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极乐寺尼母亲的苦恼呼吁

莆田极乐寺尼母亲的苦恼呼吁

(一位极乐寺尼母亲20211022)

我又联系到一位湖北省的老父亲,因为儿子出家,他自杀,被人发现送医院,在医院昏迷了九天,被抢救过来。他的儿子现在就在福清崇恩寺。

我们这些独生子女被龙泉寺体系洗脑违法剃度的家庭真的很可怜!有位母亲因为早上突发急病,没有及时送到医院,等到来人送到医院抢救,医院处处要让家属签字、陪伴,因为抢救不及时,瘫痪在床,更需要人来照顾。我们领到的微薄退休费,没有能力请护工。一位护工需要每月五、六千元,我们就是把房子卖了也不够,我们以后怎么生存?

去年贾JL(贤H)的母亲生了一场大病,也花了不少钱,她没有医保,根本就没敢住院,至今留下后遗症。她的女儿贾JL失去联系三年多了。这就是佛教的慈悲吗?龙泉寺还承诺给父母养老,实际就是骗人,画大饼!

龙泉寺体系违法剃度出家,已经造成多名家长自杀,家长太苦了,受到精神和身体病痛的双重折磨。我们也是写了很多信,到处求助,我相信不比“福建莆田重大刑案”(https://wap.cqcb.com/shangyou_news/NewsDetail?classId=1&newsId=4532864)中那位欧某少,其结果是把孩子越藏越深,音信皆无。什么样的组织让人脱离家庭,不管父母死活,任由自己的孤独父母得急病住院都找不到人?这还是佛教组织吗?这还是号称“慈悲”的佛教组织吗?!希望各级政府官员,能为老百姓想想,你们的亲人如果被洗脑出家,三年多音信全无,父母亲突发急病,找子女签字都找不到,该是什么心情?!

翻开三年多前文章:《一个母亲的血泪寻亲记--龙泉寺和极乐寺见闻》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MDczODYyOQ==&mid=2247498605&idx=1&sn=dc8ba227c0ff7163adae2be4504824de

(摘录){我想通过当地民宗局来调查一下女儿现在的地点,反映极乐寺内部的情况,一位姓陈的官员模样的人刚听我讲几句,就说:“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我们每次检查,那里管理制度健全,管理很好,很安全。孩子的家长来都是高高兴兴来,高高兴兴走,不像你们说的。”我一听他觉得我们好像在说谎一样,就不想再继续和他说了,就离开了那里。在仙游、在莆田那里根本就没有我们老百姓说话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学诚的老家,因为我在那里看到大街小巷几乎家家都供着佛像。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我们的党,我们的领导人不会坐视不管的。今天我写这封信,因为我还是相信我们的党是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党。释学诚和他的龙泉寺、极乐寺所做的一切都违反国家宗教政策,蔑视法律,鼓吹自己的歪理学说。

当我看到龙泉寺举报信的内容后,我知道,信中所写并非虚言,有的是我亲身经历,有的虽然我不知道,但从女儿的表现可以看出来龙泉寺和极乐寺违规行为如下:

1.以恐吓、恫吓等手段控制信徒,非法没收信徒身份证、个人财务,采用互相监视制度限制人身自由,采用非法手段让出家弟子与家人、与社会隔离。

2.违反《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第三章第九条规定。不只是我的女儿,龙泉寺和极乐寺有很多孩子都是在家人不知情、不许可的情况下被留寺、剃度出家的。

3.释学诚和龙泉寺非法收女弟子,并且派往别地受戒出家。

4.散布毫无事实根据的言论。明明国家已经查实的情况,却不承认,在弟子信众中间散布谣言。

因为释学诚出事是和极乐寺的尼姑有关系,所以极乐寺现在戒备非常森严,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根本也进不去,也调查不清,我请求领导也能够像调查龙泉寺一样,派调查组进驻极乐寺,还回我的女儿,还我一个完整的家庭。还给千千万万受骗受害的孩子们以及他们的亲人们一个公平公义!我们是法制社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不是一个空口号。那些披着宗教的外衣,进行邪教宣传,控制人的思想、行为的恶徒必须要严惩不贷。}

看到这段话,想到学诚被举报都三年多了,为什么问题还得不到解决?写给国家的信访信,也要打回到地方解决,孩子始终回不来!老百姓在痛苦中受煎熬!这些弱势的父母没有能力去砍杀加害者,活不下去可能只有选择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