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大乘非佛说”之二

辨破“大乘非佛说”之二(20211014)

(一)

居士】文章《论大乘吃素》(https://mp.weixin.qq.com/s/4LY6vpCTKFlSutC7LCkfwA)下有人留言:

请问“三身说”属于身见吗?如果不是,它和身见有什么区别?

“常住真心”属于常见吗?如果不是,它和常见有什么区别?和“梵”有什么区别?

“燃指供佛”是自残行为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历代祖师大多都不这么做?佛陀因地行菩萨道时为什么也没这么做?

盼回复!如果这个能够解释清楚,更多人对大乘就有信心了。

贤佳】可回复:

智者思而得之:

1.南传经典说法身、报身、化身,属于“身见”吗?如果不是,和“身见”有什么区别?南传经典说“法身”,如《(南传)长部27经/世界开端经》说:“这是如来的同义语:‘法身’、‘梵身’、‘法已生者’、‘梵已生者’。”http://agama.buddhason.org/DN/DN27.htm

2.南传教法说涅槃常住,属于“常见”吗?如果不是,它和“常见”有什么区别?和“梵”有什么区别?

3.很多阿罗汉涅槃时自己化火焚身,是自残行为吗?

居士】留言者回复:

首先第一个问题,关于法身的。南传《长部27经》里面提到这个法身不是说,有一个叫做毗卢遮那的法身佛,而是用来比喻佛陀的经法。您恐怕是直接搜索关键词查到的这段经文,都没有看前后文,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第二个问题,您之前也说过这个“常住真心”就是“涅槃”,那么直接叫涅槃就好了,为何多此一举头上安头?现代科学讲“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恐怕这个实体增得有点不符合常理了

“燃指供佛”的目的是为了所谓的“消业”,这种方式是否属实?为何祖师们不大量实践此法?说如果不燃指供佛,就“如我马麦,正等无异”,既然佛陀受了马麦之报,说明佛陀因地没有燃指,那么佛陀为什么要向弟子介绍一个自己都从未实践过的方法呢?这是个悖论。

贤佳】可回复:

1.法身并非专指“叫做毗卢遮那的法身佛”。任何佛都有法身,否则不名为佛。您看南传《长部27经》前文,意思是如来以法为体,所以对佛获得不坏信的比丘称为“世尊亲生子、从口所生、从法所生、从法所化、法的继承人”。另外可再看一段文:《(南传)譬喻经》说:“人天世智慧,无与伦比者,智慧正觉尊,谁见不起信?如玉出矿山,喻法身光明,他物无能秽,谁见不起信?”(卷第十四)(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N29/N29n0017_014.xml#lgN29p0229a1201

2.认识的层面、角度不同,所以名称不同,如佛有十号,如来、等正觉、无上士等,不必说是“多此一举头上安头”。

3.“燃指供佛”并非只是为了消业,也非一般凡夫所宜滥行。佛因地舍身无数,岂止一指?“马麦之报”是趣举例说,不必定执。如明朝莲池大师《往生集》说:“烧身烧臂,大乘经中屡开,然此得忍大士所为,非初心境界也。求西方者,当学钦公之习禅礼佛,不必效其燃臂。若能用燃臂之精虔勇猛,以治其恶习,则所燃亦多矣。古云‘善学柳下惠’,不其然欤。”(卷第一)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51/T51n2072_001.xml#pT51p0130c1201

居士】留言者留言:

麻烦贤佳法师抽空论证一下以下经文:

《法华经》第二十三品:若人有病,闻此经典,病即痊愈,不老不死。

《华严经》卷八十一:若复有人,闻此愿王,所有身心等病,……悉皆消灭。

最好能给出事实依据。

贤佳】可回复:

闻已修道,然后得果,诸佛及高位菩萨入无余涅槃,所有身心等病悉皆消灭,不老不死,岂非事据?

居士】他回:

贤佳法师真的是偷换概念、发散思维的高手,为了维护二道贩子编纂出来的伪经,也是用心良苦啊!那么照您这么说《药师经》《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都是讲的修道证果之后了?

照您这么说,大乘经里说的“病即痊愈”这里的“即”不是“当即”的意思,《楞严经》里说的“无始宿债,一时酬毕”,这里的“一时”也不是“立刻”的意思。

贤佳】可回复:

有时说即时果,有时说远时果,因中蕴果,因中说果,依果显因,宜应筹量解义。

如《大智度论》说:“闻名,不但以名便得道也。闻已修道,然后得度。如须达长者,初闻佛名,内心惊喜,诣佛听法而能得道。又如贳夷罗婆罗门,从鸡泥耶结髮梵志所初闻佛名,心即惊喜,直诣佛所,闻法得道。是但说‘闻名’,闻名为得道因缘,非得道也。问曰:此经言‘闻诸佛名即时得道’,不言‘闻名已修道乃得’。答曰:今言‘即时’,不言‘一心中’,但言更无异事闻之,故言‘即时’。譬如经中说:‘修慈心时即修七觉意。’难者言:‘慈三昧,有漏,是缘众生法,云何得即时修七觉?’答者言:‘从慈起已即修七觉,更无余法,故言即时。即时有二种:一者,同时;二者,虽久,更无异法,即是心而得修七觉,亦名即时。’复次,有众生福德淳熟,结使心薄,应当得道,若闻佛名,即时得道。又复以佛威力故,闻即得度,譬如熟痈,若无治者,得小因缘而便自溃;亦如熟果,若人无取,微风因缘,便自堕落;譬如新净白㲲易为受色。为是人故,说‘若闻佛名即时得道’。”(卷第三十四)(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5/T25n1509_034.xml#pT25p0313c1304

又如《孟子》说:“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居士】他回:

您的旁征博引正如我所想,如果“闻某某佛名不堕恶道”可以按照您这么解释,那这个理论将无法被证实,反正不管你怎么说都说得通,大乘就是大乘,文字游戏辩才无碍,正是因为如此才迎合大众需求,把上座部逼到角落里去。

况且,您征引的也都是后人言论,并非佛经和佛语,由此看来,佛法被润色修改也是正常了。藏密能大行其道,也不是没有原因。

大乘说,读某个经能够治病,100个读经的里面好了5个,就完全可以说是经的加持,至于其他的95个都死了怎么办?正好,所以治愈率100%!如果病还没好,但也没死,怎么办?按照贤佳法师的说法,“因已至,果未到”,未来会好。如果人都老了还没好,怎么办?不要紧,他虽然表面上没好,但是来世一定不会再染这个病。如果人被折磨死了怎么办?这不是经的问题,是这个人业障太重。

贤佳法师,您说我说得对吗?

贤佳】可回复:

文说“不老不死”,明显指无余涅槃果。“所有身心等病,……悉皆消灭”,若非证得涅槃,岂能心无病?宜应细读深思。您要对此文作粗浅理解而不信,也不必一叶障目、因噎废食,宜各别经文各别来说。

居士】他回:

您的老师学诚法师肯定也读诵过《普贤行愿品》吧?“或复有人...…乃至书写一四句偈,速能除灭五无间业。所有世间身心等病,种种苦恼,乃至佛刹极微尘数,一切恶业,皆得销除。一切...…诸恶鬼神,悉皆远离,或时发心亲近守护。”请问,学诚法师消业障了,怎么也会干这档子事?

贤佳】可回复:

您粗浅误解了。如《占察善恶业报经》说:“能闻我名者,谓得决定信利益行故,乃至一切所能者皆得不退一乘因故。若杂乱垢心,虽复称诵我之名字,而不名为闻,以不能生决定信解,但获世间善报,不得广大深妙利益。如是杂乱垢心,随其所修一切诸善,皆不能得深大利益。”(卷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7/T17n0839_002.xml#pT17p0908c2806

 

(二)

居士】文章《辨破“大乘非佛说”》(https://mp.weixin.qq.com/s/URwdP0UfFoobyi-S3Kqt3Q)下有人留言:

贤佳法师说“佛、阿罗汉入无余涅槃后是存在的,但以无为真常心存在,不以有为五蕴存在(佛无住涅槃还可化起五蕴,一般阿罗汉住寂涅槃则不化起五蕴)。”

1.无为法无相,无生无灭,这么说来你以为的“无为真常心”也是无生无灭无相啰?《楞伽经》说:“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大慧!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盘、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如来藏门。”原来你也赞同《楞伽经》中的真心如来藏其实就是指空、无相、无愿等诸法“性空”理啊!你也承认真心如来藏是暂时为接引计我外道,闻般若毕竟空如刀伤心的凡夫、外道而专设的方便说,等趣入“般若性空”正理之后再抛弃的非正义说?你既然懂这个道理,还胡搅蛮缠个“无为真常心”啥呢?吃饱了撑的?

2.化起五蕴非指有为法,那是指什么法?难道是无为法?你说啥就是啥!

3.南传三藏中你拿不出依据证明南传有真常唯心思想,就拿北传真常系《楞伽经》中的某段经文来证明南传也是真常唯心,这有说服力吗?有本事在南传中找出和《楞伽经》那段相对应的经文?就这么简单的逻辑,你根本就不敢,也做不到!

4.如果人人都可以像你这样不需理由、不需正确经论依据的妄加推测,说啥就是啥,那么别人也可以同样的说北传真常唯心系中有隐说萨迦耶见的外道思想,“真常”受到了印度外道哲学思想的启发,只不过把“梵”改了个名字。

贤佳】可回复:

1.无我、无相、空性、涅槃、如来藏、真常心等,文异义同,都是佛的契机引导,如不同角度的标月指,都是佛的真实语、正义说。您再细读经文。

2.化起的五蕴是有为幻法,非如来真实体。如来法身(真常心)不生不灭,是无为法。

3.可参看《由南传经典论证五蕴皆空、真常唯心》(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99.html)。

5.北传所说“真常心”是无我、无相、性空的,即是涅槃,不同外道“梵我”,除非您认为南传教法所说“涅槃”等同外道“梵我”。可再细看《由南传、般若、唯识经典论证真常唯心》(https://www.zhengxinfofa.com/4352.html)。

居士】他回复:

1.“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如来藏门”,照你的解释,佛并没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说如来藏。佛陀在此经中这句“为断愚夫‘畏无为句’”其实这是个废话,然后你在废话中契机了。

2.化起五蕴是有为幻法,有为幻法不属于有为法?你能在般若、唯识的经论中找到有为幻法不是有为法的依据吗?你能在这些典籍中找出“法身”就是指真常心吗?我已在这类典籍中找到答案反驳你的歪理邪说。

你说:“北传所说‘真常心’是无我、无相、性空的,即是涅槃,不同外道‘梵我’,除非您认为南传教法所说‘涅槃’等同外道‘梵我’。”这啥意思?什么叫我不认同北传所说如来藏即是指“无我、无相、性空”,相反,我大大地认同,只是你认同就不好说了。你认同如来藏就是指诸法的“毕竟空”,哪不自打脸?

如来藏或者真心,乃指众生心中本具如来的一切功德,为烦恼所覆不显。修行是去除所有烦恼,使其本来存在的如来藏得以显现成佛。

你既然承认《楞伽经》中佛对如来藏真实义的剖析,“众生心中本具如来藏”,只不过是佛陀为“畏无我句”的人方便施设的,它指的是般若的“性空”正理。你还矫情啥真常?

讨论佛法乱举经典已然成为公害。不管什么中观、唯识、阿含教理的差异,一个劲地往真常唯心上套,这和萧平实的手法如出一辙。贤佳法师不过如此!

你说“真常心”是无为法,不生不灭。你看,你学的真常唯心论都不正宗。真常类经典,说到如来藏、真心之类的,一般说体是真常(无为),而相与用是有为。俺一个学南传的都觉得和你在一起讨论北传都是欺负你,哈哈,你有何资格辩破“大乘非佛说”?你有脸就亮出真家伙!

贤佳】可回复:

1.断愚夫“畏无我句”,是一分机缘,而实际《楞伽经》听法当机众是大慧菩萨,并通被“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并非专对“畏无我句”的愚夫。可细读原文,不要断章取义,偏狭解义。

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说:“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如来藏门。大慧!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不应作‘我’见计着。譬如陶家,于一泥聚,以人工、水、木、轮、绳方便,作种种器。如来亦复如是,于法无我离一切妄想相,以种种智慧善巧方便,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卷第二)(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6/T16n0670_002.xml#pT16p0489b0312

2.化起五蕴当然是有为法。如来“法身”不是真常的吗?不是心法吗?您能找出经典内容证明如来法身不是真常心吗?

如来藏即是诸法空性、离言法性,即是涅槃,即是法身,即是真常心。您一直误解了北传所说的如来藏、真常心,所以一直滥诤。

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说:“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如来亦复如是,于法无我离一切妄想相,以种种智慧善巧方便,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卷第二)(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6/T16n0670_002.xml#pT16p0489b0312

居士】他回复:

“化起五蕴当然是有为法。如来‘法身’不是真常的吗?不是心法吗?您能找出经典内容证明如来法身不是真常心吗?”

贤佳法师让我找出经典内容证明如来法身不是真常心,这太容易了。比如《成唯识论》中就明确说法身非真常心。《成唯识论》曰:“说佛法身无生灭故,说证因得,非生因故,又说法身诸佛共有,遍一切法,犹若虚空,无相无为,非色、心故。然说转去藏识得者,谓由转灭第八识中二障粗重,显法身故。智殊胜中说法身者,是彼依止彼实性故。自性法身,虽有真实无边功德,而无为故,不可说为色心等物。”

看到没,其实你应该晒出来给所有文盲看,不能你自己一人独享!

唯识宗的法身谓由转灭第八识中二障粗重,显二空真如。真如即法身,如来一切真实功德法不离真如这个无为法,而唯识宗的真如法身,窥基明说非色非心。

一个连尼柯耶、阿含经都没有完整通读过的出家人,一个无法定义何为“真佛说”的还妄谈什么破“大乘非佛说”呢?简直荒唐至极!

您连“藏传非佛说”都说得让人不知所云,就那水准就别埋汰北传了。为什么北传佛教衰落得如此?就因为您这样的人才太多了!

贤佳】可回复:

《成唯识论》说“非色、心故”、“不可说为色心等物”,是就有为五蕴说色、心,正如南传教法说无余涅槃灭尽一切五蕴,并非否定超越五蕴的无相无为真常心。“心”的概念有深有浅,文同义异,不宜偏执浅解。可再读经文: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说:“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卷第二)

《楞严经》说:“汝元不知如来藏中,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汝曾不知如来藏中,性见觉明,觉精明见,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如一见根见周法界,听、嗅、尝、触,觉触觉知,妙德莹然,遍周法界,圆满十虚,宁有方所,循业发现。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卷第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9/T19n0945_003.xml#pT19p0117b2401

大宝积经》说:“如来藏者则不生不死、不升不坠,离有为相。世尊!如来藏者常恒不坏,是故,世尊,如来藏者与不离解脱智藏是依是持、是为建立,亦与外离不解脱智诸有为法依持建立。世尊!若无如来藏者,应无厌苦、乐求涅槃。何以故?于此六识及以所知,如是七法,刹那不住,不受众苦,不堪厌离、愿求涅槃。如来藏者,无有前际,无生无灭,法受诸苦,彼为厌苦,愿求涅槃。世尊!如来藏者,非有我、人、众生、寿者。如来藏者,身见有情、颠倒有情、空见有情,非所行境。世尊!如来藏者是法界藏,是法身藏、出世间藏、性清净藏,此本性净。如来藏者,如我所解,纵为客尘烦恼所染,犹是不可思议如来境界。何以故?世尊!刹那刹那善不善心客尘烦恼所不能染。何以故?烦恼不触心,心不触烦恼,云何不触法而能得染心?世尊!由有烦恼,有随染心,随烦恼染难解难了,唯佛世尊为眼、为智、为法根本、为尊、为导、为正法依,如实知见。……有三种善男子、善女人,于甚深法离自毁伤,生多功德,入大乘道。何等为三?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能自成就甚深法智,或有成就随顺法智,或有于此甚深法中不能解了,仰推如来:‘唯佛所知,非我境界。’除此三种善男子、善女人已,诸余有情于甚深法,随己所取,执着妄说,违背正法,习诸外道,腐败种子。”(卷第一百一十九)(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1/T11n0310_119.xml#pT11p0677c0707

另外可再参看《由南传经典论证佛涅槃后存在》(https://www.zhengxinfofa.com/3031.html)、《由南传经典论证五蕴皆空、真常唯心》(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99.html)。

居士】他刚继续留言:

《金刚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般若系经典说不以三十二相见如来,因为如来法身无相,法身代表性空的真理。世间一切法都是缘起无常的,所以一切法的实质都是空性的。因为空的真理存在于一切法之上,所以佛陀的法身代表性空的真理是遍于一切法的。

贤佳】可回复:

是的,涅槃、真如、如来藏、真常心即是诸法空性,也即诸法无性性,也即离言法性,此空性非断无空。

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说:“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卷第二)

《大智度论》说:“问曰:若云‘无为法空’,与邪见何异?答曰:邪见人不信涅槃,然后生心言:‘定无涅槃法。’无为空者,破取涅槃相。是为异。” (卷第三十一)(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5/T25n1509_031.xml#pT25p0289b2103

《(南传)弥兰王问经·(第八)涅槃存在之问》说:“‘涅槃非生起者,故涅槃生起之因不能说。……得说至涅槃作证之道,不得示涅槃生起之因。何故耶?以法(涅槃)是无为故。……涅槃是无为,依何物亦不能造。大王!不可说涅槃已生、未生、当生、过去、未来、现在、是眼所识、耳所识、鼻所识、舌所识、身所识。’‘尊者那先!若涅槃非已生、非未生、非当生、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非眼所识、非耳所识、非鼻所识、非舌所识、非身所识者,尊者那先,然者,卿示涅槃之不存在,涅槃是不存在。’‘大王!涅槃是存在。涅槃是意所识,依清净、寂静、殊妙、端直、无盖、不染污之意而行正道之圣弟子见涅槃。’‘尊者!其涅槃是何样之物耶?以比喻可明白之。其存在依比喻可明耶?以理由令予理解。’‘大王!名风之物存在耶?’‘然,尊者!’‘大王!示风之容状是微、大、长、短耶?’‘尊者那先!风不能示,风以手不能捕捉,又无法触摩,然其风存在。’‘大王!若风不能示,然者,风不存在。’‘尊者那先!予知,风是存在,此是予所确信。然,予不能示风。’‘大王!与彼同,涅槃是存在,然,不能示涅槃之容状。’‘善哉,尊者那先!以善示比喻,善明理由。彼然,予如是认受:“涅槃是存在”。’”(卷第十六)(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N64/N64n0031_016.xml#pN64p0071a0301

居士】他回:

把此贴留言精选发出去,让所有人见证您的无知!

你这人也是傻得不行,你举的南传《弥兰王问经》这段只是说明涅槃这个无为法非因缘(有为法)生,无为法不具生灭故不可以时间、空间之概念来衡量,无为法非眼识、耳识等有为法有已生、当生、未生、过去、现在、未来这些概念。你举这个经你想要说明什么呢?合着,无为法不具时间、空间相就真常唯心了?

不管般若、唯识,阿含,说到无为法都是“不生、不灭”,没有生,如何灭?“常、无变异”隐喻无为法没有生灭变化。如果说无为法“无常”,哪不是和眼识一样是有生灭的有为法了吗?佛陀形容无为法“无生、无灭、常无变易”不是让文盲扣字眼来着。无为法该怎么说还是得说,你喜欢一厢情愿的扣那是你的事。

您这人也挺卑鄙心虚的,某些留言在精选中没有了!您太奇厄了!无语!

你让我举证“法身”不是“真常心”的经论证明,俺就举了唯识宗的“法身”乃转八识二障粗重所显真如,窥基此文明说真如“法身”乃无为法,非色非心,你却闭着眼睛说作者此文明是就有为法说非色非心,哦,唯识宗的有为法非色法、非心法?你还有一点人性阅读吗?胡扯程度已经到了公然耍无赖、令人发指的地步。

还有,在俺用唯识经典或南传经典或中观经典证明这些部派观点时,如果你反对,就请在这些相应部派的经典中举证反对的理由,请不要用什么《楞伽》《楞严经》真常系的来胡扯。真常唯心系不证明真常心的观点,它证明啥呢?这文盲都知道。讨论问题,辩证佛法要有点格调!

请把此留言精选,所有人可见!

贤佳】可回复:

我举南传《弥兰王问经》,是说涅槃这个无为法是实体存在的,也即阿罗汉、如来入无余涅槃(灭尽有为五蕴)后是实体存在的,这个实体是无为无相的,是超越三界、五蕴的无虚妄的真常实有,非如龟毛兔角般的空无,非只是意识理解的名相、理则。如来藏、佛性、法身、真如等也如此。

我先前说“《成唯识论》说‘非色、心故’、‘不可说为色心等物’,是就有为五蕴说色、心,正如南传教法说无余涅槃灭尽一切五蕴,并非否定超越五蕴的无相无为真常心”,是说法身非有为界(五蕴)中的色法、心法,意思不是说“有为法非色法、非心法”,您滥解我说的意思了。

再分享一段相关南传经文,您可细读品思:

《增支部4集173经/摩诃拘𫄨罗经》说:“‘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还有任何其他的吗?’‘学友!不要这么说!’‘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没有什么其他的吗?’‘学友!不要这么说!’‘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也有也非有什么其他的吗?’‘学友!不要这么说!’‘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既没有也非没有什么其他的吗?’‘学友!不要这么说!’…………所有六触处去处之所及,即所有虚妄去处之所及;所有虚妄去处之所及,即所有六触处去处之所及。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是虚妄之灭、虚妄之平息。”http://agama.buddhason.org/AN/AN0755.htm

居士】他继续留言:

我说般若系经典说到“法身”,法身就代表诸法“性空”的真理,所以《金刚经》说不以三十二相见如来(法身),法身无相。

你也说:“是的,涅槃、真如、如来藏、真常心即是诸法空性,也即诸法无性性,也即离言法性,此空性非断无空。”

第1,你居然承认真常心就是诸法空性,就别胡搅蛮缠啥心了,“空性”在中观学中代表“非色非心”,没有色心之自性。

第2,虽然真如、如来藏、真常心都是离言法性,但是,三系对于这些离言法性的名相有各自不同的分别阐述。般若的离言法性是相待而空的诸法“空性”,所以称空宗。唯识的离言法性乃指生灭的依他起相如幻如化,所以离言说相;二空所显真如乃唯识理,不可说无,这也是离言说相。真常系指一切众生心中本具如来功德,此心乃离烦恼所显,非名言戏论所执取,所以真常心离言说相。所以当我们说“离言法性”时,要注意三系的特指,空宗与有宗的区别!鉴于此“离言法性”据三系“说空说有”之区别,讨论真常、唯识、般若各自表述之“离言法性”之时,应以各自典籍表述,否则以空宗说有宗,或以有宗言空宗,都是耍流氓。

俗话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学文化”,其实有比这更可怕的,文盲没文化本不可怕,就怕文盲耍流氓,那就更可怕了!

贤佳】可回复:

涅槃、法身、真如、如来藏、真常心等无为法都是性空无相的,都非有为界(五蕴)的色法、心法,这没有什么矛盾。空宗、有宗是角度、层面、深浅不同,没有实质冲突矛盾,正如大乘经律教法与南传经律教法没有实质冲突矛盾(论师论典所说则不一定)。您可再细读深思《由南传、般若、唯识经典论证真常唯心》(https://www.zhengxinfofa.com/4352.html)。

居士】他回:

大乘教法,比如空宗,说一切有为法如幻如化,无生、无灭、不一、不异、非断、非常、不来、不去,无有自性。而南传说色、心、心所,有生有灭,有各自性(特相)。怎么可能说各自所表达的自性是一样呢?还是那句话,你从南传经典找出有为法不生、不灭、不常等依据,否则还是乱拾牙慧!

你也可以在中观经典中找出唯识宗的依他起相有自性、圆成实有自性这些依据来说明问题,否则还是自说自话

贤佳】可回复:

南传说“色、心、心所,有生有灭,有各自性”,这是表象浅层说法,深层来说有为界的色、心、心所都是无常虚浮的,根本没有恒存自体,其实无生,也即无灭,自性实虚。可再细看《由南传经典论证五蕴皆空、真常唯心》(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99.html)。

居士】他回复:

你让我举证“法身”不是“真常心”的经论证明,俺就举了唯识宗的“法身”乃转八识二障粗重所显真如,窥基此文明说真如“法身”乃无为法,非色非心。你却闭着眼睛说作者此文明是就有为法说非色非心,哦,唯识宗的有为法非色法非心法?你还有一点人性阅读吗?胡扯程度已经到了公然耍无赖,令人发指的地步。

还有,在俺用唯识经典或南传经典或中观经典证明这些部派观点时,如果你反对,就请在这些相应部派的经典中举证反对的理由。请不要用什么《楞伽》《楞严经》真常系的来胡扯。真常唯心系不证明真常心的观点,它证明啥呢?这文盲都知道。讨论问题,辩证佛法要有点格调!

请把此留言精选,所有人可见!

还有南传说涅槃是无为法,无为法非色非心、无生灭,如果你反对就举南传相反观点。别做不举男说啥就是啥,俺也可以说你指的“真心无为法涅槃”就是“梵我合一、不二”的梵,只是换了个名字,其实就是萨迦耶见,而且我也不需要举证!

《杂阿含》:“云何无为法?谓贪欲永尽,瞋恚、愚痴永尽,一切烦恼永尽,是无为法。”

《杂阿含经》表述了早期佛教如何定义无为法,还需要举吗?中观、唯识我都举了“法身”非真常心的证明,是不是再举《阿含经》证,证明“法身”非真常心?

《增一阿含》:“己身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見慧成就,复能教人成此五分法身;身能教化,复能教人使行其法。”

看懂没?早期佛教定义的五分“法身”是指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此乃指佛陀教法之身。《杂阿含经》中,舍利弗尊者般涅槃后,佛陀告诉阿难,舍利弗尊者入灭了,但是,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没有入涅槃。从早期佛教定义的“法身”,丝毫扯不到真常心!

佛与阿罗汉的区别在哪?先定义清楚佛与阿罗汉的区别,这对证明“大乘非佛说”很有依据力

《杂阿含经(六八四)》(佛说正自觉佛陀与声闻阿罗汉之区别):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如来、应、等正觉者,先未闻法能自觉知,现法身知得三菩提,于未来世能说正法觉诸声闻,所谓四念处、四正断、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分、八圣道分,是名如来、应、等正觉,所未得法能得,未制梵行能制,能善知道、善说道,为众将导,然后声闻成就随法随道,乐奉大师教诫、教授,善于正法,是名如来应等正觉、阿罗汉慧解脱种种别异。”

你让我举证“法身”不是“真常心”的经论证明,我就从中观、唯识到阿含,从各自的经论列举了这些派系的法身观,怎么样?还想继续撒泼打滚?

还有,俺一再讲做人要有格调,举证要有逻辑。您一再发链接要俺细读《由南传经典论证五蕴皆空、真常唯心》,可是俺细看再细看也没看到你在南传三藏找到了说服力,化起五蕴出自南传那部经论?“法身是指真常心”又出自南传那部经论?你拿哪些自己纯脑补的东西来说事情,符合“由南传经典论证.....”这个主题吗?

南传上座部佛教没有你说的那样神神叨叨,没有你所向往的神佛神菩萨观。从俺列举的经论中已经明证南传说的涅槃、法身非你所愿。

还有讨论南传,你胡扯啥《楞严经》《楞伽经》,且不论这些经典的真伪,真常系经典的主题就是证明真常心,否则它证明什么?拿这些东西来胡吊扯,这符合逻辑性吗?这不叫论证,叫撒泼打滚。讨论佛法也是做人,要有点格调嘀!

您这纯靠脑补的论证南传真常唯心,就像硬说《大唐西域记》里有个孙悟空、猪八戒一样滑稽可笑!最幼稚的是被人说破后再继续各种撒泼打滚。

您敢把此留言精选,让所有人可见!我认为你不敢!

谢谢你让我分享南传《增支部4集173经/摩诃拘𫄨罗经》这段经文:“‘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还有任何其他的吗?’‘学友!不要这么说!’‘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没有什么其他的吗?’‘学友!不要这么说!’‘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既没有也非没有什么其他的吗?’‘学友!不要这么说!’…………所有六触处去处之所及,即所有虚妄去处之所及;所有虚妄去处之所及,即所有六触处去处之所及。学友!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是虚妄之灭、虚妄之平息。”

我还是想,在你善意提醒我细读细品之时,你自己细读细品过了吗?此段“所有六触处去处之所及,即所有虚妄去处之所及;所有虚妄去处之所及,即所有六触处去处之所及”,你又犯了同样错误,不解经中内容,自以为是的乱举,然后站在反方反驳自己。此文我劝你细细品读!六触——眼触、耳触、鼻触、舌触、身触、意触。

“南传说色、心、心所有生有灭,有各自性,这是表象浅层说法,深层来说有为界的色、心、心所都是无常虚浮的,根本没有恒存自体,其实无生,也即无灭,自性实虚”,此观点是出自经典上还是你自己脑补的?有依据否?

我没说错,拿中观和南传来抬杆,这种毫无依据的“表象层次与深层次界定法”完全是脑补遭打脸后的撒泼打滚心理在作祟。

你说:“《楞伽经》所说断愚夫‘畏无我句’,是一分机缘,而实际《楞伽经》听法当机众是大慧菩萨,并通被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并非专对‘畏无我句’的愚夫。”这什么意思?你是说那些“畏无我句”的反而是世界上最利根的聪明人?让大家看看你的邪见!佛为这类当机众、聪明人反而要说“为断(畏无我句)、显般若毕竟空”的如来藏法门?您当不当机我不知道。不过,您的理解能力、说话逻辑性确实与众不同!其实经中乃佛陀与大慧菩萨问答交谈,佛告诉大慧“如来藏”法门的真义,是为“畏无我句”类愚夫说如来藏,并非说大慧乃此类外道凡夫。经典中常有佛陀与舍利弗尊者谈论外道,难道是针对舍利弗是外道?所以我说,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说话没有逻辑性,脑补太甚!

贤佳】可回复:

正反言论供大家品鉴吧,智者思而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