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朱培正先生对传统佛教的质疑:多是误解

谈朱培正先生对传统佛教的质疑:多是误解(可鑫2019-08-28)

第一,朱培正说因缘生所以无独立自体,以此名为空。这在汉传是析空,非关大乘体空。体空为非因缘、非不因缘,当体无生故空。若定执因缘,则判归析空;若体空教一切法当处出生,随处灭尽。

藏密除外,藏密宗喀巴等,确实定执因缘生。纯就教理认识说,宗喀巴等析空有余,体空不足。

第二,朱培正说因缘复有因缘如此不可穷尽。此说本来不必复,前第一已说。朱培正对所谓传统佛教空性之质疑,实际上建立在误解汉传传统体空义基础上。这点为了指明朱培正的另一个问题而说。

若说因缘,就天台说,以十二因缘为正。又十二因缘虽偏诠有情,实亦可诠无情,有情无情、正报依报本来同时转故。所谓大乘唯识,即是将十二因缘遍用于有情、无情而已,有情、无情生灭规律总依十二因缘故。

如是,不必再问因缘穷或无穷。若能尽无明,轮回因缘穷尽,若问十二因缘之始,确实无始,然此规律决定无异。规律决定故,量上穷与无穷,何妨观一切法因缘生?

第三,顺前第二。钝根者执十二因缘支支实有,故钝根者执因缘生,不能达当下无生。若利根者,知无明无真实根源,不过一念迷而已,非有真实体相,继知十二支皆不实本空,皆当体空。无明无所从来,则诸法无所从来,亦不坏十二因缘相,或强名为从无明来。朱培根执钝根人所悟因缘相,而以为汉传传统之空义标准。此乃缪,不应继续此错误判断。

第四,顺前第三。十二因缘流转还灭规律宛然,而毕竟无体,此非正是汉传传统说的真空妙有?须知汉传之妙有乃指十界因果诸法,并非有一离缘存在之法作为妙有。以因缘生灭之动态观此妙有,则不会说汉传空不彻底,或者以为有个梵我之类的自性见。汉传之妙有,丝毫不离因果。汉传大乘之真空,亦是四性无生为空,无真实根源为无性性,非有外之空。论真空,论妙有,汉传何处与梵我同?

第五,补充四种四谛。顺前说,藏教人执有十二因缘生灭,不达如幻。通教达十二因缘规律,复达无明无实,则一切依无明起之惑业苦之性亦本空。此乃真空妙有之初门也。若钝根人,虽达真空不碍有,终究灭尽如幻无明而堕于偏空涅槃,是通前藏教之无生十二因缘法,为通教真空妙有。若利根通后别圆,达无明尽则九界五蕴尽,佛界五蕴生,九界、佛界五蕴不即,是别教十二因缘法,别教真空妙有。若达佛界与九界即,是圆教十二因缘,圆教真空妙有。

别教多以唯识学者为代表,即八识具一切种,成佛断尽有漏,究竟无漏。圆教亦通唯识,圆教八识、四智不二。八识真如体一如,迷悟不同故名称不同而已,只习唯识者多依别教也(万法唯识亦不必从其他处说,只十二因缘足够。利根达内外有情无情均由无明起烦恼,烦恼造业而同出同灭,则色心不二义能明,万法唯识易明也)。

附论:又,对北大于晓非、叶少勇等知识分子关于汉传传统的部分论点,提倡完整佛教的部分才俊,及吕澄、欧阳竟无等高足关于汉传部分经论之质疑,亦不必急以为然。他日若有缘,再细谈不迟。

且莫如今日般,纯是误解汉传,尚不能正解,又谈何质疑?汉传经得住一切理性质疑,随顺佛教故。《楞严》《起信》等所诠,是佛法究竟真实义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