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201206)

一些交流讨论(20201206)

(一)

居士】(20201201)从举报学诚到现在两年多了,没看到最终的处理结果,而中佛协会长一直空缺,最近“头条”也经常推送一些关于学诚的开示,这是不是有点反常?学诚事件会不会真像有些人说的要翻案?

贤佳】12月1日~2日中佛协举行换届会议,应会确定会长。可能学诚信徒想翻案,但应该翻不了。

 

(二)

居士】《中国佛教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会议开幕》(中国佛教协会2020-12-01)

https://mp.weixin.qq.com/s/kbUeivkOoxC05d5esJaWBQ

(摘录)2020年12月1日,中国佛教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会议在浙江宁波开幕。来自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570名佛教界代表和81名特邀代表参加会议。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出席会议并讲话。他充分肯定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特别是领导班子所做工作,对中国佛教协会今后5年工作提出五点希望:一要追求政治进步,坚持佛教中国化方向,坚定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二要勇于自我求变,努力解决与当代社会发展不相适应的内容;三要强化教风建设,秉持以戒为师,全面从严治教;四要履行社会责任,维护佛教内部和谐与社会稳定;五要重视人才培养,为佛教健康传承提供人才保障。

 

(三)

居士】《演觉当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新华社2020-12-02)

https://m.toutiao.com/is/JCtEHXT/

(摘录)中国佛教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会议2日在浙江宁波闭幕。会议选举演觉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演觉在闭幕会讲话时对今后五年中国佛教协会工作提出六点展望:坚定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发光发热;扎实有力加强教风建设,切实提升佛教界自我净化能力;契理契机发展人间佛教思想,对教义教规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放眼长远培养优秀人才,努力开拓新时代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教育发展之路、人才培养之路;与时俱进加强制度建设,构建具有新时代中国特色的佛教内部管理规范体系;认真履行社会责任,充分发挥积极作用。

 

(四)

【居士】《汪洋:新一届中国佛教协会要革故鼎新 使佛教具有鲜明的中国气派!》(大公佛教2020-12-04)

https://mp.weixin.qq.com/s/H4C-1Ppr0qkFO5XmCdRRMA

(摘录){汪洋代表党中央,对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会议成功召开表示祝贺,对两个宗教团体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以来所做工作表示充分肯定,并对下一步工作提出殷切希望。他强调,新一届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要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坚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教育引导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牢固树立国家意识、法律意识、公民意识。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增进“五个认同”为目标,对教规教义作出通俗易懂、与时俱进的阐释,处理好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发展的关系,革故鼎新、守正创新,使佛教和道教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要更加重视宗教人才培养工作,提高宗教院校办学水平,打造规模适当、质量过硬、梯次合理的教职人员队伍。要健全教职人员管理等内部规范,教育引导宗教界人士加强自我约束,严守教规戒律,提升宗教修为,自觉抵制商业化影响,维护佛教、道教清净庄严的良好形象。要进一步加强自身建设,严格依法依章程开展工作,以敢抓敢管的担当和实实在在的成绩,提高宗教团体的凝聚力和影响力。}

末学从这则新闻中看到这句话:“加强自我约束,严守教规戒律,提升宗教修为,自觉抵制商业化影响,维护佛教、道教清净庄严的良好形象。”说明国家更加重视教规戒律在宗教修为的重要性了。

【贤佳】是的,随喜!

 

(五)

居士】根据上上周出台的《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明年起教内就要实施方丈、住持的“选举制”与“年限制”了,而且一位方丈只能担任一个寺院的法人,如果实在是有特殊情况也只能兼任另一个寺院的法人。而且从明年开始上海先开始推行教职人员工资交税的制度。这两天的会议上,也听说王作安局长整改佛教的决心很大。希望这些新政策都不是一时的吧。

贤佳】拭目以待吧。但愿外在措施能有效促进整体内在教风、道风建设。

 

(六)

【居士】《汪洋:新一届中国佛教协会要革故鼎新 使佛教具有鲜明的中国气派!》(大公佛教2020-12-04)

https://mp.weixin.qq.com/s/H4C-1Ppr0qkFO5XmCdRRMA

这几天的会议只字不提学诚,就像从来没有过学诚这样一个人,学诚像是被历史遗忘了一般。估计学诚的事在冷却后,要不渐渐淡出大众视野,要不就在学诚信徒的热情也冷却后有望被彻底解决,给大众一个完整的交代。龙泉寺同理。但目前看,前者可能性大,谁也不愿意再把学诚的事翻出来,教界会在这事上汲取教训,但不宜于再公开在此事上说什么了,这样不利于日后佛教相关工作的开展。

【贤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何况这样震动教内外的大事,即使佛协“官方”不公开总结经验教训,也应教界、学界有人深入总结经验教训供各方参考,否则如粉饰太平、掩耳盗铃,心病阴影终非照明清除,难免教内外失望或窃笑。

 

(七)

居士(学诚的小学同学)】小时候,学诚法师确实是个老实巴交的学生,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和尚,后来咋的会演变成那样,我怎么也想不到。可能他与社会打交道太多了,受到社会一些不良的风气影响,还是权力膨胀的结果。

贤佳】是的,还有深受藏密邪法的影响。邪法扭曲心智,能断善根,害人甚深,所以有那样恶劣的表现、巨大的落差。可参看《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论学诚的藏密传承》。

居士】那您在学诚身边,怎么不会受到影响呢?这也是和个人的行为、爱好有关。在的位置不同,想法和看法也就不同,做法当然也不同了。小时候,学诚法师确实是个老实巴交的学生。

贤佳】是的,内因、外缘综合作用。心见若邪,则随缘堕落。如历史上的佛图澄、道安法师、玄奘法师等处于国师地位,名利不亚于学诚,但没有像学诚那样腐败堕落。而元朝的喇嘛国师以及现代的藏密“法王”却搞男女双修,行为鄙滥。

 

(八)

【居士】请教一个问题:学诚诱奸事件是双修,还是单纯的邪淫?

【贤佳】学诚倚借藏密依师法、双修法作邪淫。藏密双修法(“无上瑜伽”)本是邪淫法,借用佛教概念都是虚诳。可参看《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

 

(九)

《辨破“谭崔”邪法(男女双修法)》

(附件摘录)一位女士谈到她学习、修炼的一个团体叫做“谭崔”,说这是第十五世“大宝法王”传承下来的。她说“谭崔”就是男女双修,她的“谭崔”老师有固定的“佛母”(“明妃”)。她提到学诚,她说学诚应该是在练这个法门的,说学诚应该有这个传承。她又提到为什么修这个法门的人可以保持几天不射精,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两性之间的欲望了。她说这不会导致家庭不和谐、乱伦、生病,因为这是练功,不是谈恋爱……

这是男女性交邪教,不论他们怎么定义“淫欲”,正如孔乙己定义“窃书”不是“偷书”,应该谴责、纠治,以免自害害人。

 

(十)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二十二)》

(附件摘录)〖居士(女)〗藏密邪徒总是来批评我放不下一点小事。她们不懂,勿忘国耻,每年都提,是为了让国人自强,不要再出现被大屠杀的惨剧。她们不懂,我一再地提及,是因为寺庙淫乱现象根本没有得到治理,很难很难,以后还有更多女佛子被奸淫,而且藏密邪法的危害远不止这一点。我不断地提及,就为了不要再蹈覆辙。

 

(十一)

居士(龙泉寺体系)】历史上有不少著名的冤案,有疑点,不符合常理,有喊冤者等。

贤佳】古今不少人吃饭中毒,您吃饭都要查毒吗?

居士】您吃饭要查毒?吃饭时曾有看是不是新鲜的。若有可能被谋害的情况也许需要。若是有共同预谋,作证者神志不清,或不在常态等,弟子无明、邪知邪见等。万事万物,正常的明眼人本来心中就有数……

贤佳】您有何依据说举报逼淫短信的释贤甲神志不清、不在常态?另外,电信公司服务器有短信记录,政府也调出证实,您如何“明眼”说伪?

居士】您因何有大恐惧?

贤佳】我有何大恐惧?

居士】生死

贤佳】您于生死不恐惧吗?

居士】吉祥圆满。蒙冤28年刘忠林获460万“史上最高”国家赔偿。

贤佳】翻案要有实据调查,不可牵强滥说。正如以前说“师父”大功德,多年后有实据“翻案”知是虚诳。

居士】害心的果报:身心经常感受恐惧。

贤佳】您不恐惧死亡吗?

居士】生死由业

贤佳】您不恐惧死亡吗?

居士】您不恐惧下地狱?特工可以做成很多特殊的事。

贤佳】您不恐惧下地狱?

居士】说您会下地狱。

贤佳】说您会下地狱。

居士】未造不得

贤佳】维护邪师,怎么不是地狱业?

居士】您说了就对?您不是?

贤佳】您说的就对?我维护哪个邪师了?

居士】维护了您的心魔

贤佳】您维护了您的心魔吧?

居士】明、无明非二

贤佳】明、无明非一

居士】views are associated with ignorance, and ignorance is defined as a defilement of prajñā.

贤佳】“师父”与魔,是非一,还是非二?

居士】您与魔,是非一,还是非二?

贤佳】您与魔,是非一,还是非二?

居士】问这类问题即是愚痴之显

贤佳】是的,您先这样问,所以反问。正答如下:

明、无明非一非二,相用不一故,体皆真心故。

“师父”与魔非二,皆信行邪法故,皆有佛性故。

您与魔非二,崇护邪师邪法故,皆有佛性故,如《楞严经》说:“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

我与魔非一非二,敬戒破邪与违戒顺邪不同故,皆有佛性故。

居士】以名言解说亦是无明

贤佳】是的,所以应该明舍邪师邪法,深心敬戒持戒,进修禅定智慧,乃至求生净土,稳渐破除无明。

 

(十二)

原极乐寺尼】末学这两天思考到和学诚体系有关的一些问题:

1.一些维护学诚的人声称“历史上有很多冤假错案都是要过几十年才真相大白”等等,以此比附学诚事件是“冤假错案”,多年后会“真相大白”。并且这种比附应是带有暗示说:大家要坚信“师父”是清白的,要坚持支持“师父”,终有一天“师父”会“沉冤得雪”、复出领众。说这种话的人,有可能是学诚体系的现任领导者,也有可能是不愿接受事实真相的一般僧众或信众;有可能是心里知道学诚的未来不存在什么“沉冤得雪”,只是口头忽悠人,也有可能是真的就抱着这种期待在“坚持”。在各种人当中,末学最为担心的是僧团当中底层受蒙蔽的一般清众,一方面,他们的大好年华会在这骗局当中白白地流逝和浪费,不能真正积累到修行的功德;另一方面,在这骗局当中陷得越深,将来终有一天不得不面对真相的时候,会面临越深的痛苦,越难“疗愈”。“口是心非”的人,可能私底下会做两手准备;资源丰富的领导者,相对容易另找“出路”;在社会上有工作、家庭可以依托的信众,进退的空间也大……但深受蒙蔽的一般僧众可怎么办呢?多年过去以后,论修行没有真功夫(学到的都是学诚体系的相似法),论社会资源没有资源,就算想脱身,可能也真去不了哪里,只有捆死在体系里面了。难道他们真决心等“几十年”,去看“沉冤得雪”吗?不知道他们算没算过这笔账:就按现在是30岁来说,等上二十年、三十年,就五十岁、六十岁了,如果到时候学诚还没有“沉冤得雪”,没有“复出”,怎么办?继续等吗?不继续吧,前面等了二三十年都等了,岂能“前功尽弃”?继续吧,又继续到什么时候呢?退一万步来讲,过“几十年”,学诚真的复出了,但自己也老了,学诚更老,到那个时候,就算学诚还有能力度自己,自己也真的还有精力、体力修得上去吗?莫不是期待到时学诚讲一句法就能让自己“言下大悟”,为了等到这一天,无论多久也值得?

2.在极乐寺的时候,时不时会听到这种说法:我们女众福报不够,所以不能在“师父”身边承事,这是因为过去生造过和“师父”的违缘,要好好忏悔业障,等等。末学个人的感受,觉得这种说法对于极乐寺女众的自信心是种践踏。诚然,女身有很多的局限性,这是不可否认的;如果有人诚正地给我指出这种局限性所在,我会乐意听受,因为这能帮助我发现问题、改正不足,若能做出这种改变,终究是有可能增强自信心的。但是极乐寺的那种言论没有给我这种诚正的感觉,觉得只是含糊虚说,乃至是强词夺理,仿佛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让女众们全心全意地承事师长。末学觉得,就算真的想鼓励“全心全意承事师长”,也不必要用这种踩低人的套路吧?直接正面宣说“全心全意承事师长”的功德、利益,让人缘念“正面”的动力,不是更好吗?这弄得好像是给好好的一个人平白无故施加负罪包袱,让人争取“戴罪立功”以减轻刑罚一样,这跟世间常说的“道德绑架”“感情绑架”有什么本质区别?又好像世间一些推销保健保养品的推销员,为了卖出自己的产品,对顾客有意夸大说他们身体毛病多,让顾客出于羞愧、忧虑的心理而掏钱购买产品,无非是邪心小术。

想请法师看看这些问题,有什么可以给我们辨析一下的吗?特别是极乐寺贬低女身的说辞,末学觉得挺害人的。因为“女身”是既定事实,无法改变,不像其他无形事物如性格、习气等尚且容有改变的空间,她们抓住这个“把柄”想怎么说都行。只是现在“师父”倒了,“承事”的对象没了,不知道还会不会经常用那种说法。

另一个方面,末学也确实觉得作为女众是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做开拓性的事情,在世间事业的领域如此,在佛门领域讲“弘法利生”,也是如此。这是女性的特点决定的。如印光法师说:“光常谓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又尝谓教女为齐家治国之本者,盖指克尽妇道、相夫教子而言也。无如今之女流,多皆不守本分,妄欲揽政权,做大事,不知从家庭培植。正所谓聚万国九州之铁,也铸不成此一个大错。以故世道人心,愈趋愈下,天灾人祸,频频见告。虽属众生同分恶业所感,实由家庭失教所致。”又如《易经》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女众宜涵育的是如大地“厚德载物”一般的隐性之德,而非显扬之德。所以,像以前学诚体系宣称极乐寺尼众的发展侧重点在于“国际弘法”,如果说要尼众在国外开辟出一片天地,其实是不太现实的。按印光法师的观点,他不支持女众出家,鼓励女众在家积德行善、尽守妇道、念佛往生,这是他老人家熟谙世法和佛法而总结出的精辟见解。女众如果没有出家,可以如此践行。但是对于已经出家的女众,又特别是学诚体系的女众,该怎样继续这条道路,是一个值得重新思考的问题:一方面,要遵守清规戒律,不失出家本分;另一方面,怎样结合女众的特点来完成出家佛子应有的使命和担当。但不论怎样,尼众所要承担的角色,应与比丘有区别,不可能完全一样,纵使做到了,也可能只是一时的风光。

对此,也想请教您的看法。

贤佳】您的思考很好!学诚崇信邪法,多讲相似法,滥越律制,巧诈揽名,即使没有“遭难”,也不值得追随。“忠诚”待其“平反”,是依人不依法。

男女有别,本应保持适当距离,否则易生杂染,且易引人讥嫌。作为尼众,想要亲近承事比丘,想要突破应有的合理“障碍”,是为邪想。正如“福智”僧团的沙弥、比丘,想要亲近承事女上师,是为邪想。都是藏密依师法引生的畸形产物。

虽然尼众今生不便于独立游化、大弘佛教,但也是出家并受戒法,应该尽力顺戒修道,随缘随力弘化,随缘护教利人,不负出家和戒法。后世往生净土,则无男女之别。不必局限今生而萎缩心志,也不宜逆缘突破今生男女之别,以戒为师,乘戒兼俱,行于中道。

原极乐寺尼】极乐寺的那种说法是引生了一些同学的遗憾。其实没什么可遗憾的,女众要出家,应找比丘尼,学诚是比丘,不能度女众出家,再是“大德”,也不应该执迷不放。这也是太神化学诚所致,神化到凌越戒律的事情放在学诚身上都是合理的。

话说回来,极乐寺即使真心认为“好好承事师长”是非常值得倡导的,那她们只要“正面”说承事师长的功德利益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说女众业障太重而感致不能在师长身边,要努力承事师长来解除违缘、忏悔业障?您认为这是为什么呢?龙泉寺僧团有透过说男众的什么缺陷问题来强调承事师长吗?

贤佳】“神化到凌越戒律的事情都是合理的”,是藏密体系的常见作风。

没听说龙泉寺僧团有透过说男众的什么缺陷问题来强调承事师长。说女众业障太重而感致不能在师长身边,可能是给极乐寺尼众被安排地域上远离“师长”的总体状况一个合理化解释,也激发听话、承担之心。反正在依师为中心的体系中,一切都会投机汇归依师、听话、承担。

 

(十三)

《交流讨论类编05:学诚体系相似法(2018年)》

(附件摘录)他(学诚)在接待台湾“中华人间佛教联合会”参访团时说:“我认为现代的出家人可以清净,但不能清闲。”其意蕴是清净不是必须的,非首要的,不清净也是可以的,必须且首要的是不能清闲。这其实是他长期管理僧团、指导僧人学修的一贯观念并充分落实。在这一观念下,他会接纳、任用对他忠诚的犯粗重罪者,特别重用“不执着戒律清净”而灵活多变、做事能力超强的人,美其名曰:心量广大,善用人才,善于组合缘起成办大事。这样如何成就出世间?而实际在世间法上也埋藏大隐患。

(龙泉寺体系法师)可能其菩提心是相似菩提心,实质或可名为做师所喜心、壮大团体心,而师为邪见邪行之伪师,团体为不重戒行的共世俗团体。没有真实的戒定慧修行,自然难免要用俗术、俗事来管理人、维系人,甚至用旁门逆行来显高明。末法时代,不重戒行,必堕五欲。

龙泉寺多年学修引导是“依师学法”、“依师持戒”,而师离经背教,讲相似法,又轻视戒行,破坏律制,所以病入膏肓,难以治疗。可能需要棒喝猛呵、外力逼迫,才可能醒悟、变改。

 

(十四)

《交流讨论类编06:极乐寺体系状况(2018年)》

(附件摘录)〖极乐寺某甲〗知道师父出事了,在极乐寺,我们无法知道事情的真相,很多比丘尼、沙弥尼被派到下院,也有人离开了僧团。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大大的疑团,后来某比丘法师出来为我们作了说明,但反而加重了内心的疑惑。在寺里,僧团将我们“保护”得很好,每天如常,但这种正常,越来越让人不安。

弟子去的时候不用“药石”(晚餐),班导多次和我们说让用“药石”,说师父也用,师父在表法。

 

(十五)

《交流讨论类编07:龙泉寺体系状况(2018年)》

(附件摘录)现在确实还有很多人,包括末学身边还有很多人不相信,常在群里发辩解,或者叫大家不要讨论,以因果、地狱来恐吓大家,确实有点伤心。也许真的精神洗脑了,每天背师父赞颂、顶礼师父、听开示,以为这就是佛教全部,就像传销。

僧团中有些高学历者积极维护学诚法师。僧众对学诚法师名誉的依附更强,不只是理智辨别问题。

 

(十六)

《交流讨论类编08:学诚体系人员路向(2018年)》

(附件摘录)目前可能很多信众相信师父是清白的,关键点在于寺里执事法师们对大众的引导。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龙泉寺的修学体系和理念(如娑婆增上生、依师法等)已经崩溃了,也许上座法师们也陷入到自我怀疑和迷茫之中。

过去是因人取言,迷信盲从,宜应辨析其言,破除迷信,省思问题,才可能走上正途。如果坚持崇信、维护师父的迷途,是没有光明前途的。不宜奢望英雄领军,宜舍弃浮华,回归净法。

现今末法时代,根本还在自依止、法依止,宜多研学传统正规经典,少欲知足,严谨以戒为师,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外缘不可太依求、依赖,适当选择没有集体大偏邪就好,能方便个人持戒则更好。宜找严谨戒行的道场,读佛学院也可以,随力学习、自己念佛、随顺持戒就可以,不会受领头人那么严重的影响和控制。

 

(十七)

《辨析蔡志忠出家事》

(附件摘录)滥解佛法,滥开律制,难免乱象丛生。蔡志忠为了死后葬在少林寺而去少林寺剃一缕头发以获得出家名号,却不依佛制现出家相、行出家法,是为曲妄,并非“心平”,也非“行直”。

“浊世凡庸,鲜能修奉,且凭仪相,用光遗教。苟内外都亡,则法灭无日。愿诸上德,同志持危。”

 

(十八)

居士】《直击灵魂的纯素短片:〈肉食小馆〉》(素食2020-12-01)

https://mp.weixin.qq.com/s/YiGk38PiXLYZK8S5cqWT1A

《5位素食者的心灵独白:我为什么会吃素?》(素食人生2020-12-04)

https://mp.weixin.qq.com/s/E9ExjG5TYi9t1FzfWFVjsw

《六十多岁的我用4个月逆转十年糖尿病的真实经历,分享给有缘人》(素食2020-12-04)

https://mp.weixin.qq.com/s/5P3f9ptlpKWAfYXLCvDUTQ

《年度巨献:营养学泰斗和众多重磅专家诚挚奉上:【逆转糖尿病】公益直播大课》(素食2020-12-04)

https://mp.weixin.qq.com/s/ltzGdgoFm47vL253YJqLeQ

 

(十九)

居士】《无锡佛教大数据中心启动揭牌仪式举行|新疆昌吉州佛教代表团一行参访福建省佛教协》(佛教在线2020-11-27)

https://mp.weixin.qq.com/s/cEekXFhlpD1g9LXcqcdDnQ

《第五届黄寺论坛在京举行》(微言宗教2020-11-27)

https://mp.weixin.qq.com/s/_Tn94AHStFJifZP7MpvrNQ

《中国佛教协会人间佛教思想研究基地在浙江佛学院(总部)揭牌》(佛教在线2020-11-29)

https://mp.weixin.qq.com/s/zZEHs4-mB9hvzC5pRGqAdw

 

(二十)

居士】《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微言宗教2020-11-30)

https://mp.weixin.qq.com/s/KtRzkmFmMzmFWysQeltAaw

《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对基层宗教事务管理的促进作用》(微言宗教2020-11-30)

https://mp.weixin.qq.com/s/cWb1b2Jzx43SLiW6xjRzbg

《湖南省宗教事务条例发布》(微言宗教2020-11-30)

https://mp.weixin.qq.com/s/VMZD_8eqnEozDjlwqVwdMA

《吉林省人大审议通过新修订的〈吉林省宗教事务条例〉》(微言宗教2020-12-02)

https://mp.weixin.qq.com/s/VJX4-4JtE5EyXUvD3Mu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