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超然法师根本知见,兼呈法师莲花生所写“性交成佛邪法”细节

管窥超然法师根本知见,兼呈法师莲花生所写“性交成佛邪法”细节(可鑫2019-09-07)

受几位道友所托,今与超然法师探讨一个问题。道友谓超然法师在其个人自媒体平台,如微博、公众号等处,推荐并宣扬藏密莲花生的佛教思想,而莲花生本人也写过性交成佛邪法,因此道友心生疑惑:是否超然法师亦默认性交可成佛?或是超然法师不知道莲花生写过性交成佛法?我目前倾向于法师不知莲花生写过性交成佛法,但不排除其知道而不说。若是不知,则我后文附上莲花生传授性交成佛法的文字,望法师阅后,谨慎对待自己在汉地推广藏密莲花生一事。

我观超然法师微博与公众号等,法师似自我认可为开悟者。对于一个有此倾向之修行人而言,一切讲经或者注释,表面看是讲他人所说,实际内心只是借他人话抒自己心境与志向而已。超然法师为莲花生文章写注释乃至赞叹推广,本质亦多分是法师表达自己知见与心境而已,如世说借景抒情,借物言志类似。我本无意打扰法师自由表达之自在时光,只是如今涉及在汉地推广具邪淫、邪见者书籍的问题,又受人托,故有此文。

又对几位托付我辨析之友人说:我观超然法师,为见行者一类。见行者决断力强,知见坚固故,见行者亦多具独立个性。若法师看完我此文中所说之理以及文末所附莲花生所写邪淫书《亥母甚深引导》部分邪淫“成佛”细节后,仍旧坚持每日于个人微博、公众号等自媒体推出藏密夹邪见之莲花生作品,并以自己所学所悟为其解释,注入阅读价值与学修价值,我也不会再参与。一切不言自明,没有必要再追,再说亦是多余。我有言在先,凡未公开为藏密中“比丘性交邪法”与破坏佛制的四皈依辩护的,我均不破,除非出现公开为双修与四皈依辩护的情况。若非如此,我亦不愿再打扰法师享受自由表达自我的自在时光。

——赏花人按

一、一个疑问

莲花生一手写性交成佛邪法,一手写大乘教理,言辞之间亦似有大乘实相教之风。如果超然法师知道莲花生写过邪淫之书,仍旧赞叹,则法师之根本知见可以管窥一二。如魔王波旬,也可以口上说诸法实相不生不灭、胜净明心不从他得之类似有一乘风之话,而其人内心并不真实信入,更无真实证悟,仍旧贪恋女色等欲望,贪恋三界,潜行淫欲,乃至另一手写书赞叹淫欲。假如有人因魔王口说似大乘之名言,便对其所写邪淫书籍亦生信心,认为是佛法,这个人的知见多少存在问题。这是显而易见的。

假如一个人看了一本书,见书上名相似乎是佛法所用,便以为这是佛教,乃至大乘书,这也是轻率的结论。因为佛法名相外道也可以用。如空,外道也可以说,而义并不符合佛法。一个成熟修行人的思想,具有一定的稳定性,莲花生若知见已经成熟,则同为他所写的书,内在思想显然也有一致性。莲花生所写的性交成佛法之邪书,与其所写大乘教理之书,表面不同,本质上对于莲花生来说是相通的,即莲花生所写关于实相义之书,其义能被性交成佛之邪法摄,性交成佛邪法亦被其实相书摄。因此,莲花生虽写过似能表诠实相义之书,而其中名言、各种意像所指之义,必然与佛法有所差别。名或许符合佛法,义并非纯是佛法。对照公认了义之《楞严经》,有许多论述诸法实相的文字,也有诸多论持戒的文字,在《楞严经》中,持戒与证实相是统一的,破戒则与证实相之路违背。而莲花生在性交成佛邪法中,却说性交与成佛是统一的,因此,在莲花生论述实相的另一本书中所说的实相内涵,必定与《楞严经》有差别。不能仅从一本书名相判断一个人内心真实知见,理应综合考虑,否则会有过失。

比如超然法师所破斥的台湾某个知见存在诸多问题的萧先生,若不整体看,只是抽取其中几段,则萧先生有诸多言论符合佛法,乃至对于佛法名相运用得也比较熟练。为什么超然法师不因这符合佛法的部分而认为其开悟?如果说因为其书其他部分有诸多问题,那么莲花生何尝不如此?为什么不因莲花生其他书有问题而停止对其作品的解释与推广工作?这也是我目前看到的超然法师表现出来的矛盾之处。然而具体事实如何,唯法师知,佛菩萨知。

二、附莲花生所写性交成佛法是邪淫书《亥母甚深引导》部分内容

㈠莲花生传授喇嘛寻找什么样的女性来邪淫性交成佛,有四点内容:

指示观察手印母相者,从莲花本续中云:“外内密相当完备,具胜慧深信佛法,对瑜伽者生敬仰,于大安乐无厌倦,云云。”

(子)外相者:顏色端丽、妙年悦意,身具香气,顏若桃花,冶艷细腰,身量大小适宜,眼细长而黑白分明,眼圈微红,发黑光滑犹如青丝,齿白无缝,目善斜视,具足贪容,一见令人不捨。腰带右旋,行时左足先开,具莲花种性佛母,唇若莲瓣、肉色带红。暂时从后观之,如低头然;从前视之,如昂头然;侧观之如偏腰,然腰甚细;腰下稍宽,行时如在地下画莲花,此为具莲花种性者。从外相所显而推之内相者,额际现痣者,为身金刚母相;喉现痣者,为语金刚母相;胸现痣者,意金刚母相;眉与脐现痣者,为功德与事业母相;以及诸处各现三直纹,此为由外相所显而推测之内相也。

(丑)內相者:明母心量宽,口谨、少嫉妒,心能容受密法,信心坚固,对瑜伽者节用,对其财宝不起慳贪心,能委婉顺从,格外体贴,不为他人所诱。

(寅)密相者:莲花(阴道)极紧,具暖相;莲宫(子宫颈)丰盈而凸出,善知衔金刚杵{善知含住阳具者(即女人的阴道应该要容易含住喇嘛的男根)}。臀小、盘广、肉内卷,莲宫肉紧贴;花胚丰盈,以杵触之(即)作不能忍状,而出娇声(即女人必须对于性交敏感,换言即性欲强,欢喜淫欲);稍加抽送,身怯体颤、莲生暖湿。

(卯)真实相者:对瑜伽者,具大信解,智慧广大,能分别法与非法;心量宽广,能容受密行(要选本人愿意与喇嘛邪淫性交的女人);语守秘密,对瑜伽者(对於合修双身法者)不生诽谤而恭敬之,能依教奉行。善能事业(善知房中术)能令瑜伽者安乐增上(能令修证双身法之男人快乐增上(即能够令喇嘛产生淫乐);凡见与触,俱生安乐;稍相偎傍,身觉安乐,令瑜伽者易趋乐空,心亦易契本来不染污之体性(此以“觉知心及淫乐觉受”皆无形色故无物质上之染污,名为“本来不染污之体性”)。即持正念时,亦甚眷念、同行无生(彼女即使是在大乐之中一念不生时,亦甚眷念对方,而同时修行此“无生”之法)。安乐心甚贴切,具惭愧精进,为瑜伽者供役使,随说即行。吐辞悦意,行动作事皆具娴雅相,诸佛事{此佛事谓密宗之种种佛事及双身合修之法(密乘以与女人邪淫为佛事业一种)}有志精进。——《曲肱斋(三)》,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出版,第540~542页

㈡女人与喇嘛邪淫性交过程总共分为八个阶段,每个阶段有很多步骤:

⒈近狎者,分八:⑴始觑其面,生欢喜心,二人同行,身分偶触,此名窃玉。⑵按摩其乳,此名推就。⑶柔语偎傍,此名牵性。⑷贴近按抚,唇舌互啃,此名意惹⑸以手勾紧其颈,狂吻出声,此名藤缠。⑹起立以足踏其足背二足,钩抱其腰,手攀其颈,而咂其唇,此名摘樱。⑺同眠互亲互抱腰,此名契入。⑻杵入莲宫,此名水乳。

⒉吻合者,于八处相吻:口、喉、乳、胁、腰、鼻、颧骨、莲花,八处也。

⒊指弄者,八种为令淫盛而竖其毛孔故:⑴唇乳等处轻细画之,唯现细纹一痕,此名藕丝。⑵用指略深入乳喉等处令现曲形纹,此名半月。⑶彼身发痒,羞态摇动不定,以五指齐按之,此名坛城。⑷于脐孔、尾脊骨处以手画之,此名缠绵。⑸于前等处斜欹画纹,此名轻纱。⑹乳背及地角下,以十字杵画纹,此名羯摩。⑺乳等处,以五指甲印之,名曰梅花。⑻乳等处莲花瓣形而画纹,此名小莲。

⒋齿玩者:⑴贪心生起,面色极鲜红,此名春色。⑵从彼唇以齿轻印,此名点绛。⑶于彼颐上以唇与齿相合而啮,此名珊瑚。⑷面颊齿鬘显现,名曰笑靥。⑸仅如獠牙,以一、二齿相咬,此名明点。⑹于腰间、喉、眉、面以齿连印痕,名曰珠鬘。⑺如虚空云,无有定处,于乳、背等处散印齿痕,此名灿云。⑻胁下以指甲画后,以齿印之,此名莲珠。总之,为起如雀如骡贪心欢乐,于其易发痒处,如耳下、颈间、胁下、乳上、密莲中、腰背间,以齿及指画印并行为妙。

⒌莲戏分八:⑴腹贴近杵,斜弹莲面诸瓣,此名吐浪。⑵手握杵根,以另半纳莲宫,此名轻挑。⑶女伸足仰睡,男杵如插蒲巴,直下而住,此名深契。⑷女欢喜、稍为抽掷,复深入不动,此名半就。⑸突入突出,此名啼笑。⑹数浅一深,互换而行,此名醉酒。⑺上下互动,此名默契。⑻初渐入一半,次一半突然深入,此名满愿。

⒍声韵(明妃叫床之声)分八:如泣、如叹、如息、如吟、如阿娃打、如哇拉阿打、如小解脱。如阿哇爵哇。依次(依顺序为):如鸽、如杜鹃、如哈里打、如鹭鸶、如蜜蜂、如鹅、如春鸟、如巴哇嫁。皆从腹中出声(皆是从腹中直接出声,而非造作之由口表演出声)。

⒎肉感分八:与吻合相同,特于拳、掌、肘、腰、面等处,以手按摩如前,八种声韵任何一种生起,即是贪相,必生大乐,如其口所生气甚冷,当久按之,必能生乐。

⒏颠鸾:男身肥大,女不能受重压,则颠倒以御,女当如男,如下而行:⑴腾挪快行名曰跑。⑵久住慢出名曰按。⑶腿相纠缠,女腹如转轮,名曰辗。⑷男腿踵相缠,男从下略动,名曰筛。⑸男人休息名曰坦。⑹男全不动,女慢慢行,名曰梭。⑺男手足伸直名曰醉。⑻女背向我而坐,上行,名曰娇。此上六十四式随欲而行,以契空乐(以上六十四种姿势,随自己之喜好而行之,藉以契合空乐)……

㈢莲花生传授邪淫(性交成佛)的具体姿势:

大乐引导门摘录十六式:莲中脉种性不同,当知各式方便;大要为四,支分十六:

⒈金刚种者,父抱母颈,母抱父腰,杵上下穿插,脉在左方出现。

⒉莲花种者,女仰卧,高枕其颈,女足置女肩,父从下抱紧而行,脉或上方、或下方出现。

⒊具兽种者,母足置父手湾内,父抱其腰下而行,脉从左右而来。

⒋大象种者,母足在父乳上伸,父一足湾抱母,一足伸,手抱母下部,脉在莲花中心出现。特别以杵在女上行秘密拳法者,则以杵于莲面上(于阴户表面上)轻轻弹打,其后插入,随在何处皆可得脉;得已,承办事业者,脉细长为上品,短粗当未开口,后红色花(原注:藏名鸟取者?藏文植物名,意不详)之根,红蜂糖、牛乳冷块、白狗杵(白狗之阳具)、当归(藏文植物名,意不详)、管仲、花椒、朱京、羊乳,涂杵(涂于阴茎而后交合)可开其口(可打开明妃之海螺脉口)。(34-596~600)

⑴天坐法四者:①名美姿态,女仰足置其脑后,手抱自上腿,父膝跪其上。②名无作为,女仰卧,手从自足弯而抱足上竖、支踵上,父抱母头而行。③名仰然住,与前相同,唯不支踵而支趾,父抱其腰而行。④名一切见,女仰卧,上身略低,父手置女左右耳边而行,枕高其颈,女手从足弯出、抱父腰,父膝开张,跪而行。此上四种,四肢当用力,母臀皆当用枕垫高,母上气向下旋转压按,父在上慢慢而行。

⑵非天四者:①母仰二足,直竖朝天,两手抱自腿,父俯二足伸。②母仰亦可,侧亦可,母左足置父右肩上,右足抱父腰,母以左手支持右足,右手抱父;父上身,向上抬动而行;父足伸,手抱母颈,莲花大垤,可如此行。③父膝张跪地,母坐父腿上,抱父腿足,左右张开而行。④仪母或跪或侧卧母左足到右胁,父二手抱其臀,母二手从大腿外向内抱父臀,父足伸而行。此上四者,母下门提摄,父杵左旋而下莲。

⑶人坐法者分四:①佛母仰,足弯依父肩,父膝张跪,母坐父怀中,父二手抱母颈,母二手抱父膝湾内,仰俯皆可。②女仰,足在父腰,父足下双跏,抱女胁;女持男足踝骨,仰俯皆可。③女侧,左臀支地,二足屈后膝张,男女二手互抱,或右或左皆可。④女仰足上蜷,足心在父腰,父二手抱抱母腰,又母膝张跪地,父手抱母臀,或侧或卧。此上四者,佛母提左方,父提右方而行。

⑷畜生法者分四:①名金翅鸟。女足立,身驼、臀后仰。女二手从内支住大腿,丰盈处作张开势,父跪其后,二手抱女肩,身向前仰,颈向上伸。②狮子式。女右俱、臀向外,父于其背后行,抱女腰下,女叉抬起、足伸,女上身与男上身侧离开。③大象式。女四肢支地,腰弯下,男从背后抱女臀而行。④龟式者,母俯卧,父膝张跪地,女臀入父腿中,父二手抱女大腿(原注:按:母俯卧者,当如龟缩足,屈其大腿,而高枕其臀,然后可抱母大腿)。此上四者,女子下气外出,父向前仰,而后始用力。

⑸兽坐法四式者:①名昂然姿。男莲花坐,抱女腰,女足置男腰后,二手抱父颈。②炽盛行。男仰卧,女骑上,父手抱女臀骨,由下而上行,母稍俯,以手支地,母下身左右转。③具威猛枇。女臀仰卧、颈低,张竖其膝,女手从外抱其腿,父足伸,二手金刚外叉,即按女颈上。4如龙游戏。父母二上身,各向外分,二手互抱臀,前后俯仰如敬礼而游戏(原注:此当如莲花坐式,非仰卧也)。以上四者,男向上推,母旋转。坐式虽多,要以观想为要。(34-60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