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戒交流讨论之三

僧戒交流讨论之三(20210603)

(一)

沙弥】居士受八关斋戒,和出家人受比丘戒,都有五戒,在不考虑其他条件下,功德一样吗?犯同样的戒,谁的戒罪重?

贤佳】比丘持同样戒的功德更大,犯戒的戒罪也更重。如破重戒,居士结恶作罪(突吉罗罪),而比丘结波罗夷罪,堕地狱年限差别较大。

沙弥】为何?

贤佳】比丘所受是具足戒,有住持教法的责任,世俗关注,龙天看护,所以持戒、犯戒的法界影响作用大于居士。可参看《论持戒的意义》(https://www.zhengxinfofa.com/783.html)。

沙弥】明白了,居士五戒主要是个人持戒,比丘戒意义更广,所以有区别。

 

(二)

居士】文章《僧人反对“白衣”说法,是因为白衣外道邪师太多吗?》(https://mp.weixin.qq.com/s/aYs51CZNJGspr8XC64Kf4w)下有人留言:

有位比丘说僧人可以听在家人讲法、看在家人讲法的书,但绝不能拜在家人为老师学习佛法。这种说法是否有戒律和佛经的支持?

贤佳】僧人可请在家居士教学佛法,但不应跪拜在家居士,不应行弟子事师礼。

如《重治毗尼事义集要》(〔明〕蕅益大师)说:“《萨婆多论》云:‘若比丘,无处受诵,乃至得从沙弥尼受法,但求好时戒重德人作伴证明耳。亦得从白衣受法,但不得称‘阿阇梨’(注:师父)。如是展转皆得受法,但消息令不失威仪。’问:相传云‘白衣说法,比丘听,是佛法衰兆’,何得许从白衣受法耶?答:给孤长者每向祇园授新比丘经,但必先礼足,而后说法。维摩居士时复弹偏斥小,令诸声闻、菩萨皆悉丧辞,但未尝敢以师礼自居。此皆佛世芳规,岂名衰兆?若称白衣为师,比丘反行礼敬,又或从受外学,则皆为非法矣。”(卷第十五)(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X40/X40n0719_015.xml#pX40p0466a2003

 

(三)

法师】出家人社会地位已经很低了,你还要推波助澜吗?有意思吗?让人家笑话我们才开心?

贤佳】为什么出家人社会地位很低?为什么人家笑话?随意犯戒,讳疾忌医,可以改善地位吗?可以避免人家笑话吗?您准备有什么作为吗?

 

(四)

居士】《在家众能否阅读律藏?》(欢喜觉悟2021-06-02)

https://mp.weixin.qq.com/s/tsvEIE3cxma-9DRxHZG-dA

(摘录){在家居士学习比库戒律,一方面可以护持比库持戒,另一方面,对于有心想要终生修梵行者,在出家时即能有戒律的基础,到时能尽快进入状况。《普端严》在解释制戒十义时说:“‘为了无信者生信’:有了学处的制定,那些无信心但却知道学处的制定,或者见到比库们遵照学处而奉行的智者们会说:‘对于世间上大多数人的杂染、污秽、愚昧之事,这些沙门释迦子却能住于离、远离,他们确实行难行之行,确实行重大之行。’因此生起信心,就如看了《律藏》的邪见者三吠陀婆罗门一般。所以说‘为了无信者生信’。‘为了已信者增长’:那些对佛教有信心的良家之子知道了学处的制定,或见到比库们遵照学处而奉行时会说:‘好啊!这些圣尊行难行之行,他们终生只吃一餐、行梵行、守护律仪。’从而信心越来越增长。所以说‘为了已信者增长’。”}

出家人要靠严格持戒令人生信,不是靠信息不对称(不让信众阅读律藏),令信众耳聋目盲来“迷信”。既然要做“人天师表”,当以戒为铠甲,以忍辱为铠甲,不能如皇帝裸奔,还让民众说衣服漂亮,迟早露馅儿,无地自容。真正的出家人,要有勇气在污泥里、悬崖上也能开出圣洁的花朵,自然光彩夺目,令人敬仰。以戒功德庄严自身,自然能折服他人。祖师们甚至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却令人敬服,无人说其过,唯有赞叹,靠的难道是堵人耳目和嘴吗?

贤佳】随喜思辨!世俗儒家尚且说“君子闻过则喜”,又说“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何况佛教出家修道之人。《佛说戒德香经》说:“虽有美香花,不能逆风熏,不息名栴檀,众雨一切香。志性能和雅,尔乃逆风香,正士名丈夫,普熏于十方。木蜜及栴檀,青莲诸雨香,一切此众香,戒香最无上。是等清净者,所行无放逸,不知魔径路,不见所归趣。此道至永安,此道最无上,所获断秽源,降伏绝魔网。用上佛道堂,升无穷之慧,以此宣经义,除去一切弊。”(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02/T02n0116_001.xml#lgT02p0507c0401

 

(五)

居士】最近读了莲池大师《竹窗三笔》,其中有一篇《直言》发给您:

{前僧欲除募化、妄拈二禁,予不允,僧去。又一僧云:“云栖半月直言、逐日直言,适起争端耳。除直言,乃所以为直言也。”予谓:“汝非僧乎?僧宜从佛。而佛制九旬结夏,夏满之日,名僧自恣日、佛欢喜日,任僧举过,更无隐讳,故名‘自恣’。云栖‘半月直言’,据此也。佛喜而子独不喜,可乎?律载僧有过,傍僧白佛,佛召本僧,种种呵责,因制为律。云栖‘逐日直言’,据此也。佛容其举过,而子独不容,可乎?且世法犹云‘君有诤臣,父有诤子,士有诤友’,故曰兴王赏直谏之臣,圣主立诽谤之木(注:设立木牌以供人写谏言),夫子(注:孔子)以知过为幸,仲由(注:子路)以闻过为喜,况为僧修出世法,可不须友以成其德乎?子恶直言,则谗谄面谀之人至矣。拒谏饰非,损德败业,非小失也!慎之哉!”}

(白话翻译){前面提到有僧人要废除“非理募化”、“妄拈古德机缘”这二条规约,我不允许,那位僧人就离开了。又有一僧人提议道:“云栖规定半月直言、逐日直言,这样反而容易引起争端。如果能够除去直言,这才是真正的直言。”我责诘道:“你难道不是僧人吗?如果是僧人,便应该顺从佛的教诫。佛制九十天结夏,结夏圆满这一天,名为‘僧自恣日’、‘佛欢喜日’,任由僧众随意检举过失,更无隐讳,所以名‘自恣’。云栖‘半月直言’,即是依据这‘自恣’规定的。佛欢喜而你独不欢喜,这可以吗?律中记载僧人犯有过失,旁僧禀告佛,佛召犯过的僧人,种种呵责,因而制成戒律。云栖寺‘逐日直言’,便是依据这规定的。佛容许他人举过,而你独不容许,这合理吗?即便世间法中犹倡议君主应有直言劝谏的忠臣,为父的要有直言劝谏的孝子,士人须有直言劝谏的朋友。故而兴国安邦的君王能奖赏直谏之臣,英明的圣主立有供人书写谏言的木牌,孔夫子以知过为幸,仲由以闻过为喜,何况僧人修出世法,难道不须要直言劝谏的道友帮助他成就德行吗?你讨厌有人直言,那些谗谄阿谀的小人就会来迎合你。拒绝谏言,掩饰缺点,必将损德败业,这可不是小小的错失呀!谨慎啊!”}

我读过之后,深深感动。祖师大德高度重视戒律,同时也高度重视“僧德”的建设,培养出有过失随时发现、随时指出的习惯,与我们现在的所谓“不说僧过”是截然相反的。

贤佳】是的!大师直行可贵,值得效学倡导。《四分僧戒本》说:“若比丘,恶性不受人谏语,于戒法中,诸比丘如法谏已,自身不受谏语,言:‘诸大德莫向我说若好若恶,我亦不向诸大德说若好若恶。诸大德止,莫谏我!’彼比丘谏是比丘言:‘大德莫自身不受谏语,大德自身当受谏语。大德如法谏诸比丘,诸比丘亦如法谏大德,如是佛弟子众得增益,辗转相谏,辗转相教,辗转忏悔。’”(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30_001.xml#pT22p1024b2801

 

(六)

居士】释宽普和猫睡一起的“抖音”应该是删掉了,看不到了。他还是会收敛一下的!

贤佳】好!随喜!劝谏、揭批有时还是有作用的。

 

(七)

居士】有个女的想出家,然后寺院的比丘尼法师就说要来她的寺院出家,有一点,就是要去敦煌戈壁沙漠徒步走108公里,再考虑收不收。

贤佳】以非依经律的无义苦行自显其高,不是正道。

居士】“我最近发了一组沙漠的照片在抖音,沙漠照片很唯美,点击率很高,然后有人私信我说想要出家!我觉得吧,往后,凡是跟我说想要出家的,都得去敦煌戈壁沙漠徒步108公里,看尔造化,我再考虑收不收!这不是玩笑,是真的,未来我寺院的发展与戈壁沙漠是同频共振的!”

E佛学院毕业的。现在的有些出家人,真的是让人很无语,总是喜欢玩花样。我现在才明白“和尚不作怪,居士不来拜”。把居士带入深渊粪池。

 

(八)

居士】看到南传比库答疑:

《比库不使用金钱又没净人怎么生活?》(欢喜觉悟2021-06-01)

https://mp.weixin.qq.com/s/dYE9JBeT40HSbXVXpSKJeg

(摘录){答:对现代人来说,的确如此,个人也有这样的经验。由于没有适当的净人和施主,如果比库身上没钱的话,要出远门的确不容易。但我们应该从佛法的角度来思考。自从成为上座部比库的二十多年来,个人前后在缅甸共住了七年多,也是由于没有施主和净人的缘故,个人很少离开帕奥禅林;一般人常去的缅甸佛教圣地,个人也只去过仰光和毛淡棉而已。其实习惯就好了,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没有出门的习惯,久而久之就不会想出门了。早年个人在台湾也没有施主和净人,除了托钵外,几乎不出门;由于没有信徒,除了阅读巴利原典及佛典外,就是禅修了。难道这样不好吗?所以出家人不应以此为借口而接受及使用金钱。}

想起曾劝谏一位还有道心的出家师父通过净人收取财物供养,以便持守“不捉金钱戒”,他说不好找净人,且有了净人,净人不就知道他买啥了?为了花钱自由、隐秘,而不持此戒,却不觉不持戒罪过甚大。而南传尊者这样的思维才是如法的,宁愿不犯戒也不要钱财供养,没有钱财正好不花钱、不走动,安住学修,难道不好吗?我网上购物都觉得烦,有时候要找到合适的东西耗时间、耗精力。僧人兜里有钱,倒乐于网购,真是末法时代!

贤佳】蓄钱、捉钱犯轻戒,“花钱自由、隐秘”容易引犯其他众多戒乃至破重戒,尤其是淫戒,是很危险的。如《五分律》说:“譬如日月,为烟、云、尘、阿修罗四曀所蔽,不明、不净。沙门、婆罗门有四种曀亦复如是:或不断爱欲,行于淫法;或耽酒食,不能除断;或专作邪命,以自给活;或受蓄金、银、珠宝及用贩卖。若人以五欲为净,是人则以受蓄金、银、珠宝及用贩卖为净;若人以受蓄金、银、珠宝及用贩卖为净,是人则以五欲为净。若人依我出家受具足戒,而以受蓄金、银、珠宝及用贩卖为净者,当知是人必定不信我之法律。”(卷第三十)(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1_030.xml#pT22p0192b1601

 

(九)

沙弥】1.八关斋戒给别人授戒,是所有的戒都清净才能授,还是不非时食戒清净即可?因为其他戒不经意间难免会有一些下品罪。

2.方便找有资格授戒法师不找,自誓受不得戒,这里的方便是指什么?比如错过了授戒时间,自己也不敢找法师,自己一个人自誓受是否得戒?再比如,我因为庙里的原因,不方便给别人授八关斋戒,居士请我授,我不好授,他自誓受是否得戒?

贤佳】1.首要是不非时食戒清净,严格高标准是所有戒都清净才给人授戒。如果有犯戒,应在授戒前忏悔清净。如果没条件、来不及在授戒前忏悔清净,那么应对人作发露。如同半月布萨诵戒,不应无如法必要事由而不参加(否则结罪),也不应戒不清净而参加;如果没条件、来不及在诵戒前忏悔犯戒罪,那么可以找人发露,就没有身不清净听戒的小罪。

2.“方便”指由通常努力可以达成。所说两种情况属于人情、人事障碍,现实中难以突破,可算“不方便”,可以自誓受。

沙弥】发露仪轨对任何人说都行吧?

贤佳】应对同样受戒者作发露。

 

(十)

沙弥】安居期间,作七日法,七天内可以自由出入寺院不破夏吗?还是说只要一回寺院就得重新作?

贤佳】作了七日出界法,暂时返回安居处(寺院或精舍),如果经夜了再出去,那么应重作七日法出界。如果当天即再出去,可能不需要重作七日法(未见律中明文,但按理应是不用重作,因为平常当天返回的外出都不用作受日出界法),重作更好。

沙弥】就是说假如受了一个月的出界法,那么只要不在寺庙过夜,这一个月随便出入寺院不破夏?

贤佳】如果是如法必要事缘,可能可以如此。如果是非法、不必要事缘,故意外出,不在安居寺院过夜,那么破夏。如法事缘受一月日出界法,临时回安居处经夜后,再出去时不必集僧重作出界法,可以找一位僧人对首作“白余残日法”,续用未完的日数。说词如下:

{受日人:大德一心念!我比丘某甲,受一月日出界法,若干日已过,余有若干日,往彼出界,白大德知!(三说)

所对人:善!

受日人: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