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1

(一)

居士】看到您与贤Q法师辩论,觉得您俩辩论始终不在一个点上。因为贤Q法师深信藏传的理念,所以您俩的认知、角度等都是不同的。他认为即使藏传有密法,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的,这也是很多藏地法师及信众口中常说到的“密法不是你想修就能修的,需要够条件”,虽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口中所提到的“条件”是什么。

上周去了趟X寺见了J法师,问了他几个问题。首先问了《广论》《略论》能不能学习,《广论》可以指导人成佛吗?理论依据是什么?又问宗喀巴大师提倡《密宗广论》 吗,如何践行依师,如何寻找自己的善知识等问题。但J法师的回答我感觉不是很解答我的疑惑。他只是回答了:“目前确实有一些声音,然后大家把龙泉寺的现象归结到《广论》与藏传上是不合理的。藏传有显有密,显占了很大一部分,而且显的部分与《华严经》《法华经》等一些经论里提到的道理都是相一致的。宗喀巴大师只是一个好的厨师,以《瑜伽师地论》为蓝本,然后把各方好的菜都烩到了一起罢了。现在大多数推行《略论》的团体并没有想过推广藏密的事,显宗的修行都怕来不及,能把显的部分修好了,可能已经很不容易了。”后来J法师也没提依师的事。

回来后我思考着:也许他们不推行密法,只是教导显宗的部分可能也还好,因为终究是劝人向善的。目前世界上存在的几大宗教,虽然与佛教的教义不同,但也都是劝人向善,所以我想是不是应该在某些层面上,我们需要对宗教宽容一些。

再回到前面贤Q法师说:“说到见性开悟,只要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依佛实修的佛弟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里我不太明白,难道见性开悟是很容易的事吗?或者说藏地的开悟标准与汉地不同?貌似开悟也分层次的吧?

贤佳】藏密自称其密教比显教高,要以显教基本调伏身心并修一些加行后才能正式入修密法。这是自许的名言安立。可参阅文章:

《对多识仁波切“密比显高”的二十三点质疑》

https://mp.weixin.qq.com/s/VAQLGRxy7b9C1rT9kY2esQ

《与多识先生商榷“藏比汉高”的关键议题》

https://mp.weixin.qq.com/s/aw7RIBs-QesbZ18kPZqPpg

《对多识仁波切“统一回复文”的再质疑》

https://mp.weixin.qq.com/s/h3XNZhfoW-IdxosMpNui7g

《质疑多识仁波切“密比显高论”的二个自相矛盾处》

https://mp.weixin.qq.com/s/AVWuUKGRG8XGOyevi_Cnmg

《菩提道次第广论》推赞、引趣“金刚乘”密法,学修者必定信敬、欣慕藏密,随杂散见闻有所信受,便会染坏知见,乃至很可能趣入学修藏密。龙泉寺体系很多僧俗人员私下学修藏密或前往藏系寺院团体学修藏密,便是明证。特别《广论》的依师法随顺藏密“四皈依”,很容易被人用作精神控制而获取信敬和事业名利,这也可能是很多法师乐于推广《广论》的重要原因。学诚法师就说引入《广论》是因为它的依师法和菩提心教授,其菩提心教授被用来鼓动承担做事业。

另外,《菩提道次第广论》作为导趣藏密的显教理论,虽然引述《瑜伽师地论》《法华经》《华严经》等显教经典,但实际知见有大差异。如引用《瑜伽师地论》,而在毗婆舍那部分批驳唯识宗义,所引趣的《入中论》更是严厉批驳唯识宗义和唯识师。引用《法华经》《华严经》,而其空观是藏教(小乘)的析空,不同于天台宗、华严宗的空观。详细辨析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二)》(http://www.mzhy.org/20181102-2/)、《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十一)》(http://www.mzhy.org/20181202-2/),并可参阅文章:

《从〈菩提道次第广论〉剖析宗喀巴法师根本知见:法师误以小乘析空为大乘体空》

https://mp.weixin.qq.com/s/bgyP1fy7kdtJkMN38l8Jtg

《就〈菩提道次第广论〉再甄别宗喀巴法师为析空知见》

https://mp.weixin.qq.com/s/aVCYs7u28mDtZRXAEY2M7A

《宗喀巴法师怪论:我执破了法执自然破了,声闻所修空与大乘同样的》

https://mp.weixin.qq.com/s/WEr_-C83Vvky_9GG9SFEnw

《菩提心的四种层次:兼评宗喀巴《广论》析空教菩提心的偏狭》

https://mp.weixin.qq.com/s/y7eo4VVZcr4vzaCuLElhdA

另外《菩提道次第广论》很强调别解脱戒(五戒、比丘戒等),而最后导向允许男女双修法、诛杀法等大破别解脱戒的密法。可见《广论》是系统割截取用通途佛教教理(显教),实质根本所趣大异,如同“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可以“三根普被”、邪正通收,所以有很大的吸引力、蒙蔽性。

其他宗教不会混滥佛教,而藏密严重混滥佛教,内破佛教正见和律制,外引他人讥毁大乘佛教乃至全体佛教,是入室大贼,宜应明辨识知,不受惑乱。

关于见性开悟,贤Q法师所说应是有其低标准的名言安立或是增上慢。可参阅文章:

《多识仁波切“开示中观见”:把手表的零件拆完,你们就知道空性了》

https://mp.weixin.qq.com/s/uaN2KZVUqh56fC8Z-bPu4A

《汉传道次第略谈》

https://mp.weixin.qq.com/s/4dBoFYfL4v2JN3O3KzB21A

《汉传佛教的四层中观见,兼谈宗喀巴狭隘的中观见》

https://mp.weixin.qq.com/s/onwDS3n18E0FaLP5Hvutvw

居士】您说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比喻恰当。

《从〈菩提道次第广论〉剖析宗喀巴法师根本知见:法师误以小乘析空为大乘体空》这篇文章看后,觉得并没有完全否定《广论》,而是剖析了《广论》中宗大师的空性见解是属小乘的而非大乘,然后提到了宗大师误解了龙树菩萨的中观见解,所以如果大家把《广论》认知为小乘经典,是不是也是可以的?

贤佳】《广论》的空性见近似小乘析空,其实不是小乘析空,而是有矛盾的邪见。可参阅文章《试以五番征破宗喀巴法师的空性见(就算作为析空,都有问题的)》

https://mp.weixin.qq.com/s/ay1bkOsvZdG7P_DLHEk-0w,以及以前分享的《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http://www.mzhy.org/20180719-5/)。总体来说,《广论》核心宗义是邪见,所导向的男女双修等密法是邪法,既非大乘,也非小乘。

 

(二)

居士】文中与贤Q法师的讨论,很受启发,但是还有点问题令人困惑。

佛法中有“信行人”和“法行人”之分,前者注重闻思,先弄懂教行理路,再下手实修,如先开眼目,再作远行;而后者直入实践,摸着石头过河,在实践中修正知见,直达宝所。

汉地教理十分注重信行、法行之结合,在具体的圆修圆证中,往往信行、法行回转,不拘一格,但绝不偏废。又,从禅宗强调“只贵汝知见,不贵汝行履”(有知见必有行履,有行履未必有知见),《华严经》所谓的“信、解、行、证”,及天台家判定教法偏圆的“教、理、智、断、行、位、因、果”等来看,大乘佛法的修行次第,都将知见、闻思、信解和“教理”摆在第一位,然后才论行持、实践及所证的位次。

那么请问:贤Q法师何以认为“汉地的出家人和居士遍地多是邪知邪见、盲修瞎练”?法师不强调“知见”而单论“实修”,如何确保自己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盲修瞎炼”?

 

(三)

居士】(0109)今天邮件里的那位法师说藏地不允许随便双修,当时索达吉也那么和我们说,说不能随便双修,那就是到了一定境界还是会双修,还是有啊!有双修不就是附佛外道吗?真正的佛教是没有双修的吧?

贤佳】是的。其实“不允许随便”是很弹性的含糊语,可以自许高境界而做双修,屏蔽他人指责,可说他人境界不够。实际双修淫乱的报道非常多。

 

(四)

居士】《淫乱的喇嘛,大都得到严重性病》http://blog.tianya.cn/m/post.jsp?postId=19953167

《《蒙古族通史》:晚清喇嘛参与分裂蒙古、纳妾养姘、腐》http://blog.tianya.cn/m/post.jsp?postId=20306203

《从一位喇嘛上师妻子的自述看藏密喇嘛教的黑幕》http://www.bskk.vip/thread-2955796-1-1.html

《警惕西藏骗子,汉人要理性》http://www.bskk.vip/thread-182723-1-1.html

这个帖子后面有很多喇嘛骗财骗色的实例。

 

(五)

法师】《双修实操相关信息(兼有如何破喇嘛教的诛杀法)》

https://mp.weixin.qq.com/s/1mGS2fcDsr8itmpGFVaTMQ

 

(六)

居士】《当世人知道“佛教”允许出家人诱奸世人妻子女儿时,或群起灭佛》

https://mp.weixin.qq.com/s/A9bY8yv-UpzXBsaGyR6N9A

“性空唯心的理论一旦沦为为性交辩护的工具后,‘佛教’对社会道德的破坏力,对人类伦理道德的破坏力,是根本无法想像的,比原子弹还要厉害。一切邪教都无法与‘佛教’的破坏力相比。‘佛教’的理论太精微了,一旦沦为杀盗淫妄的理论依据,‘佛教’对社会的危害是无法预估的,根本无法想象。世间仁义礼智信、孝忠等伦理道德也将面临土崩瓦解的灾难。今天有藏密为淫欲辩护,明天就有好杀者以性空唯心为杀生辩护,后天就可以为偷盗辩护,大后天可以为大妄语辩护,乃至为恶口、绮语辩护。我所了解到的,佛教的理论太精微了,世间没有其他理论可以在佛教的理论前占上风。本来这些理论是助人起信解脱的,现在这些理论被用来为佛教比丘性交做辩护了,那么,邪法用了佛教理论为包装后,对世人的说服力强也是无法想象。乃至最后社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性空唯心为灭佛拆庙、驱逐僧尼辩护。到时候又能如何?说谤佛有果报,也镇不住了。总不能佛教比丘可以一切都是空性为由来找世间人妻子、女儿行淫性交辩护,不允许世间人以一切法空谤佛、灭佛辩护吧?……佛教怎么可能躲开世人的亵渎、玩弄、侮辱?很难避免世人全面的抗争、反扑,或许也需要做好被其他宗教进一步排挤、指责的准备。”

文章写得真太好了!可以说是“赏花人”揭批藏密的文章中最好的一篇。它很明白地指出藏密教义的理论基础,有了这个理论基础,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杀、盗、淫、妄、酒,破戒、违法、犯罪,由此带来对佛教和社会巨大危害,每个人都置身其中,无法逃脱。

《喇嘛教教义违犯国法的举证(一)》http://blog.tianya.cn/m/post-35622452.shtml

《喇嘛教教义违犯国法的举证(二)》http://blog.tianya.cn/m/post-35758447.shtml

《喇嘛教教义违犯国法的举证(三)》http://blog.tianya.cn/m/post-35849607.shtml

《喇嘛教教义违犯国法的举证(四)》http://blog.tianya.cn/m/post-36013986.shtml

《喇嘛教教义违犯国法的举证(五)》http://blog.tianya.cn/m/post-36188690.shtml

《原来喇嘛相当喜欢小萝莉哟》http://blog.tianya.cn/m/post-19914923.shtml

《“藏传佛教”主要四大派的双修传承》http://www.bskk.vip/thread-2791205-1-1.html

《问索达吉如何驾驭《西藏欲经》?》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c2c88a830102vu5y.html

《菩提道次第广论用佛法名义欺骗众生,入侵校园、医院等》http://blog.tianya.cn/m/post.jsp?postId=23873556

 

(七)

法师】《离开喇嘛教上师不是叛师,而是改邪归正!》https://m.weibo.cn/detail/4326587992469794

 

(八)

法师】《楞严经》上说:“世间一切诸修学人,现前虽成‘九次第定’,不得漏尽成阿罗汉,皆由执此生死妄想,误为真实。……‘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

我对这类的新闻事件,一向都是“平常心”看待的,因为已经“麻木”了。犯性侵罪的圣轮法师(已入狱服刑),马上有人“接力”下去,中国佛教会长“学诚”才发生半年,再来一个“开泓”,当然,往后还是会有的。我常说的,你把男人的小三赶走了,小四又来,小四赶走,小五又来。在末法时代,这类“新闻”本来就是会“层出不穷”的。只需“平常心”看待即可,没有什么好“惊吓”的。如果你一直都是“依法不依人”的行者,那倒也不必“担心”这种事会发生在你身上。但如果你平常只依“人”而修,不理会“经教”的人,那就要小心了。在“物以类聚、人以类同”的状态下,你很快就会“沉沦”而不自知了。

https://www.storm.mg/article/803304

尼泊尔的“佛陀男孩”,上师的手机里都是A片,4名信徒离奇失踪,18岁年轻尼姑指控被性侵害,尼泊尔“佛陀男孩”遭警方调查。

1990年4月出生的尼泊尔“佛陀男孩”Ram Bahadur Bomjon在不吃不喝不睡的情况下,静坐冥想好几个月,因此他也被视为佛陀转世,狂热信徒称之为“佛陀男孩”。

“佛陀男孩”的妻子Deepshika向修女证实,Bomjon有这种“坏习惯”,在这里强奸其他的女孩。

所有相关报导的“新闻”都在这里(请按网页右上角的“自动翻译”即可看中文):

The Ram Bahadur Bomjon Controversy

强奸妇女对于世界著名的“大师”来说是“最正常”的事情!

贤佳】当淫欲有“高上”的理论(男女双修法)“系统圆满”支持时,便理直气壮、肆无忌惮,特能沦陷“高僧”“大师”。这是恶法大祸,宜应深入揭破。

法师】目前情况藏密的势力太大,我在**寺,典型传统的禅宗道场,但也是有许多出家法师支持藏密喇嘛教。看在眼里却无力扭转他们的思想。

 

(九)

居士】(0109)看了您的邮件,标题“(二)”下的那个居士发现了一些藏密喇嘛的不端行为,但把它归于个别喇嘛素质的问题。拥有她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包括很多龙泉寺师父、居士,在辩论的时候会说一句话:“这是XC个人的事情。”将一个教派根本教义出了大问题,归于某个个人问题,从而严重淡化了此事问题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他们没有想到这件事他们也深陷其中,将来必将受到严重伤害,从而不会自我反省。是藏密的根本教义出了问题。藏密在汉地的快速蔓延发展已经严重危及中国佛教的发展和延续,已经到了不说不行、不管不行的阶段。

 

(十)

居士(龙泉寺还俗)】弟子还俗多年,当初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因为所在僧团要求学习《广论》,记得听的是日常法师的录音带,弟子很不相应,所以还俗。貌似这几年很多寺院都在XC的推动下学习《广论》。

弟子目前所在云南,学藏密的还不少,以女性居多,我身边就有学的,还有认识的女居士自称为瑜伽士,学得很虔诚。弟子觉得,藏密之所以吸引人尤其吸引很多女性,主要是因为女性执着心重,初学执着于藏密的各种花哨的形式、饰品、服饰、流程、唐卡、坛城等等,五颜六色的“色与器”。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很多人依然以为“苦”是解脱的必然,执着于“苦”的修行,所以那些所谓的上师什么的,让其要先拜一百万个大头,等等,她们就认为这是真修行,这是有“法”的师父。她们有时候鄙视汉地这些“肥头大耳”的呆在庙里“无所事事”的出家人。她们认为只有吃苦才叫修行,只有置身恶劣的环境、苦的环境才叫真修行。这种观念是很深入(不懂佛法门外人)人心的,却不知道悉达多太子雪山日食一麻一麦坚持六年而放弃的故事。现代,无论藏地还是汉地,太多太多的信众被误导,心外求法,执着于事项、名相,完全不清楚佛法之本义之真谛。

云南这边的寺庙我也去过几座,衰败得很严重。鸡足山住了一周,所见所闻很是伤感。关于藏密,似乎这是个历史积淀的巨大问题、巨大魔障。弟子愚钝估计,百年内是无法扭转,因为他们遍布得太广泛了,渗透到汉地各个省份。他们的执着、取相等非法当法的行为,非常适合广大不懂佛法又想学佛的人的胃口,所以先入为主地占领了很多年轻的有财力的信徒。反观,我前几日去的一所汉僧小庙,里面忙和的几乎全都是老年人在探讨立牌位超度等事,而庙中汉僧之言行让弟子大跌眼镜,可叹息!如何引导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汉地佛法的学习交流,这似乎是关乎到佛法未来命脉的事情。现在学习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年轻人,比学习佛法的年轻人多太多了,尤其基督教徒非常年轻化。还有,昆明市区有的写字楼周末竟然成群结队的老人去听基督教的课,让弟子颇感诧异。伊斯兰教徒在云南东部非常多,但他们并不搞事情,也比较内部交流抱团,不与本教本族之外的过多来往。

龙泉寺我多年前认识很多出家师,感觉都是非常虔诚而投入地学习《广论》,也不知都怎样了。弟子在这边也是随缘随分地引导有缘的朋友同事等接触佛法。这边人对批八字、迷信鬼神等似乎更感兴趣,弟子也会以此交流探讨,逐渐往佛法上引导,但弟子内心十分清晰:佛法以外的一切外道法,不离缘起法,不是究竟法,不可皈依。

 

(十一)

居士(龙泉寺义工)】贤Q法师讲的实修实证很有道理,佛法信解行证,没有实修实证,没有体悟,只停留在信解上的人话语权有限,很难让人信服。按照《广论》,讲的人若是想让人信服,需要自己好好对照善知识十德相,看看自己符合多少,否则说的再多也只是没有经过实证的学问而已。

藏地人再怎么也比汉地人在信仰上纯正,在行动上付出的实践多,吃得了苦。没有这种吃苦的精神,想证悟佛法的可能性太低。反正末学以后找师父,先要看这位师父是否在行持上非常人所能及,实修的年头久,有实证的功夫。光说自己有功夫的人也不可信,要自己亲眼见到他的功夫才行。

贤佳】附佛外道也可能很苦修,并可能有禅定、神通,您怎么避免认定附佛外道作师父?您说“要自己亲眼见到他的功夫才行”,您亲眼见到了学诚法师、日常法师什么功夫?

居士】就知道您会说这个。真正要修行肯定要吃苦的,先找到吃苦的人再说分辨的事。现在能吃苦的都没多少了。

贤佳】您这个判定标准有经律依据吗?属于《广论》善知识十德相的哪一条?

居士】关于学诚法师,弟子一直也没有觉得想拜他为师,不太相应。日常法师的行持、能吃苦的程度是众所周知,一生饱受病苦,可是心力却那么强大,远非常人所能及。那这样的人就值得去观察了。

您不会觉得修行不用吃苦,轻轻松松享着福就能成佛吧?说到功夫,您这么多年有什么特别的体悟?24小时大部分时间都是腹式呼吸吗?

贤佳】修行需要正精进,属八正道、六度之一。正精进根本在心随顺正见不放逸、不懈怠,不一定表现为身体的苦行。身苦行可能是正精进,也可能是邪精进。正精进首要是随顺持戒。

《大智度论》说:“若人弃舍此戒,虽山居苦行,食果服药,与禽兽无异。或有人但服水为戒,或服乳,或服气,或剃髮,或长髮,或顶上留少许髮,或着袈裟,或着白衣,或着草衣,或木皮衣,或冬入水,或夏火炙,若自坠高岩,若于恒河中洗,若日三浴,再供养火,种种祠祀,种种咒愿,受行苦行,以无此戒,空无所得。

“若有人虽处高堂大殿,好衣美食,而能行此戒者,得生好处及得道果。

“若贵若贱,若小若大,能行此净戒,皆得大利。若破此戒,无贵无贱,无大无小,皆不得随意生善处。复次,破戒之人,譬如清凉池而有毒蛇,不中澡浴,亦如好花果树而多逆刺。若人虽在贵家生,身体端正,广学多闻,而不乐持戒,无慈愍心,亦复如是。如偈说:‘贵而无智则为衰,智而骄慢亦为衰,持戒之人而毁戒,今世后世一切衰!’人虽贫贱而能持戒,胜于富贵而破戒者。花香、木香不能远闻,持戒之香周遍十方。持戒之人,具足安乐,名声远闻,天人敬爱,现世常得种种快乐。……持戒之人,寿终之时,刀风解身,筋脉断绝,自知持戒清净,心不怖畏。”(卷十三)

认真持戒,读经念佛,求生净土,没啥体悟。

居士】圣严法师的自传《雪中足迹》里提到过他刚上狼山时的过程,有一个体悟的过程,也是通过前期的一些苦才做到的。另外佛教里讲威仪,行住坐卧,单说坐姿就有要求,这个很多人都做不到,软趴趴坐着的很多,也是软暖习气在作祟。明末紫柏大师修行,最后都修到头面俱肿。那现在有多少人敢说自己比他资质更优秀,不需要经过这个过程就能有那样的成就?这不是单单持戒就能达到的。

贤佳】持戒不妨苦行,苦行不应离戒。

居士】据日常法师讲,很多人会忽视作持,只关注止持,作持部分反而容易犯,做好作持难度较大。是这样吗?

贤佳】是的。

 

(十二)

法师】《台湾版的大规模人性试炼——老学员目睹福智走向金梦蓉接班的十二个因缘》(http://www.mzhy.org/20190111-3/)

贤佳】我将此文章转发给了一些人参阅。一位法师说:“1.文中许多描述跟龙泉体系有相似之处,只是龙泉体系还没那么严重,如果再发展一些年,就很难想象会到达什么地步,也许那时比现在更难回头。应该庆幸我们在问题没有变得更糟糕的时候,就有转身的机会。现在尽管有很多人感觉很受伤,但至少我们不用再投入几十年的心血情感才发现真相。即使对于那些不相信事实的人,客观上也能让他们少受其害。2.‘它用虚幻的手法让自己和大众相信正法将兴、建立教法在望,偏差地大量吸徒纳众,出家的人数远超出教育的能力,对发展的企图心远甚于对传承教法的希求心。’这一条跟龙泉体系的情况特别吻合。不过,对于体系内还在被蒙蔽或者不愿醒来的人而言,他们可能不会这样认为。对于已经醒来的人,由于有很多当初是被虚幻和错误的引导被吸纳进去的,现在要重新走出来,也需要打破旧有思维模式,重新认识佛法和修行的真义。这是需要勇气的,也正是考验我们的时候,也许比让我们做多少‘事业’都更考验我们的心地。3.‘团体会出问题,是下面的人不知道自己的问题,而以为只要向上依止上面的人,他总是比我高,所以应该会知道,所以放弃对经典的理解,把解释权交给他人,自己照单全收。渐渐在金女士引导下,深信自己是无能的,必须依仰上师的救犊,放弃仅有的理智判断能力,层层转进下,完完全全听命上面的人,上面的人有机可趁,教导相似的错误概念。’这一条很有借鉴意义。我想,我们在思考团体的问题时,是否也应该反省自己的问题?从某个角度来讲,是我们催生了学诚,催生了金女士。如果我们相信有一个外在的救世主(无论他是代表佛教的形象,还是代表其他意识形态的形象),把救赎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而不是相信自己有能力救赎自己(依靠正法),这本身就跟佛教的精神有违,这种做法本身就不会让我们得到救赎。如果我们还有这样的想法,哪怕今天没有了学诚和金女士,以后也还会有某诚和某女士的涌现。”

一位居士说:“总体来说感觉龙泉寺就是步福智的后尘。过去C法师在佛子之家讲的课程,基本上都是依师法框架下的师长功德,团体就这样渐渐被相似法洗脑。也许刚开始‘师父’是想好好建设僧团,但是要扩大影响力就必须向世间推广佛法,然而他个人的贪心逐渐在夸大,龙泉寺也就越来越变味了。真是悲哀啊!末学今年也走近了皈依后的第十个年头,回想自己,也没什么长进,也挺为自己感到悲哀的!”

另一位居士说:“我没学过《广论》,如果说金梦蓉女士是转世再来,还要生下圣胎,这些事情我是不信的。但在福智僧团和一些信徒来看,可能就是相信的。当然这些事情不可考证,到底是不是,谁又能真的知道呢?但不管她是不是大德转世,现今持戒清净,避免丑闻,避免世人讥讽,精进修行,弘法利生,都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做不到这些,就算真是佛菩萨降生,但给佛教惹来混乱讥嫌,那也是有业果的吧?如果做到了这些,就算她不是圣人转世,那此生功德圆满,也会成佛成圣吧。”

一位法师说:“总结得如此准确,非常值得引以为戒。愿更多的人醒来,更多的人能够在佛法自由、解脱的道路上行走,更多的人远离所谓的‘团体’的精神控制,不再党同伐异,更多的人体会到佛陀毕生倡导的平等、慈悲,体会到平常心。过去走过的弯路是如此惊人的相似。走出来才知道,原来我是可以走出来的,虽然有痛苦和不甘心,但更多的是庆幸:幸好,走出来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可以认真学习实践佛陀的教法,在以戒为师的戒律精神的指导下,在依法不依人的精神的指导下用功和探索。离开那个所谓的‘团体’,结束了傲慢和黑暗的思维方式,在佛法上去实践,真正觉知到每一次呼吸都充满自由、平等和善良。感谢每一个让我觉醒和走出来的因缘!我们有责任把这段经历记录好,留给后人,避免后人走我们走过的弯路,避免在修行中远离佛法精神而渐渐傲慢自大,自我麻痹,再去麻痹别人、欺诳别人、控制别人。需要时间慢慢总结,慢慢反省,找到相似法和佛法的区别所在、特征所在,让后人更容易辨识。我们出家人,自己修行,也有正法久住的责任,不然,后人会越来越远离佛法的本怀。”

另一位法师说:“看到您转发来的关于福智团体的文章,这是居士对自己亲身经历的反思,具有一定的真实性。龙泉寺体系是沿用福智团体的模式,所以这篇文章所揭示的问题,对于龙泉寺体系的僧俗弟子都有借鉴意义。不过,感觉这篇文章内容有一点琐碎,作者反思得比较细腻,但是认识到的都是比较表层的东西,问题最根本的原因还没有认识到。福智根本的问题,是没有依佛陀的正法律。日常法师引入了流变佛法——藏传佛教,又掺杂了太多相似法、世间法,比如儒家文化、《太上感应篇》、《了凡四训》、《弟子规》、《新世纪饮食》、通灵、催眠等等。日常法师对佛陀的正法了知不足,信心不够,才会过于仰慕这些外道法、神神鬼鬼的内容,极易受到蒙骗。其对佛陀正法的皈依已经出了问题,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邪魔外道才会趁虚而入。日常法师开创了法人事业,经商、开农场、开工厂,以此为荣,却严重违背了佛陀对出家人的戒律规定,或许他也是认为‘小小戒可舍’吧。但最后的恶果是,其在指定团体领导人的问题上严重违背了戒律,导致了整个团体巨大的灾难。这都是轻忽佛陀戒律的结果。后来发展到僧俗在一起唱歌,美其名曰唱‘赞颂’。名为佛教僧团,其实离外道已经不远了。福智团体的僧俗骨干基本上也是有这些问题,对佛陀的正法了解不足,对流变佛法和相似法极感兴趣。上座法师们发明创造了各种团体理念,以为高明,其实是自误误人。学佛人一开始需要对佛教的全貌多了解一下,明白什么是正道,什么是邪道,学佛都有哪些歧路。不然,如果第一步踏入错路,后面的悲剧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一位居士说:“福智好可惜,龙泉寺也好可惜!但确实是‘福祸无门, 唯人自召’。说金梦蓉是大家求来的一场恶梦不为过,说XC是大家违心的妄想也不为过,因为他(她)们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大多数人的贪欲心。佛门讲‘庄严国土,利乐有情’,鉴于在福智常住30多年的法师列出的因缘也可汇集为两点: 学修和事业。想常师父苦苦学佛那么多年,因为没传承‘弘扬’不开,跑去喇嘛教求法,结果自己搞了一套学制,真是在建立速成的山寨版的宗喀巴教法。而XC步其后尘,有过之而无不及。其盲目独断的‘依止法’,让多少人以为自己是无能的,是固执的,所以只要向上仰望,只要一贯听话,可以放弃对经典的读诵,放弃用理智去判断。没有了闻思修的引导,说升起对道次第的信心和法的希求心是不可能的。只靠一部《广论》以为无所不包、所向披靡,无形中排斥了多少对经典的理解及自主思考的能力!同时用‘高明’的手法——集体诵《大般若经·东北方品》 让自己和大众相信正法在此将兴 ,都跑来跟着建立汉传佛教修学体系,结果学了蒙人害己的喇嘛教!那些好像调柔的具相弟子,从执事到上位,大多反倒嗔心、慢心越来越重,妄语得让人无语。 说是注重戒律,想来诸多都是在喊口号,以此去要求和评价他人。本来许多居士有心学习戒律,却在一波又一波的‘善巧改革’中淹没,只有无奈地感叹福报为何越来越差。回顾和诸多同行一样,那么多感动与向往,难道是假的吗?自己的眼睛也会骗了自己?当罗列了十几项请益贤S法师时,法师回复‘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修行从来都是在自己的身心上下功夫’。真是‘多么痛的领悟’!再有寺里提倡用事业凝聚共业,靠打造营队满足个人参与团体的渴求和自我的弥补,看似友好高明,实为虚伪狡诈,用多样形式吊学员的胃口, 在物质与精神上美好包装,使其欲罢不能。想想这本身就是对佛法的轻慢和威胁,更别提在XC的教唆下大说相似法,无形中与佛陀的本怀渐去渐远。团体发展越来越大,我慢、邪见随之越来越重, 太重视物质方面的成果, 倚靠人多势众, 不断扩大其影响,扩张势力,招揽钱财,而轻忽戒律,同时轻法慢教。大多数人想通过干事满足个人虚荣而深陷其中,使护持三宝和学法的心力渐渐褪去。所以是可悲又凄凉的。但‘只要愿意停下脚步,愿意恢复思考,人还都是有能力、有机会做出对的决定的!’‘找不回原来的自己’真是可怜,用错误业果解释甚至恐吓的结果是让人都不敢思考了。醒来离开虽然不代表以前做得多好,但因某些因缘现前,还是幸运的!请假或是因病乃至临近崩溃被弹出来是好事!大用无用,因祸得福,其中蕴含了多少感慨与福报!学佛法不是非要搞出什么名堂来,是老实本分,是敦伦尽份,是闲邪存诚。如一位祖师言‘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都会觉得太简单,其实着实不容易!对其讲的‘格鲁派的辩经有利于修行,就是他特重讲究闻思辩作为普遍大众修的强大基础,改变思考回路,才能谈正法昌盛’,说‘《广论》是宗喀巴集大成的佛学巨著’,不太明白与认同。赞同其讲‘我们实在应该向祖师, 向所有传承师长忏悔,不依师承,乱传教法,师心自用,祸延子孙’。”

另一位居士说:“末学浅见:此总结不彻底,对修学和弘扬佛陀正法部分有益,部分有害,应该甄别。有益的部分的:总结1指出‘排斥经典的理解及自主思考能力’不对,总结2指出‘顺从教育’不好,总结4和5指出团体应以佛法为核心,总结7指出不能妄用业果,总结8、9指出应(引导修行人)对佛正教法的希求和信心。有害的部分:它的总结3、6、10 、12及文末将福智失败归因于没有依止格魯派的教导、对藏传教法的不了解、和格鲁中心不往来、不依(藏系)传承祖师、对《广论》修学不够等等,而不是归因于没有依止佛陀正法。通过广泛的资料可以看到,格鲁派的教导、藏传教法和传承、《广论》等都存在对佛陀正法的侵蚀,包括依师不依正法、诽谤佛陀所传唯识宗、奉男女双修邪法为最高法、引导修行人破戒、破坏世间婚姻法等众多。 福智所以出了破佛陀所传戒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就是依了格鲁的教法并在此有‘发挥’,而很多人都还浑然不知是格鲁教法所为。由此可见格鲁教法的破坏力量之大!倘若团体依止佛法正法,定会以戒为师,研修佛陀正法经典,以正法经典为基础明辨真伪、去伪存真,怎么会出现这么大问题?福智如果还是以格鲁为正法传承,以《广论》为正法基础,恐怕团体大部分人还会受蒙蔽不知到何时为止!”

一位法师说:“总结得很到位,但是问题的根源似乎找偏了。日常法师和学诚恰恰都是中了喇嘛教四皈依的毒。本来是两个凡夫,结果在四皈依的语境下被捧成了佛,所以膨胀了,堕落了,也把团队引导歪了。格鲁派的辩经也不要神话。辩经这种形式是不错的,但是既然要辩,首先就要确定正确的标准。格鲁派的辩经当然以宗喀巴的观点为准,即便宗喀巴讲的和佛不一致的地方,也是以宗喀巴说的为准。这样的辩经就失去意义了,变成洗脑了,而不是启发人的智慧了。就像在龙泉寺一样,也有讨论,但是只要到‘师父说…’、‘法师说…’,那讨论就结束了。

“对于龙泉寺体系的各位执事,希望他们能认识到福智模式的危害性,改弦易辙,回归到汉传佛教的传统修行模式上。凡夫的智慧超不过佛陀,也超不过祖师大德。建立汉传佛教修学体系的目标是错误的,汉传佛教本来就有殊胜的修学体系了。如果非要打这个妄想,那至少也要等到持戒超过道宣律祖、唯识的体悟超过玄奘大师、真如的体悟超过智者大师、中观的体悟超过罗什大师、禅悟的境界超过六祖大师、念佛的功夫超过善导大师、华严的体悟超过清凉国师、修密的境界超过三大士,再来打这个妄想也不迟。对于还在龙泉寺体系的同学,希望他们也能认真读一下这篇文章,至少以后不要过于伤害和忽视自己的家人了,他们也是如母有情,也是发菩提心的对境。

“对于已经离开的同学,希望大家不要因此失去对三宝的信心,也不要对汉传佛教失去信心,而是通过这样的境界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和理性,自尊、自爱、自强。成长的机遇都是哭丧着脸来的。

“虽然汉传佛教现在比较衰微一些,但是汉传是世界上唯一的大乘佛教,虽然真懂的人很少了,但也还是有的。大乘佛教确实是殊胜的,是释迦世尊的心印!如果汉传佛教灭亡了,那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大乘佛教了。再想想法显大师、玄奘大师等前辈,远涉流沙,九死一生,取回真经,多么的不容易,他们的鲜血不能白流!虽然局面很困难了,但也还要困兽犹斗,将来也还有脸面去见汉传佛教的历代传承祖师!牢牢把握住持戒念佛这个根本,在这个基础上,汉传的八宗尽力多去学习一些,多尽一点力量。

“同时,已经离开的同学也要注重自己内心上的提升,不能只是换了一个依赖的地方。比如,有些同学,离开龙泉寺以后又一头扎入喇嘛教的怀抱。这在依师法上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原来依止学诚的时候,就是用世间法的方式来抉择的,觉得学诚是会长,名气大,应该不会有问题,其实绝大部分龙泉寺的同学都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学诚。现在学喇嘛教的这些同学也是如此,大家都没有近距离接触过门措、索达吉、慈诚罗珠、益西彭措等等,和在龙泉寺一样,关于他们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你的。也就是经过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多同学很伤心但却没有提升,只是从依赖学诚改为依赖索达吉。要相信自己,相信常住三宝!‘我也可以成佛!我自己深入经藏的话,也可以智慧如海!’”

 

(十三)

居士(龙泉寺义工)】业感缘起。其实核心问题有两个,一个是人,一个是法:日常法师如何?《广论》如何?

1、日常法师的悲心、愿力如何?是否已发菩提心?如已发菩提心,是否退失?菩萨戒戒体是否已破?以上问题决定了日常法师是否是持菩提心的大乘菩萨。如果是菩萨,那菩萨的差别也很大,究竟智慧到什么程度、方便到什么程度?这个决定了度化众生的效果如何。 那弟子认为日常法师从一生清苦的行持以及悲心愿力的强大来看,应该已发菩提心并且也未退失。那智慧和方便部分倒是可能出现疏漏的。不过从他个人而言,菩提心未退,这一世修行等流也不错,应该还是在向上的通道。不过大乘这条路即使下一世仍然向上,也可能多世之后出现反复。对于学的人而言,能否感得更加具足方便和智慧并且悲心愿力强大的师长,这个和自己是有很大关系的。自己的业因造得如何?弟子相又如何?能不能感得好的师长?即便达摩祖师再来,又有几人能学得了祖师的法?所以日常法师经常说,首先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具器的弟子,否则师父位次再高也没用。弟子觉得日常法师这一生的示现就是告诉大家这个。日常法师走的时候也可能又给大家留个题目,考考大家弟子相如何,具不具慧,希求不希求,信心有没有。绝大多数人道前基础最开始这一关都过不去。

2、《广论》。宗大师一直被认为是文殊菩萨化身,已经数百年过去了,可曾有人见到佛菩萨并且告知这个不是真的?数百年来祖师大德见到佛菩萨现身的似乎也有过吧?有没有哪个祖师大德说佛菩萨告诉他《广论》有问题、宗大师有问题?这样的说法有没有呢?

以上是弟子愚见,错误之处请您指正。

贤佳】您说“弟子认为日常法师从一生清苦的行持以及悲心愿力的强大来看,应该已发菩提心并且也未退失”,这种判断方法出自哪里?耶稣一生清苦行持且有强大“悲心愿力”,乃至为大众赎罪而甘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是否应该已发菩提心且可能胜过日常法师?

您所说认定宗大师没问题的这种依据出自哪里?《广论》中有说这么认定善知识吗?

居士】都属于观察吧,善知识十德相里也有。宗大师的修证,教理等也是有记载的。您觉得该如何判断呢?还是谁都不值得相信,谁都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贤佳】善知识十德相里有说“清苦”吗?有说“佛菩萨认定”吗?“觉得该如何判断呢?”可依善知识十德相判断,首先是戒。

居士】您觉得什么样的才算是善知识呢?历史上哪位高僧是您认可的善知识?现在佛教界有谁是您觉得值得接近学习的呢?

日常法师持戒不行吗?经常犯戒还是破戒了呢?宗大师呢?

贤佳】符合善知识十德相的便是善知识,最低有基本正见、敬戒持戒便可作为善知识。释迦牟尼佛、弥勒菩萨、龙树菩萨、无着菩萨、智者大师、道宣律师等等都是我认可的善知识。现在佛教界敬戒持戒者都值得亲近。

日常法师持戒如何,可参阅文章《评论:师父临终的遭遇(福智新闻网)》(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11/01/shifu-linzong/),并可参看《谁毁佛制?罪在日常!》(https://m.weibo.cn/6764508276/4310977384039750)。

宗大师持戒情况可参阅文章《宗喀巴法师亲说:出家比丘,最好与女性发生实质性关系来完成灌顶》(https://mp.weixin.qq.com/s/0fN7-j3_POy1MnVh3lCSYQ)、《宗喀巴法师:比丘把女性身体观想为空,就可发生性关系》(https://mp.weixin.qq.com/s/Oft07lxb4ZQt2joEvVU7zg)、《宗喀巴法师的硬伤:男女性行为中证空性,无论析空体空,全都说不通!》(https://mp.weixin.qq.com/s/x-xPl0l3y5R6XhbwQRHqWA)、《关于宗喀巴的事,给汉传諸护法一个交代:破见,胜过破戒》(https://mp.weixin.qq.com/s/9cJ6wH3_0oteGVQzH_bcSg),并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0)·(一)》(http://www.mzhy.org/20181220-2/)。

居士】日常法师一生持戒精严,就因为临终因病用了“药石”就算犯戒了吗?没有开缘吗?接触女性身体是他主动的吗?

宗大师属于密宗,密宗究竟是什么内涵,门外的人怕是很难知晓门内是什么情况。关于密宗,至今佛教界也没有定论。没有了知一切的智慧,未能通达一切圣教无违,为避免谤法,慎重起见,不做妄议。弟子觉得若是与密宗不相应,大可以不去学。

贤佳】日常法师临终非时吃包子犯戒,不入开缘。金女士那样大方抓他的手,岂是一日亲近之功?日常法师让比丘弟子与女众行淫,自己即犯粗罪。

学诚法师曾被宣传为“持戒精严”“戒珠朗润”,而日常法师也倡导妄语,其弟子奉行妄语,怎知其“一生持戒精严”?持戒精严岂会那样痛苦死相?岂会让俗女领导比丘僧团而大坏律制、大引后患?

您既然不了解藏密,怎么知道对其批评不对呢?何以“妄议”呢?《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夹带藏密思想,且导引崇敬藏密,您学《广论》即已熏习藏密了,岂是“大可以不去学”?

居士】目前全国各地学习《广论》的寺院很多,佛学院也很多,您觉得这些寺院和佛学院都是在传播邪法吗?这些人都属于邪教组织人员吗?

贤佳】《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问题没有《密宗道次第广论》那么严重,含带相似法,本身可不算邪法(但会导引趣向男女双修等藏密邪法),且没有严重邪行就不算邪教组织,但潜害大,宜应明辨而遏制。

居士】如何遏制?佛学院取缔这门课程?

贤佳】不必完全取缔,可以作为研究课程,讲明其偏差问题,不作为正典基础课来学习、宣扬。

居士】有佛学院这样做吗?

贤佳】不知道。

居士】为什么那些佛学院没有如您所说那样做?

贤佳】不了解藏密的根本邪恶,不认识《广论》的偏差隐患。

 

 

(十四)

居士】1、如果自己在家受八关斋戒的话,犯戒后怎么忏悔呢?

2、xc公开在《法音》杂志上的文章,大部分不是他写的,而且公开发表需要很谨慎,是不是能够作为学习的参考呢?

贤佳】1.如果是误犯的,可对佛像自责心忏悔。如果是不知戒相或放逸而故意犯的,应找其他同样受持八关斋戒且该条戒清净的居士或法师,按忏悔的作法仪轨作忏悔。附件《居士戒罪判罪及忏悔法(依南山律)》《居士戒罪忏悔仪轨及答疑(依南山律)》《居士五戒、八关斋戒、菩萨戒忏悔简轨》(https://pan.baidu.com/s/1iepNboDGISuga2c_hO-s9A 提取码:29ga)供参考使用。

2.是的。

 

(十五)

居士】(《“微信之父”张小龙:我没去过龙泉寺!》https://mp.weixin.qq.com/s/NdrCsL6TDmDhQm6xnhX0SA

张小龙打脸龙泉寺:可能很多人都听过这个故事,当时我写了一封邮件给Pony,开启了微信这个项目。这个事情是真实的,但是也有很多不真实的传说,比如去过某某寺庙:)

贤佳】又揭破虚妄。

居士】以前龙泉寺多少神奇啊!凡事对自己好的都受用,任由谎言蔓延。现在好了,落幕了。

贤佳】“不实之誉,非君子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