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讨论类编12:佛教学修

交流讨论类编12:佛教学修(2018年)

(20201216整理)

次类:一、佛教基本知识;二、佛教现状省思;三、汉传佛教学修;四、南北教法讨论;五、依法优于依人。

  • 佛教基本知识

(一)

居士】从学诚事件爆发后,信众的心也是纷纷扰扰。近日有缘参访了一位住在北京深山修行的居士ZWZ老师,虽然老人是个居士,但是每次参访都获益匪浅。说起此次事件,老人认为这件事是个好事,修行要注重实修,要往道上缘。老人提到学佛小组的问题也是态度明确,认为这本身就是错误的做法,所谓的讲师怎么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能带领大家一起学修佛法,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同时提到学佛修行要注重实修,如何实修,要做定课(念经),念经就是收念头,时刻提醒自己“我是谁”等。听完之后,非常相应。

事后,刚好在群里遇见曾经学佛小组一个师兄,也是讲师班的,他看见我转发龙泉寺事件真相的文章后,内心非常困扰,私信问我:他究竟要不要学佛?怎么学佛?要不要师父指导?自己看书能否学好佛法?以及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师父等,师父的话究竟要不要听?

我按照自己想法分享给这位师兄。我觉得学佛最好从巴利三藏的相应部,也就是对应的《杂阿含经》开始,这个是最早集结的,也属于最可靠的一部分。都是对话式的,通俗易懂,逻辑性很一致,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神话,都是实际操作的技巧等。但还是没法为师兄解答疑惑。他说很多师兄与他一样都是糊涂人,应该拉拔和同情,而不是说把他们当作装睡的人。末学惭愧,才疏学浅,无法找出合适的说辞来帮助他,而像这样的师兄也不在少数。国家给出答案,他们怀疑国家的公信力;有了事实真相,他们怀疑这是污蔑造假;或者说是再等等看,说有些案子是几十年后才真相大白;或者说等到国家拿出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才能相信这是事实。因每个人对学修佛法的理解层次高低不同,大家在知见上产生歧义也理解,怕的是这样长期困扰下去,真的是断了自己的法身慧命。其次是包括我自己也会有经文上的困惑,这些困惑如果仅仅依靠网络查询也是不究竟的。包括我个人对地狱观以及超度的说法也是心生存疑。记得之前看资料,地狱观也是从无到有出现的。我国在汉代才从佛教引入地狱观,形成“阴曹地府”的体系。而在这之前,大家都是死后通过九泉之路,前往阴间,而阴间和阳间生活待遇一样,而不是像《地藏经》里说言阴森森的各种刑法,所以古人经常会说“含笑九泉”。由于轮回的版本有很多,每个版本对应不同的解脱体系,都在讲轮回,细节不一样。印度教提出梵我合一才能解脱,佛教提出涅槃,道教提出成仙。我是相信轮回的,但看完这些资料后,我也是满脑子困惑。请法师开示,如何厘清这些问题,给师兄一个解疑答惑;其次,我该如何看待地狱观及超度这些问题?

贤佳】同行的疑惑问题,在我以前分享的资料里有所解答,可以将以前资料转给他们参阅。

一些义理问题可以存疑,适当多读佛经,现代人的历史发展观多带牵强附会,仅供参考。关于六道轮回还可查阅参考现代西方科学界关于濒死体验、小孩前世记忆、深度前世催眠等方面的调查研究(https://pan.baidu.com/s/1woxHnKjEhc_7y8bXtLdxlw 提取码:00bb),另外可参阅史威登堡著的《我见过的灵界》(或译《灵界的真相》)(https://pan.baidu.com/s/1-IFfmZrZglTadOj1peFVvQ 提取码:87xx)。【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926)》·(九)】

 

(二)

居士】我读各个宗教典籍,发现犹太教的希伯来圣经里,有四大先知、十二小先知,预言了末世景象;基督教圣经最后一章叫《启示录》,描述了末日来临的情景;伊斯兰《古兰经》里,也记述了末世征兆;佛经我了解不多,但跟各位法师学习,也一直听大家说末法时代。如若此时已是各大宗教预言的末世、末法时代,法师认为,此时当做何事才好?

贤佳】诸行无常,末法过后必会有正法兴起。释迦牟尼佛的教法灭尽之后不久(几百万年),弥勒菩萨会降生成佛而大兴佛法。可以积极持戒修善,特别奉行十善,慈心不食肉,未来可在弥勒菩萨成佛时投生为人而得度化,或者勤恳念佛求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现世不贪恋名利五欲,积极学法行善,弘护正法,培福养慧,自利利人。

居士】那各大宗教预言就很相似了。基督教圣经上说,在人们认为灾难再也过不去的时候,灾难就过去了,耶稣再来,会有新天新地;希伯来圣经说,弥赛亚降临,带以色列选民走出灾祸;伊斯兰《古兰经》说,尔撒降生,带穆斯林弘扬真主的道理;佛经说弥勒菩萨降生,大兴佛法。那抛开不同的名字不谈,基本上各大宗教描述了一样的景象。

贤佳】弥勒菩萨成佛之后不久也会入灭,其教法也会灭尽,然后还有下一位菩萨降生成佛而大兴佛法。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居士】教法灭尽,就是说现在的佛法全都不学了,下一位菩萨会重新说法,重写佛经,是这样吗?

贤佳】是的,经书不存,佛教灭尽,无人知佛学佛,乃至世界(地球乃至宇宙)毁灭,人种灭尽,转生天界或他方世界,待此世界重新生成(星系新生乃至宇宙爆炸重生),重有人类来生,渐渐文明演化,一生补处菩萨降生成佛而兴扬佛法。如此成、住、坏、空,循环往复。【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30)》·(九)】

 

(三)

居士】这个月以来我每天最享受的时间就是看您的邮件(之前是在微博“梦中幻影”处)。我一直认为亲亲相隐、组织内部相互包庇绝不是一个正信的组织的表现(我不懂佛法),因为一旦宗教团体成为法外之地,必然会招来非法之徒藏匿其中,整个组织只会进一步腐烂变质。

有几个问题是我一直没有想明白,想听听您的看法:

1.我们应该是以自己认为对对方好的方式去和他人相处,还是应该以对方认为对他好的方式呢?佛教讲普度众生,那么众生是否真的需要度呢?或者有的人真的在俗世过得很舒服,并没有发起出离心,刻意地去培养出离心到底对不对呢?

2.很多时候我们觉得今是而昨非,那么今天的“是”是真的“是”吗?会不会是明天更大的“非”的前行呢?这段时间我大概看了下精神控制有关的资料,发现很多精神控制前期都会让人觉得很舒服,有脱胎换骨之感,继而会遭遇极大的人格侮辱,让价值观和自我认知混乱从而实现控制。作为浑身恶习、希望改变自己的普通人,如何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3.佛教提倡不要太注重个人的名利,那么放下名利的同时如何防止被他人捡起,继而行恶呢?

贤佳】1.世俗安乐是无常坏苦,一般人处于颠倒迷惑(四颠倒),未来不离恶道之苦,现世也常求乐得苦,宜增长自己的智见,慈悲体谅他人,不执“我”见,不顺愚情,随缘化度。

2.宜多读圣贤书,开阔心胸见识,并随顺以戒为师,不攀赖他人怪力乱神。

3.以戒为师,则易识恶、防恶。

居士】1.您的回复我可以理解为首先要多读书,增长见闻树立正知正见,然后知行合一,执行自己的正见,最后因为诸行无常,缩减控制欲,才能更容易识恶防恶,与他人和谐相处吗?

2.关于您所说的求乐得苦,我认为相伴随的也有求乐得乐的情况,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快乐有时候是因为有痛苦才能感受到,如果把苦都灭了,这种快乐会不会太虚幻呢?我自己一直奉行一句话:“有勇气改变自己能改变的,有安宁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并且有智慧分辨二者的不同。”灭苦和接受痛苦是否矛盾呢?痛苦真的可以彻底灭掉吗?

贤佳】不仅诸行无常,还诸法无我。应学知苦谛,世乐非真,有漏皆苦。下面经典摘录资料供参阅:

《苦谛》(http://www.mzhy.org/20181214-3/)、《惑业苦·十二因缘》(http://www.mzhy.org/20181214-4/)、《四谛》(http://www.mzhy.org/20181214-5/)。 【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4)》·(十一)】

 

  • 佛教现状省思

(一)

居士】很多人信佛,不是真信,而是因为信佛能给他带来很多利益。比如名誉、安全感、亲密感,或者躲避一般社会的人际关系,或者只是混口饭吃。对于怀着这些目的信佛的人,佛法怎么看?

贤佳】佛门广大,慈悲接引,但应教育(他人教育或自我教育)改变,信解轮回、四谛、菩提安乐等,超越物欲俗情。在末法时代,此种心行容易被名利善诈者利用,招揽为信徒、附庸、党护者,壮大势力,伪法乱教,乃至害人乱世,演成邪教,是应特别注意省察避免。【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930)》·(十一)】

 

(二)

居士】就像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自己家庭的烙印一样,每一个社会组织也是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一个小的缩影。寺院也不例外。当权利没有有效监督时,人是很容易犯错误的,特别是与时代紧密同步的掌权者有这样职务的便利。我工作这些年,换几波领导,工作作风大同小异。难道为了活好,我也要和他们一样吗?我选择了安静地做自己。【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930)》·(十二)】

 

(三)

居士】这些天,我有以下思考:

(一)关于佛教信仰,很少有人真正认识佛及佛所说的法,或是排斥,或是盲信,少有探究,今生是否与佛有缘,应该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我家人信佛,我从小知道佛,那时经常会梦见满天的佛。有一次在家看到漫画版的《法句经》,读的过程中慢慢对佛法产生了兴趣,开始真正地走近了佛法。之后这些年里,我经常带父母去佛教圣地拜佛,也有意地接触过几位出家人。我喜欢寺院的环境,晨钟暮鼓的生活,于是有了出家的想法,可是出家没那么容易。这些年,我深陷于社会,看到世间万象,明白了红尘是苦的,更坚定了我出家修行的人生方向。在生命过程中,不善思考就容易依附别人,就如民间信仰,你需要一个神来支配你,神就会出现在你身边,老实听话,安定和谐,管他对与错呢。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需要勤学苦练、扎实的基础。那么学什么,方向要正确,与你的人生目标要相应,就是你信什么,应该信乐离苦。

(二)关于事件,我想应该是五浊恶世结的果吧。错误与烦恼如影随行,因果不虚,佛与魔就是我们自己。认识错就要改之,根除错误。修行本身就是修正错误的行语意,没什么可害羞的、可遮掩的。出家人只需要慈悲,其他均可以放下,简单朴素的生活更有助于修行。【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8)》·(十一)】

 

(四)

居士】看着那么多不同的观点,我在想:辩驳双方至少应该有一方是不正确的吧?也或者双方都不正确吧?没有人能把三藏十二部看遍,都只是执于自己所看所解的冰山的那个角。也许到成佛时回观来时路,会看到自己曾经还有过这样的经历,因为这样的经历障碍又多轮回了几生。佛菩萨无时无处不在,看着众生如此这般,会是什么感受呢?也许只有佛国是真正清净和合的吧?也许真正正确的只有在佛国听佛菩萨亲口说的吧?也许真理只有一种吧?告诉自己:不管那么多不解了,只管念佛吧!期待临终时可以“悲欣交集”——悲,因为等得太久了;欣,因为终于等到了。

贤佳】伪滥众多,难以明辨,常怀惭愧,求生净土。【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4)》·(十二)】

 

(五)

居士】(20181110交流讨论资料)第一位居士的话也深契弟子之心,弟子从研阅经论和自身经历得出的对佛教现状的认识与其一致。

现今正值中美(东西方)交替全面对抗的关键时期,未来我们无论自身发展、平衡文化方面的支撑,还是要向整个世界宣传优秀的传统文化给人类指明出路,这两个方面佛教都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希望今年的契机能够转向佛教的一次革弊树本,那样的话就真的是“众生欢喜佛欢喜,国土吉祥法吉祥”了。【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2)》·(一)】

 

(六)

居士】关于教界如何改革,我一直认为,佛教所存在的问题,在于邪知邪见流布。而这些邪知邪见,还不是别人传出来的,全是佛教内的这些“大德”说的。

如佛所说,要想讨伐“盗贼”,先要知道“盗贼”所在。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唐末“三武一宗”以来典籍散失,一直到杨仁山取回藏经为止,这期间,即使有心之人也很难阅读藏经全貌,以至于盲人摸象,邪见频出。弟子不能依靠佛经,只能以论书入门,读那些小菩萨的见解,比如月称之类,不入流的观点。甚至“祖师”随口所说,都执着为有趣、奉为圭璧。杨仁山之后,一直到现在,又经历了庙产兴学、文革、旅游等诸多事件。

私以为,有如下举措,可以振兴佛法:

1.倡导居士学律。这是第一关键之处。从弘一法师那时候就弘律艰难,又有邪知邪见说什么居士不可读律。《郁迦长者经》明文,居士应该努力学习出家戒律。任何世间的组织要想发展,弘扬自己的法律法规、宗教戒律,都是第一关键,佛教竟然自废武功,实在是奇葩得很。

2.读经!回到经典!而且只读那些方等经典,三时教法的第三时教法,无上无容。读论,只读大菩萨和阿罗汉造的论,小菩萨的论还是省点精力的好。

3.佛教大学教育的内容,应该以因明、阿毗达摩、音义这些作为入门。这些才是“佛教基础知识”,而不是什么逸文、故事。 【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2)》·(二)】

 

(七)

居士】虽无次次回复,但都有看。通过三月余在微博与对方辩论和阅读大家交流讨论,内心五味杂陈!心酸大家遭遇此缘,恐惧人心善恶不分。

有人认为佛教现状有不堪的一面,但不乏也有好的一面。很多人都在为好的部分努力着,所以,佛教有明天。我相信佛菩萨会帮我们找到合适的因缘重燃希望!【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4)》·(二)】

 

(八)

居士】汪洋的这篇报道,非常清晰地表明了官方的态度。佛教即将迎来大机遇和大发展!这是毋庸置疑之事。但是问题出在,佛教界自己是否做好了准备?我看是很没做好的。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支柱,一般认为是有儒释道三教。道教实在太弱了,就算唐元两朝立为国教,也没啥发展,所以佛教应当仁不让。

如何将佛教发展下去的关键点在于如何作出适应现代社会的阐释,如何稳定社会、安顿人心。这既符合佛陀本意,又符合社会和官方的期待。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深入经藏、深具悲心、具足正见才可以。

传统汉传佛教,有很多问题,需要发起新的改革,回归佛陀本怀,必然成就无量功德。汉传佛教的本质,唯有禅和唯识,这是历史的选择。民国太虚、巨赞法师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既有很有意义的参考,也有值得思考之处。今天站在前人肩上,必将有更进一步的思考。【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0)》·(一)】

 

(九)

居士】《【名僧淫毒趴】包庇同门 名住持:吸毒做爱是成佛之路》

看来,佛教内部,相互地护着,甚至包庇,都是惯性的。

贤佳】俗语“家丑不可外扬”,但不应知家丑而不内部谏治,若纵容滋长则难免败露。既已败露,宜应公正认过,顺此外缘严厉纠治,否则是显不正见、不正直,极重名利,全体腐烂,更失名望,是为不仁不智,极大愚痴。这也是长久以来不学经教、戒行松滥、浮华欺诳的恶果。

居士】我也认同。内地的环境更加不同,且很多事情更加隐蔽,有我们传统的思维,再加上断章取义对佛法的理解。

“我们不能以偏概全,抓住一个明显错误的说法,把它放大到整个佛教界的态度是不对的。静下心来,就能听到无声本身也是种更大的声音,要观照到整体佛教界的默摈。佛法的内涵要求我们对境时更多的是反省自己,忏悔自己的共业。不熏习幻境的染污,不能误解成不出声就是认同包庇。”

基本学了佛都这样的说辞。

贤佳】涉及破重戒以及邪见破坏教法情况,不宜默然纵滋,尤其受了大戒的比丘,为佛教七众之首,有义务责任举治破重戒者及弘护梵行正法,否则是失责,亏负佛戒和信众供养,是有罪过的。除非涉及命难、梵行难等重大障难而不宜举说时,可以心不认可而言语暂时默然,则无罪过。

居士】您的这些说法,都是广读戒律方面的书籍得来的吗?确实很珍贵。

贤佳】从广读律典和佛经、祖论而有所了解、理解。

《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三:“世间有五种师,今皆现在:一者,戒不清净,自言戒净,其诸弟子如实知之,覆藏其过,以望利养;二者,邪命谄曲,自言正直,而诸弟子亦覆藏之;三者,所说不善,自言善说,而诸弟子叹以为善;四者,见不清净,自言清净,而诸弟子称言见净;五者,说非法律,言是法律,而诸弟子亦云是法。而不能使智者信受。目连!如来戒净,无有谄曲,言无不善,知见清净,所说是法,智者信受,不须弟子共相称覆。”

《菩萨善戒经》卷七:“有五事,实非菩萨假名菩萨,实非沙门假名沙门,非婆罗门假名婆罗门,不得菩萨戒,不中同止:一者,恶性;二者,护毁禁者;三者,不得禅定示得禅相;四者,邪命自活;五者,见有智者生嫉诽谤。有五事真名菩萨,真名沙门,真名婆罗门,得菩萨戒,得与同止:一者,善性调和;二者,治毁禁者;三者,实得禅定,不示禅相;四者,正命自活;五者,见有智者生欢喜心。”

《菩萨地持经》卷四:“应呵责者,呵责调伏。微过微犯者,以怜悯心软语呵责;中过中犯者,中语呵责;上过上犯,上语呵责。如呵责,折伏、罚黜亦復如是。软中过、软中犯,随时驱出,还令共住,为化犯戒及余人故,以爱益心,黜令出众。上过上犯者,不同住,不同食,乃至改悔亦不同住,以慈悯心故,不令彼人于佛法中多起罪过,亦为教诫余众生故。”

《菩萨地持经》卷五:“若菩萨观众生应以苦切之言方便利益,恐其忧恼而不为者,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非染污起。不犯者,观彼现在少所利益,多起忧恼。……若菩萨见众生造今世后世恶业,以嫌恨心不为正说,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若自无智,若无力,若使有力者说,若彼自有力,若彼自有善知识,若以方便令彼调伏,如前说;若为正说,于我增恨,若出恶言,若颠倒受,若无爱敬,若復彼人性弊龙悷。”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三:“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实有过恶行苾刍(注:比丘),恃白衣力或财宝力或多闻力或词辩力或弟子力,以如是等诸势力故,凌拒僧众、上坐苾刍持素怛缆及毘奈耶、摩怛理迦者,如法教诲皆不承顺,如是苾刍云何治罚?’佛言:‘优波离!上座苾刍持三藏者应和僧众,遣使告白国王、大臣,令助威力,然后如实依法治罚。’

“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彼有过恶行苾刍,以财宝力或多闻力或词辩力,或以种种巧方便力,令彼国王、大臣欢喜,皆住破戒非法朋中,容纵如是恶苾刍罪,不听如实依法治罚,尔时僧众应当云何?’佛言:‘优波离!若彼苾刍行无依行,于僧众中粗重罪相未彰露者,是时僧众应权舍置。若彼苾刍行无依行,于僧众中粗重罪相已彰露者,是时僧众应共和合依法驱摈令出佛法。优波离!譬如燕麦在麦田中,芽茎枝叶与麦相似,秽杂净麦,乃至彼草其穗未出,是时农夫应权舍置;穗既出已,是时农夫恐秽净麦,并根剪拔,弃于田外。行无依行破戒苾刍亦复如是,恃白衣等种种势力,住于僧中,威仪形相与僧相似,秽杂清众,乃至善神未相觉发,于僧众中粗重罪相未彰露者,是时僧众应权舍置。若诸善神已相觉发,于僧众中粗重罪相已彰露者,是时僧众应共和合依法驱摈令出佛法。优波离!譬如大海不宿死尸,我声闻僧诸弟子众亦复如是,不与破戒恶行苾刍死尸共住。’

“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彼破戒恶行苾刍,僧众和合共驱摈已,彼恶苾刍以财宝力或多闻力或词辩力,或以种种巧方便力,令彼国王、大臣欢喜,皆住破戒非法朋中,以威势力凌逼僧众,还令如是破戒苾刍与僧共住,尔时僧众当复云何?’佛言:‘优波离!尔时僧中有能悔愧持戒苾刍,为护戒故,不应瞋骂破戒苾刍,但应告白国王、大臣,或恐凌逼而不告白,应舍本居,别往余处。’”

陈朝慧思大师《法华经安乐行义》:“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亦复不得名声闻也。何以故?求世俗忍,不能护法,外虽似忍,纯行魔业。菩萨若修大慈大悲,具足忍辱,建立大乘及护众生,不得专执世俗忍也。何以故?若有菩萨将护恶人,不能治罚,令其长恶恼乱善人,败坏正法。此人实非,外现诈似,常作是言:‘我行忍辱!’其人命终与诸恶人俱堕地狱,是故不得名为忍辱。”【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4)》·(一)】

 

(十)

法师】台湾佛教界又曝重大丑闻:中国佛教会新任理事长净耀法师的徒弟开泓(29岁)被警察抓到吸毒、拍男男性爱视频,媒体抨击净耀宣传反毒,结果自己的徒弟吸毒却不管!!净耀还说政府没有规定任何一个寺院可以强迫出家人还俗。看来他要包庇他违法犯戒的宝贝徒弟到底,他的言论引起媒体强烈抨击!

贤佳】按戒律,破重戒者若不肯作学悔沙弥,就必须强迫还俗。

法师】净耀包庇他,你知道为什么要包庇他吗?有把柄在开泓手上,他怕开泓供他出来,所以现在尽量保开泓,也是保他自己!台湾这两天媒体报道很多。净耀和学诚一样以前一直没有丑闻,形象很好!男男性爱视频已经流出了。

贤佳】戒风糜烂,彻底揭露,彻底纠治。

法师】澳门今年死的健钊会长怎么死的,您知道吗?这些佛教领袖所干之破戒事情数之不尽啊!现在佛教怎么不衰败呢?所谓的领袖们全不干人事,正常人都不如,更别说像出家人样子了!!去年健钊丑闻曝光后不忏悔、不辞职,最后阎王让他提前离开了人间。

贤佳】长期严重破戒,败露了也不认错忏悔,一方面是由于强盛的名利五欲境缘和普遍的互相庇护风气,另一方面背后很可能有严重邪见。可能是男女双修、诛杀法等严重逆反佛戒而却被当作无上高法的邪见广泛传播,这些佛教界高位而“聪智”者自然了解乃至接触有关人法而受侵蚀,丧失对佛戒的敬重之心,并刺激对欲乐的攀求和暴虐手段的“开许”,以“大德”自居而攀附“高法”坦然行之,突破佛戒和世俗道德而不觉为非,不以为耻。

法师】言之有理!现在能守四大根本戒的比丘少之又少,比丘尼稍微好一点!

贤佳】高位者易接触邪法而受影响,并多受强盛境缘诱逼,易于潜行乃至公然纵欲破戒,一般低位者可能好一些。【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4)》·(四)】

 

(十一)

居士】可悲,下边一些新修的寺庙忙着为完善寺庙里的装修,到处求发心供养募捐,甚至连僧人的僧服都没有,可是看看一些条件好的寺庙里的僧人都干嘛了,不是贱淫妇女就是吸毒,这正中了古话“盛世和尚,乱世的道士”啊!

贤佳】经教不学,戒律不行,无心在道,自然乱象丛生。经过近来事缘,可能会有所警醒和纠治。【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6)》·(三)】

 

(十二)

居士】今天跟一个师兄通话,感触很多,可能写得比较乱。

我本人学的经典不多,比较零散,看了一些杂书而已,但都不系统。《广论》《百法》《师父早斋开示》等一次都没去小组听过。《广论》是看的文字版,看学诚讲的《百法》文字版看不下去,反倒是看了四遍广超法师讲的《百法》。从2011年至今,跟龙泉体系其实学得很少。现在想想,真的感谢我之前工作繁忙,而且到处跑,没被依师严重洗脑,也算幸运。

工作关系,我经常跑全国乃至国外各城市,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利用周末时间去当地知名寺院挂单住几天,每天跟着上早晚殿。这么多年,已经记不清去过多少寺院了。体会下来,还是龙泉寺管理相对严格。

现在想想,之前我之所以很相信龙泉寺和一些法师,其实不是在学习什么《广论》《百法》《师父早斋开示》,因为本来跟团体学得就很少,而是在参加法会时每次都被引领法师们的精进和持戒感动。印象深刻的有两次:

一次是拜《妙法莲华经》,一字一拜,当时是夏天,没有空调,我身体虚,怕热怕冷,磕一个小时头,衣服就湿透了,磕头也是七扭八歪的,其实很想放弃,但看到引领法师也是如此,那么瘦弱的身躯,整个后背和腋下全是汗,上午磕完头,下午大褂都结碱了,就觉得很感动,也很惭愧。

还有一次是参加斋天,我平时工作很累,睡眠少,一放假就参加法会,斋天那天早上,困得整个脑袋都是懵的,跪着都快睡着了,就晃了晃脑袋,想清醒下,结果看到禅兴法师跪在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纹丝不动,当下就很随喜赞叹了一下,然后瞬间就清醒了。

此后,对龙泉寺越来越信任,都是因为看到这些法师的点点滴滴,而且他们都说学诚是真的佛菩萨再来,在8月1号之前,我都是深信不疑的。收到媒体朋友发的《重大情况汇报》时,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龙泉寺、这样的学诚,很颠覆!

经过这4个多月的搜索材料,我发现佛教现状实在是太乱了,尤其是出家人。即便现在学诚已经被关起来,等待量刑,但僧人群体依旧对您和贤启法师的做法不认同。主要是说您两位这样做,对于持戒方面过于理想化和教条,不够灵活。

所以,当师兄今天跟我说,一些小庙的法师认为送茶叶给官员才能办事,此时必须犯戒,认为您和贤启法师都过于理想化时,我感觉很悲哀。就像此事刚爆发时,有比丘尼法师撰文,否定您举报信中关于式叉摩那尼戒的内容,跟给官员送茶叶的法师说法一致,都是认为时代在发展,戒律应该变通。对此,我完全不能认同他们的说法。其实,我看到太多佛教界的乱象,感觉全是源自不持戒。

再举个例子:去年还是前年,我记不清了,去一个邻居家作客,阿姨的妹妹是*省省法院民事庭庭长,刚退休。电话中亲口跟我说了一个女人想告JB法师骗钱骗色。阿姨的妹妹详细询问后,因为同情受害者,亲自帮忙撰写了起诉书,但最后,被*省委书记直接拦下,赔钱私了了。此后,每次看见JB在媒体批评佛教乱象,都觉得很讽刺。除了JB,还有中佛协副会长有太太、孩子。难道这不是从一点点小戒舍弃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吗?

佛教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您和贤启法师要求持戒,要求自清自律,却被内外夹击,说什么不能完全按照律制,要灵活变通,时代在发展。要变通、要舍戒,为什么还要出家?我认为他们就是在诡辩,但是不能引经据典批判,只能从逻辑和世间法的角度认为他们的观点出问题了。真不懂他们,完全无法理解。

无论怎样,都不能否定,学诚就是个披着僧衣的流氓,虚伪至极。留他在僧团,就是佛教界的耻辱,国家不处治才是对佛教的损害。

护法菩萨显灵,佛教界太需要抓个典型好好改一下乱象了。不只是我今天举的几个例子,而是发生这件事后,佛教界居然还不反省,还不思考,埋怨您二位严格持戒不变通,埋怨国家出面严管,这比学诚犯戒犯罪还可怕!他们毕竟是出家人,他们会把此类观点告诉更多弟子,我认为,这样是严重错误的!

我没读过很多经典,只是从世间法角度,谈下我的一些思考。其实,我很想说,您一定要坚持下去,我觉得僧团只要您在,就还有希望,不然我去过那么多寺院,看到那么多不持戒的比丘,这4个月调查,发现更多乱象,您要是再有什么,我真感觉佛教没希望了。我不是依人,但总觉得佛教现状很可怕,太可怕!

贤佳】娑婆世界末法时代自然是乱象丛生,但也是无常的,众生惑业抵不过佛菩萨愿智,渐渐必能佛法重兴、众生化度。我是惑业凡夫,心垢未除,持戒并非全净,只是怀持惭愧,尽力而为。有很多正见正行者,只是您未接触了解,佛菩萨也会待缘示现。我们宜应常念三宝,多读圣典,识知乱象,增长悲愿,随缘随力救治,种植福慧正因,回向自他往生净土。关于戒律滥变弃问题,可参阅以前分享的《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0)》·(五)】

 

  • 汉传佛教学修

(一)

居士】您能设计一套学修体系,供初学者按照次第来学习吗?或者录一些讲法开示的录音,供有心学佛之人按照正法学习。

贤佳】目前我无此德能,惭愧!在此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我建议持戒念佛求生净土,学修次第方法可参阅净土经典和净土宗祖师的著作。【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5)》·(十六)】

 

(二)

居士】错误如果不厘清、承当、反省、改过,那就是更大的错误。自执迷而欲醒世救人,实乃弥天之最大笑话!

此外,据在下观察,真正完整的修证次第和教理体系,其实在汉传佛教。其中天台、华严、唯识都有完备教法,尤其天台宗判教,最为严谨缜密,且传承至今未断(主要活跃在江浙沪一带)。智者大师判教息诤,曾平定佛教南三北七之乱象。所有性相差等、行布圆融,一切权实本迹、十如真相,都于天台三大部与五小部消释殆尽。而目前情况来看,却没有多少人重视,更没有多少人深入学习,致使《广论》流行遍世,斯弊久远!

万望在弘传戒律的同时,能够兼顾和扶持汉传教理体系的发扬!则甚幸也!【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4)》·(五)】

 

(三)

居士】此次讨论中某居士提到一些观点(“汉传佛教的本质,唯有禅和唯识,这是历史的选择”),在下还有点想法,请法师指正。

汉传佛教大乘八宗,禅、净、密、律,天台、华严、唯识、三论。禅,宗门教外别传,自不用说。其中净土,主要依天台教理为据。净土历代祖师都极为重视天台判教,九祖藕益大师“私淑天台”,其净土著述大都依仗天台教理阐释。十三祖印光大师提出净土祖庭办学宗旨,即“教宗天台,行归净土”的理念。

汉传密宗,依持松法师的《密教通关》,其东密判教依据是华严宗,而台密更是以天台宗教理为根本。

此外,虚云老和尚也有天台山学教理的经历,近代禅宗也十分重视天台宗的判教。

如果没有教下理路,汉传佛教就会被人视为“无修证次第、无行布圆融的八个山头”,因此导致《广论》等藏传教理盛行汉地。这是对汉传佛教最大的误解!

另外,不知律宗于教理依凭如何?是否也有律宗祖师对判教思想的重视?

贤佳】随喜思辨!律宗的判教,唐朝道宣律师依唯识宗义和《法华经》判教,宋朝元照律师依天台教理判教。【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2)》·(一)】

 

  • 南北教法讨论

居士】南传谈及北传的时候,直接态度是不承认大乘佛经,也不承认藏传啦,他们自称唯一的正法。末学到现在还没看到一篇完全满意的“大乘是佛说”的文章。但我相信大乘是佛说,这是过去世的等流以及三宝加持吧。

还有一个问题,南传对北传的戒律也有质疑,说传戒中断,比丘戒、比丘尼戒都如此啊,法师可有破斥之文分享?

整个事件自始到现在法师应是颇费心血,汉传佛教需要您承担使命的地方还很多,务必珍重!

贤佳】大乘是佛说,历史上辩论过,印象中无着菩萨的《显扬圣教论》有系统论证。简要来看,佛世时舍利弗尊者智慧第一,目犍连尊者神通第一,富楼那尊者说法第一,等等,说明大阿罗汉功德不等,且都不如佛,在小乘成阿罗汉法外必有更深广的成佛之法,大慈悲的佛陀不会吝法不说。另外南传佛教不说有他方世界,而古往今来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感应非常多,是不可否认的。

关于汉传比丘戒,我与南传法师辩论过,见附件(《与南传法师关于汉传得戒问题的辩论》)。

居士】关于末学为何能够相信大乘佛法,末学与法师分享一下亲历之事,也许能够作为感应佐证。

末学因学习《广论》的原因,也很自然的亲近藏传佛教,因有修密师兄接引,亦想去接大圆满法;后有缘体验了南传禅修,南传的引导亦让末学产生了大小乘之困惑。因为无法识别,怕谤法,亦不敢质疑任何宗派。这期间XC的事令末学很颠覆,觉得没有可信的修行之路,无法继续跟随LQ体系,又不知道哪条路是正确安全的,除大乘增上生,寺里也未有其他引导。在此背景下,就去朝圣。

1.朝圣峨眉山时,到达当日住宿比丘尼道场伏虎寺,夜梦,具体情形都不记得,就记住一个反复重复的信息:“普贤菩萨广弘《普贤行愿品》,是为接引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梦醒后,因不知道普贤菩萨与西方极乐世界有何关系,对此信息亦存疑。后来在金顶念诵《普贤行愿品》,才有所明白;再到万年寺,看到介绍说普贤菩萨是娑婆世界的净宗初祖,完全明白了。故而知道此梦应是三宝加持。

2.朝圣五台山,去普寿寺参访,早课后去拜通愿老法师的舍利子,那时候对老法师不了解,就知道是如瑞法师的师父。看到舍利子的那一刹那,有股力量直击心轮部位并弥漫开来,当时我就懵了,因为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后来再了解通愿老法师的生平,知道她持戒精严、功德无量,圆寂后留下舍利6000(也有说上万的)。我的想法是,舍利都有如此大的力量,老法师她的修证得有多么不同寻常!再了解普寿寺引导的解脱路径,“持戒念佛—华严境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更觉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真实可信的。

3.因为因缘,末学获得几颗佛脑舍利,是原来的还是增生的不得而知。那时候正是末学知道XC之事,整个人都无法平静之时,引发业力爆发,随时觉得自己会爆炸,最严重时拜忏也跪不下去,心像要分崩离析一样,个中苦楚难描绘。因为想将佛舍利结缘给同行,拿出来时手碰到了,舍利的蓝色瞬间褪掉,晶莹剔透变成暗灰。末学当时也傻掉了,也只能理解业障太重。后来随着修行,舍利虽然颜色没变回来,倒是晶莹剔透了。末学在此事件中,是支持二位法师的,但因被骂欺师灭祖,压力大的时候,想知道自己是否做得对,又咬牙祈求后去摸了另一颗黄色的舍利,没有变色。

以上是末学亲历之事,对末学坚定对三宝的信心以及解脱道路的确定至关重要,后来学习了印祖文钞、莲池大师的《竹窗随笔》,对于往生净土就没有疑惑了。关于舍利,末学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大乘佛法是佛说的证据。因为佛陀涅槃后示现了荼毗,留下的舍利被各处建塔纪念。佛陀在因地发五百大愿时,对舍利的描述,舍利是有特殊意义的。汉地祖师大德,按照大乘佛法的修行,圆寂荼毗后都能烧出舍利,这是符合佛陀示现的情形的。舍利是任何人都否定不了的(除非有人弄假舍利),但藏传、南传大德是否也有荼毗并留下舍利以证明修证功德的例子,末学没有了解过。结合末学亲历,末学认为舍利当是很重要的证据。

以上所述真实无误,但他人未必能信,分享与法师,供法师参考!【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6)》·(六)】

 

附:与南传法师关于汉传得戒问题的辩论

(20171223)

南传法师】一个小问题请教您:北传现在三坛大戒仪轨是见月律师制定的,见月传承于三昧寂光,三昧传于古心如馨,古心传于文殊菩萨,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你们其实不是释迦佛的戒子,而是文殊菩萨的戒子。

贤佳】不能简单这样说。

仪轨由见月律师编制,并非其他僧人依此仪轨传戒而戒子就是见月律师的戒子。按律受戒者得戒于现前僧团及戒和尚,而他们的戒由释迦牟尼佛而来。见月律师编制的三坛大戒仪轨中授戒缘成、白四羯磨等是承袭道宣律师的《随机羯磨》,而道宣律师的《随机羯磨》是摘编自律藏(《四分律》),受行的戒相条文也是本于律藏。

另外,在娑婆世界,一期佛化是一佛独尊,文殊菩萨本身也要禀遵释迦牟尼佛的戒法。古心律师从文殊菩萨受戒,受的仍然是释迦牟尼佛的戒法,是释迦牟尼佛的戒子。并非文殊菩萨另有戒法授予古心律师。如同现今上座部授戒,受戒者从先前僧团及戒师得戒,不能说就是现前这些僧人的戒子而不是释迦牟尼佛的戒子。

您看这样看待是否更合理?

南传法师】问题是据称古心时代已经没有现前清净僧团,这从蕅益、永觉、汉月、云栖等大德的传记中也得以证明。始于北宋的潭柘寺戒坛和杭州的昭庆寺戒坛南北二大戒坛,因其不如法的授戒方式在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诏禁。古心因发现自己不能成为比丘而决议朝礼五台求戒,他自称在五台得文殊摩顶授戒,其实亦无旁人可以佐证,回来后即以在佛菩萨现前得上品戒为由广开戒坛传戒。照理讲他回来后也不可能再同时找到另外五位清净比丘,那么他传的第一批戒子应该仅从其一个人得戒。不知道这样理解对不对。

贤佳】不能简单这样说。清净的标准有多种,小罪都未犯(或犯而忏净)是高标准清净,粗重罪(前二篇罪及偷兰遮罪)未犯是低标准清净。按律,一般对首忏罪须找清净者作法,不清净者不能受人忏罪,就我了解,上座部忏罪是依低标准清净找清净比库忏悔的,即求忏者找不犯同分罪者忏悔,并不要求受忏者其他小罪也清净。而授戒是成善之法,不是除罪之法,传戒者最好是高标准清净,但律本身要求,低标准清净也不妨碍传戒和受戒者得戒(律中说犯僧残罪者行别住期间可暂停别住法而给人授戒)。乃至戒和尚犯了初篇重罪,受戒者不知或者虽然知道而认为不碍自己得戒,那么受戒者能得戒。那些祖师大德都是高标准要求自己的,也感慨当时很多僧人不重视戒律乃至不学戒法,而有高标准严苛之言行以激励时世,并非说当时没有先前受戒得戒者,也并非说他们当时受戒就一定未得戒。

明朝嘉靖年间封戒坛,重要因缘是先前国库空虚而卖度牒,导致僧数大增且杂乱,逃兵、贼盗等混入僧中,而要控制僧数,另外皇帝本身偏重道教而想抑制佛教,故有封戒坛之举。前后四十多年,起初是封一处官寺戒坛,后增封戒坛,一些年后才封全国戒坛,并不妨碍此前得戒者活到戒坛解封后传戒。

传戒仪轨的核心文本《随机羯磨》及更源头的律藏是收在历代大藏经中的,没有失传。有些人不学知律法而滥传戒,但不能说就没有学知律法的人如法传戒。

 

  • 依法优于依人

(一)

法师致】《假如哪天爆出佛门大咖的丑闻,您还会信佛吗?》https://mp.weixin.qq.com/s/dCbtOFQz6-d98EQ1XtDL4w

贤佳】文章所说很好!感谢分享!

法师致】蒋*教授,对学诚的丑事似有耳闻,提前在其公众号为信众们作心理疏导了。

贤佳】感谢告知!随喜蒋教授的信智和用心!【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801)》·(二)】

 

(二)

居士】事情发生之后,给我们的解惑就是师父在了业,要么就是在背业,然后大家愈发地觉得善知识很慈悲,那一刻弟子也是这么说服自己的,但随后又被心里的另一个声音推翻,弟子太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那个弟子曾经发愿要生生世世追随的师父,真的会这样吗?接二连三的冲击,让弟子明白了,学佛要学佛陀的教法,不再盲目地将信心交托于某一人上,要真正依靠三宝。

贤佳】是的,娑婆世界末法时代伪滥众多,特应如此。

居士】您是如何看待背业一说的?

贤佳】牵强附会之说。自己作恶,实应是自作自受。自己清净无过,由特别愿力和共业因缘而一定程度受苦难,才谈得上背业。

居士】确实如此。从刚接触龙泉道场时就听说“师父背业”一说,弟子心里疑惑,若是如此,岂不违反了业果原理?内心很抵触这种说法。另外对于《广论》,弟子也是很难学得下去,更愿意去看佛经。

贤佳】宜多看传统佛经。【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906)》·(九)】

 

(三)

居士】师父说初学佛的人没法识别善知识,因此要找公认的善知识较妥。这点是跟《广论》不一致的,《广论》是“由是亲近知识之理分六:一、所依善知识之相;二、能依学者之相;三、彼应如何依师之理;四、依止胜利;五、未依过患;六、摄彼等义”。先是善知识十德相,要长期近距离观察。然后是弟子相,正住是不排他、不堕党类,具慧是要求具有依法判断善知识言行的能力。然后才是依师正行,要求“于具德前乃可施行,任于谁前不能随便授其鼻肉”。

寺里对刚来的人直接就要求实践依师正行,对于前两个次第所提甚少。而且要求不能观过,如果有所质疑的话,就判定为观过。若是放在前两个次第里,具慧部分却是要判别对错、明辨是非的。观过并不是说分不出是非善恶。

公认的善知识,这个公认很难把握。哪些人公认的?如果是大众的话,末法时期大众基本都是凭外相来判断,如外在的事业、地位等,根据《楞严经》所述,极易遭魔。

佛法讲信解行证,并不是单纯的盲信,信了还要证,要有证明、有依据。

关于找善知识,常师父讲的《射艺中之禅》里有讲,那个弟子是亲眼看见他师父射的那不可思议的一箭,所以才深信不疑。为什么僧团里在师父身边十多年,法师信不过师父呢?我想应该是没见过什么特别的迹象吧。那我们接触不到的人又知道些什么呢?

三皈依中真正的正皈依是法,依法判断才是正途。【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906)》·(十二)】

 

(四)

居士】关于下面这一段辨析,在下还有一点感悟分享,不知是否恰当。

“辨析:佛陀可以看到极其遥远隐蔽的因缘,针对不同众生给予特殊的法门去实践,但这不是一般的法师能做到的。在佛指导周利槃陀伽修行前,其他大阿罗汉弟子都不能帮助他开悟。周利槃陀成就的主要原因是在于碰到佛这么高量的老师,并不是他不认真去实践其他老师给他的教法。”

佛用无记化化禅,四悉普被,能否受益得度,要看众生善根福德因缘,并不在于佛是否能量大。佛世有多位众生,都是受佛的大弟子说法方获度化,机缘不同而已。同样,是否要依靠大力的导师,是否要分辨导师能量大小,并不是众生能否受佛法实益的关键。正是因为有很多人,抱着妄自分别,人云亦云,听名气、看学历、信亲近、认表相、由自己,才导致“名声越大,事业越大,能力越大”的错误判断,才导致个人崇拜的风行。所以,依法不依人,依教理不依己见,慎思明辩,方才是择师的关键吧?!

贤佳】很好!随喜思辨!“诸法因缘生”,《大智度论》说:“无有一法从一因生,……有为法性羸故,无有一法从一缘生。”内因为亲为主,外缘为疏为辅。【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8)》·(一)】

 

(五)

法师】《大乘宝云经》卷六:“复作是念:‘依何等师一切善法而得增长,一切不善而得尽灭?’以是因缘,依止师僧,若多闻者,若不多闻,若持戒者,若不持戒,恒生尊想,如敬诸佛,而于和上、阿阇梨边恭敬尊重、至心承事亦复如是。而作是念:‘藉师僧力,诸助道法所未满者能令得备,烦恼未灭能令灭尽。’是等人边生和上想,至心承事,生大欢喜,于善法中而修顺行,于不善法逆之而行。”

这一段该如何理解?

贤佳】有正见者宜应对一切众生视之如佛而生慈敬,何况对和尚、阿阇梨?文说“于善法中而修顺行,于不善法逆之而行”,即是行上恭敬,但并非将其语作为圣言量而信受,乃至应对其不善法逆之而行,岂可依其相似法而违佛戒?依律所说,和尚破戒,亦应慈悲举治,助其忏罪,不失敬重。【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8)》·(四)】

 

(六)

居士】前几天讨论中的那位格鲁派法师开口就问“依止哪位大德为师”,今天讨论中的龙泉寺义工又纠结“法脉传承”。弟子也总是遇到以此为标准的声音。“法脉”、“传承”、“大德为师”这些词究竟是从何时开始成为汉传佛教界“主流”,占据汉传佛教界“话语”的?修行一定需要所谓的“传承”、“法脉”、“大德为师”么?民国四大师乃至汉传佛教历代祖师有所谓的“传承”、“法脉”、“大德为师”来“撑腰”么?他们引以为豪的一个个“法脉”、“传承”、“为师的大德们”真的都靠谱么?敢拉出来晒晒太阳见见光么?(欢迎他们有不服的拉出来看经不经得起火炼。)以上问题值得考察。

弟子认为他们的说法有背佛教和经论的精神。

《佛遗教经》中要点:以戒为师,制心惭愧,离骄离瞋,直心少欲,知足远离,精进正念,修定修慧,勤行佛法。“一切世间动不动法,皆是败坏不安之相。”佛临涅槃的遗教也没见提到“法脉”、“传承”、“大德为师”。

《瑜伽师地论》原文可以回复那位义工的问题:完全可以自学成才,不需要过来人指引:

1.有随信行、随法行两种根器的修行人:

“云何随信行补特伽罗?谓有补特伽罗,从他求请教授教诫,由此力故修证果行,非如所闻、所受、所究竟、所思、所量、所观察法自有功能、自有势力随法修行,唯由随他补特伽罗信而修行,是名随信行补特伽罗。”(自己没有力量随所闻受思量观察法修行。)

“云何随法行补特伽罗?谓有补特伽罗,如其所闻、所受、所究竟、所思、所量、所观察法自有功能、自有势力随法修行,不从他求教授教诫修证果行,是名随法行补特伽罗。”(自有功能、势力,不从他求。)

2.随法行菩萨是利根,随信行菩萨是钝根:

“由依止法得奢摩他、毗钵舍那,故我施设随法行菩萨是利根性;由不依法得奢摩他、毗钵舍那,故我施设随信行菩萨是钝根性。”

弟子认为:时值末法,修行人当自立自强,自依止,法依止,皈依三宝,以戒为师,深入三藏,勤修定慧,导归净土。末世“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希望这种以“传承”、“法脉”、“大德为师”为标准、为尊、为上的邪说快快消退,不要再扰乱佛教界视听,不要再继续引导大众送入魔窟。【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6)》·(八)】

 

(七)

居士】为什么依然有人以“传承”为由质疑法师?法师一再说可以具体辨破,为什么还纠结于“人”?难道正见来自于“人”而非“法”?这种“人高于一切”的传承到底传承的是“佛法”还是“人法”?师师相承传递下来的能保证是原汁原味的佛法吗?滋养色身的食物馊了、坏了就该扔掉,为什么滋养法身的“法”就必须怎样变味都要保留?难道我们都要去考营养师才有资格扔掉坏了的食物?还是需要到专业机构检测才可以?

不是说完全否定传承,若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当然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但如果不加分别、全盘接受,“祖师”的过失会遗害数世,而这种拣择的依据应是佛法,而非某个人。【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2)》·(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