你捏把汗呢!我们既是标榜学佛,那当然是要依佛言为准,而不是以哪位名人言替代佛言。名人言也要看是否符合经典上佛言,符合可参考,不符合应以佛言为准。佛遗言“以戒为师”,可你们一直强调依人为师,本身就已经违背佛法了,还不让我护教、护戒。

(六)
【法师】看到法师讨论中很多人受藏密邪教所害,我想起了二十年前同我在一个寺院出家的沙弥因为去五明佛学院学习过,最后发疯而死,藏密邪法真是害人不浅、祸国殃民!
二十年前我在四川某寺院发心出家,该寺院修学藏密,但我自己不愿意修学藏密,我喜欢修学净土宗,后来我外出上佛学院就离开了该寺院不再回去。我去出家时在该寺院认识一个同我年龄相仿的沙弥,二十岁左右,一开始他很热情,主动和我讲话,我觉得他很友好、很善良。后来他告诉我,他去过五明佛学院学习,去了一年多,他觉得五明佛学院非常好,叫我有机会也去五明佛学院学习,说五明佛学院天降舍利、晋美“法王”到河里取伏藏等奇奇怪怪的事情,我觉得是天方夜谭,我就远离他了!然后他见人就说五明佛学院好,别人都不理睬他,最后他很孤独,开始不参加早晚课,在房间里骂人,见人就骂。我感觉他已经发疯了,希望寺院管理层把他送去神经病医院治疗,当时我只是一个小沙弥,管理层不听我的建议,对他不闻不问、不理不睬,我也没有办法。他骂了几天,也不吃饭、不睡觉。有一天晚上他把衣服脱光裸体翻围墙逃跑了,当时正是冬天,四川的晚上房间外面非常寒冷,寺院也不派人去找。过了三天,附近的村民来寺院说在山上看到一个死人,二十岁左右,没有头发,我们去看,就是寺院的沙弥。悲哀啊!好好的一个沙弥因为去五明佛学院学习最后发疯而死,不得善果!
据我了解,除了该沙弥发疯而死,去过五明佛学院学习的汉僧(包括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男女居士)很多人不得善果,要么精神失常,要么身体变差,要么行为怪异!因此我请法师大力呼吁各地的汉僧不要再去五明佛学院学习了,那里是藏密邪法大本营,去了不但学不到正法,反而不得善果,可不悲乎!

(七)
【居士】看到《一些交流与讨论(20190820)·(十五)》中说,龙泉寺高位法师、山西乾明寺住持贤今法师给山西那边的相关领导发消息,欲带着一批龙泉寺旧部脱离龙泉寺体系,请领导给他一个新的庙管理,而龙泉寺贤健法师已经当了龙泉寺的主持,前段时间还要私下接庙。
我能理解二位法师的处境,以及急欲摆脱邪师学诚大弟子恶名、欲求新庙的心情。但我想劝告两位法师几句,你们现在首先要做的是与学诚传播的藏密邪法划清界限,而不是与其本人划清界限。邪的是法,是邪法把原本正常的汉传法师变成逼淫比丘尼的邪师,法的正邪才是根本。
学诚被政府管制后,如果你们不是继续抱着藏密依师法不放,不断用种种谎言为学诚洗地洗白,乃至甩锅政府,包庇学诚所犯种种罪行,继续用藏密邪法《菩提道次第广论》、学诚所说相似法洗脑寺中僧众和信众,师父是师父,弟子是弟子,政府拎得清,怎会难为你们?庙里的殿堂、佛菩萨何罪之有?又怎会障碍你们?
如果你们已知学诚修学藏密导致的种种恶果,应该深刻忏悔和反省,为自己曾经背离佛陀正法三皈依,不依法而依人,而接受藏密邪法四皈依——依师法洗脑,助纣为虐,帮学诚推广藏密邪法,导致内地汉传教界普遍信学藏密邪法,很多汉传四众弟子破见破戒乃至违法犯罪。如果你们真能洗心革面,从此与藏密邪法一刀两断,不再信学藏密,也不用藏密邪法、学诚相似法洗脑寺中清众和居士,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好好信学、传播汉传正法,当地政府会宽容你们继续在寺内学修,信众会继续供养你们,你们根本不用着急去寻找、接手新庙。修行人忧道不忧贫,你们真正要忧的是道,是正法,而不是贫。
二位法师,真正障碍你们前程的是学诚传播的藏密邪法!不再继续学修藏密邪法才是真正与学诚划清界限。

(八)
【居士】济群法师的著述:
《皈依修学手册》(济群法师)
http://www.jiqun.com/pdf/tx-guiyi.pdf
法师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贤佳】这本《皈依修学手册》内容是《菩提道次第论》中“皈依为入佛教之胜门”章节内容的开演,表面是皈依三宝,没有明讲四皈依,但渗透有四皈依中的“道之根本亲近善知识”、“视师如佛,但观功德勿寻过”等内涵。
如“皈依的正行”文中说:“若将止观比做开发生命内在宝藏的技术,那么窍诀就掌握在善知识手中。或许有人会说,难道不能在佛经中寻求答案吗?须知,凡夫的认识是有限而又充满错觉的,这都会障碍我们对佛法的理解。更何况,佛法是有传承的,尤其在修证层面,无法于经教中完全表达。那缺失的无法言传的部分,必须靠善知识应机设教,方便化导,才能将教法落实于心行。……关于亲近善知识,《菩提道次第论》中谈到以下几点要求:第一是净信为本。对于自己亲近的善知识必须具足信心,观德莫观失,切勿依个人情绪及立场随意评判。凡夫心是染污的,以这样的心观察世界,所见自然难以清净圆满。若不善于发现善知识的功德,很可能会顺着凡夫习气寻其过失。如此,便无法对依止师生起净信和恭敬心。相应的,善知识所授教法也就无法对我们产生应有的作用。所以,《菩提道次第论》特别强调‘视师如佛’,因为我们不会对佛陀生起寻过之心。‘视师如佛’的重点,不在于师长是否具备与佛陀无二无别的功德,而在于这种净信对修学有莫大帮助。第二是念恩生敬。……第三是身口给侍,以身口意三业供养善知识。其中,又以依教奉行的供养最为殊胜。……尽管我们皈依的对象是一切僧宝,但不可能依止所有僧人,尤其是缺乏正见和德行者。在这样的现实中,依止善知识显得尤为重要。”
其基本见解是基于否定唯识、认为大小乘空理无别等应成派(格鲁派)伪中观见,如文中说:“理体三宝,即究竟意义上的三宝。其中,佛是觉悟,其品质为无限的慈悲和智慧。法是空性,一切经教和修行法门最终是为了帮助我们证悟空性,所以法的核心为空性而非经教。僧是指贤圣僧的品质,即无漏智慧和解脱。……一体三宝。三宝虽然内容有三,但就本质而言却是一体的。佛的实质是觉性,法的实质是空性,僧的实质是和谐。所谓和谐,在事相上指六和,在理体上指生命内在本具的高度和谐,即觉性与空性不二。就不同侧重而言,三宝虽有觉性、慈悲、空性、解脱等区别,但这些要素是不二的,所谓明空不二、空悲不二、觉性与解性不二。从究竟意义而言,没有离开觉性的空性,也没有离开觉性的慈悲,更没有离开觉性的解脱。之所以分开说明,只是因为这些品质需要在修行过程中分别培养。比如成就慈悲就要发菩提心,否则,即使见性也难以圆证空性、成就大悲。就像声闻人也证得空性,却灰身泯智,趣向寂灭。”
传统汉传佛教讲理体三宝、一体三宝的内涵与此不同。如《四分律戒本疏行宗记》(道宣律师撰疏,元照律师撰记)说:“〖疏〗理体者,如五分法身为佛宝,灭理无为是法宝,声闻学、无学功德是僧宝。……一体者,如常所论,唯约心体,义分三相,如《涅槃》说三宝同性等。……一体者,法先、僧次、佛后。体是心体,本来无染,妄覆迷倒,故兴邪正。今了法本,理实无三,随相用分,一方行化。故照理边,即为‘觉’义;体离名言,即‘法’义;至理无滞,‘和合僧’义。非法不知,故须在初;非佛不晓,故后说也;僧居中者,体未纯净,如杂血乳,分有所遣,岂喻醍醐?故不同佛也。……四宝为言,理宝为胜,由常住故,为世所归;余三随设,体是有法。〖记〗‘灭理’,四谛灭谛涅槃。‘学、无学’者,初果已去,同见真谛,名理和僧。然此理宝亦即同体,但望佛、僧证理边为别。故《多论》云:‘佛亦是法,法亦是佛,僧亦是法。止是一法,相有差别,故分三宝。’……云‘理宝胜’者,理通大小:生空真如是小乘理,清净心本即大乘理。今须约大以论胜劣。《归敬仪》云:‘理谓至理,天真常住,还是心体。’‘若尔,与一体何异?’答:‘一体在迷,专据凡说;理宝约证,唯从圣论。故分二矣。’”(卷一)
文中推荐学习《菩提道次第略论》以奠定教理基础,说《菩提道次第略论》“提供了由学佛到成佛的完整纲要”,而实际《菩提道次第略论》导向应成派伪中观邪见和“密咒道”男女双修邪法,是成魔、堕落之道。文中还推荐学习印顺法师的《佛法概论》《成佛之道》,而印顺法师是倡导“大乘非佛亲说”的,济群法师对此也曾批判(《济群法师评印顺法师的“大乘非佛说”》https://mp.weixin.qq.com/s/g5DKsL4ygfEXWoqmhQQc6Q),不知何以会推荐,可能是看重其书宗奉应成派伪中观见且框架基本顺应《菩提道次第论》,也可能对印顺法师的批判是晚期的而此《皈依修学手册》是早年的。
另外,文中多处引用“阿底峡尊者”、“宗喀巴大师”的言教、事例,是基于对这些藏密祖师的信敬,也导向对藏密祖师的信敬。文中还特别赞扬藏密的修行内容,直接导向藏密的学修,特别是四皈依的学修,如文说:“藏传佛教各宗派中,均安排有各种加行作为修行基础,如念诵四皈依、大礼拜、诵金刚萨埵心咒、供曼扎等,以此强化信心,积资净障。我觉得,这种训练对于初学者非常必要。……在南传佛教地区,信众每天都要称念三皈,初一、十五则到寺院修习皈依 ;而藏传佛教中,是以念诵数十万乃至百万遍的皈依作为前行。可见,修习皈依是佛教的重要传承。遗憾的是,汉地对此不够重视,仅将皈依视为入门手续,未能深入修习。”
总体来说,济群法师的这本《皈依修学手册》是源自藏密、导向藏密,特别导向藏密的四皈依。
【居士】若非曾经精研《菩提道次第论》,受藏密依师法洗脑而深知其害,又能深入正法经藏依法辨析,信众哪里知道这乳白的牛奶原来夹杂毁我们法身毁命的慢性之毒!以前有济群法师体系受害居士分享揭批该体系依师洗脑的紧密性和隐蔽性,自这一本手册可见一斑!

(九)
【贤佳】有居士来信如下:
{读今天交流讨论资料,一些汉地法师的态度让人唏嘘。譬如农人耕种,已有虫害为患,农人不设法免除,只一味寄希望庄稼自身茁壮。希望法师的交流讨论资料可以启迪更多汉传法师以正念。
这个感慨是针对H法师下面这段话而来:“法师您不要发这个,我内心特别不相应结此种法缘。我觉的自己修行差,拼命保持信心和愿力!我也不会应您要求站队,没有发心从这个角度护法。还是一句话,不必停在这个水平,既让人小瞧,又不符合格局。发大心出专著才是正经。我的弘法原则,不说什么不好不对,只说有一定对的。劝导而已。马上讲课,再见!”
在之前的言语中,这位法师是否站队了呢?
“我以为您如果护教,应该严谨,我只是说哪怕,就是假如、纵然的意思,不是我认为很历害,请注意用词。另外,您发心破邪显正,应该大挥反藏传佛教之旗,显示汉传正法,揭秘双修危害,找到他们出处。随便问个电话打听没有什么作用。”
如此前后矛盾、患得患失,亦是弟子感慨处。
另外,对以下这一段话,弟子也有不同意见:“我是喜欢藏地风光和民族团结一致,完全不了解藏传教法,你们龙泉寺学习什么道次第我一直认为是舍近求远,我还不亲自了解双修法是否确有其事。我认为那怕藏传佛教多厉害,汉人还是修汉传佛教是根本。但是人家弘法精神我们要学习,汉传佛教现在如此弱,一个不大力弘法,一个窝里斗!话有得罪请见谅!”
“我认为那怕藏传佛教多厉害,汉人还是修汉传佛教是根本”,弟子理解,“哪怕多厉害”假设的前提是藏传佛教是佛法,而且是比较高级阶段(厉害)的佛法修行。如果这一前提是真命题,那么汉人为何不可修习藏传佛教乃至以为根本?依此立限,那么各宗派之人亦可说:“吾等还是修吾宗派佛法是根本。”专修何派佛法,个人各有其因缘,而因缘如何,岂能是由民族决定?若真如此,佛法本该只有印度人修行才是。这个说法与佛法之圆摄众生之内涵相违。
其次,“但是人家弘法精神我们要学习,汉传佛教现在如此弱,一个不大力弘法,一个窝里斗”,所谓人家的弘法精神是亲见亲闻,还是道听途说呢?依法师的原话:“我觉的我对藏传佛教都没有见,哪来邪见?如果是邪教,早应该取缔了,但这就不是你我左右的事情了。”这样读来,人家的弘法精神只是听说的了?这如同改革开放之初,从未出国的国人亦戏言:“美国的月亮都比国内的圆啊!”怎么就得出“汉传佛教现在如此弱”,且是不大力弘法乃至窝里斗造成的这样的结论?这个结论,如仍在的灵意老和尚、绍云老和尚等等前辈长老,他们会同意吗?}
您怎么看?
【H法师】你随便将我们私人的对话拿到居士群上纲上线,极不适合!勿回勿扰!
【贤佳】君子坦荡,为何不能接受质疑、批评呢?哪句话“上纲上线”极不合适呢?
【H法师】连起码的尊重之道尚不知,何谓君子?既然让人坦荡,为何将自己住处保密严实?道不同不相为谋,请勿打扰!
【贤佳】有人威胁要害我。知见言论坦荡公开,身命不宜无义牺牲。我崇重汉传佛教,您我之道有何不同?
另一位居士来信如下,供参考:
{H法师作为汉传佛教里面弘扬净土法门影响力较大的法师,基本上都在弘扬净土法门,没有太多提到藏密,只不过有时候提到一些表面的东西赞叹推崇而已。当然H法师讲经水平如何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只要以后不要赞叹推崇喇嘛教就行。
因为是从佛学院出来的,所以难免受到一些前会长提倡《广论》的影响,再加上H法师并未深入研究过喇嘛教经典,只是人云亦云般地觉得喇嘛教很殊胜,末法时代普遍共业就这样,大家都喜欢神秘的东西。如果按照喇嘛教信众的逻辑来讲的话,没有实践过“双修”就没有资格批评,那同样没有资格去相信和赞叹。所以希望H法师能够在弘扬净土法门的时候不要提喇嘛教的内容,也不要对喇嘛教有任何赞叹推崇,因为作为大法师,可能会将很多信众导向喇嘛教火坑。以后如果H法师有因缘的话,可以持有理性分析的心态(绝不是先入为主的认为是密宗大法)研究一下喇嘛教大祖师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对比一下《楞严经》以及自己所受的比丘戒,看看矛盾是否真的可调和,毕竟佛教也讲“大疑大悟,小疑小悟”。像这种和佛经相背的“大法”,看都没看就相信,恐怕不算正信吧?反而像个被洗脑的传销人员。}
【H法师】贤佳法师真有点烦人
【贤佳】抱歉!涉及教法正邪、大众慧命,所以冒昧打扰,供您参考,也乐意深入交流辨析。我们的交流讨论我会公布出去,供众人参考借鉴。
【H法师】(20190821)您可以随意。但是我们讨论结束了!
(20190823)我今天忍不住打扰你一下,说几句,可能你听的多了也不以为然,或者不切实际。实际上迈出了就是实际。我对于您的现境感到枉费僧材!真心建议您速发大愿,转现前业缘,高举戒幢,弘扬佛法!从头从小从无人理会做起,欲破邪须扬正!你所说的危险应该不至于,时日已过。你早一点走出来,发他一个二百五不忍圣教衰心,自有佛菩萨护佑作主!不必在意这些,貌似相关,实则无人理会!觉得还是你护道心切、为法情深,当然也有点小情绪,望你见谅,因为我是个传统主义者!阿弥陀佛!
【贤佳】感谢建议!我随缘尽力,现在破邪显正。
【H法师】我是觉得也很想帮您从现在因缘中走出,现在不应该是您这样法师的正业状态。虽然我可能没有这个能力,确实很希望……
【贤佳】感谢好心!关键是知见问题。但愿有很多法师来破邪显正,我就可以从这因缘走出了。
【H法师】先这样。如果法师愿意,可以保持联系。实际上说实话,我从没走进藏传佛法教义,汉传也只能一知半解依样画葫芦。我刚刚出家信仰知见并没确立,狂言之人,好不容易才从东林寺入了净土,这么些年来只是磨嘴皮子吹牛功夫,没有心法,只有口法,深知末法僧之苦,感同身受今天想到您处地思维了一下。我个人比较率直,甚至性格公子哥习气浓。学中观时发愿扬正自然破邪,所以我们应当把精力用在弘扬上来,末法斗争坚固,辩明法义往往落成犯斗争!法师您曾龙泉寺这么些年,我也看过你的关于事件的说明文,感受到以法为本的情怀。希望我们都能成长为汉传佛教的不丢脸僧(我的目标),今生道业不耽搁,同生西方!阿弥陀佛!
【贤佳】乐意交流,感谢策励!

(十)
【居士】弟子非常理解法师住持佛教的美好愿望,弟子也特别关注您“以经为则以戒为师”的微信公众号。但是,弟子一直有一个隐隐的担忧。
佛法的特征,一定是对治烦恼的。弟子读到“回归自身建设,切实以戒为师”,内心很感动,这是非常良善的观点。《南山律在家备览》指出:“心须念念无间,境必法法无眛,毫差即失,可不慎乎? ”
弟子思维:对一些名气大的人,尤其是出家大和尚人,若已建立师徒关系,哪怕因为自己的业力因缘,看到什么不好的事,最好保持沉默,冷静地离开,或者极为谨慎小心地应对。
我们党和政府需要平衡和处理方方面面的复杂事物,佛教事务属于宗教事务的一个支分。在国家治国理政的大环境之下,未必是最急迫的内容。这一点,我们应该清醒认识。学诚大和尚的事件,首先应该是属于北京龙泉寺体系内部戒律处理的问题,其次才是国家司法处理的问题。而后者的司法处理,我们一定要相信政府会妥善处理。
“大哉解脱服,无相福田衣;披奉如戒行,广度诸众生”。作为出家人,不妨看透、放下、自在。对于学诚大和尚这样重大的事件,我们党和政府已经充分调查,并且进行了果断的行政处理。弟子觉得,似乎不必要再深究猛打,并且把事态扩大到所谓佛教的藏系传承,乃至涉及到海外的宗教事务。
进一步,还有将龙泉寺内部戒律处理的问题蔓延成为佛教信众与政府进行宗教管理的矛盾,这样发展下去,可能会成为我们社会的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了。
其实,我们作为佛弟子更应该祈愿学诚法师事件之中所涉及到大和尚、法师以及居士信众都能够得到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摄受,皆远离痛苦和痛苦因,皆得安乐和安乐因,乃至皆持戒忏悔,共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既然是这样的心态,是不是可以暂时把论辩停下来呢?
弟子愚钝,深夜思维,再再嘱咐之。特别盼望法师思维之、省察之!
【贤佳】随喜思考和用心!现今因缘状况下,该怎样“回归自身建设,切实以戒为师”呢?
例如您说“学诚大和尚的事件,首先应该是属于北京龙泉寺体系内部戒律处理的问题”,北京龙泉寺体系内部是怎么看待学诚大和尚事件的?能依戒律处理吗?龙泉寺体系怎么“回归自身建设,切实以戒为师”?
您说:“对一些名气大的人,尤其是出家大和尚人,若已建立师徒关系,哪怕因为自己的业力因缘,看到什么不好的事,最好保持沉默,冷静地离开,或者极为谨慎小心地应对。”这是随顺“福智”团体、龙泉寺体系的教导,随顺藏密的依师法。但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师资相摄篇》说:“一、众僧与师作治罚,弟子于中当如法料理,令和尚顺从于僧,设作令如法不违逆求除罪,令僧疾与解罪。二、若和尚犯僧残,弟子当如法劝化令其发露,己为集僧作覆藏、六夜、出罪等。……五、和尚有疑事,弟子当以法以律如法教除。六、若恶见生,弟子教令舍恶见、住善见。”见师长破戒作恶、败坏佛教而自堕堕人,弃舍不管,是念恩报恩吗?是佛法慈悲吗?如何帮助师长“回归自身建设,切实以戒为师”呢?对藏密依师法为何不能看破、放下、自在呢?
您说“似乎不必要再深究猛打,并且把事态扩大到所谓佛教的藏系传承,乃至涉及到海外的宗教事务”,您确认藏密依师法、男女双修法等属于佛法吗?藏密邪见邪法已严重侵蚀汉传佛教界,可参看 《警惕淫欲知见吞噬中国佛教——杀人不见血的男女双修邪见已经洗脑中国大量出家人》(https://mp.weixin.qq.com/s/XgPZMROOKDHDz91xFXr8fw)。怎么让汉传佛教界“回归自身建设,切实以戒为师”呢?
另外,达赖在海外利用宗教身份和理论支持、鼓动反华暴乱,您认为佛教徒不管为好吗?达赖的言行不仅祸国殃民,也牵害佛教,如果不管,岂随顺佛法的慈悲、智慧?岂合乎中国佛教协会倡导的爱国爱教传统?可参看《不要怪我没说——DL喇嘛的话——警惕一个领袖为分裂势力的宗教》(https://mp.weixin.qq.com/s/y7eo4VVZcr4vzaCuLElhdA)。
除了美好的祈愿,我们真的不能为佛教多做什么吗?
《大般涅槃经》说:“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卷三)
《大般泥洹经》说:“若有独处闲居修行头陀九法,乞食少欲,静默禅思,观身经行,亦为人说施戒修德行业果报,而不能广宣无畏,亦复不能降化诈伪恶人,当知是人不能自度,亦不度彼,修持梵行独善而已。若复比丘行头陀法兼得无畏,广宣九部——修多罗、祇夜、授记、伽陀、因缘、如是语、本生、方广、未曾有,以化众生,自度度彼,又为人说契经要句,言某经所说‘不蓄奴婢、牛马畜生及不应法物,若当蓄者非出家法,是人犯制,罢道驱出’,诸犯戒者闻作是说,群党瞋恚害彼法师,彼虽命终,犹能自度,亦能度彼。是故,迦叶!诸优婆塞,若王大臣,当护持法,亦当降伏剃头居士。……当知护持正法功德无量,我本以不惜身命护正法故,得此金刚不坏法身。”(卷二)
《大般涅槃经》说:“若有比丘随所至处供身取足,读诵经典、思惟坐禅,有来问法即为宣说,所谓布施、持戒福德、少欲知足,虽能如是种种说法,然故不能作狮子吼,不为狮子之所围绕,不能降伏非法恶人。如是比丘不能自利及利众生,当知是辈懈怠懒惰。”(卷三)
这些经文,您怎么理解看待呢?作为出家人,该怎样“大哉解脱服,无相福田衣,披奉如戒行,广度诸众生”呢?该怎样看透、放下、自在呢?看透世情,明哲保身吗?放下佛教,不管不顾吗?自在生活,少事少忧吗?
【居士】感谢法师的教诲!弟子思维:现实社会非常复杂,佛教传承蜿蜒曲折,广摄六道有情,浩瀚无涯。弟子看到您发送的公众号已经涉及佛教非常广泛的内容,如对藏传佛教的质疑和否定,涉及海内外诸多复杂的宗教事务,乃至涉及许多藏系祖师和汉藏相关的许多出家大和尚,弟子觉得您这是非常得罪人的事情啊!
虽然您的发心或许是良善的,但是弟子非常担心法师如此行为会招致“怨恨相伴,灾祸相随”,是不是应该躲避一下呢?看透世情,明哲保身;放下争执,自在生活;一心念佛,少事少忧。
如《瑜伽菩萨戒》指出:“以诸声闻,于利他中少事、少业、少希望住,可名为妙。”弟子思维:我等凡夫弟子,未发出离心,未得菩萨戒,是在因地学习之中,当如声闻弟子自利为胜,“非诸菩萨不顾自利,于利他中少事、少业、少希望住,得名为妙”。
这也是弟子期盼的出家避世的良善之道,盼斟酌之,阿弥陀佛!
【贤佳】感谢好意!邪法惑众,坏教殃民,于心不忍,随缘辩破,不倚望效果,余时读经念佛,不营世业,不攀人缘,生死随命,但求往生净土,这是我的少事、少业、少希望住。
【居士】深深理解法师的心情,盼法师六时吉祥!
北京龙泉寺学诚法师的事件,如果政府调查是属实的,清晰表明相似的“视师如佛”的依师法是师徒相互伤害的毒药。这种相似的“视师如佛”的依师法,把假的“善知识”凌驾于佛教戒律之上,如果他(她)利用密宗上师三昧耶戒的名义来愚弄虔诚并无知的弟子,却于弟子处获得他所要的好处(不管他要的是名闻利养或是男女淫欲),这种行为就像是把地狱中的滚热铜汁硬灌入弟子的肚子里一样,太可怕了!但是,我们弟子不必要否定整本《菩提道次第广论》,不必要否定整个藏系传承乃至于针对藏汉传承的历代出家大和尚进行破斥,那样打击面似乎又太大了,对于佛教的生存和传播也伤害太大了!敬请考虑,阿弥陀佛!
【贤佳】何以说“对于佛教的生存和传播也伤害太大了”?

(十一)
【居士】学诚事件使我们思考佛教寺院住持的挑选
目前藏密严重渗透汉传教界,不能指望大多僧人能很快信学纯正汉传佛教,但应该要求汉传寺院的住持必须是坚守三皈依、信学纯正汉传、严持戒律之人,这个是寺院管理者应具备的最重要的条件。
在目前近八成汉僧信学藏密的情况下,一个坚守三皈依、信学纯正汉传、严持戒律的人,就像金子一样宝贵。众人皆醉,他独醒,这样的人其实不简单。
母鸡带小鸡,一个具备上述条件的寺院管理者,自然会带领整个寺院僧团走正道,学修纯正汉传佛法,守法持戒。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带领僧团走出藏密泥坑,回归汉传正法。
相反,一个持有藏密邪见、不守戒律的管理者,必然会把整个寺院带入歧途,比如学诚和龙泉寺。
如果一个人连藏密男女双修不是佛法都搞不清楚,甚至连一个不学佛但坚守世间道德的普通人都不如,他有什么能力和资格去指导、带领寺院僧团和信众修学佛法?
同样道理,汉传佛学院的领导也应该具备上述条件,而且在知见上要求应更严格。因为佛学院的学僧是中国佛教的未来,佛学院领导的知见正确与否,直接决定佛学院的培养目标和课程设置,直接影响着学僧的知见,更是关系重大。
要把这样的人提拔上来做领导,哪怕没有名气地位、资历欠缺。如果本寺院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哪怕从别家寺院调派人过来,也不应该让一个具有藏密邪见的人来管理寺院、佛学院。
今后,各寺院宜做好僧人的登记造册,要像事业单位一样,把每个僧人的表现都记录在电子档案里。除了个人信息、出家受戒信息,还有修学记录信息,如果修学邪法会记录在档。除非僧人经长期仔细观察,是彻底洗心革面,不再修学邪法,则可把这部分档案注销。否则,修学邪法记录会一直保存在僧人档案里。还有持戒信息,记录僧人在寺院持戒情况。这个档案,僧人走到哪个寺院就带到哪里,该寺院就负责继续记录。这个档案便于有关部门管理寺院,也为今后有关部门提拔寺院管理者提供参考。
此外,还要鼓励底层僧人和信众揭发寺院管理者违法违规情况。如此,才能真正提拔优秀僧人作管理者,裁撤不如法的管理者,做好寺院管理。

(十二)
【居士】为防止汉传佛教变邪教,建议出台政策要求汉传僧人坚守汉传教法,禁止修学藏密邪法
近年来,藏密四皈依、男女双修等邪法严重侵蚀汉传寺院僧人,破坏佛教律制,很多僧人放弃汉传清净教法,改学藏密,破戒违法,造成了种种灾难性的后果,长此以往,汉传佛教离邪教不远了!请参看“赏花人”的帖子,对此有详尽描述:
《〖重发〗汉传本来戒为师,藏密来后师为戒;福智僧团被妖镇,四皈必然破佛制》
https://mp.weixin.qq.com/s/vYhyEy8JDADEDP4odiVm3w
正如“赏花人”所说,四皈依、双修等问题,如果有关部门不尽快出台政策予以禁止,将来后果就不堪设想。因为,已经成共识,已经落地生根后,越迟面对,反思就越难了。如果哪天形成汉传全体共识,恐怕就无力扭转,回天乏力了。
有鉴于此,月悟法师号召汉传弟子抵制藏密四皈依等邪法:
《抵制藏密非佛制四皈依、外道双修法在汉地渗透,是汉传佛教僧、俗弟子爱国爱教的具体表现》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10871460102z6n7.html
月悟法师、贤佳法师、“赏花人”对藏密邪法将近一年的集中揭批,很少有汉传法师参加。多数汉传法师要么保持沉默,要么视两位法师和“赏花人”为异类,大加抨击,来维护藏密邪法。听说,如今汉传寺院中有近八成僧人学修藏密,他们要么越界——完全放弃学修弘扬汉传,改为学修弘扬藏密,要么混搭——既学修弘扬汉传,又学修弘扬藏密。汉传佛教已经被藏密邪法侵蚀得彻底烂透了,指望汉传教界自清自律、自我拯救,回归纯正汉传教法,如今看来大概是不可能的。
所以寄望有关部门尽快出台政策,要求汉传寺院的僧人遵守《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里的要求“遵守(本教)教义教规”,坚守汉传纯正教法,禁止学修、弘扬藏密,越界、混搭均违法违规,佛协及有关部门应予以制止,屡教不改者给予严肃处治。
同时,根据国家对藏密属地化管理规定,有关部门宜出台政策禁止藏密在内地传教,无论喇嘛亲自来内地,或通过寺院代理人,或通过网络弘扬藏密,均应被禁止。同时,由于藏密常通过歪曲汉传教理来弘扬藏密,也宜禁止藏密僧人通过任何方式在内地宣讲汉传佛教,除非明确改宗汉传佛教。藏密的通常宗教活动仅限于藏区。汉传与藏密各走各路、各弘各法为好。

(十三)
【居士】《藏传佛教与现代化》(龙西江著)
https://mp.weixin.qq.com/s/f3qIuu7C2qiNHD7bT3d1Gg
(摘录)自公元前6世纪佛教于尼泊尔起源,在其向整个亚洲传播过程中,逐渐形成了青藏高原上“喇嘛教”的两个特点,即:1.政教合一;2.与原始巫教的紧密结合。这在佛教的传播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由于喇嘛教是佛教与原始宗教的一个结合体,在许多方面不同于佛教教义和戒律。例如喇嘛教很重要的“中阴”理论,就与佛教教理不同。他是人类原始时代原始巫教萨满教的“灵魂”观与佛教的生死轮回观的一种结合。
一般佛教讲敬“三宝”,即敬“佛、法、僧”。喇嘛教的密宗讲敬“四宝”,即“师、佛、法、僧”,把老师的地位放在佛的前面。修密宗的学生必须绝对听从老师,学生能否成佛完全取决于老师。从文献考证上得知,这不同于原本的佛教教理。释迎牟尼圆寂前,要求他的学生们以佛教戒律为师,而不是以哪一人为师。
本文的结论是,喇嘛教是一个混合体,也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带有西藏强烈的巫术文化的原特征与风格。它满足了社会各阶层的需要,有如下社会功能:
第一,其显教部分的教理满足统治阶级要其臣民和广大农牧民减少欲望,服从统治的目的。特别是显教轮回和果报的教义对藏族农牧民影响很深。
第二,喇嘛教巫术的部分,使大部分下层喇嘛同时又是巫师,起到了过去苯教的社会功能,满足了农牧民占卜打卦,祈福禳解、驱鬼镇魔,念经为死者送亡魂的需要。
第三,喇嘛教通过与政权结合,恢复了藏族古老原始的巫文化社会传统,使活佛具有古代酋长和巫师的双重身份和社会功能,建立了双重统治,在背靠中央王朝的支持下完成了政教合一的过程,维持了西藏的安宁,避免了部落和教派之间的大规模混战与社会动荡。因此,达赖、班禅既是西藏的行政长官,又是活着的神与佛,掌管着全体藏人的灵魂转世和归宿。藉此传统,喇嘛教建立起对广大农牧民的精神统治。为统治需要,喇嘛教内等级森严,各级活佛都是大小不等的神,各地寺庙也在相当程度上起了某种地方政权的作用。
今天脱胎于农奴制社会的喇嘛教(或称藏传教)仍保留了大量政教合一及原始巫教巫术巫风的残余机制,有些东西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西藏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现代化的障碍。西方和国外分裂集团也企图利用喇嘛教在广大农牧区的传统影响力,利用巫术巫风重新从精神上控制广大农牧民,以此暗中恢复政教合一,替代我基层政权。但是今天西藏佛教界的现状和情况已经大大不同于1959年民主改革前夕的西藏佛教界,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已经结束35周年,今天西藏佛教界的大多数僧众是按佛教的戒律和教义修习和持戒,而不像民主改革前许多人当僧人是为了捞个一官半职,他们不会为分裂祖国而违反佛教戒律去遭受劫难。况且今天大多数受了现代科学教育的藏族青年都不再像他们的父辈、祖辈那样迷信宗教,而是从理性角度来看待宗教了,西藏宗教现代化的条件正在慢慢形成。

(十四)
【居士】《汪洋西藏调研:聚焦“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 高质量打赢西藏脱贫攻坚战》
https://mp.weixin.qq.com/s/BvQxDtSSUZ644qEUdD2-vQ
《中佛协召开第九届理事会汉传佛教教务教风委员会第三次会议》
https://mp.weixin.qq.com/s/xiyIhbS71HXaoem092ASXw

(十五)
【居士】末学在分享给一位老师关于“赏花人”公众号后,他分享说:
“就修行而言,皈依师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弟子有择法眼。弟子通过考察认为师父堪代佛传,且与自己投缘,才可皈依。但现在世风日下,有择法眼的弟子太少,邪师横行,造成师不师、弟不弟的乱象。六祖慧能大师临别五祖弘忍大师时曾说‘迷时师度,悟时自度’,可作学人是否皈依师参考。”
末学以为这位朋友所言似有误,因为:
(1)按佛法,皈依的对象是三宝,不是哪位师父,即便是只皈依佛也是不够的。
(2)正皈依是法,佛和僧是助缘。
不知末学分析是否如法?另请教您,什么是择法眼?“迷时师度,悟时自度”如法吗?
【贤佳】您的分析是如法的。择法眼是择除邪法、择取正法的智慧眼力。“迷时师度,悟时自度”是如法的,但在邪师横行、众生根钝的末法时代,宜改说为“迷时师堕,悟时自度”。末法迷重,往往亲近邪师而被邪师引堕,或者盲目信敬而将善师宠成邪师,反引自己堕落。如《大慧普觉禅师普说》说:“近代佛法可伤,正宗淡薄,邪法横生,学者虽有向道之志而未具择法眼,往往多被邪师引入邪径,为无智慧故也。”(卷四)现代佛教被藏密邪法严重侵蚀,邪堕更加严重。
现今时代宜应主体依凭善根福德因缘,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念佛修善求生净土,到净土以阿弥陀佛、诸大菩萨为师而得真正度脱生死系缚,那时可说“迷时师度,悟时自度”。现今也宜亲近良师善友以得启发、辅助,但不应依人忘法、凌越经律,特别宜应始终严谨以戒为师。藕益大师《灵峰宗论》说:“四不坏信,尤从戒始,盖昏涂宝炬,示人以何路可行、何路不可行、何路超生脱死、何路堕坑落堑,凡发心起行,亲师取友,择法眼目,看教指归,工夫要诀,巨细精粗,无不从学戒而辨。故从上佛祖,虽教观有偏、圆、权、实种种不同,未有不以戒为初基、以戒辨邪正者。清净明诲的是乐邦左券,此信不可坏也。”(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