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佛协改革建议

中佛协改革建议(20210713)

居士】昨晚静坐中想到中国佛协改革的一些建议:

一、中佛协秘书长一职应该由佛协和宗教局共同任命,其作用是作为政府与佛协沟通的桥梁,其本人是宗教局与佛协共同信任的人,其薪资由佛协与宗教局各出一半。

二、赋予中佛协秘书长监督会长及副会长的权力,其既有执行会长意志的义务,又有监督会长的权力,相互监督依存,必要解决问题时可召开副秘书长会议讨论监督会长的事项。这样,会长对外代表佛协形象,对内领导班子民主集中制。

三、为防止秘书长坐大、喧宾夺主,其不能担任政协、人大代表,会长在场时亦属陪衬角色。这相当于唐僧师徒中孙悟空的角色。

从学诚事件看来,当年的秘书长如果看到他在威仪及其他小节上出现问题时,当直言私下相劝。秘书长背后有宗教局后台支撑,会长对其所言亦必定重视,有所忌惮,避免一人独裁。或有人向秘书长反映会长不法行为,秘书长可处理和反馈,对外保密,避免事态对外扩大。万一会长不听劝告,秘书长可对宗教局进言,由宗教局裁决。又,如果秘书长无理欺负会长,会长亦可对宗教局进言,由宗教局裁决。秘书长对僧人戒律应该有所了解,能辨别正法、外道邪正(如孙悟空所具火眼金睛)。秘书长和会长对整个佛教道风形象负责,对内外关系协商合作,属于紧密合作伙伴,而不是会长把秘书长当作佣人召唤使用。

历来制度滋生腐败,宜从制度上下手解决问题。所谓一个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成好人,一个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成坏人。制度即是生存环境,“孟母三迁”不就是为后代找个好的生存环境吗?

贤佳】我转发请教一些人,一位居士回复如下:

{这位居士对目前宗教团体的运行体制和人事制度全无了解,建议难免未切实际。

会长在各宗教团体地位虽高,但内部制约远超这位居士想像。上级部门在安排佛协领导班子时,怎么会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但即便如此,不从宗教团体内部管理科学化、民主化着手,不形成良好的治理结构、培养良好的治理能力,仅凭人事安排上的小心思,是无法达成目标的。}

居士】我等从来没从事过佛协工作,自然是局外之人,凭想象推理考虑,仅为有关人员作额外参考。但局内之人这么多年来的作为,我等未看到有何良好进展。我从事佛教文化相关工作,走遍全国各省,了解各省寺院情况,当年亦遍参文革前过来的老和尚,住茅蓬、禅堂、闭关皆经历,以前亦给佛教刊物写过稿,对四众情况多有了解,唯未了解中佛协内部运作。我与四众弟子一起喝茶时常谈到当今佛教管理不力现象,听取过诸方建言,乃出此言也。

若总依靠大德高僧来管治(如赵朴初、虚云老和尚等),当大德高僧离开时难道就此不振了吗?故要建设良好之制度,后来即使无高僧大德出现,能有认真执行制度者,亦令正法不倒。比如现在的禅堂规矩,钟板不断,虽无开悟高僧带领,亦有禅僧正常坐禅行香,一片肃静,禅林风骨犹存。

佛协未产生前中国佛教是何现象?产生之后又是何现象?其存在之利弊如何?皆当考虑。现在一个会长腐败搞得整个教界被人诟病,而寺院一个小和尚破戒还俗亦没多少人说闲话,可见佛协之制度建设关系佛教整个大局,所有四众弟子皆当关心,建言献策,广纳良言。

贤佳】那位居士回复:这位居士这些意见我完全同意!

居士】中佛协理应把学诚事件当作一个受屈辱而发奋图强的契机,如果站在个人立场而言,要把学诚牌位立起来,每日对着牌位反省改革措施,而不是讳疾忌医,希望大家把此事尽早忘却(现在很多人就存此想法,极度忌讳有人提起学诚事件)。

网上看到一篇小文《左宗棠骂出一个进士》,说的是某官员因怠慢左宗棠被骂“王八蛋”,乃把“王八蛋”三字供奉起来,立志培养儿子考取功名一雪前耻,并令儿子不成功不准穿男人衣服,穿着女人衣服读书,经过多年努力奋斗终于考取进士。

憨山大师《绪言录》中亦说:“难而易,易而难,众人畏难而忽易,圣人畏易而敬难,是以道无不大,德无不弘,功无不成,名无不立。”

从来修行得大成就者皆必经历一番磨难,中国佛协亦当如是,不应磨难而退却,应越挫越勇。网上有人说,“失败是成功之母”的说法是错误的,“检讨是成功之母”方为正确。善于检讨失败才能获得成功。

贤佳】随喜善思!

居士】通俗来讲,秘书长只是执行会长决议,但目前佛协并无监督机构,另设监督机构不但人员不足,且很多人兼职者太多,龙多不下雨。各副会长散落各省,不能就近监督会长,唯秘书长经常跑腿,与政教各方常有联络,所知信息更多,人缘亦广,宜兼职做监督工作。且只为开一个试点,万事开头难,开试点不应怕犯错,如政府当年设立特区就是这想法。机构改革不是一开始就走上正确道路,以后可多次修改微调完善,就怕死不改革,一条路走到黑。出了学诚这事情,我相信绝大多数佛教徒希望中佛协实行改革措施,也与当前国策呼应。

不要把监督与被监督当成“敌我关系”看待。会长与秘书长在工作上本来就属于最亲密关系的上下级,最能推心置腹谈得来的一对,理应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秘书长发挥监督作用,是为会长好,也是为自己着想。比如有人投诉说会长威仪不整、小节有亏,善意提醒注意,即可挽救会长过失。由最亲密的人善意提醒,会长亦能接受。这与拆台无关。会长有人监督,对大多数佛教徒来说亦能放心。

或者广开言路,成立机构改革委员会,公开邮箱征询建议。汉地佛教有诸多流派,建议成立各流派专门委员会或联盟,加强沟通合作,比如禅宗寺院联盟或委员会,成立微信群交流管理心得,每年定期开会讨论问题。还有戒律、净土、教理、国内弘法、海外弘法、打击附佛外道、打击行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各有志趣。佛协领导皆可加入各群了解教界舆情,掌握动向,做出决策。

贤佳】中佛协前不久有成立“佛教教务和教风监督委员会”,可参看《论教风监督》(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09.html)。宜否就此机构开展工作?

居士】不知其章程和具体监督怎样安排,觉得他们应广泛征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