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律答疑讨论之六十二

戒律答疑讨论之六十二(20210410)

(一)

法师】律里说盗佛物不正犯,是因为佛无我所,那请问,从理论上来说,假如盗罗汉物或八地菩萨物,也不正犯了是吧?因为他们也没有我所了。

贤佳】若是自己供佛物,自己非理转用,结盗的方便罪,因为佛无我所。若是他人供佛物,有人守护,盗取或故意损毁,对守护人正结盗罪。若是他人供佛物,无人守护,或者自己(盗者)守护,盗取或故意损毁,望损供养者福而对供养者正结盗罪。盗罗汉物或八地菩萨物类同。

如《四分律行事钞》说:“盗佛物者,正望佛边无盗罪,由佛于物无我所心、无恼害故,但得偷兰(注:偷兰遮罪,即粗罪),以同非人物摄故。《十诵》,盗天神像衣结偷兰。《涅槃》亦云:‘造立佛寺,用珠花鬘供养,不问辄取,若知不知皆犯偷兰。若有守护主者,三宝物边皆结重罪。无守护主,望断施主福边结罪。’故《鼻奈耶》云:‘若盗佛塔、声闻塔等幡盖,皆望断本施主福边结罪。’”(卷中)(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2.xml#pT40p0050a1801

《四分律钞批》(〔唐〕大觉律师)说:“盗佛物者,佛在日重,灭后定无夷罪。以佛在日有人主义,灭后但有福田摄受,无人主义,今若盗者,望护结罪。又复若言于物无‘我所’,亦应许偷罗汉等物,法相便乱,理不应然。故知‘无我’据方不得别判。下文引《祇》,摩摩帝用佛物重者,据佛在日,示同人趣,南州(注:南瞻部洲)所摄,故同人夷(注:波罗夷罪,即重罪)。若言‘无我’,应同北方(注:北郁单越洲)。”(卷第七)

《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盗·三宝物》说:“《戒疏》续云:‘初盗三宝,总而为言,有守护者,随盗满五皆是极重。佛物无护,如《鼻奈耶》,断施主故。’《行宗》释云:‘初望护主,“佛”下二,断施福,并犯上罪。《鼻奈耶》云:“若盗佛塔、声闻塔等幡盖,皆望断施主福边,得弃捐不受(即上罪)。”’”

 

(二)

居士】对文章《“掌权僧”给小和尚穿小鞋怎么办?》(https://mp.weixin.qq.com/s/Ujzcg3cIlkzC3Ez-8qk92Q),有人留言:

请问文中为什么说戒是出家人的根本依靠?什么依靠?

贤佳】戒律是出家人法身慧命的依靠、安身立命的依靠、弘法护教的依靠。

如《佛遗教经》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戒是正顺解脱之本,故名波罗提木叉。依因此戒,得生诸禅定及灭苦智慧。是故比丘,当持净戒,勿令毁犯。若人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稳功德之所住处。”

《大宝积经》说:“破戒比丘举足下足处,一切信施不及此人,况僧坊及招提僧舍经行之处。若有房舍、床敷、园林,所有衣钵、卧具、医药,一切信施,所不应受。迦叶!我今当说,若有非沙门自言‘我是沙门’,非梵行自言‘我有梵行’,不能毕报信施如一毛端。何以故?圣众福田犹如大海最妙最胜,于中若有施主净心信故,以施种子种福田中,如此施主起无量施想。迦叶!若有破戒比丘,如分一毛以为百分,若恶比丘受信施如一毛分,随所受毛分即损失施主尔所大海福报之分,不能毕报。迦叶!是故应净其心受他信施。迦叶!应如是学。”(卷第一百十三)

《四分律行事钞》说:“戒是生死舟航、出家宗要。……夫三宝所以隆安,九道所以师训,诸行之归凭,贤圣之依止者,必宗于戒。故《律》云:‘如是诸佛子,修行禁戒本,终不回邪流、没溺生死海。’又《戒经》云:‘若有自为身,欲求于佛道,当尊重正法,此是诸佛教。’故结集三藏,此教最先。《善见》云:‘毗尼藏者,佛法寿命;毗尼藏住,佛法方住。’”(卷中)

另外可参看:

《佛陀为什么说“以戒为师”,而不是“以经为师”?》

https://mp.weixin.qq.com/s/vABURB-ZKE0NC9CKBk1t6w

论持戒的意义

 

(三)

居士】有人留言:

1.在家居士到底可不可以阅出家戒法?(古来有两种说法,一不可,二可。近代弘律者多依第一种。)

2.汉传佛教真正的出家人须受“三坛大戒”取得戒牒,梵网菩萨戒通出家、在家,佛制断肉食。有本地师兄看到某大寺院的出家人晚课后穿着僧衣进入附近俗家饭店食肉(非现杀),为护汉传佛教传统形象不遭世人讥毁故,身为居士应不应该向所在寺院反映?

贤佳】可回复:

1.在家居士不可以耳听僧法羯磨,但可以阅出家戒法,具体戒律文据和辨析可参看《辨析居士是否可阅僧戒》(https://www.zhengxinfofa.com/1930.html)。

2.应该向寺院反映,若寺院相关负责人不管,则可向当地佛协反映。若当地佛协不管,那么可向当地政府的宗教管理部门反映。若当地政府的宗教管理部门也不管,那么可以向更上级宗教管理部门反映。如果都不行,那么可以发布网络,寻求社会舆论支持,推动佛教败类行为的处治。另外,注意采集证据(如照片、录音、录像等)。佛世时常有居士向佛、比丘僧团报告比丘违戒恶行问题,是如法的护教行为,可参看: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二·(三)》

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

从早餐时间看寺院管理和普及戒律知识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