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修禅与持戒

论修禅与持戒(20210629)

贤佳】(20210622)附件文稿(《劝谏释养立》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56.html),不知您是否方便转给C师询问看法?

居士】C师回复:

{“劝谏释养立的内容”具体都说了什么?我没看过,不好妄议。

一诚长老作为禅宗传人,禅宗修行本来就是“离法自净”,有别于教下的“依法作净”,否则唐代的禅师们不会离开律寺讲寺别立禅院、增补清规、开创农禅家风的。事非经过不知难,对待老和尚当本“恕道”。}

贤佳】请帮助回复:

劝谏释养立的内容即是文中说的删除网络宣传,保护一诚长老的清誉。

我劝释养立删除宣传内容,即是体恕老和尚,否则世俗人看了,不明白“离法自净”,大概会讥笑“老和尚摸小尼姑”。

另外,“离法自净”是仅离戒法,还是离佛法?如果离戒法,为何要受戒呢?犯戒无罪吗?如果离佛法,怎么算是佛教徒呢?

居士】C师回复:

1)“劝谏释养立的内容即是文中说的删除网络宣传,保护一诚长老的清誉。”

常言道:屎虽污秽,挑起来更臭!

2)“我劝释养立删除宣传内容,即是体恕老和尚,否则世俗人看了,不明白‘离法自净’,大概会讥笑‘老和尚摸小尼姑’。”

我没看过相关照片,故不好判断。正常世俗人恐怕未必会讥笑“老和尚摸小尼姑”,藏地活佛动辄为人摸顶加持,不分僧俗男女,咋未见有讥笑?只有知道比丘戒条的白衣居士才会对此分别敏感吧?

3)“‘离法自净’是仅离戒法,还是离佛法?如果离戒法,为何要受戒呢?犯戒无罪吗?如果离佛法,怎么算是佛教徒呢?”

案:“离法自净”一语典出《祖堂集-药山和尚》。至于所问“是仅离戒法,还是离佛法”,难道戒法不包括在佛法中吗?不唯戒法,《金刚经》尚云“一切法皆是佛法”呢!

至于所问“如果离戒法,为何要受戒呢”,因为唐代不经受戒不得度牒、不许游方参学故。据《祖堂集-石头和尚》:“六祖劝令出家,于是落法离俗,具戒于罗浮山,略探律部,见得失纷然,乃曰:自性清净,谓之戒体。诸佛无作,何有生也?自尔不拘小节,不尚文字。”

至于所问“犯戒无罪吗”,犯戒之罪与世间犯法之罪可以等同吗?犯比丘戒之人难道在世间就一定要被等同于罪犯、坏人吗?况禅门尚有无相忏悔、观心实相忏悔灭罪之法焉,就一定要感不得好死之罪报吗?禅门既以“自性清净谓之戒体”,请问,一个尚未顿悟自性清净的人严格说来,能算是真正意义上感得戒体者吗?既未得戒体,则依法作净亦徒具形式之“皇帝的新装”而已。

又据所问“如果离佛法,怎么算是佛教徒呢”,《金刚经》不云乎“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汝作么生会?乃至于《华严经-梵行品》中所问“如何是梵行耶”的疑情话头,毋庸冗长引述,个中内容法师想必不陌生吧?

至于“怎么算是佛教徒呢”,我以为与其提供一个现成权威的标准答案,不如拈来作为一个话头供学人参究,更对此见浊时代之机——昔石头和尚参南岳怀让禅师问:“不慕诸圣、不重己灵时如何?”怀让禅师曰:“子问太高生!向后人成阐提去。”石头对曰:“宁可永劫沉沦,终不求诸圣出离。”请问石头和尚算是佛教徒么?

贤佳】(20210623)可回复:

1.屎尿已公开流布,努力阻止、清除则是更臭吗?应该任由公开流布吗?

2.文章《4岁学中医,14岁皈依,38岁出家,41岁做方丈,这女博士真牛》(网易新闻2021-06-18)(https://3g.163.com/dy/article/GCPO8UG80521DC6R.html)中有照片。古往今来世俗人讥笑僧尼染事很多,《水浒传》《金瓶梅》等小说中就有。另外,藏密本是附佛外道,其“高僧大德”性丑闻很多,社会上的批评也很多,不宜拿来例证佛教。

3.宜应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不应粗率凌越律制,更不应认为不犯戒,否则落于邪见,也败坏佛教。可参看:

《辨析蔡志忠出家事》https://www.zhengxinfofa.com/2226.html

《关于高僧犯戒的辨析》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39.html

《论大乘持戒》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35.html

《论轻视小戒的过患》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96.html

《对用“一切法皆是佛法”辩护男女双修法的辨破》https://www.zhengxinfofa.com/907.html

《论“以经为则”》https://www.zhengxinfofa.com/3700.html

居士】(20210624)C师在汉地学禅宗,在云居山多年亲近过老禅师,后来去藏地五明佛学院学佛一年,对藏传佛教有感情,这是刚才我与他的聊天分享如下:

{C师:我猜如果太虚大师不是说过“中国佛教特质在禅”的话,如果禅门不是出了如此多的祖师大德——贤佳者流一定会公开谤禅宗是如藏密一样的“附佛法外道”的。

我:依据是什么?

C师:不信你去问贤佳。

我:是你怀疑就应该是你思想的问题,而不是别人的问题,法律上就是这样的,谁主张谁举证。

C师:举证之一:他敢说藏密是“附佛外道”——据我学习藏密大圆满、大手印的教义,与禅宗很接近。

我:藏密男女双修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存在?以汉地佛教观点看待有问题吗?我认识一个出家师,东北人,是学藏密的,现在就在藏地出家,我问他是不是真有双修法,他说实有,是受印度性力派影响的。

C师:你读《陈健民上师曲肱斋全集》即可了解所谓双修。道家亦有房中术。

我:随历史年代越久,佛教里面混入非佛法因素越来越多,从中国佛教就能看出。

C师:依三法印即可判断。

我:贤佳按自己对佛经戒律理解,否定双修。三法印也没承认双修法,很多汉地高僧大德是反对双修法的。

C师:藏地祖师双修仅是其个人的私生活,人家男女在山洞里正搞邪搞仅是一个人的因果。汉地丛林寺院是有组织生活的群体,故不宜公开提倡。莲花生大士就是搞双修成就虹光的。

我:在家本来就允许有性生活,拿来当解脱修,合理吗?

C师:以毒攻毒,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比丘不搞双修就可以了。至于在家居士,人家爱搞不搞都是自由。

我:贤佳法师是头脑正常之人,举证有理有据。

C师:你说的教理是释迦牟尼所传,藏密源自南天铁塔的报身佛说。这个在逻辑上自洽。人家藏密本来就非释迦牟尼所传,如同印顺的“大乘非佛说”。如果贤佳有过十几年入藏学密法的资历,而后再站出来否定藏密就有说服力了。贤佳是鸡对鸭讲,自说自话呢。

我:佛陀有教导用“三法印”、“四依四不依”认识后来佛教问题。你的观点也不能说服象我为样汉地佛学者。

C师:双修如是佛法修便成就,不是佛法修便堕落——个人因缘果报而已。在人不在法,运用之妙存乎一心,“邪人说正法,正法亦是邪法;正人说邪法,邪法亦成正法”。

我:在家人有夫妻关系,修行到一定时候是自然而然减少性生活,少欲知足,这与所谓双修和房中术无关。《楞严经》说,因地不真,果遭迂曲,淫欲本来就不是正因,如人煮沙终不能希望成为饭。

C师:佛不说诸法断灭相,去读《圆觉经》。你都还俗多年了,仍谈性如虎,不能直面正视人之来处吗?

我:正是我还俗多年看透了这个问题,才不会相信所谓双修法能成佛,我没有视性如虎,也没有把性生活当作能修行的资本。性生活只是一种幻想和造作,并不能产生所谓永恒的快乐和定境。}

贤佳】请将以下文章发给C师,请他辨驳:

《辨破〈丁小平:太虚法师对藏传佛教的融铸〉》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45.html

《辨破藏密四皈依依师法》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43.html

居士】(20210624)C师要求转发给你的:

此文请转发贤佳法师吧:

“屏风虽破/骨骼尤存”,典出唐代的《赵州禅师语录》:“僧问赵州 : 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云 : 屏风虽破 , 骨格犹存。”

之前每拜读到这则公案辄生困惑,查“百度”、“知乎”说是“比喻家业虽然败落,但门风还保持着,也比喻生活虽然贫困,但气节不衰”云云,是不是感觉有点儿扯?如是积惑存疑日久,直至偶然阅及一篇关于古代屏风的考古文章,始豁然开朗——原来屏风之称出现在先秦经典中时通常名之为“扆”或“依”,扆是背依之屏,《荀子·正论篇》天子“居则设张容,负依而坐”,《释名·释床帐》“扆,倚也,在后所依倚也”。先秦时代家具简质,却很有灵活布置之便,王及诸侯临时的听政与休憩之所,便常常可以根据需要随时布置于上下左右前后,用“扆”方便隔出一个“尊位”来。

原来这僧前来问赵州禅师“如何是和尚家风”,言下之意是试探赵州开堂说法接引五湖四海前来座下参学衲子的资质,翻译成现代白话就是:“喂!你这老和尚究竟能拿什么来为我等众人作大靠山,让人安心依止于你门下修学禅道佛法呢?”古代宗师出山开堂说法,动辄便是“千五百人的善知识”规模,俨然一佛出世,四方成尊。这么多参学僧日常的衣食住行四缘开销都需要一一落实解决了,才好令人安身依止,还要主事的大和尚自身修为过硬,道眼明白、机锋敏捷、德学兼备才能令四方学人心服口服,甘愿依止座下参学,诚非易事。而这些流俗世人所看重的堂煌名目,在一代宗师赵州和尚眼里无非就是有它没它都无所谓的“闲家具”、“破屏风”。赵州禅师如九方皋相马,重在“骨骼尤存”——这能于乱世人心撑起宗门的磊磊“骨骼”是赵州的,又何尝不是我人自身本自具足的一段血性佛骨呢?(案:信息社会里,如今的人学佛专拣被精心包装成大师的豪华精美的大屏风下去皈依,譬如学诚的龙泉寺,结果常常弄得自取其辱~)

曾经有一个尼姑问赵州禅师:“如何是密密意?”师(赵州禅师)以手掐之,尼曰:“和尚犹有‘这个’在?”师曰:“却是你有‘这个’在。”——每读这则被正式载入大藏经里的唐代禅门公案,我就禁不住要心生感慨——现如今佛门中这些爱惜羽毛的诸山长老、大德高僧们,还能有几人胆敢拥有如赵州禅师这般貌似不顾清誉、违反戒律,直指人心的接人手眼呢?前几天就有贤佳法师者流,辗转发来一张原中国佛协会长一诚长老为尼姑弟子摩顶祝福的照片,谓之“有违戒律、有失长老清誉”云云,对这种条件反射式神经过敏的“正见”,且不妨报之以赵州禅师的“屏风虽破,骨骼尤存”一笑了之罢!

贤佳】可回复:

《圆觉经》说:“末世众生将发大心求善知识欲修行者,当求一切正知见人——心不住相,不着声闻、缘觉境界,虽现尘劳,心恒清净,示有诸过,赞叹梵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7/T17n0842_001.xml#pT17p0920b0901

您认为一诚长老会自认为那样摸尼头清净无过吗?您认为值得赞扬效学吗?

居士】C师:

{请转告之:持戒者谁?——贤佳法师果真能够发起疑情,直下照顾到此一句话头相续二十分钟,再来与山僧谈律论戒吧!经不云乎“摄心为戒”?}

贤佳】可回复:

您认为“无我”之人或见“本来面目”之人可以随意违背戒相吗?“摄心”就可以违背佛制戒相吗?

《楞严经》说:“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淫,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砂。何以故?此非饭本,砂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卷第六)

您怎么看?“无我”摄心做男女双修,不违背《楞严经》所说吗?

另外《〖虚云老和尚开示〗戒律是佛法之根本》(虚云佛学社2021-03-27)

https://mp.weixin.qq.com/s/tfYAB-5pfoqar0DXGA7JoA

(摘录){由法成体,因体起行,行必据相。当知戒相者,即是戒法之相,复是戒体之相,又是戒行之相。盖法无别法,即相是法;体无别体,总相为体;行无别行,履相成行。是故行人最要深研戒相。}

《【虚云老和尚开示】半月诵戒,说到行到》(虚云佛学社2021-04-15)

https://mp.weixin.qq.com/s/N1L351Abq_MRn2bj2CYkXg

(摘录){初发心的格外要慎重,很多人年老还靠不住,果能一生直到进化身窑,那时都不犯律仪,才算是个清净比丘。戒律虽有大小性遮之分,皆要丝毫不犯,持戒清净如满月,实不容易,不可不小心。}

您怎么看?

居士】C师的回复:

  1. 看贤佳的套路,令人联想起林彪私议毛泽东的话:“他先为你捏造一个‘你的’意见,然后他来驳你的意见。”玩人丧德,其心可诛。

2.禅宗的“摄心”境界贤佳体会过吗?

3.弘一、藕益诸大师都未敢自称“清净比丘”,太虚大师明确说自己“不是比丘,佛未成,愿人称我为菩萨”,请问如今贤佳敢公然自称是清净比丘、是律师、已感得比丘戒体吗?

4.循业发见:彼既可引经据典一千条立论,我亦能旁引博证一千条反论,一千减一千等于“0”,此类文字游戏折人口,未必真能令人心服。真修心人何必非热衷于此刷存在感焉?永嘉禅师所谓“直截根源佛所印,寻章摘句我不能”。

5.余今独自居山安禅八年了,三衣一钵未尝离身,每月初一、十五坚持诵戒,还曾为求“瑜伽菩萨戒法”行脚两个半月入藏地求授,论到对戒律的尊重心不会比贤佳差多少吧?我只是不迷信于戒,认为修行不止于持戒,没有原教旨主义的执念而已。不尊重戒律,中国禅宗丛林恐成日本佛寺。斤斤执念于戒律,农禅精神不能发扬光大,禅寺恐亦不复有存在之必要了。

6.戒经云:“一切恶莫作,当奉行诸善,自净其志意,是则诸佛教。”戒定慧三学无非是导人“自净其志意”的善巧修行方便而已,只不过参禅直抵意根,更直截了当一些,其法能总摄三无漏学,与戒经所说精神并无违背。

7.以上葛藤说了那么多,倘贤佳法师仍然想理论出个是非究竟的话,余唯有以禅宗二祖的话相赠:“我自调心,干汝何事?”

贤佳】可回复:

1.讨论法义,不必排斥质疑,可以直言陈明自己意趣。

2.我不体会您所指的“摄心”,所以请您解答:“摄心”就可以违背佛制戒相吗?

3.我自认为依现今规范传戒已得比丘戒体,努力持戒,有犯则惭愧忏悔,不认为不犯。您认为自己未得比丘戒体吗?弘一大师、蕅益大师意趣可参看《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三·(四)》(https://www.zhengxinfofa.com/1340.html),另外可参看《与南传法师关于汉传得戒问题的辩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377.html)、《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3)·(十一)》(https://www.zhengxinfofa.com/489.html)。

4.所有佛经没有任何实质矛盾,若认为有矛盾,必是自己误解。可参看《从〈阿弥陀经〉“一心不乱”的异议看如何正解经义》(https://www.zhengxinfofa.com/2427.html)、《会通大小乘和菩萨戒》(https://www.zhengxinfofa.com/3771.html)。请您引经反论我先前所引《楞严经》内容试试看,必是您误解经义。

5.随喜敬戒持戒!

6.是无违背,若有违背,必非正禅。

7.批评滥说,何碍调心?不妨诚论法义。

居士】(20210626)C师请评:

请贤佳点评一下:和尚庆党建,寺院升国旗,违背戒律否?

贤佳】请回复:

您学过戒律,就您的了解怎么看?

居士】C回复:

互相挖坑设套构陷——《金瓶梅》所谓:不秃不毒,转秃转毒~

贤佳】请回复:

您这样说,是多虑了,也表明真不明了这个问题,那我直答:

和尚庆党建、寺院升国旗,不违背戒律,因为戒律没有禁止庆党建、升国旗,另一方面戒律要求遵守“王制”(国制、法规、政策)。

如《四分律行事钞》(〔唐〕道宣律师)说:“《五分》中,‘虽我所制,余方不行者,不得行之’,谓俗主为僧立制,不依经本也。‘非我所制,余方为清净者,不得不行’,即依王法而用,不得不依。《萨婆多》云:‘违王制故吉罗(注:突吉罗罪)。’”(卷上)(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1.xml#pT40p0018a1801

您看是否如此?

居士】{C师:照此推理,和尚吸烟、玩电子游戏、手机亦不违背戒律,因为佛在世时尚未有此故。同理,慧远大师所写《沙门不敬王者论》即违背戒律,《仁王护国般若经》即非佛说之伪经也……

我:电子游戏应属娱乐,戒律制止。

C师:抽烟吸大麻不违背戒律?

我:记得贤佳公众号有讨论过这些问题。

C师:道衍禅师扶佐朱棣造反当皇帝,算不算违背戒律?让他读《仁王护国般若经》。

我:绝对是违背戒律,包括少林寺的也是,佛就说末法有此现象。

C师:道衍作为“离法自净”的禅师,又有何妨?

我:如何证明道衍是离法自净了?名僧不等于是高僧。

C师:那浮图澄大师佐石虎止杀戮,算不算是违背戒律?还有普化禅师观两军斗?赵州禅师“佛之一字吾不喜闻”,算不算是“轻呵戒”?赵州禅师以手掐尼姑算不算是犯戒?

我:贤佳引用《涅槃经》讲解过相关内容,你说的我可转发。

C师:我说过,“1000-1000=0”嘛!咨讯如此发达的信息时代,引经据典的辩论已然没多大意思了~

C师:“如何证明道衍是离法自净了?名僧不等于是高僧”——如何证明他没有“离法自净”的功夫?

我:是你提出他是离法自净的,你当证明,道衍开示里面也没说自己开悟,没说自己离法自净。

C师:“离法自净”典出禅宗公案,指的是禅门修行的宗风以示区别于教下的依法作净,道衍既为禅师,岂违本宗?

我:名为禅师的不等于全开悟,也不等于成佛,岂能违背戒律?关于禅宗公案里的出格行为,贤佳公众号里面都有讲到。

C师:即一切法离一切相:触背与禅师原不相干。贤佳不通禅宗,凭何能解禅师的出格行为?一句合头语,千古系驴橛。

我:你也不算是开悟的人吧,如何认得禅宗最高境界?

C师:不服,你请贤佳从禅宗修行的角度解一下“南泉斩猫、归宗斩蛇”的公案?别人开悟与否,你怎得知?

我:那我是否开悟,贤佳是否开悟,你怎得知?

C师:“离法自净”这个道理难道要开悟者才能知道吗?我才不管你开不开悟呢~

我:那贤佳也才不管你开不开悟,是不是“离法自净”,人家就只是依据经典戒律说明问题。

C师:那我们就是鸡对鸭讲嘛!}

贤佳】请回复他:

“王制”较大背损佛制戒律时,可以申论,争取调整。向政府申论不违国法。

“离法自净”,何以只离佛法而不离禅法?标准为何?

居士】庆建党、升国旗,微信上僧俗四众多有疑而未决,宜为公示。

贤佳】好的。

居士】(20210627)分享一段聊天记录:

{C师:又跳出来了个学山禅师?不过这种搞法在国外很寻常。对治“学山法师者流”,贤佳那套咬文嚼字、引经据典的喋喋不休跟本没有毛用!要象我这种人站出来跟他机锋相向。可惜我也没这心情~

我:必须要有人非议,才让他们知道其所为不如法,有所收敛。如果大家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那么不如法现象必定大行其道。

C师:你们去非议这些骗子吧!我没时间。正立,邪自然站不住——要不你出山也立面旗去!

我:我愿意做佛教外护。

C师:以居士身份非议比丘恐亦不合适吧?

我:请拿戒律做证据。这些在贤佳法师公众号早就明示,他是引经据典讲道理的。

C师:山中信号太差,我不能上网查询相关资料,否则白衣说比丘过患的经文也能举很多。

我:我和贤佳谈过,我们见解一致。如佛经中白衣见比丘威仪不好,行走如猴跳而非议之,佛亦制戒。现在居士看少林和尚表演猴拳亦有非议的,也有说少林和尚是戏子的。

C师:少林寺本是杂耍。

我:那这样的人能代表僧宝吗?

C师:唐代就如此。

我:因为习惯就自然认可了?如日本佛教僧人娶妻、生子、吃肉,他们也习惯认可了。

C师: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

我:自然外道也这样说。

C师:你这反应亦存在即合理嘛~

我:天然外道也这样说。}

贤佳】可回复他:

“正立,邪自然站不住”,您有立“正”吗?

佛经大量教导以戒为师,虚云老和尚也强调持戒,为何现代禅者多轻戒、违戒?如何能使现代禅者重戒、持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