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月悟之二

揭露月悟之二(20211021)

(一)

居士】文章《震惊!月悟法师难控淫欲?》(https://mp.weixin.qq.com/s/Op5xdO5q5jV76urPMlF_sQ)下有人留言:一位公开大力明确反对双修的僧人,我不相信他会与女弟子双修。指认月悟法师双修的人应该拿出证据。贤佳法师有罪推定式的提问要不得。

贤佳】可回复:

他后来明确维护藏密,只是说反对藏密男女双修和四皈依法,但不知口头折中言说有多少真诚。可参看:

《沙门月悟关于藏密的最终看法》(月悟2021-04-11)

https://m.weibo.cn/1359507782/4624636635513014

《为恨屋及乌者,打一下预防针》(月悟2021-04-14)

https://m.weibo.cn/1359507782/4625796678813291

他怀持邪见,轻视戒律,善于妄语,曾公开诬谤“赏花人”居士,所以其所说可信度不高。可参看:

辨破月悟法师坏戒滥说

论举罪

论轻视小戒的过患

女居士举报事,我私下质询他,他说不怕公开,并且率先公开发文,所以宜公开讨论,澄清虚实。举报者手头有一些证据,但涉及其个人隐私,不会轻率提供。另外事情已公开讨论,可能还有其他知情者会提供相关信息、证据,可留意了解。

居士】留言者回复:

月悟法师是委屈求全,避免汉传陷入争斗而承认藏密是佛教,其心底是不承认藏密的,否则月悟法师为何到现在都不回寺院,他心底里是不想与汉喇嘛同住。他对双修成佛与四皈依持保留态度,说明打心底是不承认藏密的。“赏花人”坚持使用白衣所取法名,而不使用出家人取的法名,是月悟法师与之断绝关系的主要原因。

 

(二)

居士】《质疑月悟法师的问题》(静心看佛2021-10-17)

https://mp.weixin.qq.com/s/JVrk9IB8OP8alarVXJYy0A

(摘录)(1)2021年9月10日,您发微博说,微信号被盗,且盗号者转走了1万块。2021年10月15日,您又说,您是为了考验可戒,主动将手机和微信号交给其保管,1万块是您借给可戒的。

请问月悟法师:您9月10日所说微信号被盗是假的?还是10月15日所说,主动将手机和微信号交给可戒保管是假的?抑或是您把旧手机卖给可戒是真的?

再问月悟法师:您9月10日所说1万块被偷走是假的?还是10月15日所说,借钱给可戒1万块钱是假的?抑或是您主动给可戒1万块封口费是真的?

三问月悟法师:既然都能将手机和微信交给可戒保管了,为何9月10日发现“丢”了1万块钱,不先去找可戒确认,而是直接紧急声明微信号被盗、钱被偷?您甚至因此又买了一个新手机。月悟法师,您为何不向可戒要回手机?是因为您把手机卖给可戒了吗?

四问月悟法师:先不论这1万块是您借给可戒的,还是被盗号者偷走的,既然您被转走1万块后,还剩3万多块,请问,哪位盗号者如此“盗亦有道”,偷钱还偷个整数,为什么不全部偷走?

(2)您说您的微信号没绑定银行卡。请问月悟法师,没绑定银行卡的话,您是如何进了那么多微信群的?微信公司规定,不绑定银行卡,无法进入微信群。

(3)10月15日您的微博中,先是说您因为发现可戒造假账,故此拉黑可戒。在同一条微博中,您又说,可戒是因为被您拉黑而造假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4)10月15日,您说可戒给另一位女弟子发信息又撤回。教师节当天,您发布了紧急声明,说微信号被盗,又说您在7月15日之后,该微信已封存、极少使用,是“盗号者”给两位女弟子发送了不良信息。

既然您将手机和微信交给可戒,那就是可戒给女弟子发送了信息又撤回。要知道,微信信息只能在2分钟内撤回,请问月悟法师,您是如何知道可戒发送了不良信息,又在2分钟内撤回的?您有证据吗?另外,一个小细节,到底可戒联系了一个女弟子,还是两个女弟子?请解释,您为何前后说法不一?

(5)再次请问月悟法师,为何您要“考验”可戒,而不是其他人?

您说可戒佛学底子很薄,所以要单独见她。您有那么多弟子佛学底子都很薄,您为什么偏偏要单独见可戒?请问您有何居心?另外,既然可戒佛学底子薄,您还考验她什么呢?如果月悟法师您不想跟可戒搞对象,那么请问,月悟法师,您单独会见女弟子可戒,是想传衣钵给“佛学底子很薄”的可戒吗?

(6)您说可戒是有家庭、年龄大、长相不出众的女人,您如果双修,会跟单身女弟子或美女联系。您也知道双修的时候要找单身美女啊?请问您,双修时找单身美女,是佛陀教育吗?既然您对可戒的相貌并不满意,您认为您要搞对象也不会找可戒,那么,佛有三十二相,请问,您的相貌哪一条符合?我看到,月悟法师您50多岁牙齿就掉光了,从中医的角度看,您是肾气不足,而肾气不足跟淫欲心太强、纵欲过度有关。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三)

居士】末学阅读了关于举报月悟法师的文章,请问下面理解是否正确?

1.月悟法师是男众出家人,不宜收女弟子。

2.他单独接待一位女众多次,不符合戒律。

3.他提到“如果真是性侵,为何这两名女弟子不出来揭发月悟,而是你这位‘旁观’者出来‘揭发’?”,这个逻辑不成立,“旁观”者如果发现了问题,揭发也是合理的。

4.“像以前解除师徒关系的可悦那样,说我与她双修,这更是荒唐”,没有说明荒唐在什么地方,比较可疑。

5.“我若真要双修,也会跟单身女弟子或美女信徒联系,也轮不到可戒这样有家庭、年龄又大、长相也不出众的女人啊”,这句话可疑,所谓的“双修”骗人戏法,不排除因“初见我时就有了莫名的性冲动(还曾发过微信说只想单独和我在一起)”这样的对象。

6.他是男众法师,若需要弟子帮助管理信众供养钱财,则应请男众管理,而不是女众。

贤佳】第一条“月悟法师是男众出家人,不宜收女弟子”,过严了。男众出家人可以收在家女弟子,但不应太亲密“摄受”,不应单独会见,应严谨注意相关戒律。可参看《论僧女之防》(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60.html)。

 

(四)

居士】《月悟法师,请您还俗》(梦中幻影终有时2021-10-18)

https://mp.weixin.qq.com/s/zHGR43hXHJhy67cn1p7oKA

(摘录)根据现有截图证据和可戒自述,还原部分事实。

 

(五)

居士】《致释贤佳及沙门月悟的女弟子可戒(已经除名)之二》(月悟2121-10-18)

https://m.weibo.cn/1359507782/4693819113865780

(摘录)关于的所谓“实锤双修”证据是可戒提供的黑我自黑的证据:“9月8日下午2点,可戒到达月悟法师指定之处——某宾馆(双修)。”在此,我可以公开此宾馆的具体位置,是位于昆明民族村的“舍得”民宿,可戒与我交谈佛法大约二个小时,她即返回昆明火车站附近的家中,根本没有过夜双修。与月悟首次回应的预判一样,可戒纯粹黑我自黑,我与可戒没有任何性关系与性接触,都是清白的。可戒早就知道我的微信密码,所以,网传的一些截图内容,哪些是可戒的自娱自乐内容,哪些是我的试探考验内容,都不重要,月悟也没有精力——清理,因为都不触犯僧人的根本戒“淫戒”。可戒保管月悟微信期间,擅自将他老公删除拉黑了,月悟在此请认识她老公的微信好友转告她老公,我与可戒没有通奸双修,清白无辜。只是可戒过于依赖月悟学习佛法,常常擅自独自前来拜访月悟,月悟才将她拉黑,以免她日久生私情。月悟真诚希望你们消除误解,和好如初。月悟真的有点担心可戒受人不断挑唆,精神不太正常了。可戒啊,你有可爱的两个孩子,有很疼你的老公,家庭经济状况也达小康程度,为何还这么发昏要搞我和尚做不成呢?如果你家庭不幸,拿我这和尚垫背,那还稍稍讲得通。

希望我的出家同参引以为戒!可戒可以做出色的哭娘。第二次单独前来拜访月悟时,月悟明确警告她,下次单独来访绝不接待。结果,她还是独自来访,说老公带小孩,实在没空,说罢,马上眼泪就出来了。浪费自己宝贵的隐修时间,却换来这么麻烦的事,起因确实是自己滥用慈悲,亦可谓自找麻烦,今后绝不开许。

关于到昆明宾馆交流佛法一事,是可戒又要说来访,我还是担心她独自来访,恰巧,这天有一位学僧在昆明欲拜访我,所以,顺便告知可戒可以来访。

可戒这么发昏自黑,恐怕她的老公都会觉得可笑。我身高才1.58米,体重不足45公斤。平时饮食简单,常常日中一食。恐怕双修也是个力气活,我还有这个力气去搞男女双修吗?我好乐禅定,说一句真实的笑话,就是美女裸体站在我面前,我的常常藏在腹中的鸡鸡也翘不起来,哈哈。

今年9月8日入住的昆明滇池度假区得舍客栈,具体地址是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滇池度假区滇池路1312号云南民族村广场旁。好事者可以去调查取证(我的身份证姓名“陆鸣”),绝对会让你无功而返。

可戒的疑心病令人吃惊:她甚至加了我曾在通海租住的女房东微信,怀疑我跟她有染,理由是在通海买了很多卫生纸,而女人卫生纸用得比男人多。其实是成捆买的,可以打折。

买房一事,只告诉可戒和我的五大弟子。其实,不能说是买房,名义上签订买房协议合同(2021、8、27),位于楚雄农村破产转型的煤矿,该煤矿八级残疾工人自建的一套老房,两室一走廊,虽通水电,但没有独卫,附近有公厕,不能过户,仅可以永久居住,随时可能会拆除。考虑售价仅五千元,就买下的。置床三张,打算建立隐蔽的三人僧团。现在,住址已经暴露,只好与鸡足山精舍的一位比丘僧调换入住。以后,年老走不动时,可能会招一名小和尚照顾在此终老。也可能会重返寺院终老。

月悟确实有一定禅定功夫,观察到可戒对月悟产生了私情,就毅然拉黑了她。她早就暗示过月悟,如果不单独接待她,要抹黑我很容易。月悟不能妥协,否则,以后会有更大的麻烦。月悟行事向来不拘小节,但破戒的事,绝对不会干的,请大家放心。曾单独接待女人,这点确实不对,月悟以后不会了。

买房一事,找可戒商定,不找昆明的另外一名男弟子可唯,是因为可唯系企业高管,在职又很忙,又常住在离我隐居处更远的滇东北,而可戒是自由职业,随时都有空。

答网友“梦中”提问:微信绑定银行卡,随时可以解绑。我早就宣布不加入任何微信群。所谓善后托付给可戒,完全是考验可戒。可戒主动向月悟借钱,并非月悟主动打款请她保管,好在她已经退款给月悟,就不必纠结了。给她保管微信,也是考验其居心,所以,临时解绑银行卡,以防万一。要知道,我的供养款有限,如果她全部划走,就容易控制月悟,以后,就难以剥离她了。一时笔误,可戒保管月悟微信期间,没有向月悟两名女弟子发送不良信息,是向一名女弟子发信息又撤回,在此纠正一下。

 

(六)

居士】《拉黑可戒,月悟前言不达后语的理由!》(云寂微2021-10-19)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694075418608136

《月悟说“根本没有过夜双修”,这自辩不成立》(云寂微2021-10-19)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694051385510032

(摘录){月悟说“2小时谈佛法”,世间男女开房2小时时间也够了吧?可戒有说“过夜双修”吗?没有啊!月悟说“根本没有过夜双修”,这自辩不成立。“}

 

(七)

居士】《月悟法师五大心子之一可幻妄语诽谤》(梦中幻影终有时2021-10-20)

https://mp.weixin.qq.com/s/eCdMpwdjD5TVFGLCVNwadg

(摘录)按照时间线还原事况。

 

(八)

居士】《致沙门月悟的女弟子可戒(已经除名)之三》(月悟2021-10-20)

https://m.weibo.cn/1359507782/4694436229418089

(全文抄录)沙门月悟的女弟子可戒/可果/妙智(已经除名)抹黑月悟的黑我自黑的资料已经在网路广为传播,不得不在此强调:可戒曾主动提出与月悟双修,月悟没有同意,指责她有老公更不能有此想法。月悟为试探她的居心,将华为手机微信包括微信密码都给了她,自己另买了新手机,其实,月悟已经设置两部手机都可以进入微信。华为手机卡先是卸下,后又装上送给可戒。今年教师节一大早,发现她修改密码,造假账还款,月悟立刻赶到昆明中心电信营业厅补办手机卡,调试并修改密码,原来送给可戒保存的手机卡就无效了,此微信复归月悟所有。补办手机卡的时间大约是上午十点钟与十二点钟之间,昆明营业厅应该有监控摄像头证实。目前网路上的可戒截图,不少是可戒自娱自乐的内容,不可信。可戒自黑,说我与她双修,但是,至今没有提供一个直接的证据,如,勾肩搭背的照片,留有精斑的内裤、避孕套,等等。稍有思辨能力的人,也不会相信可戒。

我承认自己行事相当另类,不理解没关系,也不重要。关键是月悟没有破戒(淫戒)。如果举报者找到直接的破戒证据,我可以在自媒体公开宣布还俗,解散弟子群。事实上,月悟没有破戒,只是曾单独接待女弟子,确实不当,在此认错。沙门月悟白

月悟为何在隐居地不敢公开僧人身份?月悟曾以僧人身份租住,总会引来不相干的人前来干扰,房东也不太放心,毕竟僧人在汉地社会上还是另类。我在隐居地确实一度以离异单身的国学陆老师的虚拟身份示众,但实质是努力恪守僧戒,真实身份是僧人。

汉传禅宗的一些高僧大德,相比月悟,更加另类,恐怕放在现在的互联网时代,更容易被大众误解了。哈哈。

依照僧戒,僧人受谤不宜告官起诉,所以,我依然选择谅解可戒。当然,可戒及她的支持者可以起诉,请警方介入,月悟会坦然面对。

已经有一名女弟子提出退出师徒关系。愿主动退出师徒关系的弟子,请您尽快提出,月悟过几天就下线正式关闭通讯退隐了。

有人说我除名可戒的理由前后不一致,其实是多方面的,一条微博字数限制,不能面面俱到。

可戒原来对月悟无比尊重,及至怀疑乃至抹黑月悟,确实令月悟情绪略有波动,加上微博字数限制,一些不重要的细节叙述可能有措辞不当之处,请大家谅解一下。

 

(九)

居士】《致网民“梦中”及沙门月悟的女弟子可戒(已经除名)之四》(月悟2021-10-20)

https://m.weibo.cn/1359507782/4694494831970483

(全文抄录)月悟原本下线静修,点到为止,不再回应。但是,网友“梦中”刚才发文,严重诽谤沙门月悟的弟子可幻,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我和可幻等月悟诸大弟子,一致反对藏密男女双修,众多周知。月悟后来发文与藏密和解,也是建立在反对藏密男女双修法和落实到人的四皈依之前提上。与藏密和解,或云汉僧可以兼修藏密,也应剥离男女双修法与落实到人的四皈依。“梦中”故意混淆视听,认为我所讲的汉僧可以兼修藏密,即等同于可以兼修藏密男女双修法,纯属诬陷诽谤!可戒跟可幻说我跟她没有性关系,后来又说与我又性关系,前后自述自相矛盾,这就是造谣抹黑月悟的有力证据。可戒又提供证明月悟与她双修的证据,就是知道我身上的胎记;我仔细回忆一下,说起来难以启齿,当时,她主动提出与我双修,我没有同意,并赶她出宾馆。回宾馆后,忘记反锁房门。月悟沐浴的时候,她突然闯进来。我请她立刻出去,否则报警。她停留了几分钟,才离开宾馆。所以,这也不能作为我与她双修的证据。今年七月见面会到今年教师节,我与可戒的微信所有聊天记录,我不能认可为自己发出,不少是可戒的自娱自乐内容,同样不能证明我和她双修。多说无益,月悟欢迎可戒请警方介入。月悟在此强调一下:月悟与可戒没有双修发生性关系,都清白无辜。纯属可戒自黑,以报复我拉黑她。只要可戒能提供月悟与她双修的直接证据,我会及时在自媒体宣布舍戒还俗,解散弟子群。但是,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月悟不会破根本戒(与女人发生性关系的淫戒);这几位精神不太正常的女人(梦中、云寂寞、可戒),撼动不了我的真实僧人身份。不过,我在此再次检讨自己,单独接待女弟子确实不当,今后改正!沙门月悟2021、10、20

 

(十)

居士】《月悟法师丑闻事件,当事双方继续辩驳》(静心看佛 2021-10-21)

https://mp.weixin.qq.com/s/aRyjyPnKTHUQ9DtcgjLgyQ

(摘录)月悟法师的心智有点让人捉急,当事女子本不想把事闹大,你却非要第一时间说她盗号盗钱,之后不能自圆其说,又说是借手机借钱,这一系列迷之操作,直接把自己送入舆论的陷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