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荣五明索达吉等将“达赖喇嘛是观音”灌输给弟子

喇荣五明索达吉等将“达赖喇嘛是观音”灌输给弟子(可鑫2019-09-02)

按:这篇文章是一位道友发来的,作者是在喇荣五明喇嘛学院(一般称佛学院,因为夹杂外道内容又是四皈依,称喇嘛学院更贴近事实)学习过比较长时间的。里面谈了几个不同的主题,不同的主题之间有一定的内在联系。据透露,喇荣五明喇嘛学院有喇嘛上师对汉地女众提出男女双修(其实就是与藏密上师性交)。

藏密喇嘛教是一个佛教内容与外道乃至邪教杂和的事物,说它都是邪外、毫无佛法,这是破过头了。目前来看确实有佛法部分,不能否认这点。说它都是佛法,又不及,因并非是纯净的佛法,对于纯净佛法而言是不及的。最好是客观审之,对于邪部分依法破之。在喇嘛教分离正法、邪法之前,最好还是远离。正邪绑定的情况下,凡夫不可能避免邪法干扰乃至渗透,除非具四不坏信的圣者,才能决定不受邪法干扰而唯取正法。作为邪定聚或不定聚的凡夫,一点点邪法都可能取了他的法身慧命,甚至于生命。

佛法逐渐与外邪杂和,乃至最后完全隐没,从佛教发展的角度看,这也是符合于佛陀对末法预言的必然现象。至少从目前来看,符合佛陀在《楞严经》中授记的,杂有淫欲法而自称成佛妙法又颇具规模的,喇嘛教是第一个。这点是毋庸置疑的。除喇嘛教,可以说没有第二家了。然而现实中,似乎大部分汉地佛教四众对此一事实视若无睹。汉地诸多法师多是回避藏密中存在的问题,选择性地讲藏密中似乎没有问题的内容。这其实是不好的现象,因为这些法师们无形中就让汉地学佛者放松了对藏密喇嘛教中邪法的警惕,甚至于先入为主地认为喇嘛教是纯正佛教。时至今日,这种法师还是为数不少。

这篇文章的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叙事基础,结合自己所学,为我们展现了喇嘛教混乱现状之一角。喇嘛教不仅是在佛教方面问题大而且坚固,在政治方面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今这个互联网发达,通讯与交通都较为完善的时代,社会各方面联系日益紧密,佛弟子也不可能只在佛教圈内而无视其他方面。比方达赖问题,他作为藏密喇嘛教的一个领袖,必然受喇嘛供养,汉地供养藏密喇嘛的钱财,也必然会有部分流向达赖集团。作为一个现代学佛者,对此不应该完全视而不见。

又据作者所说,索达吉等喇荣五明学院师徒,普遍都称呼达赖为“观音上师”,索达吉等推崇达赖,美化达赖,为其做正面宣传,这些也是应该要引起相当的重视。虽然不能因为索达吉等在讲经时宣传达赖,推崇达赖,就判定索达吉等与达赖有共同政治目的,但是这在客观上确实助长了达赖的势力,为达赖增加了信众乃至财力、物力。作为一个现代学佛的人,有一份维护祖国稳定、抵御分裂势力的责任感,这应该也是作为国人的基本素质。作为学佛人,至少不应该成为助长分裂势力的增上缘。

——赏花人按

㈠政治与宗教,达赖与分裂势力

开门见山:政治方面,DL分裂祖国这事大家都知道吧?而从佛法角度,这就是魔在恼害众生。所以,政治作为世界万法中的一部分,无论如何都是在“法”之范畴内的,宗教与政治总是脱不了干系的。

那这与我们每个个体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首先,对于很多所谓的学佛人来说,当他不具有正知正见,那在学佛的路上其实就已经拐进魔的岔道。一方面已经是佛法的罪人,另一方面已经是助纣为虐的分裂国家之中坚力量了。

本篇我要明确的一个观点就是:那些学习所谓“藏传佛法”的人,他们在无明驱使下对所谓的“活佛”上师恭敬供养出去的每一分钱,其实都有可能成为流向海外支持DL分裂祖国的资金。

㈡索达吉等喇荣五明学院师徒美化达赖,丑化执政党

你以为藏地的五明“佛”学院是什么呢?我自己亲自在那里呆过,我知道得清清楚楚,那里的人都亲切而恭敬地尊称DL为“观音上师”。就连我自己,初时尚觉诧异,后来看到大家都如此,也就在潜意识中觉得肯定是自己搞错了;再后来就觉得是社会上的人们对DL有误会;更后来我还曾在小伙伴的房间里看一些不丹的仁波切(逃亡者)拍出来的反动电影,其中是极端美化DL“为法不顾身躯”的崇高,又极端丑化共产党“践踏公民宗教自由”的丑陋。这个过程叫什么呢?就叫做“洗脑”。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寒而栗!一切都发生在潜移默化中。所以,我只是说一个实话:那里的信徒都是信DL为“观音上师”的。索达吉不止一次亲口说过,“观音上师”DL与五明创办者“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关系密切,DL尊晋美彭措为上师。

㈢汉地等各处喇嘛教徒客观上对分裂势力存在一定程度的人力、物力或舆论支持

所以,很多跟着五明学习的喇嘛教徒,你们所虔诚供养出的每一分钱都有可能被“上师”们恭恭敬敬地孝敬给了DL。以上就是佛教内那些喇嘛教徒忠心耿耿地孝敬DL,支持DL分裂国家并且执迷不悟的内情。

㈣宗喀巴写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成为藏密喇嘛教吸收教徒的主要招牌

而这件事情与《菩提道次第广论》(下文称《广论》)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大了!首先是,《广论》现在流传面很广啊,或许正在读文章的你也下一秒钟一不小心就遇到了《广论》。学《广论》的人有一些是喇嘛教徒,还有一些是学汉传佛法的,但哪怕他修一部分的正法,同时也还是对这部喇嘛教核心论著《广论》“独具慧眼”,爱不释手,而且还非常津津乐道地热情弘扬,广度众生。所以,《广论》又在不断接引“新生力量”。

㈤《菩提道次第广论》只是表面文章

基本上,这本论最终要导向的是兼有描述“比丘与女童性交”邪法的《密宗道次第广论》,殊不知《广论》有毒。如果单从《广论》本身来看,它虽然不是佛法,但至少掺杂了一些相似佛法在里面,也还勉强害不死人。但真正要命的是,《广论》的作者是宗喀巴,这一位按照藏传那些魔类来说,是尊为祖师的。也的确,到现在为止,喇嘛教那五派,无论是四川喇荣沟里的宁玛,还是西藏、不丹、印度、欧美等地广弘的萨迦、噶举、格鲁、噶当等派,眼下的基底全是宗喀巴的论著。而《广论》只是宗喀巴上没有露出狐狸尾巴的最“浅”的一部,毒不死人,读了甚至会觉得还蛮有道理。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乐此不疲地在学习并且弘扬《广论》,恨不得所有生灵都仰赖这部伟大的论而得度。它尚且有点“可取之处”——这很正常啊,如果完全没有可取之处,谁学啊?所谓“诱饵”,也就是必须有点甜头,才包得住里面那个恶毒的钩嘛——《广论》只是为了引人上钩,学接下来真正要命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下文简称《密论》)。

《密论》是什么内容呢?可能说了很多人都不相信,它里面的内容,可以说比这个世界中有史以来最荒淫无耻的黄色小说家写出来的剧本都要更荒唐,而且更注重细节。

㈥佛教协会前会长学诚性侵比丘尼之破佛戒、破国法之邪行,从藏密《密宗道次第广论》的角度看,只要性交过程符合该论起说的步骤,就是合理的

也就是双破佛法、国法的邪行,在藏密修法中是被视为合理的。汉地佛教徒对这个也要引起足够重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谈去年发生在教内的一桩耸人听闻的事,就是关于学诚“大和尚”的事。我知道至今都还有一些人对大和尚的清白抱有着固执的幻想,对这些人我就不评价了。我只说一下我所了解的一些事实,以及由事实而生发的看法。

很多人诧异,这个如此赫赫有名而德高望重的和尚居然破戒了!但是,我所知道的却是:这并不是一个佛教中的和尚破戒了啊,这分明就是一个亦步亦趋跟着宗喀巴大师的脚迹在学习的汉喇嘛,在特定理论指导下所做出的符合那套指导的特定行为啊!喇嘛教本来就是以“性瑜伽”为其修行核心,某人只是在实践,然后一不小心被发现罢了。这不是破戒,不是意外啊,这是他一开始就选择了,最终必然要达到的结果啊!

我为什么敢这么确定地说,也是基于非常理性的原因——从理论上,我知道学《广论》意味着什么。如刚才所说,它是会导向《密论》、导向“双修”等邪法。这是必然的。并且,从事实上,我有一个重要的经历:其实直到学诚出事,我才知道他是某寺的住持,我承认在这一点上我孤陋寡闻了。要是早知道某人与某寺的关系,那我应该早就知道此人根底了。因为我早在“五明”时,我对“龙泉寺”这三个字就简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从“龙泉寺”去喇荣沟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些是“居士”,有些直接就是僧人,或者到沟里后才“剃度”。总之从某寺过去喇荣沟的人真的太多哦!所以,当离开喇荣沟的时候,“龙泉寺”是在我黑名单上的,但是,我并不知道“学诚”与它有什么关系。我知道学诚大和尚,是在专修净土宗,听起来很多人都蛮敬仰他。不过,因为我在一朝被蛇咬后(知道喇荣五明有上师对学员提出过男女双修),学佛就非常谨慎了,彻底理智:依古为师,专学净土宗佛经祖语。所以对于现代法师我就不了解,对人们口中的“学诚大和尚”也就以为其是一位具德善知识。直到其人出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居然正是某寺的住持——果然如此!一切都是如此的必然。

——刘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