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20190809)
【法师(宁玛派)】⒈《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云:阿难白世尊曰:“忆念我昔,入舍卫城,而行分卫。见有闿士,名重胜王,在他室坐,与女人同床。我谓犯秽,心用惟虑:“得无异人学梵行者,于如来教,将无造见闻想念于一切乎?……”佛语阿难:“……彼女人者,乃往去世为重胜王百生之偶,宿情未拔,故有色恩,贪重胜颜,口发誓言:‘若与我俱,得遂所娱,当从其教发无上正真道意。’时重胜王心知其念,晨现整服由斯法门入之其室:‘观内外地心等无持。’执手同处已如其欲。”
《善巧方便经》:《大方广善巧方便经》之略名,四卷,赵宋施护译,与《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皆《大宝积经·大乘方便会》之异译。
⒉大成就者萨绕哈巴,历史上他是龙猛菩萨的亲教师,给龙猛菩萨传比丘戒之前,就已经接受了那位箭女,带着箭女作为明妃,并且还唱了一个道歌:“昨日之前非比丘,今日之后真比丘。”
⒊《观佛三昧海经》云:尔时世尊化三童子,年皆十五面貌端正,胜诸世间一切人类。此女见已身心欢喜,为化年少五体投地,敬礼年少白言:“丈夫!我今此舍如功德天,福力自在,众宝庄严,我今以身及与奴婢奉上丈夫,可备洒扫。若能顾纳,随我所愿,一切供给无所爱惜。”作是语已化人坐床,未及食顷,女前亲近白言:“丈夫愿遂我意。”化人不违,随己所欲即附近已,一日一夜心不疲厌。至二日时爱心渐息,至三日时白言:“丈夫可起饮食。”化人即起,缠绵不已,女生厌悔白言:“丈夫异人乃尔?”化人告言:“我先世法凡与女通,经十二日尔乃休息。”女闻此语如人食噎,既不得吐,又不得咽,身体苦痛如被杵捣。至四日时如被车轹,至五日时如铁丸入体,至六日时支节悉痛如箭入心,女作念言:“我闻人说迦毗罗城净饭王子,身紫金色,三十二相,愍诸盲冥,救济苦人,恒在此城常行福庆,放金色光济一切人,今日何故不来救我?”作是念已,懊恼自责:“我从今日乃至寿终终不贪色,宁与虎狼师子恶兽同处一穴,不贪色欲受此苦恼。”作是语已复起饭食,行坐共俱无奈之何,化人亦嗔:“咄!弊恶女废我事业,我今共汝合体一处不如早死!父母宗亲若来觅我,于何自藏?我宁经死不堪受耻。”女言:“弊物!我不用尔,欲死随意!”是时化人取刀刺颈,血流滂沱,涂污女身,萎沱在地,女不能胜亦不得免。死经二日青瘀臭黑,三日膖胀,四日烂溃,大小便利及诸恶虫迸血诸脓涂漫女身,女极恶厌而不得离。至五日时皮肉渐烂,至六日时肉落都尽,至七日时唯有臭骨,如胶如漆粘着女身。女发誓愿:“若诸天神及与仙人、净饭王子能免我苦,我持此舍一切珍宝以用给施。”作是念时,佛将阿难、难陀,帝释在前擎宝香炉烧无价香,梵王在后擎大宝盖,无量诸天鼓天妓乐,佛放常光明耀天地,一切大众皆见如来诣此女楼,时女见佛,心怀惭愧,藏骨无处,取诸白[迭*毛]无量众香缠裹臭骨,臭势如故不可覆藏。女见世尊,为佛作礼,以惭愧故身映骨上,臭骨忽然在女背上,女极惭愧,流泪而言:“如来功德慈悲无量,若能令我离此苦者,愿为弟子,心终不退!”佛神力故臭骨不现,女大欢喜,为佛作礼,白佛言:“世尊!我今所珍一切施佛。”佛为咒愿,梵音流畅,女闻咒愿心大欢喜,应时即得须陀洹道。
⒋《大乘密严经》:不空,离欲享明妃,萨埵之行为。
⒌《华严经》:“以爱染心供佛子,不堕三恶趣。”
请问如何解释?
⒍自己未调自心前,迷乱观察无量罪,善星精通十二部,见师行为狡诈相,善加思维改自过。
《十住毗婆沙论》也说:“若以外量内,而生轻贱心,败身及善根,命终堕恶道。”
《般舟三昧经》云:“当敬善师,不得视师长短。”
【贤佳】1.《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所说是菩萨与俗女短暂执手同坐,并非行淫,而且呵责欲乐并使彼女很快离欲悔过,大不同于藏密男女双修行淫而要长久享受欲乐,正显男女双修是应诃破。
如《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相关完整经文说:“彼女人者,乃往去世为重胜王百生之偶,宿情未拔,故有色恩,贪重胜颜,口发誓言:‘若与我俱,得遂所娱,当从其教发无上正真道意。’时重胜王心知其念,晨现整服,由斯法门入之其室:‘观内外地心等无持。’执手同处已如其欲,则颂曰:‘愚哉悖于欲,诸佛所不叹!能蠲恩爱者,得佛人中上。’时女喜踊,即从坐起,自投于地,归命自责,伏罪悔过,为重胜王而叹颂曰:‘吾已离诸欲,世尊之所叹,节止恩爱着,愿佛无上道。前心之所想,今首自悔过,伤愍诸群生,究竟发道意。’尔时重胜王菩萨随欲化女,使发无上正真道意,即从坐起而出其室。”
异译《大宝积经·大乘方便会》说:“以何缘故,众尊王菩萨摩诃萨与此女人同一床坐?阿难!彼女人者,曾于过去五百世中为众尊王菩萨作妇,彼女人本习气故,见众尊王菩萨心生爱着系缚不舍。此众尊王菩萨威德端正,持戒力故。见已欢喜踊跃,在一独处生如是心:‘若众尊王菩萨能与我共一床坐者,我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阿难!尔时众尊王菩萨知彼女人心之所念,如是知已,即于晨朝着衣持钵入舍卫城次第乞食,至彼女家即入其舍。寻时思惟如是法门:‘若内地大,若外地大,是一地大。’以地大心执女人手共一床坐,众尊王菩萨即于坐上而说偈言:‘如来不赞叹,凡夫所行欲;离欲及贪爱,乃成天人师。’……时彼女人闻此偈已,心大欢喜,踊跃无量,即从坐起向众尊王菩萨接足敬礼,说是偈言:‘我不贪爱欲,贪欲佛所呵;离欲及贪爱,乃成天人师。’说是偈已作如是言:‘我先所生恶欲之心今当悔过!’即生善欲发菩提心,愿欲利益一切众生。”(卷第一百六)
而《密宗道次第广论》说:“如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如是离贪欲,汝终不应为。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卷十四)您看这不是意趣相反吗?您引述经文忽略诃欲内容,是不认可吗?
另外,按戒律,以染心碰触异性犯粗重罪,但无染心(如作地想、救落水者、拨离侵染者)开缘不犯,所以《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所说无染心短暂执手情况不犯戒。《华严经》所说婆须蜜女示现淫女令人短暂抱触而深心离欲的情况也如此。不淫戒开缘被冤家逼淫时无淫心(完全不受欲乐,如入蛇口,如热铁刺身),不开缘任何主动故意行淫,无淫心也破戒,所以男女双修行淫是根本违戒的,即使无淫心也违戒,何况享受欲乐。
2.萨绕哈巴作为比丘行淫双修,正破比丘戒,却唱说“昨日之前非比丘,今日之后真比丘”,是邪见吹嘘,不可颠倒凭据。
3.《观佛三昧海经》说佛变化童子与淫女行淫而令淫女厌离淫欲,是让不带戒的变化人去行淫,为何佛不亲自去行淫度化?那不是“加持力”更大吗?此经文正显示藏密男女双修者带菩萨戒乃至比丘戒行淫是不如法的。且此经文所说化人行淫不久即死,示现不净而令女大生悔厌,传说的鱼篮观音的故事是未行淫就死而示现不净令人离欲,藏密男女双修法者有双修前或双修后不久即死而示现不净令人离欲吗?这也显示藏密以男女行淫双修来享受“大乐”是颠倒欺诳。
4.您引《大乘密严经》文维护男女双修,可看文章《评破索达吉在香港大学为比丘性交成佛邪法辩护的几个理由》
https://mp.weixin.qq.com/s/5UbkTmmiTB-gzluysK2ZHA
摘录:“索达吉只是摘取了其中一句:‘与诸明妃众,离欲常欢娱,此之观行法,萨埵之境界。’完整的经文很明显,说的是已经证果的菩萨,并非是以淫欲证果的,而是在离欲之定中(等持)修析空、体空观证果的。证果后菩萨示现受天女供养,但是世尊说,菩萨是离欲的,离欲而欢喜,并非还受欲。不是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那种淫欲乐受。索达吉显然也是刻意只摘取其中一段,掐头去尾为自己所用。”
补充:“离欲常欢娱”,可能是静坐入禅或观游、论法,定非行淫。
5.您所引《华严经》原文说:“时我于城中, 遇见善光明,诸相极端严,其心生染着。次乞至我门,我心增爱染,即解身璎珞,并珠置钵中。虽以爱染心,供养彼佛子,二百五十劫,不堕三恶趣。”(卷七十五)
不堕恶趣的正因是“供养彼佛子”,不是“爱染心”,否则文中何以前面用“虽”字?若以无染净心供养,不是果报更殊胜吗?爱染心不障供养而生善趣的果报,但不断爱染心能出生死吗?能成菩提吗?以爱染心行邪淫不堕恶趣吗?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说:“若染色欲,于生梵天尚能障碍,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或有菩萨摩诃萨无有妻子,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坏童真。或有菩萨摩诃萨方便善巧示受五欲,厌舍出家,修行梵行,方得无上正等菩提。……此菩萨摩诃萨于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五欲过失所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于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既善了知诸欲过失,宁有真实受诸欲事?”(卷四)您怎么理解?藏密教法说男女行淫双修可速疾成佛,不违般若经义吗?
6.经论说不可见过而生恶心,岂是不让观过?否则如何辨别善恶是非?如何避免被真正狡诈的邪师所误导、侵害?
如《大宝积经》说:“不见他过,劝离过故。”(卷一百一十一)
《佛说大般泥洹经》说:“若有持戒、修习慈心而观彼过,是则诸佛如来之法。欲令己身及诸众生悉皆安乐,是以应观他作不作,己身亦然,常作是观,是我弟子。”(卷六)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有无惭憎,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诱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筏舍、戍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善男子!如人死尸,膨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玩,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卷五)
《大乘宝云经》说:“复作是念:‘依何等师一切善法而得增长,一切不善而得尽灭?’以是因缘,依止师僧,若多闻者,若不多闻,若持戒者,若不持戒,恒生尊想,如敬诸佛,而于和上、阿阇梨边恭敬尊重、至心承事亦复如是。而作是念:‘藉师僧力,诸助道法所未满者能令得备,烦恼未灭能令灭尽。’是等人边生和上想,至心承事,生大欢喜,于善法中而修顺行,于不善法逆之而行。”(卷六)
另外可参看《对“视师如佛”的一些思考》(http://www.mzhy.org/20190711-03/)。
依您的理解,依师不许观过,是吧?那么极乐寺比丘尼应配合学诚法师的要求作“师徒一体”,而不应观过拒绝吗?索达吉堪布常尊称达赖喇嘛为“观音尊者”,是否认同并应响应达赖喇嘛的鼓励自焚抗议政府?或者您为何不代替索达吉堪布作响应?
【法师】只要反对的,都是正确的吗?就是连佛也反对了。你是圣者吗?你自己认为的都是对的?
【贤佳】并非所有反对都是正确的,也并非所有反对都是错的。我何处反对佛了?我是凡夫,信解经律佛言,愿意接受批评指教。您看我哪句话有什么问题?
另外问:只要不反对的,都是正确的吗?不反对奥姆真理教等邪教的理论和害人行为,是正确的吗?你是圣者吗?你自己认为的都是对的?
【法师】⒈你引用这些,文章,如何能知道他们是对的?如何判断?我引用这些经论,你如何解释?
⒉藏密男女双修行淫而要长久享受欲乐,你没有经论依据如何说是享受欲乐?而我这里有经论依据,就是如果你有欲乐,那么久不是真正的男女双修,真正的男女双修,条件就是没有世俗欲乐才能。
3.别解脱戒,如果没有淫欲心,如何能破淫戒?阿罗汉被阿阇世王强奸,她破戒了吗?
⒋“离欲常欢娱,此之观行法,萨埵之境界。”这个仅仅是教证一个,理证教证,在密乘中有很多,你没有真正的体会,仅仅是分别念的反对,然后就坚定自己的信念,怎么说?
⒌何为大乐?大即是不变义,首先无自性,离戏论大无为才能不变,如何是世间的无常的乐?这个都不懂,唉,悲哀!!一说乐就是世间的感受的乐,如何能理解法性不变的常乐我净义?
⒍凭自己分别念就诽谤自己师父,唉,自作自受啊!连佛经教证都否定,反对,那不是反对佛了吗?既然是凡夫,那就需要学习,连自己师父都打倒了,你还学什么?经论否定,师父打倒,就是圣者也做不到啊!
【贤佳】⒈我除了引用文章,还引用了佛经。我引用的文章里也引用了佛经并作了如理辨析,您如何判断不对?
您引的经论我先前已解释过了,您用来证成男女双修和盲目依师是断章取义、依文解义,是错误理解,恰恰经义内涵是否定男女双修的,先前已作辨析,请您如理自辩。
⒉关于男女双修受欲乐,我先前引用《密宗道次第广论》说:“如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如是离贪欲,汝终不应为。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不是证明吗?另外《密宗道次第广论》说:“正灌顶时受须臾顷,正修习时长时领受经八时等。”(卷十四)不是要长时受淫乐吗?宁玛派祖师莲花生《亥母甚深导引》说:“欲令明点增长,行事业手印,当用十六岁莲(阴户)乳(乳房)皆肥者,腰细令男(人)生不(能)忍(受之快)乐,自他本尊身明显。……与亥母(与明妃)密修脉界(密修中脉及种子之)本尊同时双运(自己与明妃亦如是,与观想之上师本尊明妃同时双运而修),(自夜间乃至)黎明不断而行。力大根明显,脉界不乱,主要教授即此。于具性相(之明妃)前,加持自他密处(加持自己及明妃之下体),最后不存平庸凡夫想(不将自己及明妃作平庸凡夫之想),二根相合(与明妃之下体相交合),(而作)种种贪(淫之)行;(正修之时)当作种种身心松缓,安住无缘本净上,此为如池塞孔真实教授。动摇时(若心动摇而即将射精时),初修者乐起即当持(乐触生起时即当持住不动),于乐知量而动摇(于乐触应当善知自己能忍受之程度而配合动摇);乐生(则停住)不动,松缓其心为要。”不是要长时领受淫欲乐吗?
⒊阿罗汉被阿阇世王强奸,是被强奸,戒律有无淫心的开缘。藏密行男女双修者是被强奸吗?主动行淫是没有无淫心开缘的。如元照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释持犯篇》说:“此门明淫,并据怨逼三时有无。若约自造,境合即犯,不约三时,境想不开,无心亦重,故非所论。”您能找到主动行淫的戒律开缘依据吗?
⒋您说:“‘离欲常欢娱,此之观行法,萨埵之境界。’这个仅仅是教证一个,理证教证,在密乘中有很多,你没有真正的体会,仅仅是分别念的反对,然后就坚定自己的信念。”您怎么肯定您没有错解佛经教义?您对男女双修法有“真正的体会”吗?您反对我所引《般若经》等佛经文义辨析,不是分别念吗?
⒌如果您说的男女双修大乐是无为常乐,何以要双修行淫才有?何以要经常做?不是造作无常的吗?
⒍您说:“凭自己分别念就诽谤自己师父,唉,自作自受啊!”您认为学诚法师发淫秽短信逼淫、性侵比丘尼是如法的、无罪的吗?或者您认为学诚法师根本没做这事,我和贤启法师的举报是虚假的吗?您凭什么这么认为?不是分别念吗?不是诽谤我吗?
您说:“连佛经教证都否定、反对,那不是反对佛了吗?”我否定您对佛经教证的歪曲错解,正解佛经教证,哪里是否定佛经教证?
您说:“既然是凡夫,那就需要学习,连自己师父都打倒了,你还学什么?”我自是在学习,经律即是善知识,正见正行者都是我的善知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以前无明错认了“师父”,现在醒悟而认错、改错,不是应该的吗?执错不认、不改,算是学习、修行吗?您认为法轮功信徒不应揭批李洪志吗?奥姆真理教信徒不应揭批麻原彰晃吗?
【法师】你仅仅看些只言片语的经论,如何能理解?以后请不要给我发这些邮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