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藏密淫欲文化和佛教治理的讨论(贤佳与海外留学居士)

关于藏密淫欲文化和佛教治理的讨论(贤佳与海外留学居士)
(20190810)
【海外留学女居士】下午把四分律戒本看完了,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⒈宗教究竟在现时代是解放身心还是禁锢身心的?我个人之所以最终选择佛法(而不是基督教或者其他正统宗教,当然以前也没少结这些缘分,和回忆前世没解脱也有关系),还是认为佛法乃最究竟上乘之法,能够完全解释我们这个六道轮回中的所有现象,但是如果站在人类的角度上来说,佛陀在正法时代制定的戒律,比丘的250条戒律,比丘尼的384条戒律,是为了保护女众的身心健康,是否仍旧适合于这个时代?特别是女众的修行者。我想现在大部分的修行人,除了出家的僧尼之外,是真的没有机会好好读或者是理解毗奈耶和毗奈耶在当时环境下的制定原因的,包括我自己也不懂,因为无法完全回到过去,这成为了继续修行的一个障碍。
⒉为什么东方人,尤其是女性,始终无法像西方人一样自由思考和发展,哪怕在宗教界,也是处于附庸的位置,不能进行深刻的反思还是不容反思?不知道您之前是否涉猎过波伏娃的《第二性》?这次在微博上发起的超话响应了metoo,也算是响应西方女性主义的始祖了,不过也就才近一个世纪的事情。有关性侵的定义,国外是要全面一些,规则也要制定得强一些,是源于现代社会女性意识的逐渐完善,但也是这些年才有的事情,波及的范围很广。
⒊佛法是出世法吗?修行到最后究竟是否是彻底跟世间法断裂的?佛陀为示现成道而出家,究竟算作彼时代的个人行为,还是按照古佛留下的规矩,确实是一条超越南瞻部洲的光明大道?现代社会,抛却政治因素和历史原因,藏传佛教赢得人心的原因,尽管内在是混合了印度教以及鬼神巫术法的修行并且吸收了很多其他的教义,确实不符合佛法中的戒律和佛陀的讲法,但是否在推广之时因为迎合了人类世界共同存在的一些诉求(不涉及到其中的性侵和个别不如法的现象,因为汉传、南传、其他宗教里都有主教性侵的此类丑闻),否则为何能在世界大行其道这么多年?难道地球上其他的人都瞎了?当然内证上说,如果真的按照那个修起,到后来是发现有问题了,是否出偏是一个普遍现象?包括其教义也是非常具有蛊惑性的。(上期资料那个“轮座杂交”我是第一次看,不知道此系统是否在进行自我革新和净化?这已经不单单是修法或者是一个集体性的存在,也是一个千年的系统了,就像训练军人一样,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⒌关于人性和神性的冲撞。按理说,佛陀应算是无神论者,作为觉者,把真相告诉普罗大众,包括将如何摆脱此欲界的修行方式传达出来,应该是不涉及到世间的一些问题的。但很多想要在宗教中寻找答案的,没有得到解脱,包括一些出家人,而是充满了更多的困惑、痛苦,甚至是身陷囹圄、丑闻缠身(据他们解释自己也是人,这里不讲半路出家走投无路混饭吃的,只指那些真心修行是否能够觉悟宇宙人生真相的)。当然或许真的出家人不想那么多,接触的一些算命师从世间命理的角度来看,出家也不能算是一个特别好和最终的选择。
您也是上个时代的高学历出家僧,代表了那个时代学界的最高水平之一了,长我十四岁,从我的观点,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如今都应该是60-70年代的这批人作为现今佛教的中流砥柱。只是跟师父讨论一下,希望没有打扰到您的修行,毕竟出家人四大皆空,敢于站出来直面世间的不太多。99%的是在庙里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更不要谈世间成功了,佛界领袖的定义也是含混不清(讲法为先,信徒众多,还是持戒第一,还是特别能在佛界营生的、声望特别大的?)。先放下戒律和法义不谈,有些关于人类的问题我也跟藏传的师父(是格西,所摄众生基本是海外的高知或者是西方人、东南亚富裕阶层)和同修们也讨论过,但是发现他们由于向西方人传教非常广泛,本身佛法上的知见也已经糅合模糊了,讲的更多是世法和藏传佛教的那些逻辑推理法,还是用世法来解释世法。主张对外一切慈悲宽容、无为而治,也导致了佛戒的弱化或毁坏。真的让一些人受持戒律了,或许没有几个能持住的,大部分人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能持戒律的所依,或者是还有能通过持戒得定慧证道的。尤其是今天读了戒本子,再看其实际行持,别提多失望了。(包括曾经的藏传师父说的“破戒比丘也是有功德的,也要比普通人要好”的托辞,是啊,人无完人,也是蛮好给自己找一个开脱的理由。)
自古以来,是否佛教是一种极端性的个人选择或团体选择,到了现代社会,演变成行为艺术或身份扮演了?以后逐渐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了,佛教未来扮演的责任和义务是什么?是极端偶像崇拜?明星效应?还是持续性地净化人心?抑或各自为战?法末了,也是内部攻歼时代了,要坏也是内部坏。这是本人不敢仔细考虑的事情。
当然了,我深信佛法的原因是因为从世法中完全寻不到我要的答案,包括一些前生后世的解释。因有人生困惑,选择从小在国外求学,阅了一些艺术类、心理学、哲学、宗教类的著作,也跟很多学者、曾经的同学讨论过,加上自带通灵体质也接触和看到了一些异能人士,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还是想听听您的意见。是否通过这些年的持戒修行,这些问题已经有所悟了或者有所解答了而不单单是嚼法义?因为文字的力量是很强的,可以扭曲整个能量场,也不算是试法师功夫吧,只是如题目中的交流讨论。
不谈西藏达赖每次转世都和中央有一些问题,不丹的宗萨仁波切之所以那么受到西人欢迎,是因为这一国还想要独立于西藏之外(这是我听说的内部僧人的表态)创造一个与世隔绝的人文和自然条件——世外桃源。普通僧人多仿古制在森林中讲法,但是又免不了被藏传佛教历代世袭的体系所控制流俗了,毕竟以他转世者的身份在体系内部也并不高级,最后从现象和爆出来的事实以及他的自我承认来看,确实也成为了一个皮条客。不知道的还好,知道的,好可惜的人设崩塌了。汉传曾经主张的是自耕自种、结夏安居,不过法究竟是在庙堂上还是在谁的身上(比如六祖)?我们沦落到今是否还有清净的法脉传承了呢?
仅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希望得空能获得您解答。我极少跟人通信,也极少有倾佩之人,也没有机会接触到真正能持戒的比丘,毕竟都在庙里非法事不出现(以前参加的汉传和藏传的法事也不太一样,还有地方寺庙的律宗的师父喜欢打女居士板子这种乱象。接触到唯一这个藏传从小出家的不丹和尚,这位二十年老修还因为我还俗了,细思极恐,不是因为这件事儿包括揭批内部乱象我或许还撞不到您这里来)。如果不想解答,您也可以忽略此信。我在国外待久了,高中以后也一直受的西人教育,直言不讳,不会婉转,按照东西合并的方式一直生活着。中国人或者亚洲人在根本信仰上是与西人完全不同的,我总是这么跑来跑去的。以前读国外的著作多一些,现在转回来找一些纯净的,发现也不太容易,更不太容易说服身边的人,毕竟现在这个时代,大家的”我执”和“法执”都是很强的。个人认同的是法师的“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八个字。为求一明师指点,求不到我就继续等。
【贤佳】佛性清净,欲望虚诳,妄想执取,惑业系缚,戒慧解脱,身心自在。如《八大人觉经》说:“觉知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觉知五欲过患,虽为俗人,不染世乐,常念三衣、瓶钵法器,志愿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远,慈悲一切。”
可参阅《大般涅槃经》(https://pan.baidu.com/s/1V-Hn0AoayT4swTwMBNOeNw 提取码:0609)。
藏密男女双修等邪法流传久广,甚有魅力,似有道理,可参看《楞严经》说:“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销,受阴明白,味其虚明深入心骨,其心忽有无限爱生,爱极发狂,便为贪欲,此名定境安顺入心,无慧自持,误入诸欲,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欲魔入其心腑,一向说欲为菩提道,化诸白衣平等行欲,其行淫者名持法子。神鬼力故,于末世中摄其凡愚,其数至百,如是乃至一百、二百,或五六百,多满千万。魔心生厌,离其身体,威德既无,陷于王难,疑误众生入无间狱,失于正受,当从沦坠。……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汝今未须先取寂灭,纵得无学,留愿入彼末法之中,起大慈悲,救度正心深信众生,令不着魔,得正知见。”(卷九)
【海外留学女居士】分享自己的一点思考:
⒈有必要按古制恢复僧人(尼)考核制度,对出家的身心考核标准参照戒律执行,同时要符合现代社会的人性化理念,建立一定量化标准,从而筛选出真正有志弘化众生的现代型僧才。同时在后期逐步建立起对弘法法师的终身考核和晋级制度,但不做为强制性考核目标和项目。为避免其放任自流,公开考核和晋级结果,为广大信众提供参考依据。
形制可考量藏传佛教中的学位制和考核制进行系统的自我更新。
⒉建立系统的汉传传承(法),而非在制度和形式上的门面工程。鼓励进行深层次的法义辨析以去伪存真,建立纵向型的法脉档案而不单单是经教上的简单平面化总结,疏导人流,同时鼓励并培育纯正学人,以延续其千年法脉不被他方外道改制和逐步蚕食。
⒊出家作为个人选择,不应被舆论有意渲染和放大,以免导致大众对宗教的过高期待和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耽误正常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尤其是要注重在青年人中的传播,传播不当很容易影响和误导青年学人误入歧途。
⒋倡导修行人(不仅是出家人,包括在家居士)的行持应首先不违人性,同时依照佛制自律,进行身心的逐步修缮,俗话说“修佛佛没坏,先修自己”。
⒌在保障僧人的修行所需物质条件外,建议建立和保障僧人(尼)的心灵防御和疏导机制或民间组织,以尊重人性不违佛制为基础。由于出家人肩负度脱众生的使命,但若遇自行难以解决的身心障碍,同时面临巨大社会压力和挑战时艰难的自我调节过程应该给予宽容和理解。对后期不能持戒的修行人,除了参考戒律要求,应该通过建立妥善的清退和疏导机制使其逐步脱离僧团回归个人生活,保证其日后可以稳步回归社会不被淘汰,同时其个人信誉不受过度影响和限制。
可以参照一下不丹国为保障修行人提供的生活和医疗保障。先不谈法上的正确与否,据了解,不丹国全国保障并鼓励民众进行佛教修行,国家给予僧人(尼)的保障,包括闭关时来自国家和社会民众的普遍支持。
⒍成立专为僧人(尼)服务的法律团队,并欢迎民间团体和组织的介入,在法律层面上能够有效保障僧人(尼)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佛门应本“慈悲为怀”的精神通过系统的自我清洁和梳理,逐步提高整体素质。
法师的“改邪法不弃人”我很赞同,在破邪显正的同时,为广大学人留出反思与进步的空间,避免造成终身和后代遗憾以及更多有志学人对清净正信佛法信心上的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