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辩破藏密为性交法洗地文章:《法藏比丘:〈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读后感及批评月悟“法师”》

答疑:辩破藏密为性交法洗地文章:《法藏比丘:〈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读后感及批评月悟“法师”》(可鑫2019-10-03)

问:有微博发《法藏比丘:〈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读后感及批评月悟“法师”》文章,请教于您:

㈠后面所附法藏法师的文章《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以大乘实相理及大小乘戒律精神为主》,法藏法师的观点,是不是您以前已经破斥过?

㈡文章说“法藏比丘:《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见附件),我觉得还是讲道理的。我谈一下我个人的看法……”,您如何看待他的看法?尤其以下观点:

⒈那些不了解藏传,而攻击藏传的汉传者,我觉得他们不具备踏上大乘之道的素质与条件,他们可能真正相应的是小乘的方式。作为大乘之道的菩萨,是拥有理解事物真实本质的能力,更进阶的菩萨,甚至在各种环境中,都具有贪、嗔、恐惧、焦虑等所不能动摇的稳定性,身处任何环境,始终都具有通达的洞见与无尽的慈悲,这才是走大乘菩萨之道的菩萨。

⒉金刚乘的目的是永远的断除苦(这亦是佛陀唯一的教法重点),金刚乘行者需要对小乘和大乘显乘的基础步骤非常的熟悉。在成为金刚乘行者前,这个行者就应该在修习自我克制、高尚的道德行为、自我觉知、正念正定的心的训练、慈悲和智慧的培养积累,这些基础性准备上做足功夫。所以对于金刚乘的行者而言,小乘、大乘显乘、大乘金刚乘,不是分离的,而是同一条道路的不同面向。

⒊以上通过双身佛来象征,和凡夫的性没有一点关系,而是女性特质(般若、超越性智慧)与男性特质(获得智慧的方法、方便)的结合。几乎所有的金刚乘行者,都是在自身寻找与操作这份结合,因为每个人都具有男性特质与女性特质。金刚乘行者通过禅修将自身的男性与女性特质,二种法则融合。而性是二元性事件,应该被超越。

⒋结论:藏传金刚乘——传授绽放、释放、展放大光明的方法——大手印。此大光明在每个众生身上,散发着神秘光芒,尽管这份大光明被众生紧紧包裹于凡夫心灵幽暗的深处,被层层网裹。

㈢文章说:“最近在微博上面,‘天台’月悟‘法师’攻击藏传佛教的问题越趋猖狂,已见有不少大V、大拿已经在批评‘天台’月悟‘法师’,我就不参与这个热度了。只是表达对其批评的立场。”您如何看待他对月悟法师的批评立场?

答:这个文章题目就有误导问题。《法藏比丘:〈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读后感及批评月悟“法师”》,其实后面的批评月悟法师,不是法藏比丘讨论的内容,是这个写读后感的人的意思。他这样写,以法藏为开头,再加冒号,按常理,就给人错觉认为是:法藏读了《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写了读后感,并且批评另外一个法师。他这个文章,应该这样命名比较合适:《读法藏比丘〈关于藏传佛教双修法的讨论〉有感,及批评月悟“法师”》。如果不是有意而为,等于这个人他的题目就错了,造句的方式不太合理。如果有意为之,等于在题目上做手脚了,应该是为了增加点击率和文章权威性,这就更不合适。这种文章基本不值得看。

首先,第一个问题:

㈠所附法藏法师那个文章里的观点,我已经破斥过了。2019年7月18号,我发了两篇文章,法藏法师的观点以及法藏法师的论据我都破斥了,根本就站不住脚,是很荒唐的。

《复法藏:你想说我诽谤你,我告诉你没有》

https://mp.weixin.qq.com/s/iuzBRjqyoW1rwyHbwNp7yw

《再复法藏:本因给你的参谋并不高明》

https://mp.weixin.qq.com/s/A7LCODajTQSkPrmZeeHeDA

㈡法藏法师的核心的观点,无非是说,这个“性交可以成佛”在佛菩萨度众生这里是可以成立的,性交是可以成佛的,然后作为戒律是不可以的,破了戒律就不行了。这个呢,他是矛盾的。为什么说是矛盾的?这个性交既然作为成佛法是存在的,那么戒律就没有必要去禁止它,戒律要禁止一个能成佛的法门,这是为什么呢?对吧?然后,法藏法师的意思是,宗喀巴说的比丘性交成佛在理上是说得通,烦恼即菩提,但是在事上又说这个是犯戒的,这个也是不对的。既然在理上可以成立,那么在事上为什么不可以做呢?肯定是可以的。注意啊!法师讲的这个事情可以成佛,如果是说淫欲作为摄受一部分众生的方式,摄受进来之后要跟他讲正法的,要跟他讲这个戒定慧的,这样是可以的。就是它作为一个菩萨摄受众生的方便是有可能存在,但是它作为一个成佛法门是不存在的,这个我在两篇文章里面都讲得很清楚了,没有必要再辩了。

其次,第二个问题(包括四个小问题),我分两个步骤来讲:

第一步,总体来讲。总体来讲,我通过你提的这些问题,并没有看到“性交成佛”具体的实施过程是怎么样子的。如果说要成立“性交可以成佛”,必须把这个实施的过程讲出来。实际上宗喀巴有讲,宗喀巴说在性交活动之前以及过程当中,它需要有一个仪式,不外乎咒语跟观空。这个等于说什么呢?等于说啊,就是宗喀巴他讲了这个淫欲成佛的具体的方式该怎么操作的,我们看这个操作的过程,等于说有淫欲心也没关系,在有淫欲心的时候观空也可以成就,般若智慧观空也可以成就。那么这个是违反因果律的。为什么这么讲?在淫欲心现起的时候,这个时候观空不是不可以观,可以观,但是这个时候观照的力量不可能破见思惑,更不可能破什么无明。这个是经论里面都有讲的。

我们这个般若观空观确实是证得实相的一个必要条件,但非充分条件。还有个条件就是定,就是淫欲心降伏的时候。在淫欲心现行的过程当中去观它,只能说降低一点淫欲心,是不可能把见思惑破掉,只能说降低一点烦恼。这个时候有正见,这个是经论当中都有讲的,必须是最起码有未到地定,不然的话成不了。就是说一个空观,另外最起码要加一个未到地定。还有,这个在小乘当中三果才离欲,想要到三果必须要断淫欲,也就是说三果以及三果以上就没有淫欲了。宗喀巴那个书里面是说乃至到成佛,一直都需要性交的,这个是不对的。一直要体会性快感,这个明显是不对的。

你提的这几个问题,他这里面所讲的观点,他一直在绕,并没有讲到核心问题。就是说该怎么操作,你要把它讲出来。宗喀巴已经讲出来了,这个已经可以否定了。这种事、这种操作肯定是不行的。

第二步,接下来你这四个小问题我分开讲一下:

第一点,“攻击”这个说法呢,是把汉传这边对藏密当中邪法部分依佛理进行辩论,称为“攻击”,这个是不合适的。为什么这么讲啊?要客观区别是“攻击”还是“合理的辩论”,这个是需要看客观上有没有正当的理由。对方的教法当中,是不是确实存在跟佛法冲突、违背正法的内容,而藏密确实存在。就好像藏密里面也会有辩论的,也会有互相之间赞成或者否定对方的辩论的,也有激烈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也不能说藏密当中哪个人又攻击对方了,他们只是辩论而已,对吧?首先第一个上来,这个词就有问题,说汉传的“攻击”藏密的,这个不能这么讲。

第二点,他说完攻击之后,就说“我觉得他们不具备适合修学大乘的”。那为什么“不具备适合修学大乘的”?这个原因在哪里呢?原因也没有写,他说“我觉得”,这个就是很不合适的。什么叫“我觉得”?最起码得有一些依据摆在这个地方,你才可以说“我觉得”。如果说什么依据都没有,怎么就可以说“我觉得”呢?如果说就因为对藏密当中的邪法部分进行辨析,这个就是“小乘人的思维”,如果说就因为对这个法义方面有辨析的,有不同意的,这个就是“小乘思维”,那释迦牟尼佛也是小乘?为什么?释迦牟尼佛也出来辩破这个外道啊,对吧?那释迦牟尼佛也成小乘的了?不能说法义上有这种正邪的辩论,提出正邪的辩论,这个人就是小乘的。难道菩萨不进行法义辩论吗?龙树菩萨一样有法义辩论,世亲菩萨乃至弥勒菩萨,《瑜伽师地论》里面都有法义辩论的,都有分清正邪的。提出这些辩论,不能作为判定一个人是小乘、大乘的标准,而应该看根本的知见跟大乘的知见合不合。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他说这个真正的菩萨拥有理解事物本质的能力,还有在一切境界当中不贪、不嗔、不痴的能力,还有慈悲的能力等等,这个话是没有错的,但是用这个话来反证或者说来证明批评藏密邪法的人走的不是大乘道,这个是不对的。为什么呢?菩萨虽然是有理解事物的能力,但是难道菩萨就没有辨别正邪的能力吗?辨别正邪,破邪显正,这个是菩萨的能力之一啊!一个真正能够理解实相的菩萨,当发现有人的知见跟实相不相符的时候,有这个因缘难道不会讲吗?他里面的逻辑可以说是相当相当混乱的。他讲的是一个真正的菩萨有什么什么样的能力,然后前面的意思是说攻击藏传的、对藏传提出法义辩论的这个更适合小乘,前后连起来,他的思维就是什么?他的思维就是说一个真正的菩萨,不应该去对邪法进行辩破,一个真正的菩萨应该是实际上拥有正确理解的能力,然后不贪、不嗔、不痴,然后有慈悲的能力就好了。难道破邪显正不是慈悲吗?或不是菩萨应该具备的能力?他的意思就是,你破邪显正也不是慈悲的一面,你破邪显正就不是菩萨该干的事情,不是菩萨该具备的能力,你干了这个事情就不是菩萨道了,真正菩萨道的人必须不能破邪显正,你只能是不贪、不嗔、不痴,你拥有理解事物的能力就好了。结合前后文,他就是这个思路。这个是非常混乱的啊!这个逻辑完全混乱的。

㈡第一个,他的意思讲的是金刚乘是包含小乘跟大乘,但是超越小乘跟大乘的。那么既然能够包含小乘跟大乘,里面有一致的东西,小乘也好,大乘也好,里面都讲到因果不虚,小乘跟大乘都讲到你没有定不能够断欲,这个时候的空观、实相观是不能断烦恼的。那么金刚乘它明显就违背了这个道理。比如说男女双修,男女双修当中,一边要提体会淫欲快感,另外一边你实相观空有什么用?没有用的!最多只能够减轻降低这个内在淫欲活动的这个心,不能够断烦恼。金刚乘明显违背小乘和大乘的理。

第二个,小乘跟大乘当中都是因果不虚的,金刚乘当中因果虚不虚呢?在淫欲活动进行的时候,淫欲心是现行的,有淫欲的乐受,他肯定有淫欲心嘛。你没有淫心的话,身体是不可能有乐受的。要体会乐受要起淫欲心,那么这个淫欲心它的果报是什么?在小乘跟大乘里面,在真正的佛法里面,它不是善业,更不是无漏业,它是有漏业、染业。在金刚乘当中,如果金刚乘真的跟小乘、大乘一致,那么就应该承认淫欲心起来,这个淫欲心作为染心存在的。在事相上他是作为染心存在的。在理体上,你可以观它是本空,但是当淫欲心没有被降伏的时候,没有那个未到地定的时候,观本空也证不到本空的。这个金刚乘明显就是违背了正法的道理。所谓的金刚乘跟小乘一致,这个是自己编造的。可以说金刚乘跟正法当中的小乘、大乘完全违背的。从这点说,金刚乘一定程度上建立在断灭因果的基础上。

金刚乘当中,你看宗喀巴去写那个性交写得很详细的,像那个莲花生写性交也写得很详细的,整个的过程当中实际上都要求有淫欲心的。乃至于宗喀巴写的那个还要出精液的,这个行为本身是标准的凡夫行为。那么这个时候无论怎么观,不可能证果。不是说行淫的时候不可以观,可以观的,没问题。也不是说行淫的时候不可以念佛、念咒,没问题,可以念。但是这个不能证果,不能成佛。莲花生、宗喀巴他们讲的这个事能成佛,这个明显是违背正法的道理了。不能够说否定一个违背正法道理的这种知见就是小乘、就叫做攻击了。也不能够说破邪显正,破这个邪法,叫做心量不够大,就不是菩萨道了。首先这个金刚乘要搞清楚,他根本就是跟真正的正法是违背的。

㈢他说藏密那个双修实际上内在有深层的、般若的内涵,所以跟凡夫的性行为没有关系,这个是不对的。就好像一个人啊,通达般若的,但是他还是一个凡夫,在理上通达般若,我们说他有一定的智慧,他确实从第六识这个理解的层面,可以理解到,这个人要跟异性发生性关系,只要有性快感,乃至于出精液,这个就是凡夫行为,跟理不理解般若没有关系。只要有那个淫欲心,就是凡夫行为。除非说跟异性接触的时候,男根、女根接触的时候,一点乐触都没有。但一点乐触都没有,根本没法双修了。就像这个人站在空气当中,人跟空气接触一样,没什么特别感觉,没什么感觉了,你这个修什么呢?不符合宗喀巴那个讲的必须要起乐触。宗喀巴说过一定要有乐触的,只要有乐触,有性快感,有那个精液,他就是凡夫行为。就像一个道理很通的,但是他还要去杀、盗、淫、妄,他肯定要受报。为什么?那个就是凡夫行为,不是圣者行为。

㈣表面看这话没错,藏密很多语言用的是佛教的用词,这个话表面从名言上讲没错,但是它的内涵是有问题的。藏密他也讲实相、佛果之类,比如莲花生。可是莲花生认为,性交不妨碍证实相,可以一直性交而成佛,那就有问题了。正法当中的实相不可能一直性交而证。藏密说证后还要性交,乃至成佛不能停,他们那个实相肯定有问题。另外,就是这段话也是来混淆视听的。这第四段话,它要讲的是性德,就是本具的这个性德。性德没有错,但是要把它开显出来,需要修德。怎么样才能开显出来,证得本具的这个如来藏性呢?必须要定慧结合。光有理解能力,光有一点观照的智慧,没有定力,不具备禅定或者最起码不具备未到地定,观照再好,不可能断烦恼,只能令烦恼减少。第四段等于是他以性德混淆修德,以性德角度赋予烦恼正面的意义,然后肯定淫欲等在修德上的正面作用。结合前后文,他就是这种混淆视听、浑水摸鱼的意思。性德这样子讲没有问题,修德上,淫欲绝非修德。

修德你如果说,因为性德本俱,所以你去性交也可以成佛,这个是不行的,这个是不行的啊!你说因为性德本俱,所以去性交,性交的过程当中,用般若观就可以证得了,不可以!性交过程当中,你有了乐触、有乐受,有这种染心,有染污的受,那么起这个观肯定是有漏的,他不是无漏。不是无漏观,不能断烦恼。无漏观只有跟禅定心相应的时候,跟定心相应,这个无漏观才能现起。这个是定死的。就好像这个水一样,他有个沸点,不到沸点它不能沸腾。观照力在什么时候可以成为无漏的观,能够断烦恼?那个点就是禅定。没有禅定的时候,能够伏一点烦恼就不错啦!能够断烦恼,那是不可能的。这个是经论当中都有讲的。他第四点等于是用性德混淆修德。性德确实是本具的,但是修德必须是定跟慧两个结合的时候才可以把这个本具的性德给开出来啊,能够自受用。

最后,第三个问题:

他说要批评月悟法师,我没有意见,批评我,我也没有意见,只要讲得有道理就可以。这个时候只要确实是有道理的,是依照经教来的,合理合法的,这个呢,也可以说是一种批评,也可以说是一种帮助。比如说对方是合理合法的来批评我的,我会理解成一种护念,我会理解成一种帮助;如果不是合理合法的,那种批评也谈不上,那种就是胡说八道,那种就是无理取闹。什么叫批评?批评是要占理的,你有道理,然后去指出别人不足之处,不合道理就要批评嘛,对吧?那么批评不合理的,不要说批评,那个纯粹是无理取闹,胡说八道,那不叫批评。

汉传批的是藏密的双修,通过在男女性交活动过程当中来证果,通过这种方式来所谓成佛的这个东西,其他部分不在批评的范围之内。月悟法师,这次批评的也是藏密的男女双修和非佛制的四皈依,如果藏传金刚乘大手印不涉及到宗喀巴和莲花生说的男女性交双修的,这个不是这次要批评的范围之内,不是这种法义探讨的范围之内,不能拿这个来混淆视听。那大手印涉及男女双修吗?月悟法师批评他们的邪法部分,都说清楚了非邪法部分、符合正法的不破。法师主要在说四皈依、双修。双修又是特别邪的。四皈依,这个是破坏佛制的,有无量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