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学诚的宣判和揭批之二

论学诚的宣判和揭批之二(20210810)

(一)

居士】我最近看到一个微信公众号文章说学诚不在崇恩禅寺(《学诚不可能在崇恩禅寺,快醒醒!不要再被邪师邪法蒙蔽了!》https://mp.weixin.qq.com/s/7JeNoQbXRnY4JDDvXavDcw),所以才来打扰您的。我所在地区今年四月确实有参访团去了福建崇恩禅寺,我没有目睹,但是我妈和我媳妇是真的去了的,而且确实见到了学诚,安排了会面交流。学诚身边也有几个新近法师都是我们以前学佛小组的,当时他们也见了面的。我妈妈回来后都详细分享了去崇恩禅寺和会见学诚的过程的,而且就是说学《俱舍论》,现在当地的学佛小组都在学《俱舍论》,我妈一把年纪了天天背,天天线上交流。总之她们回来的感觉就是对学诚的信心不减反增,一个个欢欣鼓舞。所以我不明白法师为何说学诚不在崇恩寺,在我看来这确实是事实啊!

另外一事,经过学诚一事,很多人和我一样信仰几近崩溃,随后退出龙泉体系,但是还是有部分人执迷不悔,而且他们抱团一起屏蔽这些信息,完全不知道举报的内容和发生了什么(就算知道也绝不相信,以阴谋论解释。我媳妇最常说:人和人面对面都能有误会和信息传达错误,何况事隔千里,我们凡夫看不到背后因缘的)。我妈和我媳妇就在其中,这在我们之间是禁忌话题,完全不能谈论。我最近看贤S法师的《凤凰岭惊梦》,深感不安,这些只知依师而不能自己思考的师兄们该怎么办?他们这样下去会走向何方?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贤佳】那是集体骗局、以讹传讹。学诚曾公开教导“好心”妄语,龙泉寺体系高层善于妄语,龙泉寺体系的曾经辉煌是建立在妄语基础上的,如今仍然依赖妄语苟且维持,他们辗转传扬的事情宜应细察深思。

您说“我妈妈回来后都详细分享了去崇恩禅寺和会见学诚的过程的”,详细分享的内容是怎样的?

需要推动学诚的公开宣判乃至公审,并对龙泉寺体系(包括福清崇恩禅寺、仙游极乐寺)高层管理者作整治,否则他们难以醒转。

居士】我妈妈他们一行人都确实见到了学诚,说是有侍者带领到寺庙内的一个院子(具体的我记不得了),他们到一个会客厅落座,坐的有远有近还分前后排,然后学诚和几个年轻僧人一起进来坐到大家对面,学诚和大家进行了交谈,大家挨个发了言,有人是介绍自己的经历,有人是问候学诚,提问学修的问题,据说大部分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我媳妇看到学诚后就开始激动得不住落泪,以至于轮到她发言时都没有说话,我妈还为此觉得不好意思和惋惜。然后就提到让大家学习《俱舍论》。大家各自都带了礼物来供养学诚,我妈妈还专门去买了个保温杯送给学诚。学诚也给大家回了些珠串之类,我妈妈还拿回家一串呢。学诚得知身边的年轻僧人有几个和大家是一个地方学佛小组出来的,还当面称赞了他们。据说当时气氛很好。再细节的内容我也记不清了,我退出了他们团体,所以他们的分享会我没有参加。听我妈说还有外地的其他参访团,有去过的,还有正在申请前往的,是分批次安排去的。他们的想法就是师父再次出来普渡众生的日子指日可待了,一个个信心满满的。

我感觉案件都几年了,不了了之,官方不给个结果,这些信众还是执迷不悔的,但看不出官方打算处理的迹象。打个比方,就如同高官落马,有些进了秦城,但也很快能出来,风头一过他们总有人脉关系运作,还是能减轻罪责的,就算仕途断了,还是能舒舒服服过个晚年的。所以对此事的最终结果我是没有信心的,很是无奈。

【贤佳】您妈妈的这说法不难编造并统一口径,珠串等也可是崇恩寺僧人给的或自买的。都是口说无凭,不会有学诚的任何照片、影音。我见多了他们的欺骗,这不算什么。

学诚终身不可能复出,不必担忧,只是他的一些弟子还打着他的旗号制造骗局、欺诳信众和社会,需要适当整治,也需宣判学诚以彻底放倒可资他们利用的旗帜。诸法因缘生,需要多方推动,事在人为。

 

(二)

居士】文章《为什么依然有很多人极端维护学诚?》(https://mp.weixin.qq.com/s/0rZtNhd2J5CpmMtC1q4APA)下有人留言:

学诚的新闻已经过时了,你们还天天炒作……你们不是在网上疯狂地传播《二贤举报材料》,就是传播《凤凰岭惊梦》,天天来诱导民众来毁谤佛教,你们真的是想通过舆论来消灭佛教?

【贤佳】可回复:

正因为有很多人像您这样漠视学诚事件乃至掩饰、维护学诚,所以学诚的事情应深入揭批、总结,让民众认识学诚违背佛法,实是佛教败类,不代表佛教,也让佛教界深识学诚腐败根源,警策避免,并推动佛教界的整治以革弊兴利。可参看:《论是否应揭批学诚》(https://www.zhengxinfofa.com/3596.html)、《论是否应揭批学诚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11.html)、《关于“传播佛教负面言论”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2425.html)。

居士】留言者回复:

学诚不是已经被宗教事务局处理过了吗?你们为什么还放不过他呢?如果不满意宗教局的处理方式,那你们去干点实事啊,比如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亲自去上访,一天上访几十次,而不是窝在网络上充当键盘侠污染网络环境,不是散布过时的佛教丑闻让民众恶心佛教,就是传播道听途说地无端造谣毁谤佛教界的出家人,别忘了你贤佳也是出家人;台湾的萧洁仁(萧平实)没有根据地造谣藏传佛教,都在台北坐过牢。我觉得你们要收集证据,只有证据确凿才能打倒喇嘛教,你可以组织你的信徒去全国各地侦查喇嘛教的邪行,也许花个几百年时间就能干掉喇嘛教。

【贤佳】可回复:

国宗局2018年8月23日发布了对学诚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公布的查处措施还没有落实。

您说“传播道听途说的无端造谣毁谤佛教界的出家人”,您认为举治、揭批学诚是造谣毁谤吗?您不相信学诚有破戒作恶吗?

您说“造谣藏传佛教”,您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四皈依依师法不是邪法吗?

居士】留言者回复:

对学诚的“三免”以及他自己的“三辞”就是国宗局对他的处理方式啊!看来你确实是不满政府对他的处理方式,那你就去找政府、国宗局的茬啊,不要躲在网络上充当键盘侠抹黑整个佛教。

邪法的危害,就是有大量的民众受到伤害,你应当从关键点入手,调查看是有几百、几千、几万、几亿等数量的受害者,然后把受害者的姓名、地址、受害经过等有效的证据汇集成举报材料,然后去法院或者国务院上诉,可能要花个几百年时间,加油吧!请从现在开始去实行,不要只说不做,只是充当键盘侠了。

【贤佳】可回复:

还有性侵悬而未判。

我再问您:您不相信学诚有破戒作恶吗?您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四皈依依师法不是邪法吗?

请您直答。

居士】留言者回复:

①我当然相信学诚破戒,而且事实就是学诚已经被处理了,你不必抓住这一点天天炒作,从而抹黑整个佛教;②仅凭两本《广论》,是推理不出正统的藏传佛教还在修双身法的,过去有不代表现在也有,你要硬说现在必然有,麻烦请你拿出证据,切实证明一下藏传佛教僧尼都在双修。目前藏传佛教的僧尼有12万人左右(数据出自《中国宗教概况》一文),你要拿不出切实的证据,证明不了12万左右的人在天天双修,那是不是算无根据地传谣呢?依你“大律师”的身份,该怎么定位自己呢?另外,不要拿网络上那些打着藏传佛教名义的骗子说事,这种依附宗教的邪教人士,哪种宗教都是有的。

【贤佳】可回复:

学诚破戒,是佛教败类,揭批败类怎么算抹黑整个佛教?佛教徒掩饰、维护佛教败类不抹黑佛教吗?

再问一遍:您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四皈依依师法不是邪法吗?

请您直答。

居士】留言者回复:

是破戒啊,我一直在说,您一直在问,而且国家已经处理过了,处理的结果就是国家对他的“三免”以及他自己的“三辞”。您要对国家政府的处理结果不满,请不要迁怒于整个佛教,打着“举证学诚”的名头进行灭佛的勾当。

另外,您对国家处理学诚的结果不满意,可以直接去有关部门进行反映投诉,而不是窝在网上充当键盘侠,天天地造谣传谣,污染网络环境不说,舆论对佛教的伤害才是致命性的。你走到大街被人骂强奸犯无所谓,我可是受不了这种误解的。学诚师徒的恩怨,请不要波及到他人。

【贤佳】可回复:

还有很多人不信学诚破戒,反而说政府构陷、迫害学诚,所以还应大力揭批学诚事情以正视听,也铺垫政府明确宣判学诚。

您说我“天天地造谣传谣”,请您举出我哪一篇文章哪一句是造谣传谣?

再问一遍:您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四皈依依师法不是邪法吗?

请您直答,不要回避。

居士】留言者回复:

①“还有很多人认为学诚是诬陷”,这不就是造谣传谣嘛?请问很多人是谁?②学诚破戒,国家已处理,我认为是合情合理的,没必要逼迫政府重判、扰乱社会秩序;③对于四皈依的问题应该辩证看待,有利也有弊,即便是三皈依,也有变成邪法的可能;④双修只是书本上的东西,古代可能确实有修的,现代修的人都是别有企图的人,打着藏传佛教的名头进行违法犯罪的勾当罢了,这种东西没啥可说的,硬要说的话,可以定义为邪法。

贤佳】可回复:

(1)龙泉寺体系众多人仍在信护学诚,龙泉寺体系外很多人也在维护学诚,我直接、间接了解很多。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1)·(七)》(https://www.zhengxinfofa.com/543.html)、《论是否应揭批学诚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11.html)、《学诚事件曝光后的诸方反应》(https://www.zhengxinfofa.com/4159.html)。

(2)不是强逼政府重判,而是学诚牵涉复杂,没有公开定罪宣判,需要铺垫机缘。可参看《论学诚的宣判和揭批》(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03.html)。

(3)藏密四皈依根本是邪法。三皈依是佛说的正法,变为藏密四皈依就成邪法。可参看:《辨破藏密四皈依依师法》(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43.html)、《揭露藏密依师法的反智精神控制及危害》(https://www.zhengxinfofa.com/1942.html)。

(4)您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是邪法,这很好!那《密宗道次第广论》宣扬男女双修法,是否应算邪书?其作者宗喀巴是否应算邪师?还有很多现代藏密“高僧”在维护男女双修法,认为属于高端佛法,那么是否算邪师?可参看:《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https://www.zhengxinfofa.com/1273.html)、《辨明达赖喇嘛邪说》(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2.html)。

另外可参看:《揭露藏僧双修状况》(https://www.zhengxinfofa.com/1940.html)、《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1954.html)、《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三》(https://www.zhengxinfofa.com/2003.html)。

居士】留言者回复:

好吧,您一定要进行所谓的“破邪”,那就只能由着你了,我依旧是不赞同您这种说法的,希望您好自为之吧!

【贤佳】可回复:

可参看:《论揭批邪师邪法的权利和责任》(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39.html)、《论揭批邪师邪法的权利和责任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59.html)、《论破邪显正、扶树律制》(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