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617)

一些交流讨论(20190617

(一)

释贤甲(收到骚扰短信的原极乐寺比丘尼)】看到不断有人质疑2017年12月27日的短信问题,我不由得想查找一下当日的“精舍日志”(那天的精舍日志是我写的,我特意有储存备份),想看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意外发现:在那天的日志里,不仅有当天精舍的学修生活情况记录,还有我和搭档贤X法师当天和师父短信对话的全过程记录,包括每则短信的发送时间!我决定把它分享出来,也作为一份历史记录。

下面是《20171227日志》原文档内容,对人名和一些具体信息作了化名处理,其他内容原封不动。

{顶礼师父!弟子贤甲、贤X向师父做今日汇报。

有关语言学习:1、Q居士替我们到S学院完成了报名缴费。原计划一次报完前三期(昨天咨询到:如果这三期考核通过,则可申请签证),但第三期报名还没开始,就报了第一、二期。并了解到:第一期学完后,要考试通过之后,才能学第二期,否则第二期费用要用来重新再学一遍第一期。学院发了教材。

2、咨询了一所M城的语言学校(S学院工作人员推荐的),对方说他们是M城规模最大的和学生注册人数最多的语言学校,全年滚动开课,任何一周的周一均可入学开课。

3、出门前贤*法师交待我们自己购买两支录音笔(因常住剩的不多了),今天上网查了一下录音笔的产品信息,跟准净人同学沟通,请她帮忙购买。

4、贤X预习了教材。

生活:

1、正常打早起板、午起板、斋板、晚殿板,早晚殿前给佛堂供香(早殿前还有供水),早午斋前给佛堂、斋堂、大寮供饭,早午斋唱诵供养偈、出食。贤甲、贤X分摊承担。

2、今天五堂功课正常。早殿后共学(包括准净人)师父开示10分钟,并商量决定今后在这个时间学开示。早斋后集体缘念。

3、收拾行李,整理房间。

4、咨询了解手机话费套餐的情况,最终确定了使用方案,即保留现有套餐,如有需要再购买流量数据包。

感恩师父!

弟子贤甲贤X合十

附:

12月26日22:08晚给师父发完邮件后,发送短信:

顶礼师父!弟子贤甲贤X今天的日志发送到您的邮箱了,请您过目。感恩师父!弟子贤甲贤X合十

22:13,师父:你们对学习X国语,兴趣大吗

12月27日4:31,贤甲贤X回复师父:

顶礼师父!

弟子贤甲对学习X国语,畏难心理甚至恐惧感大于兴趣,因为感觉学语言不是自己的强项,之前英语就学怕了。对于了解国家的文化比较有兴趣。但弟子会努力去学,希望能和贤X法师一起顺利拿到签证,祈求师父加持!

师父,贤X之前没想到过会学X国语,并且接触传统文化和佛法以后,有一种错误的知见,就是觉得佛法以外的东西好像都不那么重要,弟子也在尝试着逐渐的转变观念,因为成长的过程中弟子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更好的度化众生,所以祈求师父提策拉拔,感恩师父!

5:15,师父:你什么时间认识师父的

6:10,贤甲贤X回复:

顶礼师父!

弟子贤甲20**年1月1日第一次去龙泉寺,二月初八皈依,是师父授的皈依。

弟子贤X20**年1月1日皈依,2月2日上山常住。

6:26,师父:对师父信心够吗

8:46,贤甲贤X回复:

顶礼师父!

弟子贤甲对师父的信心并不算强,但是持续在增长。刚进僧团的半年多时间通过写对师父的观功念恩日记,专门用过功,近两个月又恢复写。最近一个月是一直以来感觉内心跟师父最近的时期,见到师父时敢于靠近了。弟子觉得这对自己来说是一直要修的功课,特别是现在有这样一个重大的使命。

弟子贤X,刚开始很弱,往往看到其她师兄那种信心还很好奇,不明白她们哪里来的那么大的信心。进入僧团以后,也是在有意识的培养对师父的信心,很想要做到像上座法师他们那样。就在接到这次安排之前,弟子也是在对境时常常忆念师父,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开始跟师父“连线”,内心就很安定和有力量。现在,因为这样的承担,又使得贤X认识到,必须把继续深入的培养对师父的信心,作为一件至关重要的课程来做,不然的话,自己就会死的很难看,祈求师父忆念加持!弟子贤甲贤X合十!

13:29,师父:精舎暖和吗

13:50,贤甲贤X回复:

顶礼师父!精舍很暖和。是地暖,温度可以自行调节。弟子贤甲贤X合十

14:00,师父:昨晚听戒律课吗

14:10,贤甲贤X回复:

感恩师父关怀,昨晚没有听戒律课。因为前天晚上应该诵菩萨戒,但晚上到精舍比较晚了,就改成昨晚诵了。事先也没有研究应该怎么连线,就打算课后拷贝课件再学。以后我们尽可能同步听。弟子贤甲贤X合十

20:24,师父:今晚干吗

20:43,贤甲贤X回复:

顶礼师父!弟子贤甲今晚礼拜师父祈求、忏悔,静坐约20分钟,读师父《侧记》约一小时,现在正在写日志。

弟子贤X晚殿后拜35佛忏一个,接着用“药石”,然后整理个人物品,刚刚结束X国语教材的预习,现在正准备写这几天的心得汇报。师父,我们可以加您的微信吗?弟子贤甲贤X合十!

20:59,师父:没有用微信

21:11,贤甲贤X:感恩师父对我们的关心!弟子贤甲为此感到很温暖,内心很感动。现在生活逐步稳定下来,内心也慢慢沉淀下来,开始调整频道进入学习的状态。并且越来越思维到自己作为一个去X国弘法的承载无限人付出的关键的缘,它殊胜非常的意义。

师父,弟子贤X今晚一定交心得……}

在此顺便介绍一下精舍日志和其中所记载的短信记录的来由:

精舍日志是僧团要求我们写的,要每天记录我们在精舍的学修和生活情况并向上汇报。如果没有记错,每天要一式三份分别发送给师父、师父的侍者(一位在国外留学过的法师,做侍者同时配合管理国际弘法事务)和极乐寺的当家师。

精舍日志按理应该是我和搭档贤X法师轮流写,但实际上是从一到精舍直到我决定退出精舍学习,一直是我主要负责写(2017年12月26日至2018年1月14日)。2018年1月15日,我正式给极乐寺当家师提交退出精舍学习的申请,从此之后便不再负责写。为何我决定脱离体系,却还保留储存着“精舍日志”呢?这是因为:当我向贤启法师报告自己遭到淫秽短信骚扰后,贤启法师咨询的律师说按常情推断我会有生命危险,情况特别紧急,为此我写下了遗嘱,并在逃离精舍前临时拷贝出我负责写的精舍日志,以备需要时可作证明(如果我真的遇到生命危险,它可以证明我在此精舍生活过,以利于司法机关查案)。我只拷贝了自己写的那时间段的日志(它属于我的劳动成果),没有看也没有拷贝后来其他人负责写的日志(随顺防护盗戒)。

若不是打开这份文档,我已不记得自己当时做过这个记录,当时出于自我保护而拷贝日志时也不曾想里面有12月27日的短信记录。这应是我当时写日志时顺便复制下来附于其中的。这一天的短信对话并无异常,基本是师父关心询问我们一些基本情况。回忆自己为何会把这一天的短信记录下来,应该包含以下几点原因:

1.在此之前都觉得师父特别遥远,即使亲眼见到师父,也没有机会和师父说上一句话,然而那天跟师父有这么多互动,又感到师父特别关心我们,心里很感动,所以我以一种珍视的心情来完整复制下当天的短信,也希望通过把这段“宝贵”经历体现在日志中,来起到存档作用。

2.这一天的短信比较正常,没有淫秽骚扰的内容,师父也没有要求我和贤X法师别别跟他对话和“清空短信记录”“不许互看”,因此可以正常记录。(学诚的短信骚扰不是一上来就露出淫秽意的,而是一种渐进式的引导,让人不知不觉入套。如果一上来就是淫秽意,我们绝不会认为是师父并有后面的互动。)也因为在学诚没提出那些特别要求之前,所有的短信都是我和贤X法师共同阅读和回复的(详阅日志内容可知),故此有理由在体现我俩日常活动的日志中公开记录。

3.当时精舍的学习还没有正式开始,有空闲的时间来这样做记录。之后没再这样记录短信,一是语言学校开学后变得很忙碌,不再有时间做那么细致的记录;二是这天之后的短信渐渐出现异常,而且学诚开始让我和贤X法师分开和他对话,并要求“清空短信”“不许交流”“不许互看”,所以无法再记录。

一些居士和网友总说,12月27日那天上午是一诚长老的荼毗法会,学诚法师哪有心情、哪有时间发骚扰短信?在此我想说两点:

1.可以细看一下95页报告中引用的我写的材料,我哪里有说12月27日发的是骚扰短信?我是说“这是师父第一次给我们发短信”。当我发现了精舍日志后加以查核,发现此时间记忆有微少误差,实际上师父给我们发来的第一条短信是在12月26日晚上,我和贤X法师则是在12月27日清晨4:31回复了这条短信,我由此回忆起是那天早上我们起床后看到有师父的短信(第一条短信)不敢怠慢,而延迟了上早课的时间(正常情况是4:30开始上早课)赶紧回复。

2.还可看到,12月27日那天,师父上午时分最晚发的一条短信是在6:26,之后再发信息是下午13:29,从6:26至13:29这段时间师父没再发短信,这段时间也正好可以是师父出发前往荼毗法会现场及参加法会的时间。并且,师父在6:26发的信息,我们于8:46回复之后,他一直没再回复,而其他的几组对话回复的时间都比较快,最慢的也在45分钟左右就回复了。请问为何其他时间段回复都较快,而举行荼毗法会的时间段刚好就没有回复呢?

另外说一个细节。这天学诚有一条短信问“精舎暖和吗”,“舎”字是他原本打的错别字,由此可判断此发短信人是使用手写板发的短信,打拼音的人不会这么错误选字。这一点跟学诚的特征是十分符合的:学诚普通话不好,因此用手写板是情理之中的事。后来也有一些短信中有类似这种情况的错字。

最后想说,要想求证我提供的这份精舍日志是否真实非常容易,有心者可以申请查找当时我们在精舍使用的电子邮箱(X国事务专用邮箱),以及学诚、学诚侍者和当时极乐寺当家师的电子邮箱,如果邮件没被删除,邮箱里会有当时发送精舍日志的记录。另外也可以向我的搭档贤X法师征询,学诚是否跟我们做过那些短信互动。我可以向有心者提供相关真实人名、真实信息,方便他们去求证。

贤佳】这份材料很好!很能澄清疑议!我见“师父”确实是用手机手写板写字。从日志和短信内容看,您们当时学修用心的主体是依师,“师父”也以依师法来导引人、要求人,这正是龙泉寺体系秉承藏传的学修风格,也与后续骚扰的核心“法义”相一致。藏传依师法迷害了“师父”的弟子众,也迷害了“师父”,是通杀一切的“大法”。

释贤甲】整个龙泉体系学修用心的主体一直都是“依师”,尤其是在我去精舍前不久(大约2017年12初),龙泉体系开始实行全球各道场(包括精舍)每日同步共学10分钟“师父开示”,可见彼时龙泉体系对“依师”倡导的升级。但尽管这样,也远远比不上到了精舍之后被师父亲自“调教”依师的强度。在僧团时,自己或多或少还有一些弹性空间修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但也很有限),不用时时刻刻想着“修依师”。而到了精舍后,是被师父“耳提面命”逼迫迅速提升依师水平。如师父最开始问:“对师父信心够吗?”(见12月27日短信记录,这是最早的铺垫。)后来连续多日(并一日多次)反复问:“依师吗?”接着再以同样的方式问:“是否身心都皈依?”这样一步步深入,最后引出“摸手”“摸脸”直至“性交”一系列愈渐深入的“调教”,迷惑性很大。

我自己本心对“依师法”无甚感觉,是长期以来受体系引导而“听话”执行“依师法”,内心并不真正相应。可是师父在短信里对我们的“调教”,只有“依师”法门,没有其他。我们在精舍遇到的身心困惑,在短信或汇报的电子邮件里反映,从没得到过反馈,师父就是一门心思只关心我们的“依师”问题。由此我认为,是否我们提的问题不重要,而提高依师水平才是第一位的,于是出于“作师所喜”之想,我努力恶补“对师长的观功念恩”,努力搜寻自己“和师长心心相印”的痕迹,以说服自己最终答应师长要求:“愿意百分之百依师。”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出发去精舍前,极乐寺的主管法师、当家师给我们最重要的交待就是“好好依师”,这使得我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国际弘法任务不知所措、又得不到更多具体指导的情况下,只有紧紧抱住这句“教导”,相信如他们所说“祈求师父加持才能完成这么重要的使命”。包括在我初期遇到学诚反复询问“是否完全依师”感到异样而向当家师报告时,得到的反馈是“要相信师父”,并被批评:“对师父信心不够要好好忏悔!”这些指导意见是当时无助的我唯一能选择的,所以前所未有地重视修习“依师”。如我以前未完整看过《学诚大和尚侧记》,是到了精舍才恶补看完的。

有位法律人士看了“师父”的整个短信记录说,其用心具有高智商犯罪的特点,能看出他的套路是设计好的,“性交”是有预想的(否则也不会关心是否是处女),并且很有经验。例如,他在发性骚扰信息之前,做好了各种铺垫,如问你是否有抑郁症、家庭背景怎样、以前从事什么工作等等。问背景情况是为了确保万一“出事”了,被侵害者不会有背景实力成功反抗他;问是否有抑郁症也是为了万一“出事”了,可以推说是被侵害者自己有精神病、抑郁症。当初师父问我这些问题时,我确实觉得有些异样,但以为是师父关心我就没多想,后来经过法律人士这么一分析就恍然大悟了,确实师父是在问了这些信息后才逐渐导入性方面话题的,并且后来我也确实被学诚说成是“有抑郁症、精神病”了。

 

(二)

居士】看到上期交流,有位比丘尼法师跟您有大段的对话交流。看来这位比丘尼法师确实很依师,也很用心落实“视师如父”、“视师如佛”理念,只是可惜了,她所依的师父已违背了佛法,也违背了身为“父亲”对子女的慈悲(岂有父亲性侵女儿的?)。

这位比丘尼法师多次说到“佛陀的心子、迦叶尊者、惠能大师、慧可大师等都是依师法的典范……”,她列出的这些大德所依应该不是学诚、“大宝法王”之类的“师”吧?不然他们还能成为一代宗师?

“父母即使犯了天大天大的罪过,子女亦不会这么长时间……”,问题是,如她这样所谓的“子女”至今还未醒悟,恐怕这罪过比天还大呢!既如此,为了救拔这些真正“迷糊中已经掉坑里了”的弟子们,法师您还真的不能偃旗息鼓呢!

 

(三)

极乐寺尼】依师典范转换成为无有慈悲的观过大邪行者!您的三个“不忍心”中亦无显慈悲!

贤佳】怎样才是慈悲?

极乐寺尼】佛菩萨、历代祖师、论师、大律师皆未如此广大持续观师长过!还不断观其他教派历史公认大德高僧过!您现在心中无有善知识,除了您自己,其他都是像法!

若观清华大学的过,您可以收集更多更详细的资料,可以更广大的扩散宣扬。

贤佳】很多人是我的善知识。清华大学与出家修道无关,我何必费心观过?“师父”引导很多人出家修道,我有特别责任对他观过。您这么反对佛倡导的观过,何以这么对我观过?岂非言行相违?

极乐寺尼】观师长过是最大恶,堕阿鼻地狱,永无出期!

贤佳】观师长过,劝导师长离恶净罪,功德无量。不观师长过,随护师长邪恶,随师长堕地狱,难有出期。

《地藏菩萨本愿经》说:“若有众生,侵损常住,玷污僧尼,或伽蓝内,恣行淫欲,或杀或害,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伪作沙门,心非沙门,破用常住,欺诳白衣,违背戒律,种种造恶,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

《五分律》说:“世间有五种师,今皆现在:一者,戒不清净,自言戒净,其诸弟子如实知之,覆藏其过,以望利养;二者,邪命谄曲,自言正直,而诸弟子亦覆藏之;三者,所说不善,自言善说,而诸弟子叹以为善;四者,见不清净,自言清净,而诸弟子称言见净;五者,说非法律,言是法律,而诸弟子亦云是法。而不能使智者信受。目连!如来戒净,无有谄曲,言无不善,知见清净,所说是法,智者信受,不须弟子共相称覆。”(卷三)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有无惭憎,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诱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筏舍、戍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善男子!如人死尸,膨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玩,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卷五)

极乐寺尼】您是佛菩萨再来!还在政府的管辖支持下!其他人都在地狱中煎熬!

贤佳】我是惑业凡夫,老实敬戒持戒。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宜应少欲知足、严谨以戒为师。宜应多读经律,冷静思察。

极乐寺尼】惑业凡夫观师长过,观其他公认大德过,批评其他宗派亦是老实敬戒持戒?言说无用!在您心中无有恭敬、慈悲与清净!

贤佳】邪师邪法宜应揭破,尤其是破坏律制的邪见邪法,这是敬戒持戒者的责任。

我敬佛、敬佛性,不敬邪见邪法。

极乐寺尼】在您心中无有看到恭敬、慈悲与清净!这种时候一位出家师父在政府管辖支持下!不可思议!敬佛、敬佛性只是言说!

贤佳】您说了这么多内容,没见您引一句佛经。不知您的观念有何佛经依据?

极乐寺尼】有无恭敬、慈悲、清净,自心自明!

贤佳】我自心自明,您怎么断定我的心?

极乐寺尼】言语心所显

贤佳】是您的心所显,还是我的心所显?

极乐寺尼】您的言语即是您心所显。心中无有慈悲即是邪!

贤佳】您由我的语言判定我的心,不是您的心所显吗?您心中有慈悲吗?

极乐寺尼】能感受善知识的大悲!您的心中无有慈悲!

贤佳】您心中有慈悲吗?

极乐寺尼】有无慈悲无需问,心自明!

在您心中无有看到恭敬、慈悲与清净!一直观师长过,还在政府管辖支持下!不可思议!

贤佳】您这样对我观过,是有慈悲吗?您说“心中无有慈悲即是邪”,那您所说不是邪吗?

极乐寺尼】当面直说,不去流布,还算善意

贤佳】观过,不对外流布,就还算慈悲,对外流布就不慈悲吗?

极乐寺尼】您是佛菩萨再来!一直观师长过还功德无量!在您心中确确实实无有看到恭敬、慈悲与清净!一直观师长过,还在政府管辖支持下!不可思议!

贤佳】我说的有佛经依据,您说的观念有何佛经依据?

极乐寺尼】您所说有佛经依据,何用政府特殊保护支持?

贤佳】恶比丘有大势力,僧中不能举治,不得已而请王臣(政府)处治,这是佛经所教导。

《大方广十轮经》说:“优波离白佛言:‘世尊!若造恶行比丘实有过罪,而恃白衣一切势力,或恃巨富财物等力,或恃多闻,或恃辞辩,或恃弟子,如是等力,众僧当共和合持修多罗、持毗尼、持有戒德僧者,不取其语而用势力,有如是等,应当云何?’佛即答言:‘应诣国王、大臣、宰相如法治罪。’”(卷三)

《大方等大集经》说:“若有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及聚落主等,见破戒人与持法比丘同住共受衣服等物而不驱遣,彼刹利等是三世诸佛正法之中为大罪人。如是刹利、婆罗门等,若不驱摈彼恶比丘,虽复更修功德种种布施,欲免此罪,终不能灭……。是故,大王,若有欲得自利利他者,于彼破戒人所不应拥护。何以故?若有供养彼恶比丘,失人天善根,断三宝种,堕诸恶趣。若刹利、婆罗门等,拥护行法比丘,不令彼恶比丘与共同住和合受用衣服饮食,是刹利等虽不布施修余功德,即是三世诸佛之大檀越,能持三世诸佛正法。”(卷三十四)

极乐寺尼】批判来这么多,您的眼中差不多没有善知识了!您是佛菩萨再来!一直观师长过还功德无量!无论如何引经据典,在您心中确确实实无有看到恭敬、慈悲与清净!慈悲心三岁孩子心中亦明白!一直观师长过,还在政府管辖支持下!不可思议!

贤佳】佛菩萨是善知识,经律是善知识,正见正行者是善知识。我是凡夫,“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您读知佛经太少,被附佛外道相似法蒙蔽,所以对依循佛经的做法觉得“不可思议”,是“正常”的。多读一些经律,渐渐就可思议了。

极乐寺尼】历史上哪位佛菩萨、祖师是您的榜样?善才童子五十三参,有恭敬心、清净心、慈悲心。除了您自己,您的眼中无有正见正行者,无有善知识!一直观师长过,观其他公认大德过,批判其他宗教即是大恶大魔!

贤佳】历史上佛菩萨祖师大德都是我的榜样。善财童子不会参邪师。

极乐寺尼】心口不一:妄语!

贤佳】观邪师过,批判邪教,有何不可?如法轮功、奥姆真理教等不该批判吗?我如何心口不一?

极乐寺尼】历史上公认大德您批了不少!还说都是您的榜样!善才童子的老师有地位很贫贱的!历史上那位佛菩萨、祖师跟您做的一样:一直观师长过?

贤佳】我批的月称、宗喀巴等是什么范围的人公认为大德?他们的公认算数吗?历史上佛菩萨、祖师大德所遇师长不是邪师,我薄福而于末法时代遭遇邪师,不得已观邪师过并救治邪师。

极乐寺尼】您是佛,观谁过都可以!历史上那位佛菩萨、祖师跟您做的一样:一直观师长过?您赞叹过哪位祖师大德?您批评了一大宗派是大魔大恶!

贤佳】我在交流讨论资料中引用了很多祖师大德的著作言论,如龙树菩萨、智者大师、道宣律师、藕益大师等,即是敬赞他们。批评附佛邪教(如法轮功、奥姆真理教等)是大魔大恶吗?师长邪见不改,弟子众坚持信护,怎么能不坚持观师长过?

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师资相摄篇》说:“一、众僧与师作治罚,弟子于中当如法料理,令和尚顺从于僧,设作令如法不违逆求除罪,令僧疾与解罪。二、若和尚犯僧残,弟子当如法劝化令其发露,己为集僧作覆藏、六夜、出罪等。……五、和尚有疑事,弟子当以法以律如法教除。六、若恶见生,弟子教令舍恶见、住善见。……若师令作非法事——‘唤女来’、‘取酒来’,应软语云:‘我闻佛言:如是非法事不应作。’”

极乐寺尼】您是佛,谁的过都可以观!其他人都没有慈悲心、恭敬心、清净心!跟您在坑里确实不舒服!只好自作自受!感恩!

贤佳】被邪师“慈悲”摄受才真可怕,宜应深思!慎莫信护邪师而自作自受。

 

(四)

居士】《名校毕业生龙泉寺出家,母亲痛苦求解称感觉像“失独”》

https://xw.qq.com/partner/zaker/20190612003409/CRI2019061200340900

https://m.weibo.cn/detail/4382443190167535

(摘录)以世俗的眼光看,他们不是失败者。中等家庭、名校毕业、体面工作。突然的一个决定——假如他们的母亲感觉是准确的——他们离开了原生家庭,隐入深山古寺,成为龙泉寺的高知出家人。对于他们的母亲来说,剩下的联系是一个微弱的没有气息的电话、一次没有温度的见面,以及无数次对家庭的拒绝。最不能忍受的,是这种情感的割裂。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中国式的亲情故事。

(M居士)到底发生了什么?认贼作父呗!被伪佛法传销手段洗脑后,把一个性侵、贪污、违法犯戒的学诚当做了比自己父母还要恩重如山的师父。连自己亲生父母都如此对待的人,如何配做人天师表,如何能够绍隆佛种?!

 

(五)

原极乐寺比丘尼】刚才看到这篇文章,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出品的原创文章《龙泉寺高知出家人的母亲们》(https://mp.weixin.qq.com/s/VT0Eojla5fuDWHBQ5Wu8Yg),我感到心如刀绞。文中描写的那些父母的心情,跟我父母的心情是那么相像。相似的场面,我在龙泉-极乐体系的几年来不是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些时候并非不想正视,然而总是被同行“宽慰”说,“父母都是类似的,我父母(或者某某的父母)也这样”,“慢慢就会好的”。于是事情就被冲淡了。现在从身心控制的环境中跳了出来,有机会听到很多父母的心声,认识到我的父母对自己所表达的痛苦并非是自己以前所认为的那样——虚假、夸张、小题大做,是要好好正视的。

值得庆幸的一点是,学诚已经败落,不会继续有家庭、父母遭遇这种痛苦和不幸。看到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达6万,肯定继续会增长,可见社会越发关注、了解龙泉体系背后的问题,这将能促进问题的解决,这也是可喜之处。不过越接触这些真实案例,越感到学诚遗留的毒害太过深重,必须要持续大力揭批,以除后患。

末学刚才看了看那篇文章后面的评论,觉得虽然角度各有不同,但是至少都有符合情理之处,不会像被洗脑的人那样那么极端和不可理喻。我从各个角度摘选一些供您了解。

由于龙泉体系鼓动大批人出家,其中很多人生硬弃离父母出家,已经成为群体性事件,而不是一两个人的事情,因此影响很恶劣,这会使得有人因此更加误解佛教,这是最过悲哀的事。评论中也有体现。

另外,作为从龙泉体系出来的人看这篇文章,感觉到首先作者没有把握关键问题,即这些父母的悲剧的根本原因何在?因为没有探寻此原因,因此对读者的导向也存在偏差。读者的反馈基本都着眼于“出家”本身,而却没抓住根本是“在学诚引领的龙泉寺体系下出家”。

(叁棽)抱歉!或许是我无法理解自己的同龄人,但是真的,我看不起这些出家的孩子,我这一代都在宣称自己是独立的个体,有独立的思考方式,那又为何会陷入一个宗教里去?以及一个人起码的社会责任,他们没有,无论是对父母还是对自己,我看不到。我只感觉到他们自以为是的逃避和懦弱,不想去同情,弱者从不值得怜悯,更何况持弱伤害父母的人,这同样也是我这代的价值观。

(zhaox)出家怎能不处理好和父母的关系?突然袭击谁也受不了,佛祖也在说孝顺父母。沟通做得不到位,只顾自己自在,把他人陷于痛苦。

(功夫茶)一个是家长执拗认为只有遇到挫折才会让孩子出家,所以一直找原因,一直想不通。一个是,对佛教的误解太深,而孩子又没有耐心沟通,以至于家长执着于痛苦之中。要想摆脱这种痛苦,家长需要转变心境,接受孩子出家的事实,并且亲近佛教,了解了佛教,才能了解孩子,一切都是因缘具足才会发生的。这篇文章对佛教了解不足,太过沉溺于家长的悲情当中,可能让世人对佛教的误解更深了。

(LWZ)一个真实的事件往往需要多方视角的拼凑才能推测得知,单一视角的叙事会不自觉地充斥着各种谎言与误解。但是现在寺门内的人们已经选择沉默与闭嘴了。

(青雪唐元)根据我的感知力,我能感知一部分原因,至少当父母表示强行把孩子带回家的时候,就能猜到一部分了,父母管的太多了。文章是从妈妈们的视角看问题,真的很希望能把缺少的那一部分视角来补全,就是,「孩子们究竟是怎么想的」,这句话不是质疑,而是陈述。我们要学会用完整的视角看到问题的全貌。

(江药)不知道为什么,看完心理真的很难受,或许他们觉得出家是解脱了,逃避了痛苦,但是却把这种痛苦转嫁给了父母亲人,这何尝不是一种自私的逃避。

(biu~)看完文章非常难受,再看评论更难受了,孩子和父母是平等的人,应该拥有平等的权利,也许是父母无意中造成了孩子的痛苦,但孩子出家后父母的痛苦也同样深重,也许是父母忽视孩子心理健康造成了这样的选择,但孩子出家不也是在忽视父母的伤痛吗?事已至此,责怪父母没有及时关心孩子、没有反思又有什么用呢?也许是我太软弱、太伪善了,但这些母亲已经如此痛苦,实在不必再多苛责。

(意)每个人皆是独立个体。旁观者要尊重别人意愿,不以社会伦理道德来强行约束别人,即是对生命的最好的尊重

(無我)孩子大了,路就是自己的了。给孩子自由,就是对他最深的爱,做父母的,早一天明白和接纳,早一天心安。

(理想)对于大多数高知出家人来说,出家可能就只是研究领域选择了哲学,生活方式选择了青灯古佛。而父母和孩子思想上的距离,就像裁缝不知道火箭是怎么飞上天的。文中我们看到了被割舍到流血的父母,可是没看到那个孩子。如果只能按父母和世俗的眼光选择人生,那也只能是流血的一生。所以他们只是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于文水寿)很多人都在指责父母,我觉得不应该,看文可以看到父母并不要求孩子一定在身边,他们想要的是孩子的正常生活,而了断尘缘的生活是父母不愿意看到的。尽管他们的正常界定不能为孩子所接受,这不是孩子、父母谁对谁错,而是观念的冲突。如果视孩子为私有,为何父母会让孩子远行,会一年只有过年才能见到孩子,这有私有的感觉吗?明显不是。子女一年回一次家,父母不会觉得孩子失去了。我觉得这是中国式传统家庭观念和个性观念冲突的结果,背后是中国社会整个道德伦理系统的问题。就我个人而言,我无法与这些孩子产生共鸣,我感觉天这么大、地这么广,何苦去当和尚?世界这么精彩我不舍离开。

(施霁涵)为什么就不能尊重孩子的意愿呢?人家想出家干嘛一心把人拉回来?就是因为出家以后不能赡养自己吗?那这样的爱也是有条件的爱,还是因为我执。

(Somewhat)真的很难割裂与理解吧,两个个体不从属与谁和谁。这一方是错愕与难解,另一方也许是释怀与告别。只能说母亲们也尽力了

(Coward)很想知道,是出家的孩子看开了,还是那些顺从父母的意愿、平凡生活的孩子看开了。一个人到底要怎样活,才算是对得起自己这一生?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出家呢?

(紫衣)养育之恩并不能弥补精神上的沟壑,母亲对孩子的执着,成为孩子的一道枷锁,有的人能化解,有的人想逃避。

(Tiger肖朝虎)看着父亲跪在马路上哭,我也流泪了。也想过父母是不是不要太倾情于孩子。不过如论如何,孩子出家了,父母都很难放下。又看完评论,思索得出结论:如果孩子出家了,作为父母,最好的办法是自己也去修行,寻求解脱。这篇文章的选题新颖,文笔流畅。如果能采访一两个出家的人就全面了,出来的文章就不会是一个纯悲情的文章。

现在文章阅读量达到7.4万了。我转发给一位居士,她说也有很多人转发给她。

 

(六)

居士】读了邮件,其中有两句话,让弟子不由得感慨起来!

{〖极乐寺尼〗历史上未有祖师菩萨等如此持续观师长过,历代大律师亦未如此持续观师长过。

〖极乐寺尼〗印光大师、弘一大师有祖师榜样!佛菩萨、历代祖师、论师、大律师皆未如此广大持续观师长过!}

如果说起“历史上从未有过…”,那么,佛教传承发展到今天:

(1)近三百年的科学突飞猛进,在平淡积累后,科学技术呈现跨越奇点后的指数级别的增长,历史上从未有过;

(2)人类整体的和平与发展,其基础之脆弱,架构之不稳定,危机隐藏之深远,毁坏而来的破坏力程度,历史上从未有过;

(3)以物质世界为镜像的信息世界,使得任何领域的任何事件都达到效果及影响上的最大化,历史上从未有过;

(4)中国人的教育水平整体增长,不仅仅摆脱了愚昧落后,更渐渐注重追寻自身价值,需求究竟真理的动力,历史上从未有过;

(5)做为土壤的东方传统文化(处处以精神层面为核心而展开)呈现的巨大断层与接纳西方实验科学体系为主的西方文明(也即心不相应行法的高度发达)而产生的惊天骇浪般的矛盾冲突,历史上从未有过;

(6)佛教在人类历史长河里,需要当下承担起来的导向作用,其迫切性、重要性,历史上从未有过;

(7)物质借助于信息而在人类生活范畴里高速运转变换,随之来的人心随境外取,劳顿狂乱,故感得魔界力量高度强盛,外道相似法盛行世间,正法愈加避隐,传承堪忧之程度,历史上从未有过。

若观以上七点,其愤而提出“从未有过的持续”之责问惊怪者,不应愧疚而有所反省反思吗?

 

(七)

居士】看到交流平台经常有父母托您帮忙寻找在龙泉寺和极乐寺出家而失联的儿女,能理解现在独生子女(或子女少)的家庭,父母年老一旦生病确实需要子女的照顾。现在社会竞争激烈,可能有年轻人并不是真正发心出家,而是躲避,当然不排除有真正发心出家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但,出家虽属好事,且不说佛律规定父母不许可不能出家,丢下年老多病的父母不管不问,冷漠无情,甚至玩失踪、走极端威胁父母,在世间法来说,父母养育之大恩未报,已背“不孝”之名,从出世间法来说,亦失佛法起码的慈悲。这样不但会让世人诽谤佛法,也给父母种下诽谤佛法的恶因,谈何出家可度父母(先度自己吧)?这可能原来学诚和寺院负责执事的错误引导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印光大师说:“现在的佛法,一败涂地的原因,是因为清世祖顺治皇帝不观时机、仰遵佛制,革除前朝的考试僧人制度,永远免除度牒,令他们随意出家,而首开祸端。随意出家,对于才德高超的人有大利益,对于下劣之人就大有损害了。倘若世上都是才德高超的人,那么这个办法固然对于法道有益。而才德高超的人如凤毛麟角,下劣之人多如牛毛。只是当时暂得一点利益(清朝初年至乾隆年间,善知识如林,所以有益),而这个灾祸遍及到后世,导致现在僧团污杂混滥到了极点,纵然有大善知识想要整顿,也无从下手。实在悲哀啊!以后来求出家的人,第一要真实发起自利利他的大菩提心,第二要有过人的天姿,方可剃落,否则不可以。”——《文钞菁华录|释普通疑惑 论出家1》https://mp.weixin.qq.com/s/ErX7z704dPIyEI2qLdXaPA

“儒家的孝道,是以恭敬奉养父母最为首要。如果是佛门中辞亲出家,哪里是完全不顾及父母的奉养呢?依照释迦牟尼佛的制度,想要出家,必定要先禀告父母。若是有兄弟或儿子、侄子可以将父母依托,才可言语禀白于父母双亲,双亲允许了,才可以出家,否则不许剃度落发。……所以佛经中说:供养父母的功德,与供养一生补处菩萨的功德相等。”——《文钞菁华录|释普通疑惑 论出家 2 》https://mp.weixin.qq.com/s/HD0_dOzsNDAUQb7GEc_–w

弟子分享一篇出家法师照顾生病的妈妈文章,令人感动:

《〈细雨流云集〉之十:照顾病人,人生重要一课》

https://mp.weixin.qq.com/s/5TciweCkLEGLoA2BZ1XLnw

希望他们早日觉醒,也希望家长们耐心等待机缘。

 

(八)

居士】跟您说一下WJ妈妈找WJ的曲折故事:

可怜的阿姨,从北京跑到南京找女儿,在南京找了一圈没找到,又转向盱眙铁山寺。正好赶上那天南京大暴雨,阿姨顶着暴雨从南京赶到盱眙县城。中午怕来不及,在车站门口买了根玉米,就匆匆忙忙赶到盱眙县人民政府。在民宗局门口等了近两个小时,才等到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工作人员打给铁山寺方丈贤P,回复说WJ不在铁山寺。

第二天正好是端午节,也是WJ的生日,阿姨找不到女儿,跟我说,学诚害得她好苦啊!我也帮不上什么,真替阿姨难过。

虽然贤P说阿姨女儿不在,阿姨还是去了铁山寺。本来一个义工刚要跟她说WJ下落,另一个义工马上拦住,不让她说,并且骗阿姨说,WJ不在铁山寺。为什么我说WJ一定在铁山寺,或者至少曾经在铁山寺?因为从南京到铁山寺,打私家车只要70块钱。WJ的最后活动地点就是南京,之后在公安局那里她就没了踪影,查不到了。WJ八成是在南京支付的现金,去了铁山寺,然后注销了手机号。

悲哀的是,阿姨找到铁山寺方丈贤P,一个之前我认为很持戒的人,却睁眼说瞎话,说铁山寺跟龙泉寺没关系。要知道,端午节期间,铁山寺办法会,其中有200多个义工和来参加法会的居士多是北京龙泉寺去的。阿姨随便拍了张照片给我,我一看,全是北京龙泉寺的老面孔。这帮人从龙泉寺分散到下属四十余座寺院,继续学《广论》,办法会,跟龙泉寺完全翻版(只不过每次不再发书面通知,而是亲自打电话给每个居士)。即便如此,身为出家人的贤P,还是撒谎,说铁山寺和龙泉寺没关系。我真白信任他了!

还有,因为我被怀疑是网上揭发龙泉寺的“梦中”,莫名其妙就被从铁山寺群里踢出去了。我给铁山寺捐钱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踢我?怀疑我揭发龙泉寺,就把我踢出铁山寺群,贤P不是说铁山寺和龙泉寺没关系吗?为什么因为一个怀疑,就把之前捐钱的信众踢出去?

学诚和龙泉系真是害人!不学正法,学喇嘛教邪法,害的那么多人“家破人病”。到现在龙泉寺下属四十余座寺院,还在给信众灌输学诚清白。之前贤H好几次在讲《广论》和开示时,还号召大家“要为师父清白而死”。公然对抗政府。这不是邪教组织的话又是什么?

自从学诚事件之后,我发现出家人里,持戒、修正法的凤毛麟角,不如法甚至犯法的人比比皆是。就这样,他们还振振有词,以什么“不能说僧过”想堵住我们的嘴。甚至今后再听到什么佛教界知名寺院的乱事,我早就免疫,见怪不怪了。不出事是少数,出事是大多数。

这就是末法时期,佛教徒的现状,看不到佛教正法广泛传播的希望,悲哀!

贤佳】根本还在戒律的弛废,尤其是不妄语戒的毁弃。

藏密认为佛会慈悲妄语并允许“一切说妄语”(《密宗道次第广论》卷十四),此观念和风气传播到汉传佛教界,印顺、日常、学诚法师等诸多“高僧大德”深有领会。学诚法师讲法公开倡导好心妄语,私下对亲近的僧俗弟子指令“善巧”妄语,在佛协、教界也示范、教导妄语,影响深广,损害巨大。《十住毗婆沙论》说:“虽轻妄语,习久则重,能失菩提心。”(卷四)《大般涅槃经》说:“若过一法,是名妄语,不见后世,无恶不造。”(卷七)《大智度论》说:“妄语之人,先自诳身,然后诳人,以实为虚,以虚为实,虚实颠倒,不受善法,譬如覆瓶,水不得入。妄语之人,心无惭愧,闭塞天道、涅槃之门。”(卷十三)

宜应揭批邪见妄语,启导正见实语,回归以戒为师,恢复教界信誉,也带动社会风气的改善。

居士】您说的对,还是要恢复戒律的学习,不然出家人和在家人也几乎没区别了。

 

(九)

居士】《从“大宝”走下神坛说起》

几年前刚开始学佛时,未怀疑喇嘛教,那时还诚心向几位“藏传佛教”前辈请教过,其中就包括扎西拉姆多多,学噶举,以文青的身份常替十七世“大宝”鼓吹。我曾质疑“大宝”讲《心经》水平太垃圾,她辩解说:“藏人讲汉语,还要怎样?他一个月通学会汉语,还不能说明问题?”(意为“大宝”转世是真的,灵童。)但事实上我并不相信这种吹牛。

后来见的多了,知道了所谓“转世”的内涵,就更不以为意了。何况,十六世那点烂事,得了癌症求宣化上人救命,转世连个遗嘱都没讲清就杆了,导致十七世分身为两个法王并存,这简直就是宗教笑话!从历史上看,这不过是喇嘛教为延续门派生存发展的手段和套路,哪真有什么转世?活着时不守戒律,坏事做尽,死后还能控制自己投胎转世,佛教里绝没这个道理,那成了破坏因果之说。

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信?会宣传包装啊!动不动就是神迹,大成就者转世,反正他们视佛教戒律如儿戏,撒开了吹呗!何况宗喀巴祖师有遗教:可一切说妄语,不犯他们藏密的戒。

许多人天真地认为,怎么说喇嘛是出家人,也不敢轻易犯佛教的戒,所以宁肯选择相信他们;即使违佛教的戒,用依师法“不观上师过”就可以获得心理上的自我安慰。殊不知这已是入套了,早离正法渐行渐远。你把他们独创的“密戒”当作佛教的戒律,可他们就是在破佛戒,所以才有慈诚罗珠说:“与密乘戒相比,显教的戒不足挂齿。”本来佛制三昄五戒没那么复杂,只要铆定不能开许,严格执行,注意时时忏悔就可以了。敢擅自开许的,非妖即魔!

开许四昄依置上师于佛前代替三宝,开许喝酒、杀生吃肉,开许佛菩萨转世的大妄语,开许破不淫戒的男女双修,这还能算佛教?要知道你学的是释迦牟尼佛创立的佛教,唯佛最尊上,不听佛说的,去信什么上师的话,脑子何在?

索甲仁波切出事了,邱阳创巴出事了,卢卡仁波切性侵,林喇被捉奸在床,“大宝”乱搞男女关系……,没暴露的喇嘛还有没有?自己想。喇嘛教就是野蛮教派,几种外道的大杂烩,借用了佛教的名词,内里不改千年的外道本质。现洗了洗以前的肮脏,改头换面披上佛教的衣服,来内地淘金骗色来了。有痴人听见一“密”字就扑上去了,实是贪心所感,只有一半值得同情,剩下的是活该。何以故?因为替喇嘛教做宣传帮凶,导致更多人坠入深坑,背的不是自己一人的因果!

虽然有明智点的人不断提醒,但不被骗财骗色、下盅当奴隶绝不回头的实在太多了。正门难入,邪法易感,也是因缘业引、同分共业,有时真无可奈何的。会长都堕落于邪法中,何况一般人?只能寄望于出家师高竖起正法大旗破邪显正,而居士只能随缘随份,见一个劝一个,仅此而已。

 

(十)

居士】今天看到微博有人爆料大宝法王跟一个叫张扬的女弟子生下“小宝”的信息(《小牛真的是个宝藏男孩啊~》https://m.weibo.cn/status/4382991666970021),如果属实,太令人震惊了!有道友看到,跟弟子说:“拿着十方供养玩弄女孩子,被他祸害的女人不知道达到几位数了,太可怕了!”不知道他的这种行径是属于高量级范围的“双修”呢?还是破戒呢?似乎藏密集体失语了!曝光资料中显示,女方不听话就被斥为“神经病”,让去死,从而导致女孩精神忧郁,几度想自杀,跟学诚对性侵弟子如出一辙。佛菩萨加持,让这些所谓的佛教“领袖”们的丑行相继暴露,撕下他们的虚假面具,警示盲目追随的女孩们:务必擦亮眼睛,当自重!千万别上当!

其实曝光也是好事,可令至今还在盲目追随藏密的出家、在家信众清醒。这可不是一般的仁波切哟,而是藏密高级别的法王!曾几何时,很多出家、在家信众追到印度去见他,说见了就能解脱,至少可不堕恶道(想走捷径),真是讽刺啊!现在看来不知道谁会堕恶道呢!弟子还曾听说,去美国听他的开示入门费高达上千美元,下面还坐着很多大陆去的出家众,其实大宝法王连比丘戒都没受过,受了沙弥戒还破重戒,颠倒啊!

 

(十一)

居士】《阿拉伯波斯突厥人东方文献辑注》记载的印度教与喇嘛教关系史实

http://www.bskk.vip/thread-2880008-1-1.html

《[对比研究] 喇嘛教 vs. 佛教 (五戒篇)》

http://www.bskk.vip/thread-234485-1-1.html

(摘录)附佛外道颠倒黑白,把破戒当“修行”,构思很大胆、很“创意”,用心很险恶。

 

(十二)

居士】《(赏花人)教义答疑:藏密显教部分通教不及格,密教部分杂邪法》

https://mp.weixin.qq.com/s/6qXOj0FsdKSdqvvIDslyfw

看到上一期有人提能海等人为藏密辩护,有“赏花人”两个帖子可供引用:

《能海和清定等修行人非纯正善知识,兼评破藏密比丘性交成佛是高层修行等邪说》

https://mp.weixin.qq.com/s/ydhXXds5G4-j7aNDT3E-1w

《对太虚法师、法尊法师、清定法师、能海法师、智敏法师等人如何看?》

https://mp.weixin.qq.com/s/TCroniFTfVfge3SfGgSdGA

 

(十三)

居士】上期交流有位法师发了一个链接,请您批驳邪说《念佛往生极乐世界,堪称地球上最大的谎言》(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MF0HlPj),一看标题着实令人赫然惊恐啊!可怜作者依何魔胆竟敢写此严重谤法之文而毁慧命!弟子看了下最后落款,作者是转载台湾一位叫“灵芝姐姐”的文章,曾听说过此人是邪教:

《警惕: 灵芝师姐, 诈骗敛财的邪教组织》

https://tieba.baidu.com/p/5986854569?fid=1350536&red_tag=0505102468&tpl=5

《请问大家如何看待微博上的灵芝师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8b4fd101030bhk.html

不知这位“灵芝姐姐”是受印顺法师“阿弥陀佛是太阳神”理论影响,还是故意诽谤?她文中以陈晓旭做广大功德没有往生为例而断然否定有西方极乐世界,功德岂可与往生划等号?还说陈晓旭有300多人助念没能往生。凡读过《佛说阿弥陀经》的都知道,往生极乐世界“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由此“善根福德因缘”而具足“真信切愿,老实念佛”,确可万修万人去,难道佛会骗我们?历来往生极乐事例无数,弟子也曾亲见往生事例,岂能以一个陈晓旭往生失败而否定“佛说”极乐世界的存在。佛经上没有说名人就能往生,也没说助念的人多就能往生,民间名不见经传而具足信愿往生的老太太、老爷爷太多了,关键是自己对往生极乐具足“真信切愿”吗?曾听说陈晓旭一直到临终都不舍世间,不具足往生“信、愿”,连佛号都提不起来,剃度出家其实只是想借此因缘延续生命。广钦老和尚说:“贪恋娑婆世界一根草都不能往生。”好比要移民他国,但又不放弃本国国籍怎么去?

这位“灵芝姐姐”还说:“包括净宗13祖,全部都留在地球上,因为根本没有西方极乐世界可往生。”有何依据?她亲眼看到的吗?又说:“人好好的不会往生,通常是病死、老死、战争死亡、意外死亡、自杀等,灵体多少都有受损。飘荡在人间的鬼道众生饥渴交迫,痛苦不堪。如果真有西方极乐世界这么殊胜的国土,每个鬼道众生一定会想方设法求往生。”简直是一派胡言!《净土圣贤录》和近代、现代活着自主往生的太多了,堕到鬼道众生岂是有“善根福德因缘”?岂是自然对极乐世界具足信愿?

 

(十四)

居士】《震惊!自称菩萨化身,300万国人被收割智商税》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TE4MTgzMw==&mid=2650232794&idx=1&sn=8af5d567979dc49b646e4d9f3274df30

《普陀山法师:五大特点、三大特征 辨识邪师》

http://www.bskk.vip/thread-3093799-1-1.html

《快讯!正义的力量:“五台山佛学”已被封号,这是每个正义之士的力量!》

https://m.weibo.cn/status/4382772519434740

 

(十五)

居士】《再论喇嘛教“依师法”的荒谬》

看过《三国演义》的都知道,众人拜汉献帝时,曹操故意站在了帝前,关羽盛怒欲挥刀斩之,刘备投鼠忌器将其拦住。此谓挟天子以令诸侯,谮越之罪,篡位之嫌,故戏里曹操多为白脸,意为奸人。

喇嘛教的四昄依“实就是一昄依,昄依于上师”(诺那上师语)。喇嘛们的解释:上师代表三宝。实际上不是代表,是代替才对。凡学喇嘛教的,满口出来都是上师教言,佛之一字只是他们需要时的点缀;庙堂之上,多为祖师之像,佛菩萨像都靠边站;说到法,其密并非释迦牟尼佛所传,而是法身毗卢遮那佛,法身传法,也是奇了;另有密续,实无稽考,托为龙树菩萨开南天铁塔出,可龙树菩萨著作中居然无片言只语提及此事,更没讲过密法。

像这种门派如何取信于人当成佛教呢?靠的就是“依师法”。进了喇嘛门,无一例外需先学四昄依,把四昄依当作一种法来修,且重点就是如何依师。其肉麻的灌输就不重复了,只能饿肚子听。概括说来,洗脑洗到你信:你面前的上师就是佛。所以必须全身心靠倒,把一生托付给上师,包括你的前途、你的信念、你的财产,甚至你的妻女。这叫度化你舍掉贪心。无米,面也可;无鸡,鸭也可;无银,钱也可;没钱了,女人也可。

达赖的密友,日本麻原彰晃一个社会渣子,何以能驱使大学教授为其制造毒气?让人觉得不可理解。实际就是挂上了喇嘛教的正牌坊,得到达赖的授权,无知者以为其是正宗佛教一支,不知其教义为达到目的是可以行杀盗妄淫而不犯戒的外道法。麻原上师就代表了“佛菩萨”,用依师法为信徒大洗脑,上师的话就是宇宙真理,违背上师就下金刚地狱。不愿下怎么办?诛杀之,不犯戒。事实上,该团伙犯事前已杀了几名不听话的信徒,这与1997年2月达兰萨拉活剥人皮事件如出一辙。

学诚也说过,学《广论》主要就是学藏传的依师法。喇嘛教的依师大法是摄受控制信徒的理论支撑和强大武器,弟子形同无脑奴隶,上师则可为所欲为毫无限制。正因为其邪恶无比的控制手段,为师者能不为动心者极少,用之则可建立自己的势力甚至帮派,一呼百应,比政府的规定还好使。所以学诚处心积虑引入《广论》,建立了以个人为中心的势力圈,为害至今。至于他后来去搞男女双修,一是由《广》入《密》,本就是喇嘛教的最终修法,他邪入骨髓已不能自已;二就是其依师法的外道属性,对上师无监督限制导致个人增上慢到极点。现在陆续暴露的“索甲”、“大宝”之流,原因也无非如此,并不令人奇怪。

但值得警惕的是,有部分汉传法师仍明里暗里支持四昄依,不知是否潜藏私心、欲步学诚后尘?因为除了学诚引进《广论》所说的目的,实在找不出祖传三昄依非要违反佛制支持外道四昄依的理由!

佛陀涅槃前一再强调四依四不依,依法不依人排第一位。喇嘛教则完全是依人不依法,把法身慧命寄托于喇嘛身上,一错错一拨,一死死一窝。把弟子视为一岁小孩,只能等人喂。实就是外道共有的造神套路,个人崇拜法。

真心向佛者绝不可仅敬信一师,引用:《杂阿含经》(837 节)中佛对诸大比丘讲: “若信人者,生五种过患。”(《学佛不可仅敬信一师》http://www.bskk.vip/thread-3074643-1-3.html)可自行查阅。当广博经论,遍企明师,对佛之正法的认识才不会偏颇。龙泉系就是现实的例子,不以法为师,盲信学诚个人,即使是二贤法师那样高学历者也难免被蒙蔽,根子就在“依师法”上。

“以经为则,以戒为师”,这是用事实证明出来的真理。提倡文明信教,理智学佛,打破迷信个人的思想,清除依师法的邪教神话,让汉传佛教回到文明理性的轨道上来,既符合佛陀本怀,又符合时代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