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印顺法师之六:中观接入唯识,说唯识不了义即说中观不了义

反思印顺法师之六:中观接入唯识,说唯识不了义即说中观不了义(可鑫2019-05-15)

印顺法师说唯识不了义,甚至不能证果,也认为唯识与中观宗旨不同,教观有本质区别等。法师看出的这一结论,应该是站的角度问题。本文即找几个角度,说明唯识、中观本来无碍,也说明印顺法师看问题的角度以及一些结论是需要被重新审视、思考的。
㈠中观与唯识的对接
中观缘起性空接入唯识:

缘起接入唯识

接入角度:动态关联。

缘起所涉及到的缘,不外乎色、心二法。缘起既然便一切,那也存在于色心之间。既然缘起存在于色心之间,那么,就不应有丝毫心在色之外,不应该有一丝毫色在心之外,不然就有非缘起成分。

假设色心的关系是割裂的,那缘起就谈不上了。从动态关系来说,色心两隔,那就是心动时色不动。如果不唯识,则造心杀盗淫与修戒定慧,色都不应该有变化了。如果有丝毫色离心存在,这一丝毫就非缘起,所以色心的关系是色不可以有丝毫离心独立的。

如果只从静态角度,不太容易说明色全体不离心。若从动态角度看,心生灭与色生灭必定不离。约十二因缘说,十二因缘中第一支为无明,无明支的生灭决定了其他十一支的生灭,决定轮回中一切五蕴的生灭。无明胜义性本空,四性无生,无明在世俗体为心。从动态说,一切境界生灭转变丝毫不离心的生灭转变。恶生、善灭,则恶道色生,善道色灭。反之,恶道色灭,善导色生。如是,缘起必归唯识。

性空接入唯识

接入角度:静态关联。

性空一名,从其内涵看,就单纯从空性说,有析空、体空两类。析空以诸法不自生为空,诸法因缘生故无主宰,不自在,不自在故无我,亦是空义。体空的空是自然性、因缘性都空,彻底无性,当体不可取、不可得。

无论哪种空的内涵,都可以成立唯识。

先从析空以缘生不自在角度说。一切法不出色心二类,若色心皆空,必定色离心不能丝毫存在。若色离心有,则色法离心法可以自生,即有自性。心也是这样,丝毫心也不离色。若心离色有,心也不需色而生,也是有自性。

再从体空非自然亦非因缘角度接入唯识。非自然即无自性,非因缘即无他性、共性。本空之性,自然性、因缘性皆无,一切法当体空,之所以见诸法,唯是无明心妄觉妄动,起惑造业,依此与烦恼和有漏业相应之心而现诸法。若无明寂灭则一切境界寂灭。从体空角度,万法唯识,离识无体。

这样,性空必唯识, 承认性空即承认唯识。

合说:缘起性空直接接入离识无法

性空必一切法唯识。“唯”表不离意,体性不对立意,“唯识”就是一切法无自性的另一个灵活的表达。缘起必一切法唯识,不然,识动色等境不动,那就六道缘都无从起。必识动而一切法随动,才有因缘生之说。识动色必同时动,不然,识动时色不动,因果也成空谈了。

性空是一个胜义理体直接表达,含事于理,侧重空性理。而唯识是性空在事相上的间接表达,含理于事,侧重事相。本来没有本质差别。中观以性空破一切法自性,令众生对诸法离于取着,同时依空而立一切法,维护善恶染净因果,破立同时不二。

唯识以识立一切法,令众生依现前心体悟善恶染净因果,同时以识破一切法自性。略有四种因缘,可知唯识以识破一切法自性:

①色不离识故色自性破,识依无明而起故识自性破。无明缘行,行缘识乃是常识。十二因缘通于大小乘,识体非实有或自性有,依无明而有,这也是常识。

②色破识即破,何以故?识若实有,色亦必实有,色体不离识故。一实俱实,一虚俱虚。

③唯识为第三转,第三转在空性部分与第二转共用。显世俗因果实相方面,显空有不二方面,比二转更为清晰。二转中已经说诸法空,则识亦空。

④三转经典已经直说。如《圆觉经》等说,色心诸法皆如空花。如《占察善恶业报经》说:一切心如幻,无色无形,不可见取,本来空寂。

如是种种皆说明,万法唯识,不仅是不空的表达,也是万法性空的表达。执实有之凡夫法界不离与无明俱之识相,故说凡夫多用八识。证空性之佛菩萨法界不离离无明之识性,故说圣者多说真如。真如即识之究竟体性,离无明而证。同时以唯识明诸法空。识体既四性无生,体如虚空,以识为体之诸法亦空。

识体虽空而非无。唯识所说的八识,虽然也是依无明而起,但是与声闻不同。声闻是无明灭尽则识灭尽,而大乘唯识是说无明尽则识体转净,证得真如,八识成四智。这是声闻因缘观和唯识因缘观的差异所在。声闻因缘观是色心一切法最终会灭尽,没有法性本来具足层面。唯识和如来藏说到法性本来不空,具足色心功能的一面。
唯识与如来藏不二

唯识与如来藏其实没有本质不同。

如即性真空,四性无生,本来寂灭之性不变,随缘不变为如。来即唯识所现十法界染净因果,不变随缘即来。藏即性真空而不妨十法界染净因果唯识,十法界染净因果唯识所现而不妨永不变异之真空性,性具十界说藏。

唯识故如,识性无生,能识、所识性本空,空性为性即如。唯识故来,不离识故,心动法动,不动而动即来。唯识故藏:唯识正显因果唯心,无法离心故,心善恶则境有乐苦之别;唯识侧显无法不空,无法离心有故,无心离法有,如是心法实体双亡——唯心因果与无性为性互不妨碍即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