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讨论类编04:举报人状况

交流讨论类编04:举报人状况(2018年)(20201128整理)

(一)

龙泉寺体系法师宇】流言很多,注意安全。

贤佳】感谢提醒!有些什么样的流言?

法师宇】有说SF根深树大,终究是会没事的,相反举报的人会遭报复。

贤佳】“委弃身命,遵崇于道;志求大乘,为度于人”,尽力而为,义无反顾。【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725)》·(四)】

 

(二)

法师张】迟迟不见有司作明确回应,着实让人费解!是不是要以拖且了……二位法师与相关护法大德律师,商讨再拖下去的对策和步骤,不能任由学诚逍遥法外。江湖实在险恶,二位法师注意安全。

贤佳】感谢提示!【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728)·(六)】

                                            

(三)

贤佳的父亲】对待来自四面八方的评论,你定要方寸稳定,坚定信念,不为他论而动摇初心。

父亲认为这次事件从一开始你的举动就是对的,是对的就应该坚定地走下去,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错的就立即改正。

父亲坚定地支持你,你运用佛界大德来影响政府进行干预学诚弃权下位为上策,父亲极为赞赏。

最坏的结果是政府不管不问,学诚继续狂妄作恶,迫不得已将举报学诚犯戒犯罪的事实发至网上公开,那将是汉传佛教的灾难,数以万计的出家佛教徒将会面对亿万双白眼鄙视,更会少有居士供养僧宝,弘法将会更为艰难。更有不辩是非的出家法师(这样的人很多),将会把罪责归咎于你,寻仇报复也不无存在。父亲建议,不到生死关头勿发网帖。

不必回复,注意安全。【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802)》·(六)】

 

(四)

法师昆

严正声明

近日,原龙泉寺释贤启(俗名杜啟新,身份证号:110225197012242417)、释贤佳(俗名刘新佳,身份证号:11010819751207899X),收集、伪造素材,歪曲事实并散布不实举报材料,构陷佛教大德,误导大众。对此,北京龙泉寺作出以下严正声明:

不实举报材料中,基于伪造的证据以及恶意构陷学诚法师的不法目的,已涉嫌构成犯罪。由此,对学诚法师本人和北京龙泉寺造成的名誉损害,龙泉寺将保留对相关责任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此事背景复杂、组织运作、用心险恶,北京龙泉寺将提请上级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组成调查组,对此事给予调查,以正视听。

北京龙泉寺

2018年8月1日}

 

附注:8月2日,龙泉寺H法师等对贤佳说代表龙泉寺书记会将贤佳迁单(遣离出寺),立即离开。现在坐车送往城里一家宾馆暂住。

【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802)》·(十)】

 

(五)

释贤丙(举报学诚的原极乐寺尼)】前阵子谣言太多了,把我诽谤成什么了,据说目的就是要让舆论认为我是个精神病,说的话不能信。而之前那么多位法师跟我见过面,看过我手里的一些短信截屏,当时都相信事实,没想到后来都反转了。不得已我就在个人微博上答疑,答疑之后很多人相信了事实,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今天还有人公开说我污蔑师父。之前以为J法师比较慈悲,能够在承认事实的基础上主持大局,而且他说以后会照顾我们,不会迫害我们,当时也确实是帮忙出了介绍信,也准备了送给这边寺院的礼物,所以比较相信他,相信J法师会尊重事实、主持大局。但后来听说他把D法师赶走了,而且在体系内带头否认事实(不知道是否属实)。J法师后来还说让我以后都不要再回国(我可不想回不了国)。而且极乐寺的人还是认为我们诬告,把我们拉黑,拉人抱团排斥我们。我爸妈为此也受到牵连,目前还不敢回家,因为有人去找他们(听邻居说口音像北方人,开车去的),怕被他们纠缠或者胁迫,太麻烦。其实之前不想报案,不敢说出来,也是觉得没有可信的人,说出来别人都不信,会把我当成精神病,现在想着有龙泉寺法师做主,才敢说出来。但现在的情况,让人感觉我这敢于说实话的人反而一次又一次地被折磨,没有尽头,那些选择沉默的人反而挺好的,这样的话,以后就更加不敢说实话了。

贤佳】末法浊世之中,更宜正皈依法,坚持道义,误解、诽谤、打击等理智妥善面对,作消业想,诸佛菩萨、龙天护法必定摄护,也能启发很多人,给众多人以光明和信心,是真实自利利人。【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0905)》·(三)】

 

(六)

居士】事件很明晰,但让人很痛心!师父不认罪等会时时增长地狱苦报,难道最高层执事法师们不知道吗?看似维护,却是把师父推到更大的深渊。对于龙泉体系,说是“相信可以留下,不相信可以离开”,这种说法是对教内和信众负责的吗?

贤佳】虽然知道,但可想:“终究可以成佛,暂时堕地狱何妨?他是大德,自有办法,何必管他?”而自己和团体的名誉、生存与师父名誉紧密相连,怎可不维护?

居士】天哪!这“命运共同体”真够长远的……

可以理解,人都是要相互依存的。反正果还没到,可以剑走偏锋,另辟蹊径。

宗教这样“引导”人,信仰的意义何在?

贤佳】佛教没有让这样引导人,以戒为师者不会这样,是某些人以烦恼知见这样认识和引导人。

居士】真是“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绝对的腐败造成绝对的自私”。此事竟出在佛门,于人可笑,于事可悲。

对此人家对您也有提出疑议:您作为戒律师,又是在龙泉寺最早跟着师父出家学修的,还作过这么长时间侍者,为何没有及早劝阻、举谏而悬崖勒马?会是因为师父现在不像从前那样关爱您“触动”您的内心吗?

弟子这样说真的战战兢兢,请您包涵!但同行说您不比世间人,会认理,让我坦诚讲出来。

贤佳】师父发淫秽短信及性侵是隐密的,我和贤启法师以前都不知道,今年年初有比丘尼求救,我和贤启法师才知道的,即在僧团内举谏,不被接受,不得已而向政府举报,后又向佛教界求援,被泄漏网络。以前虽见师父不持小戒,但因所学依师法观功念恩而认为大德不拘小节,执取师父弘教功德,所以没有劝谏。另外师父向来不认错,而且善于辩解、反击,若非大事是不值得“冒死”劝谏的。

居士】弟子知道。看贤启法师那篇自述(https://mp.weixin.qq.com/s/Da0i8EhSk26Ifi22HjHPdg)就知道了,那一段时间贤启法师还希望通过法律还师父清白的。

从邮件(《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时间也可看出您早就向师父解释过,尤其“药石”一事,其中的苦楚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有人还认为您为此大费周折是执着,但如果您就此“听”师父话了,那就真是全军覆没了。希求受八关斋戒的居士对授戒师还是有期许的,这点弟子深有感触,包括每次前行的开示,大众的那种欢喜是能感受到的。

贤佳】关于非时食问题,在我比较笃定以后,其实没有直接劝谏师父,只是不听师父教导而自行其是,尚且被师父那样打击,如果直接劝谏,难免引来更严厉打击,可能较早弹出龙泉寺体系,没有后来配合贤启法师的重罪举治了。

居士】明白,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非时食的事件让大众了解最好,不然根本就想不到会那么复杂。有了这个铺垫才会慢慢去思索,要不精神控制好可怕。善恶自在人心,正邪绝对是考验。唯此真是可贵!【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008)》·(八)】

 

(七)

居士】近期网上有人传言,听说您与贤启法师已经还俗了???末学有点震惊,又有些疑惑,因难以分辨传闻的真伪,心里很是纠结!能否请法师证实一下此消息是否属实?

贤佳】哪个网址上的传闻?我没有还俗,今生不会还俗。

居士】感谢法师回复,末学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末学是在微博上听闻别人这么说的,末学问他消息的出处来自哪里,他回答说,是听其他人在这样说,也不确定传闻的真假。现在网上关于龙泉寺的消息不少,看得人头晕,又难以分辨信息的真伪,末学心里纠结不安,才发邮件向法师您求证此传闻真伪的。【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6)》·(七)】

 

(八)

原极乐寺比丘尼】末学看了这么久的交流、辨析邮件,其中最大的感触是看到很多法师,还有居士,对经论、教理是那么熟悉和通达,仅仅从个人保持正见的角度来讲,这就是最有力的武器,至少对末学来讲,这是个策励。甚者,有很多内容(例如您与应成派辩论的内容,还有指出格鲁派祖师对唯识宗义和唯识师有严重诽谤问题时所提到的唯识内容),末学都看不懂,这让末学作为一个出家弟子深感惭愧。末学从2012年初接触龙泉寺(也是接触佛法的开端)到现在,已经快七年了;从2014年常住到现在,有四年多了;从2016年出家到现在,也两年多了。末学觉得自己学佛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算短了,可是对于那些经论、辨析的内容却感到那么生疏,感觉是不太对的。

分析其中的原因,内因和外缘有以下这些:

首先,自己在学佛之初,本身跟阅读经论不相应,尤其是佛经原典。这里面可能有自己的业障,包括对古文不通达,产生阅读障碍,就更加没有了信心和兴趣深入。

其次,末学是在我们体系开始接触佛法的,但一直没有得到多少有关于学习佛经的指导,主要都是学习现代人的讲法(如日常法师讲《广论》、师父讲《感悟人生》、寺里法师开示等),自己还一直认为体系既有的引导是正确的,于是不知不觉就跟自己本不好乐的读经阅藏越走越远。

第三,其实也不能否定我们体系在创造读经条件的方面没有作为。例如在末学还是居士的时候,龙泉寺举办法会常常都有诵经环节,后来末学出家,极乐寺僧团里也长期保持每天约有半个小时的诵经共修,但我一直存在的“读不懂”“不理解”的问题,也始终得不到解决,反倒是越参加共修,好像越没有信心。我由此有个粗浅的心得:僧团是不是应该在举行诵经活动的同时,亦能有些讲经的活动呢?如我们汉语描述出家人的行谊有个人们耳熟能详的词汇叫“讲经说法”,如果“经”不经人“讲”,怎能保证读经之人都能读懂经,经的作用又如何发挥呢?这是否是我偏僻的见解,其实只要多读就懂了,还是本来应该有讲经引导?还请法师解析。

第四,以自己开始常住算起,一直到出家以后,至今四年多的时间,很多时候都在忙着承担、做事,没有好好沉下心来读经、阅藏。出家后,当时极乐寺僧团也还没建成真正意义的图书馆,没有成规模的藏书和固定的读书场所,僧团也一度不鼓励我们“乱看书”(例如其他体系的法师之著述、开示不鼓励看,理由是“怕影响我们的知见”),所以总体来说,读书条件也是有限。(也不否认自己懒惰习气较重,不够积极主动,没有想方设法挤时间来用功。)

进而,末学又想到,您也是这个体系出来的(包括那位辨析法师,感觉也是同一个体系的),末学很好奇,你们是怎样学习的,使你们能够得到今天的成果?例如我们体系都学《广论》,为什么其他人没发现您说的问题,而您发现了?包括我们体系的其他学修问题也是这样,如“戒律变通”的诤论、“依师”“观功念恩”引导的弊端等。末学想,您发现问题固然与您待在僧团和师父身边时间长有关系(包括可能还有福智事件的警醒),但一定也和学修的深入有关系。好比我们只有处在比另一人的水平更高的高度上,才容易看到这个人真正的问题所在。如果自己和这个人水平一样或低于其水平,是不容易看到问题的。由此事缘,也看到了真实的佛法学修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如果大家在学修上一直处于被蒙蔽的、“以盲导盲”的状态,不知道何时才会有人清醒并来唤醒我们。所以末学想,如果法师有时间,方不方便分享一下您的学习经历,对我们也是一个策励?

贤佳】读经时,如果能够有人讲解(基本严谨,不是擅立密意和变通)是较好的。若无人讲解,则宜广阅经典,以经解经而促进恰当理解。

我的闻思学习在出家头十年,除了早期(2004、2005年)僧团事务少而完整研阅了《大智度论》(随僧团集体读诵后自己再细阅作科判、摘抄),也基本局限于体系内的内容(包括南山律典),直到2014年因执着于编校出我理想中的优秀藏经,与师父的指导意见严重对立,而辞去藏经编校的总协调工作,开始系统阅藏并更严谨持戒及诚恳念佛。因为失去对人的依靠,而尚未磨灭出家修道之心,只好依靠经典、戒行和佛陀,并也省思师长、团体、理念问题。尤其2016年因持不非时食戒与“师父”公开对抗,在团体内更加边缘化,事务更少,也更有闲暇条件阅藏、持戒、念佛和省思。对唯识宗义的认知及对应成派、格鲁派问题的认识,是得益于福建佛学院毕业僧则生法师2014年请我阅改他的研究生毕业论文《应成派批判唯识宗解密》。我本是外行,硬着头皮仔细阅读,代他联系格鲁派学修者批评指点,推动辩论(可参看格鲁论坛帖子《请教宗义问题》

http://bbs.gelupa.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8756&extra=page%3D1&page=1),从中较系统学知唯识宗义,并认识应成派、格鲁派的问题。后来2016年我直接与格鲁派学修者辩论,有了《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的汇编。这得益于2014年从团体边缘化之后有闲暇做此,也得益于直心行事,印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傻人有傻福”。

原极乐寺比丘尼】您的经历对末学来说颇有启示。有时想,如果自己在一开始学佛或是出家时,就懂得该怎样修行,那该有多好!那自己应该也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了。但换一个角度来想,如果不是经历了挫折,也未必就能真正认清正确的修行之路。“从现在开始还为时不晚”,这句话可能也适用于当下的自己。比起惋惜自己的损失更应该做的,是庆幸自己在还没有被耽误过多的时间之时就已经认识到问题,还来得及朝着正确的方向重新开始。

贤佳】是的,随喜正思!修行就是知错、认错、改错的过程。【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2)》·(七)】

 

(九)

居士】您今天发来的邮件开始接收到了,但现在打开已经被删除了。为什么老是异常?

贤佳】我的邮件被人频繁举报,可能被管控了。

居士】世界如此这般,怎样爱众生?怎样度众生?

贤佳】其有所护,可怜可悲。生命无限,忍辱修道,锲而不舍,待缘度化。【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8)》·(九)】

 

(十)

居士】昧着良心举报恩师学诚师父,天理难容,死后会下地狱。经常在邮件发表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文章,真不知道羞耻。

贤佳】文章哪些内容牛头不对马嘴?还望具体指教!

居士】弟子举报诬害师父是欺师灭祖,没确定真实性就举报诬害师父天理难容。

贤佳】确定了真实性才举报的。

居士】全国人民都明白,因为二贤法师和某些人憎恨学诚师父,想把学诚师父赶出龙泉寺和从职位上拉下来,你们自己又没有这个力量,就捏造了学诚师父骚扰短信和奸淫的虚假事实,向政府举报,想借助政府的力量实现你们的阴谋。

贤佳】您有何凭据这样说?

居士】如果我今生遇到你和贤启,会把你们撕碎,生啖你俩的肉。

贤佳】这有什么意义?能消减学诚法师破戒堕落的罪苦吗?

居士】因为学诚法师侵犯到二贤和某些人的利益,你们对学诚法师怀恨在心,就捏造了所谓的学诚法师破戒堕落的虚假罪行,举报诬害学诚法师,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贤佳】您怎么肯定我对学诚法师怀恨?您凭什么肯定我们是捏造?举治破重戒比丘,是戒律的要求,护教利人,因果不昧,岂在人情?

居士】举报诬害他人是仇人所做的事。吃了人,还对别人说:吃人是做好事。

贤佳】您凭什么肯定我是诬害学诚法师?您既然知道吃人不是做好事,为何说要吃我和贤启法师?【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130)》·(十)】

 

(十一)

居士】看到今天的邮件里,有人说要报复您和贤启法师。我是做执法工作的,在这里回应一下:

关于此案,如果以后有人发现新证据,可以提交公安、法院,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如若有人携私愤报复,我不会放过。

请法师把我的邮件公开。【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五)】

 

(十二)

居士】我觉得“梦中”的微博停了,估计可能政府要后续处理学诚了,现在静默不是坏事。保学诚的还在折腾,也是最后的时间了。贤启法师是去美国了吗?有人这么说。

贤佳】贤启法师是去美国了,是避离安全风险。我在国内,有政府的安全保护。

居士】他们说贤启法师有境外势力支持,把举报事件说成是有外国势力颠覆,用心险恶。

贤佳】若有外国势力支持和颠覆意图,他们能知道,政府不会查知不到。即使政府先前没想到、不知道,后见这种宣说、提示,岂会置若罔闻、不管不顾?政府岂会配合国外势力的颠覆意图而宣布对学诚的举报基本属实并对学诚层层免职(或勒令辞职)?另外他们说外国势力支持,具体怎么支持的?有何明确证据?一直含糊无辞,未提供任何明确证据,显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这在佛教戒律和社会法律上都属于诽谤。

他们又有说政府想压制佛教或为商业利益而构陷学诚,一直也是捕风捉影、牵强附会地推测,给不出任何明确证据。政府若要整治学诚,用违章建筑或用违规财务就可名正言顺地整垮学诚,何必用费力费时且担大风险的构陷方式?

他们的这些宣说是违戒违法的,是长期熏习相似法而轻戒轻法的结果,也是学诚长期偏私营造利益共同体以及妄语欺诳言传身教的效果,皆是误人,更是害己。

居士】你是说到点子上了。这就是一贯以来妄语结果,长期宣说相似法洗脑的结果。太可恶了!

贤佳】表象可恶,实是可怜!

关于安全风险,在7月15日我向佛教界发送求援的警报信和举报材料后,就有一些人提醒我注意安全。8月1日举报材料在网络暴传后,我收到较多辱骂、诅咒、恐吓的短信,骂我是畜生,咒我下地狱,说我是“人人得而诛之”,较多人提醒我注意安全,关心我的安全措施。贤启法师也应该是类似的。虽然不必害怕,但还是宜应适当避离风险而保护安全,如《优婆塞戒经》说:“菩萨虽复不惜身命,然为护法,应当爱惜身。”(卷七)那些辱骂、诅咒、恐吓是违戒违法的,用这种方式“护教”,可能受藏密“诛杀法”的影响,理直气壮,不以为非。有些人非议贤启法师的安全保护行为,推说背后有不良动机目的,是缺乏常识、不知情况,或是恶意牵强污谤。

居士】这几天,“梦中”的微博消失了,这个人似乎一开始就了解很多内幕,也有说此人以前就是在龙泉寺出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总之,在当前的处境下,都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贤佳】关于“梦中幻影终有时”微博的关闭及博主的安全,有居士来信说:

{由于维护学诚的一干弟子伙同一位长期在网络佛教板块活跃的账号YC,通过向法院立案起诉个人收到网络攻击人身侵害,由律师向新浪发函调取其想要打击的人群账号注册信息,从而获取到了手机号码。(很讽刺是吗?当初贤启法师也是通过法院立案律师调取信息,但是维护学诚的弟子却说不可能,然而他们完全也就这么操作了。)然而由于“梦中”并无任何违法行为,他们得到账户手机号码后,并不能采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就通过龙泉寺体系调查手机号码后面的个人信息,妄图进行威胁恐吓,在调查过程中已有部分师兄收到骚扰警告电话。这些年龙泉寺积累了几十万信众的姓名、身份证号、家庭地址、工作单位等系列个人隐私信息,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违法利用个人信息,本人身份证信息就遭到过滥用。这次龙泉寺一干人等通过体系查询滥用个人信息试图进行个人攻击威胁,更非一个正常团体作出的理性行为。

由于下一步学诚即将宣判,而且国家相关部门会对佛教违法行为进行深入整治,为了不激起这些情弟子作出过激举动,“梦中”等人暂停揭发学诚和龙泉寺违法违戒行为,他们目前都很安全。但如果龙泉寺继续利用曾经积累的个人信息进行类似大清洗活动,煽动信众知法犯法,危害到人身安全,也不排除当事人会诉诸法律。}

居士】这龙泉寺胆子真大!敢利用身份证数据信息,这是成了谍报系统吗?

贤佳】他们可能认为这是护师、护寺、护教,有大功德,只要可行有效,没有什么不可以做的。正如前些年有法师指挥义工(应是学诚指示或同意)集体对抗城管人员对龙泉寺一些违章建筑的拆除,他们热情高涨,轮班守护。

居士】龙泉寺一步步走向邪教,利用信徒对佛教的信任,引入对抗政府。【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2)》·(六)】

 

(十三)

燕尘】您今天群发的邮件提到我,正好我也有些问题想请问您。

我于10月中旬开始,受到以“梦中幻影终有时”、“见龙在田金镶玉”等人为首的十余人的网络人肉和人身攻击,时间长达月余,特别是“见龙在田金镶玉”,前后撰写了20多条“庄聚贤的成名路”系列微博,对我进行各种造谣抹黑。在这个情况下,我被迫将这些人攻击我的微博做了公证保全并诉之法院。

现在请问贤佳师父:

1.您在邮件中引用“居士来信”,说“梦中幻影终有时”等人“并无任何违法行为”,您是否也认为在网络上肆无忌惮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并不算是违法行为?

2.您在邮件中引用“居士来信”,说我“委托律师向新浪发函”调取“梦中幻影终有时”等人的账号注册信息,而我确实并没有“委托律师向新浪发函”,您在邮件中转述这些不实言论,是否属于“信谣、传谣”乃至“造谣”?

3.同样,您真的确定,学诚法师将如您在20181202邮件群发中所转述的:“可靠消息,快判刑了,最晚年底?”如果您并不确定,为什么要相信并传播?如果今年大年三十过去学诚法师都并未如你们所说“庭审、判刑、坐牢”,您将如何自处?

4.出家人不打诳语,请问贤佳师父:您是否曾登录过微博的“盲_龟_浮_木”账号并发表过一些微博或评论?

5.出家人不打诳语,请问贤佳师父:传言的,学诚法师每个月从别人供养自己的钱里抽出2000给您的父母,给了十年;龙泉寺僧团出钱,给您妈妈安心脏起搏器。两件事是否属实?

我将在微博自行公开您和我的交流内容,如果您回答我这些问题,就将被视为同意公开。

贤佳】后三个问题简单,先作回答:(3)较可靠,供参考;(4)没有;(5)细节有差,大体属实。

前两个问题,我转问先前提供信息的居士,得到回复说:

{据本人观察“见龙”所发“庄聚贤成名路”微博内容均为此人之前在网络上大量所言所行节选,只是转载涉及他本人的原始信息,内容是他自己所发的信息,并不存在篡改行为,更没有捏造事实。当然我不是法官,接下来我观察到到目前为止没有他提及的网友有一人收到法院传票,倒是有一名网友接到据称“燕尘律师”打来的电话,并将过程公布在网上。请问如果他们没有通过“新浪”调取,如何得知这名网友的注册账号的手机号呢?难道真的是他个人侃侃而谈的木马入侵?目前这些网友也没有接受到任何来自公安部门的询问调查。

补充些信息:

简单贴一条“见龙”发的“庄聚贤的求名路”https://m.weibo.cn/detail/4300213118568859,可以看到主体就是燕尘本人自己以前所写的信息内容,而“见龙”对此作出了点评,不存在篡改,更不存在捏造事实。

对于其起诉网友“见龙”的回复如下:

https://m.weibo.cn/6620250833/4299351159086162

被据称“燕尘律师”的人打过去其微博注册账号的网友公布其过程:

https://m.weibo.cn/detail/4310955997679637

https://m.weibo.cn/detail/4310958530512632

同时,附上律师对燕尘前两个问题的回复:

1.起诉不等于胜诉,是否构成网络侵权要经过法庭审理后才能有最后结论。而且如果发布的图片和评论都来自于他本人对外公布的图片和言论,应当不会被认定为侵权的。

2.诉讼过程中,发贴人信息的获取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燕尘本人或其代理律师向法院申请,要求被告新浪向法院提供发贴人信息,获得发贴人信息后可以追加被告,一同审理;另一方式,新浪主动提供,以便法院查清事实。这期间一般不可能是燕尘的律师发函向新浪索取发贴人电话等信息。

之前本人所说的“律师向新浪发函”,是我本人误解了律师的话。向您忏悔。}【来源:《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4)》·(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