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0802)

(一)

【法师为】刚收到一封邮件:護法弟子與耄髦長老的對話

——賢佳、賢啟散佈謠言破壞學誠大和尚的名譽是犯罪行為

弟子:2018年 7月15日,北京龍泉寺賢佳和賢啟給國內外一千多個寺院和個人發送郵件,主要內容是反映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和龍泉寺方丈學誠大和尚的個人作風問題,請問長老知道這件事嗎?

長老:有人跟我說,學誠會長出事了,被兩位弟子舉報,現在被雙規了。

弟子:您相信這件事嗎?

長老:怎麼可能?不相信,肯定有人在找事。他們舉報會長有什麼樣的問題?

【贤佳】了解了。一般人初始不信而怀疑,这是合情理的,乃至是好心的,但由此断定为谣言诽谤则是粗率武断的。这种“权威”人物的背书是经不起检验、审思而苍白无力的。此事欲盖而弥彰。

【法师为】对,不是文章本身,说明为学大洗白的舆论工作已经开始。

【贤佳】了解了。如果此事不了了之,学大会为自己彻底洗白,将此事彻底翻盘,继续维护他完美圆满的光辉形象,并继续他以前的行为,以显明他的一贯正确,尼众被侵害而更加哭诉无门(很容易被看作精神失常而导致真的精神失常),佛教律制被更加深广破坏。这是可畏且可悲的!

(二)

【法师霜】现在中国佛教已是大乱之势,一些寺院方丈大和尚有学诚法师之通病,此事若成,正好启杀一警百之效,这正是大治前奏!深入揭示病灶,刮骨疗毒,方能有深入康复和强健之效!为自己负责,也为中国佛教未来健康发展负责!希望法师不要听信杂言杂语放弃。

(三)

【法师金】我不希望看到学诚事件和永信事件一样的结果,那样我们出家人实在太悲哀了!二贤法师实事求是、实名汇报都不能成功让政府处理腐败份子,那以后谁还敢检举佛教界的腐败份子?谁还敢说真话?

现在中佛协网站打不开了,应该与学诚事件无关吧!另外前几天全国性宗教团体倡议宗教活动场所升国旗会议,王作安出席了,不知学诚有没有去参加,报道没有图片,看不到。今天中佛协开会学诚参加了。

【贤佳】了解了,感谢告知!

【法师金】辛苦你们了,基层出家人知道学诚恶行后无不支持你们的护教善举,但我们基层小和尚没有话语权更没有能力帮助到你们啊,对不起你们,我们感到十分惭愧!

【贤佳】阿弥陀佛!此心业即是支持!

(四)

【法师生】应该己是在调查处理中,己很久没有他出席活动的新闻。昨日全国性宗教团体联席会新闻通稿没有报道出席人,一张照片也没配发,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这么影响深广而复杂的问题,调查处理需要时间,要坚持,对结果充满信心。国家大力整治腐败,也开始注意到佛道教商业化等问题。如果证据确实,僧团内部勇于直面,形成正面舆论,就算有人想保、想遮掩也难。这也是一次机遇,一次能让汉传佛教自我反思修正的机会。于最痛处,让我们更好的面对。仅仅一个人被处理,解决不了佛教的症结,为了戒醒僧团内类似的人,也为能防止类似的人混入僧团,必须要有制度建设跟随。恢复律制是一方面,但新时期有新时期的问题,佛教管理制席要能适应现实。在与政府、社会新型互动关系下,在社会日新月异的大时代背景下,仅依戒律、清规已不能建立足够坚固的堡垒,堵住漏洞。这一代僧人需要在制度创新创建上做出努力,这是时代的呼唤,如同百丈当年。龙泉寺僧团人才集中,能在拔乱反正后,组织力量为中国佛教僧团制理加以研究,拿出成果,推广施行,功莫大焉。

【贤佳】感谢告知!所言甚是!感谢提示和勉励!

(五)

【法师丽】居士介入XC事件的讨论,有点意外。是不是消息已扩散到界外?

末学觉得,有的人是由于无知,不信因果不知戒律;有的人是懂其理不顾其实;还有人可能既懂也信(非深信),但由于“聪明狡猾”,从开始就不受戒,或早已暗中舍戒,以便胡作非为。第一种人有望教导,第二种人很难纠正,第三种人则是不可救药!

末法时代,仍有正法,邪师如恒河沙。

【贤佳】已扩散到一些居士,特别是龙泉寺体系的信众居士,一些人跟我联系询问。应没有扩散到社会广大的不信佛教人群。感谢您的辨析和提示!

(六)

【贤佳的父亲】对待来自四面八方的评论,你定要方寸稳定,坚定信念,不为他论而动搖初心。

父亲认为这次事件从一开始你的举动就是对的,是对的就应该坚定地走下去,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错的就立即改正。

父亲坚定地支持你,你运用佛界大德来影响政府进行干预学诚弃权下位为上策,父亲极为赞赏。

最坏的结果是政府不管不问,学诚继续狂妄作恶,迫不得已将举报学诚犯戒犯罪的事实发至网上公开,那将是汉传佛教的灾难,数以万计的出家佛教徒将会面对亿万双白眼鄙视,更会少有居士供养僧宝,弘法将会更为艰难。更有不辩事非的出家法师(这样的人很多),将会把罪责归咎于你,寻仇报复也不无存在。父亲建议,不到生死关途勿发网帖。

不必回复,注意安全。

(七)

【法师水】(8月1日18:47)事件材料已面向全社会爆发了,全网都在热传,全国人民今晚都将热传这一内容,真的教难开始了。

【贤佳】阿弥陀佛!出乎意料!

【法师水】完了,教难已启动!

【贤佳】阿弥陀佛!下午很多人给我打电话,我接了几个,都是记者,说我的本意没想对外报道,有记者坚持要报道,后面我没再接了。您有什么建议?

【法师水】局面已失控,努力已无效,恐只能放弃侥幸,接受现实,对佛教寄以希望,筹划未来。

(八)

【居士玉】很久没有您的消息了。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篇文章,以您和贤启法师名义,举报师父学诚法师。请问,这真的是您和贤启法师写的吗?

【贤佳】是真的,但我们没想发布到网上。我们是提报给了政府,因政府迟迟没处治,我们发给了佛教界的一些法师,希望他们影响、促进政府采取处治措施,没想到传到网上了。

【居士玉】阿弥陀佛。末学快哭了。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一直感冒发烧7个多月了,要不是身体不好,早就上龙泉寺常住,准备跟着师父去极乐寺出家了。

【贤佳】阿弥陀佛!正皈依于法,随顺以戒为师。

(九)

【居士出】震惊!现在大家都在议论,网上已经被屏蔽了,但有些人下载了,以图片的形式转发。

【贤佳】阿弥陀佛!这将对佛教界产生大冲击。

【居士出】没想到他是佛家的败类,您很勇敢。

【贤佳】阿弥陀佛!令人悲痛的事!

(十)

【法师昆】

严正声明

近日,原龙泉寺释贤启(俗名杜啟新,身份证号:110225197012242417)、释贤佳(俗名刘新佳,身份证号:11010819751207899X),收集、伪造素材,歪曲事实并散布不实举报材料,构陷佛教大德,误导大众。

对此,北京龙泉寺作出以下严正声明:

不实举报材料中,基于伪造的证据以及恶意构陷学诚法师的不法目的,已涉嫌构成犯罪。由此,对学诚法师本人和北京龙泉寺造成的名誉损害,龙泉寺将保留对相关责任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此事背景复杂、组织运作、用心险恶,北京龙泉寺将提请上级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组成调查组,对此事给予调查,以正视听。

北京龙泉寺

2018年8月1日

(十一)

【法师冈】网上95页材料公开了。

95页内容被删贴了。

学诚声明反击你们了。

你们如何应对反击声明?

我知道不是你们要公开,可是有人见政府迟迟不动学诚,看不下去,所以今天终于有人公开了!但不断有人删贴,又不断有人转发,似难阻止公开了!!!!!

附注:8月2日,龙泉寺H法师等对贤佳说代表龙泉寺书记会将贤佳迁单(遣离出寺),立即离开。现在坐车送往城里一家宾馆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