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批梦参法师亲剃女众

揭批梦参法师亲剃女众(20210609)

(一)

法师】想起普寿寺请梦参老和尚给寺里发心出家的女众剃度(末学不确定是一次还是多次,但肯定有,末学听过亲自受剃度的人讲),以前末学只是觉得不太如法,而且男众给女众剃度的情况也很普遍,所以没有深究,但现在再去想,觉得此事不算是可以不计较的小问题,因为如瑞法师自诩为弘律大德,不应该不懂得此戒律要求,而如果懂得还“明知故犯”,以弘律大德的声名来带动这种不良的风气,此事的性质就比无名小庙那样不如法操作要严重。此事您怎么看?

贤佳】如果是梦参老和尚亲自给女众剃度,那是严重非法。一方面使女众剃度不成而滥竽充数,损害法身慧命。另一方面梦参老和尚作为比丘,非救命、脱难等不得已因缘摸触女众,有违戒律。如果由此亲摄尼弟子,也是非法,难免多引戒垢。可参看《女子出家能依男众法师剃度吗》(https://mp.weixin.qq.com/s/73CgLHRtG-INTNPw2aC4ww)、《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二·(四)》(https://www.zhengxinfofa.com/1480.html)。

如瑞法师这样做,无论什么动机或发心,既害弟子,也害老和尚,且坏乱教风,是很不如法的。

法师】末学所看过、听过的受梦参老和尚剃度的尼众叙述,感觉她们都很为此自豪。一次是听人讲,还有一次是在普寿寺的内部刊物《菩提愿》杂志上,看到一篇写到剃度经历的文章,作者尼师写到一个细节大意是说,梦参老和尚给她剃完后,走开时自言自语说道:“没剃干净,没剃干净。”末学体会其意思是想表达梦参老和尚既认真又率真。

末学会去想,对于她们来说,最初接受老和尚剃度时是怀着一颗感到殊胜的心去剃度的,那么在日后学戒时,当了解到男众不能给女众剃度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是否认这样一段“殊胜”经历的如法性,还是将此视作她们的师长给予她们的“开缘”,继续承认其如法性?那位跟末学口述经历的比丘尼当时在普寿寺已是快毕业了的(已经学戒六年或是将近完成),但末学没有感到她觉得梦参老和尚给她剃度有何不如法,要不然她也不会那样自豪地说出来。

贤佳】可能在那样的教学环境中,会有其“开缘”说法,不会、不愿、不敢怀疑。普寿寺《菩提愿》杂志那篇文章是哪年第几期上的?如果方便找到,请发给我看吧。

法师】末学在普寿寺官网上找到了电子刊,文章题目叫《忆师恩——缅怀梦公上人》,在《菩提愿》2018年春季刊P29(http://www.pushousi.net/index.php/wap/ashow_340.html)。

《忆师恩——缅怀梦公上人》,文/僧海一粟:

{“朝拜五台山,文殊菩萨接一千里,送八百里!”这是您根植在弟子脑海中有关金色世界清凉佛国的最初记忆。后来,在普寿寺做净人,发心出家,简单而难忘的剃度仪式,您为弟子剃完顶发时,反复低语:“没剃干净,没剃干净……”侍者法师在一旁轻声的回复着您。那一刻,弟子心中百感交集!您明朗的心境,照鉴的是弟子久蒙尘垢的心灵;而您哺哺的语声,至今也时常回响在弟子耳旁,警策着弟子多去校检内心的染净!}

贤佳】其文章所体现的是错乱的清净观,如同收到学诚逼淫短信的一些极乐寺尼也“百感交集”、“校检内心的染净”。可参看:

《学诚短信事件相关事记》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79.html

《辨破藏密“清净观”》https://www.zhengxinfofa.com/1589.html

 

(二)

贤佳】(20210607)我将文稿《揭批梦参法师亲剃女众》(如上)发给如瑞法师的侍者L法师,请其看有什么偏差问题并转给如瑞法师看有什么偏差问题,没有回应,给手机打电话没接。然后我同样发给普寿寺客堂外联手机,回信说:“这篇文章是从哪里来的呢?”我回复说:“是一位法师与我交流讨论内容,我编写而成,也算是对如瑞法师和普寿寺尼众的劝谏,请看是否如实、如理。”对方较久没有回复,打了两次电话也没接。可能是都不愿回应。您有其他的联系建议吗?

法师】我在普寿寺微信公众号上看到《2021年五台山普寿寺招收安居僧通启》(https://mp.weixin.qq.com/s/h8Rp_bDexC5YEI-yAHMfpg),里面有两个联系手机号。

贤佳】(20210608)我昨晚将文稿发给了那两个手机号,今天早晨给她们打电话,一个手机没接,一个手机接电话说看一下短信,答应转给如瑞法师。

法师】能有这个进展也好。

贤佳】(20210609)今天上午给昨天接电话者打电话,她说我发的文件链接打不开,我即将文稿全文直接发短信给她手机。晚上给她打电话,没接,估计不会回应了。

法师】她们这种反应,估计不能正面面对她们戒律非法的问题,很大可能是含糊自饰,认为您是找茬的,而对于梦参法师等人的过失视而不见,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您考虑接下来还有什么劝谏渠道吗?

贤佳】没有合适的私下劝谏渠道了,考虑公谏,或许可使她们和其他人有所收敛,不至于做那样的非法事还公开宣扬而带坏教界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