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以实相超情离见为藏密比丘与女人性交成佛辨护的,是邪见

答疑:以实相超情离见为藏密比丘与女人性交成佛辨护的,是邪见(可鑫2020-03-06)

问:您好!有学藏密的人说,实相超情离见,不可思议,所以凡夫不能去批评藏密宗喀巴说的比丘和女人性交成佛,以及莲花生写的详细的性交成佛法,这个说法有问题吗?

答:有问题,问题有三个:

第一,实相非情见,不离情见。无生之中道法性不思议,而随缘成的十界依正,决定有其规律可循,善恶染净因果不虚,即是此证。若实相在情见外,情见在实相外,等于说情见独立于法性存在,这就不对了,实相外无法。所谓迷真起妄则全真在妄,凡夫堕妄,谁能坏染净因果?谁能起淫欲心受而不堕苦集?所谓见性成佛则全妄即真,证真者见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见思尘沙落,分破无明,十界不二,怎么还会有起淫欲心受?

修双修法的人,无论宗喀巴还是莲花生写的性交成佛法中,都是未离欲者在参与,凡夫堕在情见中。情见有它的规律,就是苦集灭道。没有一个凡夫的情见可以超出这个规律。有淫欲心淫欲受,此心受作为生灭染法,必定是苦集二摄,乃至对于初果、二果,淫欲都是障道法。若是三果及以上离欲圣者,不会再有淫欲心受,不可能修这个法。若是在家的初果、二果人,淫欲心受决定一生比一生淡。初果七返人天必般涅槃故,令初二果进趣涅槃之力,乃是内心无漏道力,绝非淫欲力,如前说,淫欲心受仍是障道法。淫欲时无漏道不能现行,初证无漏时,亦必是离欲心中。宗喀巴说乃至成佛都要修这个法,显然是邪了。

第二,实相是圆中法。宗喀巴只到藏教析空水平,定执分析因缘来证空,并且宗喀巴本人在《菩提道次》说虽然空,但染净因果仍有,宗喀巴在此书中大破大乘唯识与禅二门,将自己析空见决定为究竟知见。因此,藏密那种以超情离见来说明藏密比丘与女人性交成佛法合理性的,本身就是矛盾的说法。且宗喀巴只认识到藏教水平,通教还未合格,更别谈不思议圆中,根本还没有资格谈究竟实相。在藏密中或许有他的一席之地,在传统汉传这,宗喀巴他在藏教都难立住。因为藏教也没有性交成佛这种外道邪说。宗喀巴以藏教理示人,同时夹带外道修法,可谓牛头不对马嘴。在《菩提道次第》中说自己的自性空又不坏染净因果的知见是最究竟,在《密宗道次第》又说性交淫心受这个染法可以成佛,荒唐至极!难不成对于宗喀巴来说,淫于世俗中本身是净法?如此,杀盗淫全是净法,邪谬荒唐,可见一斑。

第三,《楞严经》正是淋漓尽致显超情离见实相之了义经,“超情离见”亦出自此《楞严经》。经文所谓“见犹离见”“见不能及”,此乃明见性离一切相,凡有所见,皆非见性。此经又说,见性即一切法,凡有所见,皆不离见性。由此看,以心性离一切相为藏密比丘性交法辩护者,实因未细看经文所致。《楞严经》一方面显不思议中道法性,另一方面,同时把染净因果不虚也发挥到极致,将染净因果的绝对性展露无遗。佛陀说,若人于因果有亏,纵然成无为,将来还要受报,如佛陀本身马麦之报一样。又说“淫心不除,尘不可出”,又说宝莲香比丘尼妄言淫欲无业报而当生堕地狱,即是表明中道体虽不思议,而中道随缘所现之法,决定不出染净因果,无人可以坏此因果。无生法性随缘而有十界,十界生灭因果有其规律可寻,即是佛说因缘果报也。如佛于《十善业道经》说,佛菩萨身亦不离善因乐果之规律。

因此可知,以不思议实相维护比丘性交法,破灭同以实相为体的染净因果法者,实不如法也。

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