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用“一切法皆是佛法”辩护男女双修法的辨破

对用“一切法皆是佛法”辩护男女双修法的辨破

(20190726)

居士】对于密宗,我心中一直有一些想要说的。起因是,我读了邮件里一些人反对密宗的辨析,感受到并没有说到事实根本,只多停留在头脑推演里;这也并不一定是大问题,问题一是过于自信,以经书戒律等直接“宣判”,而没有考虑到实际之中或许隐藏有真修道人的艰难;二是片面突出密宗当代的乱象(这些乱象是实际存在的),而没有审查这个乱象产生的原因,也就是,同样没有注意到,也许仍然不是全部藏传密宗都有此乱象。总之,没有实践没调查的发言,是应该更加慎重一些。至少,以现有这些提供给法师的辨析,是很难说服藏传密宗的全体的。这些想法一直比较零散模糊,但渐渐似乎清晰起来。

昨天,我因为之前读了本因法师、法藏法师给法师的回复,发现,他们援引《心经》来试图含纳且不分别诸法的这一错误,可能更根本是出自对“一切法皆是佛法”理解上的错误,这直接导致法藏法师对密宗解读出来的结果是:男女双修这一法允许存在法理为其支撑。故昨天一上午查阅了些大藏经经文。

以下是我昨天读到的一些经文:

“复次,世尊!依修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法中都不见有此是佛法、此非佛法,此可思议、此不可思议,以一切法无差别性故。若诸有情能修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观一切法皆是佛法,顺菩提故;观一切法皆不思议,毕竟空故——是诸有情已曾亲近、供养恭敬多百千佛种诸善根,乃能如是修行般若波罗蜜多。”(T07n0220_574《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401卷-第600卷) )

“复次,曼殊室利童子!若菩萨摩诃萨不见法界种种差别及一相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若菩萨乘善男子等忍菩萨法不应修行,忍大菩提不应求趣,达一切法本性空故,彼由此忍疾证无上正等菩提。若菩萨乘善男子等信一切法皆是佛法,闻一切空心不惊疑,由此因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若菩萨乘善男子等闻说诸法无不皆空,心不迷闷,亦无疑惑,彼于佛法常不舍离,疾证无上正等菩提。”(T07n0220_575《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401卷-第600卷))

“善现!若如是说如来、应、正等觉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知此言为不真实。所以者何?善现!由彼谤我起不实执。何以故?善现!无有少法,如来、应、正等觉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现!如来现前等所证法,或所说法,或所思法,即于其中非谛非妄,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善现!一切法一切法者,如来说非一切法,是故如来说名一切法一切法。”(T07n0220_577《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401卷-第600卷) )

“‘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论云:一切法者,皆真如体,故皆佛法。即非者,由色等法即真如故,即非色等法,真如常无色等诸相故。是名者,即是真如法自性矣。”(《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长水沙门子璇治定)

“如学人问忠国师:‘经云一切法皆是佛法,杀害还是佛法不?’答:‘一切施为皆是佛智之用。如人用火,香臭不嫌,亦如其水,净秽非污,以表佛智也。是知火无分别,兰艾俱焚;水同上德,方圆任器。所以文殊执剑于瞿昙,鸯掘持刀于释氏,岂非佛事乎?若心外见法而生分别,直饶广作胜妙之事,亦非究竟。’”(《宗镜录》慧日永明寺主智觉禅师延寿集)

我只将这四处藏经查阅到的经文列出,是否就可以看出法藏法师理解的“一切法皆是佛法”是有误区?即:一切法皆是佛法,那是佛的境界,也是最后进入佛的境界之因。所以这不能当作凡夫修证佛法时候可以不加摘选的理论依据。而如“杀害还是佛法不”,等同于“持淫还是佛法不”。当初,是七佛之师的文殊菩萨,为破行者们有执于实际看到了过去生如此业障深重而丧失信心,故而举剑欲杀如来,如此特例因缘,以及文殊菩萨如此修为所行之事,如何可以作为凡夫修证之据?

我先将“一切法皆是佛法”之理解发给法师,请法师指教是否其中有错误之处。

贤佳】随喜思考!批驳藏密男女双修法,不仅是看众多事实乱象,也不仅是直接引经律明文批判,还深入义理看其错解基本佛法并自相矛盾。

经中说“一切法皆是佛法”,是从体性上讲的,不是从行相上讲的。体性上一切法皆是真如,真如即佛法。真如以无性为自性,其实无相,修行行相的表现非真如。如所引《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说:“‘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论云:一切法者,皆真如体,故皆佛法。即非者,由色等法即真如故,即非色等法,真如常无色等诸相故。”所以男女双修行淫的行相非佛法。

又如所引《大般若经》说:“若菩萨乘善男子等忍菩萨法不应修行,忍大菩提不应求趣,达一切法本性空故,彼由此忍疾证无上正等菩提。若菩萨乘善男子等信一切法皆是佛法,闻一切空心不惊疑,由此因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既然“忍菩萨法不应修行”,怎么会以男女双修法为修行?更不会以此有为法作为成佛无上方便。

如经所言,信解“一切法皆是佛法”,是基于信解“一切法空”。这“一切法空”不是应成派(格鲁派)伪中观所理解的诸法无自性因缘生,而是龙树菩萨所说的诸法无生,即《大般若经》常说的“毕竟空,无所有”,又如《圆觉经》所说五蕴生死皆是幻化,如同病目见空中花,“非作故无,本性无故”。所见幻相唯识变现,识体本是真如,无性为性,无相为相,而随缘幻现不违染净因果规律。行淫欲是染因,所现必是染果,所以正解一切法空则决定不会以行淫欲为修行,戒律中判定“行淫欲非障道法”的见解为恶邪见。

应成派(格鲁派)伪中观错解“一切法空”,认为离心有色法,执取无自性因缘生为修行,认为将身体和行淫观无自性空,就可作此因缘生的行淫法而无过,且要坚持经常行淫“修行”直至成佛,其实是错解空性而坏染净因果。可参阅文章:

《评破格鲁宗喀巴法师对大乘自性见内涵的错误定义》

https://mp.weixin.qq.com/s/TP-XAA-9Wsyy_0MUAdDQXw

《宗喀巴法师:比丘把女性身体观想为空,就可发生性关系》

https://mp.weixin.qq.com/s/Oft07lxb4ZQt2joEvVU7zg

《论宗喀巴法师设立淫欲为道的理论依据》

https://mp.weixin.qq.com/s/buWZ5zMBpoehm27jIchs-g

《请释守正大德法师解释:“比丘把女人观空就可以交和了”,是不是法师说的染净作用不无的意思?》

https://mp.weixin.qq.com/s/dnX9_F4pA8OM65_L_e8irQ

从反例来说,如果可用“一切法皆是佛法”来证成男女双修法是佛法而不应批驳,那么奥姆真理教、法轮功所讲的法也应是佛法而不应批驳。佛经中记述佛批驳很多见解,是否是佛言行相违?一些人批驳藏密男女双修法,这批驳属于“一切法”,也是佛法,不应反批驳,否则是自语相违。

可再审思。

所引《宗镜录》中“忠国师”的话是不合理的。“一切法皆是佛法”是从无为体性讲的,忠国师拉到“施为”上讲了(如其文说“一切施为皆是佛智之用”)。就“施为”上,他所讲也是似是而非的。“文殊执剑于瞿昙”,并未杀害,完全是演戏,因为佛是不可能被杀害的,也不会有所畏惧而跑。“鸯掘持刀于释氏”,是被佛所度化的恶行,并非本身是佛法。

您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那是佛的境界,也是最后进入佛的境界之因,所以这不能当作凡夫修证佛法时候可以不加摘选的理论依据。……文殊菩萨如此修为所行之事,如何可以作为凡夫修证之据?”这种看法类同一些信敬藏密的人士为男女双修法辩护的说法(说男女双修法是地上菩萨、八地菩萨等高境界者修的),是似是而非的。“一切法皆是佛法”,是从一切法无为体性说的,不是从有为修行说的,不能作为有为修行的依据,不论是凡夫还是圣者乃至佛。如前引《大般若经》说:“若菩萨乘善男子等忍菩萨法不应修行,忍大菩提不应求趣,达一切法本性空故。”又说:“无有少法,如来、应、正等觉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居士】感恩匡正我谬误处!我回忆当初写文时的意想过程,查阅经文前后本来认定:“一切法皆是佛法”是佛果位上的境界,因为判断的是“一切”,唯佛有此遍知能力(一切相智)。即:“一切法皆是佛法”不能因果倒置而用在佛法修行之上,更何况双修外道之法?然而读到“若菩萨乘善男子等信一切法皆是佛法,闻一切空心不惊疑,由此因故疾证无上正等菩提”,又觉得此信果之心亦是证菩提之因,故理解此是最后进入佛的境界之因。

然而《宗镜录》那段话,确实如法师所讲的,带偏了我!我反思:这仍然是从前阅读经文甚少而阅读“杂文”太多之故。比如,前些年读南怀瑾先生书里,他有讲:“佛法不只是善法,也有恶法啊!”我方才又查阅藏经,结合理解法师的匡正辨析,重新总结如下,请法师再为审看。

(1)“一切法是佛法”,讲的是诸法毕竟空的真如体性,不是指有为修行,无论是凡夫还是圣者乃至佛。

(2)一切佛法行持都是善法;若是恶法行为(如男女双修),必非佛法行持,无论是凡夫还是圣者乃至佛。

关于(2),有经文如下:

T07n0220_477《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401卷-第600卷):

佛告善现:“一切善法皆是菩萨菩提资粮,诸菩萨摩诃萨圆满如是菩提资粮,方能证得一切智智。”

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何等名为一切善法?”

佛告善现:“诸菩萨摩诃萨从初发心修行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于中都无分别执着,谓作是念:‘此是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由此、为此而修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是三分别执着都无,知一切法自性空故。由此所修布施等六波罗蜜多,能自饶益,亦能饶益一切有情令出生死得涅槃故,说为善法,亦名菩萨菩提资粮,亦名菩萨摩诃萨道。过去、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众行此道故,已得、今得、当得无上正等菩提,亦令有情已、当、今度生死大海证涅槃乐。”

T06n0220_394《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201卷-第400卷):

佛告善现:“诸菩萨摩诃萨有何善法不应圆满?善现!诸菩萨摩诃萨为得无上正等菩提,一切善法皆应圆满。善现!诸菩萨摩诃萨从初发心乃至安坐妙菩提座,于其中间无有善法不应圆满。要具圆满一切善法,方得无上正等菩提。若一善法未能圆满,而得无上正等菩提,无有是处。是故,善现!诸菩萨摩诃萨从初发心乃至安坐妙菩提座,于其中间常学圆满一切善法,学已当得一切相智,永断一切习气相续,证得无上正等菩提。”

T07n0220_481《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401卷-第600卷):

“舍利子!若有说言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能摄一切殊胜善法,是为正说。所以者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一切善法母,能生一切波罗蜜多及五眼等殊胜功德。”

贤佳】随喜思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