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护教

论护教(20210810)

(一)

居士】有人留言:

假设佛教“几千年来”“人人”都是好样的,个个都没有做过“出格事”的人,从没出现过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恶僧,也没有出现过因为僧人太坏伤天害理而被“灭佛四次”的“三武一宗灭佛件”,“佳佳”举报学诚我也啥也不提,可你看看“历史”,看看“整体”。你们了解历史吗?“水浑了上千年了”,佳佳您这么做,这不顾及佛教整体的大局、不顾佛教的面子了。您一时爽了,以为起点作用,可您却间接成了“毁佛教发展”之人,您事与愿违了!“要想佛法兴,唯有僧赞僧”。您太迂腐了!您的举动不是“护法”,而是“教难”!打个比方,您以为舍车可保帅,可事实是舍车棋就输了。舍了学诚,佛教就完了。所以勿要以个人恩怨干死学诚,更况他是你师父,是冤!

【贤佳】可回复:

僧人举治佛教败类,是自清自治,给人光明、希望,否则恶僧“毒疮”捂不住而被教外人士揭破时,才真是引发灭教之时,宜应深思明辨。可参看:《论是否应举治学诚》(https://www.zhengxinfofa.com/3571.html)、《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1654.html)、《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https://www.zhengxinfofa.com/1819.html)、《论僧人可揭批僧人》(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05.html)。

居士】留言者回复:

根据历史实践,您是错的。要想佛法兴,唯有僧赞僧。揭发可以“教内小范围”忏悔。

【贤佳】可回复:

您说“要想佛法兴,唯有僧赞僧”,您这话有经律依据吗?赞邪僧能兴佛教吗?我也是僧人,您为什么批评我而不赞我?是要败坏佛教吗?

您说“揭发可以‘教内小范围’忏悔”,学诚抵赖、反诬,不肯教内小范围忏悔,您怎么办?

居士】留言者回复:

你师父不是坏人,他可能是着魔了,自己也身不由己,不受控制。你看过《楞严》,知道大修行人修到一定高程度很容易着魔。帮他驱驱魔吧,原谅他,不要杀死他。

【贤佳】可回复:

不会杀死他,而是救治他。他主要是被藏密邪见邪法蒙蔽而崇扬邪法、破戒作恶,若不大力救治,难免深重堕落受苦,且大坏佛教。可参看:《论学诚的藏密传承》(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81.html)、《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1890.html)、《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57.html)、《审思学诚事件和藏密教法》(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48.html)、《论如何看待学诚体系及避免覆辙》(https://www.zhengxinfofa.com/2878.html)。

居士】留言者回复:

你师父他没有藏密传承的,密宗传承要有“四灌顶仪式”的,他都没受过任何灌顶仪式的,哪有什么传承?他可能只是着魔了而已。我相信学诚绝对不会叛国和达什么有关系的。你们冤枉他了。

【贤佳】可回复:

我提供了证据,您有反证据吗?可参看《质问雪相法师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4192.html)。

您认为他着魔了,那该怎么救助?

 

(二)

居士】有人留言:

请问贤佳的依师法跟学诚的依师法有什么区别?目前整个中国佛教界,只有贤佳一个人是对的,是如法如律的,这是不是一种精神控制?

【贤佳】可回复:

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以人为辅,欢迎质疑,这与学诚的藏密依师法的不同。可参看:《揭破龙泉寺体系的依师法》(https://www.zhengxinfofa.com/1482.html)、《揭破龙泉寺体系的依师法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1497.html)。

我未说只有我是对的,我也分享了很多我赞同的文章。我破邪显正,启发众人,开放欢迎质疑、批评,不强迫他人接受我的观点,不会精神控制任何人。

居士】留言者回复:

您不赞同的出家人,就给他封一个“汉喇嘛”的称号进行污蔑毁谤是吧?比如学诚,他看了《广论》,何以就断定其就是喇嘛教徒?我看了《共产党宣言》,是不是说明我是共产主义者?看了基督教的《新旧约》,那我就是基督徒了?……你觉得,你这种给人戴帽子的思维,有没有问题呢?要论证学诚是不是喇嘛教的,首先要知道他的法脉传承,比如他的根本上师是谁,他哪一年受的四皈依,他接受了几次密教灌顶等等细节问题。对别人的定位要做到完全的实事求是,你赶紧去详细调查吧,不要再当键盘侠恶意炒作污蔑了。

【贤佳】可回复:

学诚不仅是看了《广论》而已,而是崇扬《广论》,且自称有藏密传承。可参看:《论学诚的藏密传承》(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81.html)、《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1890.html)、《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57.html)。

居士】留言者回复:

《忆念常师父报法恩,依止大和尚(师父)建教法——2007缅怀常师父示寂三周年》(https://www.zhengxinfofa.com/4215.html),对这文章的出处,您起码得交代清楚吧?如果没有出处,这种牵强附会的文章,怎可拿来举证?

【贤佳】可回复:

那文章是我早年做学诚侍者时写的,内部可靠资料。

居士】关于忆念“常师父”的那篇文章真的是您写的么?当时是学诚逼迫您写的么?还是您自发写的?

【贤佳】我自发写的,为了维护学诚,因为当时体系内很多人信重日常法师而不太信重学诚。

居士】您那时是被洗脑了么?感觉您在全力吹捧学诚,并参与造神运动。您是看了《广论》,被里面藏密“四皈依依师法”影响了么?还是当时体系内风气所致?听说当时就是您提议摆“学诚”法相的,您还倡导大家念“南无学诚大和尚”,您当时是看《广论》后受到了依师法启发,还是学诚那时候不断地给您洗脑的缘故呢?那时候的学诚在您心目中是神吗?还是佛菩萨?还是只是师父?还是这三者的混合物?您自发写这样一篇文章,希望体系内的学修者更信重“学诚”,是为了什么呢?想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呢?是因为您觉得学诚好吗?当时您觉得学诚好在哪里呢?

【贤佳】我那时是被藏密依师法洗脑了,且觉得学诚在佛教界位置重要,而我内心相应于护教,那时认为拥护学诚即是护兴佛教,所以自然倾向于护学诚,全心护助学诚。

居士】您当时的想法是以下这样的一个逻辑么?

您相应于护教,又由于您在读书时就一直学《广论》,认同《广论》里面的“依师法”“视师如佛”等一套洗脑思想,又因为学诚在佛教界位置重要,又是您的“师父”,导致您全心护助学诚,以为护助学诚就可以使佛法大兴,救度无明罪苦众生。是这样的一个逻辑么?

那你为什么相应于护教呀?90年代末后您看到了佛教哪些衰败的状态,从而策发您的护教之心?您当时是觉得学诚能救佛教,是么?您觉得学《广论》,按照里面的道次第修行,就能成佛,是么?

【贤佳】是的。可能宿生等流相应于护教。那时看到学佛人少,社会主流也少佛法乃至反佛法,寺庙也多冷清。

居士】我想正是因为您从一开始护助学诚的发心并不是为了攀缘和为积攒个人名利,而是真正为了“护教”,所以您并没有被洗脑太久,或者说您才有可能及时醒来。我们佛弟子护持的究竟是“人”,还是“法”?我们每个人种因不同,结果也就不同。

贤佳】“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四分律》说:“有比丘为僧中胜人上座,若一国所宗,而多不持戒,但修诸不善法,放舍戒行,不勤精进未得而得、未入而入、未证而证。后生年少比丘仿习其行,亦多破戒,修不善法,放舍戒行,亦不勤精进未得而得、未入而入、未证而证。是为第二疾灭正法。”(卷第五十九)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8_059.xml#pT22p1006b2602

《大般涅槃经》说:“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如来先于异部经中说,有比丘蓄如是等非法之物,某甲国王如法治之,驱令还俗’,若有比丘能作如是狮子吼时,有破戒者闻是语已,咸共瞋恚,害是法师,是说法者,设复命终,故名持戒自利利他。以是缘故,我听国王、群臣、宰相、诸优婆塞护说法人。若有欲得护正法者,当如是学。迦叶!如是破戒不护法者名秃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卷第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2/T12n0374_003.xml#pT12p0380c1504

 

(三)

居士】《质问雪相法师》https://www.zhengxinfofa.com/4174.html

《质问雪相法师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4192.html

雪相的“大局观”是错谬的、偏狭的、冷酷的。

《大醒法师:破邪显正是每一个佛教徒的责任》(原佛2021-08-03)

https://mp.weixin.qq.com/s/QdlqNvn9jkmc07iHNuuH6Q

(摘录){抗战以前,上海某寺某和尚,他一面以中华佛教会副会长自居,他一面在寺中大设乩坛,且自称与济公为师兄弟。诸如此类似是而非的外道行径,自己不特没有正信和正知正见,反而自己转入到迷信中去,一味的作邪知邪见宣传,此所谓“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了。}

这位副会长直接被大醒法师毫不含糊捅到《海潮音》第二十九卷第九期上,必然也是希望大众周知的,区别是不如现代网络传播力度大,但这刊物也具有重要的影响力。这位副会长与学诚的事(知见、戒行都出大问题)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如果按照雪相法师的“大局观”标准,大醒法师这位太虚法师的接班人、太虚大师佛学思想的忠实宣传者,也会遭到抨击的。大醒法师何必小题大作,把一位代表佛教门脸的中华佛教副会长的不如法事公之于众呢?

当初二贤法师在僧团努力希望学诚隐退,而官方也是劝学诚辞职的,而学诚非要负隅顽抗到底,最后被他人义愤捅到媒体,被官方公开处理(依然手下留情),完全是自作自受。按照雪相的逻辑,国宗局、中佛协没有大局观,何必换会长呢?教界揭批第三世多杰羌(义云高)等,包括他雪相自豪参与的“法华义辩”(索达吉的世界影响巨大)……都没有大局观,为什么?因为这些都向世人展示了佛教界的坏事儿嘛,难道不会令外界觉得佛教界乱而失去信心?

而我看来,雪相的逻辑中恰恰缺乏了佛陀讲的因果、因缘观,因为造恶应召苦报,这些人不举治则难免大苦。雪相的逻辑中亦缺乏佛陀的大局观,众生平等、普度众生。佛教不是有一堆人去寺院迷信地拜拜,一堆人形式上皈依了或出家了,却依然在寺院或世间作恶,或在网上作秀……不是有这样一帮人顶着佛弟子身份扎堆儿就叫佛教了。佛菩萨心里的大局观是“众生得度”,而雪相的“大局观”是学诚这个坑儿、这个陷阱,不能说、不能填,那是让大众继续掉坑吗?

即便舆论哗然,学诚的处理也是轻描淡写的,依然有那么多人信奉、追随,学诚微博还有94万粉丝。如果学诚真的隐退职务,还保持对外形象,这个数字绝对还会继续巨额增加。因为学诚欲望勃勃,岂甘于平淡?即便这样公开处理,因除恶不尽,依然很多人信护学诚,雪相认为这些人构成佛教,是吗?

我们许多居士认为学诚恰恰应该定性其为魔子魔孙而驱逐出佛教(本来也破戒、坏法令人发指),以此契机展开教界的自清自净,令大众明白学诚代表不了佛教,学诚恰在佛教搞破坏。而雪相却非要让学诚代表佛教的门脸儿(因为他是会长),因而欲隐其恶,欺诳世人,雪相这不是随喜造恶?不是对学诚继续造恶开方便之门?

雪相的“大局观”,没有对众生的怜悯,没有对佛法戒律的恭敬,没有对善恶因果的随顺,没有对依法依律比丘的支持、爱护。深层次看,只有对根本不能代表断恶修善的佛教的学诚之流的袒护,以及对大众可能不愿意盲信依师给与供养的担忧。

砸掉了学诚,只是破除对人的迷信,彰显“依法不依人”,可能会影响教界内喜欢收钱的僧人的利益。而大众会从佛教经典入手,依法辨人,佛教有什么损失?损失的不过是一直妄图通过愚弄信众获利的部分打着佛教旗号的吸血鬼们罢了。

想起一位法师的言论:“一天夜里,学大又梦到了我(注:应是他梦见了学诚)。我问:‘想通了吗?’ 学大:‘我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大和尚有老婆、孩子都没事,我落到这个下场?’ 我说:‘你就像这桌子上的茶壶,他们像那几个茶杯。’ 学大:‘你是说我天生就气宇不凡,要领众修行,才佼佼者易折。’ 我说:‘不是,是你这人太能装。’”

学诚及其体系的“大局观”,八宗并弘,弘啥了?有“大局观”的学诚,各种场合讲“大局观”的学诚,最后欲壑难填地栽了。“大局观”除了给他脸上贴金,“心文化”净化他了吗?建议雪相听取前面法师对学诚的评价,反观自己,以避免学诚的茶壶人生的可能性!

有位居士评论:辨机死,不毁玄奘,一个学诚就毁佛教了?老鼠就是被你们这些“大局观”给养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