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举报武汉归元寺问题

居士举报武汉归元寺问题(20210322)

(一)

居士】(20201218)说说做义工的感受,归元寺要严厉整改寺风:

我在归元寺做义工,来了两个很年轻的香客找我,她们说听寺里其他人说拜一尊佛就要丢一点钱,问我是不是这样,我说:“没有钱不给也行,对佛菩萨有恭敬心就好了。观音菩萨那么慈悲,怎么可能说不给钱就不保佑你。你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他人做好事,佛菩萨就会护持你。”在我小半天的解答与沟通中,这两位香客脸上没有了害怕的眼神。

很多人不了解什么是正信的佛教,带着民间迷信的观念来拜佛。寺院是三宝所在之地,作为寺院应该向大家宣传什么是正信的佛教,而归元寺没有向大家宣传什么是正信的佛教。义工们大都是中老年人,到寺院作义工发心是好的,但这些老义工们文化不高,不知道什么是正信的佛教,寺院应该举行义工培训,然而归元寺没有开展培训。

归元寺进口处的卷闸门前面有三台花钱请香的机器,发放免费线香的地方在山门里面,进口处离山门有二十多米的距离。有一个游客在机器上花钱买了香,看见其他游客拿了免费的线香,这个游客想去拿免费的线香,一位老义工说这个游客有香了,就不给线香。这个游客想再要三根香,老义工说什么也不给,这个游客就说要投诉。这位游客走了几米远,老义工就在我旁边骂这个游客,骂得很恶心、很难听。

我去图书馆里面看了一下,里面好几本宣传喇嘛教的书籍:《菩提道次第广论》《至尊宗喀巴大师传》《宗喀巴大师全传》《菩提道次第略论释》《曲肱斋全集》等。夏莲居篡改的伪经,归元寺图书馆居然结缘给大众。经书应该严格审核,凡是明确伪经、邪知邪见的附佛外道书籍应该清除,免得误导他人。归元寺图书馆流通经书不严格审核,这真是悲哀!

归元寺里有八家卖一些算命、风水物品的店铺,都打着归元寺开光的名义,赚游客身上的钱。

在网上有很多网友对归元寺印象不好,都说归元寺一股铜臭味,没有给人佛门净地的感觉。

旧社会的时候当地民间有到归元寺数罗汉的习俗,迷信的观念让大家认为不同的罗汉代表了人一辈子的结尾。很多游客去了罗汉堂会买罗汉卡片,去年罗汉卡片从以前10块钱一张涨价到了30块钱一张。寺院里面还弄了一个讲解罗汉卡片的地方,讲解几分钟就收费40块钱。罗汉卡后面就是四句话,就是民间抽签算命的签文,不同的话代表意思不同。我也观察过一些买罗汉卡片的游客,他们拿到卡片后,迷信的观念更加严重。有的认为自己数的罗汉寓意不好,有的认为自己看不懂那四句话,就在寺院里花钱请人讲解。作为寺院应该禁止卖罗汉卡,并向大家介绍什么是罗汉,宣传正信的佛教。归元寺没有这样做,反而在罗汉堂里面贴了一块牌子,告诉大家哪里有罗汉卡片卖。寺院宣传民间迷信的数罗汉活动,卖罗汉卡片,大搞解签算命,这违背了佛教戒律。这样只会让进入寺院拜佛的游客离佛教越来越远。

归元寺作为当地佛教寺院的代表,理应大力讲经说法,向大众宣传什么是正信的佛教,让大家摆脱迷信的观念和行为!

贤佳】我将您的来信内容发给归元寺A法师,并询问反映的情况是否如实、所提建议是否合理,他回复说:“谢谢!有些已经整改了,比如进口处机器请香已经封了,罗汉堂正在维修,今年来到目前没有开放。图书馆的事我不了解,我再问问。门面的事历史原因,一言难尽。归元寺不是我主管,但我可以向他们建议。再次感恩法师!”

居士】希望归元寺能够更加清净,过段时间再去看看。

(20201224)我现在在归元寺里面,刚刚看了一下,收费请香机器仍在运营,根本没有整改!我在收费请香的机器旁边,给游客发放免费的线香,一个老义工就要我别在那里发线香,说收费请香的机器能给寺院带来收入,说我发免费的线香给游客严重影响了寺院的收入。

贤佳】可看看罗汉堂、罗汉卡片宣传和解说是否还在运行。

居士】罗汉堂装修好了,还没有开放。我从归元寺里出来,看到刚从寺院里拜佛出来的两个女生,在路上被一个算命大妈拉着算命,我对着大妈怼了几句。大妈看我站在旁边,害怕地直接走开了,幸好这个女生没有被骗钱。这个女生和我说,进归元寺之前被一个保安忽悠去算命,她在算命的那里砍价,给了200块钱才走人。这个保安为了一点金钱利益,和算命的骗子勾结,合伙骗没有社会经验的香客。一旦这些香客被骗了,只会让他们对佛教印象更不好!

贤佳】就是说,其实没有任何向好的改变,先前A法师所说只是应付之词,是吧?

居士】唯一的改变就是夏莲居会集的经书全部都清理走了。今天听其他义工说罗汉堂装修好了,里面在做卫生,外面还晒了一些拜垫的布套,其他方面没有任何改变。

贤佳】再留意看其罗汉堂开放后的作为吧。

居士】(20210103)归元寺的罗汉堂元旦当天开放了,归元寺现在仍然在宣传“数罗汉”,贩卖“罗汉签”金属卡片,依旧没有改变。

去年的时候,归元寺每天下午都有超度法会,今年也和去年一样每天都有法会,唯独讲经说法的讲座有时候几个月才有一次,也不贴告示通知。

现在的兰若书轩是以前的念佛堂,听一位老义工说,这个兰若书轩是归元寺租出去的,这个租客每个月缴纳不少租金给寺院。以前归元寺卖念佛机、佛珠的流通处,也就十几个平方大小,后来改成了念佛堂,去年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人念佛,现在念佛堂没有人组织负责,关停一年多了。

归元寺入口处旁边有一个“义务讲解中心”,一个小时有两场讲解。讲解员都是先开始召集烧香的游客,有愿意听讲解的就集合,然后带这些游客参观大士阁、藏经阁、大雄宝殿、罗汉堂,刚开始讲一些寺院历史和故事,等到出了罗汉堂,讲解员就开始讲风水、本命佛,带着剩下的游客进入到一家名叫“宝藏”的风水物品专卖店。有部分游客跟着讲解员进去,也有部分游客看到自己被讲解员带到商业店铺就离开了。这个时候里面的一些导购就开始忽悠进去逛店的游客,说某些游客犯太岁之类的,买一个某某转运风水物品,能够改变运气发财。有的游客听了导购的话术,就不好意思多少买点东西。这样的“义务讲解”说白了就是在变相推销。寺院应该想法进行整改,否则游客们只会觉得佛门清净之地不再清净,全是满满的铜臭味!

归元寺应该取消罗汉卡片,向大家普及正信的佛教,将迷信活动“数罗汉”转变为正信的佛教。归元寺还应该贴个告示,告诉大家哪里有免费的线香发放,让游客自己选择领取免费线香,或是在机器上买线香。

寺院作为三宝所在之地,应该多进行讲经说法,而不是每天赶经忏。归元寺应该大力进行讲经说法活动。

贤佳】我发给A法师,询问是否如实、合理,A法师回复说:“是的,那个请香的前几天又开始了。因为我不管归元寺的事,建议您发短信给市民宗委S处长:13……”

居士】照这样来看,归元寺不归寺院僧团管理,也就是说出家人没有权利管理寺院!

贤佳】不好说,可能是他上面的归元寺住持管事,A法师作不了主。

(20210105)我昨天将我们交流的内容发给归元寺住持L法师说:“有居士来信举说归元寺的问题并提出一些建议,我跟归元寺一位法师沟通,他说不归他管,建议我报告市民宗委S处长。具体情况见《居士举报武汉归元寺问题(20210104)》(见附件)。请您看其所说情况和建议是否如实、合理?”

他没有回复。我昨天给他手机打电话,没有接,也没有回电话。

(20210107)我昨天将资料发给了武汉市民宗委S处长,今天打电话联系上了,她说,他们会核实相关情况,跟有关单位部门协调处理,并说感谢关心武汉市的宗教事务,欢迎您跟她联系(她手机号13……),也可去其单位反映情况。另外她说L法师没有回应我可能是因为他在省政协开会不方便。

居士】希望归元寺能改变得更好、更加清净!

贤佳】是的!随喜善愿!

(20210128)武汉汉阳区民宗局一位工作人员跟我电话联系,说已对归元寺事情作了调查、处理,结果发布到了网站上。他说可能在“武汉热线”网上,不知您是否方便检索查看一下结果公布的内容,将链接发给我?

居士】武汉热线网站上面,还没有看到关于归元寺的调查结果,可能还没有发布到网上。

贤佳】那位工作人员好像说查处内容有七条,他就印象说了几条:一,去年因疫情,所以讲法少,以前没疫情时是正常较多的;二,图书馆“藏传佛教”的书,某法师说是有书号的正式出版书籍,供大家了解不同佛教派别。

 

(二)

贤佳】(202100204发给L法师)法师慧鉴:

听民宗局的工作人员说,对于居士非议的归元寺图书馆存列“藏传佛教”宗喀巴、陈健民有关书籍问题,您说是有书号的正式出版书籍,供大家了解不同佛教派别,您的这个看法可能有些知见不正,以下资料供参考,请您看有何偏差问题:

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

《藏密喇嘛教陳健民上师〈曲肱齋全集〉里的喇嘛教双修证明上传》(地藏论坛2009-6-8)

http://www.bskk.me/thread-206380-1-1.html

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

揭露藏密依师法的反智精神控制及危害

从“上师戒”看藏密根本非佛教

 

(三)

居士】(20210320)现在归元寺已经开放了,18、19号我在归元寺里做了两天义工,说说见闻感受:

归元寺罗汉堂没有任何改变,还是继续在卖20元钱一张的罗汉卡片,寺院的流通处还在继续宣传商人炒作的“本命佛”,还是那么商业化!寺院里到现在没有一块宣传栏宣传正信的佛教,能够见到的宣传栏都是商家制作的,无一例外都是宣传风水迷信,打着佛教旗号宣传风水忽悠人!

归元寺10号开始试行开放,所以这几天没有收门票。昨天我在山门前面给游客发线香,有好多游客是第一次来,不知道寺院送三根线香,自己在外面买了带竹签的香。和我一起值班的某位婆婆老义工,看见有些游客把自己买的竹签香带进来,一下就把香夺到自己的手里去了,把新来的游客吓得半天不敢说话!我和另一位50多岁的男众师兄一起发线香,有时候没注意到有游客买香进来烧,我们还是等那个游客进入到寺院后,我们把他烧的竹签香拔下来,丢到火里面烧掉,这样还能让给游客一个好印象,至少让游客开开心心来拜佛,开开心心回家去。像那位婆婆一把夺过别人的香,就弄得游客害怕或者不高兴。昨天有个游客进来,找我们领了三根线香,不小心捏断了一根,要我们再给一根,这位脾气很坏的婆婆就在我们旁边说脏话,妈了个什么的,“都不买门票还送香就不错了,搞断了活该你不吉利!”以前过年的时候,归元寺还在寺院外面拉横幅,写着寺院赠送三根线香,现在没有拉横幅了。春节前我在归元寺做义工,我在香炉附近看到游客来了,就主动递上三根线香,告诉游客是寺院免费赠送的,这位婆婆看到我这样的行为就骂我,说我给游客送免费的线香,就没有什么人会去请香机上花钱买香了,说我这样做损害了寺院经济收入。我就搞不懂了,寺院让我们发免费的香给游客有什么错?如果一味想着增加经济收入,那还怎么让社会大众看待佛教?如果只注重经济收入,那岂不是让大家感到佛教徒变质了,佛门不讲慈悲了,没有钱就不能进入拜佛了!

在归元寺后面院墙边,看到好多被人遗弃的佛像,最少也有上百尊。有的佛像很庄严,有的佛像被风吹雨打得掉了颜色,心里感觉很可惜!

这个事情您就不用转发给归元寺的出家人了,转发了也没有用,改变不了现状。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些事情?我感觉这是一种悲哀,是武汉佛教的悲哀!

贤佳】是很可悲!唯利是图,违背慈悲,远离佛法。我发给归元寺的出家人,至少可能有所顾虑。若他们消极对待,我进一步发给武汉民宗委干部。

居士】(20210321)今天看到新闻(https://my.mbd.baidu.com/r/jCyHnYyipq),一位游客自己买香去金山寺烧,被一位出家人当场拔掉,这位出家人还满口脏话骂这位游客!网友们评价大多是说佛教变质了,出家人眼里只有钱了,这种出家人真是败坏佛教!

让我想到归元寺里面两位婆婆,虽然在寺院里做义工,脾气还是那么坏。经常听到的谈论就是现在功德箱丢钱的人少了,以前多有钱人来丢钱,一丢就是好几百,现在没有什么大老板或者有钱人来捐钱了,要是多卖点门票,寺院可以多赚点,心里和眼里大多唯利是图!

我感觉这样做义工没有什么意思,感觉不到在为三宝做事,好像是在为打着佛教旗号的利益集团服务。比如有的游客是外地过来的,想在离开归元寺的时候再烧一炷香离开,这几位老义工就宣传迷信:“烧两次香是回头香,不吉利的!”

我也遇到游客找我换断掉的香,或者走之前再烧三根香,游客需要,我就直接给了,从来不会像那几位老居士宣传迷信。我给了游客线香之后,看到这些游客都很开心,我心里感觉也很宁静!普贤菩萨十大愿王,“第九者,恒顺众生”。我认为既然作为义工们,又是佛弟子,应该学习菩萨恒顺众生,让游客开开心心来拜佛,开开心心与佛菩萨结缘。多给游客三根香也没有什么,搞得太唯利是图,只会让游客对佛教更加没有好感。

我现在有点不太想去归元寺做义工了,感觉归元寺商业化太严重,义工素质也不高。

法师您怎么看?希望法师能提点建议。

贤佳】如同世俗经营谋利,本属邪命,又急功近利,杀鸡取卵,是为粗俗短识,尚且不如世俗有德、聪明者,更是远离佛法正道,非常可悲!需要推动加强品德、戒律教育。

居士】也不知道归元寺哪一天能改变好,能够取消商业化是最好的!归元寺的流通处打着佛教旗号宣传风水迷信,把游客从迷信导向了更加迷信的程度。作为寺院应该让游客从迷信转为正信,归元寺这一点没有做到。但愿佛教界越来越好,寺院越来越清净,不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法灭尽经》里的那些现状!

贤佳】是的,坚持正道修善,随缘随力劝化吧!我昨天将您先前的来信内容发短信给了L法师,他没回复,给他手机打电话没接,也没回应。我报告给了湖北省佛协干部,也没回应。我考虑报告给武汉市民宗部门,看能否推动改善。如果也无效,我就公开劝谏,至少可以警诫其他寺院,提示居士信众和宗教管理部门,促进全国同类问题的注意和整治。

居士】我看是不会受理的,只有公开揭露。

贤佳】(20210322)我联系了武汉民宗部门人员,了解到归元寺内的商业经营、风水迷信宣传,包括保安人员的安排等,都是归元寺管理处负责的,不由归元寺僧人负责,而归元寺管理处是市级国营单位。

网上查“归元寺管理处”,可查到“武汉市归元寺旅游服务管理处”(http://mip.qiyegongqiu.net/com/wuhan98794155/),文说:“单位类型:企业单位。……注册年份:2000。……经营范围:旅游服务管理。”

另外可查到“武汉市归元寺旅游服务管理处”是“武汉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直属单位(http://mzw.wuhan.gov.cn/ZFXXGK_13641/XXGKML_devsavepath/jgzn/zsdw/202009/t20200901_1442215.shtml),文中介绍其定位:“旅游服务管理,发展旅游经济。旅游环境卫生、餐饮服务、社会商业服务,提供旅客休息场所及导游、讲解服务等管理。”

武汉市民宗部门人员说这涉及历史遗留问题,只能协商,不是打电话几句话可以说清楚的,欢迎您上门到民宗部门直接反映情况。

可能“归元寺旅游管理处”牵涉历史遗留问题和利益关系,武汉市民宗部门也不好直接“干涉”管理,只能协商。

那就将这情况公布大众,也供各相关部门了解,促进相关多方协商解决问题,也供其他寺院管理者参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