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汉传僧人弘扬藏密的忧思和建议

对汉传僧人弘扬藏密的忧思和建议(20210629)

(一)

居士甲】之前一直关注的某汉传佛教法师,一直在公众号上弘扬净土法门和戒律,现在居然也开始弘扬藏密依师法,在文章中频频引用藏密经典中的内容。几万汉传佛教僧人,完全修学纯正汉传佛法的,究竟还有几人?对汉传佛教的未来,我很忧虑。

不禁止藏密网络传播,不对汉传佛教僧人修学的内容加以限制,禁止其弘修藏密,禁止汉传佛学院给学僧教授《菩提道次第广论》等藏密经典,任凭他们继续跨界学修、弘扬藏密,汉传佛教与藏密继续玩暧昧、搞混沌,使得藏密已成功突破有关部门限制藏密喇嘛来内地传教的规定,“借壳传播”(借汉传佛教的壳和汉喇嘛),在内地合法生存,遍地开花。假以时日,一亿多汉传佛教僧人和信众大体藏密化,汉传佛教变质、衰亡,藏密将实质成为中国五大宗教中人数最多的第一大宗教。

相关资料可参看:

《辨破藏密四皈依依师法》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43.html

《论藏密祖师和教法》https://www.zhengxinfofa.com/3790.html

《辨破〈丁小平:太虚法师对藏传佛教的融铸〉》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45.html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2320.html

《关于揭批藏密问题正当性的交流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1944.html

对此提出建议如下:

弘修藏密教法、已藏密化的原汉传寺院应该通过建筑或醒目处的藏密标识、僧人穿藏密僧袍,以示与传统汉传佛教寺院和僧人的不同,方便信众明白选择信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多是“挂羊头卖狗肉”,混滥不明。对已藏密化的内地寺院和僧人,有关部门宜实行与西藏藏密寺院基本相同的管理政策,而不是沿用对汉传佛教寺院和僧人的管理办法。

 

(二)

居士乙】一亿多佛教徒甚至更多的地球人成为藏密教徒,这可能是部分藏密高阶人士的宏伟蓝图,所以他们的传播手法与商业传销一样专业,宗萨、索达吉等是很明显的例子,有野心,有目标,为达目的非常努力。而国内政府机构内部不知道什么原因,还非常配合宗萨这位海外藏密宗教大咖,通过电影媒体等手法大肆包装、宣扬藏密。窦靖童最近主演的电影(《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怎么过审的?对于藏密的传播,明显宗教管理存在问题。佛教三大教派都有各自的管理办法,为什么汉传佛教寺院会大量藏密化,“挂羊头卖狗肉”,却得不到依法清理整顿?这是政府宗教管理层面应该重视的问题。

依法管理宗教,如何执行到位?如果每一次整顿,成为腐败官僧重新洗牌、分配寺院资源的机会,而不是清理寺院的污垢,那么所看到的结果就是,寺院越来越偏邪,会彻底沦为敛财工具和传播邪法邪见的场所。看教界现状,即可知道管没管,明显是表面文章,发了一堆文,似乎没啥用。这样下去,就会如佛陀悬记,魔子魔孙在寺院,正法真僧在民间,居士比寺院僧人更正见、正精进。这样下去,宗教管理的良好目标落空,教职人员的认证和管理没有积极意义,僧人接受管理的结果是,腐败权力决定了寺院和僧人的命运,不法僧人与腐败权力勾结控制寺院。正法僧人因遵守戒律无法与之共住,让出或被迫离开寺院,无法进入教职人员体系,只能体系外生存,依靠正信居士护持,真正的佛教没落。所以,国家进行教职人员管理本意是好的,但腐败官僧就能利用这个管理权力,把寺院变成自己谋利的“乐土”,而不顺从其恶业的僧人难以立足。这样下去,教职人员管理制度名存实亡,拿牌照的名不符实,依佛法戒律生存的僧人反倒没有牌照。那么届时居士如何识别真假僧人?可能要回到古代的规矩,了解其剃度师、依止师、授戒师等,居士有一定教理和戒律知识进行识别,观察僧人戒行。

想到这个前景,感觉悲哀而痛心!希望更多的正信正见僧人出来弘法教育居士,至少给将来三宝住世哺育出一片土壤,你们也能因此长期的弘化而令信众知晓、护持,获得生存的空间。如果懒惰于无所作为,既不破邪,也不显正,不护法护教,这样下去,可能要么同流合污才能生存,要么被误伤归入伪滥僧,要么无人知晓、生存困难而只好退心还俗。当然,如果持“路死埋路、沟死埋沟”的理念,完全不考虑今生生存问题和弘法,利用极短时间精进成就而脱离五浊,以期将来行菩萨道,来对抗今生、未来的恶劣环境,那么也随喜这样的法师,那就一心精进吧!最忌讳的就是,啥都不做,不积极造善的共业自利利他,也不积极造善的别业自利利他,不是恶比丘、坏人,但就如在温水里被煮着的一只青蛙,得过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