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是否应揭批学诚之二

论是否应揭批学诚之二(20210410)

(一)

居士】听一位在龙泉寺做过义工的居士说:学诚帮达赖做事,收了不少钱,所以国家搞他,二贤只是幌子。以前听说是学诚给达赖送钱,现在又出来此版本。我想如果学诚真是收钱替达赖办事儿,而不是之前听说的给达赖送钱,那他更翻不了身了。送钱,还能狡辩什么供养“上师”;收钱办事,那就脱不了通敌了。但如果与达赖有关系,无论送钱、收钱,与一位背叛国家、搞分裂活动的藏独分子搞在一起,可能会触及《刑法》危害国家安全罪大类中某项罪名,政府惩治他不是理所当然吗?龙泉寺整个体系的人难道认识不到学诚把他们都坑了吗?当初在气氛特别紧张的时候,据说安全机关都派了人到寺里找法师谈话做工作的,现在结合与达赖有关的传言来看,龙泉寺今后一定是政府重点关注的对象,龙泉寺走向不明,还是避开为好。既然与达赖有关,怎么还有人敢大言不惭、理直气壮说是被“政治迫害”?

另外,当时还有传言定性学诚体系为邪教组织(可能因为替学诚喊冤、对抗厉害)。如果不是您破邪显正,唤醒了部分人,清醒的人与“保皇派”对抗,卸掉了学诚体系“同仇敌忾”的气氛和部分力量,或许铁板一块的学诚体系真有可能被定性为邪教组织。他们一直恨反对学诚的人,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学诚体系避免了法轮功的悲剧,可能完全是因为这些人的清醒,让政府看到水墨功夫能慢慢解除风险。如果定性为邪教组织,对众多龙泉寺信众现实生活绝对有不利影响(看法轮功信众就知道了)。推测因为对抗的风险级别降低,定性为邪教组织的事情就作罢了,这也可说是政府的仁慈和智慧,不愿波及被欺骗的普通群体,寄望于慢慢转化,可惜政府还被诽谤为“政治迫害”。

虽然您唤醒了部分人(甚至资深法师还俗),但龙泉寺一天不认错、纠错,不能让人看到正法道场的模样(明确、正确地依佛法引导的解脱道路,严持戒律),那么高位有野心、忠诚学诚(或者利用学诚)的“僧人”最终把众多信众导向哪里不清楚,跟随的人客观上可能不仅无法获得佛法意义上的解脱,现世亦存在政治风险。“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一天看不到龙泉寺依佛法戒律的实质改变,就离得远远的好。

贤佳】维护学诚者不能就逼淫短信等事提出具体人事物的反证,都是“直觉”认定学诚应是被陷害,而寻找各种可能陷害学诚的力量和动机,以前说“二贤”为夺位,又说“二贤”是其他宗教的卧底,又说“二贤”被海外反华势力收买,又说学诚推进佛教去商业化而被人陷害,又说学诚“供养”达赖喇嘛巨额资金而被政府构陷撤下,现在又说学诚拿了达赖喇嘛的钱而被政府“搞掉”,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然而都说不出“构陷”的详情,更给不出事物证据,都是自以为“老道”地粗概“推测”,但回避举报的罪事本身,是不理智、不厚道的,其实是维护“信仰”(基于人的信仰)的自欺欺人,是脆弱的、可悲的!

居士】因为拿不出反证推翻政府调查结果,所以他们才编造“政治迫害”的谣言。那些一开始攻击举报人,转移视线,到不得不编造“政治迫害”博取同情的始作俑者,都是为了保住“学诚”这杆旗子,以图保住现世利益,甚至恢复昔日的“辉煌”。

 

(二)

居士】(20210405)有人发我信息,有居士A在一个群里先发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链接,是2018年对学诚的介绍,应是该号为学诚宣扬:

《学诚法师简介(下篇)》(TrueFace本来面目 2018-10-10)

https://mp.weixin.qq.com/s/4zMScQr-mmRftO-RXnDRXQ

同时居士A说:“败于女色,功亏一篑,一声叹息!理解其骨粉级粉丝花这么大功夫整理此文,其中大部分我曾见证,也很认同。因其某一关键品行有亏,不仅使其自身坠落,还使其服务的中国佛教乃至万千弟子蒙羞,犹如一粒老鼠屎或一克毗霜毁了整锅粥,这是毗霜和老鼠屎的错,不是粥不好。人性有弱点,难免犯错,还是尽量客观、正面看待学大吧!吸取教训可以,想洗地翻案,那就叫痴心妄想了!!!”

居士B:“不要这么说,所谓墙倒众人推!”

居士A把另一个位居士C的言论转发,居士C:

{W(注:龙泉寺法师)搞的。不可能翻案了,已结案。他(注:学诚)出离心不够,定力不足挣脱出各种盛名。他佛门的弟子大部分素质太差,没学到正法,而世间见识不够,被他的世俗名望勾牵。而居士们因为没学到正法,对佛门的妄言不如法美化成各种考验,纯粹怪胎而已。实际本人就是一个自卑的凤凰男。他散播谣言说得罪*了,可见他不信业果,也不懂业果。}

居士A还特别提醒说明居士C的身份:“一位学大弟子、国家安全部干部的家属的回应!”

居士C的身份是否国安干部家属且不说,但从头像(“贤二”漫画)看应是原龙泉寺的信众或“贤二”粉丝。

该公众号还发布了:

《学诚法师简介(上篇)》(TrueFace本来面目 2018-10-10)

https://mp.weixin.qq.com/s/WGvP_BoGTfGFUEyEShAeIA

今日,“本来面目”公号又发了龙泉寺清明的宣传视频,如下,看来是又开始宣传煽情了。

《清明之声| 来自北京凤凰岭的问候》(TrueFace本来面目 2021-04-05)

https://mp.weixin.qq.com/s/LZ8A91JMatdrPLY1KMtRSQ

我查了一下,公众号的登记主体是一家公司(北京正心诚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17年注册的,但2020.12.8被吊销。而能取得龙泉寺最新清明视频发布,2018年还为学诚宣传,看来与龙泉寺渊缘深厚。

贤佳】一些居士维护信仰(基于人而非基于法),维持旧情,宁愿自欺。某些法师维护人心,维持供养,“好心”欺人。各得其乐,各得其所,只是苦了学诚罪业增长,后世深堕,现世可能增罚。

 

 

(三)

居士(社会律师)】律师界多以凡俗是非争议为重点,间或以建设防范果报之末技之流协助追求商业,又要从业者遵循法定之公正心、是非观,从业者本身违规很常见,也在料想之中。宗教界之少数或一定程度的违规,与前者性质不同,但会有交叉和共同的社会基础。对于违规或者犯戒(统称犯戒)的处理,其宽严尺度,就其表面显示的某种规律而言,有相似的成分:失之过宽就必然引起犯戒成本下降,就是制度性的容忍,甚至是无视。区别在于就社会面而言,当涉及到很多人的时候就需要考虑社会效果,以社会效果倒推宽严的尺度。但是就专业性和宗教的神圣性而言,有法可依,执法必严,或者是严师出高徒,均属应有之义,反之,必有统计学意义的负面增长。法律讲公开,专业、宗教或许讲内外有别,但结果需要公开。

十日前,我与会商业文件讨论会议,间有貌似女居士者言:学诚是她的师父,他是被陷害的。由此知,事件流弊甚广,出乎意料,更觉诸相纷繁,邪门外道流行。

 

(四)

居士】我认为应当多破斥邪师邪教。学诚虽然管制了,但是他的问题、邪见要继续揭破,就比如杂草一定要拔掉,不拔杂草就会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