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滥改佛制祖规的妄说

辨破滥改佛制祖规的妄说(20210410)

(一)

居士】(20210408)请看一篇微博文章:

https://m.weibo.cn/7423772362/4623672205377854

(摘录){苏州灵岩山寺第一监院、苏州佛协副会长、苏州张家港市香山寺住持法禅公开表述:“明学法师坚持印光法师的五条铁规。这个我在所有领导面前都讲过,我们现在是中央人民政府,不是中华民国,现在中华民国在台湾了,印光法师在民国时候定的五条铁规,现在是否适用了?我们不能说,老祖师讲的,他是民国时候的,不是中央人民政府时讲的。我们现在是新生活了。中国佛教协会也讲了,政治站位。”

末学在2020年12月27日向苏州民宗局实名举报,法禅在寺外非宗教活动场所搞法会,至今查无音信。你们真的忍心百年祖庭被毁灭?}

法禅法师可是灵岩山寺的第一监院、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寺分院副院长呢,他这样说合适吗?您怎么看?

贤佳】照他那么说,释迦牟尼佛在二千多年前古印度制定的戒律,那离得更远,更不必坚持了。虽然戒律允许随方毗尼、随时毗尼的变化,但是是有限约、有条件、有程序的。佛制、祖规宜应充分尊重,不宜滥改,也不宜粗率说改,如同国家宪法、法律虽然可以改,不是一个人可以随意改的,也不宜粗率说要改宪法、法律,否则动乱人心和秩序。

如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说:“自非统教意之废兴、考诸说之虚实者,孰能辟重疑、遣通累、括部执、诠行相者与?……自佛法东流几六百载,诸师穿凿,判割是非,竞封同异,不可称说。良由寻讨者不识宗旨,行事者昏于本趣。故须学师必约经远,执教必佩真文,何事被于毁讥?岂复沦乎嗤责?……决判是非者,必总通律藏之旨,并识随经之文。……而浇末浅识庸见之流,虽名参缁服,学非经远,行不依律,何善之有?情既疏野,宁究真要?封怀守株,志绝通望,局之心首而言无诣,意虽论道,不异于俗,与世同流,事乖真趣,研习积年,犹迷暗托,况谈世论,孰能体之?!是以容致滥委以乱法司,肆意纵夺,专行暴克,尚非俗节所许,何有道仪得存?!致令新学困于盘石,律要绝于羁[革+必],于时正法玄纲宁不覆坠耶?!”(卷上)

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论出家与持戒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3575.html)。

就国家宗教政策来说,宗教教职人员应爱国爱教,在宗教内部宜以在教言教为本,提高自身宗教造诣,否则丧失本色,难以发挥团结凝聚信众的作用,甚至可能起“打着红旗反红旗”的负面作用。

居士】难怪灵岩山寺信众说印祖道场道风被破坏了,根子在于掌权者压根儿内心不想继承。可他们拿印祖“五条铁规”强制弘法法师迁单,而居士还说弘法法师在灵岩山寺收徒是他们捏造的事实,这种情况下,被污蔑的弘法法师可以起诉打名誉权官司吗?佛法戒律咋说的?难道就任由他人颠倒黑白吗?

贤佳】正似“容致滥委以乱法司,肆意纵夺,专行暴克,尚非俗节所许,何有道仪得存”,难免引生诤议,“致令新学困于盘石,律要绝于羁[革+必],于时正法玄纲宁不覆坠耶?!”宜应严谨讨论,整治非法。

 

(二)

贤佳】(20210409)附件文稿《辨破灵岩山寺法禅法师滥说(20210408)》(如上)请您看有什么偏差问题。

法禅法师】朱晓鸣发文已经有人转给我,您觉得我说什么啦?说一半藏一半的人。再说朱晓鸣也没有参加我们的大会,我讲的全文有出入。但是我不去跟她辨论。

我个人建议您方便时来灵岩山走一下,百闻不如一见。道听途说的应该是新闻。当今现实社会中人人是媒体人,满嘴跑火车。

贤佳】您讲的全文可以发给我看吗?

法禅法师】我一般不带稿讲话的。

贤佳】有录音或录像吗?

法禅法师】我相信您正常关注朱的微博,她主动联系也不少,再看看有多少评论的,她自己的三四微博,自说自夸。没有录音录像,我们不搞这些的。再说大家都是出家人,讲话也不乱讲的。我讲,中佛开会,追求政治站位,错了吗?

贤佳】她写的那些内容,与您讲的主要有哪些出入?

法禅法师】出入太大,三言两语讲不清楚的,所以建议您来走一走、看一看。她们是为了什么呀?说白了,利益。过去老和尚在世,她们那些人说了算的。

贤佳】“中国佛教协会也讲了,政治站位”,这话她写了,没错。她前面写:“明学法师坚持印光法师的五条铁规。这个我在所有领导面前都讲过,我们现在是中央人民政府,不是中华民国,现在中华民国在台湾了,印光法师在民国时候定的五条铁规,现在是否适用了?我们不能说,老祖师讲的,他是民国时候的,不是中央人民政府时讲的。我们现在是新生活了。”这段话有出入吗?

法禅法师】1949年成立中央人民政府,新政府废除1949之前的各政府部门下发的各种文件。这个您老可查的。我讲的是现在要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

贤佳】她写的那段话,您没有讲吗?

法禅法师】当时我是说,有位律师跟我讲1949年……

我是告诉大家律师说的。

贤佳】她写的那段话都是律师说的吗?

法禅法师】对呀。我没有否认五条。她总是拿五条来说些乱七八糟话。

谢谢您老关心,阿弥陀佛!我们不是怕事的人,敢做敢当,正大光明。

贤佳】您引用律师说的这段话,不是认可吗?

法禅法师】我是告诉大家律师说1949政府的这些情况,我就不知道传话人怎么传给她的。你应该相信一个道理,现场跟传话肯定有出入的。再说她们告诉我的手机号码也不对呀,此号码只有朱氏几位知道。

贤佳】您说“1949年成立中央人民政府,新政府废除1949之前的各政府部门下发的各种文件”,是表示民国时期印光大师制定的灵岩山寺五条规定应该废除吗?

法禅法师】这不是我说的,也不是我决定的,刚才我已经跟你说了,有位律师看不下去朱微博的这些内容,跟我说到这些。一,你、我不是祖师;二,你、我也没有这个权限处理這些无聊的话题。

贤佳】您引用那位律师的话给大家讲,不是您认可这些话而提供给大家参考吗?

法禅法师】我是告诉大家有位律师讲这些。朱氏上面有一句(“我们不能说”),难道怎么这位才子没看到吗?我当时跟大家说的。意思就是说外面文人墨客可以说,我们不可以说。

谢谢您老关注灵岩山以及我本人。还是那句话,欢迎您法师过来走一走、看一看,比信息沟通要快。

贤佳】您有说“我们不可以说”吗?

法禅法师】回答你:我们不能说(这句话是原话)。

贤佳】您说“我们不能说”,是包含朱晓鸣写的这段话“明学法师坚持印光法师的五条铁规。这个我在所有领导面前都讲过,我们现在是中央人民政府,不是中华民国,现在中华民国在台湾了,印光法师在民国时候定的五条铁规,现在是否适用了?我们不能说,老祖师讲的,他是民国时候的,不是中央人民政府时讲的。我们现在是新生活了”吗?

法禅法师】法师如果想了解,请您来苏州。你相信仁雲(朱)还是出家人,我回答您是相信您老也是出家人。别人怎么说我们,我们不去管这些,日久见人心。

2016年10月4号在山上仁雲一家自己买的塔位,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仁雲(朱)不也整天反应我们建塔位?我相信文章您老也看到的。

贤佳】有了解。

法禅法师】仁雲(朱)凡是微博上评论不好的全部删除,对她有利的全部保留。虽然你我不相识,有缘信息交流,提醒一句,还是相信自己比较好,外人永远是外人。

贤佳】多闻阙疑,兼听而明。

法禅法师】谁对不起你,谁背后陷害,也不需要去报复,因果自然会定夺。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三)

居士】《今又重阳,灵岩祖庭已成法外之场所》(苏州灵岩山寺仁雲居士2020-10-24)

https://m.weibo.cn/status/4563569825288523

《净土宗道场苏州灵岩山寺已被全商化》(苏州灵岩山寺仁雲居士2020-10-25)

https://m.weibo.cn/status/4564040900685655

《灵岩山寺安养院的老人都被赶走了,建起了会所!》(静心看佛2020-10-27)

https://mp.weixin.qq.com/s/iqwhLdmgcdtW7mpvTkTSQQ

 

(四)

朱晓鸣】(20210410)对灵岩山寺法禅向贤佳法师妄语狡辩的反驳意见:

一、法禅说“我是告诉大家律师说的”。2020年12月19日,朱晓鸣虽然不在现场,但不等于法禅没说这些违背祖制的言论。法禅称仁云微博上的内容有出入,法禅与贤佳法师狡辩说“当时我说,有位律师跟我讲1949年……我是告诉大家律师说的”,这是法禅的谎言,是心虚的狡辩,当时法禅根本没有说是律师说的,就是他自己说的。如果法禅继续狡辩,请他叫出那位律师来证明他说的且法禅在会上是反对律师如此说的,或让法禅叫在场人出来作证:当时法禅讲这些内容都是律师说的。看那些领导和法师等是否敢替法禅作证其原话是说律师说的。

二、关于贤佳法师问:“您说‘1949年成立中央人民政府,新政府废除1949年以前各政府部门下发的各种文件’,是表示民国时期印光大师制定的灵岩山寺五条规约应该废除吗?您引用那位律师的话给大家讲,不是您认可这些话而提供给大家参考吗?”

法禅说:“我是告诉大家有位律师讲这些。朱氏上面有一句(‘我们不能说’),难道怎么这位才子没看到吗?我当时跟大家说的。意思就是说外面文人墨客可以说,我们不可以说。”法禅把印祖五条规约不适用的言论推给律师背锅,而狡辩说他自己不能如外人这么说,这种移花接木嫁祸他人,为自己开脱罪责的手段,虽然高明,但是在事实面前,只能证明其妄语。如果不是他意图废除五条规约,他的讲话内容是说五条规约当代不适用了,也就不会有义愤的护法人士将他的原话发我知道。而且灵岩山寺搞了五条规约不让搞的佛事活动,恰恰以实证证明,法禅等不尊重、遵守五条规约。灵岩山寺违背五条规约的实例,在宏度法师名誉权案件庭审中,朱晓鸣的代理律师已经举证陈述过了。

三、法禅讲:“2016年10月4号在山上仁雲一家自己买的塔位,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仁雲(朱)不也整天反应我们建塔位?”法禅认为自己是百姓不能点灯,说明他承认非法经营殡葬塔位的事实。

本人回应如下:

1.灵岩老塔院,是民国时期灵岩山寺四众弟子荼毗藏骨之所。

2.文革结束,明学长老对老塔院闲置塔位提供给灵岩山寺往生僧人、居士荼毗后安放骨灰盒,价格在2000——3000元。朱晓鸣夫妻都是灵岩山寺居士,二人在2016年的年龄相加是113岁,考虑后事,以每个格位2500元共5000元预购了老塔院闲置的二个塔位(有收款收据为证)。现在传言法禅私底下非法预售价:要收据的6万,不要收据的4万。请法禅回应是否属实?

3.2018年7月在灵岩山寺看到预售高价塔位的广告(甲级26000元,乙级19000元),问及寺院库房内负责预售塔位的法师,遂知道这个广告预售塔位是在寺外违建殡葬设施。后又发现在老塔院,他们把印祖纪念堂后面的院子违建塔位的房屋,还把二十年在老塔院老僧人“安置”到山下安养院,把老僧人的“寮房”改建放塔位(灵岩山寺规,僧人老了、病了,都住在寺内“如意寮”,有僧人照顾到往生,不离开寺院的)。

4.仁云居士举报预售塔位问题:2018年7月中央九部委法通知整顿全国“殡葬”乱象,遂实名举报。2019年4月17日苏州市民政局领导向我们通报,他们去老塔院清点了格位总数,这也是根据中央九部、省、市有关规定整改,并在2019年4月29日书面答复举报人:工程(寺外违建殡葬塔陵)处于停建状态,同时暂停了老塔院空闲塔位对外销售。

四、法禅说:“说白了,利益。过去老和尚在世,她们那些人说了算。”仁云居士我,自1992年在灵岩山寺做义工,合计捐款不在少数。在明学长老往生前三年,我负责照顾明学长老的饮食,自己在小寮就餐,每月交纳450元(都有收据)。明学长老在90高龄,还念及曾为灵岩山寺作出贡献的老居士的往生问题,为此,关照我一定要负责老居士的往生助念,任命我为助念团负责人,并无其他事项再理。如果法禅说“利益”,请他拿出证据,否则就是诽谤。

五、法禅说“因为中华民国现在在台湾”,他这才是不爱国、不爱教、不讲政治呢。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既是不容置疑的客观事实,也是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国际社会普遍共识。他还敢讲中华民国在台湾,他这是承认台独?承认台湾是独立国家、独立政府?国际社会任何一个国家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我国都会抗议的。1979年《中美建交公报》明确指出,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他倒好,还认可中华民国在台湾呢。由着他胡说八道的领导们也不处理他,简直没有政治底线和敏感度。

六、法禅对贤佳法师说:“我相信您正常关注朱的微博,她主动联系也不少……。”我声明,截止今日之前,我没有联系过法师,没想到因我这篇微博文章引发贤佳法师关注交流,并由居士转发内容给我一阅。

七、法禅说:“仁云(朱)凡是微博上评论不好的全部删除。”请法禅提供证据。我自己从来没有看到有不好的评论,更没有删除过不好的什么评论。建议法禅秉承僧人戒律言论如实。

八、法禅一直邀请贤佳法师去灵岩山寺看看。建议贤佳法师了解一下法禅等人在报国寺干的事,了解一下灵岩山寺捏造弘法法师收徒违背五条规约,不容分辩强行赶走的事情,千万不要羊入虎口。现在的佛教界,恶比丘糖衣炮弹、威逼利诱、造谣构陷好比丘的事情时有发生,您务必善护自身。

 

(五)

贤佳】刚才给您邮箱发送了朱晓鸣的回辩,请您看有什么偏差问题。

法禅法师】我没有闲功夫跟所谓的朱晓鸣讨论这些无聊的话题,她没有资格对我说三道四。谢谢您。我也不需要看。

 

(六)

朱晓鸣】如实揭批法禅的不当言论,是居士的护法责任。法禅作为僧人,又是苏州佛协干部,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是给佛教抹黑。

恭请贤佳法师公开交流内容,以正视听!同时,末学对自己所讲均有证据佐证,愿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