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藏密“苦行僧”所说不符净土传承

答疑:藏密“苦行僧”所说不符净土传承(可鑫2019-10-05)

问:夜吉祥!感觉不是完全正,但说不清具体错误,只是觉这样讲更让众人无法修净土了。还请辨析:

https://mp.weixin.qq.com/s/1RS9QTN1XnY5PfmeYlht9Q

答:看了,是有问题。

㈠无传承。首先就是这并非净土传承,是藏密喇嘛教对净土法门的发挥。我们汉传净土三经,包括天亲菩萨《往生论》,都没有这个东西。

㈡破坏佛陀亲说。他说的那些方法,在念佛种类中,可判为观想念。但一定要注意,佛陀在《观无量寿佛经》说过,观想念佛要按照佛说的来,而这位喇嘛说的观想方式完全与佛说的无关。“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佛陀在《观经》讲了观法后会说这么一句。从观想念佛角度,凡净土经中没有说的,那就是这位喇嘛自创的。依佛说,这位喇嘛说的就是邪说、邪观、邪见。

如经说:“佛告阿难:若欲观观世音菩萨,当作是观。作是观者,不遇诸祸,净除业障,除无数劫生死之罪。如此菩萨,但闻其名,获无量福,何况谛观。若有欲观观世音菩萨者,当先观顶上肉髻,次观天冠,其余众相亦次第观之,悉令明了,如观掌中。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㈢事观但无理观,亦不曾说净土本质。不生不灭是净土本质,能彻证不生灭则彻证净土本质。凡夫由佛摄受,虽受用诸妙境,而能恒与不生灭相应,名为往生净土,名为极乐世界。心不能趋于不生灭,只有生灭造作,就难与净土本质相应,净土从彻底无生的阿弥陀佛心中出故。该喇嘛一直强调的生灭造作,应是喇嘛未涉净土本质所导致。不达本质,唯是往外造作求往生,不知往内安住,息生灭心,以与阿弥陀佛心、西方诸圣心相应,这是舍本逐末了。

㈣弊端与利益。观娑婆受用为阿弥陀佛所加被,理上也不无依据,事上也确实有增信心之用。这是该喇嘛说的方法正面之处。

若达事事无碍,十界相即,则此假观有理可依,不属于单纯心理暗示。而喇嘛此处未显达此理,未说出此理,则该喇嘛所说一无净土教传承,二无理依,作为纯心理暗示之法,弊端也不少。源于幻想的、心理暗示的信愿,自然也可以被源于幻想的、心理暗示的方式破坏。如观所喝的水是极乐的甘露,因此在受用水时也起了信心意乐,本是好事。可由于信心意乐建立于心理暗示,无佛说为依,基础不牢固,如,也可以观此水来自地狱而起恐怖觉受。离开佛说,又离开法理,教理双无依,这种所谓修法,很容易沦为无常的心理游戏,也容易增加愚痴妄想。

对能达十界互即者,从通途法门,观当前一色一香体即极乐世界色香无妨。约净土法门,必须依佛说。佛说观想门中,无此观法,则不应以此为正。作为辅助起信的方式,不无可取之处。

㈤假观与空观。若不达空而息心,假观过多则心神散,乃至出现幻觉。以空观、假观判,该喇嘛所说可以说是假观范畴。如无常、无我等,遍于三界,属如实观。此假观属假想作意,非如实观,本质是以自己意志强行扭曲现实,从现实走入幻境。若时日久,易将现实与理想混乱,到时不要说往生,做正常人都难。如果是佛说净土观,会有佛摄受。非佛说的法,与佛不相应,不得摄受。“佛”修深了或许问题更大。

比如藏密的视师如佛,上师法修多了,即使自己上师性侵比丘尼,都觉得自己上师有理。这种无佛传承的,由意志力强行扭曲现实的观法,多了之后就容易出现幻觉,断灭现实中的因果。

《观经》中,佛陀都是教观极乐世界境界,而不是强行扭曲现实这种弊大于利的方法。

同属假象,该喇嘛所说与白骨观等亦不同。白骨观明确对治贪心,非究竟观,亦非现实。观该喇嘛,则以此为能了生死之观,言过其实。若不达空,假观不能了生死,至多有方便对治之用,如五停心。若不达无常、无我,此假观亦有增人贪心之用,弊端太多。毕竟此界受用即极乐受用,往生的意义有多大?约对治助开论,就算一定程度能对治不信,那么多隐患与弊端,怎么预防、处理?

不达空(析、体差别不论)、假观只能为方便,乃至观想而起的受、想、行、识变化,都不过是无常的缘生法,非无漏法。净土亦复如是。最起码知道娑婆世界无常、苦、无我的析空,才能有较为彻底的出离心。即便观想,最起码要依佛说净土法来。佛什么时候说过观娑婆受用就是极乐受用的往生法?佛说的是观娑婆苦,五痛五烧,极乐乐,六尘说法。

结说:喇嘛说的方法,有增信心作用,态度也较为端正诚恳,有可取处,也有弊端。特别是,因为非佛说的观想传承,无净土经为正依,即使态度诚恳,也不建议修。除非是教理通达的人,用来对治不信,而能够规避其弊端,这种应该没什么。若对一般的念佛人,或有一时之用,毕竟无佛说为依,出现了感应后如果不能善分别,乃至被鬼神摄受等,就麻烦了。因为鬼神也可现各种殊胜境界,乃至现佛像来。持名念佛最稳。若喇嘛随顺净土经,那是可以的。目前看不是。一定要观想,还是依《观经》来吧,依经来,得佛摄受、护念。依喇嘛来,就是喇嘛摄受了。我们汉传念佛人,坚持依经依祖就好。

附带说这个所谓的苦行僧心理布局,他的捕心术,一开头就先摄人心,应该也是懂点唯识的。他开头就说:“这次来到贵寺,打扰了常住,明天就要起程走了。这一走,大家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面,我别的没有什么好东西馈赠诸位,今天,我这个没寺院,只能住旷野坟地古墓的疯颠喇嘛,斗胆坐在法座上,准备给诸位讲些有关净土法门修持的问题,以此与大家结个法缘。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能从中得到受益。”

你看他的话,“就要走了……不知什么时候能相见”。他懂得如何营造一个更利于让别人相信自己、接受自己所说法的语境、氛围,说通俗点,他懂得抓人心理。把他接下去要说的话,置于一个也许是“永别”的氛围中,这可以令普通的听者内心起更多的同情、心理情感认同。包括后面说自己没有寺院,只能住坟地等,都是为了给他将要说的法加分的项目,以此宣告自己无欲无求,不求其他,唯与道相依。还有“斗胆”一词,你如果当真了,当真以为他这么谦虚,就着了他布下的心理迷魂阵。一个不明教理的人,一旦入他的阵,接下去也许就任由他摆布了。即由于情感认同,接受他给予的“我是一个无欲无求,唯求道的苦行僧”这种心理暗示,或会导致反思能力丧失,如同被下了咒一样。

我这个话讲得有点难听,因为他后面讲的法并非是我们净土三经中的法。(这里三经指佛单纯说净土的经。另外,《楞严经·大势至念佛圆通》和《普贤行愿品》也没有这位“苦行僧”这样讲的。)他等于自己看经或者跟随自己的上师立了一个法门,所以我的话有点难听了。假如他说的是净土经中,佛陀亲口说过的往生法,我不会这样说。法根本不是净土经中所说,也非净土祖师说。法对了,这个苦行僧开头的自我表现,就可以看作是表法,可以正面观之。法不对,甚至于破坏净土传承,他的一切自我表现就要警惕了,不是那么单纯了,不应选择正面视,他有他的目的。不排除就是希望汉地人改变净土经中佛说的传承,听他的。他的说法,藏密中常见。因此,我说他开头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心理布局。他为不明教理的人们,用古老的宗教修辞,设下一个动人的情感迷阵。

法正一切好说,法不正,其他就没必要谈了。与法不正者离别,是好事,应该庆祝。

净社寺的僧俗(温州是否还有这个寺)当时应该是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