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僧女之防

论僧女之防(20210623)

(一)

居士】老一辈对戒律小节不重视很普遍,比如B老和尚就饱受非议,那时有些女居士扶持他,他抚摸女居士的头发,这样的事情我听多人说起,有人骂他是魔王,等等。

出家人男女关系“小节”的问题,因为不守小戒而引发破根本戒,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就我到各地参方所知所见,几乎每个地方都有。

如到云南时听说,内地一比丘到那里住尼寺挂单,住持尼每天早上叫沙弥尼打水给比丘洗脸,在如此亲近的情况下,比丘把沙弥尼强奸了,据说,因担心家丑不外扬,没有报警。

又如,在终南山听居士说,该地有一和尚单独住一小庙,一老太到庙里烧香,和尚把老太强奸了,怕被人知道,把老太也杀了,埋在寺院附近,后来老太家人不见老太回家就报警,最终才查出此案。

早年听厦门南普陀寺中人说,南普陀佛学院某教务长(据说深受妙湛法师看重)与一比丘尼私通怀孕,教务长与比丘尼是师兄弟关系,怀孕肚大后比丘尼找到方丈妙湛老和尚陈情,妙湛责令其与法师还俗,听说给了比丘尼五千元生活费。

又听说东北一老方丈平时积蓄的钱很多,他到医院看病时叫侍者回寺取钱,侍者把钱拿走到厦门南普陀寺,后来他花钱泡有一墙之隔的厦门大学女生,女生只接受其请客花的钱,不愿意与他还俗结婚,该和尚拿刀真奔厦门大学,上楼捅死女生,然后自己从楼上跳下而亡,当时的报纸有报道。

所有的丑闻都是因为不重视戒律的小节而引起。

贤佳】出家染淫,非常可悲!僧、女(尼)接触不注重防微杜渐,多是自欺欺人、自害害人,尤其末法时代。

如《四十二章经》说:“佛言:‘爱欲莫甚于色,色之为欲,其大无外。赖有一矣,假其二,普天之民无能为道者。’佛言:‘爱欲之于人,犹执炬火逆风而行,愚者不释炬,必有烧手之患。贪淫、恚怒、愚痴之毒,处在人身,不早以道除斯祸者,必有危殃,犹愚贪执炬,自烧其手也。’天神献玉女于佛,欲以试佛意、观佛道,佛言:‘革囊众秽,尔来何为?以可斯俗,难动六通。去!吾不用尔。’天神逾敬佛,因问道意,佛为解释,即得须陀洹。佛言:‘夫为道者,犹木在水,寻流而行,不左触岸,亦不右触岸,不为人所取,不为鬼神所遮,不为洄流所住,亦不腐败,吾保其入海矣。人为道,不为情欲所惑,不为众邪所诳,精进无疑,吾保其得道矣。’佛告沙门:‘慎无信汝意,意终不可信;慎无与色会,与色会即祸生;得阿罗汉道,乃可信汝意耳。’佛告诸沙门:‘慎无视女人,若见无视。慎无与言,若与言者,敕心正行,曰:“吾为沙门,处于浊世,当如莲花不为泥所污,老者以为母,长者以为姊,少者为妹,幼者子,敬之以礼。”意殊当谛惟观,自头至足自视内,彼身何有,唯盛恶露诸不净种,以释其意矣。’佛言:‘人为道去情欲,当如草见火,火来已却。道人见爱欲,必当远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7/T17n0784_001.xml#pT17p0723b1601

《四分律》说:‘常喜往反白衣家比丘有五过失:一,不嘱比丘便入村;二,在有欲意男女中坐;三,独坐;四,在屏处、覆处坐;五,无有知男子,与女人说法过五六语。是为五。复有五:一,数见女人;二,既相见,相附近;三,转亲厚;四,已亲厚,生欲意;五,已有欲意,或犯死罪,若次死罪。’(卷第五十九)(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8_059.xml#pT22p1005c0414

《毗尼关要》(〔清〕德基律师)说:‘常喜往返白衣家有五过:一,数见女人;二,渐相亲近;三,转相亲厚;四,生欲意;五,或犯死罪,若次死罪。如是日亲日厚,淫机安得不动?如干薪触火,岂不生烟?共相亲近,或不能观九不净想制伏淫心,有犯不净行,如人断头不复活,故云死罪。或弄阴堕精、身相触、粗恶语等,如人斫伤,残有咽喉,尚通忏悔,故云次死罪。’(卷第五)(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X40/X40n0720_005.xml#pX40p0526b0712

居士】我记得戒律中解释,淫欲意触女身为犯,无淫欲意触女身不属犯,如乘坐车船拥挤时亦身触女人,无淫欲意,不应犯。如虚云和尚在云南时见女子跳水自杀,即强牵回,此不犯也。在戒律中皆有解释。我看过一戒律书籍说:比丘路遇一女子过河遇发洪水,女子将欲淹没时向比丘求救,比丘说戒律不许捉女身,回去问佛陀,佛陀说为救人可以;比丘回去牵手救女,忽起淫欲意,担心犯戒即放手,又回去问佛,佛说为救人可先牵上岸,上岸再舍淫欲意即无犯。

贤佳】这是不得已情况下的开缘,但不应粗率自欺而为,仍应摄心并尽量避免。圣人尚且应避讥嫌,何况凡夫淫心难识难治。

如《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说:“凡夫重色,甘为之仆,终身驰骤,为之辛苦。《净心观》云:贪色者骄,贪财者吝,既骄且吝,虽有余德,亦不足观。……心行微细,粗情不觉,纵知违戒,制御犹难,岂况悠悠,终无清脱。请临现境,自审狂心,或宛转回头,或殷勤举眼,或闻声对语,或吸气缘根,虽未交身,已成秽业。大圣深制,信不徒然。谅是众苦之源、障道之本,是以托腥臊而为体,全欲染以为心,漂流于生死海中,焉能知返?交结于根尘网里,实谓难逃!当自悲嗟,深须勉强,或观身不净即是屎囊,或谛彼淫根实唯便道,或缘圣像,或念佛名,或诵真经,或持神咒,或专忆受体(注:所受戒体),或摄念在心,或见起灭无常,或知唯识所变,随心所到,着力治之。任性随流,难可救也!”

 

(二)

居士】这佛教界太乱了!我们小居士都懂得遵守的戒律,堂堂人天师不懂?我们在家居士即使不学佛、不受戒,也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起码道理呀,懂得不能随便跟异性有亲密接触的,这需要自律的。我还是不明白,这些大和尚、长老们,究竟是不懂这条戒律呢,还是明知故犯?

贤佳】可能他们不明戒律,或是知见不正、居位自高而轻视戒律,总归是滥坏佛教,应大力揭批,推动纠治。

如《四分律》说:“有比丘为僧中胜人上座,若一国所宗,而多不持戒,但修诸不善法,放舍戒行,不勤精进未得而得、未入而入、未证而证。后生年少比丘仿习其行,亦多破戒,修不善法,放舍戒行,亦不勤精进未得而得、未入而入、未证而证。是为第二疾灭正法。”(卷第五十九)(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8_059.xml#pT22p1006b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