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出家与持戒之三

论出家与持戒之三(20210402)

(一)

居士】对文章《如今有多少出家人违戒“赚钱”济养父母?这是真正“报父母恩”吗?》(https://mp.weixin.qq.com/s/QbTn24K-nOLUV29ON4hllw),有人留言:

您把汉传佛门全部得罪光,然后学诚死党借机翻案!事有轻重缓急,当务之急不在习难小和尚领单资、吃晚饭!中国出家人都不领单资,佛门风气不仅不会变好,反而会有更黑暗的人身控制问题无法解决!您把此文删了吧!求您了!我不想看见您被墙倒众人推。

贤佳】可回复:“当务之急”是什么?

居士】留言者回复:

当务之急是:别让挺学势力以老辣的手腕利用贤佳法师的书生气打倒贤佳法师从而翻案!

此土寺院都是黑暗落后的封建家长式管理,纵然有的方丈个人有底线,仍无法避免寺内掌权僧欺压清众的问题——僧羯磨连虚设之形都没有,清众根本没有渠道去监督制衡掌权僧!在此情况下强调僧人不持钱、严守小小戒,会导致多么黑暗的局面,你个书生根本不懂!

贤佳】可回复:

没有明确有力的反证,即使打倒贤佳,也不能将学诚洗白。教界已近于将学诚当作不存在,此非佛教界的当务之急。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201206)·(六)》(https://www.zhengxinfofa.com/445.html)。当然,如果能对学诚公开宣判,应能有力促进佛教界的整治,但只是助缘,根本不在于此。“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宜思根本。

《四分律行事钞》(道宣律师)说:“戒是生死舟航,出家宗要。……夫三宝所以隆安,九道所以师训,诸行之归凭,贤圣之依止者,必宗于戒。故《律》云:‘如是诸佛子,修行禁戒本,终不回邪流、没溺生死海。’又《戒经》云:‘若有自为身,欲求于佛道,当尊重正法,此是诸佛教。’故结集三藏,此教最先。《善见》云:‘毗尼藏者,佛法寿命;毗尼藏住,佛法方住。’”(卷中)

《灵峰宗论》(蕅益大师)说:“我念末劫苦,破戒为第一;我思救苦方,无越毗尼藏。毗尼若住世,正法永不灭;行成果斯克,教不属空言。或因持戒力,速成净满尊;或因净尸罗,严净诸佛土;或因别解脱,作独觉、声闻;或因善戒力,生禅及天道;亦作人中胜,福乐好名称。如是差别果,皆由戒所得;近果说差别,究竟归一乘。如是胜妙法,愿为我昭明,普度长夜中,无依无怙众。”(卷第一)

居士】留言者回复:

掌权僧可以不持钱,人家手上有权力、有资源,不需要亲自花钱也能把事情都办了。没权、没资源的清众怎么办?若不拍好掌权僧的马屁,信不信拿小小戒天天给你穿小鞋——刁难不死你算我输!

若不持钱,绝必导致人身控制,绝必导致清众僧沦为奴隶,除非是全民护持的佛教国家。当年龙泉寺有这么一件事:僧某甲重感冒,需要从财务僧某乙那里领钱下山看病,某乙一直讨厌某甲,于是他趁机训导了某甲一番“忏悔自己往昔恶业,皈依祈求三宝、师长”的治病大法,就不给某甲钱!他故意把某甲的病拖了三四天,拖到再不治就要出事了,他才放款!您自己去问甲、乙班人有没有此事!

贤佳】可回复:

真正认真持戒,自有威严、福德,小小刁难本不必挂怀,何况可有灵活措施应对。如果实在忍受不了、应对不了,自可离开或还俗,何必绑定此处、绑定出家而犯戒自堕?

可参阅《灵峰宗论·答比丘戒五问》(蕅益大师):“问:‘罪因讥嫌,制有随方,此方不讥,何乖圣训?又时丁末运,外缘不丰,内因微薄,必欲纤毫无犯而演教弘宗,则佛法不能广布,完小节而失大益,岂菩萨本心?’答:‘如来一切知见,普为大千众生而制戒律,六群等亦大权示现,曲体末世情态而示犯缘。正由人情懈怠,不肯轻重等护,致成末运。今欲弘宗演教,必以持戒为本。内因淳厚,外缘自丰,白毫相中一分光明,决非诳语。若以戒为小节,便成谤法,谈宗说教皆是儱侗瞒盰,设获外缘,总名魔业,何益正法哉!’”(卷第三)

居士】我认为这位留言者所说现象“掌权僧可以不持钱,人家手上有权力、有资源,不需要亲自花钱也能把事情都办了”是完全可能存在的,但他想的应对方法是顺应世间规则的应对方法,而非依戒律而行的应对方法。正如您所说“如果能对学诚公开宣判,应能有力促进佛教界的整治,但只是助缘,根本不在于此。‘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宜思根本”,而这个根本就是“戒律”。作为出家人,应该万事以戒律为先导,好好学戒、持戒!而不是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应对“掌权僧”是如何给自己穿小鞋的。那样的出家生活必定是不开心的,方向也是错误的,是不随顺解脱成佛的。换句话说,这样的出家发心、格局太小了,还不如不出家,在家也是一样能学佛的。而正是很多出家人,在出家前没想明白持戒的意义,不知道为什么要持戒,没认清出家人的本分,没有重视戒律,才让如今的出家人中多有借佛敛财、赖佛偷生的混子混进来了。

贤佳】随喜善思!

居士】留言者继续回复:

藕益大师是您的大师,不是我的,他的个人观点我不认同;戒律不能这么理解!!

贤佳】可回复:

《四分律》说:“云何名为同戒?我为诸弟子结戒已,宁死不犯,是中共余比丘一戒、同戒、等戒,是名同戒。”(卷一)(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8_001.xml#pT22p0571b0202

《梵网经菩萨戒》说:“如带持浮囊欲度大海,如草系比丘。……如法修行,坚持佛戒,宁舍身命,念念不去心。”(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4/T24n1484_002.xml#pT24p1007b2101

您是否认同?您怎么理解?

居士】留言者回复:

“梵网经菩萨戒”是伪大乘律,真大乘律是“瑜伽菩萨戒”!这个问题从民国开始就已经拉扯了无数遍。法师若死执伪律,必损福报,福报损尽被打倒时,莫怨佛不灵!

贤佳】可回复:

“从民国开始就已经拉扯了无数遍”,就一定是对的吗?民国就扯说《楞严经》是伪经,乃至扯说“大乘非佛说”,您认为是对的吗?这个说来话多,可暂且搁置,我先前引述《四分律》内容,您也不认同吗?

 

(二)

法师】最近末学情绪很不好,有些烦恼。目前末学在*寺读佛学院,这里的道风、学风、家风实在不敢恭维。末学现在虽然出家了,但是不能否认我依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是否也应该享有养老和医疗保险的权利?这边没有养老保险,普通僧人没有给办僧伽证,今年的医保也出于某种原因没给末学交。而且,到了年底佛学院考试完毕本该放假时,还要留在这里维护寺院的法会活动,必须要过完年才能请假。想在大的法会前请假离开寺院非常困难,特别是腊八、春节、佛菩萨圣诞等时间。春节要迎接“抢头香”的信众,而且不考虑个人意愿来安排承担,是直接出表格要求某人承担某项责任,按分组管理,比如维持人流和消防安全等。而且类如大殿内“写灯”“写缘”这样的接触金钱的工作,本应该安排净人或居士来负责,而依然安排比丘、沙弥来承担,不考虑个人意愿与持戒。即使是在前段时间河北爆发疫情不久后,这里仍然举行了三天(初三~初五)的开放活动,我们戴着口罩来迎接信众,当时心里非常不安。真的烦躁而又无奈。

贤佳】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难得清净如意。有被逼违戒处,应惭愧忏悔,平常尽力顺戒行持,努力种植正因。戒法才是出家人的根本依靠,“不怨天,不尤人,下学上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