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201227)

一些交流讨论20201227

(一)

居士】有居士发央视的印祖视频(《灵岩道风》https://mp.weixin.qq.com/s/kaTuBvIjZ0nNeI6t8EXArQ)到L法师(崇扬《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粉丝群,群主居然不让发,说要经过L法师同意。可见汉传祖师根本不在他们师徒眼里,在他们心目中唯有自己依止的“师父”是最正确的,汉传祖师不如他们的“师父”,恐怕佛也不如他们的“师父”了,因为他们视师是佛、师恩胜佛恩,只能听“师父”一个人的。正法就在这种悄无声息中渐行渐远、渐无了!

贤佳】藏密教法高调宣扬视师是佛、师恩胜佛恩,以此为修行的基础、中心,难免如此。“上师”对弟子全面“爱护”,严防异法“侵蚀”,弟子更是感念“师恩”、依赖师护。反智的精神控制已非一般道理可以说动。

居士】是的,他们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方便控制信徒,为自己谋取名利、骗财骗色方便而利用藏密“四皈依”依师法。难道汉传一千多年来,那么多著作,都不如《广论》等藏密论著吗?那么多宗派,都不如藏密吗?那么多祖师大德,都不如他们的“上师”吗?

贤佳】藏密信徒一般就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为了在汉地立足弘扬、契合汉地机缘,所以有时打起汉地法门、汉地祖师的旗号,将就借用,并非实心崇重。我以前就是这样的。如学诚早年教导说:“我们现在学《广论》绝对不标榜我们自己是什么宗派,否则,如果标榜你是格鲁,真正格鲁的人会质疑:真正学习的方式和讲的方式都跟他们格鲁传统的不一样。这样等于自己否定自己。我们建立教法一定要汉化,一定要适应汉地的缘起。首先,从寺庙的形象、宗派方面看,对外要淡化宗派的形象,尤其是不能标出龙泉寺是某个藏传教派的道场,僧衣也不宜穿藏传的。如果太标榜自己的宗派,则自立靶子让人打,将来会很被动。在汉地建立一个藏传的寺庙,不但藏传的仪轨我们不熟悉,而且信众也不易接受。反而,我们如果适应汉传的仪轨和汉传的文化背景,尽量搞得简单些,则容易让信众们接受。比如,法王在全世界各地弘法,他讲的也都是通俗易懂的话,而非大经大论中那些深奥的道理。……我们的法会并不标明哪宗哪派,这样可以使各层面的人来参加,之后可建立联系深入学习《广论》。……让他们首先树立对《广论》殊胜以及常师父磁带殊胜的信解,而且以后者为更重要,因为学《广论》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常师父要做的要把《广论》汉化,以前能海上师第一次将《广论》引进来,作汉化,工作没完成,后来清定上师都披汉地袈裟,也是在继续汉化,所以我们现在建立教法的方式也是要充分汉化。”(《2005年11月20日在龙泉寺,大和尚对潘H等居士开示——汉地因缘及常师父示寂后的学修要点》)

居士】“法王”不就是达某吗?胆子真大!这几位汉喇嘛都尝试着引入藏传,都没有学诚厉害。他们可能看中了藏密“四皈依”依师法、伪中观见,学诚更是看上了“男女双修法”。

 

(二)

《交流讨论类编15:学诚系列“开示”辨析(2018年)》

(附件摘录)“师父”讲法通常没有明晰逻辑,而多是东扯西拉、牵强附会、含沙射影,听者“不明觉厉”,用观功念恩之心态捕捉、体会只言片语之中或整体言外自己能理解、所认可的道理。就多年听他讲法的经验,明确他居心不正、知见偏邪,讲法滥作高深、多有错误。

 

(三)

居士】第一次阅读您的文章,内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即然您知道这么多年一直在相似佛法中转,直到今天依然困在这团迷雾中,为什么不推荐佛教经典中的《杂阿含经》呢?

即然已经知道这么多年被相似佛法困得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为什么不去寻找佛陀的“声闻弟子,四双八辈的比丘贤圣僧”呢?

贤佳】感谢提示!宜广阅经律,不必局限于《杂阿含经》。可参看《揭破印顺法师邪见帖子汇编》《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之二》。

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如何确认谁是“四双八辈的比丘贤圣僧”而非大妄语者或被妄语者?宜以经律为本,人师为辅,以经为则,以戒为师,自依止,法依止,不宜攀赖人师。

 

(四)

《律典解义讨论之四》

(附件摘录)作为佛教教职人员,行事应兼顾社会要求和佛教教规要求,本无矛盾而可以自主选择时,不宜不必要地违背教规,否则滥行难免侵蚀其他教规的遵行。现代多有僧人谄媚世俗,名为“恒顺众生”、“慈悲善巧”等,多无高节刚骨,多有私滥苟且,其实滥坏佛教。僧人行为鄙劣,自违教规,却又高慢世俗、索求利敬,更是不可取。中道之行宜如弘一大师,高节刚骨,而又谦虚待人,善应社会。

唐代义净法师说比丘蹲着作法,应是他游学古印度时所见。更早期翻译的汉传律藏(《四分律》《五分律》《十诵律》《僧祇律》)中,大量文说僧众作法仪式应胡跪(右膝着地),偶尔说应长跪,没有说应蹲着的,反而都说蹲坐不威仪,戒条明文禁止在白衣家蹲坐。义净法师游学古印度时期是像法末期,古印度僧众忏法姿势是蹲着,应是讹滥,非是正则。在义净法师游学印度不久之前,道宣律师撰写的《律相感通传》记述天人说那时古印度僧人戒行滥坏。《南海寄归内法传》记述的内容有的也显示出古印度戒法的滥坏。由此可以理解古印度比丘作法仪式由“跪”变为简便的“蹲”是“合于情理”的,现代南传僧众蹲着作法可能正是传承于古印度中晚期佛教的讹变。多有南传学修者倚此仪式小节否定汉传佛教。透过这一个点,深入研究南传戒律,或许可打破偏见执着,启发思维角度,帮助南传教界清明戒律,也扶树汉传教界的“文化自信”、“文化自强”。

 

(五)

《论持戒的意义》

(附件摘录)可以说“因定发慧”,但不宜说“有定才能开发智慧”,因为闻思也可开发智慧(方便智),且是持戒、修定的前提,否则盲修瞎练,可能邪戒邪定。可以说:持戒让心清净,心净容易有定,由定深发智慧。

比丘戒、比丘尼戒不局限于此。佛说制比丘戒有十利,不仅令心清净,还能令僧团和合,并避世讥嫌,令正法久住。

具体戒相上,一些戒条是因心清净的阿罗汉而制,如阿那律尊者与女同室宿、与女期同道行,虽然心净无染,但佛制戒通禁,因为引他人起染、讥嫌,并可能引人滥效。因无知、有过比丘而制的戒,智慧心净的阿罗汉也应积极严持,因为要行为表率,免他滥效。例如摩诃劫宾那尊者自思清净无过而考虑不参加僧团诵戒,佛亲自命令他去参加诵戒。这些戒律要求阿罗汉持守,并非为了使阿罗汉心净,而是为了利人利教。若阿罗汉仅重清净无事自守,佛也不喜乃至呵责。

佛制比丘戒并非只是为了让人证阿罗汉果,其实暗通大乘法行。若不明此,则局小利而失大义,乃至偏解戒律,甚至邪解戒律,如蔡志忠说“行直何必持戒”,藏密信徒说无淫心则可男女双修。

 

(六)

居士】分享给您一篇关于喝酒对人体极大危害的文章:

《一个坏习惯,每年害死67万中国人》(丁香医生2020-12-20)

https://mp.weixin.qq.com/s/x0Yjw4dvvpF3gJbwlgWyew

(摘录)“适量饮酒,有益身心”,完全是一场健康骗局。社交场合中的劝酒行为甚至约等于“谋杀”。有人说“少喝一点没关系”,但你可听说过水滴石穿的故事?作为 I 类致癌物,你杯中的每1滴酒都有害。你每一次仰头喝下的酒,都是在拿生命做赌注。每当想举起酒杯时,请多爱惜自己一点好吗?

贤佳】很好的资料!佛严制酒戒,不仅护心,也实护身。

 

(七)

居士】《一件皮草=25只狐狸=60只白貂,天冷了,拒绝将血腥披上身!》(素食人生2020-12-23)

https://mp.weixin.qq.com/s/s2CqSHwhm92wD-OyHf9bRg

《古代素食谱 | 〈茹草纪事〉、〈本心斋蔬食谱〉、〈素食说略〉….》(素食2020-12-22)

https://mp.weixin.qq.com/s/4illcMaBh–6lm0sI2wf2A

《不可替代的素食人生》(江西庐山东林寺2020-12-21)

https://mp.weixin.qq.com/s/bj0o7QucGVwVnQHz5I36wQ

 

(八)

居士】佛陀的慈悲是以爱为基础吗?请法师解答一下。

贤佳】佛陀的慈悲以智慧为基础,深明自他平等,深见苦乐缘起。爱则有能爱、所爱,取着生贪,蒙蔽智慧,贪而不得则生嫉、生瞋、生苦,是苦恼恶法根源,不是真正慈悲,非清明安稳法。如儒家《大学》说:“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敬畏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之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身不修不可以齐其家。”

 

(九)

居士】《发挥宗教院校在推动宗教中国化中的作用》(微言宗教2020-12-21)

https://mp.weixin.qq.com/s/NQComLfGOI0r7iUM97ogtg

《首届岭南佛教文化节开幕 共续粤港澳法谊》(微言宗教2020-12-21)

https://mp.weixin.qq.com/s/kjyy-J8IhKeGYV11q3UcEg

《福建省佛教协会召开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常务理事会议|无锡祥符禅寺关于未派僧人外出化缘的声明》(佛教在线2020-12-22)

https://mp.weixin.qq.com/s/RGh-zhU6A_2d87MdRMQL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