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0)

(一)

【居士】关于过午不食。我可以分享我的经验体会。

我最初持午,坚持了一年,变化很显著。最初我吃饭,都是我要天天给我妈妈讲,我想吃什么。一年后,妈妈说,你变化很大,一年前,是你想吃什么我做什么,一年后,是我做什么你就吃什么,不挑口了。而且,通过一年持午,我不怎么吃零食了,以前拿零食当饭吃。而其实,我的身体一直很虚弱,多年的病秧子。持午一年,很舒服,不仅身体素质没影响,而且晚上身心清爽、清明,挺美的,可以清净对饮食的贪欲。

学诚以身体为由,鼓励大家“药石”,实则为他自己开脱。弟子持午,师父不持,成何体统?还担了慈悲爱护弟子的美名。狡诈由此可见一斑!

(二)

【法师】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那么多以师父署名的对外发表的文章和出版的书籍都是师父自己亲笔所著,最近才了解到很多都是由众多弟子代笔的。由于出家人的文章往往代表了他的知见和修证水平,所以很多人都错误的认为那些文章和书籍是师父的功德展现,这样给大众很大的误导。请问法师是否可以公布一下近年来在龙泉寺师父发表的文章和出版的书籍到底为何人所著?给读者以真相!

(三)

【贤书法师】师父的“好好”系列(《好好听话》《好好说话》《好好做事》)全都是我写的。

(四)

【居士】法师,微博答疑是师父亲自回复的吗?还是由僧团打理的?

【贤佳】僧团打理的。

【居士】击碎了好多梦啊……

【贤佳】醒了好

【居士】也许本就没有真实不变的东西。

【贤佳】佛的法身真实不变。现世也有人真心实行一生不变。

【居士】如何能时刻与佛的法身相应?是一直在我们身边的吗?您如何看待梦呢?都是虚幻的魔障吗?

【贤佳】多读经念佛,以戒为师,修习定慧。佛的法身遍法界,随缘感应。梦是虚幻的,但不一定是魔障。有善梦或非善非恶梦。

(五)

【居士】我发现一个现象,此次事件后,我通过朋友圈观察学佛小组成员的态度,一般拥有正规学历教育的,具一定社会层次的,相对(也不是全部)立场正确。疯狂执着的,文化层次,社会层次偏低,或者年轻,没有社会阅历和经验。不知僧团是否如此?

【贤佳】僧团中有些高学历者积极维护学诚法师。僧众对学诚法师名誉的依附更强,不只是理智辨别问题。

(六)

【法师】仁爱慈善基金会内部在搞调查,把合影照片发给部分志愿者,让大家指认谁变节了。他们把接受政府调查结果的志愿者归类为“变节”者。

【贤佳】他们在仁爱慈善基金会内部搞派系甄别,激发斗争,背离慈善基金会的基本精神,而且与师父紧绑在一起,对抗政府,这会将仁爱慈善基金会彻底毁掉的。

(七)

【居士】现在看师父和维护师父的这些法师和义工,觉得人都是在自毁长城,对自己也是个警醒。

【贤佳】是的,为了名誉和相关利益而理智蒙蔽,如同飞蛾扑火。不重视戒行,佛法理念抵不过五欲八风等现世利益的依求。

【居士】末学现在觉得即使从俗世的角度来讲,自律精神也是必不可少。有些世间人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因为坚持原则也能赢得世人的尊重,获得ta应有的成就。反倒很多本身很有善根的人,因为获得了一些暂时的所谓成就,开始无知膨胀,放浪形骸,最终也断送了自己。修学佛法要逆生死流,没有持戒做基础,简直是天方夜谭。

(八)

【义工】事到如今,还有很多信众执迷不悟为学诚喊冤,真是让人无语,已经被教化得缺乏对事情常识性的判断,始终认为是诬陷。而没有说站在那些受害的比丘尼角度想想,以及她们的父母亲人情何以堪?

说良心话,我始终困惑龙泉寺为何不给信众一个明确态度,而是故意模糊化问题,似乎国家宗教局给出的真相有问题,让一些信众不能明确事实真相,四处喊冤。这样下去害人害己。如果怕失去供养如此做,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贤佳】是的。他们以及那些教化者得受乃至依赖“师父”这个大树的荫凉利益,不愿意失去,不愿意或是无心力接受改变,所以掩耳盗铃般拼命维护。那些比丘尼及其亲人不影响他们的利益,他们无暇顾及,或者认为是小节,无关“大局”。现世利益的维护蒙蔽了良知和理智,很可悲!

【义工】其实,当初突然开始跪拜学诚照片及诵唱学诚赞歌时,我就心有存疑,感觉有点问题,那时就是存疑吧。多年前偶尔参访过五台山殊像寺的主持给人感觉像是邻家老爷爷,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一个符号,也从不搞个人崇拜。一个宗教如果不断去神话一个人,一定是有问题的,而且早晚会出问题。

多年承担各类文稿都是在熬夜时完成的,即使出差旅途中也依然努力去承担,不是说想积累什么资粮,而是觉得弘扬佛法这件事值得去承担。很多东西,我喜欢独立思考,想不明白的就存疑,保持距离的去观察。尤其是2015年清华女生坠楼事件让我对寺里产生很多质疑,一度不想承担了,因问不到真相,很多人不让谈。那时我的上位是*师兄,问她一句话不说。那时我就很恼火,心想这个就是你们的慈悲心吗?

依法不依人,存在一个bug,每个人对于法的理解都不一样。怎么保证自己对法的理解都是正确的呢?如果都能理解正确了,也就不用依师啦。

信仰要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力,信众要有自己的头脑和辨别力,这样就不会被人在精神上控制,否则不叫信仰,叫“愚痴”!

关于学诚那几本书,我一本也没买过,因为看不进去,不过是穿插佛教语言的碎片化的心灵鸡汤。参与过一次读书会,因我写的微电影推学诚的书,真实感觉没啥获益。

【贤佳】宜适当多读传统正规佛经,树立宽广的基本正知见,行持上随力以戒为师,就相对容易辨别正邪是非,也相对容易体会正法。

【义工】主要是这事之后,大家会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所有高僧大德都是这么包装出来的?只是由于幸存者偏差,某些人一辈子都没有揭穿而已。智慧都是疑出来的,要是释迦摩尼没有疑,怎么会出家求道呢?应该安于婆罗门教才对啊。

【贤佳】不好说。《论语》说:“不逆诈,不亿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不在事前逆测人诈我,不在事前揣想人对我有不信,但临事遇人有诈与不信,亦能先觉到,这不是贤人吗?)少欲知足,以戒为师,正直不谄,就容易辨别诈伪。

(九)

【居士】感受到“依师法”确实危害太大了!“我们每个人,要有,可为师父而死的觉悟!要护卫师父的名誉!”真的是出自法师之口吗?师父的恩德是不能忘,但师恩真的大得过佛恩吗?为了师父,可以不顾佛教的命运,不顾龙泉体系众佛子的法身慧命吗?太可怕了!

【贤佳】是一位居士转告我的。您可沟通确认是否H法师是这么说的。能要到他讲话全文更好。

【居士】我问了两位师兄,一位说是谣言,一位说“没听说”。据说山上只剩一百多义工了,除了承担就是诵经拜忏,比较平静,三慧堂里面的部组都搬到教学楼了,物业中心也都拆了,我了解到的情况基本是这样。即便说过这话,从“200多位核心义工’来看,也不是现在说的,应该没什么的了,请法师不要担心。

【贤佳】了解了,那就好!

(十)

【贤佳】关于贤H法师那段话,有居士来信说:“我问了两位师兄,一位说是谣言,一位说‘没听说’。据说山上只剩一百多义工了,除了承担就是诵经拜忏,比较平静,三慧堂里面的部组都搬到教学楼了,物业中心也都拆了,我了解到的情况基本是这样。即便说过这话,从‘200多位核心义工”来看,也不是现在说的,应该没什么的了,请法师不要担心。”

能确认H法师什么时候说的那话吗?如果能得到他讲话的录音或全文更好。

【居士】好的,谢谢法师用心核实确认。我再问一下提供这信息的有缘,昨天就问他详情了。如果能确认是谣传就好了,不希望再出大事。

(那个昨天问了,是贤H6月份的时候说的。周末义工会上说的。的确是他说的。)这是有缘今天的回复。

希望龙泉寺能有更多明白的人回归正道,不要出无可挽回的大事就好。

(十一)

【居士】北京龙泉寺已经变成毒瘤:8月23日,国家民宗局已经明确下文,学诚的违法事实,但以龙泉寺释贤J为首的僧团委员会,在信众团体里暗中传播反D反SH言论,把说实话的义工拉黑、踢群、威胁人身安全。很多人并不知实情,并且没有看过95页举报信。贤J法师为首的几位法师,一直坚信学诚法师是清白的。J给僧团和信众灌输:这件事只是贤启所说,师父做这些事时,没人看见。还说师父做这事时,是被鬼神加持的。我不明白“鬼神加持”是何含义。难道强奸时,只要有鬼神加持,就不是犯罪了吗?

原来这位贤J法师对外以“没人看见”为由,死命替学诚抵赖。对内,因为很多人看清了学诚违法的事实,就托付以“鬼神加持”之说帮学诚打圆场。对信众采取欺瞒手段,放任诋毁党和政府的言论。说白了,龙泉寺方面罔顾事实,想继续举着学诚这块招牌混世。国家该出重手整顿了,不得放任学诚流毒啊!

(十二)

【居士】自从我不再跟随学诚法师学习之后,多位同修都跟我分享过龙泉寺一些法师的教言。其中贤H法师部分言论,让我感觉与之前的法轮功套路很像。因为我母亲本身是老党员,曾在某央企有段时间负责过法轮功成员的思想工作,偶尔会跟我分享一些轮子的言行,感觉很像龙泉学修系统的方法。请法师悉知:

1.贤H法师曾经在6月份广论YY共修的大课上,号召“为师父清白而死”的言论,因时间过去几个月,原文可能没法完整复述,但多人跟我说过,贤H法师所说的含义就是号召大家为师父清白而死。这跟法轮功号召成员自焚很像。另外,有同修说,贤H法师给龙泉寺常住义工开会时,也讲过同样的话。具体时间不知道,但可以倒推一下龙泉寺还有200名常住义工的时间。

2.贤H法师曾经教义工如何应对国土局调查,说过很多方法,其中一条是说北京市政府也有一栋楼是违建,如果要拆龙泉寺,就“要拆一起拆”。号召对抗政府,这点也很像法轮功。

3.贤J法师在8月15号以后,多次给常住义工的大会上讲:师父也是修行路上的人,没有成佛都会犯错。还说,证据都是听贤启说的,贤启没有亲眼看见,不真实。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亲眼看见,不真实。并且一直强调,师父做这件事的时候,鬼神加持了(这个我不懂)。以及,是贤耀鼓动二贤说违建的。龙泉寺却慈悲地给贤耀钱出去租房,还给了床等等。

我们几个醒过来的同学,都认为要公开学诚法师做过的所有恶行,否则很多人依旧认为学诚法师清白,所以才会在短短几天内,有三种学诚法师下落的说法。一说学诚法师现在厦门参加活动,只是没带手机;一说学诚法师现在福清;一说学诚法师现在龙泉寺方丈室。因为这些学诚法师的出家弟子依旧坚持学诚是清白的。所以,公开学诚法师罪行势在必行。

(十三)

【居士】每日都在读您发来的法义辨析,收获很多,感恩您!末学相信真理不怕辨,理应越辩越明。

近日读梁漱溟先生的《中国文化要义》,其中提到:

“宗族生活、集团生活同为最早人群所固有;但后来中国人家族生活偏胜,西方人集团生活偏胜,各走一路。西方之路,基督教实开之,中国之路则打从周孔教化来的,宗教问题实为中西文化的分山岭。”又,“保护中国民族的唯一障壁,是其家族制度。这制度支持力之坚固,恐怕万里长城也比不上。

“再从太虚法师的文章里(此据黄文山先生《文化学论文集》第180页转引),又可证实了上面关于佛教一部分的话:佛教的僧伽制度,本为平等个人和合清众的集团,但到中国亦成中层家族的大寺院及下层家族的小庵堂;只有家族的派传,无复和合的清众。此可见家族化之普及与深入。

“还有史学家雷海宗教授亦说过:

“佛教本是反家族的或非家族的,但传入中国后,就很快地中国化。(中略)超度七世父母的盂兰盆会,在一般人意识中,是佛教的最大典礼。至于与家族无关的佛学奥义,并非一般信仰所在。把一种反家族的外来宗教,亦变成维持家族的一种助力。(见《智慧周刊》第四期《时代的悲哀》一文)”

费孝通先生也在《乡土中国》中提到家族观念在中国文化中的主导作用,现代的尤西林先生也认为国人更重视家庭家族内的私德,而当离开家族后缺乏公德意识。

联想到此次事件,更有感触。遇到他人的举证时,法师和居士会本能地保护师父,其实也是一种家族观念使然,儒家所强调的“百善孝为先”思想已深深植入。师父就像大家族的家长一般,纵有不当之处,作为子女都无权举证乃至议论。从这次事件的发展可以判断,羯摩制度在L寺好像也已流于形式,至少对师父是如此,我相信绝大多数法师之间是可以认真履行的。佛陀所提倡的民主作风看来在当下的汉地很难实实在在地践行,这大概和我们的“小圈子文化”、“家族文化”有很大关系。大家会很自然的首先考虑到并保护小团体、家族利益,而置公众利益、社会利益于次要考虑甚至舍弃,并以此标榜自己的取舍为“顾全大局”。殊不知师父这样的公众人物(身居全国政协常委高职)的一言一行都要放到公众层面去考虑,公众也有天然的权利监督公众人物,而不应以佛法的业果法则对公众、信众进行威吓。L寺若能借此事件深刻反思,引以为鉴,突破“家族观念”,承担起公众责任,成为合格的“具备社会责任与意识的团体”,则能重新赢得公众信任。

(十四)

【法师】贤R法师针对龙泉寺目前困境给出以下建议:

第一,无论你们听到了什么,不要说一定是真的,也不要说一定是假的。首先,知道自己是“障深慧浅”、业障重、没智慧的凡夫,如果你以前觉得什么事儿绝对是百分之百确定无疑的,我希望你们根据以上讲的,清醒地意识到“不一定是这样”,至少要存百分之二十的怀疑。自己心里知道就好。如果你们很多人说,我觉得这个绝不可能是真的,我觉得这个也不是客观的,自己要留百分之二十的余地。

第二,无论自己怎么判断,对曾经我们的师长对我们的恩德,建寺、育僧、把无比珍贵的佛法介绍给大众,一定要心存感恩!这点非常重要!!!针对这个“具力业门”的这个点,你们自己怎么判断啊?刚才讲了,是你们自己的业力,是吧?可能受到别人的影响,受到了自己以前自己心相续的影响,受到了各种因素的影响,再加上自己的经验判断,最后你们自己产生了一个判断。但是,甭管你自己怎么判断的,但是有一点你们要清楚啊,比如说我们的师长,他建寺,这个事儿有问题吗?培育僧才,让人剃度出家,这个有问题吗?他们曾经都是我的恩人,都是我的师长,都是我的师兄,都对我有过恩德,必须这么想,明白了吗?末法了,都舍头目脑髓得一个四句偈。师长建寺也好,育僧也好,我们现在能够完整的学到《菩提道次第广论》,那是多么的幸福,想想,好好珍惜啊,没什么机会了,再折腾个十年、二十年,咱们都老了,过两天就挂了,能不能再投生人道,能不能再学上佛法,都很难讲。所以赶紧把精力放到正确的事情上。

第三,如果你觉得师长有问题,可以在心里舍弃师长,但不要起嗔心,甚你觉得师长有问题,可以在心里舍弃师长,但不要起嗔心,甚至是报复的心,这对你一定是有害的,极大恶果之因。应如理思惟:初地不知二地事,您的行为我理解不了,从此之后我不再追随您。但您对我曾经的恩德,我感恩您。你怎么判断,我没有强求,我绝对不强求,你们自己判断,只要能知道说,我自己是“障深慧浅”的,就行了,我没有说你一定要怎么样,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说,比如你觉得贤R这个家伙不靠谱,可以,没问题,然后你说从此之后,我不跟你学了,完全没问题,但是你不要起嗔心、报复的心、怨恨的心,这个东西都是伤人的,明白吧。你只能说贤R这个家伙不靠谱,以后我不相信,但可能曾经对我有恩德要感恩。这是最保险、最保险、最保险的路,一定要如是思维。

第四,如果你觉得师长没有问题,可以继续追随这个善知识,学他的法。但不要对伤害师长的人起嗔心,甚至是报复的心,这同样是极大恶果之因。应如理思惟:初地不知二地事,您的行为我理解不了,但您对我曾经的恩德,我感恩您,但以后我不再追随您。你不要说,这个人怎么伤害我师长,尤其你对的境若是出家人,知道自己么伤害我师长,尤其你对的境若是出家人,知道自己是障深慧浅的凡夫,他们都是大菩萨,我不行、我不懂,你们怎么着我不懂,师长曾经把珍贵的佛法通过这个法师的缘带给我,那我也非常感恩,非常感激。至于他现在的行为怎么样?我看不懂,我也可以选择说我不追随你。但比如说:“我觉得你不合适,你这么做不对。”不要这么想,为什么呢?你什么水平啊?你智慧很高吗?你看得清楚所有的因缘吗?你根本看不清楚的话为什么要掺和这些事,是不是?他们如果说有世间正义,他觉得是正义的一方,他去怎么做,那是他觉得,对吧?你比如说,现在谁和谁,有什么矛盾,我们佛教徒都是这样,首先希望说能够让你们俩和合共处,如果说你们俩不能和合,那看你自己是泥菩萨还是金菩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时候,那你就不要掺和。这个你们自己可以判断的。你要是金菩萨的话,那你就是超级有智慧啊,那你就去拯救世界啊。到底是泥菩萨还是金菩萨,你们自己看吧。我看啊,我刚才插过一句话,业果缘起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历史上有佛、菩萨示现过,实际上我觉得就是给我们大家出一个考题,是吧?你自己怎么去想、怎么去判断,如法地去做。我刚才讲的这个思路,C法师也走过,最终我们总结出来。我不敢说这是一个特别高明的方法,也许会有更高明的方法,但是对不起,高明的法主要是你们内心要有这个力量。关公那把刀,七八十斤,抡起来很厉害,关键你有没有这个内功,你能抡得起来抡不起来,你要抡不起来,就把自己伤着了,所以说你要是觉得自己只能抡起来一个锄头,二十斤的,你好好抡你的锄头,好好练自己的内功,等你有劲了,咱再说。有的是高明的办法,但是我觉得这个法最保险,绝对不会出大问题,对自己绝对是过得去的。

【贤佳】了解了。他对别人宣导说:“知道自己是‘障深慧浅’、业障重、没智慧的凡夫,如果你以前觉得什么事儿绝对是百分之百确定无疑的,我希望你们根据以上讲的,清醒地意识到‘不一定是这样’,至少要存百分之二十的怀疑。”不知是否用在自己身上?他对师父表现出来的功德、恩德是否清醒地意识到“不一定是这样”?是否至少存了百分之二十的怀疑?另外他对自己讲的这段话本身的正确性、合理性是否清醒地意识到“不一定是这样”?是否至少存了百分之二十的怀疑?

【法师】《若无世间师长,则不知礼义,若无出世师长,则不解佛法》(“贤二机器僧”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LfNbJ–2sMkujFakC22HBg

【贤佳】有句古话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而“贤二机器僧”所说的这些话其基本前提已大偏差,“初一若错,乃至十五”。师父自身不追求出世间,也不可能引领僧俗弟子真正趋向出世间,因此不算出世间的师长。他在接待台湾“中华人间佛教联合会”参访团时(印象中是2015年),在欢迎大会上公开说:“我认为现代的出家人可以清净,但不能清闲。”其意蕴是清净不是必须的,非首要的,不清净也是可以的,必须且首要的是不能清闲。这其实是他长期管理僧团、指导僧人学修的一贯观念并充分落实。在这一观念下,他会接纳、任用对他忠诚的犯粗重罪者,特别重用“不执着戒律清净”而灵活多变、做事能力超强的人,美其名曰:心量广大,善用人才,善于组合缘起成办大事。这样如何成就出世间?而实际在世间法上也埋藏大隐患。

(十五)

【居士】现在大部分支持学诚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理由——学诚创建了龙泉学修体系,他接引了很多人学佛。

那么我想问,他创建了怎样的学修体系?是指学佛小组吗?如果是指学佛小组,那么早在2007年,我就参加过济群法师在全国范围的«广论»学佛小组,也是由居士提供场地,组织学员每周共修一次。但是,没有各种媒体的集中”轰炸”,济群法师也不敢违建,估计也没法搞大规模居士培训,否则,早没学诚啥事了。而接引大规模信众学佛这一点,从表象看,他的确把人接进来了,大家有团队可依,但是:

第一,早在2011年,我所在学佛小组的班长,有一次上完班长课(那时是C法师带动),很闷闷不乐地说,“今天法师给我们布置任务了,让我们多发展小组组员。这不就是拉人头吗?搞什么嘛?我可没地给他拉人去。”

2014年,贤S法师带班长班,一上台就定计划:“我今年要发展多少人出家,我在位时,要新增多少多少学佛小组。”后来我问过S法师:这样定任务,定目标对吗?S法师很强势地回答我:当然要这样,必需的!

2015年底,关怀员通知讲师:新的一年,讲师要从800突破到3000,学佛小组组员要从10000,突破到100000。

那么,即便我们被龙泉体系接进来了,接我们进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学佛这一个单纯而慈悲目的吗?

第二,我稳定地跟随山上学修,是从2014年开始,每周六上山,几乎不落课。最开始,我就像老鼠掉进米缸里,开心得不得了。精进共修一场不落,积极跟随法师,进行教理学修。但是,2016年,我就已经跟不动了,或者说,我自己走不动了。

我觉得每周的教理学修,理论学得够多了,都已经有点疲了,但是,不能对内心产生力量。不能降伏烦恼。

《广论》修习轨理讲的很明白:一天四座座上修才为正修,诵经、拜忏都是辅修。而只有通过思维修,法义才能入心,产生定解。可是道场全不提思维修,道场只有一个口号——承担就是最高的修行。可历代祖师大德,佛经里,好像都没有说,承担就能成就空性智慧的哦。而道场则是独创了一个自己发明的口号——承担就是净罪集资。

也就是说,我们学着《广论》的教理内容,却并不按照《广论》的实修方式去修,那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龙泉道场一直不是修行的道场,一直就是一个将佛法作为产品营销的企业,企业要占领市场,要打广告,要有品牌,需要大量的员工,人才,所以,佛法是要学滴,皮毛就好,否则你尝不到甜头,不会夸他好,不会对他歌功颂德,不会给他心甘情愿拉人头去,不会疯狂去承担。因此,无论出家师,无论学员,跟随多年,不能进步,原因在这。我们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却只尝到了一点点甜头,真正的实修都没有开始,甚至连正确的修习理路都没有建立,就对学诚感恩戴德,觉得这是学诚的功德,都被学诚玩到这一步了,多年学修,只是当了学诚疯狂扩张佛教帝国的铺路石子,还不自觉自省,还在对他歌功颂德?可悲至极!

所以,我很想知道,大家所赞誉的这套体系和理念是什么?

弘法利众生吗?这一点,莲花生大师有教言:如果自己还不能降伏自己的烦恼,或者修行浅薄,不要出来或过早接引众生,否则众生度不了,自己玩完。

所以,我不明白,他们所极为认可的学修体系和理念到底指的是什么?

第四点,龙泉寺僧团不领单资,但是,所有集体道粮里,定期有做供养、布施吗?我看到,好几年前,学诚在一次地震中捐了10000块钱,他每月工资都一万了,加上信众供养,他钱多得很,怎么就从没见过他赈灾捐款救济贫苦呢?要是他一直有捐助,估计龙泉寺早都满世界去歌功颂德了吧!

所以,不能因为学诚给了大家这个学修的机会,把人接进来了,就认为说他有功德。以上几点,是我的看法。

看似我们拥有学修的平台,但是,肤浅的教理学修,无法深入到实修,后续很难进行。我就听一位讲师2015年初讲师班总结会,公开向法师请示:分班吧,分层次引导,很多跟随道场4、5年的学员,全都流失了,再不分班,龙泉寺将始终处于培养新人的阶段。

最后一点,喊了那么多年,建立汉传佛教修学体系,到底建起来了没?是个啥?

(十六)

【居士】感恩法师,但是末学还是不能认同两点∶

一、佛经中对外道邪见破斥当然不算自赞毁他,但是都是针对见解而非针对人,但是您所讲,既有针对见解的,还有大量针对师父本人的,譬如说师父伪诈、邪僻,像希特勒,要么全胜,要么全输,末学虽读经典不多,但是也没有见过这样否定人、否定言、否定事的,如果这不是自赞毁他,那自赞毁他标准怎么界定?会不会以后大家相互攻击,都引用佛经破斥外道邪见为例子,大开互相攻击之门?从见解纷争到派系之争,最后落实到人身攻击?

二、师父若有过失,明辨即可,但是毕竟有很多功德,譬如接引大量优秀青年出家,培养大量僧才,这在当代是很难得的。末学了解,香港澳门已经将近二十年没有剃度一个人,龙泉寺能每年近百人剃度,大量优秀青年受戒,而且解决他们从出家到僧亲,到学修一系列问题,包括您和启法师也都是在师父接引下出家剃度受戒学修。如果完全否定,一者无法解释那么多法师成长,如果仅仅说是法师宿生善根,恐怕很难解释。

三、佛法要照着说,也要接着说,毕竟时空因缘不断变化。佛法是药,烦恼是病,烦恼也在不断进化,佛法自然不能刻舟求剑。如果一味要求师古,一则会不会带来其他宗教里的“原教旨主义”倾向,返回原始佛教或者部派佛教,而造成佛教现代化进程的停滞甚至倒退?二则,会不会以后不敢有人接着说,一味述而不作,照本宣科,佛教不能与时俱进,最后翻来覆去还是老一套,失去了统理大众的资本,进一步被边缘化。

以上三个疑问和担忧,请法师开示。

【贤佳】随喜深思!也感谢提醒!是应综合看待。

(1)师父的事已大众公知,而有很多虚诈不实的说法,掩盖事实,迷惑人心,引生龙泉寺体系内外很多人对抗政府而祸害师父和团体乃至整体佛教,因此宜应如实明确指明事实、辩明是非。另外依戒律所说,对邪见影响大众、邪行侵害众人的恶知识宜明确揭破,使大众明识恶知识、远离恶知识。例如佛让舍利弗对社会大众广说提婆达多的过失。我在龙泉寺内也组织比丘作了僧法羯磨允许所有比丘对大众说师父的粗重罪行(可参阅以前分享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0727》)。

(2)过不掩功,功不掩过,而师父的功德主体是虚诈(言行、宣传多有虚诈)、浮华的,而过失是深广巨大的,不仅僧众弟子的修行道路其实主体趋向堕落(弃戒、破戒),而且破坏整体佛教。我近些天分享的资料中有相关辨析内容,可再参阅。我9月10日会分享一份新的交流讨论资料,里面也有较多相关内容,可以参阅。

(3)戒律是允许适当变通的,但不能随人情方便乱变通,如同社会法律可以适当变改,但不能一个人或几个人随便就改,这需要真正通达戒律的一些人一起研究,然后僧众共决。另外特别不宜轻视戒行,能持的戒应尽量持,不应为了小小布施、弘法等而轻弃戒行。正如有位法师曾说:“不能持死戒,但应死持戒。”很多附佛外道类同自诩是“接着说”、与时俱进,如何避免?所以宜应就具体言行作辨析。

(十七)

【义工】末学收到邮件,获益匪浅。看到很多居士的辩论,我只能用一句话来表达:“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人最可悲的莫过于失去分辨能力。如果追本溯源看这件事,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不用那么费脑子的去用经文去思辨这个事的真假,虽然看似辩论能让问题更清晰,但是有的人辩论一圈还是会跑回到原点支持学诚,因长期教化与熏染,已经被成功洗脑。

想想学《广论》就是一个套,里面充斥大量的说教就是强调依师,所以有很多精进好学的信徒把“师父”当成一辈子的心理依托,为师父生,为师父死。这种盲从也是必然结果。

如性侵事件,为何会持续这么久,才有弟子清醒过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这是需要我们反省和深思的。其次是从这件事看,我想不会那么简单。也许我们知道的是六个比丘尼,但背后还有怎样的故事,只有当事人心里更清楚吧。有句话说如果你在地上看到一只蟑螂,那就说明地下已经有很多蟑螂了。也许还不止六个,还有更多,只是还没被发现,或者还没被调查取证。虽然,我也希望自己的这个经验推理是错误的,但直觉告诉我也许背后还有很多可怕的内幕,否则学诚怎么会这么胆大妄为。这是我当初看完95页举证资料后的直觉,而且在看完资料后,我心里几乎就有了答案,这绝不会是诬陷,而是事实。但是,当时我也一样希望这是一场误会导致的恩怨,而不是事实。静等几天,国家宗教局结果出来,没想到居士群又乱做一团,拒绝真相,认为是诬陷。有站队的,有观望的,有看不清方向的,也有我们这种尊重事实,理性对待的,换句话说“功过不相抵”。庆幸自己一直保持一种距离去做义工,因不喜欢搞个人崇拜,所以内心始终保持一个度,简单的承担,不去妄想什么,也不想攀附什么,也没任何嗜好喜欢与法师或师父合影留念就感激涕零,我做不到,也决不去做,从不希求。当初看见很多信徒见到“师父”就跪倒一片,我就感觉不对,也无法理解,只能存疑。因为我至始至终都把学诚当做一个凡人,不过是他选择修行而已,或者说是个修行的僧人,仅此而已,就像是我们从事不同的职业,做不同的工作。

回想,那时无论上小组课还是上山听开示,每天的教导就是观功念恩,出了问题向内求,让你认为是自己的业障现起,要多忏悔。有了收获就是师父的功德,诸佛菩萨的加持护佑。这样循环式的思维让自己无限卑微化自己,低到尘埃里,快要埋没自己,目的就是拔高师父的地位。最终结果就是形成精神和人身依附,天天就是感恩和忏悔,像个犯人一样,似乎自己一无是处,如果想得到认可,那就积资粮,多供养啊。洗脑的第一步就是否定对方的自我,消弭自我,还美其名曰:破我执!抱歉,我只能说一声:“呵呵,对不起,我继续存疑。”反观此现象,一个人的人格不独立了,身心都依赖对方,才好被任意摆布啊!真相给出答案后,群里一些信众继续保持不听、不看、不问、不辩。这是什么套路,只有他们当事者自己清楚,真把大家都当弱智看了。我想若真是坦坦荡荡,光明磊落,那就放在阳光下晒晒,应该有“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力意识”吧,而不是抹杀人说话的权力,除非心理有鬼,有见不得光的地方。仁爱有个部长叫*,也是居士,搞不清他是什么态度,总之对他的做法很失望,阴一套,阳一套,模糊化问题,强调仁爱基金会不涉及宗教,但是又在群里不断转发学诚语录及《好好说话》等所谓学修。大家都清楚这就是龙泉寺体系下的项目,志愿者几乎都是龙泉寺的佛教徒。混淆大家视线的目的首先就不纯,有点居心叵测。

现在看靠依靠佛教的力量是很难拯救那些迷途的信众了,只能寄希望国家强力干预,严惩不贷,否则这样痴迷下去,就跟传销洗脑一样,很难走出来,害人害己。看见这些群像,再想当初两位法师的举报之路,一定是艰难险阻,冒着很大的风险。但我始终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好人一生平安!

(十八)

【居士】你揭发师父,我想有其师必有其徒。

【贤佳】不一定的。正如有其父不一定必有其子,如舜之父而有舜。

【居士】你师父他有淫过女居士吗

【贤佳】听说有。

【居士】你有亲眼看到了吗

【贤佳】多途径听说的,没有亲眼看到。法官判案并非要法官亲眼看到。

【居士】多途径听说也只是听说啊!要有直接证据啊!何况他是你师父啊!你这样背叛师父,以后中国还有谁会重用你,谁敢用你工作?前途一片黑暗。

【贤佳】直心行道,义无反顾,光明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