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时食问题辩论

非时食问题辩论之一

(20161231~20170104)

一、贤佳与某甲法师的辩论

【甲法师】晚上不吃饭,您可以吃些水果啊。不然像上次的脚伤,听说恢复很慢。

【贤佳】 脚伤早已无碍,不必担心。以前有一段时间我每天只吃早晨一餐,而且吃得较少,是越过了戒律的要求,太过头了,过犹不及。依佛制的戒律而行应是最好的中道。

晚上吃东西,对身体健康是有利还是有害,说法不一,可能各人情况不一样。但耗费时间、亏损戒律,是确定的。我感觉有些不值得。

午前正常用餐,只是晚上不吃东西,即使身体出问题,不一定是什么大问题,吃点药调理一下就好。而能戒律相对清净(且养护持戒之心乃至轻重等持),又能省时做其他事,是非常值得的。至少是值得努力尝试的。

吃晚餐也不能保证不生病。我看很多吃晚餐的同学身体很不好,经常吃药的效果也不是很好(可能正如健康专家所说“ 爱吃晚饭,是我们人类发生疾病的一个原因,也是许多疾病久治不愈的一个原因 ”)。寺里有位沙弥本来有肝硬化,一次晚餐引发胃出血,送医院急救,差点死亡。我2013年年底用晚餐引发胃炎,由此决定不用晚餐。到现在没发过胃炎,以前数发的肺炎也没再发过。

去年(2015年)年底我两个月时间日中一食,身心状况感觉较好。后过分升级为一个月只吃少量早餐,结果蛋白质缺乏而引起脚上水肿。后来知道病因后,吃些大豆蛋白,很快就消肿了。在医院全面检查肠胃五脏,没有因节食引发器质性问题。脚上烫伤完全是意外的医疗事故。不必由此太因噎废食的。

以上个人的经验和认识,供参考。

二、贤佳与某乙法师的辩论

【乙法师】自己能够做到很随喜,但是也不必顽固的执着别人也要按照你的来,毕竟大家都事很多,如果都像你那么闲,不吃估计也没问题,比如去管大寮,每天干那么多活,不吃药石估计早垮了,所以我觉得,晚上不吃药石,还是自己闲的了。

另外如果当时不是师父及时的强制要求你去医院,并且吃药石,估计你的脚现在已经废了。

【贤佳】我是凭良心提供大家参考,并非强制谁怎样。

有的比丘尼道场也搞建筑,事很多,照样持午。我先前发的《不吃晚饭,饿治百病》,是健康专家针对社会人说的,社会俗人岂事少?

我脚伤应及时去医院治疗,是我以前医疗常识不足。感恩师父和大家的帮助!在医院期间用晚餐是被大夫强力要求的,我现在有些愧悔。如果不吃晚餐,既能清净持戒,身体还可能恢复得更好。我先前发给您的资料可再仔细看过了。

【乙法师】我还是好好听师父的话吧,所以您就不必给我提供参考了。如果您的观点跟善知识的理念不一致,即使把天说破也没用。

建议您没事了去工地干几天活,然后再感受一下晚上不吃饭是什么感觉,每天那么闲,当然不必吃。

跟师父理念不符合的观点,不要再误导后人了。

【贤佳】像机器人一样盲从听话,师父也不赞许的。依师是为了学法修道,不应是简单盲从。佛教的依师是基于皈依三宝,如果不皈信三宝,那么跟外道依师有何差别?

先前我引经典里明文说不非时食能令“身安隐,亦不作病”“少病”(还有少眠、少淫等利益),从反面说用晚餐会“身不安隐,亦作病”“多病”,还有经直接说“后二种食多生病疾”,岂可不信敬佛语?干活累、饿,就一定要吃晚饭才好吗?适当忍饿对身体不一定不好的。下面两篇对社会大众(社会俗人多是忙累者)讲的文章可以参阅: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1220/10/35429545_616209550.shtml(《2016诺贝尔医学奖解读“辟谷术”》)

http://www.51yangsheng.com/yscs/153952.html(《过午不食科学吗 专家称能预防癌症》)。

我将《人类食量减少40%可多活20年——不吃晚饭,饿治百病》发给僧俗很多人,有些医护人员、善长中医的人回信表示认同,还有社会人士表示今年开始过午不食。

304医院给我治疗脚伤的主任大夫回信说:“我本人就是身体不好的,每天晚上其实也没有饿感,就是觉得到那个时间就该干吃饭这个事了。上周去外地会诊,当地的朋友说他最近一个多月,每天晚上就喝一杯酸奶(应该是一大杯),体重即没下降也没增加。看来这个晚饭确实有没有都行。人体很奇妙,现代营养学把人体当成一个桶,进去多少热量就代谢多少热量。那么三年困难时期,人人都吃不饱饭,怎么还能有胖子?科学无知的太多,却总以为什么都搞清楚了。”

有位法师回信说:“您记得贤悟法师吗?五周年回顾片中一个人挖完德尘居电缆沟的那位,他之前一直持午,一个人搬石头,身体很好。”还有法师来信说:“其实出家前只用少量药石,也是感到过患不少,身体容易沉重,不利晚上和早起用功。出家后在僧团,大家都用,还品种繁多,反而饮食更不好控制,很不利用功。又读了法师发来的文章,尤其看到律中佛对此条戒其实是制的较严的,更应该去力行持守。确实还是有知见的问题。”盲目信从似是而非的知见而坚执用晚餐,不仅背逆佛语、亏损戒律,而且还伤身损寿,现后皆无利益,岂不可惜!看着同行道友这样,于心何忍?

三、贤佳与某丙法师的辩论

【丙法师】法师所做,对非时食之坚持自无不可。不过,如果要做讨论,仅仅立足一方的有限资料,无法作为讨论的坚实基础,或者也无从讨论。从非时食的资料上来看,法师所列大部分为明末之后的依据,不算对律学很权威的解释。其实,如果从藏经中查找,从五代到清,有大量的丛林与高僧晚食的记录,这些作为反证的资料,也不可不查,我随便检索,便发现以下这些。另外,法师所举医学上晚上不食的好处等资料,也未查询权威的来源,仅仅用一些网页上不知从何处转载来的资料,是无从说明的,至少有权威的人士能解释这件事情的材料,方是比较恰当的证明。当然,这里也有同样的问题,从搜索引擎中查找“晚上不吃饭会有什么后果”,或者“晚上不吃饭会有什么危害”,答案比之上的更多。这些也同样是反证的材料。

佛教史上,对戒律的认识从来没有统一过,佛陀当然也允许不同弟子适应不同的方式者,采取不同的措施。我想,当代的持律,无需强求一律,但要能自律严谨即无大妨碍。应该可以持一种开放的心态,允许不同的人用不同的面向来持守律仪。

从戒律的价值来看,如果要将戒律具有时代的生命,而不是一种教条的话,仅仅着眼于是否做到非时食等,恐怕是不够的吧。佛制戒律,是让僧团有力量,而能令正法久住。然现今之僧团,面对诸多挑战,如何和合而有力?作为研律的律师,不从解决现前僧的困惑和困境着手,而仅仅着眼在能否做到一两条戒上,律师之责似已不足。附件昭慧法师两篇《“现前毗尼”与“辗转相谏”》《毗尼研究方法舉隅》中谈到很多她面对僧团实际问题时,如何用戒律的原则来化解和实践的例子,这些已经将现实的问题尝试通过律制的方式解决,将律学赋予了现代的生命和意义,似比追究以上问题更为紧要。

另外,更为重要的是,现今的时代,基督教等宗教,因为面对和解决众生现实的苦难,而深得民众信赖,已经在底层的民众中传播开来。作为比丘,若不着眼在解决现实大众的痛苦与问题上,则佛教的根基恐已慢慢不在,民众也难以起信于佛教,则正法如何久住?此问题不可不察之。有一篇论文是关于鄂南基督教在基层传播的介绍,可见一斑。

以上浅见,给法师介绍。还望能补充部分意见。

【贤佳】了解了,感谢提供不同角度的考虑!

先前我提供的资料,不仅是明末之后,也有唐朝的,还有佛经。古代禅宗部分“大德”用非时食,并非就符合律制。道宣律师、元照律师、蕅益大师、弘一大师的说法和做法在戒律上应是更可靠的。另外,佛经里明文说不非时食有少疾病等好处,我们至少应该信敬佛语。如果做不到不非时食,应有惭愧心,不宜违逆佛语曲为合理化。乃至有法师说这条戒开了,不用忏悔了。其实不是这一条戒的问题,而是牵连对戒律、佛语的态度及持戒的心习,有弥散的负面影响。我看到了有些痛心。我希望我们尽力广弘的是正法,而不是相似佛法乃至败坏佛法。

【丙法师】此言不确,研律时不能忽视佛教史而下论断。以下所举云门文偃,乃禅宗五家云门宗之开创者,大慧宗杲乃延续至今的临济话头禅之首倡者,莲池大师乃明末四大师之首,“云栖一悟,说教、律、禅”,均为佛教史上影响当时及此后佛教一时之巨擘。其他人没有明确记载,但也并非说全部都是持午的,只是没有文字记录而已。另外,说是部分也是不正确的,这些丛林清规,不是哪个个人的行为规范,而是整体丛林在执行的规则,从南宋时期开始,药石已是丛林中普遍的行事,不是哪个禅师的选择。而且范围也涵盖到了天台宗的教下寺院。元代时,甚至已经涵盖了律寺。宋元时期,佛教内本就以禅、教、律三分天下,三种寺院都有晚食,可以推测得知当时的高僧们是否是如来信所言“部分大德”了。但佛教的存续,却并未受这个的突出影响,反而深入到民间各个阶层。

其实在唐代来说,如律学中定义的“不非时食”般行事的也非常态,寺院生活中并未那么严格,《入唐求法巡礼行纪》中载“未及晓明,灯前吃粥”,显然还未到天明,但天台教下的丛席即已用早粥了。对唐代的寺院来说,早粥本即使生活的习惯,在唐代并未觉得有什么异常。

另外,从律学的角度来说,不能说道宣律师、元照律师、藕益大师、弘一大师就是更可靠的,这种“更可靠”的判断如何得来呢?唐代时,律师遍及唐境,仅仅宗《四分律》者,已经相当多,更不要说当时南方的《十诵律》,及新译《根有律》,都有相当多的律师在传承,唐宋两部《高僧传》明律篇中绝大部分都是律师,还有很多两部《高僧传》所未来得及记载者,他们也未说只有道宣律师最可靠。《四分律》的讲学中,南山、东塔、相部本不分伯仲,相部、东塔在律学义理的发扬上,甚至要超出南山而无不及;相部与东塔弘扬之盛,甚至引起了当朝皇帝的重视,而下令律学大德集体裁决,彼时,南山并未引起过如此的重视。只是南山传播的比较久,后面存续时间比较长而已。明末来说,藕益大师律学传承不明,当时的人都不认为藕益大师是律学的大师,藕益大师身后继承其律学者极为寥寥。明末时人普遍认为的律学高僧反而是莲池大师与古心律师,此为明末律学两大家,从这两家传出了后面研律的诸支脉。近代来说,弘一大师的影响也没有那么大,生前甚至都未传过戒,生后传持其律学者也很少,只有一位二埋法师,却对其律著多有改窜。

当然,完全说非时食是开许的,也不正确。但不能因噎废食,而特意强调非时食完全不合理。

【贤佳】我先前说“古代禅宗部分大德用非时食”,言外之意是部分禅宗大德是持午的,没说“全部都是持午的”。即使部分用“药石”的禅宗大德,也并非就认为用晚食是正当合理的。如《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3说:“祖有三类,一者严净毗尼,弘范三界,如远公、智者、左谿、永嘉、荆溪、大梅、永明、高峰、中峰、楚石等是也。古今如此知识,亦甚众多,所应景仰倣傚。二者丁兹末世,势不获已,遵佛遗命,舍微细戒,住静则刀耕火种,领众则垦土开田,然非时食等诸戒,仍自遵行,故晚用药石,不用粥饭,德山托钵,亦因视影。……至出世接人,或重登戒品,性遮皆净,如六祖等。或单提向上,独接一机,如寿昌等。人问寿昌:‘佛制比丘,不得掘地损伤草木,今何耕种芸获?’荅云:‘我辈秖悟佛心,堪传祖意,指示当机,令识心性耳。正法格之,仅称剃发居士,何敢当比丘名。’问:‘设有如法比丘,师何以视之?’荅:‘当敬如佛,待以师礼,非不为也,实未能也。’……嗟乎,从上诸祖,敬视律学如此,岂敢轻之。若轻律者,定属邪见,非宗匠也。三者大用现前,观机利益,破他疑执,不拘恒规。……菩萨见机得杀盗等,于菩萨戒无所违犯,生多功德也。若失其宜,将作门庭施设,如优孟之学叔敖,宗既非宗,律又非律,谤大般若,疑误后学,三涂剧报,何由得免。设亦诱引愚流,作种种福,福力所持,不即堕落,终为外魔眷属,非佛弟子。末世多此妖邪,诳惑世间,魔所摄助,多得供养,聚众百千人,眷属儿孙遍天下,毁戒毁教,破坏如来真正法轮。愚小无知,羡彼名声,而争倣傚,令好心出家者,皆堕其党,求升反坠,哀哉痛心!”

我们现代汉传佛教主体宗奉四分律南山宗,没有人(至少很少)宗奉四分律东塔宗、相部宗,也少有人宗奉有部律。即使宗奉东塔宗、相部宗、有部律,其律岂是开许乃至倡导非时食?现在汉地学律的道场哪个不宗仰弘一律师?

弘一律师对蕅益大师是很推重的,如《弘一律师全集·问答十章》中说:“问:近世弘律者,皆宗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未知善否?答:沙弥戒法注释之书,以蕅益大师所著《沙弥十戒威仪录要》最为完善。此书扬州刻版,共为一册,标名曰《沙弥十法并威仪》。价金仅洋一角余。若与初学之人讲解沙弥律者,宜用此书也。莲池大师为净土大德,律学非其所长,所著《律仪要略》中,多以己意判断,不宗律藏。故蕅益大师云:‘莲池大师专弘净土,而于律学稍疏。’” 蕅益大师《沙弥十戒威仪录要》中完全未说可以用“药石”。即使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说:“今人体弱多病,欲数数食者,或不能持此戒,故古人称晚食为药石,取疗病之意也。”也说“必也知违佛制,生大惭愧”,岂是认为正当合理?如弘赞律师《沙弥律仪要略增注》卷1注解说:“古人称晚食为药石者,戒律久废,一时难以改正,故古德权开,终图其复本也。既云‘必知违佛明制’,则不可执权迷实,以为常途轨则。依法不依人,方为正见佛子。以必知违佛制,故生大惭愧。由惭愧故,不安意食,念饿鬼苦,故常行悲济。以悲济故,于食心不安意生美,而减分施他,故不多食也。如有重病,非谷不治,医教令食,听于屏处与之。瘥已,即须断绝。况疗病自有汤膏丸散,如来听服五果八浆、糖蜜酥油,足以愈疾,何用噉嚼?偏违佛教,自招罪累。故天台云:‘病故毁戒,如破浮囊,惜脓血臭身,破清净法身。’”又莲池大师《沙弥律仪要略》说:“昔有高僧,闻邻房僧午后举爨,不觉涕泣,悲佛法之衰残也。”岂是认为“药石”正当合理?

如果用种种理由支持、倡导用“药石”,讽刺、呵责不非时食者(如说不非时食是邪见、执着、神经病等),理直气壮,少惭无愧,乃至有比丘发愿说“除了极特殊因缘外,坚持用药石”以响应倡导,还有比丘说“这条戒开了,不用忏悔”,岂合禅宗大德的知见?岂合莲池大师的心意?没有禅宗大德的正见,而袭取禅宗大德的违律方便行,又以研弘戒律自居,岂非混滥?

我信解身命无常和戒律功德,对不合理的讽刺、呵责自能安受,但见有人想持午而不敢持午,因为怕受批评,怕担不依师、不和合的罪名,我心哀悯。我收集、分享用晚餐的过患,岂敢奢求大德们放弃“药石”,唯愿大德们用“药石”时“知违佛制,生大惭愧”,不要讽刺、呵责、排挤不非时食者。

【丙法师】如此甚好,对如此强行令人不持守非时食之行为,法师深感不然,相信法师也必定对其他强行令人持守之人,也会以“子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心而不愿意其那样做的。正所谓“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费孝通语),大家依各自之能持守的情况而尽力行之,不必强求一律。以法师护教心情之迫切,相信也必定对历代弘扬佛法之诸善知识,不论其为禅师、法师、律师、论师、譬喻师、知事师,不会以讥讽之意将云门、大慧、莲池等诸禅师之大德名号打上引号,而是一体尊敬的,因为他们对当时佛教之贡献实无可比拟,我们当代依然在承受着他们的恩惠。

其实,仅就弘一大师来说,虽然弘一大师本人自律甚严,但对佛法在不同时代的演布,显然是有非常开通的看法的。虽然弘一大师也公开演讲中说“沙弥戒及比丘戒决定未得”“从南宋迄今六七百年来,或可谓僧种断绝了”(《弘一大师全集》修订版第01册,237—239页),但相信法师不会认为自己不是比丘,从南宋始僧种即断绝的,我也不认为自己不是比丘,我且深信自己是当代中国之比丘。弘一大师自己说自己因为时间限制,只做好了学律的准备,却未来得及研究:“但学律非是容易的事情,我虽然学律近二十年,仅可谓为学律之预备,窥见了少许之门径;再预备数年,乃可著手研究,以后至少须研究二十年,乃可稍有成绩。奈我现在老了,恐不能久住世间,很盼望你们有人能发心专学戒律,继我所未竟之志,则至善矣。”(《律学要略》,《弘一大师全集》修订版第01册,237页)如天假其年,相信以弘一大师之开通和温润之见解,必定也不会坚持认为南宋之后中国比丘即断绝之看法的。他自己在给其他人的书信中言说法贵观机:“说法贵观机,不可拘泥。……大小乘佛典中,虽有似轻女性之说,此乃佛指其时印度之女性而言,现代之女众不应于此介怀。又佛之所以出此语者,实于大慈悲心,以诚诲勖励,冀其改过迁善,决无丝毫轻贱之心也。大小乘佛典中,记述女人之胜行圣迹甚多,如证初二三四果,发无上道心,乃至《法华》龙女成佛,《华严》善财所参善知识中亦有示现女身者,惟冀仁者暇对,遍采《大藏经》中此等事迹,汇辑一编,以被当代上流女众之机,则阅者必生大欢喜,欣欣向荣,宁复轻生疑谤乎?佛典中常有互相歧异之处,人每疑其佛意,何以自相矛盾?宁知此乃各被一机,不须合会,无足疑也。”(《致竺摩法师》,一九四一年冬,晋江福林寺,《弘一大师全集》修订版第08册,191、495页)则个人依个人之能力而尽力行之,便无不可。

个人浅见,供法师卓参。

【贤佳】阿弥陀佛!您所说的我很赞同!感谢法师的分析和提醒!

我将古代禅宗用非时食的部分大德通泛加上引号,是有些轻率失敬,应作简别。云门、大慧、莲池大师等大德用“药石”之时应是“知违佛制,生大惭愧”的,不失其为大德。如果理直气壮、无惭无愧而用“药石”,那么虽有名望,也不算真正大德。不知您对“如此强行令人不持守非时食之行为”是否也深感不然?如果看到很多同行处此困境,是否忍心漠视不管?我持午承受了很多批评、呵责,而我分享几次经验资料和佛教典语,还没有怎么批评,有人就不接受,乃至反作呵责,岂是对“药石”之事有惭愧?“强行令人不持守非时食之行为”岂能止息?我不忍心就此不管,还想继续收集资料作分享,反复冲击,或许能摇动株根,激发出一些良知和惭愧。您擅长搜找资料,祈请您帮助提供一些相关资料!

 

非时食问题辩论之二

(20170106~20170111)

一、与某乙法师的再辩论

【乙法师】看一下,您是否符合以下现行。是否胃有问题?

如果对师父又足够的信心,他的一句话就解决问题了,如果用世间的报导、观点来证明自己是对的,进行反驳,说明对善知识的引导信心不足,业障太重的表现,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多用功。

总是希望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自己最对,想引导别人,好为人师。也是名利心太重,怎么还谈得上持戒?

师父的话说:“阿姜查尊者每天打坐两小时,然后就不睡觉,日中一食。南传佛教能持午的原因:第一,他们事情少;第二,他们远离在家人。我们汉传的寺庙一般事情多、耗散大,而且现代人报体差,化肥、激素养出来的菜营养少,持午的人一般胃容易出毛病。生病了怎么弘法、承担?让人担心。一个人生病就担心,何况多人?所以一定要将伙食搞好,现在吃本来就没什么营养,又持午,这样很容易生病。我们适中,持午不持午都可。我认为比丘戒前二篇是主要的,持午与否是个体、整体的问题。一些地方戒律、戒风不好,与淫戒有关,重要是前四条,又财物供养、收徒、学法这三方面把握好,就会比较清净。这里也有大小乘抉择问题,大乘日食三兩金、百味饮食,小乘日中一食。印光大师、圆拙老法师不提倡持午。”

【贤佳】我脾胃消化功能不好,这是早年的老毛病。若非脾胃消化功能不好,我去年每天只吃早餐一个月不一定出问题,或者不会这么快出问题。以前用“药石”时还生胃炎,持午后至少胃炎没有,而且以前数发的肺炎和经常隐隐的肺痛也没有了。一些持午的道场(如平兴寺、多宝讲寺、大悲寺等比丘道场,还有很多比丘尼道场),没听说他们都有胃病。先前资料我不仅引用世间报导,还引用了佛经和律典。可以不管世间报导,岂可蔑弃佛经和律典?佛示寂后佛弟子要以戒为师,末法时代伪滥众多,尤其要以戒为师,岂可仅信人语而背弃经律?我顶着压力持戒,顶着压力说些良心话,被人背后批评“执着”“固执”“神经病”等,辗转传闻,能求得什么好名声?更谈何财利?为开展广大事业而轻弃戒律,才真正广大名利双收,而且直接身口行为不持戒。关于大乘日食三两金问题,《菩萨戒本疏》卷2说:“日日三时供养者,谓时内三时,或非时中亦得非时浆等为供养也。日食三两金者,是就能堪办者说,或令重法故作是说。”《梵网经菩萨戒略疏》卷4说:“三时供养者,谓日初出时,辰末巳初,及日中时也。三两金及百味者,言其敬事之极,而无悭惜怠慢之心。其受供者,应生惭愧,方消信施。”印光大师、圆拙老法师用“药石”时岂是理直气壮、无惭无愧?无惭无愧而破戒,罪业是很重的。违戒而布施的福德不一定抵得过破戒的罪业。“死时除法而外余皆无益”,我们出家一场不容易,岂可相牵毁戒、自误误人?

 

二、与某丙法师的再辩论

【丙法师】为增进大众知情,应将两方的资料与依据平等发送。故而,我提供一篇央视网不吃晚饭有害健康的报道,希望法师以后给人提供相关资料时,将此篇加进去,以利于对方综合考量。包括佛教史上这些有晚食的信息,也当平等对大众公开。不然,则有隐瞒不利信息,以混淆真实、引导对方偏信之倾向。我们的看法不可能一成不变,如果故意隐瞒对自己不利的看法,则有可能导致盲从,而当未来自己的看法改变,发现原来对自己不利的意见才是正确的看法时,则刻意令人信从自己导致的后果恐已难以挽回(从近期法师发来的一些内容看,相信法师对此已多有体会)。不利自己的,如果是真实的信息,它不会消失,还是直面为好。

另外,法师最好寻找一些可信之原始资料。法师给人解说时,以获得诺贝尔奖的人士赞成不吃晚饭为根据,不过,那只是网文的延伸说法,并未有获得诺奖的人士相关公开的消息。不知是哪位,在什么地方,是如何公开支持这些观点的?包括这些网页,均非第一来源,不知道是由什么人编辑产生的。他是根据别人的相似看法而自我编辑而成,还是根据自己的经验而加上别人的名头伪造而成,还是有人真实的言论,但他却故意隐瞒,均不得而知。这些材料难以作为有力证据,基本不能服人。建议法师不要采用此等转手的资料,无确切来源,有可能会误导别人。况且,这些网文中很多均是强调减食,却非禁食,正如很多报道所说,周期性,或一段时间的禁食,也可以达到减食之作用,但非完全禁食。目前尚未有确切权威的文章指出,长期禁食即有利健康。尚不如直接引用佛典中的原文更佳。佛典中佛陀的经典原文,岂不比这些的权威高过百倍。

佛制定非时食戒,有其原因。佛是否制定及开许非时食,没有太大疑问。但佛为什么制定非时食戒,及在当今时代是否还要坚持非时食,则可以有多种的讨论。毕竟后人都不是佛,只能通过推测而得。此时,有人看到一方的意见,有人看到另一方的意见,有不同意见则属必然。

http://truth.cntv.cn/2013/12/26/ARTI1388040235704877.shtml(2013年12月29日《不吃晚饭有益健康,是真的吗?》)

【贤佳】您提供的资料和意见已转发。

您说:“尚不如直接引用佛典中的原文更佳。佛典中佛陀的经典原文,岂不比这些的权威高过百倍。”我非常赞同!先前我分享的资料中,一些佛经明文说不非时食使“身安稳,亦不作病”“少病”(还有少眠、少淫等好处),您认为不权威吗?如果您真的信敬佛语,何必引用那些违反佛语的世俗说法?

您所引用的报道中,有人以一时(一次或几次)不吃晚餐的不良反应来作为反对不吃晚餐的理由,是不可凭依的。因为习惯的改变难免有不适应的过程,坚持一段时间可能就良好适应了,带来多方面利益。

如一位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来信说:“我周围有些朋友是‘辟谷’达人,每次时间半个月到一个月不等。其间只喝少量的流食和大量的水,而且不间断工作。我尊称他们为神人。不过受他们的影响,我自去年八月中旬开始不再吃晚餐,偶尔的工作应酬除外,发现真的很好。第一周晚饭时间会很难熬,一周以后就适应了,不再觉得饿。对肠胃和睡眠有好处,可以减体重。最大的好处是有了逃避无聊应酬的借口。”

您所引据一些医界人员的看法缺乏实验、实例支持和丰足理论辨析,是符顺习俗观念的简单推断,可靠度是很低的。304医院给我治疗脚伤的主任大夫以前也是这种习俗看法,在我入院时强烈要求我吃晚餐。他前不久去外地了解到一位朋友一个多月每天晚上就喝一杯酸奶而身体没什么问题,又看到我发的《不吃晚饭,饿治百病》,转变了观念。

您说我“以获得诺贝尔奖的人士赞成不吃晚饭为根据”,我何处说“获得诺贝尔奖的人士赞成不吃晚饭”?我分享那文章是为了证明“适当忍饿对身体不一定不好”。文章是根据2016年诺贝尔医学奖的细胞自噬理论作的合理推断。您若信不过文章所说,可网上检索“自噬”或“2016诺贝尔医学奖”或“大隅良典”,了解自噬理论。也可在“知网”“万方数据”等网站检索“自噬”以查阅正规论文。

下面是几篇正规论文,可供参阅:

《自噬及其在细胞代谢和疾病中的作用》(苏州大学医学院药理教研室林芳,《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进展》2005年第4期)文说:“自噬对蛋白质和细胞器的降解作用在生物体正常发育及对某些环境胁迫的响应极为关键。对防止某些疾病如心肌炎、肿瘤、神经退行性疾病等以及对延缓衰老、延长寿命和抵御病原微生物侵染有积极作用。……在饥饿和激素的刺激下,自噬可被激发到原先的10倍。”

《自噬影响衰老及老年病的研究进展》(中国医学科学院花芳,《药学学报》2014年第6期)文说:“众多的研究证据进一步证实,活化自噬确实具有抗衰老和延长寿命的作用。限制热量摄入是生理条件下激活自噬最有效的手段。在恒河猴中的研究发现,限制热量摄入降低了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肿瘤以及脑萎缩等老年疾病的发生。流行病学研究提示,限制热量摄入同样也有益于人类健康。”适当饥饿能激活自噬,从而能防治众多疾病并延缓衰老,这是现代前沿的西医科研所充分证实的。因此说“适当忍饿对身体不一定不好”,因感觉饥饿就放弃持午是不明智的。

另外,一位在美国工作的大学同学来信说:“我自己上网查了一些关于饮食控制、长寿和晚餐的论文和报道。关于理论,好像Cell、Nature和Science过去两年都发表了几篇关于控制饮食降低代谢,从而有利于长寿的研究论文。在那种权威杂志上发表的文章都需要既有实验结果也有细胞机制层面的理论支持。而且据论文说,这种现象存在于很多生物体中,从单细胞生物,到无脊椎动物,再到脊椎动物。我附了其中一篇论文。同时还有一篇新闻报道关于美国一个长寿老人不吃晚餐的经验。”

其论文《Promoting Health and Longevity through Diet:From Model Organisms to Humans(动物和人类试验表明:节食增进健康长寿)》(华盛顿大学医学院老年病与营养科学系路易·丰塔纳,《Cell》2015年3月26日)概要中说:“减少食物摄入、避免营养失衡,可使无脊椎动物、啮齿动物、灵长类动物、人类的老病状况得以改善。近期的实验发现,在不改变摄食总量的情况下,以不定期禁食和昼夜间适时进食等方式来改进健康和身体机能,进餐时间控制非常关键。减少某些营养元素要比降低摄入食物的卡路里总量更为重要,因为蛋白质和氨基酸在此处扮演重要的角色。微生物菌群的营养性调节也很重要,节食的效用是长期的,乃至代际的。节食改善衰老期健康和促进遗传变异的新陈代谢、分子与细胞机制正被逐步识别。这些发现为人类利用饮食和药理干预的方法充分挖掘节食的潜力和价值开创了道路,而此前人类在此方面一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正文结论中说:“近来持续开展的单细胞生物、无脊椎动物、啮齿动物、猴类以及人类试验表明,节食行为在生命衰老及其相关疾病的调理机制上具有着超乎预期的广泛性和显著性影响。”

新闻报道《Walter Breuning, world's oldest man at 113, credits longevity to skipping dinner(沃尔特·布罗伊宁,113岁的世界最老男子,将长寿归功于不吃晚餐)》(纽约每日新闻网2009年9月28日)说:“他不吃晚餐,早餐和午餐会很丰盛。……他告诉《今日美国》:‘我想,你应该在还饿着的时候就离开餐桌。’‘养成晚间不吃东西的习惯,你会感觉非常棒!你们应该告诉大家,不要吃得那么多。’”(http://www.nydailynews.com/life-style/health/walter-breuning-world-oldest-man-113-credits-longevity-skipping-dinner-article-1.402290我联系了解一些持午道场的整体身体状况。平兴寺当家师说:“我们这边事务也不少,80%以上的人持午,整体身体状况还可以。个别一些有各种病症的,有寺院药店或者外面看病买药,寺院有专用的煎药房,保障师父们的身体照顾健康无后顾。”一位曾在平兴寺学修的法师说:“原则上是应该过午的。一般情况下,过午不会产生所谓的影响身体健康。只要饮食规律,有节制,少一些攀缘,不会有问题。”(过午指过午不食。)

五台山普寿寺如瑞法师的侍者说:“现在出家人整体报体差是个普遍的现实,可能跟整个社会有关,但跟过午没多大关系。我们这里师父们大部分是学僧,事务不会很多,但每天随众学习的时间安排都很满,也比较紧张,但并没有因过午有影响。只是五台山天寒,受寒比较严重。”多宝讲寺一位法师说:“讲寺大众似乎未因持午太影响身体。胃病的不多。”另一座持午道场的法师说:“大众僧身体状况很好,百人中有两三位差一点亦属正常。得胃病和持午是没关系的,不懂如法过午自己就闹腾出胃病。”不非时食戒虽然是二篇之下的遮戒,然而有非常重大缘起作用。居士受一日夜八关斋戒是如同受一日夜出家戒。这下限的一日夜近似出家戒我们不能完整持守,谈何尽形寿持出家具足戒?如果我们舍弃作为八关斋戒核心戒条的不非时食戒,怎么能给居士授八关斋戒?如《在家律要广集》卷1说:“受此斋法,须一出家人为作证明。不问大小两乘五众,但令举世不非时食者,便可为师。设数里内决无其人,或可对经像前,自誓秉受耳。以不非时食为斋体,余支助成。盖生死正因无如婬欲,生死增上胜缘无如饮食。是故经云:‘一切众生,皆依婬欲而正性命。’又云:‘一切众生,皆依食住。’而在家五戒,未能永舍家业眷属缘累,故令于六斋日,受此八关戒斋,一日一夜种未来世永出因缘。”

【贤丙】幸接来书。

我感觉您已有些情绪性冲动,试图以卫道姿态与我辩论。这样已渐偏离讨论的合理轨道,而是试图维护自己的结论。我本人本无意和您辩论什么,上几封邮件相信您也体会出来我的意思。况且我也并没有明显偏袒哪种观点,我已经明确说,戒律持守每个人有其边界和尺度,佛陀本身允许弟子以自己能接受的方式持戒,现代持戒也未尝不可以这样。并没有反对不能用药石,也没有反对可以用药石。这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作调整。

如果您没有理解,我想再表达一遍:我的意思是,讨论中,只要将双方充足的证据,以及自己的证明过程, 和结论放到这里就可以。但证据不足时,无法支撑讨论,也不宜到处宣扬。我已以最大的善意在提醒您增强自己的论据,同时也给问题一点沉淀的时间。如果要和对方讨论,对自己的观点应该做一下整理和思考,到底支持什么,反对什么,对方支持什么,反对什么。而不是不管对方支持的是什么,自己将自己的理解强加到对方身上。没人愿意从事这样的讨论。上次关于格鲁的讨论,对方已经明显厌恶了这种讨论,不愿意再继续讨论下去。我觉得还是不要走入这样的路径为好。如果继续这样,相信愿意和您讨论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1、我为什么引用这些说法?抱歉,这不是您首先引用的吗?怎么变成了我引用了呢?您首先引用了,我说这些资料不够全面和权威,这里有正好相反的意见,不能支持这些看法。这与我信不信敬佛语无关。应该说您为什么不信敬佛语,而用世俗的,有些来路不明的材料证明自己呢?

2、您说我发来的报道不能依凭,何以不能依凭?里面采访的对象都是一线资深的医务工作者,且不论对方是否非常权威,但在专业性上,也总比某个不知名养生网站不知道姓名的网编“阿七”要权威吧?难道您的意思是,对于是否有利健康的判断,一位小网站不知名网编的权威要高过数位医生?那么,我再补充一条《人民日报》副刊《生命时报》2013年的报道,增加一点人数。

您推崇的这位不知名养生网编所鼓吹的“饿治百病”,据说是出自一位刘太医的名言“人吃晚饭死得早,饿治百病谁知晓”,但这位刘太医,因兜售假药,最终被刑事拘留。(2008年11月14日,刘弘章(即刘太医)及其妻子赵秀敏被刑事拘留。http://view.news.qq.com/a/20100528/000010.htm

3、您说的自噬理论,和您支持的非时食戒,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们现在的药石,也没有大量吃饭,只是食用很简单的东西,和这里支持的观点有什么冲突呢?

您要支持的非时食戒,必须是:从二三十岁左右受戒开始,到寿命终了,除了特殊的情况,晚上都不能食用任何正常的食品。但这里不论自噬还是养生,都没有反对下午进食,只是要少而已。这和药石有何冲突呢?包括您提供的说有一位因为一个多月没有用晚饭的人而改变了自己看法的人,也不足以支持非时食戒。我一个月不用晚饭,接下来我用一段时间,再接下来继续不用,这样交替难道不行吗?或者我晚上只用一些米粥、果汁或水果等,不行吗?这与现在所用的药石没有太大的分别。

4、我上一封已经明确提到,佛制定的戒律没有什么问题,但对佛为什么制定,及现在如何具体再应用,本身就有很多不同的讨论。尺度上在两千多年来,在不同地区,本即在不断做着调整。既然法师这样坚持,不能有任何的调整余地,试问:法师是否坚持要不捉持金钱、坚持不挖掘土地、坚持常时披搭三衣、坚持日常托钵乞食、坚持平时都要赤脚而行(印度即是如此,除非冬天等时间)、坚持日常踞坐而食(此为印度传统)等等?甚至坚持自己不是比丘(弘一律师即如此自称)?

http://paper.people.com.cn/smsb/html/2013-08/16/content_1284163.htm(《过午不食有点极端》)

【贤佳】我的基本观点是:一、认为现代一般人持午会对身体不好、容易得胃病而放弃不非时食戒是不明智的,以此为由倡导他人用“药石”是不合理的;二、受戒的僧人如果用“药石”(晚餐),应该“知违佛制,生大惭愧”。

您不反对我这观点吗?佛是最极智慧、清净圆满的,而凡夫僧俗都难免愚智、善恶夹杂,不因人取言,不因人废言。先前我分享资料佛经中说不非时食能使“身安稳,亦不作病”“少病”(且有少眠、少淫等利益)、非时食多病,您认为正确、权威吗?

 

三、与某丁法师的辩论

【丁法师】(1)法师所提及的「相似佛法乃至败坏佛法」有些过分。佛陀明言「小小戒可舍」,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开通,哪里是相似佛法?

在精舍的实际生活经验,这跟每个人的体质和运动量有关。如果运动较少,我也会长期不吃晚餐,又是也不吃早餐。但是如果用脑多、活动多,不用晚餐,晚上头脑发昏,确实精力不足。在精舍有法师长期只吃早餐,他自己身体习惯如此,也没有任何阻力。法师说「不吃药石是不依师,或许只是少数人有的情况」,至少在我所在的精舍中,吃或不吃,都不会受到任何歧视和打击,大家都是平等对待。

(2)在戒律具体取舍的问题上,引用某些高僧的看法是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要么看佛语,要么看现实缘起。在历史上,我们所熟知的高僧,事实上互相之间的矛盾是非常多的。莲池大师主张《毗尼日用》,将戒律持守引入很多密咒,喝水、洗澡、剃头都要念咒。但蕅益大师和弘一律师都批评说「密不密,教不教,律不律」,要依高僧,依谁?在得戒问题上,蕅益大师和弘一大师认为南宋后无比丘,而事实上,在明代嘉靖初年,天宁寺、戒台寺、昭庆寺都在传戒,活动规模还很盛大。他们说「南宋后五比丘」根本就站不住脚,而这二位以占察轮自己受比丘戒,在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明末莲池大师在以特别方法传戒,如馨律师在十人受戒,藕益大师自认无戒,这种看法,在明末大概都没有人跟他是一个想法,我们现在如果这么追这种非主流的看法,谬之大矣。弘一律师为什么相信这种说法,因为他出家时候拿到的两本书,有一本就是藕益大师的,所以这种继承,是很正常的。 以上,是为了说明,引用某些高僧的看法是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真正的讨论,要么看佛语,要么看现实缘起。

【贤佳】(1)“小小戒可舍”岂是随意舍、全部舍?“小小戒可舍”,是要僧团抉择教法机缘,和合作羯磨舍的。否则违行仍结犯戒罪。

能持而不持,以小小相似困难舍弃戒条,而倚傍“小小戒可舍”“随方毗尼”以说理,岂非相似佛法?

舍弃此不非时食戒,天天违犯,口口结堕,其他小罪更不在话下,更甚者妄语、毁訾语随便说(可能是自许慈悲不犯),乃至说只要持前二篇,而比丘尼四独戒随意设立开缘,乃至只要着重持四根本戒。在作持上也随意开通,正破五戒中重戒的人让受大戒,尼众不受学六法也让受大戒。不知开通的底线在哪里。如此随便割解律制,如同健壮的人被随意割弃皮肉血脉而只剩筋骨,具足戒无量律仪如何体现?又以研弘戒律自居,能言善辩,借助高名望自行化他,岂非败坏佛法?

您所说的根据小小的身体状况和生活习惯而决定是否用晚餐,只是生活而已,岂有持戒之心?即使不用晚餐,也不是持戒(现代多有无戒的俗人为了健康而过午不食乃至短期断食)。

不吃晚餐,身体有些不适,忍一忍,对身体不一定不好的。而且过一段时间可能就适应了。如有法师给我来信说:“受戒回来后,因为非常想学戒,抽不出时间,就干脆不用药石。当时并不是为了持过午不食戒,而是为了能多点时间看戒律书。起初到了晚上还是会很饿的,尤其是第二天早晨若再早起学习的话,更不行,有几次明显头非常晕。但经过这段时期后,现在基本上不用药石,也没有特别饥饿的感觉,尤其肠胃似乎适应了这种半饥饿的状态,有时还会觉得肚子里很清爽。偶尔用药石的话,反而会觉得腹部瘀滞了。以前早晨会逼着自己除了喝粥外要吃馒头,总觉得吃的量不够,但吃后难受。现在早晨只是喝粥,很舒服。所以,经过几个月身心的调适后,目前自己三餐的饮食情况是:早斋只喝粥(配着吃点菜);午斋正常吃;晚上不用药石。人精神不错,感觉肠胃也很舒服轻松,状态很好。”

天天不持非时食戒,还可能手机铃声常出乐曲,没有一天完整认真持守八关斋戒,其他戒也若有若无,不如居士每月六斋日还能完整认真持守八关斋戒。做事培福也不一定有居士多。岂堪为人天福田而受居士礼敬供养?即使做些广大的事业,违戒作布施的福德不一定抵得过无惭无愧破戒的罪业。律说后世白衣生天而出家人堕恶道,岂是虚言?

您所在精舍相对宽松和合,是否本来没人严格坚持不非时食戒?即使有人不吃晚餐,大概是以生活习惯为托辞吧?岂敢直言坚持不非时食戒?我在寺中直言坚持不非时食戒,被人当着很多沙弥呵责为“固执”“神经病”,我自然继续“固执”,而被惊骇的沙弥们受戒后岂敢直言坚持不非时食戒?听说有的精舍中,不非时食被呵为“邪见”,想持午的人为了“和合”而不持午。

有法师来信说:“个人有每天吃的不多身体状况还好的经历,剃度后至受戒后很长时间一直持午。后主管法师给班上同学开会,担心大家身体搞坏了,建议用药石。这次调整又开始持午,生病后,便有人试探建议用药石,还有想给师父报告的。持戒,是共业环境,需要有毅力坚持。观念是根本。一些人主张把握关键持前二篇,其他篇不严持,有些人不好乐持戒,对此相应。”

(2)您这样否定弘一律师,而师父称许宗承弘一律师,岂非您砸师父的招牌?

您说“在戒律具体取舍的问题上,引用某些高僧的看法是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那么师父引用印光大师、圆拙长老的看法(不提倡持午)是否也是“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师父示寂后,大家引用师父的看法是否也是“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

祖师大德说法不同,往往是机缘、角度不同,我们宜应善作会通和取用,以策励、指导自他修行增上,岂可投机避重取轻而浑水摸鱼,或完全弃舍而随便裁汰佛语?您说“真正的讨论,要么看佛语,要么看现实缘起”,我先前分享的资料中佛说非时食多病,您怎么看?岂是佛说古人非时食多病,而现实缘起现代人非时食不多病?是现代人比古人报体好吗?或是现代饮食比古代饮食清净无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