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佛”再次刻意曲解诽谤汉传禅宗(雪相之文)

“原佛”再次刻意曲解诽谤汉传禅宗(雪相之文)(可鑫2019-08-15)

以下为“原佛”公众号转发的文章,是为藏密四皈依辩护,作者为雪相喇嘛:

“汉地祖师有南泉斩猫示众,德山呵佛骂祖,丹霞烧木佛取暖。约事相而言,南泉犯杀戒,德山恶口骂佛,丹霞犯相似出佛身血,但其追随者,乃至后来天下子孙,皆不失信心,缘何?因为后人认为,祖师与如来同一鼻孔出气,不会出错。你说这是依法不依人呢?还是依人不依法?若依法,则与律经背道而驰,若依人则此为祖师西来意。”

一破:对师父有信心仍属皈依僧宝,与藏密置上师于佛上的四皈依不可同日而语。

雪相这里的逻辑有问题,藏密喇嘛教是四皈依作为制度,禅宗没有这个制度,禅宗仍旧是三皈依,以佛为首。禅宗弟子对祖师信心不退,并非是与藏密一样把祖师放在了佛前作为第一个皈依境,只是相信祖师之行是为利益弟子,并非认为祖师比佛高。雪相喇嘛以此证明汉地也有依人现象,但是不能证明禅宗是四皈依,因为藏密之依上师,乃是在三宝之前的上师,异于三皈依。而禅宗没有立四皈依,仍旧是三皈依。因此,禅宗弟子对祖师的信任与依止,即属于依止僧宝的范畴,并非依止佛宝范畴。藏密依止上师,那是与依止佛宝同级别,乃至超越对佛宝的依止。此其一也。

二破:南泉禅师说的正是依法不依人。

雪相的解读,与事实本身所体现的意义不符合。禅师出格行,其意义在于破弟子执,令悟实相理。引一段南泉禅师完整事件之文:“师因东西两堂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大众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师曰:‘子若在,即救得猫儿也。’”

雪相的解释中,此处有汉传也有依人不依法之现象,或者说汉传也有将人等于法、置于法上之义。而事实上,事件本身的性质,并非是南泉令弟子依止自己,或者弟子对于南泉示现之逆行默许为佛法。可以说,事情本身性质,与雪相说的相反。事情本身是弟子于猫之色相起执,南泉禅师为破弟子执而斩猫。南泉禅师说:“子若在,即救得猫儿。”即表明南泉意并非斩猫,乃至本不愿斩,意在令弟子趁机得法,或说破执。只要弟子能破执取而息争,南泉即不必斩猫。

若利根者,闻说南泉欲斩之,即息争,或根钝故,唯有见猫舍报方才息争,才能令心歇。就好比良马,无需鞭子抽身,见影便跑。而愚钝之马,需鞭子加身才跑。州禅师鞋子放在头上,即可视为表无心于是非对错之义,无心于得失。若东西二堂有一处能息心,不再取着,猫即不用死。即是“子若在,即救得猫儿”之义。

南泉之义,绝非是说:“皈依我南泉,就等于皈依佛。”亦绝非是说:“我南泉是佛,我斩猫无果报。”

南泉禅师之意为:破得执,悟得答,可免生死;若不悟,即不免一死。总之决定是说得悟实相者才可成之类。绝不是说,“依止我南泉,你们就有救”。藏密四皈依是说,依止上师是成就根本。而南泉是说,自己能悟实相就放行,这不正是依法不依人吗?不正是大乘一实相印的体现吗?与藏密四皈依如何能对等?

南泉没有说:“依止我,你们就可以成佛。”而是说:不悟实相,不破实执,不能成佛,不能出生死。“子若在,猫即得救”,即,猫的生死,弟子的生死,由是否悟实相决定,不是我(南泉)决定,纵然我(南泉)想令你们(包括猫)不死,若你们不能悟实相(依教奉行),也是不可能的。

南泉禅师这意思够清楚了,个人生死个人了。能悟佛法者则能了,不悟佛法者,作为我(南泉)的弟子,也没用。

正如《楞严经》阿难说,自以为是佛陀弟弟,自己的成就就不用愁了,如今才明白个人生死个人了。原文:“自我从佛发心出家,恃佛威神,常自思维,无劳我修,将谓如来惠我三昧,不知身心本不相代,失我本心,虽身出家,心不入道。譬如穷子舍父逃逝,今日乃知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世尊!我等今者二障所缠,良由不知寂常心性,唯愿如来哀愍穷露,发妙明心,开我道眼。”

佛也说,不悟心体不得成佛,哪怕跟在佛身边也没用。若有能悟者,纵然佛不在身边,也决定成佛。如文中一段:“善哉!阿难,汝等当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汝今欲研无上菩提,真发明性,应当直心酬我所问。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如是乃至终始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

南泉禅师意思,唯有众生自己悟心体,或者依教奉行破实执才有救,才能不受生死。正是依法不依人的表示。行虽出格,义符佛说。

另又:禅师出格行为,弟子仍依止,这与藏密双修、四皈依的几点本质不同:

㈠个别禅师出格行为,那是禅师个人遇缘而发的行为,并非作为一种修法存在。禅师非将斩猫作为修法安立,这与藏密把比丘与女童性交法、四皈依法作为一种应该经常修学的法门安立,本质不一样。

㈡在《楞严经》中就说过,菩萨有示现不如法行为,如淫欲杀生等(淫欲唯在家身),但是却赞叹梵行、赞叹佛道。该经同时明确了,淫欲等破戒行作为修行成佛的方法是不存在的。禅师出格行,但是目的是称赞佛乘,令入佛道,并非是赞叹破戒乃至淫欲。如南泉禅师说的话中,可知南泉并非真要发心杀生。南泉禅师这种情况与该经授记不违。藏密淫欲法则不如是,大违佛说。

㈢又约四皈依说,南泉禅师此处乃是突出依法不依人,禅师导归的法,不是导归自己,乃是以是否得悟佛法为成就基础。

㈣此禅师出格行之文中,禅师并没有说自己不要受报,弟子也没有认为禅师可以不受报,也没有认为禅师杀猫会感召安乐果,并没有断灭因果知见出现,只是弟子对于禅师证量与发心没有怀疑。而藏密双修法是明确淫欲心中可以成佛,并在密乘中劝行淫以证菩提。四皈依中,把上师放佛前,乃至认为上师是三世诸佛总集,要把上师一切行为看成佛陀行。佛陀是不会再受熏也不会再受报,等于是观察上师一切行为,包括淫欲,都是不会受报的。这是与禅师出格行不一样的。禅师出格行属于菩萨道摄,虽菩萨道多生福德,并非恶业没有苦果。如《瑜伽师地论》说,有些情况可以有杀盗淫妄(淫欲只能是在家),也会有功德,但是并没有说杀淫本身没有业报了,除非是佛,尽异熟识,否则,若起心造恶业,修为再高,只要没成佛,也都会有苦报。只不过界外菩萨受变易生死,界内是分段报。《楞严经》也说,乃至大菩萨,自己修行若要前进,也需要随顺四种明诲等三渐次。此公案中亦无南泉禅师斩猫无有果报意。

藏密说淫欲可以成佛,这明言是认为淫欲作为染法却没有轮回果——拨无因果,乃至淫乐感清净果,这是错乱因果。怎么可以与此公案同日而语?

总之,雪相看这个问题太粗心,为了替藏密四皈依等非佛制法辩护,雪相不惜曲解禅宗公案,然后以藏密比附之。

关于禅宗公案解读,若有禅宗大德出来澄清雪相与等邪说,我不会再参与。若暂时还没有大德出来澄清,我就先解读了,未必够准、够清,但至少比被藏密人士如雪相等曲解要好。