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戒交流讨论之七

僧戒交流讨论之七(20210701)

(一)

法师】请教戒律判罪:

某女居士请教比丘问题,有有智男子在,请教完问题后,本应离去,比丘对此女起了染心,由于染心的缘故(想多和这个女众待一会儿),又多说了几句佛法相关的话,之后离开。请问他后面由于染心想多和女众待一会儿,而又多说了几句虽是佛法,但自己也知道没多大意义的话,这个结什么罪?

有人认为他犯了中品偷兰遮罪,但末学觉得他没有行淫的动机,且多说了几句闲话也不是行淫的前期行为,只是由于习气想多黏着一会儿,所以应该不是中品偷兰遮罪。

有人认为犯了大淫戒的远方便,结突吉罗罪,但末学觉得远方便是仅起染心恶念,他不但起念,还为了多待一会儿多说了几句无聊的话,似乎比突吉罗罪又重一点。

有人认为是大淫欲戒的远方便,结突吉罗罪,理由是,以前听法师们讲过,如果看到一个女人,起了欲心,当念不结罪,如果继续想,乃至想多看这个女人两眼,跟进了几步,步步结突吉罗罪。末学也听过类似的说法,但不知道这个说法是否出自律典。

贤佳】最后一种说法较恰当,但按大乘发心持比丘戒,起染心即结轻突吉罗罪,应自责心忏悔。攀缘想念乃至跟随、言语,结重突吉罗罪,应对人忏悔。

如《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说:“〖钞〗若据大乘,戒分三品,律仪一戒不异声闻,非无二三有异,护心之戒更过恒式。〖记〗‘护心戒’者,防‘瞥尔’也,如下‘不起贪瞋’等,如《梵网》制不悭、不瞋等,又《涅槃》‘隔壁闻镮钏声,分别男女,心染净戒’之类。”(卷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5_003.xml#pT40p0416b1301

《摩诃僧祇律》说:“欲心随女人后行,步步得越毗尼罪。”(卷第二十九)(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5_029.xml#pT22p0465b2409

 

(二)

居士】文章《释养立依比丘剃度出家,是非法剃度》(https://mp.weixin.qq.com/s/QoCuPz01XeAhsa9gsbwyuQ)下有人留言:

广东某寺监院三十余岁剃度一湖南尼二十余岁,其师后移民美国为某寺监院。比丘尼与我们聊天时说,师父在美国晚上常打电话给她,说在美国生活孤单、没人说话,等等。这样的话让人感觉已对徒弟产生染缘。后来该比丘尼去“五明佛学院”,死于车祸。

 

(三)

居士】《论女众剃度》(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64.html):“近代佛教史上,男众剃度女众是普遍存在的,虚老座下也有很多。这是历史存在的问题,不是个例,不是某一个人。”

虚云老和尚剃度过很多女众?我怎么一个都没听说,是我孤陋寡闻了?如果没有,那就是诽谤虚老了,让人误以为虚老也违背佛制,就麻烦了。

贤佳】那位留言者说得含糊,应是指虚老座下有男弟子剃度女众,不是指虚老剃度女众。

居士】那样很容易引起歧义啊!我认为他是故意含糊说,否则就应该直接说虚老徒弟。

贤佳】可能,不好说。

 

(四)

居士】文章《有老和尚抚摸女居士头发?僧女之防为何不能严守?》(https://mp.weixin.qq.com/s/xClqpDA-xbSCDEWxLbG8Pw)下有人留言:

曾阅律藏,每感叹不解佛教为何要制定那么多严格而烦琐细腻的戒律,似乎有点泯灭人性。其实,佛陀当年鉴于婆罗门教的腐败,创建出家僧团,影响风靡全印,但僧团中也是各种状况频出,叹为观止,故而随缘制戒,尤以僧、女之防为核心,盖深知色欲如火、如电、如蛇、如鸩、如刺、如剑,制戒之严之细,实为防微杜渐,建筑防火墙、安置绝缘体、打造安全屋而已。如今未法时期,各种诱惑无孔不入,防火墙、绝缘体、安全屋都岌岌可危,身为比丘既不能远遁山林,也无法谢绝人情往来,欲保持清净太难了!希望各界善信对出家人多一分理解、尊重和保护!

 

(五)

居士】居士通过微信发红包和转账供养出家人,出家人将红包提现到自己的网银账户,然后网上购物及平时在实体店扫码消费,这算是“捉金钱”的现代版吗?

贤佳】是的。

 

(六)

居士】有人留言:

你怎么看如今90后、00后小和尚时不时地打游戏、拍抖音、玩单反?单反应该属于非必要的生活用品了吧?

贤佳】属于无聊、放逸、奢侈,虚耗信施,难免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