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学诚的宣判和揭批

论学诚的宣判和揭批(20210608)

法师】《一些交流讨论(20210605)·(一)》(https://www.zhengxinfofa.com/3780.html),这些极乐寺尼所谓的母亲,消息可靠吗?会不会有哪些捣乱分子挤进来专门弄事情?

这些出家的人,其实都是成年人了,她们有自己的思想,比如有的人就是不愿意过在家人的男女生活,可能导致所以不听从父母的摆布呢?有的作为人父、人母,性格也是非常霸道的,孩子的一切,这些父母都要过问。寺院应该不会不让孩子见自己的父母或者控制和父母联系这些行为吧?佛教里面好像没有这些,都是教导出家人要报恩啊!

贤佳】那位极乐寺尼的母亲是真实的,天津人,寡居,约七十岁,独女出家,生活悲苦。

学诚教导“无情就是最大的慈悲”,公开倡导“好心”妄语,鼓动年轻人硬背父母出家,安排躲避父母的寻找,以修行作为借口不联系或敷衍应付、撒谎欺骗。

法师】那些高学历的人任由学诚这般哄骗?那些年轻人那些书都是咋念的啊?这些初发心出家的人都不看佛经的吗?最简单的《地藏经》就有报恩的文字,这些人看不懂,还是压根就没看呢?

贤佳】学修藏密,重师胜佛,重论轻经,轻视汉传。

法师】学诚再有错,首先他没有欺骗未成年人对吧?这些所谓的受害者都是成年人。至于那些女性出家非要在比丘那里剃度,有些完全就是把比丘当成爱人或者父亲,这样的学佛修行方式本身就扭曲了,她们发心的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

再就是这些父母本身肯定也有缺点,有些在家无理取闹要求孩子必须结婚养孩子。孩子大了,都是成年人了,谁还能控制得了谁呢?有些就是在家里被父母从小到大控制着长大,好不容易有机会跑出来,肯定就会对父母很反感。也有些孩子结婚之后不孝顺父母,父母又能拿她们怎么办?又找谁去诉苦?

有的孩子不孝养父母,被父母告上法院,有些还好,但有些就不顺利了,人家孩子就说:“我对你们说了这几年经济紧张,这几年过了我会补偿给你,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往上告我,给我出丑,那现在你满意了,钱拿到了吗?我还是照样没钱给你,给我这般出丑,你以后的事情我还就不管了……”

所以,这些问题,包括出家的这些事情,还是父母和孩子缺少沟通。如果沟通多一些,肯定不是这样的结果。总之一句话,为人父母,还是要多和孩子沟通,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强行加在孩子的思想上,否则长大了就习惯了被人控制,要么就是直接造反。

贤佳】是应亲子多沟通,但孩子不仅接受父母的教育,长大后更多接受学校、社会、朋友的教育,很多成年人会被邪法洗脑,往往难以沟通,多排拒不同看法者。看龙泉寺—极乐寺体系众多高学历成年人仍然信护学诚,再看更多成年人仍然信护臭名昭著的“大宝法王”、达赖喇嘛等,就知道邪法洗脑是多么厉害了,不是父母想跟孩子沟通可以解决的。有一位极乐寺尼的母亲也是寡居,孩子以前很孝顺,进极乐寺体系出家后,近两三年拒绝跟母亲联系,打电话不接,年节也不问候。这位母亲思念孩子,也忧虑孩子走邪路的前途,不能沟通,非常痛苦,经常给我打电话倾诉,我只能开导她这样忧急没用,劝她多念佛,承诺推动学诚的宣判以促进她女儿思想的转变。邪师邪法害人深巨,宜应大力揭批、整治,不宜分散焦点,更不应转移问题。

法师】这个人,大家都认为他罪大恶极,为什么不判刑?一个案子审查几年了还没反应。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到底是在怕什么呢?还是压根就没有罪呢?

贤佳】您认为“大家都认为他罪大恶极”,可很多人认为他是高僧大德、清白无辜,网络上时不时有人为他洗白,更不论龙泉寺—极乐寺体系人员和信众。您看佛教界有身份者至今有几人公开批评学诚?

“民族宗教无小事”,宗教问题一向敏感,何况学诚树大根深、牵涉复杂。学诚的宣判久延,可能越多人像您这样认为他可能清白无罪,何况学诚的信众。我想他终究会宣判的,只是需要合适的机缘,需要有人推动。

法师】这个应该不是佛教界内部,他应该由法律制裁!佛教界肯定不会出面说这些东西,因为没有看见他和那个女的做的行为,更没有公开那个女出家人的真实姓名。为何只公开学诚,不公开那女的?要么直接收证件(戒牒、教职人员资格证)让学诚还俗就结束了,这些东西还是不要去追究比较好。

贤佳】被逼淫的极乐寺尼是受害者,应保护其隐私,以免二次伤害。国宗局2018年8月23日公布的调查结果说学诚逼淫短信属实,您不相信吗?佛教界有身份者大多不相信吗?法院法官判案并不需要法官亲眼看到作案事情,根据证据就可判案,岂可以“没有看见他和那个女的做的行为”为理由而不能根据了解的情况作判断?

教界如果不能主体尊奉戒律、正直行事,怎能感召社会人士的尊重?怎能兴隆佛教?一位大学教授2019年说:“教内公开挺学诚的几乎销声,但阴谋论还是有相当市场,并不局限在学诚法师自身系统内部。甚至我10月(2018年)去莆田参加世界佛教论坛的时候,教界也罢,当地民众也罢,还是有很多人相信学大是被人构陷或是下套。……从学者的角度看,只要宗教界仍然诉诸权威崇拜,不肯加强内部民主监督机制建设,只要继续把僧团神圣化,排斥社会大众的监督,这类事情就还会层出不穷。现在大家都静候政府处理的另一只靴子早点落地,免得烂戏拖棚,佛教界继续被撕裂。在我看来,学诚事件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最值得重视的是,它揭示了两个冷峻的事实:第一是佛门内部的纠偏机制失灵。举报人诉诸僧团内部羯摩,根本实行不了;向教内长老陈情,大家装聋作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最后孤注一掷,公开举报,激起轩然大波,惊动最高当局,搅起国际舆论,重创佛教形象。第二是佛教的现代化、民主化进程远远落后于时代,太虚法师开创的汉传佛教现代转型之路甚至完全有可能被保守势力逆转。佛教虽然标榜依法不依人,但实际制度和现实运作中,僧团和教会还是以种种手段神化领袖,对普通信徒进行奴化教育,以情相牵,而不是以法相聚。”(《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1)·(七)》https://www.zhengxinfofa.com/543.html

岂不值得教界省思?另外可参看:

《辨破神化、奴化教育》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31.html

《论汉传戒律的振兴》https://www.zhengxinfofa.com/3723.html

《论是否应举治、揭批学诚·(四)》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38.html

法师】那个信息本人也看了,这些事情不是信不信,只是那些女的也不正。如果学诚单独和一个女人发生,恐怕到死都不会有人知道。那是因为和多个人发信息吃醋了,所以翻了!这些东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怎么一开始不举报?或者一开始发现有这样行为就远离,就没事了,一个巴掌拍不响。

贤佳】那么学诚无过吗?不应该揭批学诚吗?举报逼淫短信的释贤甲并非出于吃醋,而是出于对戒律的深谨尊重。被逼淫的极乐寺尼大多不愿、不敢举报学诚乃至现在还在维护学诚,也是学诚用藏密邪法教育的结果。可参看:

《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1890.html

《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57.html

背后的邪法是罪魁祸首,应该明确揭批、整治。

法师】学诚犯错,自然应该揭批!但是,政府也做出了一些相应的措施。相信政府就交给政府去处理,国家自然有法律制裁他。没有必要再去配合那些在家人讨要说法。学诚已经管制起来,她们那些儿女也没人在约束,她们不是可以直接带回家就完事了嘛!如果她们子女不听父母话,那父母肯定也有一定的问题。您整天就这些事情纠结着,还在配合她们做这些事情,难道不影响你的心情吗?唯有放下。

贤佳】您说“学诚犯错,自然应该揭批”,谁来揭批?政府的政策可能根据民情、舆论等作调整的。如果没人呼吁宣判,可能就不了了之了。

您说“她们那些儿女也没人在约束,她们不是可以直接带回家就完事了嘛”,如果现实可行,那些父母岂不想这样“完事了”?

您说“如果她们子女不听父母话,那父母肯定也有一定的问题”,那就没有不孝、逆子了?不用教育、处治不孝问题了?

如果“失独”的极乐寺尼父母找您诉苦,您怎么办?不管他们乃至屏蔽他们以保持自己的心情愉快吗?

法师】举报了,政府也受理了,还想怎么着啊?那些父母还没完没了的,找您诉苦,您是能处理他们这些事情还是咋的啊?她们一天到晚就想要结果,可以让她们找政府去,或者直接去中佛协不可以吗?

说真的,每天就这些事情面对、讨论,那毕竟是和你一起生活过的人,也是师父,对你没有影响吗?俺也就是善心地关心您罢了,只要您认为不影响你的修行,你可以继续管呗!

贤佳】她们找中佛协、政府各级宗教管理部门,乃至找中央巡视组、报警,都没有得到希望的效果。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210328)·(九)》(https://www.zhengxinfofa.com/3567.html)、《揭批学诚体系的惑害之二·(一)》(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44.html)。她们苦恼,有缘找到我,我不忍心不管。另外,学诚是否宣判涉及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救治和整体佛教界整治的深度、实效。随缘随力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