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示现人间非业感缘起,不由淫欲,而是真如缘起

佛陀示现人间非业感缘起,不由淫欲,而是真如缘起(可鑫2019-08-23)

请问:今天跟一个朋友谈双修,他竟然说既然《法华经》中说释迦佛早就成佛,为什么出家前还会有和妻子生下罗睺罗?可见圣者也可以有淫,我被他说得无语。

答:这涉及诸法根源的阐释问题。一切法的根源,大至有三种说法:一、业感缘起,即轮回一切法要有烦恼业力起,对应藏、通二教。二、八识缘起,即八识具足一切种,随染净不同缘生十法界。三、真如缘起,即一切法自性本具,由中道法性随缘而起。

来到这个世间,凡夫是由于烦恼业力生儿育女,凡夫也就是业感缘起,是烦恼业力因缘而感召出生。

在真如缘起,诸法根源就不是烦恼业力。比如已证实相的别初地、圆初住即以上菩萨,他们来到这个世间,是依中道法性随缘而现。好比天上月亮映在江中,他本身没有动摇的。不是说起了淫欲心来到这个世间。

他们示现生的子女,也不是淫欲心和有漏业感召来的。菩萨早就没有淫欲,别教七住就断尽三界见思了。就是他们累世的缘,应缘而来。甚至有的天人也不需要男女交合,不需要精子、卵子结合,他们也许就是拥抱就好了,然后会有孩子,也不是从母胎出来,从身体其他地方出来的,直接化出。

高级点的天人都不需要男女根交合,不需要父精母血就出来,何况佛陀示现人间,哪里真需要男女根交合,真需要父精母血和合?

“汝体先因父母想生,汝心非想,则不能来想中传命。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心想登高,足心酸起。’悬崖不有,醋物未来,汝体必非虚妄通伦,口水如何因谈醋出?是故当知,汝现色身,名为坚固第一妄想。”

这是《楞严经》说的。《楞严经》诠释的是中道法性,真如缘起。真如缘起就是一切本具,随缘而起。这个缘就是心想。在《楞严经》说,其实,真正的生儿育女,他的本质,是儿女与父母有互相想念的缘。就是唯心了。

要注意,真如缘起是究竟的,业感是权说。《法华》说了的,真如缘起(一色一香体即真如之圆义是真实,藏、通业感缘起是方便安立,并未究竟诠实相)。

我转发一个故事,借这个故事再强调一下:

“在唐朝时,有个居士李源,他父亲因为安史之乱被杀了,他就不为官,把房子贡献出来当寺院,和当时的圆泽禅师关系很好,每日品茶论道。后来两人约好了去峨眉山,其中李源说要走水路,圆泽说要走陆路。走陆路要经过长安,长安是李源的伤心地,所以不想经过。没有办法,圆泽禅师只好走水路。走水路时,船开了很多天后,有一天,圆泽禅师看到江心有个怀孕的妇女在汲水,圆泽禅师见了,就哭了。他说:‘我之所以不走水路是怕看见她,她已经怀孕了三年,我要做他的孩子,但是我一直用定力降伏着,不去投胎。现在见到了,业力不可转,我只好去了,明天你到她家去,她家会生一个孩子,我一笑为证。’十三年后的中秋,我们在杭州天竺山相见。

“到了晚上,圆泽禅师果然圆寂了,李源很伤心,按照圆泽禅师的话,去找了那户人家,见了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果然对他一笑。后来李源再也无心游山,回到了洛阳。十三年后的中秋,李源就到了杭州天竺山,看到了一个牧童,那个牧童说:‘李公子果然守信,但是你我已经不同了,前辈子约定的相见,我们相见就好了。切莫靠近,我们前程不同,就此一见,作为告别。’牧童就吟了一首诗: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这个可以看到,禅师就是过去与这个女众有缘,所以去投胎了,并不是女众在行淫时投胎的,而是过去的缘分成熟,避不开。

禅师避不开,那就是他虽有悟处,也许悟了真如缘起的层面,但由于烦恼未断,自己在受用层面还是受业感缘起限制了。真正的佛菩萨,可以不去的,因为佛菩萨超越业力了,他是随愿的,有缘度众生才会去,没意义不会去。普通凡夫不行,他投胎要随业,除非是佛菩萨有大愿,与佛菩萨有缘,那可以避开轮回。比如说,凡夫投生西方极乐世界,因为与阿弥陀佛有缘,有那个愿力要生,那阿弥陀佛接受了,凡夫就避开轮回,直接生佛国去了。

极乐世界也有胎生,但他那个胎也不是男女交合而生。其实佛在的地方实际就可以说是净土了。佛陀世俗儿子也是一个道理,肯定是与佛陀宿世有深缘,又是有愿力与佛陀结缘的。这种原理跟投生极乐世界的人也是一个道理,不需要男女交合了。就是佛陀心想他世俗儿子(名为想,实际可以说加持摄受),他儿子想他,宿世有缘,就直接入胎,不需要交合,也不可能真有交合。

这是要注意的,佛菩萨参与的事情,那就不能单纯一轮回中业感缘起了,那要考虑中道实相,是真如缘起的层次上看才能相对正确地解释。那是一切法从心想生这种唯心缘起了,不能再用业感缘起。佛菩萨虽然不能直接坏凡夫业力烦恼,但是只要与佛菩萨有那个因缘,是可以令业感力量薄弱,乃至暂时不起作用的。比如说往生极乐世界,本来,我们如果没有阿弥陀佛加持,我们是业感缘起,受业控制,肯定不能离三界,但是,我们信愿具足的话,那阿弥陀佛他参与进来我们的世界,这就不一样了,临终我们可以在阿弥陀佛加持下,令轮回业习不现,而往生净土,到净土再慢慢消业断烦恼。由于阿弥陀佛加被,心佛交融,就是凡夫受用真如缘起境界。这不思议!

佛菩萨示现世间的儿女,一个道理,与佛菩萨有深因缘故,暂时可以不受业感缘起控制。要注意,不是说业力没有了,而是佛菩萨无量的功德力所持,暂时令其他业缘不现或现而不起作用。好比我们假如不一心求生净土,也许来世要生到某个人家。因为我们信愿具足了,阿弥陀佛介入了,我们就不生那人家,而是直接去净土。

即便佛菩萨示现世间的儿女,他本来要生到其他人家,假如佛菩萨示现世间了,那么,只要过去有那个因缘,也可以先生佛家。佛陀本身根本不受业感缘起控制,他是随众生心而现的。包括佛陀的妻子,都肯定不是普通凡夫,有特殊性的,不然佛陀不会示现来做她丈夫。儿子亦复如是。总之,佛陀是绝无淫欲,随众生缘现,也可以说,与佛陀深缘者,即能随心想而入胎,而生,决定不需要男女交合。

不要说佛陀传记没有之类,有些传记有说,佛陀本身不是从女根(产门)出,胳膊那一片位置出的。那就可以说是佛陀入胎并非是有淫欲心入的。

其他不说,就说虚云老和尚,有的说法就是生出来一个肉球。这都肯定不是淫欲来入胎的,他是随缘、随愿入的。

藏教析空的人,会执佛陀入胎有业力作用。别圆不是,别圆知道佛不因淫欲入胎,不必淫欲而有子女。真如缘起,万法唯心现,不是唯淫欲。

下面附《大般涅槃经》中,佛陀自己说的自己应化于世,并非淫欲,并非业感缘起而来。

“迦叶复问:‘如佛言曰:‘我已久度烦恼大海。’若佛已度烦恼海者,何缘复共耶输陀罗生罗睺罗?以是因缘当知如来未度烦恼诸结大海。唯愿如来说其因缘。

“佛告迦叶:‘汝不应言:“如来久度烦恼大海,何缘复共耶输陀罗生罗睺罗?以是因缘当知如来未度烦恼诸结大海。”善男子!是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则能示现种种无量神通变化,是故名曰大般涅槃。是菩萨摩诃萨所可示现如是无量神通变化,一切众生无能测量,汝今云何能知如来习近淫欲生罗睺罗?善男子!我已久住是大涅槃种种示现神通变化,于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百亿阎浮提种种示现,如《首楞严经》中广说。我于三千大千世界或阎浮提示现涅槃,亦不毕竟取于涅槃;或阎浮提示入母胎,令其父母生我子想,而我此身毕竟不从淫欲和合而得生也。我已久从无量劫来离于淫欲,我今此身即是法身 ,随顺世间示现入胎。善男子!此阎浮提林微尼园,示现从母摩耶而生,生已即能东行七步,唱如是言:“我于人、天、阿修罗中最尊最上。”父母人天见已惊喜,生希有心,而诸人等谓是婴儿,而我此身无量劫来久离是法。如来身者即是法身,非是肉血、筋脉、骨髓之所成立,随顺世间众生法故示为婴儿。南行七步示现欲为无量众生作上福田,西行七步示现生尽、永断老死,是最后身,北行七步示现已度诸有生死,东行七步示为众生而作导首;四维七步示现断灭种种烦恼四魔种性,成于如来应正遍知;上行七步示现不为不净之物之所染污犹如虚空,下行七步示现法雨灭地狱火,令彼众生受安稳乐,毁禁戒者示作霜雹。于阎浮提生七日已又示剃发,诸人皆谓我是婴儿初始剃发。一切人、天、魔王波旬、沙门、婆罗门无有能见我顶相者,况有持刀临之剃发。若有持刀至我顶者无有是处。我久已于无量劫中剃除须发,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现剃发。我既生已,父母将我入天祠中,以我示于摩醯首罗,摩醯首罗即见我时合掌恭敬立在一面。我已久于无量劫中舍离如是入天祠法,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现如是。我于阎浮提示现穿耳,一切众生实无有能穿我耳者,随顺世间众生法故示现如是。复以诸宝作师子珰用庄严耳,然我已于无量劫中离庄严具,为欲随顺世间法故作是示现。示入学堂修学书疏,然我已于无量劫中具足成就,遍观三界所有众生无有堪任为我师者,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入学堂,故名如来应正遍知。习学乘象、盘马、捔力种种伎艺亦复如是。于阎浮提而复示现为王太子,众生皆见我为太子于五欲中欢娱受乐,然我已于无量劫中舍离如是五欲之乐,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如是相。相师占我若不出家当为转轮圣王王阎浮提,一切众生皆信是言,然我已于无量劫中舍转轮王位为法轮王。于阎浮提现离婇女五欲之乐,见老病死及沙门已出家修道,众生皆谓悉达太子初始出家,然我已于无量劫中出家学道,随顺世法故示如是。我于阎浮提示现出家受具足戒精勤修道,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众人皆谓是阿罗汉果易得不难,然我已于无量劫中成阿罗汉果。为欲度脱诸众生故坐于道场菩提树下以草为座摧伏众魔,众皆谓我始于道场菩提树下降伏魔官,然我已于无量劫中久降伏已,为欲降伏刚强众生故现是化。我又示现大小便利、出息入息,众皆谓我有大小便利出息入息,然我是身所得果报悉无如是大小便利、出入息等,随顺世间故示如是。我又示现受人信施,然我是身都无饥渴,随顺世法故示如是。我又示同诸众生故现有睡眠,然我已于无量劫中具足无上深妙智慧远离三有进止威仪。头痛、腹痛、背痛、木枪、洗足、洗手、洗面、漱口、嚼杨枝等,众皆谓我有如是事,然我此身都无此事,我足清净犹如莲花,口气净洁如优钵罗香。一切众生谓我是人,我实非人。我又示现受粪扫衣,浣濯、缝、打,然我久已不须是衣。众人皆谓罗睺罗者是我之子,输头檀王是我之父,摩耶夫人是我之母,处在世间受诸快乐,离如是事出家学道,众人复言:“是王太子瞿昙大姓,远离世乐,求出世法。”然我久离世间淫欲,如是等事悉是示现。一切众生咸谓是人,然我实非。

“善男子!我虽在此阎浮提中数数示现入于涅槃,然我实不毕竟涅槃,而诸众生皆谓如来真实灭尽,而如来性实不永灭。是故当知是常住法,不变易法。善男子!大涅槃者即是诸佛如来法界。我又示现阎浮提中出于世间,众生皆谓我始成佛,然我已于无量劫中所作已办,随顺世法故复示现于阎浮提初出成佛。……若有菩萨摩诃萨安住如是大般涅槃,能示如是神通变化而无所畏。迦叶!以是缘故汝不应言罗睺罗者是佛之子。何以故?我于往昔无量劫中已离欲有,是故如来名曰常住无有变易。’”

——大般涅槃经卷第四 如来性品第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