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戒律的含容

论戒律的含容(20210727)

(一)

居士】文章《劝谏闽南佛学院丨居士说出家人打篮球没威仪,他们说无我相、无人相》(https://mp.weixin.qq.com/s/9ifSrhpkgW5PM9cntmOS9A)下有人留言:

出家人不是罪犯,为什么要剥夺出家人的自行权力?不要把经教中的佛法妖细化来捆绑出家人。如果说打篮球违戒,那么出家人用手机又怎么解释?佛学中的经教是引导众生积极向上、勇猛前行,不是东不能行、西不可见,这样就失去经教的本意了。

本人认为,佛说的经,就是在修习中的一经过,也是生命中的一个过程,把修习中的精华记录下来,这就是经。经是检验修习成就中的一个标准,但它不是捆绑众生的刑具。

贤佳】可回复:

出家人用手机不违佛戒,打球则犯佛戒,不忏悔则堕落。宜应适当学戒,莫要随意滥说,否则自误误人,难免堕落。

居士】留言者回复:

出家人拿着手机打游戏、狂网络商店,还有一些不入礼法的,难道这符合经佛本意吗?

修习中的身、口、意,第一说就是身,其中身就包括色相凡夫肉身之躯。没有身,什么都不成立,所以保身养性、保命拥道,一切行形中的都是助道之缘,何有违戒之说?这些人都是邪知邪教行邪道!

贤佳】可回复:

出家人拿手机打游戏,做一些不入礼法的事,当然犯戒,但用手机上网本身岂是犯戒?否则是否可因说妄语、恶口等犯戒,就说说话犯戒,禁止一切说话?

打球犯戒,是佛制戒律明文禁止的,可参看《论僧人威仪并劝谏温州普安寺释明心》(https://www.zhengxinfofa.com/3721.html)。

宜应适当学戒,不要随意滥说。

居士】留言者回复:

制定戒律是什么时代?篮球史缘哪个时代?制定戒律时代有篮球的吗?

贤佳】可回复:

戒律禁止僧人打一切球,自然含摄篮球。可再看先前分享的文章《论僧人威仪并劝谏温州普安寺释明心》。

居士】留言者回复:

不要糊粥八裂了!总是这样说话,是不是有异幻症?好好看看史记。

贤佳】可回复:

《梵网经菩萨戒》说:“若佛子,以恶心故观一切男女等斗,军阵兵将、劫贼等斗,亦不得听吹贝、鼓、角、琴、瑟、筝、笛、箜篌、歌叫伎乐之声,不得摴蒲、围棋、波罗赛戏、弹棋、六博、拍毬、掷石、投壶、八道行城,爪镜、蓍草、杨枝、钵盂、髑髅而作卜筮,不得作盗贼使命,一一不得作。”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4/T24n1484_002.xml#pT24p1007b1401

《南传长部经典·沙门果经》说:“或有沙门、婆罗门,为世所敬,食他信施而自存活,然于诸种博弈,若八道棋、十道棋、无盘棋、石蹴、拔取、掷骰、击棒、相手、投球、叶笛、锄戏、倒立、风车戏、升高戏、车戏、弓戏、测字、猜意、伤占等等,专心一意,耽斯放逸,今于是事皆悉舍离,此又为比丘戒行一分。”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B06/B06n0003_001.xml#pB06p0013a3004

您看不含摄打篮球吗?

如同佛制戒禁止饮酒,虽然佛世没有现代的啤酒、香槟酒、卡瓦斯等,但都被佛戒禁饮酒所含摄。

 

(二)

居士】打球违戒,锻炼身体方法多种,并非除打球不可。如果非得执着这点乐受,非得违戒也要执着这种自由,应该好好思考怎么解脱呢?难道出家就是为了披着僧袍行在家人事?

贤佳】很好的思考、质问!不明苦、集、灭、道四谛,也就不明佛法所说解脱,自然随顺流俗知见。又不知佛制戒的慈悲、智慧,不了解戒法的内容、行相,就难免滥解、滥说、滥行。

居士】如是!僧人除了自修,法赖僧传!既然僧人依信施而活,就有对信众弘法、表法的责任。如果以身公开犯戒,还无惭无愧、强辞狡辩,对律制毫不尊重,还以所谓自由为借口,势必传播给信众和外界错误的知见。请问,这样的僧人还有消受信施的权利和自由吗?如果是托钵制度,信众知道这样的僧人公开犯戒不知改错,这样的僧人估计只有空钵而回、肚子挨饿了。这世间,有不付出代价的自由和权利吗?躺在信施上,谈不遵佛戒的自由,这与世间那些游手好闲,还想白吃白喝白拿钱的懒汉的思想何其一致?而懒汉作为公民,还得遵守基本的法律,否则面临惩罚。而戒律,实则是僧人应当遵守的法律。不想遵守法律的公民不是好公民,不想遵守戒律的僧人,与不守法的公民的思想何其一致?不守法而不获制裁必然损害法律的尊严,不守戒律没有任何处置,也必然损害戒律的尊严,后果都是非常严重的。而戒律的尊严,本来应当由教界僧团来维护,由关系最密切的僧人群体来劝谏维护,但前二者多不履责,导致许多僧人对律制越来越不当回事儿,公开犯戒,不受劝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本着罚不责众的谬见,本着“大哥莫说二哥的”的想法,“僧捧僧”,互相纵容、包庇且无惭无愧,还狡辩以欺瞒信众,实在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