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僧团民主

论僧团民主(20210410)

居士https://m.weibo.cn/6618852954/4623873369441294

(摘录){僧羯磨形同虚设,僧团认可住持专制,自然就在僧团内部形成高低贵贱。佛门内部的问题,各僧都有责任,只有依法依律而行的僧人占多数,风气才能扭转。}

网友评论:“是形同虚设,但是原因不是这样。僧羯磨不适合中囯的国情与根性,所以在古代,祖师们大都不提。”

您如何看?

贤佳】“国情与根性”,并非不可以改变,也非不可以局部调进。古代有很多遵行戒律的律师和道场,自是实行羯磨制度。如唐朝道宣律师专门编写《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8_001.xml),清朝见月律师写《毗尼作持续释》(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X41/X41n0730_001.xml)进一步解释,明朝蕅益大师对羯磨法也多有宣导。

可看祖师宣讲佛的民主,《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记》(〔唐〕道宣律师撰疏,〔宋〕元照律师撰记)说:“〖疏〗就初集僧,《多论》五意:一,现佛不自专辄故;二,众量结戒,犯者心伏故;三,凡事众和,令法久住故;四,为肃将来,仿佛成规,众量不专故;五,诸佛法尔,于法有仪故。〖记〗集僧中,《论》约五义,求佛本怀,成济弘远,不专一事故也。”(卷第二)(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X39/X39n0714_002.xml#pX39p0803c1601

即使严格“随顺”国情与根性来讲,现今时代比古代民主,人大、政协等各种代表会议协商表决制度已被社会普遍接受并实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民主、平等、公正、法治等,国家宗教政策也要求寺院建立民主管理组织和民主管理制度,而这是类同佛教僧羯磨制度的,何以现今寺院民主羯磨制度少有实行?

如《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1)·(七)》中一位大学教授说:“在我看来,学诚事件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最值得重视的是,它揭示了两个冷峻的事实:第一是佛门内部的纠偏机制失灵。举报人诉诸僧团内部羯摩,根本实行不了;向教内长老陈情,大家装聋作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最后孤注一掷,公开举报,激起轩然大波,惊动最高当局,搅起国际舆论,重创佛教形象。第二是佛教的现代化、民主化进程远远落后于时代,太虚法师开创的汉传佛教现代转型之路甚至完全有可能被保守势力逆转。佛教虽然标榜依法不依人,但实际制度和现实运作中,僧团和教会还是以种种手段神化领袖,对普通信徒进行奴化教育,以情相牵,而不是以法相聚。”(https://www.zhengxinfofa.com/543.html

民主羯磨制度落实的难点是民主监督、举罪、治罚的施行,根本在人的心胸见识,有些人主动施行民主,有些人则故做奴化教育,有些人依律争取民主,有些人则神化“师长”而自奴奴人,这并非局限于时代国情。

例如释迦牟尼佛所在古印度是奴隶社会,种姓等级森严,而释迦牟尼佛倡导种姓平等,在种姓混杂的僧团内示范接受民主监督、举罪。

如《(南传)相应部8相应7经/自恣经》说:“当时,在那十五布萨自恣日,世尊被比丘僧团围绕着,在露天处坐。那时,世尊观察变得沉默的比丘僧团后,召唤比丘们:‘好了,比丘们!现在让我邀请你们:是否有任何我的有关身体或有关言语,你们应该责备的呢?’”(http://agama.buddhason.org/SN/SN0215.htm

《佛说受新岁经》说:“时诸比丘各坐草坐,是时世尊默然观诸比丘已,便敕诸比丘:‘我今欲受新岁,我无过咎于众人乎?又不犯身口意耶?’如来说此语已,诸比丘默然不对。如来是时复三告诸比丘:‘我今欲受新岁,然我无过于众人乎?’”(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01/T01n0061_001.xml#pT01p0858b2110

又例如中国古代是封建社会,家长制度普行,而有祖师大德在僧团内倡行民主直言举罪。如明朝莲池大师《竹窗三笔·直言》说:“前僧欲除募化、妄拈二禁,予不允,僧去。又一僧云:‘云栖半月直言、逐日直言,适起争端耳。除直言,乃所以为直言也。’予谓:‘汝非僧乎?僧宜从佛。而佛制九旬结夏,夏满之日,名僧自恣日、佛欢喜日,任僧举过,更无隐讳,故名自恣。云栖半月直言,据此也。佛喜而子独不喜,可乎?律载僧有过,傍僧白佛,佛召本僧,种种呵责,因制为律。云栖逐日直言,据此也。佛容其举过,而子独不容可乎?且世法犹云‘君有诤臣,父有诤子,士有诤友’,故曰‘兴王赏直谏之臣,圣主立诽谤之木(注:设立木牌以供人写谏言)’,夫子(注:孔子)以知过为幸,仲由(注:子路)以闻过为喜,况为僧修出世法,可不须友以成其德乎?子恶直言,则谗谄面谀之人至矣。拒谏饰非,损德败业,非小失也。慎之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J33/J33nB277_014.xml#pJ33p0059a1901

现今中国是社会主义社会,倡导民主、法制,而佛教僧团却少有实行民主监督、举罪,既违背佛法戒律精神,也不顺国情时尚,根本应是在于缺乏心胸见识,缺乏真实崇奉戒律的精神,特别是随顺藏密依师法的神化、奴化教育深广泛滥,宜应明辨、打破,倡导平等以戒为师,建立、落实随顺佛教戒律和宗教法规的民主法制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