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多识仁波切关于中观、因明、唯识的错误论述

答疑:多识仁波切关于中观、因明、唯识的错误论述(可鑫2019-12-15)

有道友发给我多识一篇论唯识的文章,问我有没问题。当然有问题。多识祖师爷宗喀巴对唯识就没解对,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过我也是略谈就好,大家知道多识知见偏邪处即可。

我这几日写文章已耗不少时间,想休息几天。

第一,多识关于中观之错解

中观的一切法空有三层:(一)空有不空空,空非缘生。此通教体空。(二)有空,空亦空,空有皆缘生,唯离空离有之空乃不生不灭实相。别教但中。(三)实相空,有空,空也空,随缘现空现有。圆教圆空。

多识只论一层。结合多识所宗之格鲁,乃不与有互具之空。因其结论虽随体空,而所执修法偏析空,故说其为第一层也勉强。勉强说第一层。

体空教中,以幻有为俗,幻有即空为真,故纵在世俗谛中,中观亦不随顺世俗实有,唯有藏教析空随顺世俗实有。多识之说实非真正的中观见,第一层体空教都谈不上,更不必说第二、三层。所谓体空,则心空境空,空空无碍,何来对立体性?对色说心,对心说色,离之两亡,一存俱存,能知色、心不二。

第二层就是对别教唯识,第三层对圆教唯识。中观、唯识名言安立不同,义却完全无碍。多识说中观与唯识不容,也确实不怪他,格鲁祖师爷——宗喀巴,他一开始就没带好头。

第二,多识关于因明之错解

多识论因明之现实亦有不妥处。因明既是论理之学,理应承认比量亦是量。依因明之量,亦可证心、境不二。我今随意粗说一句,权作提点思路用:

宗:万法唯识。因:心境不离、一生俱生。喻:如色不离眼识。

识生时必同时有境现,见境必有能见识起,识境体空不二。既然都说因明了,怎么还只以凡夫现量为唯一量,而不以合理之比量为量?又,论现量,有凡夫现量,佛陀现量,唯识经是佛说,佛说唯识,亦现量,难道佛菩萨反而非量?

八识亦可依理而成,如由灭尽定可发挥。若无八识,入此定时六识不现,若无持种之八识,如何起灭尽定?若论胜义体,五、六、七、八不异;论世俗相用,不容混滥。以义定名论,世俗中八识之名或可不立,而能持种不失之功能之义不可坏,否则即堕断灭。然非别、圆根基者,极易于八识处起我执,故于声闻乘中不说也。依俗谛论,八识本身亦如六识刹那生灭,相似相续,片刻不停。如急流,虽能藏物(喻受熏)、运物至下游(喻变现果报),而非常法,日夜迁流不停。又前七依八有,八亦依前七有。虽名为藏识,而离所藏(前七)无能藏,离能藏无所藏,故八识亦缘生、无我我所也。三乘无学舍赖耶,佛舍异熟,一切种义不灭,唯转染成净而已。

多识大概是认为唯识教中的八识是常实法,所以多识认为唯识教是不究竟,乃至似外道。我去年已经发文解释过,不过多识不听,继续固执己见,没办法。

格鲁的活佛们进汉地,势必要依止他们的问题祖师宗喀巴之圣旨,大肆坏唯识圣教。然而,至少我会在我的范围内予以我应该给出的回应。

第三,多识论唯识也有错解,有三:

(一)不知唯识亦有承认外境之情况。多识无知,认为唯识否认外部世界存在,亦是不解唯识之说。应知,唯识承认有外境,但不承认离识的外境。一约遍计执,承认凡夫会见到似离心之外境;二约依他,八识所现之境,非凡夫六识能亲缘,遍计阻隔故。八识异熟相分,望六见分,可立为外。六识对八识异熟变境而言为主观,八识异熟相对六识见而言即客观。多识大约对于唯识的了解只停留在藏密他们本宗对唯识的狭隘的认知上,才会说出唯识不承认外境这种相当不严谨的话。

(二)破唯识同时把中观也破了。多识以与人们现实经验矛盾非难唯识,已经不是第一次,然而,一切法空与人们现实经验也是违背,多识却不否认一切法空,可见其还是相当的敷衍与掩耳盗铃。

(三)以世俗破胜义。须知,唯识无外境,与一切法空一样,乃圣位菩萨境界,胜义谛境,凡夫怎么可能亲历?圣者证一切空时(非析空,乃大乘体空),即能体知空性无碍,诸法无碍,心境不二。

论八识之经亦非仅《楞伽》,另有《解深密经》等。论如来藏则更多,多识大约没有看过其他。

多识,就这一篇文章都错误百出,略出其错处,没必要再理会他的文章了。

附:多识原文《佛教内部各宗到底承认几识?——多识仁波切》(此文在微信公众号有)中片段摘录:

“大乘中观宗根据《般若部》诸经只承认六识说,唯有大乘唯识宗承认八识。严格地说,也不是所有唯识门中人都承认八识,只有顺经唯识家承认八识,顺理唯识家如陈那、法称在其著作《集量论》和《释量论》中只有六识说,只字未提八识。因为因明的基本世界观与经部的观点相同,承认外境的物质性和与内识相对的独立性,这个观点与以实际经验为根据的科学的观点是一致的。如果承认阿赖耶识的话,就要承认‘唯识无境’的一套否定客观物质世界独立存在的理论,而这种理论,与人们的实际经验相矛盾。而因明论是以实际经验现量为真实的。中观宗在世俗谛上是顺世的,故承认与识相对的外境物质世界的存在,认为在世俗谛上‘识境俱有’,在胜义谛上‘识境俱空’。所以,六识为大小乘通论,八识乃唯识一家之言。严格地说,只是唯识门中顺经派之言。顺经的‘经’指《楞伽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