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5)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5

(一)

居士】感受如下:

其一,当今法治社会,以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与视角,来审视、探究、追责藏密双修法所直接导致或间接引起的社会丑闻事件,其实是在拯救藏密。如果一种宗教形式或文化,不顾当前世界大局,无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导向,不尊重社会伦理道德及法律规范,那么其存在将是危险的。

其二,如今,《密广》已然公开,“秘藏”的时代不复存在。敬请诸位藏密教界领袖以及穿着汉传僧衣而实修藏密的出家师父们,正视、反省及发声于目前日渐泛滥的“双修现象”,而非一味地逃避或拒绝。任何宗教的本土化历程,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若要健康发展、延绵不断,则须认准时代形势,与时俱进,应对当机,去伪存真。

其三,作为一种传承上千年的宗教形式或者地域文化,尊重藏密“善业方面”为人类文明作出的贡献,但同时迫切需要厘清藏密与大乘佛法的关系与界限,因为两者在教理、戒律以及历史成长的环境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出入,尤其“男女双修法”、“三昧耶戒”等与大乘经律背离严重,与汉地几千年的道德观念相去甚远。盲目的借鉴、融合与被动的“捆绑”、“误食”,以及教界内部的漠视或争议,对大乘佛法都是致命的打击,对广大佛教徒都是巨大的困惑。更何况还要面对教外各界人士、各种宗教信仰与文化流派的舆论和责难!

其四,讨论中关于虹化现象。修行人虹化是藏密的特色,即使是真的,也不能作为“成就”的证据。因为按照教理,佛法中所谓的“成就”,乃是指证悟本心本性,是超凡入圣,二乘(三藏教)达初果须陀洹方才预入圣者之流,四果阿罗汉才是名副其实的“无学圣者”,而界内菩萨(通教)到“已办地”、界外菩萨(别教)到“初地”以上,才算真圣者,才是真正的“大成就”。但判断这些成就的标准,绝非看舍报后身体是否缩小,或者有没有各种灵异现象的发生。因为类似身体变化的功夫,外道也可以修练,如《楞严经》中所讲的各种“仙”,都是很有功夫的修行人,活着就能变化身形,何况死后,但这并不是佛教的证果。

 

(二)

居士】末学通过阅读佛经,了解到磕大头确实没有依据,佛世时代顶礼佛陀也不是磕大头。法师能否请其他精研佛典的法师写一篇与佛典不一致的藏传仪轨?不管它是否来源于苯教,只需要证明无佛典依据。末学修藏密的师兄修曼扎供养。末学就觉得很奇怪。淘宝网上许多卖藏密修行所需法器、供品啥的,修曼扎需要购买很多东西的。烟供也是,需要买咒轮等等,但这些在佛典里可有依据?让信众修这些,信众也是需要花费很多钱的。也请研究一下藏密修的本尊是咋回事。甘露丸确实能增大,还能分离生出小丸子,这些能令见者相信是“功德增上”,但有佛典依据吗?还是其他原因?普通人最易相信这些了。

贤佳】一位研究佛教文献的居士说:

关于仪轨之事,在佛教,也包括任何宗教之中,都属于随时代、随地域变化较多的一个层面。因为就(体制化了的)宗教而言(具有民间宗教性质的当然是另外一回事儿),最核心的是教义、教理,其外层则是制度,再外是仪式与仪轨。从内到外,其保守性依次递减。换而言之,寻求磕大头、甘露丸等在佛典之中的依据在宗教研究上可能具有重要性,但就宗教信仰层面而言,则相对次要。

所以,虽然藏传密教的不少仪轨确实具有印度性,但往往只能追溯到约公元后的波罗王朝(公元七世纪之后),即使有佛经中的依据,也往往只是时代偏晚的纯密经典的依据,而无法向上追溯。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属于宗教学边缘性质的问题(对少数信仰者可能很重要),有时还是可以追溯到其一部份精神源头的。

以甘露丸为例,早在部派佛教时期,就曾经对佛陀的超世性发生过激烈争论(参巴利论书《论事》)。其中比如包括有争论佛陀的粪便是否也比世间上最香的香花还要香。这看起来很荒谬,但其实是将一个问题尖锐化地加以表达了。即如果承认佛陀具有超世性,则佛陀一切皆好,其最差的东西(粪便)也比世间最好的东西还要好(案达罗派与北道派就都有此主张)!这就是佛陀超世性的体现。而现在藏传达赖制甘露丸,也是将之与佛等身其观。我们汉传佛教比较理性,不会如此将世间修行人佛化,所以根本无法接受。但藏传确实比较特殊,我们可以不赞成,但要知道它是怎么来的。至于甘露丸能自己生出来,这其实与我们汉传佛教之中很多人认为舍利子自己能不断生发出来也是一样的。这属于信仰层面的东西,这本身很多并不能都以理性来衡量。

居士】对藏密仪轨的疑惑,主要是想追溯其是否来源于佛教,如果来源于他教,那非但无法带来佛法利益,恐怕还有不良后果。比如藏密说中阴身阶段来接引的是文物百尊,坛城亦供奉此百尊,如果这不是佛教,如果中阴身阶段真显现此百尊,请问会接引到哪里去?

信仰层面确实很玄妙。末学在修金刚萨垛期间,以前只是散乱地念念,并不观想。后来为消业障,跟随网络每天共修金刚萨垛百字明咒(每次念108遍,共修忏一个罪,比如邪淫),参加网络金刚萨垛法会,自己还修百字明咒观想,每天念金刚萨垛心咒,结果出现两个异常:

一、淫梦很多

末学读《地藏经》几百遍,知道邪淫果报,心连淫欲都不想缘,而且自觉心清净,且因年纪大了,激素本就下降,客观上很容易断淫欲。又不看电视小说,无染源,偶尔有点梦境,经过几次考验,最后梦里都能提起来不对境,这方面对自己非常满意。但修这个忏悔法门后,出现的情况令末学非常痛苦,明明在精进忏悔,全天基本修忏悔法门、静坐、念佛号,结果淫梦增多,令末学苦不堪言,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也很疑惑:明明在忏悔,不是吗?!怎么反倒不清净?后来偶尔在网上看到脱离藏密的人写的帖子,帖子说金刚萨垛其实是“双身佛”,藏密让修金刚萨垛忏悔其实是增加淫欲,不观想还好,观想就更糟。增加淫欲后,如果上师提双修是很容易接受的。末学按照五明佛学院对外的法本观想的,上面说观想甘露,末学理解是水,后来又看到说密法观想甘露有其他意思。因为网上所说与末学情况对应上了,遂弃修。

二、诡异事件

有一晚末学躺下,闭目合眼(未入睡),因侧躺下颌内收,过一会儿,看见被子从下往上起伏,有东西钻上来,末学是向右侧躺,它到末学左后背,开始吸,非常大的吸力。那个时候末学修密的师兄在修施身法,末学受《广论》影响要发菩提心,两者的影响末学就作意做个身布施,结果它非常贪婪,一直不停地吸,背剧痛,而且末学的左脸颊被吸得瘪下去了。末学害怕了,觉得它太贪婪了,就不想继续由它,就开始念佛号,摆脱了。整个过程,很清醒,我所见所觉所想都是在清醒状态下。为何闭眼能看见?当时不解,后来读《楞严经》知道见性不灭。末学那个时候都没想过藏密的法有问题,以为来的只是个有缘众生。后来有个老菩萨师兄说起她上师的弟子开什么门诊,每次给他打工的女孩子去时精神十足,没多久就变得非常憔悴,像被吸干了一样,她也觉得奇怪,她现在彻底脱离了。末学后来看到网络帖子说修藏密被吸精气,才怀疑自己当初是否也是修法问题,打通了什么通道或者变得有被吸精气的价值,才有那种东西来。所以末学现在就想:藏密让弟子修施身法,是施给谁了?让修本尊,修出来的是什么?养护法,养的又是什么?这些修法在佛教里有依据吗?

末学还只是为忏罪修了个金刚萨垛百字明咒(日常法师说忏罪之王),就已经这么诡异了,那那些信进去修的人呢?他们经历了什么?如果本身就有世间男女事或者好乐的,恐怕也觉察不到异常。五明佛学院宣扬金刚萨垛百字明咒是法王如意宝取的伏藏,说莲花生大师留下来的,与汉地众生有缘,看传喜法师制作的视频二、三遍就算得了传承就能修,为了给五浊恶世罪业深重的汉地众生消业特别开缘而把此密法公开了。

经过这个经历,末学当时还想密法不修了,修藏传净土吧,毕竟皈依了上师,虽然没有受三昧耶戒,怕造远离善知识的业,怕万一下金刚地狱。后来又从藏传净土回归汉传净土,是看到龙泉寺弟子兼修藏密师兄那种依师到不敢有丝毫怀疑(对学诚),感觉藏传的依师洗脑更厉害,完全不符合佛陀本怀(那时候有依法不依人的意识了),还有就是三宝和祖师大德加持的殊胜因缘,末学就发誓哪怕下金刚地狱也要回归汉传净土,就决心脱离了。当天晚上梦见很大的佛,以及其他瑞相,就踏实下来了。

仪轨仪式修法,如果非佛法,还是邪法、外道法,那对人的损害也是很大的,可怕的哪只有双修法呢?汉传的仪轨,比如顶礼,与南传只有一点点差别,就是翻掌,这个没有什么,也不增加负担。藏地高原,让人磕着大头去朝圣,如果真有佛法利益也罢,如果没有佛法利益在平原当锻炼身体也罢,可在高原,难道对人的健康有利?也有师兄分享吃甘露丸中招,明明没有淫欲心了,结果大起淫欲心,念了几年佛号才正常的。

如果不是自己的经历以及同修的经历,末学也不会如此坚定地反藏密。这些经历就是让人吃了暗亏却无处伸冤的。现在修汉传净土,现实与梦境都很清净,很踏实。

贤佳】一位在南传学修的法师来信说:

您转发的居士来信,有居士想了解藏传仪轨是否有佛典依据,这个问题的回复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因为涉及到“佛典”的定义,不同传承的“佛典”内容不同,这需要有关佛教史的知识。信中所列的磕大头、供曼扎、烟供、修本尊、甘露丸,其中“磕大头”算是礼敬佛陀的礼仪。在早期经典里,比如汉传《中阿含·阿梨吒经》记载“稽首佛足,却坐一面”、“一比丘受世尊教,即从坐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南传《中部·蛇喻经》记载“稽首世尊,坐于一面”。稽首,应该是汉传佛教的叩头、顶礼,在南传佛教地区通常也是跪在地上对佛像叩头三次。所以,“磕大头”应该是藏传把“叩头”的礼仪进行了发挥和夸张。至于供曼扎、烟供、修本尊、甘露丸,则完全是藏传特有的内容,在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的经典里没有这些内容。关于“甘露丸”,可以参考地藏论坛的帖子:《甘露丸大揭密以及现在正在兜售甘露丸的寺院,请大家勿上当》(http://www.bskk.vip/thread-341958-1-1.html)、《喇嘛们不敢面对的五个问题(一)甘露丸和双运》(http://www.bskk.vip/thread-2744412-1-1.html)。

居士】请问:“至于供曼扎、烟供、修本尊、甘露丸,则完全是藏传特有的内容,在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的经典里没有这些内容”?那藏传的特有内容又记载于它的什么经典?是佛教经典吗?比如修本尊,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0544673429741630,按照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的法义,它符合吗?《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南传教法以及南传止观的修法,它符合吗?藏传修气脉明点,按照南传阿毗达摩修法如何看待呢?

贤佳】那位在南传学修的法师回信如下:

在南传佛教的经典里,佛陀反对出家比丘修“火供”(又称“护摩”)。比如在南传《长部》第一经《梵网经》里记载:“诸比丘!凡夫如是赞叹如来:‘或有沙门、婆罗门,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依无益徒劳之横明(畜生)而过邪命生活。例如占卜手足之相、占前兆[吉凶]、占梦、占体[全身]相、占鼠所咬、火护摩、杓子护摩、谷皮护摩、糠护摩、米护摩、熟酥护摩、油护摩、口护摩、血护摩、肢节明、宅地明、刹帝利明、湿婆明、鬼神明、地明、蛇明、毒药明、蝎明、鼠明、鸟明、鸦明、命数豫言、防箭咒、解兽声法等。沙门瞿昙远离如是等任何无益徒劳之横明。’”《长部》第二经《沙门果经》里佛陀有讲相同的内容,并指出:“此亦为比丘戒之一份。”

按照南传佛教的经典(汉传佛教对应的是“四阿含”),比如上面引用的《沙门果经》,出家比丘所修的是“戒、定、慧”三学。戒学的内容,南传和汉传基本是一致的,只有在个别戒条的行持上略有差别。藏传在比丘戒之外还有密乘戒,情况变得有些复杂。据闻在密乘戒里,对“杀、盗、淫、妄”有不同的态度,我没有深入了解,就不方便评价了。

关于定学和慧学,南传主要依照巴利经典和阿毗达摩,代表性的有《大念处经》。定学总摄为“身、受、心、法”的“四念处”。具体的禅修方法在《清净道论》里有比较详细的描述,和南传阿毗达摩的内容是一致的。止禅方法分为:十种遍禅、十种不净观、三十二身分、四界差别观、入出息念、寂止随念、死随念、身至念、六随念、慈悲喜舍四梵住、食厌想、四种无色定。观禅主要是修三随观:无常随观、苦随观、无我随观。达到十种观智。所以,“供曼扎、烟供、修本尊、甘露丸”不符合南传止观的修法。

藏传修气脉明点,在上面列举的南传阿毗达摩止禅和观禅修法里,没有相似的内容。其应该是属于修定的范畴。印度从古至今盛行瑜伽修炼,里面有修气脉明点的内容。

 

(三)

贤佳】有位居士来信说:“五明佛学院确曾有天降舍利之传说,是在1996-98听到的样子(那时很多追求神通的汉人跑去,都不是为学佛而去)。当时我也对五明那边很不苟同。后来查出是一堆怪异信众(僧俗均有)所搞出来的把戏,与晋美彭措仁波切无关,也就安心些。到了我阅读到一些仁波切的著作,才了解他是正道行者,重业果,反神怪。”

对此您怎么看?您了解晋美彭措有反神怪吗?或者他有讲神怪、作神怪吗?

法师】据我看到的一些材料,晋美彭措说大妄语的事情有好几次,比如说自己是善财童子转世、认证索达吉这一生必能成佛,似乎还有让僧众必须称呼他为法王如意宝等,金刚萨垛的某个传承是他从意中取出的伏藏,还有他自己是念着文殊心咒降生等事情。

作神怪应该也是有的。比如五明佛学院公开宣传的一小段视频,是讲晋美彭措跳进青海的一个湖里,然后手里就拿着一个锦缎了,上面是莲花生授记的一个金刚萨埵忏悔法门,而且文中莲花生还特意说明此法在末法时代与汉地众生有大因缘。整个视频清晰度比较低,而且只有一小段,很不完整,应该是在作神怪。还有晋美彭措其他几次取伏藏,应该都是在作神怪。宁玛派伏藏这个事情颇为可疑,基本判断恐怕是宁玛派为了弥补自身经论的不足想出来的一个办法。

贤佳】我询问一位宁玛派居士,她回复说:“他没讲过神怪,他确实反对迷信神通的佛教徒。他的《不离》讲了很多!” 她提供了多张《不离》书中的内容截图,只有一处提到神通说:“现在,许多人往往真伪不辨,因而很难值遇真正的大善知识。对于具有智慧、守持净戒、却生活简朴的出家人,他们不仅不懂得尊重,反而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而对于信口开河、妄说神通的狡诈之徒,他们倒会倾佩有加。”只是反对别人“信口开河、妄说神通”,并非反对“真说”神通。

另一位居士说:“末学曾有十年时间痴迷藏教,那些年,各种舍利(世尊、天降、雪山等等名目)、甘露丸,各种法衣、圣物,手里多如牛毛。各种渠道来源,都说十分清净无染,加持力无限。后因感觉此类物品过多,反而障碍修行,所以都送出了。

“法王如意宝,没有接触,没看过太多相关书籍,不十分清楚,只知在汉地影响甚大。网上曾出现过一张照片,就是在大约1996年(印象不清)前后万僧法会上,其伸手抓住从天而降的一颗巨大舍利(https://pan.baidu.com/s/1NS7OVIK7QHqjHqZn5rK3ug 提取码:3p2j),因为此照片,其影响力迅速增大。我对其印象不佳,原因是网上曾流传一个录像,法王如意宝为众生开示,要在藏地亲手打开通往西方极乐世界大门,让众生亲眼看到西方极乐世界。这个录像我看过,当时我便和周围人断言:根本不可能,这只是胡说。结果,正如我料,根本没有可能。当时法王如意宝痛哭,说众生福德不足、业障深厚等等。给我的感觉是很会演戏。这个录像应该还可以找到。

“各种奇葩讲法,各种神通,在藏地多如牛毛。比如藏文是观世音菩萨发明,比如藏地很多开口说话的佛像,比如藏地有从地下自然涌出的佛像,比如藏地的树上可以直接长出梵文贝叶经,比如差不多稍有名望的喇嘛都是佛、菩萨、罗汉、尊者、空行等等的真实化身。

“我对此类话题极度反感。六合之外,存而不论,修行者不应关注神异,但是某些出家众喜欢用神异拉拢信众,比较迎合信众胃口,也是事实,也是众业所感。

“另关于著作一事,很多人的书都不是自己写的,这种事儿,您应该了解。书写得如何,和自身修持有时并不一致。比如叶曼先生生前讲课常涉及密宗,公开并无任何对其不良言论,但老人家私下对女士们讲:不要修密,不要被骗财骗色。可见,此类事件绝不是个案。”

又说:“未能找到相关视频,但有一文章记载了相关内容,其中记载与我所说有出入。也许是因为年代久远,我记错了:《法王如意宝的哭泣:未能开成伏藏门》(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bbda420102wf7i.html)。”

 

(四)

法师(宁玛派)】密法的要求是非常严谨的,最注重传承的。

贤佳】传承源头若有欺诳,怎么办?

法师】能做传承的上师,在藏地都是由上师认证的,而且也有经论的依据,一代一代传的,没有传是不可以修的。都要闭关几十年的。不像汉地,出家几年就去建庙当住持。现在汉地很乱,好多藏喇嘛懂一点汉语,就到汉地弘法,骗财,骗色。这是魔法现象。

贤佳】怎么确定传承源头没有欺诳呢?所谓授记、印证也可能欺诳。如果是欺诳,怎么办?好多喇嘛在汉地骗财、骗色,在藏、青、蒙等地区不骗财、骗色吗?

法师】藏地是要辩经的,真正修行的很多,没有修行是做不了上师的。如果有欺诳,随时都会被赶下去的。

贤佳】格西也有破戒欺诈的吧?懂经论,会辩经,怎能避免欺诳?

 

(五)

居士】《(西藏媒评)彻底认清十四世达赖宗教上的虚伪性》http://www.bskk.vip/thread-3076371-1-1.html

《德媒刊文《神圣的表象》揭达赖与美国中情局关系(转)》http://www.bskk.vip/thread-2753783-1-1.html

《索甲仁波切在法国骗财骗色纪实(法国Marianne日报)》http://www.bskk.vip/thread-2918148-1-1.html

《喇荣五明佛学院真的没有人搞双修吗?》

http://www.bskk.vip/thread-2628670-1-1.html

《喇嘛教洗脑术:三昧耶戒的基本目的是树立信徒对于上师的迷信,不准怀疑上师》

http://www.bskk.vip/thread-249658-1-1.html

《转贴凤凰博报:揭露并破斥藏密喇嘛教关于双身法的四大狡辩》

http://www.bskk.vip/thread-330480-1-1.html

《慎学藏密之一 ————穿“观察上师三年″的美丽谎言(一位出家师父学密的经历)》

http://www.bskk.vip/thread-3016873-1-1.html

《慎学藏密之二 ————恐怖的金刚地狱》

http://www.bskk.vip/thread-3016921-1-1.html

《慎学藏密之三 ————上师能代替三宝吗?》

http://www.bskk.vip/thread-3016973-1-1.html

《慎学藏密之四 ————藏地非法剃度知多少》

http://www.bskk.vip/thread-3017043-1-1.html

《慎学藏密之五 ————妄言密法高于显宗》

http://www.bskk.vip/thread-3017144-1-1.html

《慎学藏密之六 ————警惕“身口意供养上师″背后的欺骗》

http://www.bskk.vip/thread-3017514-1-1.html

《不要做佛法中罪人——请注意诸如外道法混入佛法的像似正法,能令我圣教隐没!!!》

http://www.bskk.vip/thread-296712-1-1.html

《南怀瑾先生提醒信众,《广论》掺了水》

http://www.bskk.vip/thread-3078341-1-1.html

《北京龙泉寺正在悄悄的恢复广论学习》

http://www.bskk.vip/thread-3078209-1-1.html

论坛上有个师兄的回帖非常好,转帖过来:

“工作狂BWCX 2019-1-4 14:44   66楼

“广论班会恢复根本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凡是对洗脑精神控制作用有了解的都能想得到。……有一个网友用了一个词,精神鸦片,很贴切。法Lun功传出将近三十年了,取缔将近二十年,当年的老人死了,年轻的老了,蔓延活动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喇嘛教的精神控制和枷锁可比那个厉害呢。”

这篇文章写得不错:《论学诚事件为中国佛教指明了方向吗(转贴)》

http://www.bskk.vip/thread-3067462-1-1.html

 

(六)

居士】(《京城快讯|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增补8名委员》)会议表决决定,接受学诚、尹卫东请辞十三届市政协常委、委员。https://m.toutiaocdn.com/i6642482499672867342

最后的政治头衔。可见学诚各种头衔极多,哪有什么心思修学?

 

(七)

法师】事情无论真假,你还没完没了,你真是佛门败类。

贤佳】我认为我所做的是破邪显正、明辨是非而护教救人,所以坚持做,您从何认为不好呢?您认为该怎样护教救人呢?

法师】请你不要大言不惭以护教救人,而且作为你的借口。说心里话,对你这种一直把佛教推向深渊而且无止境恶意的伤害,已经不是学诚法师是否清白的问题了。

贤佳】您认为我诬陷学诚法师、政府构陷学诚法师吗?若学诚法师真的破重戒,您认为学诚法师不会堕落吗?任由极乐寺尼众受控制损害,佛法慈悲何在?这是不值得救护的吗?

另外学诚法师说相似法破坏律制,不是损害佛教吗?无关紧要吗?藏密男女双修法,您认为是佛法吗?不需辩破吗?

法师】我没有说学诚法师犯或是没犯,只是觉得事已至此,不是你我一直辩论能解决的事情。如果学真的犯,现在他也承受他应有的报应,至于如何处理,不是你贤佳说的算,自有国家来定论。如果学是冤枉的,那你就是中国佛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罪人。就算学真的犯了,你也是千古了。

贤佳】您说“自有国家来定论”,国家定论了您就相信吗?国宗局2018年8月23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您相信吗?

另外学诚法师讲的相似法、对律制的破坏,这方面的辨析、纠治,谁来做呢?佛教僧俗的困惑(问题的根源、佛教的出路、学修的正道等),还有社会人士的疑虑(是学诚法师个人问题还是佛教本身的问题,如何防止再出现类似的高层腐败等),谁来辨析化导?也都交给政府吗?

法师】自以为是 ,事已至此,怀疑你为僧的目的。

贤佳】怀疑我为僧的目的是怎样?

法师】本人经历,剃度恩师从未给予过法的滋养,出家目标也是道不同,除了对剃度恩师给予剃度恩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因缘。如此,我也未敢有半点谤师之孽缘。学诚法师如若真犯,他已承受他应该的。若是诽谤,他也承受应当给教界带来的伤害,谁叫是他亲徒带来的诽谤。这些也都不是我等所想要的。我们只想早日还佛门清净,而不是尔等一直借匡扶正义扰害我等无辜佛子。

贤佳】您为僧的目的是什么呢?学诚法师若是真犯,如果不举治,算是佛门清净吗?怎么还佛门清净呢?我怎么扰害您了呢?

法师】我不是说,真犯,他也承受了他应有的现世报,如果犯了国家法律,自有法律严惩处理。你们这些行为,扰害的是无辜的佛子,给佛教带来无比的伤害,无论是从佛法定义上还是世间情怀上。

贤佳】若不举治,国家法律会处理吗?我的行为如何伤害佛教呢?从世间情怀上,看到师长破戒作恶而难免来世长劫地狱重苦,默然不管,是念恩报恩吗?是佛法慈悲吗?

法师】不要以为众人皆醉唯你独醒,世出世间,包罗万象,如若(你等)真佛再来,请示现我等凡夫。

贤佳】我是凡夫,只是依戒法做本份事。依戒法要求,对破重戒比丘应该慈悲举治,对破坏佛制的相似法应该破斥。《大般涅槃经》说:“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如来先于异部经中说,有比丘蓄如是等非法之物,某甲国王如法治之,驱令还俗。’若有比丘能作如是师子吼时,有破戒者闻是语已,咸共瞋恚,害是法师。是说法者,设复命终,故名持戒自利利他。以是缘故,我听国王、群臣、宰相、诸优婆塞护说法人。若有欲得护正法者,当如是学。迦叶!如是破戒不护法者名秃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卷第三)

法师】《涅槃经》您读过几遍?

贤佳】南本、北本各读过一遍。

法师】您把佛经当做修行的智慧还是观过的依据呢?

贤佳】佛教徒应有观过的智慧,否则难以自利利人。《佛说大般泥洹经》说:“文殊师利说于佛前而说偈言:‘于他善随顺,不观作不作,但自观身行,谛视善不善。’‘如是,世尊说此正法亦复非为究竟之说。所以者何?众邪外道皆向泥犁,然佛世尊教诸弟子皆向泥洹若生天上,此则名为毁誉之说。如是种种不随顺说,云何世尊偈中说言于他善随顺?’尔时,佛告文殊师利:‘我所以说善随顺者,有因有缘。时阿阇世王害父王已,来诣我所,而问我言:“云何世尊为一切智、非一切智耶?若一切智者,提婆达多于百千生中于如来所常怀恶心,云何听使而得出家?”我即为彼而说此偈:“于他善随顺。”彼阿阇世王有害父罪而不自觉,如来欲使自省己过,令其罪轻,是故说言:“但自观身行,谛视善不善。”汝今云何见不随顺?若有持戒、修习慈心而观彼过,是则诸佛如来之法。欲令己身及诸众生悉皆安乐,是以应观他作不作,己身亦然,常作是观,是我弟子。’”(卷第六)

 

(八)

居士(龙泉寺义工)】六祖有他做事的因缘,其他的人也有其他人做事的因缘,刚出家的小沙弥不做点事积攒些在道场修行的资粮,一来就想修大法,哪来的福报让其他人伺候着修行?

您列举了这么多“标准答案”,您发现了没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还有很多您没列出来呢,还有250条戒呢,哪个可以用来当作标准答案解决所有问题?缘起无常啊,用哪个标准答案可以解决?

佛学和学佛两者的区别要分清啊,陷到文字相里的是佛学,学者型的人容易把那些文字当成佛法标准答案。指月,别把指当成月了。您说呢?

贤佳】“做点事积攒些在道场修行的资粮”是可以的、必要的,但将做事作为修行重心而置顶高倡,背弃传统戒定慧学修,是佛法正道吗?比丘(比丘尼)与沙弥(沙弥尼)的修行有何差别?沙弥(沙弥尼)与义工的修行有何差别?

关于标准答案和指月,如您所说道理,您何以定执依师、观功念恩、隐恶扬善呢?

居士】“止的修行有很多办法,但是各宗各派从来没有做事情这个方法,道理上也说不通。”之前关于做事情的讨论是因为这句话,那位法师把做事情和修止联系起来以证明修行人做事情是错误的。

关于标准答案也可以拿这个来说,“做点事积攒些在道场修行的资粮是可以的、必要的”,在这个语境缘起下,做事情是对的吧?那是否意味“做事情”是标准答案呢?当然不是,修止观时就不行。

再拿您提到的观功念恩来说,弟子犯了错误时,假如师父对弟子修观功念恩,原谅了弟子的过错,不管弟子犯了多少过错都用这个法门,是否可以呢?那观功念恩还是标准答案吗?

再拿依师来说,除佛之外的善知识并非十全十美,假设善知识犯错,是否要照办呢?错,《广论》里也反对照办。那这个时候依师还是标准答案吗?

在不同的缘起下适用不同的法,正如慈心是嗔心的对治法,布施是贪心的对治法,可是用慈心去对治贪心就有问题了。那慈心是标准答案吗?

法是看缘起的,语言辩论也有其局限性,就如您很多回复里,其实都是利用这些局限性进行辩论。比如您刚说的做事,在这个缘起下适用,换个缘起就不行了。您经常用这个标准答案的思路来要求辩论方,当辩论方说做事时,您就说做事不可以当成修行的全部。

还有一句:“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法尚应舍!“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您还要继续找标准答案吗?

贤佳】那位法师是说以做事为宗而不按传统息事修行是不能成就“止”的,您牵扯到泛泛做事的意义和必要。您认为龙泉寺、极乐寺做事为主的“修行”能成就“止”吗?

您说“佛法没什么标准答案”,这不是标准答案吗?什么时候不成立吗?

居士】真是对牛弹琴!您就用这个标准答案去修行吧!

 

(九)

居士】我现在有点糊涂,想请教:什么是消业障?因为我在寺(龙泉寺)里被人欺辱,有的师兄说这是“因果”、“消业障”等等。以此类推,凭恃“消业障”法门,是否欺辱他人变成帮对方消业,成为善行?那为什么在世间,放火、抢劫等罪行要受法律制裁,这不是也是帮对方消业障吗?

贤佳】佛法以慈悲为首,而非以“业障”责人、轻人。欺辱他人,往往引发他人的苦恼,小消往业而大增新业,且自己也造恶业,是无智无慈。他们所说是相似法,错解、错用佛法。

居士】感谢法师!这确实引发我很大苦恼。有一次,我遇到“境界”,思维自己的业障(回顾了自己在世间的各种业障),心情很不好,住在农家院,饭也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躺着,甚至觉得我这样业障深的人活在世上是不是多余的。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才走出来。

贤佳】宜多读佛经,避免轻易被他人说的相似法迷误、干扰。

居士】以前上课说到:依师先依僧,依僧先依友。现在想想,身边的同行善友有时未必是对的。当时我是以依友的心态来相信同行,但其实这种业障说法给我带来了大苦恼,以后不能盲目依友了。

贤佳】是的!应正皈依法,以戒为师,人(师友)只是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