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批学诚体系的惑害之三

揭批学诚体系的惑害之三(20210520)

(一)

居士(原龙泉寺女义工的母亲)】开始我女儿在网上看到龙泉寺法师修行没有单资、手机、报纸,2011年9月份上山参加一个法会,从那开始每周六、日上山做义工,遇见贤S妈、爸,还有J老居士,给我女儿洗脑:“师父说了,在世间干什么?女众师父缺一个党员。”贤S妈、爸说:“我二儿子出家把公司交龙泉寺,你出家,把家里的钱、房子都交龙泉寺,叫你妈妈上山住,师父都管。我带你见师父。”师父没在,见C法师,C法师叫我女儿辞职,说:“一个月辞得下来吗?”“你这些年的工作事迹写下来,到极乐寺都有用,师父妈妈在福建德高望重。”“把你爸爸骨灰盒弄到福建。”等等。

我女儿做临时义工(周六、日)五个月后,优厚的工作辞职了,长期在山上做义工(一年零五个月),下山了,回到家,我都不认识了,瘦了三十来斤,整体精神面貌出现问题,抑郁了,说不是我亲生的,验DNA,花了4000多元,结果是母女俩。

陈YY给我女儿打电话说:“快上山来!”我女儿说:“我妈妈不叫我去。”我听到陈YY说:“你跑出来。”过几天我跟我女儿上山了,我女儿整体精神状况很不好,往山下跑,抢钱包钱给客堂,C法师看着不管。晚上C法师站在“魏老爷”那,山下有居士哭着跟C法师说:“你管管*,别让她跑了!”C法师不管,跟山下居士说:“我知道。”

我女儿精神失常状况越来越重,到了2018年1月份很重,2020年6月10日住天津永济医院,请顶级专家给鉴定,是精神分裂二级残(一、二级是重残)。12月31日出院。

学诚,你和你的兵给我女儿洗脑成功,害了我女儿,害了我全家!我的女儿是家里的顶梁柱,慈悲、善良、助人为乐,劳模家庭,怎么会遇见伪装超高级的骗子学诚?!我家变成残疾家庭,我肢体4级残,女儿精神失常住进医院,我整天泪洗面,唯一依靠每天早晨三点多起床诵《普门品》《心经》《大悲咒》各一遍,每天必诵《地藏经》一遍,不定时间,回向女儿早日康复。女儿倒下了,家里、家外,从一个小螺丝钉到一个搬不动的物品,都由我来做。我的双腿都有残疾,还往女儿住的医院跑。医院离家很远,倒4次车,步行2里地,往返8次车,步行4里地(舍不得打车),回到家下午四点多了,我很累、很饿、很渴,顾不得什么,躺床睡觉,醒来晚上10点多了,我赶快漱嘴洗脸,《地藏经》功课还没做了,需要一个小时,12点以前来得及,诵好《地藏经》,我睡觉了,醒了接着做第二天的工作。日复一日,到女儿住院开放日,我给女儿送吃的、用的和我给写的信。有一天我走得晚,正好遇见一位认识路的曾大娘,陪我坐上车,热情送我回家,节约了大量的时间,减轻我的体力。还有我去天津安定医院10点交鉴定费,然后取材料,王顶堤街残联11点以前必须赶到,我坐905路去王顶堤街,开出几站地就剩我一个乘客,女司机问:“您去哪?”我说:“去街残联,叫我11点以前赶到。赶不到了!”司机说:“到得了。我快开,不停站。”我到街残联,残联的郭姐等着我。我去天津市黄河道做残疾鉴定,不认识路,问一位老大爷怎么走,老大爷把我送到车站,说怕我坐反方向。只要有符合政策,办事过程中没有扑空的,都有负责人等着、办好。这都是巧合吗?女儿准备出院,欠医院两个多月住院费,五十多年没见面的小学同学给送钱来了,这是巧合吗?女儿去年12月31日出院之后,自己主动服药,每天20多片,每两周院长亲自复诊、减药,到现在每天吃1片药。住院时吃精神病药,副作用相当大,出院之后,中医大夫都给调好了。这真是不可思议!综上所述,我觉得跟每天诵经密不可分。虽然我家受学诚骗害,我还信佛,现在更信,坚持每天诵经。

 

(二)

居士】“龙泉之声”网站是学诚弘扬藏密的其中一个平台而已,鉴于:学诚当时在中国佛教界的地位和知名度很高;学诚及龙泉寺线上、线下大力推广《菩提道次第广论》;学诚体系相当一部分僧俗学修藏密;一些本来学修藏密的人因学诚及龙泉寺赞叹、推广《广论》,亦加入体系尊学诚为师;学诚及龙泉寺的品牌营销(贤二动漫、微博答疑、禅修营、仁爱慈善、义工活动等形式多样的运作)成功;龙泉寺占领京畿重地,走向全国和国际;初入佛门的人基本不具正见、不具佛法基础,外行看热闹;汉传佛教寺院龙泉寺不依据汉传佛教管理法规、规定、政策等运行时,宗教管理层面缺乏监管,任其长期违法弘扬藏传、违法建设等,诱使更多的人加入其体系打下学修藏密的基础……——众多因缘聚集,导致学诚体系确实学修藏密的人很多,学诚垮台后,依然有人投奔色达“五明佛学院”而去。我个人,如果不是进入这个体系受熏,基本上不会接触藏传的,只是相信了龙泉寺“八宗并弘”的虚言,实则熏习《广论》,短短时间即一改对藏传的印象,并被体系内藏密信徒大力拉拔,接触藏密的喇嘛、瑜伽士、金刚兄弟,网络皈依了藏密喇嘛,念诵藏密邪咒,同时受熏于学诚体系和藏密体系。如果不是学诚倒台、善师唤醒、法义破邪等善因缘现前,恐怕离家破人亡不远。学诚体系和藏密体系,高推“依师法”、洗脑财供养、身语意供养,我当时闹着去极乐寺出家,冷漠无情,不顾高堂死活,视其为冤家债主;变卖家产,计划相当一部分欲向龙泉寺、极乐寺供养。如果深入藏密,势必家财消耗更快!所以我说,如果没有悬崖勒马,离家破人亡不远。而后来接触的有的居士,亦是学诚体系、藏密体系双重受害者,亦说差点家破人亡,除了容貌普通没被骗色,财力、物力、时间、精力、健康都耗损厉害,家人亦被自己拉入体系。所幸学诚倒台,真相大白,我已远离学诚体系、藏密体系,现身心安稳,少欲知足,平静度日,与高堂恢复融洽的亲缘关系,安稳修行净土法门,以平常心在世俗行走,等待今生舍报之时,但愿阿弥陀佛接引我往生西方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