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9)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9

(一)

居士】有很多师兄对受梵网菩萨戒有疑惑之处。曾有**法师授菩萨戒,当时有很多年轻女众因其中“不淫”戒很难做到,恐怕难以协调好夫妻关系,后请示法师,回复是:在家居士只要不邪淫,可正淫。但后来有师兄又听**寺法师说,梵网菩萨戒这一条是没有开缘的。现在有的干脆就舍戒了。据了解,还有师兄为此离了婚,家庭关系搞得很麻烦。请法师开示梵网菩萨戒这条戒有开缘吗?如果没有开缘,他们有的已经犯了怎么办?

贤佳】菩萨戒中的不淫戒,出家人断一切淫,在家人分三种情况:

一、信位菩萨(十信位菩萨),在家者只禁邪淫,不禁正淫。

如隋朝智者大师《菩萨戒义疏》说:“第三淫戒,名非梵行,鄙陋之事故言非净行也。七众同犯,大小乘俱制,而制有多少。五众邪正俱制,二众(男居士、女居士)但制邪淫。”(卷下)

明朝藕益大师《梵网经合注》说:“出家五众全断淫欲,在家二众唯制邪淫。就己妻妾,复制非时、非处。又月六斋日、年三斋月等,若受八关戒时,无复邪正,一切俱制,犯者皆结重罪。”(卷三)

二、贤位菩萨(十住、十行、十向位菩萨),在家者禁邪淫和染心正淫,允许不得已机缘摄受众生而自无染心的正淫(非邪淫)。

如唐朝法藏大师《梵网经菩萨戒本疏》说:“此经中莫问在家、出家菩萨,俱绝淫欲,是故文中不简邪正,一切皆断。问:‘若尔何故在家菩萨有妻子耶?’答:‘在家有二类。若约初心人,则未受戒前先有妻子。若约得位已去,为化众生现有妻子,是方便力。故《华严》中十行菩萨持净戒时,有无量魔女恼乱菩萨,不生一念欲,心净如佛,除其方便教化众生,宁舍身命不加恶于人。如是准之,故知并是方便,实无欲想。又如《瑜伽戒本》许在家菩萨为化众生方便从欲者,谓心净如佛而行。方便犹尚不开出家菩萨,何况心净不能同佛。’”(卷三)

藕益大师《梵网经合注》说:“大小乘略不同:小乘梦中失精不犯,或云但自责心:大乘若梦行淫,寤应生悔,诃责烦恼,倍于声闻也。开遮者。《菩萨戒本》云:‘又如菩萨处在居家,见有女色现无系属,习淫欲法,继心菩萨,求非梵行。菩萨见已,作意思维:勿令心恚,多生非福,若随其欲,便得自在方便安处,令种善根,亦当令其舍不善业。住慈愍心,行非梵行。虽习如是秽染之法而无所犯,生多功德。出家菩萨,为护声闻圣所教诫令不坏灭,一切不应行非梵行。’解曰:处在居家,则断非出家人事。现无系属,则断非他所守护。继心来求,则断非自起染心。方便安处,则断是以礼摄受。故无犯而有功也。出家菩萨护圣教诫,岂容稍藉口哉!”(卷三)

《郁迦罗越问菩萨行经》说:“不乐邪淫,自于妻室觉知止足,不犯外色,不当念淫,计习淫妷致为甚苦,当护于自。当作是观:自于妻起想便察恶露,常惧欲尘,不当私心习着于欲,用是令人近地狱道。于身起想不为奇雅,意不为安,当令立愿:‘令我后不习淫欲,何况念欲与共合会?……无有菩萨在居家得最正觉者,皆出家入山、闲居岩处得佛道。’”

三、圣位菩萨(地上菩萨),断一切淫,在家者可示现有妻,但无淫行(或是变化示现),也可示现有子,但由神通得子(如释迦牟尼佛出家前以手指指耶输陀罗腹而令受孕),不由淫行。

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不退转品》说:“是菩萨摩诃萨虽现处居家,而常修梵行,终不受用诸妙欲境。虽现摄受种种珍财,而于其中不起染着。又于摄受诸欲乐具及珍财时,终不逼迫诸有情类令生忧苦。善现!若成就如是诸行状相,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卷第三百二十七)

《郁迦罗越问菩萨行经》说:“居家菩萨当净修梵行,心不念习淫欲,何况受?”

《大方广三戒经》说:“在家菩萨住在家地成就三法,种是善根,终不受于五欲之乐,乃至得于无上正道。迦叶!是在家菩萨受持五戒,不向他人赞五欲乐,不诱引女人,勤修自业,起如是心:‘我今不当亲近女人,此终不欲五欲之乐,乃至得成无上正道。’……以此诸善根,速舍五欲乐,常有于多闻,为众生说法。生起大悲心,求于菩提道,是故闻是已,生贤善妙欲,终不亲近欲,速疾转法轮。”(卷下)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初分学观品》说:“佛告具寿舍利子言:‘或有菩萨具有父母、妻子、眷属而修菩萨摩诃萨行;或有菩萨摩诃萨无有妻子,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坏童真;或有菩萨摩诃萨方便善巧示受五欲,厌舍出家,修行梵行,方得无上正等菩提。舍利子!譬如幻师或彼弟子善于幻法,幻作种种五妙欲具,于中自恣共相娱乐,于意云何?彼幻所作为有实不?’舍利子言:‘不也!世尊!不也!善逝!’佛言:‘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为欲成熟诸有情故,方便善巧化受五欲,实无是事。然此菩萨摩诃萨于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五欲过失所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于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欲如草炬,欲如苦果,欲如利剑,欲如火聚,欲如毒器,欲如幻惑,欲如暗井,欲如诈亲、旃茶罗等。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既善了知诸欲过失,宁有真实受诸欲事!但为饶益所化有情,方便善巧示受诸欲。’”(卷第四)

《过去现在因果经》说:“尔时太子闻父王言,心自思维:‘大王所以苦留我者,正自为国无绍嗣耳。’作是念已,而答王言:‘善哉!如勅。’即以左手指其妃腹,时耶输陀罗便觉体异,自知有娠。”(卷第二)

《佛说阿阇世王女阿术达菩萨经》说:“有言‘罗云是佛之子,从父母胞胎中生’者,是为谤如来,菩萨于妻子、国城不以乐色故,菩萨离爱欲,于世间法无所沾污。……大海中求火尚可得,菩萨贪淫、瞋恚不可得。王当知是法,尊者罗云为化生,不从父母胞胎生,所化现皆佛威神。菩萨随习俗而教化,护一切痴意,如幻现形,一切所作常不离三昧。”

藏密说修男女双修法速得成佛,乃至说不修男女双修法则不能成佛,又有说高境界的菩萨才能修男女双修法,全是极大颠倒欺诳,速疾自堕堕人,严重败坏佛教。

居士】这个问题很多年轻师兄们比较关心,已经纠结很长时间了。如此看来,居士如做不到还是谨慎为之,或选择受低一等级的以免破戒。

贤佳】受菩萨戒前宜应学习明白戒相开遮,基本有把握持好时再受为稳妥。

居士】是的。但当时去咨询,授戒法师回答“可正淫,不可邪淫”,大家才受的。而后听到不同说法,所以纠结不安。有师兄问:如何得知自己处于什么位置呢?还是以所受戒位而定(即“瑜伽菩萨戒”或“梵网菩萨戒”)?如做不到,可否舍戒?她们听说梵网菩萨戒是不可舍的。

贤佳】自己的菩萨道位次由自己的心智水平决定,不由所受戒决定。可对照经论所讲十信、十住、十行、十向、十地菩萨的心智标准,判定自己的位次。可参看《菩萨璎珞本业经》、藕益大师《梵网经合注》等。如果对此缺乏基本认识,那么应是在粗浅的信位。

可以舍菩萨戒。菩萨戒种子尽未来际舍不掉,但菩萨戒功能可以舍。依《瑜伽师地论·菩萨地·戒品》所说,有二种舍菩萨戒功能:作法舍,破重戒舍。《梵网经菩萨戒》也说破十重戒则需要忏悔并重受戒。如果菩萨戒功能尽未来际不能舍,那么下生再做人,自然还有菩萨戒功能,不必再受菩萨戒,幼儿无知时杀生、偷盗等也犯戒,是不合理的。舍菩萨戒功能后,没有持戒功德,也没有破戒罪过。作法舍戒是对懂得舍戒意思的人(最好是同样受戒的人)合掌正式说:“我舍菩萨戒。”说一遍即舍菩萨戒。

 

(二)

居士】我现在在学修《菩提道次第广论》,这部论是否可学?

贤佳】先前分享的交流讨论资料中有一些相关论说,不知您是否有阅读?您自己有怎样的看法?

居士】因最近一直在听JL法师讲的《广论》,才明了成佛的次第,了解如何修行,这是弟子之前不知道的,之前只知道念经,但最近反对的声音越发的多。但目前我还是没有发现双修的部分,所以暂不敢确定是否是邪知邪见的东西。

贤佳】《菩提道次第广论》前面“道总”说金刚乘(密咒乘)最高,最后止观结束部分明确劝导趣入密宗道(藏密)学修,而藏密(所谓“金刚乘”)的核心是男女双修法。《菩提道次第广论》在本身内容上,前面的依师法,后面的止观,都为男女双修法作铺垫。可参阅文章:

《宗喀巴在伪〈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最后部分要求信徒实修无上瑜伽!》

http://www.bskk.vip/thread-249559-1-1.html

《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就是为了最后实修“密宗道次第广论”》

https://www.meipian.cn/qpnmebd

《〈菩提道次第广论〉与〈密宗道次第广论〉居然都宣扬将妻子奉..》

http://www.bskk.vip/thread-249568-1-1.html

《〈广论〉的男女双修三部曲》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3c4f6410102ve66.html

《客观审查〈广论〉中“双修决不合佛法”》

http://m.sohu.com/a/245291864_187974

《西藏密宗研究:达赖喇嘛揭密西藏密宗无上部的淫秽修行法》

http://www.bskk.vip/thread-237749-1-1.html

《如果说依止〈广论〉不一定会搞邪法双修,依止印顺法师就一定会赞同大乘非佛说吗?》

https://mp.weixin.qq.com/s/xNNFLbzE9xjoPAbcQVGN5Q

另外《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依师法是附佛外道法,易于作精神控制而获取利敬、成就团体事业,所以很多人乐于弘扬。且《菩提道次第广论》作为核心宗见的应成派“中观见”是邪见,实质导向对唯识、天台、华严、禅宗等大乘宗派和南传宗派宗义的否定、诽谤(《广论》宗奉的应成派宗义根本否定阿赖耶识、离言法性,置佛于妄语之地,且否定体空,只许析空,即实质认为唯识、天台、华严、禅宗等大乘宗派宗义根本虚妄,不能解脱生死,更不能成佛,又认为阿罗汉必须证法空,即实质认为南传佛教宗义不能证阿罗汉果;应成派教义严重谤佛、谤法、谤僧,太虚大师判其为顺世外道)。总体来说,《菩提道次第广论》实是导向堕落之道,并非导向成佛之道。可参阅文章:

《藏密四皈依的经济学:以非法四皈依破掉正法三皈,继续享受农奴的供养》

https://mp.weixin.qq.com/s/vnuKHja8jZGsUg43sf_eUA

《宗喀巴否定释迦佛亲说的道次第,自己东拼西凑搞了个析空道次第》

https://mp.weixin.qq.com/s/urnXXpNYfyW2uQ6e5SV9Sg

《评破格鲁派僧人宗智之“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

https://mp.weixin.qq.com/s/16QRCc0O270WHfhzZhZHXg

《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

https://mp.weixin.qq.com/s/QFCYMs96PBV5v_9D42du8Q

《〈广论〉十宗罪—龙泉寺将汉传导归〈广论〉乃全面灭法之举》

https://mp.weixin.qq.com/s/-UGHfq4U0oGeY1_0BjsHVg

《复某法师:非常不建议去把〈广论〉当成正修的佛学院学习》

https://mp.weixin.qq.com/s/7vC8F10Rv5jvI8_Gfw_q9A

以上内容您怎么看?

居士】我现在也很纠结,也在为难,不知如何是好。我看到您发的链接,都是师父们和居士的观点。

贤佳】可多了解,多闻阙疑,审思明辨。下面文章也供参考:

《高僧大德联手发表声明说藏密男女双修不是佛法》

http://www.bskk.vip/thread-3058148-1-1.html

《太虚大师破斥藏密黄教宗喀巴一派的应成派中观》

http://www.bskk.vip/thread-2957594-1-1.html

《月称、宗喀巴用应成派中观为诱饵骗人学男女双修的!》

http://www.bskk.vip/thread-2688331-1-1.html

《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之评议》

http://www.bskk.vip/thread-111094-1-1.html

 

(三)

居士】《出走龙泉寺,远离藏密,回归汉传净土——学佛经历分享(一)》

出走龙泉寺 远离藏密 回归汉传净土

(摘录)我从来没有想过也压根儿没有想过要信藏传,但偏偏龙泉寺推行的是《广论》,我最不可能学藏传偏偏学上了。所以,现在很多人说推行《广论》和学藏传没有关系,这是天大的谎话!

因为对朋友决择的信任,导致我丧失了理性的决择。善良单纯,不代表有智慧、有择法眼,往往可能代表着容易上当受骗。

没有《广论》的学习,没有龙泉寺弟子中许多人是信奉藏传的,我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因缘,也不可能扭转排斥的心理去学修藏传的。而走在前面的龙泉寺弟子,为何会修藏密,不也是因为《广论》的学习吗?

什么叫洗脑呢?洗脑就是反复的给你灌输一种理论,然后,周围的人还都按照这种理论做给你看,你要么不在这个环境里,如果你在,你难道不会受到切实的影响吗?很难吧!无论是龙泉寺,还是藏密体系,都是这样影响着跟随的人。

 

(四)

居士】1.我平时主要念佛修行净土宗,对藏密略有涉猎,请问:我可以供奉莲花生大士像吗?因为家里有一尊,一直没有供奉,是放在柜子里的。

2.既然宗喀巴注重戒律,又怎么在《广论》里谈到“男女双修”?

贤佳】1.莲花生是宣扬并践行男女双修法的邪见邪行外道,其像可弃,佛教徒不应供奉。可参看文章:

《藏密祖师莲花生淫邪污秽之极造邪论〈亥母甚深导引〉》

http://www.bskk.vip/thread-3053799-1-1.html

《(震惊)莲花生大士的中阴身救度法里的佛像竟是…..》

http://www.bskk.vip/thread-2665660-1-1.html

《莲花生如何作法》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e1f2d960101eioi.html

《藏密外道论》卷六

http://www.bskk.vip/thread-2947682-1-1.html

2.宗喀巴是藏密环境中诞生、成长的学者,严谨学行藏密教法,而藏密将允许男女双修、诛杀等邪法的伪造三昧耶戒凌驾在佛教戒律之上,所以他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强调佛教戒律,然后导向“密宗”道中教导“男女双修法”,不以为非,也是藏密教法的洗脑者、受害者。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二)》(http://www.mzhy.org/20181102-2/)。

 

(五)

居士】阅读《一些交流讨论 (20190321)》后的道友微信对话:

〖我〗佛教面临大变革,下文可见:《一些交流讨论 (20190321)》。

〖程〗谢谢发来的资料,内容很丰富,我刚刚看完,很认同赏花人对“双修”的驳斥。是否把这个资料发给过其他道友?我也希望他们能看到。

资料中讲到的密咒,我以前在大藏经里看过,当时甚疑,但未再细究。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那是后期印度教窜入佛教的结果。可惜当时(唐宋)佛教大德的警语未得足够重视,若依道安法师诸师,必作一凡辨伪的工作。

(程转发了他与某高校刘老师的微信对话记录给我:)

{〖程〗刘*,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请帮我看看陈建民对“百字明”的翻译是否大体正确?主要注意括号里的内容,他有意引向双修,原咒中是否隐含此意?找到一个梵藏对照加注释的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2ff0f0a0102xnoz.html

他翻的在这:“敬礼大金刚密誓(敬礼双身修法之护持者–吓噜噶),顿然显自性清净(顿然显出淫乐空性之自性清净),于大金刚心佛位(于成就第四喜之大金刚心佛位),令我得坚固安住(令我可以不泄明点而得坚固不软,因此安住大乐而不中断),令我显真实自性(令我显出乐空不二之真实自性),令我具最极胜乐(令我具足第四喜之最极胜乐),令我显广大自性(令我显出乐空双运时之觉知心广大自性),令我随贪之自性(令我永远随顺贪欲之自性),令我得一切成就,令我成一切事业,令我心具足大勇,令我起五智大用。大善逝一切如来,金刚本体(谓男人性器官勇猛不泄之本体,于女性则谓为金刚莲花)莫舍我,令我住金刚自性,具大密誓大勇心,于法无生本体阿,起空乐大智慧吽,降伏一切魔仇呸。”(《曲肱斋全集》(四)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172)

〖刘〗这样的理解是没问题的,密宗就是这样的。}

〖程〗这是“百字明”的一个例子,我从刘*那里得到的证明,这个用来“修忏悔”的著名咒语实际上跟双修有关。

〖我〗很高兴你对我发的链接这么重视、认真深究。藏传佛教在汉地扩张,是到了该认真对待的时候了。包括它在汉传寺庙、法师中的渗透,都应该清理一下。而且借此契机,正本清源,清除佛教内的各种杂染。所以我隐约觉得,佛教界大变革正在到来。当然,最后要看官方态度。我认为官方也未必满意佛教界现状,但它要顾全大局,力求维稳,可能暂时不釆取行动。佛教界内部也有维护自身利益的力量,阻碍变革。但我认为,大势所趋,迟早而已。

关于有些学修藏传佛教的道友,现在还不到给他们看的时候,因为他们对藏传佛法和上师极为祟拜,以至在把视师如佛错解为认师是佛,认定上师都达到佛的果位,不容置疑。

〖程〗藏传的问题是个老问题。当年太虚大师为了解决此问题,特受灌顶,以取得阅读密典资格。可惜虽严批藏论(主要是《入中论》)、力揭双修,仍不见大效。今天也许因互联网提供更多的信息,情况或可翻转,但还看当人业力。

〖我〗太虛大师对藏传佛教的观点最为公正,既肯定其为佛教一支,可以借鉴,且指派法尊法师等入藏求法,汉译流通,同时也破斥它的《入中论》、剔除双修等,阻止汉地广弘。

 

(六)

居士】我看了您给我关于密宗(藏密)的资料,我劝朋友也不要学了,她竭力反对我,说她和她朋友修了密宗后方面很好,还说:“密宗六字真言真不好,为什么韩红还要唱?”更说我很龌龊,居然会想到她可能被上师骗。看她这样,我真是无语了。她这人本来就有些神经质,她这样精进,真怕她迟早入魔了。她说学习密宗她和朋友都很好,是不是暂时一个表相?我朋友知道她学密宗(藏密)后,要我不要再理她了,说她迟早有邪气,会影响周围人。有时我觉得心里有压抑,该听诵些什么正法呢?该默念些什么?我现在每天都听念诵楞严咒。想请师傅发这方面的资料。再请教您,除了听诵佛音,作为初学者刚入门抄写哪些经书呢?

贤佳】她说她和朋友都很好,是暂时表相,可能心智受负面影响而不自知。念藏密咒语的影响其实是次要问题,严重的是其男女双修、诛杀法等邪法,还有其依师法等的精神控制。可参看我以前分享的交流讨论资料,选择合适的内容给她参考,也请她提批驳意见给我。可以多念佛,并可读诵《佛说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妙法莲华经》《楞严经》《优婆塞戒经》等佛经。您喜欢的经典都可抄写,但抄写以后宜应洁净供存,不要随便弃置。下面网盘链接有些佛号音乐和有声书供选听:https://cloud.189.cn/t/IZJzuqRrMZnm (访问码:1152)

居士】我那朋友文化水平不高,师傅发来的资料她肯定看不懂。她现在一门心思看菩提学会发的那些教材,每天精进于密宗派的各种功课、念咒、磕大头。(我估计这些就是精神控制。)

她批驳我有几点:

1.你说密宗六字真言有问题,为什么韩红还唱,而且中央台播放?为什么那么多明星也学习?(她去年七月在色达法会看到了胡歌女友~薛…)难道这些明星都是傻的?就你以为自已聪明,看了两篇文章,就这样自以为是了?

2.上师还请去全国各地的大学,还是著名大学去演讲,给大家做开示。大家都很喜欢上师,看到上师很慈善,笑起像小孩无邪。这样的高度是我们这些凡人没有,只有内心无邪的人才能这样有这样的境界。你说密宗有问题,能允许上师到处有演讲吗?

3.她说她就每周去菩提学会学习,完成功课,怎么可能能轻易接触到上师。她的级别还不够,即使见到上师,上师也不可能提出男女双修。她还说我太龌龊了,居然会想到我认为她会和上师双修。我告诉她,修到最后真的好危险,不排除这个可能,她说根本不可能。

4.她说有个师兄曾见过一空行母,激活得都哭了,看到很亲切。现在她听看到上师的开示,做一些仪轨活动,她也会哭。如果密宗真的让人贪嗔痴,怎么可能这样?

5.她朋友在色达学了三年,现在都变好了,过去贪玩,买名牌,现在一心念咒,过去买名牌的钱现在都买法器、做供养,老公生意也做得好了。而且在色达没有你说得这样乱七八糟的,大家都在精进学习。如你说,为什么国家不取缔五明佛学院?

6.你说这些咒念了不好,我看我就很好,很顺。

她告诉我,现在进学院学习都要考核学员了,不是过去那样你想去就能去,必须要有推荐人了,因为大家都尝到了学密宗的好处,学习的人更多了,学会为了大家有更好的学习环境,所以要考核。

我问她:“你不知道吗?在内地是不允许传藏传佛学。”她说:“你好蠢!教我们的辅导员是汉人呀!这些辅导员水平都很高,有个辅导员还负责菩提学会少儿班的教学。”

我看我朋友真的是走火如魔了,我真是无语了。我自己也没有学好正法,因为不知道怎么驳回她。我只有多看师傅的文章,让自己有颗正法心。

贤佳】1.唱歌是文化现象,不代表是佛法。如基督教等其他宗教很多国际歌星唱诵其歌曲,并非就是佛法。

2.其他宗教人士高校演讲,乃至邪教人士也高校演讲(被定为邪教处理前),并非就是佛法。

3.藏密教义以男女双修法为快速成佛的无上密法,按其教义,她如果不想争取修男女双修法,是自甘下劣,不算上师的好弟子。

4.这正是不理智的表现,贪痴的表现。遇到他人否定、损害上师时,可能生瞋,乃至按其教法要求行诛杀法。

5.被上师们捞取钱财,待福报、钱财耗尽,就靠边站了,或贡献身体做牛马。国家考虑平稳,暂未大幅度处治,但会有所管制。

6.暂时表面好。

这些表象其实都是次要的,很多邪教表象很好(否则吸引不了人),关键是了解其教义,明辨正邪是非。宜适当多读正统经律,树立宽广的正知见,并多念佛,随顺持戒,培福养慧,渐渐就易明辨法义,也易安稳增上。

居士】我现在就有个问题,如她说,她这级别怎会接触到上师呢?

贤佳】接触不到上师,是她条件不够,应多供养钱财,护持其他条件够的女众跟上师双修,为自己未来有条件跟上师双修种因。或者今生跟其他能接触到的堪布、喇嘛双修。这是其教法的内在要求。

居士】上师们、堪布们怎么知道菩提学会这些人有钱财、有容貌?

贤佳】辅导员要修依师法,会报告学员情况。上师、堪布们“慈悲”,也会观察、询问情况。

居士】明白了,金字塔型。我朋友真危险了,有钱,有容貌。估计是到最后辅导员会把学会这些有条件的,单独开个见上师、堪布的茶会……哎!

贤佳】即使不被双修,其敬奉的祖师是宣行男女双修法的邪师,供祈的多是怀抱“明妃”的邪神,学的多是邪法,念的多是邪咒,耗费钱财、身命而趣向堕落,利小害大,可怜可悲!

 

(七)

居士】“固然所有宗教都有少数败类,但是却没有一个宗教把男女淫欲双修法当作他们的基本教义,只有藏密是把无上瑜伽的双修法,当作它最高修行的基本教义。所以喇嘛们不是少数败类行淫,而是依教奉行。”

看了这段话,不禁很感慨:

别的宗教是偶尔出败类,藏密却是教义上要把信徒培养成强奸女童、轮奸妇女、性侵比丘尼、鸡奸男童的“成就者”,这是藏密的可怕之处。仅就这一点来说,藏密可被称为中国最大的魔教。还不要提它的精神控制的依师法,杀人害人的诛杀法,邪咒巫术蛊毒的害人邪法。藏密喇嘛教多么邪恶!

 

(八)

居士】《并非真方便,实是真下流!》

https://m.weibo.cn/status/4354600708237090

(摘录)前两天与学密的辩论,我说不能说“上师是佛、比佛恩德还大”,这涉嫌妄语与大不敬。答曰:这是为了摄受方便,因藏人多没文化愚昧。可正因为愚昧才需正确开导啊!再说了,摄受方便应只对一部分人,可事实上喇嘛们对谁都是这样宣传的。不是为了让别人方便,纯粹是让自己方便才是真的!

政府一直采取宽容的宗教政策,只要不影响团结和谐稳定,爱信啥就去信。尤其对少数民族,优待有加,甚至给伊教阿訇、驻寺喇嘛发工资、上保险。宗教教义与政治本就两码事。

藏密四昄依炮制无条件的“依师法”,拿三宝垫背,以实现“喇嘛统治世界”的梦想,这在《时轮经》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必先依附于佛教这棵大树,踩着佛教的肩膀、最终达到凌驾于佛教之上的目的。具体表现就是用上师取代佛的地位,然后灌输外道法,扭转正法的时轮。

很多人,包括一些汉传法师,都未意识到四昄依的毒害性,还在为“四昄依也可”做辩护,没认清其本质就是上师凌驾于三宝之上,这是对正统佛教明目张胆、包藏祸心的破坏!做为佛教徒,你能容忍有人骑在佛脖子上,喊“金刚乘高于释迦牟尼佛传的显教”,那么佛陀正法的没落,也有你一份的“功劳”。

 

(九)

居士】有个藏密放生群,参加的师兄基本上都是净土宗的,他们觉得也不管哪个宗派,放生总是好事,但有师兄告知弟子,他有诸多疑惑:

1.他们用的一套仪轨都是藏密的,有藏密上师定期给他们发资料,包括四皈依和发愿文、密咒等。仪轨里为什么把上师放在最前面高于佛?

2.他们宣称念了咒这些被放生的众生都能得度往生极乐。他们能有如此大的能耐?

3.执着于扩张放生点。

4.XC出事后他们有点害怕,行动有所隐秘。放生是好事,为什么要害怕呢?

弟子今天传了一些相关资料给他,劝他脱离藏密体系,以后如果放生最好用汉传佛教仪轨,三皈依、念往生咒和佛号等即可。告知他仪轨时间不宜太长,以免所放众生闷死,也不要固定时间、地点,以免商贩特地捕捞卖给他们。敬请法师开示,以便弟子告知他们如法放生。

贤佳】关于放生,您所说的很好。汉传寺院流通处多有汉传佛教的《放生仪轨》小册子(https://pan.baidu.com/s/1TCQlTrLmMH0GNSgSN5NdPA 提取码:o573)可参考使用。藏密的四皈依不是佛法,咒语多是无益邪咒,即使是佛教正咒,可以助缘往生极乐世界,不是必定能使往生极乐世界。

 

(十)

居士】《〈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书发布(2019-03-27)》

https://mp.weixin.qq.com/s/Kyc_Ehr7BupuZdPb5E0Pdw

《王作安:引领宗教中国化进程行稳致远(2019-03-28)》

https://mp.weixin.qq.com/s/8TIN36gOfyRL_-9xm3-qZQ

《广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关于印发〈广州市群众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的通知(2019-03-28)》

https://mp.weixin.qq.com/s/WfCUkyizph13eLJkzoES-A

 

(十一)

居士】**先生文章可读,吸取有益的,但他对于藏传的认识,究竟是基于什么不知道。藏密的部分他也是赞同的,但这种赞同是基于对法的辨析,还是对实证的认可?比如大圆满法虹身成就,是依据佛法修行而该有的成就吗?这是问题。从上一期交流讨论,那位法师以自己实修而得的体会,“行蕴”与“行为”的认识,也是类似的问题。

末学以为,教、理、行、果,这是学修次第。首先要区分“教”是否佛说正法,然后学习教理。教理不扎实,行持以及判断实修进境恐怕都有问题。实修的状态要不断以经教验证,才不会走偏。祖师大德们都是这样做的。当然那个时候还有高量的大德能帮助印证,但即便如此,依然有许多冬瓜印子,目前的情况只会更糟。现在的情况,恐怕对于“果”,能以经印证的少,停留在自我感觉、感应、某种“通”而以为“果”的多。

末学以前就被一些人的“神通”、“护法”所迷,对他们很相信,以至于当事实与他们所说不符的时候,会怀疑自己,而不怀疑他们。现在通过《华严经》的学习,很多疑惑都解决了。比如戒定慧三学,有没有定慧,看戒行。戒都不持的人,如何有定慧?以前有师兄说她持的三昧耶戒高于末学所持居士五戒,以此来证明她能入禅定、有他心通,末学现在就明白她恐怕自我认知有误。有些人自以为无所不知,或者能与“护法”沟通,但是如果自己不行十善业、不好好持戒,不是依正法而修行,感来的是护持正法修行人的龙天护法,还是其他什么鬼神,要打个大大问号。末学遇到过一种情况,在自己房间,看到另一个人在活动,问藏密的人,回答说是有的鬼道众生喜欢修行人,愿意亲近。但末学存疑,因为那明明是一个人,怕热,还从末学的桌子上拿了把扇子(末学桌上没有扇子)扇风,末学看见他,他看不见末学。如果是鬼道众生来此,如何不知道末学存在?现在末学明白经文的意思:“譬如夜叉宫殿与人宫殿,同在一处而不相杂,各随其业,所见不同。”末学只是在机缘巧合下,见到了重合的世界而已,这不是什么神通。末学自身的体会,如果没有教理基础,遇到这些神奇的事,岂不就以为自己是个神人,以为自己有什么证境了?所以,证境需要以经教印证,而且应该是稳定的,自己能够掌控,最好有善知识或同道交流以防走错。《楞严经》说得那么清楚,稍有差池,就被魔乘虚而入不自知。

末学以为,教、理、行、果,是非常重要的次第。八正道,正见在前;戒定慧,戒是基础。修行每一步的因没有种好,如何有好果子?法师所行的法义辨析非常重要,就在于,正法是我们依凭的“教”,如果这个一开始就依止错了,“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啊!末学是宁愿慢,也不能错。“树立宽广正见,严谨以戒为师”,法师的教授永远铭记!附经文,很受用,愿我们能有一天成为善财童子,为菩萨智慧、佛智慧所摄,而不是其他什么所摄。不读经典,实在是孤陋寡闻,被点神叨叨东西就迷住了,凡夫说什么信什么,实在是自己无明愚痴啊!也正因为此,越学教理,越知自己的渺小,知自己业习深重,越想往生净土,依阿弥陀佛慈悲愿力横超三界。南无阿弥陀佛!

“譬如有人,为鬼所持,见种种事,随其所问,悉皆能答。善财童子亦复如是,菩萨智慧之所持故,见彼一切诸庄严事,若有问者,靡不能答。

“譬如有人,为龙所持,自谓是龙,入于龙宫,于少时间,自谓已经日月年载。善财童子亦复如是,以住菩萨智慧想故,弥勒菩萨所加持故,于少时间谓无量劫。

“譬如有人,于虚空中见乾闼婆城具足庄严,悉分别知,无有障碍;譬如夜叉宫殿与人宫殿,同在一处而不相杂,各随其业,所见不同;譬如大海,于中悉见三千世界一切色像;譬如幻师,以幻力故,现诸幻事种种作业。善财童子亦复如是,以弥勒菩萨威神力故,及不思议幻智力故,能以幻智知诸法故,得诸菩萨自在力故,见楼阁中一切庄严自在境界。”

 

(十二)

居士】弟子看到您与一位法师就“五蕴中的‘行蕴’等于‘行为’”的辨析,这位法师声称不“被经书所束缚”,坚信自己“禅悟的结果”,那他确定这种“禅悟”不是自我意识的作用吗?“自我意识”的狡猾往往会被其欺骗而不自知,从而距离佛道渐行渐远。历代祖师证悟岂敢离经典毫厘!不然,何其被后世称为祖师?《佛说四十二章经》中说:“甚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所以,自己的悟处万万不可离开佛说。

法师不忍对方“滥牵证悟,恐成邪师,自误误人”,一再告知要以佛经为准——“离经一字,即同魔说”,可他“还是坚持我所认知的观念”,并问:“经从何来?”那岂不是把佛法的“根”都放弃了?是自创一派吧!令人惊恐啊!

由此令人联想到,现在很多人放下佛的经典不看、不学,却专学某论,然后改佛说“三皈依”为“四皈依”;佛说“淫欲障道”,却说男女“双修”可成佛;佛说“杀”为根本戒,却用“诛杀法”消灭异己。既已改头换面,那请不要冠以“佛教”之名忽悠众生。现在很多人(包括出家法师)都以某论已经流传几百年为由批评您破析,身为佛弟子,为什么不用佛的经典对应,却用时间长短作为衡量佛法的正邪呢?正如法师您所说,他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如果没有人出面质疑破析,不知道还会贻害多少众生的慧命啊!

现在看来,学诚也是可怜!他曾被威望名气以及学习和推广某论所累,现在深陷囹圄,其昔日的威望名气又被那些情弟子所捆绑利用,并嫁祸于您俩举报人。难得法师您坦然以对,说:“龙泉寺体系和教内一些人诽谤或误解我和贤启法师无妨,关键是XC相关邪见相似法需要明辨揭破。”深切感受到您是“真把师父给救了”,免其受更深来世之苦!

 

(十三)

法师】学诚只不过是中国文化中残渣部分的继承者而已,也是中国禅(缠)学的玄宗吧。与其花精力去披露,倒还不如用呵呵的心态去喝茶吧。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贤佳】是的,很多人受迷惑、困扰,所以作些揭批。

 

(十四)

居士】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打击您的僧侣还很多么?没想到僧尼界也有这么多名利和人我心不断,全不顾国家利益、大众利益的人。

贤佳】少量人在抨击我,有些是知见认识问题,需要渐渐辨析、转变。

居士】春节在外地寺庙,也遇到一些出家人,还公开说学诚是政治问题、是国家要把他拿下呢!!!

学诚现象是好事,好多地方新建寺庙拆除也未必坏事,正好借此整顿佛教界的奢靡之风。否则,不仅正法日渐衰微,佛教界的“会昌法难”也将不远!

可惜,据说现在的龙泉寺换汤没换药!

贤佳】所以需要继续交流讨论和分享,澄清问题,辨破迷妄,推动省思和改变。

 

(十五)

居士】学诚事件爆发的缘由,众多人提出和萧平实思想有着关系密切,您怎么看?

贤佳】学诚是受藏密影响,并非受萧平实影响。我批判藏密也非受萧平实影响。

居士】《学诚事件显现台湾正觉同修会的幕后黑手》(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45002556785202),这些该怎么解释?

贤佳】捕风捉影,牵强附会。

居士】看来不论如何,法师您都认为学诚师父是错的、有罪的。

贤佳】不是无论如何都认为他有罪,而是铁证如山,无论如何不能证明他无罪,何况他多说相似法、破坏律制、戒行松弛、惯习妄语等问题众多。

居士】〖高僧弘一法师谈改过与自律〗“余五十年来改过迁善之事,其事甚多,不可胜举。今且举十条为常人所不甚注意者,先与诸君言之。”1、虚心;2、慎独;3、宽厚;4、吃亏;5、寡言;6、不说人过;7、不文己过;8、不覆己过;9、闻谤不辩;10、不嗔。(https://m.weibo.cn/2908245203/4354127435457167)

贤佳】感谢勉策!

居士】共勉!

贤佳】于诸说法宜应善识机缘,否则可能成相似法,自误误人。

《大般涅槃经》说:“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如来先于异部经中说,有比丘蓄如是等非法之物,某甲国王如法治之,驱令还俗。’若有比丘能作如是狮子吼时,有破戒者闻是语已,咸共瞋恚,害是法师。是说法者,设复命终,故名持戒自利利他。以是缘故,我听国王、群臣、宰相、诸优婆塞护说法人。若有欲得护正法者,当如是学。迦叶!如是破戒不护法者名秃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卷第三)

《瑜伽师地论》说:“有一类补特伽罗作如是说:‘世尊宣示称扬赞叹密护根门,由是因缘宁不视色,乃至于法不以意思。’而不系念观视众色乃至以意思维诸法。如是亦名像似正法。又闻世尊宣示称叹简静而住,便作是言:‘宁无咎责不测量他。’于应毁者而不呵毁,于应赞者亦不称赞,而不有所呵毁、称赞。如是亦名像似正法。……如是一切像似正法,应知皆是违逆学法。”(卷九十九)

《弘一法师年谱》:“一九二七年,四十八岁。是年春,闭关杭州云居山常寂光寺。……时北伐初成,政局未定,青年用事,唱灭佛之议,且有驱僧之说。师乃函告友人堵申甫居士,谓:‘余为护持三宝,定明日出关。’嘱为照所附致之名单,先为约定往寺会谈。其中所列者,即为当日主政之最剧烈者若干人。……因此灭佛之议遂寝。三月十七日,致书浙江省当局旧师蔡孑民(元培)、旧友经子渊、马夷初、朱少卿,贡献整顿佛教意见。此书可代表他对当时佛教新旧二派之主张。”

居士】您意思是,大师当年也做了和您今天一样的事?

贤佳】不是一样,但都是护教,并非只管自己“忍辱”自修而不管教法事、不说是非。于个人得、失、苦、乐、称、讥、毁、誉宜应默然,于护教救人不应一味默然。

 

(十六)

居士】《由上林县新闻引发的对于藏密和学诚法师违反〈宗教事务条例〉的思考和一些建议》

http://www.bskk.vip/thread-3085836-1-1.html

 

(十七)

居士】本是“家事”,自有规范;触犯法律,一视同仁。“坏”事变好,惊醒佛界;普渡众信,阿弥陀佛!

 

(十八)

法师(原龙泉寺体系)】我去年农历*月中旬被Q寺(龙泉寺分院)贤*法师迁单了,现在在南方的一些寺院参访。

贤佳】什么因缘被迁单的?在南方寺院参访的情况怎样?

法师】当时我在Q寺是知客,有手机,能跟外界联系,知道很多情况,他应该担心我传播消息,这是主要原因,后来就借着其他的事情把我迁单了。他们全寺对外的统一口径是:我烦恼粗重,不依师,僧团一直包容我,最后我还待不住走了。迁单的事,他们都闭口不提了。贤*法师最后一句话是:“你被迁单了。”我最后一句话是:“好的,法师。”

在南方主要是禅宗道场,在外面学到很多,懂得了真正的放下,不像原团体的强制放下,压抑内心。看到一些大丛林,有很多老法师圆寂,身上所有的钱都供养寺院常住了,临终时所有的都带不走,又何必在年轻时抓着不放呢?所以我没必要等到那个年龄再放下,提升自己、在道上用功是正路。外面真修行人很多,很简朴。

 

(十九)

贤佳】您见闻了解龙泉寺体系外的道场情况怎样?他们对龙泉寺体系人员的态度情况怎样?适应情况怎样?

原极乐寺比丘尼】1.我在现在的寺院体验还不深入,不过注意到一些和龙泉体系不同之处,有几点观察感受供参考:

(1)这个寺院是十方丛林,有《共住规约》来维持僧团的秩序,违反《规约》且不反省忏悔、屡教不改者,会以迁单处罚。我前不久就见到一人出现此状况而被迁单。而在龙泉体系我没听说过有《共住规约》,更遑论依据《规约》处罚违规者。(以极乐寺为例,我的感受是人情大于制度,很多东西难推行,且规章制度都是口头说的,没有形成文字,导致容易朝令夕改,一些重大决策靠“师父”或主管法师说了算。这恐怕和龙泉体系的子孙庙性质有很大关系。)

(2)这边寺里的住持法师经常现身给大众讲经说法,也很少看到寺里同学挂着耳机听录音。我在龙泉寺做常住义工期间,除了一些节日开示、随谈开示,没听过学诚法师正式讲法;到极乐寺后,从没听过学诚法师讲法。(龙泉体系的同学边做其他事边听录音的现象很常见,现在看来,应该和缺少正常听善知识讲法的环境条件有关。极乐寺同学除了听寺里的“比丘尼法师”讲课外,就是听“师父”、日常法师的开示录音,偶尔有龙泉寺的比丘法师现身开示,也接触不到其他法师的讲法,可以说听闻正法、得到现实修行指导的机会非常少。)

(3)这边寺里的讲法以经律为主,讲者开演有经律论的依据,讲授的程式较规范,例如讲经,从题名、译者、缘起到正文等等,都一一阐释清楚,让人感到信服可靠。我觉得这和龙泉体系“分享感悟式”的“讲法”区别很大。(我在龙泉体系所学习的,无论是“师父”、日常法师还是比丘法师的讲法,我觉得一个共同点是都重在谈个人对佛法的理解和感悟,然后我们同学以他们的讲法为基础又研讨学习,再谈一轮心得感悟。敢情学了半天,不清楚佛讲了什么,只留下些不知正确与否的个人感悟。)

2.去年8月底至10月,我参访过几家和极乐寺或多或少有过交往的尼寺,当时那些尼和尚一致的反应是都很关心极乐寺的尼众情况怎么样,僧团是否还存在。

3.我觉得那几位尼和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愿意接纳和帮助离开极乐寺的尼众。但对于学诚法师是否犯戒,她们相信的程度不一,有毫不怀疑的,也有认为学诚法师可能被陷害的。

法师甲(原龙泉寺体系,下同)】末学来的地方目前就本人一个龙泉寺的比丘,这的人对末学还好,对龙泉寺评价也很高。但是寺院的事还是对我们在外面参学的人影响很大(听说很多寺院不给龙泉寺出来的人挂单),我初来此地也感觉并不受欢迎,戒碟拿出来给知客看时,对方前后反应判若两人。如今住此道场已近五个月,慢慢与大众相互了解、观察、适应。随众也还好,之前打板三个月,最近撞钟,有时法器缺人也顶上去,敲敲打打,出坡干体力活儿也不逃跑——作为龙泉寺出来的人,干活儿怎么能跑呢?

末学曾经也习惯了说“龙泉寺体系”这个词,其实本来不该有什么体系,有个体系就和其它道场分割开了。这是在这里的一位法师听我说过几次“我们体系”这个词后和我说的。

在这里有学修上的榜样,也有人外显不像出家人的样子。有的人持戒是按照他所学习到的一些行持方法来持守,并不像“我们体系”研究的那样深入,却有持戒的心。这里诵戒仪轨和羯磨不“完整”,甚至没有共忏,但是集僧,羯磨中还念:“诸大德!是中清净否?”这里也有人不非时食,但是下午喝茶,又不会作净!有的人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有人能边背诵经典边消文,但是在自己的房间煮粥吃。也许丛林就这样吧,还仅仅是冰山一角。说这些并不是观过,我尊重每一个人的修行方式,不建立一个牢不可破的知见,有句话觉得有些道理:“不要要求别人为你所掌握的知识(或道德标准)买单。”大概是这个意思。也有人把手机交了,行李仅仅两个包。我还见过燃过指头的。这里没有考勤制度,但是大家很少早晚殿缺勤、坐香不到。

师父的事,末学不再追究是否被冤枉或属实。对师父和龙泉寺永远感恩,他们让我成为了出家人,去过了佛陀的降生地并受了戒。虽然在成长的岁月里有些许的阴霾,但更多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那里我交到了在社会上都很难交到的朋友,比大学里更负责任的班导,有同样追逐梦想和终极理想的同修,受到一生中都从未有过的恭敬,改变了从未注意过的习气,以及家人都在转变,学佛并不深入的母亲和从未信佛的父亲也在那里的大殿拜佛……

法师乙】外边的道场持戒环境没有龙泉寺好,但比较真实,有问题大家可能会有言语冲突,但事后有反思,不像龙泉寺镇压模式。外边没有个人崇拜,允许有不一样的思想,比较自由。外边的人对于龙泉寺出来的僧人还是比较认可的,不排斥。有些人不相信这件事,觉得是一场整顿的运动。目前适应情况还不错,我自身喜欢净土法门,在这里可以公开念佛,没有人瞧不起,不用非要发愿跟着某人生生世世轮回。

法师丙】我所处的道场学修稳定,并无影响。因为是十方道场,对龙泉寺弟子并无区别对待。这边是实修道场(禅宗道场,也有念佛堂),大家专心办道,我自己也已适应了这边的模式,一切安好。

法师丁】龙泉体系的人应该还是比较有道心的,师父是师父,弟子是弟子,我想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排斥的。能否适应,也因人而异吧。总体上,僧团学修的环境都不是太理想。但有一些道场,学习的氛围还比较可以,我们体系内的人大多还在闻思阶段,应该可以知足为乐。

法师戊】据我了解,体系外道场好坏参差不齐。从学修来看:好的道场,遵从戒律,闻思修行,以持戒、念佛为宗;差的道场,则以个人利养为主,大搞经忏法事。从管理上看:极少的道场,以戒律统摄僧团;大多数道场,已经走向家长制、子孙庙、山头帮派的管理模式。学修、管理都好的道场屈指可数。

出来的同学认识几位,说的不一定全面。龙泉体系的同学大多数素质比较好,如果只是考虑自己学修和生活,那一般大的丛林都可以留住。但想参与僧团事项发言,基本上都很难。寺院的组织管理都是外松内紧,要进入一个寺院的内部管理层是很难的。所以同学到哪个寺庙只能随众,而且寺院一般会让龙泉体系的学僧改用法名,不再用贤字辈的法号,有避嫌的成分吧。如果是正规的寺院,大家的闻思、禅修、念佛的时间都比较充足。如果不读佛学院,那就要自己自学、自律,干活、承担都没有像龙泉体系那么忙。僧众的福利也会远超龙泉,住的、吃的、用的都要比龙泉寺好,个人时间也要比龙泉多得多。

现在了解到的寺院,基本是相信政府,认为凡夫僧犯错是正常的,而且认为龙泉体系以前的学修确实有问题。实际上各地的寺院财权、用人权都比较独立,所以对举报的事基本都没有人谈,只有寺院管理层的人员稍微觉得应该注意一下,不要犯相同的错误,其他的基本都是照常运行。

法师己】我在好几个寺院住过,都是大庙,觉得主要看个人与道场能否适应。汉传佛教寺院的制度已经比较完备,并且也在不断地和新时代的社会制度相协调发展,既能保障僧众的个人生活和学修,也可以体现佛教寺院的社会功能。其他寺院对龙泉寺来的法师没有过多的看法,一视同仁。学诚事件已经无人议论,事件对汉传佛教给以极大的警示:一是佛教寺院要注重法律意识,事件后大部分寺院都组织学习宪法、法律和宗教法规;二是警惕喇嘛教所挟带的毒瘤,更多人看清了喇嘛教的本来面目。我一切尚好!

法师庚】我见闻不多,了解的几个寺院在阅藏推广,跟一些法师们接触也感觉很有道心,他们对我挺热情的,没有什么排斥。福建那边见闻情况有些不一样,但不确切,无法具表。

我对汉传佛教很有信心,无论是它的过去,还是未来。佛法的弘传,并不依赖规模,更靠真正有人修行觉悟,就像佛陀当年一个人觉悟了,就可以四处游化弘法。只是影响力可能一开始不会那么广,但只要法是正的,假以时日就会显现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